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九十六章 很難查出些什麼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九十六章 很難查出些什麼

第一百九十六章很難查出些什麼

“啊……”我抱著頭,唉唉叫。

如果說靡少爺那邊在抱怨增加工作量,我就可以說是在這邊哀號我八歲的時候太聰明。

翻閱了許多下面的人交上來的緊急報告,再加上搜集到的關于其他幫派受到打擊的報告調查書,我都可以拿我人頭發誓了,這次針對整個縹緲七成以上的經濟進行的阻擊,真的是以我在八歲的時候趕工趕出來的“作文”為藍本的。

看來這次進行這麼大舉動的勢力,有六成以上,是我家或是和我家關系不淺的勢力了。

我這個計劃什麼都好,對于時機的選擇,對于經濟阻擊的手法、對于撤退的方式……全都詳細到不能再詳細了,唯一的問題就是沒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是沒有辦法做到這些的。

而我從小到大交上去的“作業”,我爺爺和老爸都是小心翼翼的收妥,別說不小心流出去,就是關系不是特別親密的人,看都不能看一眼。

現在都這樣了,全都擺在我面前難道還不夠明白不成,肯定是老家動了起來了。只是搞不懂,在縹緲中他們都沉寂了這麼久,為什麼忽然要趁現在才動呢。

縹緲現在的經濟並沒有發展到最高峰,現在動手的話,是能撈到不少的好處,但利益卻並不是最大的,不符合家里那些人的作風。

那到底是誰呢?能拿到我的計劃書,能有資格和實力布置這次的計劃。難道……是那個災星?!

一想到如果真的是那個災星在幕後的話……我是不是該找個山洞去躲一陣子的好。

不對啊,那個災星可不是這麼勤快的人,他不會這麼沒事找事。可是這種大手筆,又真的很像他會做的事。

是他?不是他?是他?不是他?是他?不是他?……誰借我一把菊花吧。

“啊……瘋了!噢,好痛。誰打我?”我正在為自己哀悼呢,這個時候有人居然敢打我的頭,是不是不相信我會發飆啊。

我猛的一拍桌子站起來,剛想借機罵兩聲發泄發泄憋氣,沒想到頭一回看到的,就是兩個我惹不起的嬌俏臉蛋:“呃……淚姐,桃子姐,你們忙完啦?”

“你也知道我們很忙的是吧,那你還在這里發什麼噪音啊,你不幫忙也就算了,給我乖乖的坐在旁邊看資格賽的轉播,少給我們添亂。”噴了我一臉的“瓊漿玉液”,在淚姐冷到可以當冰箱的視線下,我點頭哈腰的忙不慎道歉。

“哈哈,對不起,對不起。我會注意的,你們忙你們忙。”

見我認錯態度良好,桃子姐暫時滿意的點點頭,和淚姐拿過被我翻的亂七八糟的報告,研究去了:“不幫忙就別添亂,弄的這麼混亂,我們還要整理好才能看,增加工作量。”

我則趁她們不注意,偷偷拿來那些她們看完,但我還沒看過的報告,繼續研究。

我就不相信,在第三輪資格賽的這五天時間里,我找不出一點線索。

******************************************************

“喂,弱水……弱水?……弱水!”

被一聲驚天大吼叫醒,我反射性的跳了起來:“在!”

“你怎麼在這里就睡著了啊,還睡的那麼熟,叫你半天都不醒。口水都流的滿桌子都濕了,快點擦擦乾淨吧。”說完,瞧我還未完全睡醒的樣子,桃子姐搖頭的遞上一塊湖藍色的手帕,讓我好好擦擦。

“誒?口水?啊,真的好多。”接過散發著淡雅香水味的手帕,我很是摧殘好東西的胡亂擦著嘴角大片的口水漬:“我什麼時候睡著了?”

“我怎麼知道,忙了這麼多天,剛剛才稍微可以休息一下,就看見你在這里睡的亂沒有形象。”用手幫我順著因為不良睡姿而亂成一團的頭發,桃子姐頂著一雙濃濃的黑眼圈回答我的問題。

“哈……大家忙完啦。哈……”我還沒睡醒,一個哈欠接著一個哈欠的打。

“想忙完?有的等呢。這些家伙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頭腦好的要死。這幾天我和眼淚還有大家把事情從頭到底分析了好幾遍,可就是沒有看出任何突破口或破綻。整件事情啊,就像是策劃了七八年的大CASE一樣,完美到眼淚都想把這個人拖出來拜師了。”

桃子姐打著哈欠、伸著懶腰,懶洋洋的往內室走去,可她萬分佩服的口氣讓我臉蛋有些發燒。

如果她們真的知道這件事是我八歲時候為了一台分析機才寫出來的,不曉得會不會瘋掉呐。

桃子姐不會曉得我心中的嘀咕,自顧自的說下去:“尤其是爆發的時間掌握的剛剛好,那些個幫主啦,副幫主啦,只要是實力OK的,都跑去比賽去了,幫里都沒個能主持大局的頭在。好在我們晴空本來就是眼淚在負責,她又沒去湊任務這個熱鬧,才能挽回大部分的損失。不然肯定像其他幫派一樣,亂成一鍋粥了,而且經濟上的損失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

“弱水啊,你看著好了,先是高手被襲擊,又是經濟被阻擊,這次縹緲里面的震動要大嘍。”也不知道公司里的人是不是也在焦頭爛額的接受投訴。

發完感慨的桃子甩著長發消失在我的視線中,我獨自一人在已經沒什麼人的空曠大廳中坐著想事情。

“這個計劃呢,肯定是以我當初的那個為藍本的,雖然有些小地方改過了,可是大方向和重要部分絕對沒錯。”

“那為什麼會在十年後被人翻出來執行呢?執行的人又會是誰?”

“難道只是想獲得金錢?不像,應該有打擊這些幫派士氣與經濟的因素。”

“這幫人膽子夠大,敢一次性得罪這麼多有實力的幫派。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有一定程度上的損失,六大幫派也有暫時結盟來專門對付這批人的可能性。可他們居然還是敢動手,看來不是後台很硬就是無論在財力、物力上都可以和我們一較高下。”

“可系統卻沒有公布有這種組織在,不然早就是縹緲七大幫派了。莫非,這批人平時是化整為零?沒事的時候是一些依附大幫派的小幫派,到真的有事的時候,就凝聚在一起?!”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麻煩了,很難查啊。”

“什麼很難查啊?”正當我自言自語分析情況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

我回頭一看,就見浩浩蕩蕩一群人魚貫而入。熟悉的帥哥美女、高手名人,這個陣容放在外面,不引起交通阻塞都難。而走在最前面的,也就是剛才響起的聲音。

“默!你們回來了啊。怎麼這麼快啊?”看見沉默,先前所有的煩惱啦,疑問啦,通通先拋出腦外,上來就是一個虎躍,掛在沉默身上膩味。

“又來了。”跟在後面進來的人早就見慣不怪,各自翻個白眼,找地方坐下休息。

“系統直接把我們都傳送回麒麟城,不用慢慢走回來,自然就快。”揉著我的發頂,沉默說到。

直到我在沉默懷中撒嬌夠了,這才想起正事:“你們都回來了,那就是第三輪已經結束了嘍。那結果呢結果呢,這麼多人,你們成功了幾組?”看著散亂的坐在大廳各處的眾人我期待著好消息。

看上去精神最好的,就是毒毒了,其他人不是要睡不睡的樣子,就是百無聊賴的發呆,所以她也暫時充當發言人:“現在坐在這里的,全部PASS。”

“哇,真的?!太好了。”這可真的是個大大的好消息。

原本我以為一百組,競爭肯定很激烈,在座的能有一半安全過關就很了不起了,畢竟是血煞谷啊,是80級怪物亂竄的地方,沒想到居然全部OK,太帥了。

“那這樣的話要好好慶祝啦!不對,估計慶祝不起來,雖然知道你們這次很累了,但還是有的好忙。今天所有人都先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還要開會呢。這次系統給大家多少時間休息啊?”連第三輪是什麼時候結束的都沒留意,更不會去看系統公告了。

“休息4天,之後依舊在麒麟城里等著。”

“這麼短的時間?那看來這回又是淚姐一個人挑大梁了。”

“小瘋子,這回我們下面的商鋪損失真的很嚴重?”身為幫主,自然對這個格外關心。這兩天娃娃他們雖然也很擔心外面的情況,但身不由己,只能快馬加鞭的快點從血煞谷里沖出來。可沒想到就算是順利通過了血煞谷,也被系統送到了副本地圖中耐心等待,硬是等規定時間到了才被送出來。

“我們還好,雖然大多數的骨干都不在,但有淚姐在這里坐鎮,就算出了大亂子也能馬上補救。可其他幫派就沒那麼好命了,雖然能做主的也不是沒有,但實力都稍遜一籌。唉,反正你們去論壇上看過的話也應該知道一些。總之現在縹緲里啊,就一個字:亂。”

“也是,連普通玩家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了。你們說啊,這個什麼‘最後的榮耀’是不是受詛咒啊,自從觸發後,游戲里面接二連三的發生事情,太邪門了吧。”見錢眼開抓耳撓腮的樣,真的很像一只胖猴子。

“好了,這些事情等你們都休息夠了,明天再討論吧。看你們現在一個個都滿臉困乏、又沒精神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不小心進了大煙館呢。”見他們有討論下去的趨勢,我趕緊喊停。晴空中的這些骨干啊,要麼不商議,一討論起來,就停不下來。連續幾天高強度的殺怪已經夠他們累的了,現在就算他們強打精神討論,也只是浪費時間。

沒注意第三輪的轉播,所以也不清楚血煞谷內到底是個什麼樣,但從最能打的一騎當千臉上都看到了疲憊,不用多想也能知道,大家這次過關有多艱難了。

“那大家就先下線去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覺,明天上午統一上線,到時候再討論吧。”最有權威的沉默發話,大家自然聽,鬧鬧哄哄幾下後,各自打著大大的哈欠原地下線了。

可沉默卻還沒有離開。

“默,你也先下線去休息一下啊,這幾天你也累了吧。”看著沉默眉宇間透露出來的疲倦,我有些心疼。

沒有打算休息,沉默反而認真的看著我:“我有些事沒有想明白,所以打算先問問你。”

“問我?什麼事情這麼急啊,晚幾個小時再問也不行?”

“就幾句話,問完了再去睡覺也來得及。”

既然沉默這麼說了,那我也不能押著他讓他下線吧,比了一個“請說”的手勢,讓他有話就講。

抱著我坐下,沉默正經八百的看著我還是很少有的。

“這兩天我雖然在忙血煞谷那邊的事,但是趁下線休息的時候我也有和眼淚聯系過,也看過了下面的人交上來的報告。看了一些之後我忽然發現……”

“發現?發現什麼。干嗎說話說一半。”

“我發現,這次外面幫派發生的事情,我總感覺很熟悉。然後我想了很久,終于讓我想到了,原來在很久以前,我就看過類似的計劃書。你知道我是在哪里看到的嗎。”

不會吧,連沉默都知道那份我小時候異想天開的計劃?!如果這份計劃真的被老爸他們不小心給流露出去了,那我這幾天的分析不都白費。

“哪里?”

“風家爺爺的保險庫。”

“誒?”什麼意思?“風家爺爺”,指的是我爺爺不成?難道不是我老爸不小心遺失後被人撿到而弄的現在這麼多人曉得?那又關我爺爺什麼事。

“我記得那是在五年前,我媽,也就是你的心姐帶我去意大利時候的事情了。那時正好在那里遇見了你在意大利度假的爺爺。他們兩人聊的很開心,之後就不知道怎麼談起了風爺爺的孫女--也就是你--了。兩人越聊越投契,尤其是風爺爺,一說起你,整個人紅光滿面的,我現在還記得。”

“聊到我?可我和心姐是在四年前認識的啊,那時候心姐又不認識我,有什麼好聊的。”

“就是因為那次聊天,我媽才對你感興趣,而特別趁去狂天談事的機會去看看,被風爺爺誇上了天的孫女是個什麼樣的天才。”

“天才?我?”我指著自己的鼻頭,我自己都不相信。“心姐怎麼會認為我是天才,我在家里一直被叫小笨蛋的,尤其是爺爺,最愛叫我小笨笨了。再說了,心姐可不會因為我爺爺的幾句話就對陌生人感興趣的。”

“可如果看了某些證據,你說我媽會不會有興趣?”

“證據?……啊,你不會就是說,我八歲的時候寫的那份……”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當初心姐見到我後,就一直游說讓我進紅鶴,原來早就看過我十年前的信筆塗鴉了。

“對,就是看到了風爺爺拿出來的那份大膽的計劃書。本來我和我媽都以為是風爺爺花了十多年的時間所擬定出來的,可沒想到,居然是個八歲的小女孩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趕出來的。雖然有些小細節處理的不是很好,可是大概念,大方向,真的,連我都佩服的很。”

“你也就是在那時候看了,然後記住了。這次因為你們不在,而使得縹緲整個震動的大事也讓你回憶起了五年之前看到的那份計劃。”我說的斬釘截鐵,畢竟現在也就這麼說最通了。

可問題在于:“默,你和心姐會知道是因為爺爺給你們看過,那這次這些人又是怎麼知道的?”

“這也就是我想問你的。這次的事,是不是風家的人做的?”

“我這幾天也有在想這種可能性。可是,如果真的是家里的人搞的鬼,我不可能沒有事先接到通知。而且說實話,不像是我家里那些人的風格,太早實行了,沒有達到利益最高點,不符合家里那群信奉利益最大化原則的人的做事風格。”

“那會是誰?”

“我有在想,是不是和我們家關系比較好的合作伙伴之類的,畢竟在縹緲中,現實中的實力滲透進來不少的,隱藏在台面下的暗湧多的可以媲美幾大洋了,真的要找,麻煩呢。”

“那現在就只能打保守戰了,先穩定我們自己這方面的經濟再說,其他的,只能等這次的大任務結束之後慢慢來了。不過晴空里有眼淚負責看著,我也不是很擔心。對了,小三,你當初就沒留下什麼可以擊破或是反攻這次計劃的方法嗎?”

“怎麼可能有,我可是演算了好幾次的。我交上去的東西,如果被老爸找到什麼漏洞啦、破綻啦,少不得被他一頓冷嘲熱諷,我當然是做到我認為的百分之一百才給他的,怎麼可能還故意留下可以被人反證的機會。如果真的能讓我自己找到漏洞,我早就修改掉了,還留在計劃書里面等著被我家老爸奚落啊。”

“那就是說,沒辦法?”

“……這也不一定,畢竟再怎麼說也是十年前的東西了,現在仔細看看,總能找到點問題。而且人又不是機器,真正實行起來,也總歸會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夠好。現在我們要抓緊這些小地方,慢慢的來,遲早可以翻盤的。”

“希望如此。”

“好了好了,別為這些事煩惱了,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下去休息,好好睡一覺,看你連眼袋都出來了。”

“好吧,那你也先去休息吧,聽眼淚說你這幾天也不知道在瞎忙些什麼,也成天窩在這里。是不是也在看資料?你也快去休息吧。”看著我缺少睡眠而不太好看的臉色,沉默也是一臉的不舍。

我乖巧的點點頭:“嗯,好。”下線後我是也該睡一下了,然後去找隊長談談,看他有什麼晴空不知道的情報。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九十五章 十年前的東西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這是個問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