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一章 大家認識認識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一章 大家認識認識

第二百零一章大家認識認識

“呵呵……你好。”尷尬的笑過,算是打過招呼,連握手都沒敢和他握,怕惹上“陰險元素”。

對我這種表現,穆刹完全沒有表示不滿,反而饒有興致的將我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直到我寒的直起雞皮疙瘩,差點沒奪路狂奔時,才慢慢騰騰的蹦出兩個字:“你好。”

他的聲音和外表給人的感覺一樣,沉靜、溫雅,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耳朵特別敏感,才短短兩個字,卻硬是讓我聽出了穆刹如同三月暖風的聲音中,那隱藏在最深處的冰冷意味,害我無端又打了一個寒顫。

要命的類,趕緊走人趕緊走人,和這個家伙多面對面一秒,我就感覺到我體內死亡的細胞就多一倍。

站在穆刹身邊的,是個頭上、身上掛著許多丁零當啷飾品的……男子?應該是男的吧,胸部很平,沒有一絲起伏,想來不應該是“太平公主”型的女生。

可他/她比牡丹還豔麗、比百合還嬌俏的臉蛋,卻又讓我一下子真的很難分辨他/她的真實性別。嬌柔與英氣並存,柔媚與剛毅同在。雖然稱不上是最美的人,卻是我至今為止,見過最有魅力、最能吸引他人目光的人。

憂傷的魅力?她是個大美人,但和眼前的人是不同的氣質,少了眼前這人的靈動之美與那份男女莫辨的朦朧感。

彤的介紹為我解開疑惑:“這位呢,你別看他長這麼漂亮又柔弱,其實他可是地地道道的男性,所以你不要對他抱有什麼不切實際的幻象,不然我沒手帕借給你哭的。他的名字和你有些像,叫柔水。”

我汗,如果柔水真的是女的,那我是的確不用抱什麼幻象,可現在你都告訴我對方是男人了,我似乎不抱點幻象,有點對不起我自己的真實性別呐。

柔水倒是個爽朗的人,未語先笑,燦爛的笑容讓人目眩,加之一動就一身的叮當聲,好不熱鬧:“你好啊,我對你可以耳聞已久了,早就想見上一見了,只可惜沒有機會。現在好了,總算是讓我見到真人了,我們以後多親近親近啊。”

拉住我的雙手,上下大力搖動,直晃的我手疼。別看他瘦小的身子那麼單薄,可力氣大的要命,每動一下就硬拉著我跟著動,真不知道他是原本就這麼熱情,還是在借機給我下馬威。

“你也好,你也好,還勞煩以後多多關照小弟。”我扯著嘴角、掛著笑容,費力的將自己的手從柔水那雙比女人還漂亮的手掌中抽出來。

有這麼細膩、漂亮的一雙玉手,還是個男人嗎?我本來以為憂傷的魅力、彤的手都已經算是美手了,可現在和柔水的一比,都只能算是一般般。再看看自己這雙骨節有些突出的手掌,和男人比就顯得太細太白,和女人比就感覺粗大了點。

皮膚雖然是很細,可和柔水的一比……我找個地方先哭一下下先,完全沒可比性。

估計光是從外形上看,唯一能比得過柔水那雙“纖纖玉手”的,也只有身體宛如半透明晶體的乞靈了。

不過柔水的手嫩歸嫩,手勁還是不小的,握的我手疼。

拍開柔水又想伸過來的手,彤嬌憨的瞪了一眼愛作怪的他,帶著我來到下一位NPC面前。

“他呢,叫鴻飛,別看他斯斯文文的樣子,其實脾氣火爆著呢。”彤指著面前手持鴻羽扇的年輕男子,為我介紹著。相較于前面幾位,介紹鴻飛的時候,彤就顯得隨意的多。看來彤和鴻飛,算是較為親近的朋友一類的。

對于彤的說辭,鴻飛出言不滿了:“彤,哪有你這麼介紹人的。弱水三千是吧,你好,我叫鴻飛。你不用聽彤瞎說,其實我脾氣好的很,跟水似的。”

說出的是抱怨,但語氣中一點怒氣都沒有,顯然也並沒有把彤的話而放在心里。

對于鴻飛,我就看的比較順眼了,最起碼比穆刹順眼的多,畢竟鴻飛看上去就坦蕩蕩的多,雖然手上拿著一把鴻羽扇,但卻不顯得做作或是有城府。

“跟水似的?什麼水?燒沸的開水?誰都知道你脾氣暴躁,有必要隱瞞的這麼辛苦麼,反正大家相處一段時間後,你鐵定會自己暴露出來的。”

吐著舌頭,柔水沖著鴻飛做鬼臉,換回鴻飛一扇子輕敲柔水的額頭,臉上佯怒,眼底含笑的輕叱:“去,我說話的時候,你少插嘴。”

“耶,稀罕。”又一個怪腔送給鴻飛,柔水不理他,圍著我,繞前繞後的開始觀察起我來了。

“你好。”點頭致意,再加上一個友好的笑容,算是互相認識。但圍著我已經逛了三圈,現在還在逛第四圈,並有向第五圈發展的柔水,卻讓我無奈。

鴻飛似乎還有話想要和我說,但來不及說出口,就被人粗魯的一把推開了。

推開鴻飛的是個三十不到的成熟少婦,光潔嫩滑的皮膚閃耀著珍珠色的光澤,眼角帶魅,紅唇性感,唇下的美人痣更是撩人。保養的很好的大波浪卷發隨意的披散而下,散發著誘人的成熟女人香。

來者推開了鴻飛,抬手阻止了彤開口,再揮手趕走在我身邊充當“小狗狗”的柔水,笑容滿面的自己做起了自我介紹。

“原來你就是弱水三千哪,你好啊,初次見面。我呢,叫撒或尅,名字可能難記了一點,但不要緊,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叫我一聲大姐。親近一點的話,也可以直接叫我撒姐姐。”

見到弱水三千,撒或尅開心的嘴角都快咧到腦後去了。想她上次是打算馬上就去找弱水三千討個公道,沒曾想到因為最後的榮耀這件事,反倒是把自己給拖住了。本來還擔心弱水三千會收到什麼消息而先跑了,沒料到現在反倒是他自動送上門來。現在不利用這次的機會好好的為老公報仇,那就真的是叫對不起天後了。

可惜現在不是報仇的最佳時機,別的到沒什麼,就怕耽誤了正事,天後發怒就不好了。也趁這次機會摸清楚他的底後,全面轟殺,讓弱水三千也知道知道,迷糊蟲蟲族,可不是好欺負的。

心里轉著千百個念頭,但撒或尅臉上卻是最真誠的笑容。除了略知內情的彤苦笑的看著之外,其他人一看,還真的以為這個大家都沒見過的女人,是個熱心交友的好人呢。

這種過火的熱情,我還真招架不住。

‘搞什麼啊,為什麼這些NPC仿佛都認識我很久、很了解我一樣,一個個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看玩具的感覺……我明白了!莫非,之前平衡者和我說的那些借著我和毒毒參加[迷域]任務而聚賭的NPC之中,就有他們?!’

現在回想平衡者對我形容的那些個NPC的樣子,在比對一下眼前的幾人……穆刹、柔水、鴻飛還有剩下沒介紹的兩人中的一個,似乎都很符合。

我還記得,根據平衡者表示,乞靈和彤那天也在。瓊因為要守關,所以倒是沒有出現在賭局現場。

可是眼前的這個少婦似乎也不在吧,那她為什麼對我這麼熱情?不會……是看上弱水三千了吧?!

‘不要啊,我有男朋友了,而且對有夫之婦我也沒有興趣的。如果被沉默曉得有人想[勾搭]我,那豈不是又要搞的天翻地覆了。’

“呃……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希望我們在這次任務中能合作愉快。”說完,我立刻閃到彤的身後去。“彤,那個,還有幾個朋友沒介紹呢,你繼續幫我引薦吧。”

看出我的有意避讓,撒或尅莫名,心想怎麼剛才還好好的,一下子就變了態度。莫非心里的想法暴露了?

彤則忍著笑意,將我帶離撒或尅,走向了最後兩人。

最後還未介紹的兩人,從體型上看來,絕對是差異巨大。一個是個子矮小、光頭、留著一把雪白的山羊胡的老頭,相貌很是平凡,是那種丟進老人堆里,絕對不出挑的人物。但他的一雙眼睛卻總是賊咕嚕的亂轉,一看就很不安分。老頭的名字和他的外表一樣,就叫平凡。他也是當初聚賭的一份子。

而和平凡完全相反的那位NPC呢,叫邯。接近二米二十的身高,比瓊還要高壯,我本來以為瓊已經算是壯實了,可站在邯的身邊,瓊也就顯得單薄的很。邯從頭至尾一直沉著一張臉,比瓊大叔還要表情僵硬。

如果說,不開口說話的瓊大叔像是別人欠他三百元一樣,那邯就像是別人欠他三百萬,還欠了有一萬年那種了。

平凡和邯對我的態度都一樣,愛理不理,既不開口打招呼,而我的親近似乎也有所回避。

不過平凡比邯好些,最起碼他的眼神還是落在我身上……的腰帶上面。

“小心點哦,平凡他可是個有癮頭的雅賊,看好自己的東西,免得真的少了什麼,你連哭訴都沒地方去。”趁沒人注意的當下,彤悄悄在我耳邊提醒我,讓我小心防范。

‘雅賊?那個貌不驚人的小老頭?’在游戲里居然還分雅不雅的賊,也太刻意了一點吧。信不信對方真的是不是一個賊是一回事,但聽了彤的話後,我還是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腰帶。之後才想起來,切,我緊張個什麼勁,我的腰帶是神器耶,誰有這個本事從我腰帶里面偷東西啊。我就坦蕩蕩的把腰帶這麼掛著,看誰能偷到。

見我先提防,後大方的動作,平凡的興趣倒是被挑了上來,一抬眉,意思明確的看著我:‘算是挑釁嗎。’

趁大家不留意的時候,悄悄的勾了勾手指頭:‘真有本事就來啊。’

讀懂了我的手勢和眼神,平凡危險的眯起了雙眼,顯然對于我的“邀戰”很有意向。

有意向就行,我正好利用一下這個能讓彤都特意警告我別惹的NPC試試看,我這個神器的底線到底在哪里。

我和平凡的“眉來眼去”,我以為是沒別人知道的,可全盡數落入了旁邊幾位習慣留意周遭之人的眼中。但這些人也就只是莞爾一笑,並不點破,全當沒看到一般。

當然,那幾個根本不是細心的人,也真的沒注意到這些毫不明顯的暗流,而把精神集中在另一點上。

“哇哇,弱水呐,你用的是什麼保養品,皮膚又細又白,滑不溜手的,真不像個男人應該有的皮膚。”拿著漂亮到人神共憤的手指在我臉上劃啊劃,柔水說出來的話讓我氣悶。

看著柔水裸露在外的嬌嫩肌膚,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拜托,你的皮膚比我還要白還要嫩,你不也是個男的嘛。”

“那倒也是,畢竟像我這麼天生麗質又肯後天努力的妝扮自己的人還真的是不多了。算你有眼光,知道我的魅力在哪。”

我不知道我說的話是點中了柔水哪條神經,能讓他一副自戀過度的拿出一面小鏡子對著自己橫看豎看,不時的擺弄一下頭上的掛飾,讓它們能更順眼,效果理想,柔水就對著鏡子笑的萬分甜美,不理想的話,就皺著眉頭直至調整到最佳方位。

柔水暫時退下去整理自己的儀容了,可不代表我身邊就安靜了。一秒不差,緊接著柔水而上的,就是我避之唯恐不及穆刹。

沒等我反應過來打算跑呢,穆刹就先手一伸,拉住了我的狐裘外套。不敢用力扯怕狐裘給扯壞,我只能乖乖的留在原地:“有什麼事情嗎?”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僵硬,就像是被人硬擠出這個表情後,用萬能膠給粘合的。

但穆刹完全不在意我現在到底是真笑還是假笑,依舊一派溫和,讓人如沐春風:“聽說你很聰明,很有本事,我們約個時間好好交流一下吧。”

聰明?有本事?他聽誰說的啊!‘我就算真的是很聰明,很有本事,能力比天高,學識比海深,我也不想和你交流!’

想是這麼想,但說卻不能這麼說,不然我可不敢保證,這個正在往我骨子里吹冷風的家伙到底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呃……有機會,有機會,一定會有機會的。”這個機會就請你再等上幾萬年吧。

沒什麼誠意的敷衍顯然不是讓穆刹太滿意,但未等他抗議,話題就被人搶過去了:“弱水,和他交流有什麼意思,不如和我打架玩吧,咱們切磋一下招式,也好過去那邊動嘴皮子。”號稱脾氣和水一樣“好”的鴻飛,一開口就打算直接拖我去開打,看來之前柔水說的也沒錯:用不了多久,鴻飛就會自曝急躁的性格。

果然,認識還沒多久,光憑一句話,他的性格基本就可以摸個八九不離十了。

“去去去,你們這些男人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多沒意思。再說了,現在正是要緊關頭,誰傷了都不好向大人交代,所以你別沒事亂出餿主意。”揮揮手,撒或尅搶在我前面先替我攔下了鴻飛的戰斗邀請,順手拍掉了穆刹一直沒放開我狐裘的手。

“話可不是這麼說,如果可以,我還真的是很想和弱水三千再打上一架。”最出乎意料的人開口了,居然是在我看來最沉穩、最持重、最不會亂來的瓊。

他一說話,的確讓大家都愣了,就連一直笑盈盈如同看舞台劇一樣看著大家將我扯來扯去的彤,都意外的眨眨水潤的大眼不解的看著瓊。邯也一反原本的面無表情,略顯詫異的看了瓊一眼。但也只是一眼,之後就又繼續做他的“木頭人”去了。

“瓊,你發燒啦?”說著,鴻飛還真伸手去探瓊額頭的溫度,被瓊一臉無奈的給撥開。

“我只是想和弱水打一場而已,你們干什麼這麼看我。”

瓊的邀戰宣言可不同與鴻飛,立刻把除開邯之外的幾位NPC全吸引過來了。

“真的要打?好啊,我做裁判。”這種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我也想打,可不可以玩混戰啊?”這種是手癢也想戰斗的人。

“打打殺殺多麻煩啊,不如大家各出一招來判輸贏。既不累,又不會受傷,對天後大人那里也有交代,這多好。”這就是稍微有點責任心,但責任心卻輸給了自己想看熱鬧的躁動心理的人了。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賭瓊贏的請押左邊,相信弱水能贏的押右邊。百年難得一潤啊,要買趁早。”這種就是趁機想大撈一票的人了,很像是被天後帶壞的典型份子。

“這個弱水三千真有那麼厲害,讓瓊你還想再和他一戰?”這就是不太了解我的人了,而在除我之外的九位NPC中,唯一不太了解我的,就只有沒看過[迷域]之戰的撒或尅了。

對于這人的疑問,多的是閑人幫她解釋:“哎呀,你不懂,弱水三千你如果說他厲害呢,其實也挺肉腳的。可如果說他很弱,倒也不是那種弱到不值得出手的對象。”

越聽越迷糊的撒或尅頂著腦袋上的大問號,奇了怪了:“什麼意思?”

“端看他的對手是誰嘍。你讓彤去和弱水打,我敢保證不出十個回合,抱著腦袋跑回來的肯定是弱水三千。可讓瓊上去……別說瓊吧,就說是鴻飛迎上弱水,這結果就是個未知數,誰贏誰輸,沒人能打保票。”

“……憐香惜玉?”這倒像是弱水三千會做的事。

“應該有點這種感覺,不過我認為,其實是弱水三千不敢對美女下狠手。”

“那總歸,一個男人,沒特別原因,誰能對美女下重手啊。”這點倒不是很難理解,人嘛,總歸是注重那層皮相的。

就這樣,一堆NPC以我為中心,將我團團圍住,一點都不擔心我會聽到一樣,嘰里呱啦大聲的說著對于我的評價。而從頭到底,我卻連一句話都插不進去,一個字都沒辦法冒出來。

到了後來,我只能郁悶的原地蹲下,咬著手指頭等大家“冷靜”下來。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章 正式晉級名單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二章 一人一張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