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務資格選拔賽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務資格選拔賽

第一百八十五章任務資格選拔賽

沒看到他時也沒注意到什麼,但當他進入我的視線後,我卻憑著多年傭兵生涯積累下來的感覺,敏感的嗅到了一些什麼。

這人神情不對,看似呆滯,可眼底又透露出不一般的……瘋狂,緊張與興奮。這種神情,在我前幾年的生活中見得多了,有這種眼神的家伙無一不是一些舉止瘋狂、殺傷力強勁的危險份子。

我不自覺的皺起了眉,希望我心底的預感不要成真。這里可是高空之中,真有個什麼事,則是最難處理的。我不會真的是命中帶衰吧,走哪都能碰上別人一輩子都碰不上的大小、好壞、難易、幸黴的事情。

注意到那個危險份子的同時,我也瞄到離那人不遠的地方,也同樣有個人在關注著他。

用余光掃視了一下,和我一樣注意著已經陷入半瘋狂家伙的人,是一個塊頭很大的壯漢,光是坐著就能看出他絕對不矮,站起來也應該有兩米高。穿著一件樸素的白色T恤,但因為他壯碩的身材,已經是加大號的T恤也被他撐的緊緊的,完美的肌肉一覽無遺。

但與強壯的身材相異,他的五官並不粗狂,反而顯得有些精致,尤其是長長的睫毛,和深邃的眼線,更是整張臉最焦點的所在。偏偏如此突兀的組合,只會讓人覺得他有著強烈的吸引力,並不會讓人別扭。如此深邃的五官,想來也是混血兒,難怪有著這麼壯的身子和精致的長相了。

這個人和我注意著同樣的一個人,但和我不同,我是正好轉身看見,且看的正大光明,而他的位置並不是太好,所以只能狀似漫不經心、實則目光從未離開過目標。

他的感覺也很敏銳,就算是我用余光快速的掃了他一眼,他也立刻感覺到了,反射性的順著我的視線看向了我的方向。

他看向我時,眼底的精光讓我明白了一點,又不是一個平凡的人。有這種久經生死考驗、能刺穿人靈魂的眼睛的家伙,只有兩類人。頂級殺手,或是在國際刑警的特別行動組待過的警察。

最起碼我只在這兩類人中,看過那人如此銳利的紮人精光。

就在我和他互相猜測對方的身份時,最先引起我注意的男子像是忽然找回了靈魂一樣,從半渾噩的自言自語狀態中,猛地清醒了過來。估計我的眼神真的太肆無忌憚了,他居然扭頭朝著我的方向看了過來,僵硬的咧開嘴,露出斑駁不齊的黃牙,擺出了一個不算是笑的笑容,眼底更帶有“一切都將結束”的解脫感。

他現在的表情,不明所以的人最多只當他是個神志不清的瘋子,但我卻不會。在我看來,這反而是一種催命符。

另一邊那位壯碩的男子似乎也看出有些不對了,可還沒等我和他起身做出反應,和我隔著一條過道的瘦弱男子,猛的站了起來,沿著過道沖到了走道盡頭,“嘩”的一聲敞開身上的深褐色大衣,轉身面對機艙里所有乘客,讓大家都能看得見他衣服中掩藏的東西。

一排好幾個大容量的試驗用玻璃試管,每根試管都嚴實的密封著,大衣兩側被安置了幾排。每支玻璃試管中,都晃蕩著淺青色的液體,在光線的作用下,還帶著些明黃。

瘦弱男子隨手拿出兩支試管攥在手中,用著因為興奮而有些微顫抖的聲音,對著因為這一變故而全都來不及做出反應的機艙內的乘客,大聲的吼叫。

“全都不准動,這是搶劫!!!誰TMD敢亂動,大家就一起死。”

相較與其他乘客明白此人話中意思後的驚恐與尖叫,我心底卻在不停的咒罵:SHIT!誰TMD做的安檢,居然讓他將液體炸彈帶上飛機。

****************************************************

當飛機平穩的降落在目的地後,為避免麻煩,我和娃娃死命的搖醒了睡的迷迷糊糊的毒毒,拿好行李就直奔機場外。至于那幫一擁而上的警察,與那些做善後工作而希望乘客能留下來做筆錄的後勤兵,我們看都沒看,趁著混亂,早早的離開了已經亂成一鍋粥的機場大廳。

我身邊,娃娃還沒從兩個小時之前的精彩中恢複過來,一路上抓著毒毒,嘰嘰喳喳的對著還睡得云里霧里的毒毒講個不停。

“小毒毒,你是沒看到哦,剛才小瘋子的行動不要太帥哦。豹一樣的速度就不說了,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小瘋子的爆發力這麼好。那個姿勢完美到不行的回旋踢,實在是太迷人了。我可以跟你保證,連大哥都做不到這麼標准。還有她之前和另一個人互相打掩護時,那種明明和對方都不熟悉卻又能溝通的感覺,超帥的。對了對了,還有哦,小瘋子啊……”

安眠藥的藥性還沒完全過去,此時的毒毒正要睡不睡最難過的時候,再加上娃娃在耳旁說的一些根本進不了她大腦的話,更是讓她難受的想吐。

剛才飛機上那麼熱鬧,不,是吵鬧的一幕,也吵不醒她這個逼得自己陷入深度睡眠的家伙。整個機艙鬧哄哄的,就她仿佛局外人一樣,睡的那叫踏實。

這時的我們正在離機場稍遠的地方等著接我們的車。天經地義已經說會派人開車來接我們,而我們的航班因為中途的事故,也已經比預定時間晚了有近一個小時了,來接我們的人應該早就到了。

“你們就這麼離開?”驀然,我們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這聲音出現的很是突然,而且聲音很近,連我都沒感覺到有人靠近的我們這麼近。

回過身去,才發現,居然是在飛機上和我一樣注意到那個瘋狂劫持犯的大個子男人。他真的很高,加上被他撐的很緊的T恤和牛仔褲,更是讓人有種被壓制感。和我之前猜測的一樣,在制服劫持犯的時候,他為了安撫乘客,自曝了身份,他的確是國際刑警。而且就我了解,他一定是特別行動組的一員。

雖然在飛機上和他有過合作,但因為長久在狂天的緣故,對于這種正氣十足的國際刑警,我還真不怎麼喜歡。無關對方個人,純粹是對職業的一種不喜歡。

“請問有什麼事嗎。”不想和他有什麼牽扯,所以問答之間也是淡淡的。同時心里不停嘀咕,怎麼接人的還沒到。

對于我的冷淡,對方並不在意,而是有趣的挑挑眉:“你們應該先配合警方做一下筆錄。”

“你找過來只是要和我們說這些話?”做什麼筆錄,反正這事到最後還是國際刑警接手。從中國境內飛往南美的飛機在途中出了事,其中又牽扯到自己下屬,國際刑警不干預才是奇事。那時候,我們這些小人物的筆錄證據,全是一堆廢紙。

搖搖頭,對方否認到:“不是,只是對你們比較有興趣。”

“怎麼說?”

“剛才你奪下炸彈時用的招式,似乎是紅鶴秘技之一吧。聽說紅鶴現今的繼承者並不在紅鶴本部。”狀似普通朋友之間的聊天,口氣云淡風輕,但只要明白紅鶴的體系,就能很清楚的聽出潛台詞,就是:你是不是紅鶴的繼承人。

紅鶴秘技,是只有紅鶴本家才能學習的技巧,其實也是一套包括拳法與腿技的招式,具體叫什麼,除了學習紅鶴秘技的本家人外,誰也不知道。因為紅鶴現任當家--敖心--的首肯,沉默的確是教過我幾招,而紅鶴當家之位傳女不傳男,這是知道紅鶴的人都知道的規矩。可沒想到這次施展居然讓這個警察認為我就是紅鶴的下任當家。

看了一眼也明白對方誤會的娃娃,她則眨巴眨巴眼無辜的回看我。的確,先不說紅鶴秘技會不會教給外面的人,也不管對方是怎麼知道我用的就是紅鶴秘技,將我和娃娃放在一起比較,100個人中,有99個人都不會認為一臉純真的娃娃會和黑幫有什麼關系,是什麼黑道大幫的繼承人,剩下的那一個也頂多只是認為娃娃是紅鶴中哪位長老的孫女、重孫女一類,和幫派沒什麼太大關系的人。

誰讓娃娃有張這麼可愛清純又無辜的臉蛋呢,被她的小臉給欺騙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了。.手機看小說訪問wap.1бk.cn

但我有必要好心的回答這個男人的問題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請自便吧。”

見我沒有給出他要的答案,這警察似乎不以為意,好像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會得到想要的答案。也是,有哪個黑幫繼承人會在警察面前坦蕩的承認。

“我叫郝逸,國際刑警,希望我們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做完自我介紹後,郝逸頭也不會的離開了,看來也知道我們是不會和他禮尚往來的也做自我介紹才是。

P,叫什麼破爛名字,好意?還好逸惡勞呢。真不知道他過來是干什麼的,說了一些不明所以的話,無聊透頂。

“小瘋子啊,那個警察……”同樣因為家里的原因,對于警察也天生沒好印象的娃娃指著已經漸漸遠離的郝逸,一臉的難辦。畢竟把我認錯是紅鶴的繼承人,可以說是變相的幫了娃娃一把,省的她被國際刑警盯上。可現在的我的情況卻是不怎麼樂觀。

“你管他,反正他就算要抓把柄也抓不到什麼,我們安穩的過我們的學生生活就好。”安慰性的拍拍娃娃的頭頂,再學著沉默那樣,用力的揉上一番,打消娃娃的擔憂。

當毒毒完全清醒,開始無比懊悔沒看到好戲的時候,我們三人已經坐在前往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兄妹別墅的車上了。

在車上,娃娃和毒毒就在車里到處看,那神情就像是孩子得到最中意的玩具一般,愛不釋手。

“哇塞,小瘋子,這部車好棒哦,我也好想要這麼一輛車的說。”

“那你就慢慢想吧,這部車最起碼近幾年來,你是絕對買不到的。”

“為什麼?”

“因為這車就是我和隊長他們一起搞出來的啊。”

“誒?!”

這車打從一出現在她們面前,帶給她們的震撼就沒少過。先是車的外形,全黑的流線型新型概念車,光是車型就酷到讓人著迷。之後就是她們上車後發現車中居然沒有一個人,連駕駛座上也沒有人。這才知道這是一部無人駕駛車。

可當我坐上主駕駛座後,她們的驚訝才是最大的。

“嗨,小丫丫,好久沒見了,聽說你去過普通人的日子了,過的好不好玩啊。”一聲清亮的女性嗓音驀然竄起,嚇得娃娃剛沾上副駕駛座,又馬上蹦出去。

“呵呵,米莉,不要忽然開口嘛,你看都把我帶來的朋友嚇著了。”我因為早就知道,所以也沒有怎麼樣。催促著娃娃和毒毒快點上車,系上安全帶,在兩人眼花繚亂中,快速的按了好幾個鍵,再把手放在方向盤上做做樣子,就舒舒服服的不動了:“好了,米莉我們走吧。”

等車子正式上了公路,我才開始為娃娃、毒毒解釋:“剛才的聲音呢,是這部車上的智能系統--米莉--的聲音,所以你們不用擔心坐上鬼車。米莉很厲害的,她能自動分辨坐上車的人,也能進行防禦與攻擊,只要車子能跑,她就不會從車中消失。”

“厲害呐~~~”

還有一點我沒說,那就是,現在在車上的,只是米莉的一部分而已,米莉的主體則是在狂天總部的超級計算機中,處理著和狂天有關的所有事,更愛沒事就到別的超級計算機那里,竄竄門子,拉拉家常什麼的。

現在的世界,隨著科技的發展,所謂的超級智能體其實也有不少,但真正有能力、可以處理大量資料的智能體還是少數。其中,美國的亞當,北歐的奧丁,中國的天後,都可以算是超級智能生命體中,站在頂端的存在。

別看天後好像只是在縹緲中才為廣大玩家所知,其實早在多年之前,天後就已經誕生,並為政府工作。而在縹緲中的天後,也同現在在車中的米莉一樣,只是一個小分身,算是一絲神念吧。

米莉雖然達不到天後他們的能力,可是小小的混跡一下還是可以的。

米莉也曾跟我說過,超級智能生命體也有他們自己的世界,因為可以通過網絡到處游走,米莉認識的智能體也有不少,這對寂寞的她來說,十分難得。

而這些,都不需要告訴娃娃和毒毒。

****************************************************

在我見過游戲公司的人沒隔幾天,在萬眾期待下,系統公告終于再次想起。

“系統公告:SSS級群體任務[最後的榮耀]將在縹緲時間十天後正午十二時正式開啟。所有報名參與的玩家請在離各自最近的系統五大主城之一等候,參與[任務資格選拔]。”

“任務資格選拔第一輪:進行淘汰賽制,將留下30%的報名者,進入下一輪資格選拔賽。請各位參與玩家做好准備。祝玩家游戲愉快!”

公告這次只是連續公布了三遍就停止了。這則大家等了許久才姍姍而來的公告,現在就像是投到表面平靜,實則暗潮洶湧湖水里一塊大石頭,整個縹緲頓時不安甯了。

而當我們聽到公告的時候,正好是晴空每周的例行會議上。公告一出,正討論的事馬上延後,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起了這次的任務。

“資格選拔?還第一輪!這任務到底是要干什麼啊,這麼不干不脆的,遮遮掩掩的有什麼忌諱嗎?”

“30%啊。報名之後還不能直接參與任務,還要經過淘汰,系統這不是明擺著賺報名費麼,我說怎麼當初等級要求限定的這麼低呢,原來是希望報名的人多一點啊。”

“只說是淘汰賽,可怎麼淘汰,怎麼比又沒講明,難道還讓我們自行摸索不成。”

“有第一輪的話,最起碼也有第二輪。可光是第一輪就要刷掉70%的參與者,想必難度不小啊。”

霎時,整個會議室就熱鬧開了,說什麼的都有,猜測來猜測去的。

直到見錢眼開忽然叫起:“誒!我的空間里多出了一塊牌子耶,你們有沒有啊。”說著,他舉起手上一塊粗糙的木牌,木牌上面坑坑窪窪的豎著刻了幾個中文寫成的數字。

他這一發現,讓大家也趕忙去翻自己的空間。果然,只要是報名的人,都各自拿出了一塊相差不了多少的粗糙木牌,只是木牌上的數字各有不同而已。

看來應該是參與選拔賽的時候使用的代號吧。

當大家都在討論剛才的系統公告時,我卻悶著頭苦思。因為公告結束的時候,我也同時收到了一條系統消息。大致意思就是讓我在第一輪的選拔賽開始之前,也趕到最近的系統主城去,並且在選拔賽期間,不可以隨意離開主城或下線。

我納悶了,我不是正式任務時的考官嗎,怎麼現在光是一個資格賽就要我和那些報名的玩家一起堅守了。

悄悄的移到桃子姐身邊,除了沉默外誰都沒注意我的動作,都沉浸在任務的熱切討論中。至于沉默也只是關切的看了看我,在我搖手表示沒事後,也就細心聽著大家關于“最後的榮耀”的各種分析。

“桃子姐,你幫我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特意壓低了聲線,將剛才收到的提示展示給她看。

本來也不需要這麼麻煩,只要私聊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就因為我那倒黴的通訊器無用,弄的現在我像做賊一樣,只能偷偷的暗中和桃子接頭。

“你又出什麼狀況了。”肯定句,絕對的肯定句。和我待在一起久了,對于我時不時的出一下狀況,桃子也沒力生氣了。只能努力讓她自己保持平常心,盡量做到“處變不驚”。可惜,目前為止並不怎麼成功。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可憐兮兮的將提示往她面前一送。

“要你也去主城待著?這又有什麼意義啊?”

廢話,我要是知道,還問你干什麼。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四章 都要成呆賬了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沉默生氣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