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章 正式晉級名單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章 正式晉級名單

第二百章正式晉級名單

目送著神情恍惚的鬼域血魂被傳送走,我放心的舒了一大口氣。

我之前就知道九香迷魂有副作用,可沒想到副作用居然如此明顯,就算是專用解毒丹都沒辦法消除副作用的“肆虐”。

中了九香迷魂的人,在一開始,就會感覺渾身無力,連站都站不穩。但這不是最厲害的,最麻煩的就是它自帶的副作用,中毒者會在十分鍾後開始變得迷迷糊糊,精神恍惚,總是丟三落四,反應遲鈍,腦子里亂成一團,思路不清晰,就像是少了一魂二魄一樣。

我原以為吃了解藥就沒事了,可沒想到連解藥都沒辦法抑制,看來以後要少用九香迷魂了,免得不小心傷到自己人。

不過我呢,現在先不會去關心鬼域血魂會不會平安回到麒麟城,我現在真的很想找個地方去大笑三十聲,來抒發我此時的得意。

在這里?不行,三獸會抗議,我也擔心頭頂上的鍾乳石掉下來砸到我。

我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嘿嘿,真是不說還好,一說就想笑。和鬼域血魂你來我往打了大半個小時,我終于順利偷學到了他的機關術了!

哦耶耶~~哦啦啦~~~這難道還不夠慶祝嘛。

剛才那場戰斗,我被他層出不窮的機關暗算的真叫慘,如果不是因為想試試自己的水平到了什麼地步,不讓三獸出來幫忙,我也就不會這麼累了。光是三獸,就肯定保證鬼域血魂連三個回合都走不下來。

可惜,我自己給自己找罪受。

還好在後半段時靈機一動,想到其實也可以偷學機關術,來自己做些小東西自保。不用做到像鬼域血魂那樣,只要能做一兩個小東西放身上,保護自己以防萬一,就可以了。

到時候晴空里面人手一個,我放心,大家出門也放心。就是不知道機關術難不難練,需不需要稀有材料。

鬼域血魂的離開,代表由我負責的九組選手全部搞定了。打開轉播屏幕,我負責的“賽場”已經呈現為灰色,證明這個頻道不再有比賽可看,斷開了轉播。

確定沒有人能再看見我這里的情況,我吩咐朱雀可以收起幻術了:“紅袖,小貓,把這里打掃一下,幻術撤銷,迷陣除下,那些個毒藥也小心點回收,別自己沾上。尤其是小貓你,做好事情後去那邊的小溪里洗洗,讓你碰那些毒藥,我最不放心。狐狸,你去把那些打斗的痕跡消除掉,盡可能的不要讓人看出有戰斗的跡象,弄完之後就去打掃我們剛才躲著的地方,那里留下的垃圾什麼也收拾乾淨,別留下來破壞環境。”

我站在那里指手畫腳,三獸被我調動的到處跑,可繞是如此,三獸也沒敢有意見。最近伙食已經很差了,再抱怨、反抗,就真的只能吃不加鹽、沒有葷腥、只有用白開水燙過的野菜了。

忙了半天,把環境恢複成我初來時的樣子,卻還不見系統有任何動靜。

打開轉播看了下,發現居然還有兩個頻道有點播,動作還真夠慢的。不過這最後兩批人都不是什麼有名氣的隊伍,想必應該很快就能有分曉了。

原本九十九組參加“最後的榮耀”任務的資格選拔賽的隊伍,到現在為止,只有八組正式通過第四輪也就是最後一輪,能順利進入真正的“最後的榮耀”任務。

現在正在那邊戰斗的兩組,看情形,落敗只是遲早的問題。

唉,光是一個參與任務的資格賽,都可以搞這麼久,到了真正的SSS級任務時,又該是一副什麼樣的光景呢。還有啊,我這個考官到底有沒有完,希望到正式任務的時候,別把我牽扯進去了。

要名氣,我這個什麼第一美人已經夠多的了;要錢財,雖然我不嫌多,但我想沉默甯願砸鍋賣鐵,也不會讓我私下接危險的CASE來賺錢;要權力,我身邊有權有勢的人夠多了,我只要在他們中做個乖孩子就OK了。要男人……沉默會先劈了所有敢接近我的男人,然後把我關在高塔中,逼得我無聊的數自己的頭發。

“我已經無欲無求了,所以天後大人啊,請放過我吧,不要再折騰我了!”不在意三獸用仿佛看精神病患者的眼光看著我,我故作悲情的雙手在胸前合十,仰望天空,眼底楚楚可憐的含著淚光,只希望等下可以回晴空。

懷著對最終任務的猜測,和對麻煩事情的嫌惡,我順手打開了八組正式成員的名單。

雖然資格選拔第四輪還沒有正式結束,但能真正的參與任務的,差不多也就是以下的八組人了,他們分別都是:

[晴空]:沉默、青鸞、一劍回眸。恩,不錯不錯,居然是第一組正式晉級的隊伍,等下下線後好好的犒賞一下娃娃。

欠債還錢、雪後雨、睏。哦,他們三個人也有過,果然沒辜負我的期望,長久配合形成的默契果然還是很重要啊。

[霸濤幫]:狂嘯異天、血烏鴉、柔情似水。後面兩個名字我記得是霸濤幫的兩名長老,戰斗實力不錯,但在管理上,就不怎麼得心應手了。照淚姐所說,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那一種角色。

[煙花三月]:煙花三月、小花一朵朵、可樂不好喝。她們似乎是八組人中,唯一一組由全女性所組成的隊伍,三個女的各具特色,聽說很有看點。

[異邦]:木木、東邊的太陽、西邊的月亮。這三個人不是很熟,東邊的太陽我倒是見過幾次,晴空邀請異邦幫忙守城的時候,他有來過。至于他老婆和副幫主木木,就沒印象。

無組織人士:心的距離、風逍遙。哦,彭大帥哥也擠進來了,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打個電話恭喜他一下呢。風逍遙居然還是寸步不離的跟在他身邊,心情真好。

秋水長天、悲傷獨角獸、口袋里沒錢。這個口袋里沒錢就是等級榜第六的那人吧,怎麼和秋水、獨角獸湊到一起了呢?等下讓沉默他們聯系秋水問問看吧。

鬼域血魂。唯一的獨行俠客,還是從我手中給予晉級令牌的呢。

信息來源沒有派高手參與,猛虎幫則全軍覆沒。這兩個六大派之一,沒有在左後的晉級名單中占有一席之地。

而隨著我看完八組名單,系統也宣告,第四輪資格賽正式結束。成功晉級的,就是上面的八組。

最後那兩場的玩家,不負所望,還是……失敗了。

正式晉級的玩家都脫穎而出後,系統公告緊隨而至:“系統公告:SSS級任務--最後的榮耀--資格選拔賽正式落幕,請順利晉級的各位玩家,在縹緲時間六日後的正午時分,于麒麟城城主府門前水晶廣場中央集合,逾時不候,請准時到達。”之後系統按照晉級順序,依次宣布了順利晉級的二十一名玩家的名字。

公告反複重複了五次,而進入正式任務的這二十一名玩家,想必此時一定是響徹了整個游戲。

我點了點名單上的人,發覺絕大部分的人居然都和自己蠻熟的,不是好友就是談得來。那如果我這個考官還要繼續做下去的話,就要難辦了。真的碰上朋友,要不要放水呢?

沉默那一組不用想了,就算沉默說NO,我也絕對要放水。

算了,不考慮那麼多了,反正之後的事情誰說的准呢,搞不好一開始就讓我碰上了狂嘯異天,直接把他打出去也不是不可能。

剛一想定之後的事情,系統又來湊熱鬧:“系統提示:玩家弱水三千請做好准備,三秒鍾後將進行傳送。”

“靠,系統終于想起我了,要把我送回去了啊。”真難得系統這麼爽快,因為我記得,每次只要不是通過傳送陣進行傳送,我總不會碰上什麼好事。

雖然三秒的准備時間很倉促,但我只是希望這次能平、安、無、事!

****************************************************

“毒刺,小三他還沒有回來嗎?”緊皺著眉,沉默再一次攔住了低頭看著資料忙進忙出的毒刺,問出了幾乎所有人都會背的問題。

無奈被迫暫時將視線從手中的資料上移開,抬頭看著比自己高出一截的沉默,毒刺長歎一口氣:“沉默大哥,自打第四輪比賽結束回來後,已經過了大半天了,你這個問題就反複問了不下百十來遍,你不嫌問的煩,我聽著也累啊。”

“你也知道已經過了很久了,可是小三為什麼還沒有回來?難道你們不會擔心?”不因為毒刺的不耐煩而有任何心虛或理虧,沉默反過來理直氣壯的質問毒刺為什麼不擔心自己好友的安危。

“那現在她不回來我也沒有辦法,她的通信器壞了,誰都聯絡不到她,她也沒有辦法通知我們,我能怎麼辦。”雙手一攤,毒刺一副“我也無能為力”的架勢。

“現實中去問,你們不是在一起的嘛。”

“娃娃去過了,但完全沒有反應,這證明她現在肯定有事情纏身,不方便下線。沉默大哥,你其實完全沒有必要這麼緊張,瘋子出狀況是再正常不過的,興許這次她也碰上了什麼情況呢。她可是任務的考官,你也看到了,第四輪這麼多考官一起測試玩家,那也許資格賽結束後,天後幫考官們開討論、總結會議之類的,也不是不可能。”

繞過沉默,毒刺說了些自己胡編亂造的話,就是希望能安撫住沉默,期望他不要再來打擾自己辦正事了。平均三分鍾就被問上一次“小三為什麼還不回來”,想不發火都難。偏偏問的人是沉默,毒刺只能壓抑住心底的悶火,耐心的一次次解釋。

‘丫丫的,先去笨蛋阿飛那里躲一會吧,我可抵擋不住敖大哥的連番詢問了。死瘋子,除了給我找事做,就只會給我添麻煩,你有種一輩子別下線,不然晚上有你好看的。’心中狠狠咒罵著某個引得沉默如此焦躁的家伙,毒毒拐個彎,前進目標直指一劍回眸的辦公室。

氣悶的沉默一轉首,原本還在附近忙碌的幫眾立刻鳥獸散,就怕沉默再隨手撈上一個人,繼續疲勞轟炸。連毒刺都跑了,他們還留在這里不就是對不起自己了麼。

******************************************************

那邊廂,沉默郁悶兼急躁的來回在晴空內磨地板,這邊廂,我郁悶兼苦惱的看著眼前的未知景色,咬著拇指的指甲懊惱。

我以為傳送離開鍾乳洞,那我就應該是回到晴空,再不濟也可以是系統五大主城之一的隨便哪一座,我也不介意。可是……可是……可是眼前這個有著一座波光粼粼大湖的草原又是哪里?!

經曆的多了,倒也無所謂。因為系統的原因再次迷路嘛,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習慣成自然,也沒什麼好去煩惱的。只是考慮不知道能不能安全找到回去的路。

“弱水,干什麼咬自己的手指頭,不疼嗎。”正在心中不停埋怨系統的愛“惡作劇”,就忽然聽到一把溫柔到能讓人心曠神怡、煩惱全消的柔和嗓音,而我放在嘴邊不停被摧殘的手指,也被一雙柔若無骨的白嫩細手輕輕拉開。

誒,這里除了我難道還有別的人?回神一看:“彤?!你怎麼會在這里!”

我居然看見總是一身宮裝的彤俏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還牽著我的手,笑的還是那麼溫和且無害。

“我們不在這里,那我們又該在哪里?”歪著頭,彤笑盈盈的看著我。

“我們?”頭一扭,我終于知道彤所說的“我們”是什麼意思了。

原本我以為就我一人,可現在一看,算上在我面前的彤,居然還有九個人在。只需要一眼,不用別人介紹,我也知道,這里除了我之外,這九個造型各異、別具特色的人全都是NPC。

其中有三人我認識,彤自是不必說了,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感覺還是挺投緣的。還有在[迷域]任務中不打不相識的瓊,對他我可是想忘也忘不了,他可是送了沉默趁手兵器的“好人”啊。還有一個就是當初在乾林中的古墓里,被我解封而出的乞靈,只是沒想到她也是能離開那座古墓的,我還記得狐狸和白虎似乎並不願意我和乞靈有多的接觸,不知道為什麼。

除開這三位,另外六位NPC,都挺有各自的鮮明特色的。

見我把視線移到她的背後去,彤牽著我轉身向著那幾位NPC走了過去:“弱水,我來為你介紹一下這幾位吧,希望大家能在之後的任務中有很好的合作。”

“之後的任務?合作?”聽彤話中的意思,顯然,我這個沒有持證上崗的考官,似乎還要繼續做下去的樣子。

他們九個人,加上我,不就是第四輪考官的總人數,十人嗎。那就是說,在這里集合的都是考官嘍。

帶著我幾步來到大家面前,彤幫我印證了我剛才的想法:“弱水,在這里的呢,都是最後的榮耀的考官,大家之間也就不用太過客套,有什麼都可以直接說,不懂的也可以盡管問。我們都知道你對這次的任務心里沒有底,不過不用怕,有問題就說,我們一定幫忙。”

之後不等我的回答,開始為我介紹起了在這里的幾位。

“耨,我給大家介紹,這位呢,想必大家不陌生,就是弱水三千了。弱水,我想瓊和乞靈就不需要我為你介紹了吧,你們也都見過。”

“是啊,也算是熟人了。瓊大叔,看起來身體不錯,想來最近實力應該更強了吧,估計這次我是打不過你了。”瓊這個武癡其實挺容易相處的,最起碼那次戰斗,在刀斷後,很是爽快的放手讓我們過關,而非為了自己的面子,對我和毒毒趕盡殺絕。

不過瓊也是個不善言辭的人,只是牽動嘴角,給了我一個順眼的笑容,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與之相反,乞靈倒是有心想和我多聊幾句,但在彤一句“辦完正事後再說”下,也就無所謂的罷手,只是和我笑談了幾句。

看來,彤在這幾個人中還是挺有威信的樣子呢。我是不是應該拍拍她的馬屁呢,也可以讓自己的日子過的舒服一點。畢竟在一群NPC的圍繞注視下,也挺別扭的。

待我和瓊、乞靈含蓄過後,彤繼續說到:“弱水,這位戴著眼鏡的人呢,叫穆刹,他沒什麼長處,就是計策多,如果以後碰上什麼難辦的事,就問他吧,一定能給你個不錯的主意。”就怕他出的主意是害己害人、損人不利己。

後半段話,彤很聰明的沒有說出來,但她相信,她未盡的話,弱水會懂。

我看著這個被彤“誇贊”為計策多的穆刹,眉一挑,已經暗自決定,以後碰上什麼難處,就一定離這個男人遠遠的。

倒不是對方長的有多丑,相反,穆刹還是個溫文爾雅的男子,一副金絲框眼鏡--先不管為什麼游戲里會有眼鏡--讓他看上去學識淵博且平易近人,藏青色的長發給人一種溫和謙讓、又大度包含的感覺。柔和的眉目、挺直的鼻梁、總是帶著三分笑意的薄唇,無論把他放在哪里,一個“溫雅公子”的美譽是肯定跑不掉的。

但我卻在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感覺冷,打從心底豎起寒毛的冷意。他的眼鏡,在我看來是為了隱藏眼底真實的情感而帶上的。他一絲不苟的長發,讓我感覺他做作。他嘴邊的笑意只讓我聯想到笑面虎。總而言之一句話,我對他只能附贈兩個字:陰險!

很有城府,典型的腹黑性人才。

“呵呵……你好。”尷尬的笑過,算是打過招呼,連握手都沒敢和他握,怕惹上“陰險元素”。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九十九章 恭喜你晉級了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一章 大家認識認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