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八章 你陪我聊天吧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八章 你陪我聊天吧

第二百零八章你陪我聊天吧

“唔……這關真不想看,可是又不能不看,真矛盾。為什麼會是乞靈和瓊在一起呢,一個武斗派,一個法術派,太互補了,默和娃娃、隊長他們不知道行不行。”

咬著手指頭,我萬分憂心的看著屏幕。瓊的背上背著已經修補好的玄煞,威風凜凜的外表下,燃燒著亟欲戰斗的火焰。和瓊相反,乞靈無論從外形還是表情上,是始終如一的古井無波,晶瑩剔透的不知名材質所構成的身軀,在白色背景的映襯下更顯得精致無暇。

只有親身經曆過才明白,這兩個人有多強大。瓊和我戰斗過,自是不用多言,他和我的幾個朋友之間孰勝孰負就要看考題與臨場發揮了,但我還是比較看好我那幾個朋友,畢竟瓊什麼都好,就是太古板了,說好聽點叫有原則,只要能達到他所規定的界限,那勝利也就沒什麼懸念。

讓我不放心的反而是乞靈。從平時和狐狸他們的談話中偶爾也能聊到她,尤其是考官全都聚在一起之後,我更是找三獸打聽了一下這些人平時的癖好、性格等。

三獸對其他人都不是特別了解,可談到乞靈時,那不屑一顧的神情就萬分明顯。從他們的只言片語中,總結出來就一句話八個字:“喜怒無常,出爾反爾!”

喜怒無常我不擔心,但出爾反爾就……誰知道她會不會忽然反悔說NO,讓該過關的不過,沒過關的去死。

而且我不認為乞靈和瓊會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對沉默他們下重手。和柔水與鴻飛兩個愛玩且無所謂的人不同,瓊和乞靈對于天後的命令絕對是一板一眼的必將完成,其他人的面子?那算什麼東西。

所以如果天後在這就下了死命令,不許玩家通過,我想瓊和乞靈絕對會拼著自己完蛋,也要放大招毀了這片純白的“喪地”。

‘小狸狸,你說沉默、娃娃他們能不能安全的來到我面前啊。’擔心、擔心、擔心,滿滿的擔心湊成了一籮筐,想找個下家批發掉一些,而狐狸就是最好的“收貨人”。

蜷在寵物空間中打盹的狐狸似乎早料到我會來“騷擾”他,竟然沒有一絲被打擾到的驚異,只是很平靜的回答我:‘如果是沉默一個人我可以肯定他能來到這里,但身邊帶著人,哪怕是青鸞和一劍回眸,我也不敢和你保證。’之後,更像是囁嚅似的低沉道:‘如果可以,我比較希望沉默他們能在走到這一步的時候就回去,之後的路可能是說不出的艱辛。’

‘是嗎?可我認為,就算明知道前面有著千難萬險,他們還是會硬著頭皮走到最後耶。哪怕最後得到的是一瓶子的後悔。’娃娃這點和我很像,倔強起來就死活不管,明白前面的道路是荊棘鋪滿的血路,也絕對會拼的頭破血流,只為了讓自己能不留下懊悔。

‘所以青鸞是你的朋友,沉默是你的男人。’破罐子總需要一兩個破蓋子來補才像樣。

‘呵呵,算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嗎?’一定是啦,不然為什麼我會遇上娃娃、遇上毒毒,最終遇上了沉默。冥冥之中一條線讓我們聚在了一起,而我,萬分珍惜這一抹的緣分。

‘好了啦,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我現在問你的是,沉默他們有幾成勝算走到這里。’只要是到了我面前,我獻出我的“**死”都會把他們送到最後一輪。

據我知曉,從前一輪傳送到後一輪只有兩種方式,一就是駐守NPC對其進行傳送,第二種辦法則是駐守考官全部死亡,余下的玩家自然而然的就將被傳送。

到時候我最多抱著撒或尅一起死,我就不信我的自曝炸不死這個處心積慮想讓我死的家伙。

雖然她掩飾的很好,可惜淡淡的殺意是再多的演技也克服不了的缺陷,我已從她偶爾的粗重喘息聲中,嗅到了絲血腥味。

山雨欲來的感覺,早就籠罩在了這個蟲族的聚集地上空,壓抑的那些小蟲們連觸角都不敢伸出來,全都窩回洞穴的最深處去顫抖。

‘我說過了,沉默他們我不擔心,反正就算到了目的地--接天--等待他們的也不一定就是什麼好事。我倒是想知道你打算怎麼搞定撒或尅,這女人刻意隱藏的殺意連我們三個都能感受到,我不相信你什麼都沒感應到。’就憑弱水神經質兮兮的第六感,當他自己所受威脅之前,不可能沒有預感。

‘撒或尅?她的話我還不用想太多,反正最壞的結果就是抱著她一起死,我當初偷學到的,無需刪號而能進行自曝,並發揮出百分之三百的那個技能,應該還能用才對。’雖然我從來沒用過,但成功率都寫了有百分之九十九,應該不會那麼倒黴讓我碰上那百分之一才對。

‘同歸于盡?笨蛋和無用鬼才使用的做法。’

‘那你說我怎麼在這蟲窩窩里干掉撒或尅而不會引起蟲子大反抗!把你扔出去讓蟲子啃?用不了五秒鍾你就連骨架子都不剩了,光留下幾撮狐狸毛還證明你活著過。’在旁邊說話真輕巧,可你也說點有實質性的呢。

‘……那你最好還是祈禱能一擊即中,別把撒或尅炸的半死不活的留下來找你新仇舊恨一起報。’

‘去死,你這烏鴉嘴。’好的不靈壞的靈……啊呸,吐掉重說吐掉重說,是壞的不靈好的靈,千萬別給狐狸這張臭嘴說中,不然我以後的日子就永無安甯了。

蟲子耶,無孔不入的蟲子耶,要我怎麼防范?不能把事情做個了解,不能把撒或尅抹消的干乾淨淨,我以後就別想在游戲里安心的玩了。

‘啊,瓊他動手了,居然一開始就沖著狂嘯異天去,是不是狂嘯異天長著一張囂張的臉啊,怎麼好斗的人都喜歡找他?’

‘你還長著一張禍國殃民的臉呢,也沒看有人狼對著你飛撲過來啊。’

吼,最近狐狸說話越來越刻薄了,這算不算我教導有方?‘有人敢對我撲過來,就等著被你和小貓的爪子大卸八塊吧。’

好奇怪哦,瓊和狂嘯異天打起來了,可是周圍的人居然沒一個出手同時戰斗的,連狂嘯異天的兩名同伴都站在原地,動都不動一下呐。難道狂嘯異天傻了,想和瓊來個一對一的戰斗?他這麼有武士精神才怪。

都是狐狸啦,剛才光顧和他聊天了,瓊和乞靈他們有沒有宣布規則我都沒有注意到,害我搞不清現在的狀況。

‘你仔細看看沉默他們身上,有幾圈淡青色的絲線,那是乞靈用來抑制他們亂動的辦法。想來瓊和乞靈打算在這里把大多數的玩家給篩掉,畢竟如果是一對一的話,別說打敗瓊了,就是把他手上的刀給擊飛的人也不會多。’狐狸的觀察比我仔細,最起碼我就看不出大家身上有什麼絲線,如果不是狐狸提醒,我又眯著眼找半天,我是絕對不會發現的。

‘可是這樣很浪費時間不是嗎?’一個一個打,而且碰上紮手的,一時半會肯定結束不了,那不是要拖很久。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吧。這個任務持續的越久,後面的考官准備的時間也就越多,外面關注的玩家也會增多,那就代表……’

‘賭注金額也會增加。’我接替狐狸的未盡之語。這麼喜愛開盤口,天後不趁機撈一筆那才有怪事。系統回籠虛擬資金,也是保持游戲能有較長壽命的一個措施。

而讓玩家一個一個和高級NPC交手,篩選高手的同時,也能讓外面下注的玩家們更容易看清這些人的實力,進而進行下注。

想法是很好,但是對我這種只注重結果,對過程沒什麼興趣的玩家,那就覺得有些無聊了。雖然瓊和狂嘯異天之間的戰斗很精彩,很有參考價值,如果是十三、四歲時候的我可能還會興致勃勃的去看看,但現在的話,已經不感興趣了。

‘唔,小狸狸,你陪我聊天吧。’不找點事情做,我想我真的會無聊到去主動招惹撒或尅了。

‘我不是一直在和你說話嘛。’汗哦,這個遲鈍的主人,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手機看小說訪問wap.1бk.cn

‘呃,哈哈,也是哦,都說了那麼久了。那就繼續吧。’被寵物訓話,我早習慣了,所以也只有撓撓耳朵當作沒聽到。

現在難道要我等他們一個一個打完不成?二十一個高手類,打完天都黑了。‘這樣拖時間下去,我沒辦法下線休息了。’任務期間,嚴禁下線。這句話我一上線就看到了。

‘你都沒有看通知嗎?為了這次的任務,天後特意將時間比例重新調整過了,成為1:4的比例了,你不用擔心你憋死在縹緲里。’

‘耶?我怎麼沒有發現?!’驚訝與時間比例的調整,讓我忽略了狐狸明顯知道縹緲與現實之分,理應來說,就算是頂級NPC,也不應該對現實與虛擬的界限如此明白,最多也只是朦朦朧朧的知道有另一個世界而已,而且還應該是很不清晰的曉得。但現在的我卻完全沒有注意這點。

‘你沒發現的事情多著呢。再告訴你一點吧,現在乞靈已經將她現在所處空間中的時間進行了緩慢處理,具體是多少我也不清楚,但無論里面戰斗多久,對我們外面的人來說,也就十幾分鍾,做多半小時左右。大家看轉播就像是在看快進的錄像帶一樣。’

‘不會啊,我這麼看上去,都是正常的動作啊,沒有顯得特別的快。’

‘你那是考官專用的,不能混作一團講。’

‘哦。’真複雜,為什麼一個任務,要搞得這麼複雜呢?這個任務說到底就是打架嘛。和怪物打,和玩家打,和NPC打,那還不如直接辦個什麼競技武道大會之類的,不是還爽氣一點麼。

‘那是因為直接辦比武大賽,對于特殊職業者並不公平。’直到狐狸的聲音在我腦海里響起,我才發現我不知不覺把心中的疑問給說了出來給他聽。

‘並不是所有的職業都適合戰斗,但戰斗的同時也不能缺少這些非戰斗型玩家。本來這個任務以組隊方式報名就是為了能讓這些非戰斗型的玩家有參與的機會,可最終沒想到那些輔助系或攻擊力不高的職業,全都被剔除在外,真的帶著輔助職業的小隊本來就不多,千分之一都沒有。這些小隊別說進正式任務了,早在資格賽第三輪就全都覆滅了,真讓人失望。’

‘小狸狸,你在說牧師之類的職業?’好像是哦,我都沒看到過有帶著牧師來參賽的隊伍。‘組隊的人數上限只有三個,本來就夠緊湊了,大家當然是想帶上更多的攻擊力嘍,牧師那種前期很弱,中期很累,後期才開始變強的雞肋,自然是沒什麼人願意帶著了。’

牧師練起來本來就比別的職業累的多,大多都是各方勢力強大的組織才能培養出一支優秀的牧師隊伍,單人自己練或是小團體供養,真的等牧師牛起來,也早落後人家一大截了。

‘可這個任務本來的目的就是希望各個職業,無論是輔助的還是隱藏職業,都能出現在任務中,好讓所有人都看明白每種職業都有它們各自的長處。可誰能想到,到最後還是變成了一場武力爭奪戰。’

小狐狸的聲音無不透露著失望,想必沒料到原本的目的和最終的結果之間的落差會這麼巨大吧。

可惜這也沒辦法,物質獎勵與榮耀桂冠高高掛在那里,誰不想一舉拿下呢,為了目標,當然要盡可能的武裝起高攻擊力才是。

‘對了,小貓和紅袖呢?’平時沒事就喜歡竄出來湊熱鬧,插句嘴說個沒什麼意義的意見,現在和狐狸聊了這麼久都沒見他們冒出來,還真是怪事。現在讓他們出來正好,我們四個就可以湊一桌麻將玩玩了。

‘他們在忙著吵架。’三分鍾一小吵,五分鍾一大吵,他早就習慣了,反正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愛吵就讓他們吵去吧。

‘又吵架?這次又是為了什麼芝麻綠豆的[大]事啊。’真的是[大]事,只要是他們能吵起來的問題,到最後都能變成很難收拾的事情。而貌似他們只要互相交談,最後就只能以爭吵做結尾。

‘在[商討]晚飯誰該多吃片肉。’說商討是含蓄,說直白了就是在大小聲。

我狂汗:‘我沒虐待他們吧,有必要為了一[片]肉片吵架?!’這肉片我應該沒切成肉排才對,肉片肉片,就是薄薄的那一片,頂多只是比紙張厚一點,用得著為此爭的臉紅脖子粗嘛。

希望我的寵物空間別被他們摧殘塌了。

‘按照他們的說法,這關系到領導權的問題,絕對不能讓步。’

‘領導權?’去他們的什麼領導權。‘領導他們的不就是小狸狸你麼,他們還爭什麼。難道想把你踢下來頂替上去不成。’那就真的是他們吃撐了,吃到連他們的腦漿都被胃酸給腐蝕了,才會冒出來的想法。

‘在爭我副手的位置。橫算豎算,你總共就只可以養我們三個,所以小白和小紅堅持要決定我副手的位子到底歸誰。’說到底就是一句話,兩個家伙都不肯低頭認輸,非要分出個高下。

真服了他們兩:‘告訴他們,以後再為了這種事吵架,別說肉片了,連肉末、不,肉湯都不給他們嘗,一切葷腥都別想聞。’不下狠藥治治,遲早給我無法無天。

‘收到。’領命的狐狸高興的傳話去了。畢竟天天聽同樣的吵架內容,耳朵真的是會長老繭。

狐狸暫時走開了,瓊和狂嘯異天的戰斗猶在繼續,而我陷入了自己的思緒。

在山海大學的時候都不太曾想起,可是回到了隊長那邊,以前的記憶就像是漲潮的海水,不斷侵襲著腦海。

十二歲離家出走之前,身邊似乎總有糾纏不清的家伙,不論年紀大小,都有把我逼到暴走的潛力,就像是那三個到現在還不死心的“國際巨星”,天知道他們現在對我到底是不是還真的喜歡,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只是因為和另兩人在爭而已。爭奪的過程在他們看來,才是美味的主食。

對了對了,我還記得還有一個挺黏我的小孩,只比我小三、四歲的樣子,不太喜歡說話,只會拽著我的衣角,任憑我帶到東帶到西的滿處亂跑。他叫什麼來著?不太記得了,雖然每年寒暑假都來我家,但每次我也都“喂喂”的叫他。很聽話,就是不太講話,害我總是把他當成隱形人看待,動不動就遺忘了身邊還有個他。

相較糾纏我的,自然也存在著總是護著我,為我打掩護的人。瀟瀟堂姐就不用說了,簡直都能成我的擋箭牌了,大哥也是保護我最勤快的那個。

也不知道大哥現在好不好,太久沒回去了,家里的情況雖然有所了解,但不曾親眼見到,總是不能安心。

離開家里之後,見到的人,碰到的事更多了,在被隊長收留之前,也認識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朋友,不過大多都是居無定所的浪子,想聯系還真的挺困難的。時間一久,也就不曾再聽聞這些人的消息。

在狂天的幾年挺開心的,想做什麼都可以放開手腳去做。雖然有時被大家借以“訓練”為名,被操的很累、很苦,但我卻真的有活著的感覺。

直到……

好在之後有娃娃和毒毒,我才不那麼孤寂,現在也遇上了沉默。上天看來還是很垂青我的,最起碼我真正品嘗到孤獨的滋味,一次也沒有。

啊,真是的,怎麼莫名其妙想起以前的事情來呢,就像是遲暮老人坐在夕陽下緬懷過往,覺得一生不虛此行一樣。這可不行啊,我還年輕著呢,雖然心態上是有點老了,但我可還是皮膚嬌嫩水滑的十八歲少女,不應該想這些的。

可,為什麼總有股忐忑在心頭躁動呢。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七章 天白白地白白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零九章 客觀原因限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