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七章 天白白地白白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七章 天白白地白白

第二百零七章天白白地白白

“想不到啊想不到,秋水他什麼時候變得那麼狡猾了,這種鬼點子都想的出來。”最絕的是還真有人上當,真是佩服啊佩服。透過高清視頻,我看的那叫爽。

加入了寵物們的幫忙,鴻飛和柔水就不顯得太可怕了。如無特殊情況(比如我)的話,一般玩家可以收服五個寵物,不想要的話可以放生後再搜集其他的寵物。不知道是被秋水氣的還是怎樣,反正到最後柔水連玩家們可以使用的寵物數量也忘了限制,直到大家開始大量叫出寵物來幫忙時,柔水想阻止都做不到了。

被一句“出爾反爾的小人”給打的死死的,柔水真的是憋了一肚子的冤枉氣。

三打一不一定打的過現在的高級NPC,十幾個打一個也不一定能干掉這些NPC,但要騷擾他們還是輕松容易的事,把他們逼的顧此失彼更是簡單。

所以不複第一組狂嘯異天他們的狼狽,後面的七組結束的十分順利干脆。

最後在柔水跳腳噴火的怒吼聲中,秋水長天帶著萬分囂張的奸笑聲,揚長而去,徒留下一串“逐出師門”的言論。

柔水在戰斗過程中一邊跳舞一邊躲避的身影好看是很好看,就是最後這暴跳如雷的架勢很破壞之前的好印象。

當所有人被鴻飛送走後,先前還凶神惡煞的柔水,下一秒,早已恢複了原本的模樣,之前的怒火、憤怒、不甘等等負面情緒,在臉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柔水,要放水就直說,干嗎還拖著我陪你做場戲,你不累我還別扭的很呢。”搖著扇子,鴻飛有氣無力的坐在浮碟上打還欠,想來今天的幾戰,除了一開始那場,其他都玩的很不爽,勁道都提不起來。

“你懂什麼,整個縹緲里多少人都看著這些個玩家呢,這成千上萬的人真的要是去天後那里鬧騰,到最後受罪的還不是被天後責罰的我們。再者,我們也不能讓天後大人難做不是,那就配合一下我那笨徒弟,裝作被他設計了,大家都好交差。”

“可打的很窩囊耶,縮手縮腳又被群毆,要不是你千拜托萬拜托的,你當我喜歡這麼打架啊。”把扇面往臉上一遮,聲音悶悶的鴻飛抱怨著心中的不滿。

自知有虧的柔水討好的笑道:“好嘛,算是我的不是,那這樣吧,等任務結束後,我帶你去吃好東西算是補償,怎麼樣?”

聽到吃,鴻飛有點興趣了,拿開扇子看著柔水:“好東西?什麼好吃的東西,先說來聽聽。”

“嘿嘿,我們就去吃被我徒弟吹的神乎其神的……”故意拖長了聲音買著關子,直到被鴻飛反複催促後,才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們再找幾個家伙,組個旅游小隊,到處去逛逛,順便去品嘗一下弱水的手藝,如何。”

“好耶!”鴻飛一蹦三尺高,用行動來表示對這個提議的贊同。

弱水三千的手藝,兩人已經分別從很多方面聽到過無數的評價了,一面倒的全是贊揚,兩人早就垂涎三尺,可惜一直無緣一嘗。不過現在不怕了,已經和弱水三千搭上線,隨時都能去一飽口福,看看這傳言是不是名、副、其、實。

*************************************************

別說那邊鴻飛和柔水的“交易”,但是遠在蟲窩窩的我,也能很清楚明白的看出來,柔水他們放水放的有多大。

不過若不是認識他們,對他們的實力也有個粗略的知曉,我也不會認為柔水是順著秋水長天的意思,借坡下驢。

最後的榮耀,里面除了我這個半吊子考官外,其他九人哪個不是天後手下的虎將,金字塔頂層的人物,如果說區區的幾人幾獸都搞不定,直接遞上辭職申請算了。在玩家普遍五十多級,六十幾級稀少,七十級一個沒有的現今,這些個少說也有九十級、近一百級的NPC--還都是戰斗NPC--會制服不了一群“小屁孩”?

他們自己都會不好意思扯這種馬上就能揭穿的謊。所以只要是和他兩相熟,自然能看出其中的貓膩。

看出歸看出,但也沒人會無聊到去點出來,有的時候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最多以後拿出來當作要挾或獲利的把柄就好。

“好賊,好賊,世上無敵大賊人。不過默他們卻能簡單不費力的成功PASS,那是最好的。真是的,怎麼不趁機刷掉狂嘯異天那個獅子頭嘛,這樣大家後面的路程才有安全保障的說。”抱怨抱怨大抱怨,除了在心里拼命祈禱接下來狂嘯異天快點被淘汰之外,我只剩下抱怨。

“如果不滿意的話,那等下他們來的時候你自己動手把不喜歡的人淘汰掉不就好了。”

“赫!撒、撒或尅女士你還在啊。”被突然竄出的聲音嚇一跳,剛才看的時候沒找到她的身影啊,還以為她去哪里辦事了呢,怎麼才一個沒留神就忽然跑出來嚇我,不知道我是鑲金鋪鑽嬌貴的無膽鬼啊,不能被亂嚇的。

“我一直都在啊,只是你看的太投入了,沒有注意到我而已。”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的反應哦,害得她真的超想多嚇他幾下,看看是不是能瞧見更多的可愛表現。

‘恩,就這樣決定吧,在幫老公報仇之前,先好好耍著他玩玩,算作利息好了。’誰讓他居然敢把自己的老公當召喚獸,此種羞辱之仇怎可不報。

如果我知道撒或尅現在心底的想法的話,肯定立馬瞅准空隙跑,管什麼任務、考官,天大地大都沒自己的小命重要。

“小弱水有沒有想好等下我們該怎麼為難那些勇敢的玩家呢?”真的很勇敢,連任務最終的目的、最後的獎勵、甚至懲罰有多重都沒了解清楚就全都一窩蜂的趕來,脫穎而出這幾個最“勇敢”的笨蛋,還當個熱鬧在看。

SSS級任務,真的以為是路邊的石頭,可以隨便踢的不成。

剛從天後那邊回來的撒或尅,掌握了一些除了天後之外誰都不知道的資料,所以現在格外期待眼前這個眼神亂瞟找出路的人。

最後的榮耀,SSS級超級任務,這引不起天後的關注,如非是因為改變成了超大型的任務,無端增加了工作量,其實這個任務只要下交給彤她去辦就可以了。

但是這次的任務扯上了一個人,一個讓所有NPC又好奇又頭疼的玩家:弱水三千。

他身上有太多和這個任務相關、相沖突的東西在了。

白狐錦與百變狐扇不用說了,最麻煩的就是他身上現在一直被九尾銀狐照顧的很好的天材地寶之一的[龍草]。

龍草不是什麼靈丹妙藥,也非見血封喉的毒藥,它只有一種特性,一種連天後也無法逆轉的特性:百分百逆轉。

只要是一株培育到成熟期的龍草,直至死亡一共有三個月的存活時間,而在這三個月的時間內,攜帶龍草在身的人,會配合其自身的幸運值、魅力值等隱藏屬性,來激發龍草的特性。只要一激活成功,龍草百分之百的逆轉特性連天後插手也沒辦法挽救所帶來的結果。

就好比,一個被攻擊且死定的玩家,在死亡前一秒激發了龍草特性,那麼在下一秒,他不但死不了,攻擊他的對象,反而會瞬間死亡。這就是其不可違的逆轉。

原本天後已經很小心的控制龍草的數量,也不曾讓其流落到玩家手中,畢竟如果縹緲中每位玩家都手持一株龍草,那混亂的程度簡直就可以說是災難了。該死亡的沒有死亡,該成功的卻失敗,該升級的反而降級……想來沒有多少玩家願意接受這種不確定性的隨機體驗。

可百密還是有一疏,有一株已經病怏怏快死的龍草不知怎麼就落入了弱水三千手中,還讓他觸發了培育龍草的任務。

好在龍草現在是掌握在九尾銀狐手中,深知龍草的不穩定性的九尾也十分小心的照料著龍草,更沒告訴弱水三千龍草的功用。

但這還是不能讓天後放心,因為估算了一下,天後認為,當初弱水三千發現的那株原始龍草,應該已經進入了成熟期,而它的特性被激發只是遲早的問題。

可惜天後計算不出這株龍草到底是剛進入成熟期還是快到死亡期,不然她也許會更安心一點。

就怕好死不死,在最關鍵的時候,龍草被激活,讓所有的事全都逆轉到不可知的情況上去。依照弱水三千一貫的運氣……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事態發展到不可控制前,先剔除不可控因素。而受到天後默許的撒或尅,更能放心大膽的為親親老公的不平等待遇報仇了。任務中借由玩家們的手除去一名玩家考官,應該不是太難的事才對。

早在心中幻想著弱水三千淒慘死狀的撒或尅,此時更是打好了如意算盤,就等著那些玩家們的到來,趁亂借機為老公報仇。這時也就不在乎這一點半點的時間,給他點好臉色也不為過。

如果不是因為弱水三千身邊的三獸讓她不敢投鼠忌器,不然哪還需要這麼麻煩,撒或尅早就一掌對著弱水三千劈下去了。

‘弱水三千,就再讓我看看,連天後都不得不提防的你,能給我什麼意外的驚喜吧。’站在弱水三千身後凝視著他的撒或尅,臉上洋溢出燦爛的笑容,但心中,更多的則是因為即將可以報仇而引發的興奮戰栗。

*************************************************

鏡頭再轉回順利從柔水、鴻飛手上PASS的二十一人身上。

離開了繁星點點、分不清上下左右的星空,只是眼前一花,所有人就忽然跑到了一片純白的世界。

樹是白的,地是白的,石頭是白的,連天空都是不染塵色的白。總之一切進入眼簾的,除了一起傳送過來的二十一人之外,全都是沒有瑕疵的純白色。

“我倒!這又是什麼怪地方啊,上次是黑漆漆,這次是白茫茫,這場景策劃人員有單一顏色偏好症不成。”抗著大斧子的木木小圓眼一瞪,猛抓著後腦勺,抓亂了一團亂發,莫可奈何的牢騷起來。

“也許是偏執狂呢,只希望這次出來的人別像剛才那兩人那麼難搞就好了。”不靠寵物在旁邊偷襲,這里最起碼有三分之一的人會落敗。這些有自己思想的NPC級別肯定不低,這時卻拿出來對付他們,想來系統也不是很希望有玩家完成這個任務。東邊的太陽看著刺眼的白色景色,眉頭皺的很深。

“別憂心了,是我們的怎麼也跑不掉,但不屬于我們的,強求了拿回來心也不安。”西邊的月亮不想看自己的丈夫心理壓力過大,一手搭上丈夫的上臂,說著寬慰的話。“我們走到這一步也只是希望異邦不會太丟臉,至于之後的獎勵是不是能得到手,幫主也說過了,並不強求。”

“是啦是啦,月亮她說的對。反正這里這麼多人,先不說神神秘秘的心的距離、風逍遙,還有秋水長天他們幾個,光是狂嘯異天、沉默他們,我們就不一定能爭得過啦,所以我們就當來開拓一下眼界就好了,你別想那麼多。”豪爽的木木啪啪拍著這個有事沒事就喜歡操心的長老的大腿(他倒是想拍肩膀,只可惜拍不到),努力讓他寬心。

本來就是嘛,他們來前,嘉冉自已也說了,一切隨緣,能拿到第一名固然是好事,拿不到掛回去也沒什麼,反正異邦里面的慶功宴已經擺好了,就是為了慰勞他們三個讓異邦不丟面子的大功臣,他們三個什麼時候回去都有的吃、有的玩、有的喝,那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樂天的木木從不去擔心沒迫至眼前的事情,對于說不聽的東邊的太陽,他也不去管他。反正讓他多動動腦子也好,省得腦袋生鏽,做出奇怪的決定影響了異邦的發展就不好了。

“哇塞,白白的世界呐,感覺就像是上了天堂一樣,超有咒人意味的呢。我想我死後是上不了天堂了,那還是趁現在快點多看兩眼,等以後下地獄了還能回想回想。”口袋里沒錢做出舉目遠眺的動作,誇張的行為讓人覺得就像是個調皮的小孩。

“你這個掉進錢眼里的錢撈也就別肖想地獄生活了,你能擠進第十八層,沒在二十幾層里待著,就算是佛祖有保佑,上帝有開眼了。”秋水長天很無情的打擊著自己的隊友。

口袋里沒錢不滿了:“喂喂喂,怎麼說我也是你堂妹的說,你有必要這麼詛咒我嗎!”敢情兩人還有些親戚關系。

“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堂妹,嬸嬸又拜托我好好照顧你的份上,你以為這次我會捎帶上你來給我們扯後腿。”

“扯什麼後腿,你敢說我沒有出力?也不想想,要不是我,你早在資格賽第二輪的時候就因為大意而被踢出去了,還敢在這里嫌棄我。悲傷哥哥,我們不理這個忘恩負義的壞東西,我們兩個把這個壞東西踢出隊伍。”孩子氣的口袋里沒錢抱著悲傷獨角獸的胳膊,沖著秋水長天猛做鬼臉。

“你們兄妹兩不要鬧了,現在正事關鍵時刻,少玩一會不會死的。”夾在愛玩愛斗嘴的堂兄妹之間,悲傷獨角獸笑的無奈外帶一點寵溺。

“OK,看你面子上,暫時停戰。”堂兄妹兩人十分有默契的宣告STOP,這麼爽快的說停就停,也讓當和事老的悲傷獨角獸有些郁悶的猜想到:‘該不會是他們兩人說好了來耍我的吧。’再想想秋水長天和口袋里沒錢的性格,貌似不是不可能。

“秋水,你就算心里緊張也別拿悲傷來尋開心,在這種單一顏色的世界中,大家心中都別扭的很,暫且忍忍就是了,急也急不來。”看不下去悲傷獨角獸被秋水長天兩兄妹給攪的無措的模樣,心的距離好心的幫他解圍。

雖然解圍的代價是換得自己的搭檔臉色忽的更陰沉三分,又朝悲傷獨角獸瞪了兩眼,讓其莫名其妙一身寒意。

“我才沒有緊張!”嘴犟的秋水長天才不承認自己會緊張呢,“我只是在想,不是說弱水也是來當考官的嘛,怎麼現在還不見他,我只是想弱水了而已,想早點見到他,我只是在急這個。”最後更是欲蓋彌彰的又來了一句:“我真的不是緊張哦。”

“嘴硬。”這是所有在場和秋水長天熟悉的人異口同聲的評價,包括沉默在內。堵的秋水長天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鼓著腮幫子“哼哼”不平。

可他搞笑的樣子只引來口袋里沒錢的嘲笑,其他人見慣不怪的開始觀察起周遭的環境來。

雖說這一片純白的世界沒有什麼阻礙物,一眼望去景色也全都盡收眼底,但想到先前兩名NPC的神出鬼沒,大家還是不得不小心提防一些。畢竟就算NPC忽然出手偷襲,他們這些玩家也沒有辦法去投訴,誰也沒規定NPC就非要明刀明槍和玩家戰斗。

早就在游戲開初時,許多抱有這種單純想法的玩家,被很多NPC陰了不止一次兩次。時間一久,次數一多,是個人都知道,防怪物不如防NPC,最起碼什麼怪物會偷襲,什麼怪物會明干玩家心里都有個數,但對NPC,卻沒多少玩家清楚。

依照原本的思考路線,人形NPC是為了給玩家發布、完成任務或解決問題而設立的,是對玩家生命無害的,可跑到縹緲內就有點不一樣了。只要惹得NPC不開心,照樣殺你沒商量,玩家不服還沒地方投訴,因為只要是玩家理虧的投訴,天後一概不受理。

平時的NPC就夠凶悍的,那在SSS級任務中的NPC,更是可以不問緣由、無需原因的就進行攻擊。

所以看似打打鬧鬧的表面下,在場的每人都心里吊著一根弦,稍有風吹草動,就肯定是一撥瘋狂的攻擊侵襲而下。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六章 把你逐出師門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八章 你陪我聊天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