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你們想嚇死我啊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你們想嚇死我啊

第二百一十一章你們想嚇死我啊

我將我和撒或尅在幾分鍾之前決定的事情拜托了風逍遙,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視線中,風逍遙皺著眉頭在我提供的紙上寫下了八人的名字,完成了簽的准備,在我和撒或尅檢查過,認為沒問題之後,當著我們的面將八張小紙貼邊折合,在手中隨意的搖晃過幾下後,手一松,任由簽掉落在地上。

讓白虎搶先去叼出四張來,省得撒或尅作弊。

這里的地下可都是蟲洞,里面有不少的小蟲,誰知道撒或尅會不會通過這些蟲子做些什麼窺探之事,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無視撒或尅不滿的眼神,我自顧自的搶先打開白虎叼回來的簽。如果結果不能讓我滿意的話,白虎就等著吃野菜大餐吧。

“lucky!”幸運女神眷顧。看到手中沉默與狂嘯異天的名字,我笑的眼都眯成了線,對于白虎能這麼眼淸目明的撈到這兩張,我很是滿意。可惜,娃娃沒有如願的在我這邊。還有兩張是欠債還錢和鬼域血魂。

唉,不知道娃娃和彭大帥哥能不能在撒或尅手下保命。

搖晃著手中的名單,我洋洋得意的向沉默看去。‘嘿嘿,現在你和狂嘯異天都落我手中了,你看怎麼辦吧。’沉默堅決放他過,狂嘯異天死都別想過。

看見我居然好運的抽到沉默,撒或尅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失望。

至于沉默則是一臉的無奈:“小三,給我一次機會?”知道就算是拼著掉幾級的代價,我也會把狂嘯異天從這個任務中抹殺出去,沉默只有在我沒動手之前,想辦法完成他的心願:和狂嘯異天真真正正、暢快淋漓的戰斗一場。

“很為難耶,再怎麼說我也是考官哦,我也有我的立場呐。”不是很想讓沉默和狂嘯異天戰斗啦,但我也知道沉默的堅持。

“小三。”

“好啦好啦,隨便你們了。”一看沉默少有的嚴肅,我知道我已經改變不了什麼了。真是的,男人無聊又無用的自尊心就是愛作怪。

看著已經來到我面前一字排開的四人,我無精打采的說道:“那邊那四個我管不著,但你們四個現在歸我負責。沉默和狂嘯異天一組,欠債還錢和鬼域血魂一組,自己去決定誰勝誰負。贏的人到我這里來,我再來評判你們有沒有繼續下去的資格。”

‘打吧打吧,打死一個少一個,反正我也省事。’我自暴自棄的蹂躪著抱在懷里的白虎,對其可憐兮兮的眼神視而不見。

“憑什麼你說了算,我不可以選擇和別人分勝負嘛。”今天的鬼域血魂真的很反常,似乎事事都要和我辯。

我只是像看傻瓜一樣的看著他:“你笨哦,我是考官,當然什麼都聽我的。你要是有不滿,可以直接走人啊,我不攔著。”反正他也打不過欠債還錢,早走晚走還不都一樣。

“唔。”知道自己說了傻話,鬼域血魂一下子懵掉。

聽完我的分組,狂嘯異天有趣的挑挑眉,看著即將成為對手的沉默:“這是你的意思?”

苦笑一聲,沉默無奈的聲音中帶著幾絲寵溺與窩心:“我也只有趁現在的機會能和你戰斗,對面那個正在生悶氣的考官是絕對不會讓你在這個任務中前進半步的。”

“怎麼,難不成他還要利用考官的身份強制讓我退出?”

“不,她會用她所有的辦法,把你從這個任務中徹底‘殺’出去。”而她,的確有這個能力。沉默一直認為,如果說系統所排定的實力榜有什麼偏差的話,那麼這個偏差個體非他的小女友所屬。她所隱藏的東西,遠比大家所知多的多,雖然讓沉默有些泄氣,但在游戲中,最了解弱水三千的,只有打從一開始就和她在一起的九尾銀狐了。連他這個男朋友,也搞不清楚在她大而化之、懵懵懂懂的外表下,到底潛藏了多少致命的手段。

狂嘯異天像是聽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一樣,一直不怎麼有表情的臉上顯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帶著點輕蔑與高傲:“我和你雖然是在伯仲之間,但我從不認為在這個縹緲里,單打獨斗時除了你還有誰能給我致命的威脅。”

沉默只是淡然一笑,不和狂嘯異天爭辯。狂嘯異天如若輸,便是輸在這傲視一切的自大上。有些人,喜歡的是韜光養晦,但卻絕對不容他人輕視。很不巧,弱水三千算是那種喜歡扮豬吃老虎的獵人中的佼佼者。

“既然考官給了我們機會,那我們也不要輕易放棄。在外面我和你之間是不可能有戰斗的機會了。”除非霸濤幫對晴空正式宣戰,那麼也許他們兩還能有一戰的可能性。但那時兩人所顧慮的事情必然更加多,到底能不能放手一搏還是未知之數。所以沉默才不願放棄如今最好的選擇,因為無論輸贏,所關系的也只是在這次任務中,他們個人能否走到最後而已。

拋棄太多無謂的枷鎖與顧及,才能真正的發揮出最高的實力。而這兩個男人,要的也就是沒有約束的戰斗。

“也是,那我們也不用說太多了,一切用刀劍來說明吧。”明白沉默的意思,狂嘯異天已經進入了戰斗狀態。

這一戰,他同樣等了許久:“不要浪費多余的時間了,我們拿出所有實力,在最短的時間內分出勝負吧。”

如果可以,狂嘯異天也想暢快的打上一天一夜,可惜此時此地的時機與場合都不理想,唯有盡快分出輸贏才行。但只要能和對方比個高下,任何外在因素,在這時似乎也不怎麼重要了。

“如爾所願。”同樣抱著這種想法的沉默自是巴不得一上來就使出全力。畢竟他的顧慮還多一層,時間拖的太久,沒什麼耐心的小三會不會出來橫插一杠,誰也說不准。

沉默手持默言,召喚出了迷你型的小麒麟在身旁。而對面的狂嘯異天無論在裝備上還是寵物方面,也並不比沉默遜色多少。

雖說狂嘯異天的武器只是靈器級別,與沉默的默言差了一個很難跨越的級別,但身上的裝備卻讓在場所有人羨慕不已。

這時的他已經沒有穿著平時一直所穿的戰甲,在不知何時,他已經換上了一套閃耀著耀眼金光的套裝。

從頭盔、胸甲、護肩、護腕、到護膝、腰帶、靴子等,一應俱全。

金黃色的盔甲在光線陰暗晦澀的蟲族聚集地中,就像是一個自發光的小太陽,狂嘯異天在光團的中央站立,也平添了幾絲莊嚴。

在狂嘯異天身邊不停環繞並警戒著的寵物,也讓我們有不小的驚訝,居然是只成年的仙獸:雷鳴犼。

犼,俗稱為望天吼,朝天吼,傳說是龍王的兒子,有守望習慣。而縹緲中的雷鳴犼則算是變異的一種,雖為仙獸,卻是十分狂暴、殘忍的習性,無論是法術攻擊還是物理攻擊都帶著高強度的電壓,使人很難抵禦。

好在雷鳴犼再難對付,有小麒麟在倒也不慌。問題是狂嘯異天現在身上的那套金光燦燦的套裝到底是什麼來曆。

“哦~~原來是套裝神器:空間秩序的守護啊。好東西是好東西,可惜身為他現在主人的你,根本沒能有效的發揮它的性能。空有寶物而不知道如何使用的家伙,空間那個老家伙的眼光是越來越差了,居然把這種好東西給個不知道它真正含義的家伙。可惜啊可惜。”

看到這一團光球,撒或尅立刻就語帶惋惜的點出了其的來曆,並順勢譏諷了一下現在的使用者。

可惜她說了等于白講,狂嘯異天從來都不是會在乎他人言語攻擊的家伙。所以撒或尅無論是表現出輕視他或是其他反應,都對狂嘯異天沒有任何影響。

但好處也不是沒有,最起碼讓我們知道了,狂嘯異天現在到底有哪些依持。

暗中扯了一下白虎的長尾巴,我小小聲的問道:“你們之前說的給沉默和小麒麟找的‘保鏢’沒問題吧,會在他們有危險的時候出來保護他兩嗎?”

如果不是當初小狐狸把胸脯拍的“啪啪”作響,並發誓絕對保證萬無一失,我才沒那麼爽快讓沉默應戰,最起碼也要等我把狂嘯異天折騰掉半條命再換沉默的說。

“放心、放心,雖然不能說保證沉默他們不掉一根頭發,但絕對不會讓他們有性命威脅的。當然,前提是沉默對上的都是你們這些非縹緲原住者,如果沉默惹上了像我、小紅這樣的高級原住者,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這我知道。”小白他們兩個神獸找來的保鏢,也只能是他們的手下一類的,最高的也就是一些仙獸,不過這也不錯了。我還沒聽說過神獸什麼時候可以命令同級別甚至更高級別的存在,所以我也壓根沒指望能把上次折騰的我慘兮兮的青龍玄武找來,他們不來找我報仇就不錯了。

“我也不會讓沉默他一個人去招惹神級以上變態的。”要招惹的話,怎麼也要帶上我才行。雖然我從來沒有在我遇上“變態”的時候捎帶上沉默,不對,好像碰上白虎的時候就是和沉默在一起的樣子吧。那我還算是和沉默同甘共苦過,下次他再念叨我不注意自己安全的時候,就拿這個事實去堵他。

“……你就不能避開不去招惹嗎。”沒有聽漏我話中含義的白虎很是殘念。

“那我不去惹他們,他們會繞開我去找別人玩嗎?”

‘會才怪。’白虎在心里爽快的回答了這個問題,但卻沒辦法說出來。

他們其實也奇怪,為什麼這個主人就特別會吸引奇奇怪怪的人來到他的身邊,他自己被折騰的愁眉苦臉之外,也讓他們三個做小的疲于奔命。

好在待遇不錯,除了犯錯而引起的懲罰外,其他時候,吃美食,睡懶覺,打個架,斗個嘴,欺負欺負看著不順眼的小怪,教導教導麒麟的拳腳功夫,悠閑且充實的過日子。再加上輪番值班,無需打卡准點上工,累了直接躺下休息、饞了馬上有新鮮出爐的好東西吃、無聊了看看主人鬧出的笑話,這小日子過的其實也挺滋潤的。

而就在我和白虎說了幾句話的功夫,沉默與狂嘯異天已經糾纏在了一起。沒有小說、電影里那種高手過招之前先天各一方站好,並進行無聲對視,美其名曰“尋找對方弱點並調整自身狀態”,實則在我看來就是耍帥兼作秀的無聊又傻氣的過渡,兩人很懂得何謂“抓緊每分每秒去創造奇跡”,上手沒五分鍾,已經各自交換了好幾十招。連麒麟與雷鳴犼也沒閑著,吹胡子瞪眼的干了起來。

但看的出,雖然麒麟在攻擊上有很大的進步了,但和成熟期的暴躁仙獸雷鳴犼來說,還是有不小的差距。幸好雷鳴犼只是仙獸頂級級別,而麒麟怎麼說也是唯二的聖獸之一,級別之間的兩級跨度差異暫時彌補了實戰經驗的不足。只是如果戰斗時間拖長了的話,麒麟的稚嫩就很有危險了。

“啊,真是的,雷鳴犼就不能安靜點嗎,害得我剛才撒或尅在那邊和娃娃他們說什麼都沒有聽清楚。”

這邊打的熱鬧,但也不影響撒或尅那邊的正事。

不知道撒或尅是仗著藝高人膽大的心理還是另有打算,居然讓四人同時對她進行攻擊,說是只要能在她損失四分之三血量之前,還活著的,就可以繼續任務。

娃娃、心的距離、風逍遙三人之間的配合我不擔心,再怎麼說也經曆過幾個月的斯巴達式密集練級,這點默契應該還沒有遺忘才是。問題是睏不知道能不能別給他們三個添麻煩。

睏在狂天里都可以算得上是個特立獨行的家伙,而他從來又都喜歡一個人行動。這次和隊長他們組隊一起,已經算是破天荒了,希望不要因為和娃娃他們配合不起來而先內訌啊。

撒或尅使用的武器是……居然是杆做工精細、小巧雅致的鍍金煙杆!=口=|||好個灑脫不羈的優雅貴婦人形象,和她還真配。

這邊緊盯著沉默與狂嘯異天的戰斗,那邊關注著撒或尅玩著貓逗老鼠的“游戲”,我真的好忙啊,眼睛不夠用了。

**************************************************

“哐”、“咔噠”、“噗”、“哐當”、“誒?!”、“天哪。”……一陣丁零當啷的武器落地聲、摔倒聲與驚訝聲中,在場所有人,包括八名任務參與者,與兩名考官,全都扶著自己的下巴看著眼前的一幕。

本來除了我這個閑人之外,其他人都好好的在忙自己的,娃娃那邊險象環生了一些,撒或尅抽空之余明顯又在動壞主意了,鬼域血魂在欠債還錢的不間斷魔法攻擊下捉襟見肘、開始顯露敗績,這三邊都很正常。

那出問題的自然就是沉默和狂嘯異天這邊了。

一開始沉默略占上風,幾回合下來把狂嘯異天逼得有些出汗,可惜小麒麟卻讓他分了心。

不曉得是因為孵化的關系還是其他原因,小麒麟的成長在沉默過了60級以後就顯得特別的緩慢,這也導致現在的麒麟雖有高等級,但論到技能效果、戰斗能力等,都只能勉強和神獸在一個檔次上。

在和雷鳴犼的交戰中,麒麟頻頻被擊飛。還好聖獸的強韌抵抗能力幫助他一次又一次的站了起來,並沒有多大的傷,但也因此讓沉默擔心而導致分神。

沉默會分神這也是沒辦法的。神獸、聖獸作為寵物不同于一般性的寵物,在戰斗中,神獸、聖獸寵物如果受傷過重那將會以一定百分比直接反應在飼主身上,就算是輕微的沖擊也會通過震動體現在飼主身上。

但一般的寵物,哪怕是收仙獸作為寵物,都沒有這層煩惱。

分了心的沉默,在和勢均力敵的狂嘯異天戰斗中,自然略遜一分。如此幾次後,沉默被抓到一個空隙,險些整個人被狂嘯異天攔腰斬斷。

看到沉默險險躲過後,我才把心咽回肚子里去,但白虎就慘了,被我提著尾巴倒吊在半空接受我的“瓊漿玉液”:“你們想嚇死我啊,不是說找到保鏢了嗎,那剛才為什麼不出來救駕啊!不要告訴我什麼他們判斷沉默自己可以搞定就不高興出來之類推脫的話,我告訴你,接下去沉默和小麒麟只要再出一點點問題,我就讓你給紅袖當坐騎!”

“誒?這怎麼可以!不要急不要急,我馬上讓他們出來,我馬上去叫他們出來,你千萬不要把我交給小紅,不然我會給他虐到到虎不像虎、貓不像貓的。”原本還因為我的粗魯行為而難受的白虎,立刻停止了無用的舞動四肢抗議的動作,“唰”的一下消失在我的視線中,找“保鏢”去了。

‘你現在也是虎不像虎、貓不像貓的,不用紅袖虐你,也沒人認為你是老虎。’

松開已經空掉的手掌,叫出朱雀替我注意撒或尅那里的動靜,我繼續關注沉默那邊。

也就在六、七分鍾之後,白虎吐著舌頭忽然出現在我的頭頂老位子:“聯系好了,我已經聯系好了,價錢也談攏了,只要你事後做一桌好吃的來犒勞他們,他們就保證接下來沉默會不傷一根毫毛的贏得勝利。”

“還要報酬?你們找的不是你們的手下嗎,那命令他們做些事還要酬勞啊。”不是不願意,畢竟一桌菜的事,快的很,只是不明白為什麼白虎叫手下做事還要打商量、談價錢,難道因為成為了玩家的寵物,以前的風光就不在了?

“他們可不是我的手下,我也做不起他們的老大,他兩不爬到我頭上耀武揚威我就很天後保佑了。”搖著小腦袋,白虎一臉的怕怕。“他們兩是我、小紅、狐狸費了老力才又騙又哄拐來的,當初說好出場一次,就要滿足一次他們對美食的口舌之欲。我們想反正有你在,也就答應了。”

白虎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了興致想知道到底是找了什麼保鏢。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章 不小的後遺症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二章 做好戰斗准備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