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四章 都要成呆賬了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四章 都要成呆賬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都要成呆賬了

“有問題?有什麼問題?”我坐在彭鈞偉房間的沙發上,捧著一杯香滑奶茶,不解的看著對面坐著的彭大帥哥。

“難道你覺得你們的那幢宿舍樓忽然要拆,而且通知你們三天內去全部搬走,還臨時放假1個月這些事一點也不奇怪?”

我們剛才提著大包小包跑來寄放“行李”,還沒坐下幾秒,彭大帥哥就問起關于我們這次放假的事來,按他的說法,其中有著諸多疑點,讓人琢磨不透。

“是很奇怪啊,但那又怎麼樣,就算有問題,那也是學校高層之間的事,和我這個普通的學生有什麼關系。”彭鈞偉說的意思我不是不懂,可還是那句話,我來山海大學是來過安穩、平凡的學生生活的,其他的事,只要不迫害到我身邊的朋友,管他是陰謀、陽謀、暗算、陷阱、心中有鬼還是要毀天滅地,一句話,和我無關。我最近身邊的煩心事夠多的了,不想再無端增加。

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給我,彭大帥哥對我這種沒心沒肺的回答很是無奈:“你不怕其中有什麼事情會傷害到你或你的朋友?”他還算了解我的性格,知道要讓我有心留意,最起碼要抬出身邊朋友的安全才行。

可惜我對這次學校里的大動靜本就沒什麼興趣,所以對他的話我壓根沒放心上。

本來毒毒是有可能會被彭鈞偉的話燃起斗志,有些興趣去搞明白學校到底在搞什麼鬼,但因為已經先一步商量好要和我去狂天玩,如果她真提議我們留下來,那我是絕對會把她一個人甩在學校里的。加之對狂天的探索之心,遠比對學校這次的反常行為的疑惑大,理所當然學校這次的怪異舉動被我們拋在了身後。

“彭大帥哥,彭大教授,你如果真有興趣,你自己研究吧,我們三個已經決定趁這一個月去一個向往很久的地方好好玩玩了,你也就別試圖說服瘋子留下來幫你,就算瘋子肯答應你,我和娃娃也不會放行的,所以你還是靠你自己吧。”用餅干將嘴巴塞的滿滿的,可是毒毒依舊吐字清晰,絲毫聽不出嘴中有異物的打消彭鈞偉的意圖。

聽了毒毒的話,在轉頭看看我,見我“就是如此”的聳聳肩,微歎一口氣後,彭鈞偉也知道沒戲了。“可惜,我本來還以為能趁這次好好探一下山海大學的底呢,誰想到你居然不參加。”

“拉倒吧,我可不想讓自己又過上居無定所的生活,你還是讓我安分的混過大學生涯吧。”

“你想安分?難了。”不需要事先商定,也不用排練,彭鈞偉、娃娃和毒毒很是有默契的眼帶鄙視的看著我,透露出來的意思,是個人就不會看錯。

“靠!你們心里知道就好了,表現的這麼明顯干什麼啦……”

****************************************************

又經過了幾日的等待,任務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任務還沒有跡象表明要開始,不過游戲公司的人倒先找上門來了。

這天正和許久不見的憂傷的魅力聊天呢,順便逗逗從沉默那里借來玩的小麒麟,剛聊到如墨黑夜濃這些日子是怎麼纏著淚姐的,桃子就心急火燎的沖進來,什麼話都沒講,拉著我直接來到晴空城外一處偏僻的系統小村落中的一間茅屋外。

只留下憂傷的魅力和小麒麟一下反應不過來的看著絕塵而去的我們兩,好半晌後才讓小麒麟通知沉默,說我被桃子“誘拐”了。

而被拉著走了一路的我這個當事人卻仿佛沒事人一樣,還有閑心哼歌。唯一做過的事情就是把白狐錦化成的白狐裘帽子戴戴好,省的出問題。

小村莊真的很落敗,除了我們現在面對的茅屋外,其他建築都破破爛爛的,整個村子內也沒有別的NPC,看來是座荒廢的小村。

沒有先急著進去,桃子在屋外對我又是耳提面令一番:“弱水,到時候不管他們問你什麼,你只要照實回答就好,不要講多余的事。還有,他們的語氣可能會不太好,但算是姐姐拜托你,你能忍就忍一下,再怎麼說他們都是游戲公司的高層或是高層的心腹,不要太得罪。另外就是……我的小祖宗耶,我都為你擔心死了,你怎麼還像個沒事人似的,還有心情哼小曲。”

見我完全沒把接下來的會面當回事,為我緊張的要命的桃子氣的只想跺腳。

“沒事沒事,這種小場面,你妹妹我見的多了。”說完,也不等桃子再講什麼,揮揮手,我自己率先推開了門。

而因為這里沒有旁的人,帽子早被我摘下了。

里面不像外面那樣簡陋,反而和這種落敗的小村莊一比,茅屋里還顯得豪華的多。屋里的裝飾物都挺有品位的,看出來是經過細心挑選和設計的,刷的粉白的牆壁讓並不是很大的屋子顯得簡潔、乾淨,屋中只有一張很大的長桌,十幾個年齡不一、身材各異的人圍著長桌而坐,有男有女。

見到門開了,不約而同的將視線集中過來。

如同每一個初見弱水三千的人一樣,驚豔呆愣是必然的。但許是之前已經見過圖像或照片了,也知道這次面對的人是誰,所以初見的震驚過後,沒多久陸續有人回神了。

回神是回神了,但是面對著少有的容顏,還是避免不了偶爾的閃神就是。

對我看上去冒失的行動,桃子無奈的皺眉跟在我的後面。現在她最擔心的就是兩方吵起來。一邊是公司的高層,全都是眼睛長在腦門上的,如果面對的人是有錢有勢值得巴結的,他們肯定曉得該緊該弛。但現在弱水在他們眼里可不是什麼值得拍馬的人物,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在游戲里混的比較好的玩家而已。加上弱水陰晴不定的脾氣……

心情好時,弱水百無禁忌,可若是在她心情不爽的時候,不需要特意踩上“爆點”,任何一個理由、任何一句話,都能讓她找到借口開罵。

可現在的桃子就是不知道弱水的心情算是好還是不好,所以也只能忐忑的跟在身後,准備隨時做和事老,幫兩邊壓火氣。

“你就是弱水三千?”一個五十多歲嚴重發福的中年大叔看著站在門口的我,語氣倨傲的問出了一句廢話。

我沒理會那個明知故問的中年大叔,甚至連個白眼都沒給他,環視了一下屋內,把所有的人都給掃了一遍,當桃子姐也跟著進來後,“嘭”的一聲,我甩上了木門。想憑人多給我壓力?喵喵的,當我是紙糊的娃娃不成。別說是十幾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常駐辦公室人員,就算換上一群黑市拳擊手,人數後面再加一個零,我也照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再說了,他們敢對我怎麼樣麼。如果真的惹火了我,就憑我這“弱水三千”的名號上論壇去,只要一句話,弱水三千的擁躉就能把游戲公司給踩平了。不過看在桃子姐的面子上,我也不會真這麼干,不能讓她沒了工作,讓我們沒有游戲玩不是。但是……看不起我是吧,那我就讓你們好好知道,本姑娘也不是隨便能小覷的。

隨著我甩上大門,這座小小的系統村落又回複了之前的甯靜。偶爾有幾只觀賞用的小麻雀落在早已棄用的田間地里,給這里增添了一絲生氣外,再沒有其他動靜。

直到大半個小時之後,茅屋的大門才又再度開啟。出來的自然只有是我了。但我臉上得意、暢快、滿足的神情,卻不像是剛經受輪番轟炸與盤問的人應有的。

開了門,我卻不急著出來,反而回過身去,對著屋中的表情各異的幾位,笑容可掬的擺出最和善、最無害的表情來。

“今天談的很愉快,幾位大哥、大叔、大姐、大嬸也都挺大方的,弱水在這里記下幾位的厚愛了。大家好心贈送的禮物弱水也會妥善保管的,沒送成的也不用氣餒,弱水下次會拿著各位親自寫下的欠條找各位的。至于利息麼好說,大家都這麼熟了,算十天三分利就好了,弱水不會要太多的。而且弱水也不會逼大家這麼快贖回欠條的,等個一、兩年後,弱水會再去找各位的。那大家慢慢忙,弱水就先告辭了。拜拜!”

說完,當著憋笑憋到臉色泛白的桃子,以及其他幾位或掛著“有趣”笑容或氣悶加心痛到臉色鐵青的“高層”,我笑的那叫“機車”的大力關上了門,揚長而去。

咩咩的,讓你們惹我,不讓你們氣的吐血,我第一美人就白當。還虧得桃子姐先前千拜托萬懇求的讓我要忍讓,我給她面子,沒想到他們反而給臉不要臉,那就怪不得我了。

輕啐一口後,我蹲在村子門口,等著桃子姐帶我回晴空,順便盤點一下今天的收益。

沒過多久,也就十多分鍾吧,桃子拍拍蹲著的我的肩膀,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我,因為久久不能決定到底是罵我還是誇我,而讓自己的表情只能呈現一副哭笑不得的無奈樣。

“弱水呐,我的小姑奶奶,我真的是叫服了你了。我先前千交代萬囑咐的事,你是不是全都沒聽進去哪。”最後,只能說我幾句,但一看我不痛不癢、心不在焉的樣就知道,又白講了。

狠狠的拍我一下,桃子不滿的道:“想什麼呢,我在跟你說話耶。”想想今天回公司後還要和爺爺商量該怎麼安撫這些被氣到的公司人員就頭痛,可我居然還這麼走神,不讓人氣悶才有鬼。

“啊?啊。哦。原來是桃子姐啊,你出來了那我們就准備回晴空去吧。”我的確是在想心事,而且還是很大的心事。

因為就在剛才,我收拾新到手的欠條後,驀然在自己的空間里發現了厚厚一摞,材質、大小、顏色、新舊全都不一的紙,奇怪的翻出來一看,我滿頭大汗。

暈呐,居然是整整一摞的欠條?!

從日期、簽名、所欠物件、紙張的磨損等等上來看,才發現,居然從許久以前,剛認識逝不還他們起,到[迷域]任務之前這一長段時間中累積下來的。欠條中,誰的大名都有,貌似是只要我游戲中認識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那麼一張、兩張的,有些人的名字出現的更多。而且這些欠條,居然都沒寫利息!!!

那就是說就算真的成呆賬了,我也最多只能拿回本金……=.=|||

看來有利息的那些欠條都被他們早早贖回去了,只留下這些拖再久都不愁的,放在我這里發黴。不用去猜,能想出這麼缺德主意的,我認識的人中就只有三個人:毒刺,欠債還錢,見錢眼開。

所以我現在就是想快些回到晴空,把這些欠條變成閃著金光的金幣才是,至于利息的問題,要債的時候再商量吧。

“……弱水!!!”

“噢!痛……”

在我又把心思放在欠條上的時候,桃子似乎又說了些什麼,照例又被我忽視過去。被我一而再的忽略,本就算不上是溫順性子的桃子狠狠的揪著我的耳朵上演了她的“河東獅吼”。雖然殺傷力沒有我自己領悟的正牌“河東獅吼”厲害,但耳邊忽然毫無預警的響了這麼一下,大腦“嗡”的一聲,也讓我耳鳴加目眩了好一陣,還引得陣陣頭痛。

“嗚嗚……桃子姐你欺負人……”我軟弱的哭訴沒有引起她的同情心,反倒是見我痛苦了,她的心情更加愉悅了。“活該。”說完,揪著我的耳朵,邁步往晴空方向走去了。

“…………”

咩咩的,好在這里沒有外人在,不然我現在的形象堪憂呐。被不了解的玩家看見,論壇上肯定是更加的熱鬧了,連標題我都想好了:“縹緲大眾情人--弱水三千--疑似背叛情人沉默,被某名女圈養,兩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情罵俏。”

真變成這樣,我肯定找根繩子勒死自己的心都有了,也省的聽沉默嘮叨。

****************************************************

“瘋子,能不能不坐飛機?”會這麼說的,也只可能是暈機暈的厲害的毒毒了。

“可以啊。”聽到我的回答,毒毒沒有露出喜悅的表情,而是疑惑的皺眉,靜待我的下文。“你不想坐飛機,那現在就馬上掉頭,去彭大帥哥的宿舍,和他一起調查學校的事情吧。我和娃娃兩個人去就好了。”

我話講完,毒毒一臉果然如此的猛翻白眼:“就知道你說不出什麼好話。”

就算她心中有千萬個不滿與不願,可還是抵擋不了一窺狂天的誘惑。還沒上飛機呢,就先把安眠藥吞好,再懷著視死如歸的心情,踏上了飛機。一坐在座位上,扣好安全帶,就什麼都不管的頭一歪,睡覺。

她的這一表現使得我的娃娃掩著嘴悶笑。還真沒見過這麼怕坐飛機的人,真是服了她了。

“小瘋子啊,我們這麼貿然過去,真的不會讓你難做吧。”坐定後,娃娃終于從興奮中反應過來,這時才想起來,她和毒毒這麼死皮賴臉的跟上,會不會讓我在狂天那里受埋怨。

看著娃娃可愛的粉臉,我輕輕的掐上一把:“放心吧,我帶你們去的不是總部,只是負責人的私人別墅而已,我也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帶你們去而已,和他們也是朋友間的聚會,不會讓我難做的。”

“那就好。”並不在意我手上的動作,娃娃早就習慣我們動不動就掐上一下的行為了,反正也弄不疼她,她也就不怎麼在意。

“娃娃,這次的臨時假期不能回去,你哥沒說什麼吧。”我還是有點不怎麼放心。沉默當著我自然是不會說什麼了,畢竟游戲里還是能見面的,可若是說他心里一點疙瘩都沒有,我是打死也不相信。

見我心里沒底,娃娃樂得調侃我。“你說大哥還是二哥?我可是有兩個哥哥的說。”

“去,少學毒毒那麼愛裝傻,和你說正經的。”

“你不用問我也應該知道啊,大哥怎麼可能沒意見。可他又不是二哥,有什麼不滿也都不會講,全憋在心里。本來他有什麼心事還能對你講講,可這次又是你的原因才不爽快的。雖然都能明白大哥心里有話,可誰都逼不出來啊。小瘋子,要不你下次上線後,去施展一下你的魅力,自己套話?”

開始娃娃還說的聽正經的,可到最後,就又開始亂出餿主意了。

我一拍她的額頭:“亂說什麼話呢,小心我打你PP。”

說是這麼說,可我已經在考慮她的提議是否有可行性。當然不是去套話,而是想辦法安撫安撫他,免得他真的有被我冷落的感覺,那就不好了。

唉,喜歡上一個人,還真的是挺麻煩的,可是我居然也心甘情願如此麻煩,看來真的是陷到不願拔出來了。

娃娃一吐舌頭,縮縮脖子不講話了。而飛機也在我們各想心事中,平穩的起飛了。

而原定五個小時不到的行程,卻在起飛兩小時後,出現了些微的異變。

我正好坐在靠近走廊的外面一排,手上翻著一本厚厚的時尚雜質,從空中小姐那里拿來的,但實在對這些提不起什麼精神,隨便翻了翻,便沒興趣看下去了。

正扭頭想再叫空姐給我換本書,最起碼也學術性強一點的呢。可還沒等我抬手,我的視線就被和我隔著一條走道的另一位乘客給拉住了。

這是個很普通的男人,整個人瘦瘦的,亞麻色的頭發凌亂的披散著,五官也很平凡,唯有不修的胡渣讓人可能會有點印象。身上是一件深褐色的薄大衣,樣式也很普通,並不是什麼名牌貨。

這個人給人的印象就是平凡、普通,不引人注目。所以照平常,我也不會去留意到這種人一看就忘的人。可是這個人不同。

沒看到他時也沒注意到什麼,但當他進入我的視線後,我卻憑著多年傭兵生涯積累下來的感覺,敏感的嗅到了一些什麼。

*********

豬仔我用最後的精力爬回來了=.=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只是去看看而已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務資格選拔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