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五章 無數的後遺症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五章 無數的後遺症

第二百一十五章無數的後遺症

“不在?不可能,我能感覺到,它們還在。而且能有誰把它們帶離……”話到一半,撒或尅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

“為什麼?剛才我還感覺得到它們在的,為什麼現在我卻連一個都找不到?!”撒或尅急了,她真的急了。“弱水三千,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做了什麼。”

“我還沒來得及做什麼。”輕瞟了撒或尅一眼,我再次把視線轉回到小麒麟他們身上。“是穆刹,在離開的時候就順手把你的子民帶出去了,然後還布了一個幻陣,讓我們以為它們都還在,就連我也是剛剛才發現。哼,動作真利索,想來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沒少做過。”

早在安全地方的穆刹透過依舊運轉的轉播屏幕聽到我的評價,尷尬的撓撓鼻子,裝作沒聽見。

說也奇怪,那塊地方明明已經被空間封鎖了,可面向所有玩家的轉播竟然都沒有停止,依舊如實的播放著那邊所進行的一舉一動。而更為詭異的是,連天後都沒辦法斷了轉播。

鏡頭再轉回去,撒或尅一聽是穆刹把所有的蟲族都帶走了,放心的舒了一口氣:“子民們沒事那就好了。”

“可你會死。”而且我一定要你死。

“無所謂,就像你說的,如果我被你殺了,那也只是我技不如人而已。”得知自己最擔心的同族們都已安然無恙,撒或尅又恢複成我所知曉的那個高貴的婦人,可惜外觀狼狽了一些。

“不試圖抵抗了?”

“神聖狂咒一出,再多的抵抗只是徒勞。”淒然一笑,撒或尅也將視線凝聚在了麒麟他們身上。“當你開始念出第一句咒語的時候,就已經沒人能阻止事態的發展了。不過我很佩服你,在根本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居然也敢使用神聖狂咒。你到底知不知道失敗會帶給你的結果是什麼。就算沒有失敗,使用神聖狂咒的代價也不小吧。”

也許是清清楚楚的明白了自己命不久矣,這時的撒或尅反倒是能像一個朋友一般,心平氣和不帶一點心機城府的和我聊天。

“我當然知道失敗後我面臨的是什麼。”這在我當初得到神聖狂咒的咒語時就明明白白的知道了。“灰飛煙滅而已,徹底的灰飛煙滅。可是如果要選擇毀了這里,那除了神聖狂咒,我實在是想不出別能用的方法了。而且,就算失敗了我也不怕,我的目的同樣而已達到。”

“何解?”

“神聖狂咒失敗後,我有七秒的空白時間,懲罰是七秒後才到的,而這七秒足夠我做很多事了。”包括把狐狸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去。“而對我的懲罰,也同樣足夠毀了這里。”

“……弱水三千,你真的很瘋狂,為了報仇竟然會選擇連自己都可能消失的方法,你不怕有人傷心嗎。”

“不怕。”因為我和你不同,我在縹緲中,有無數次的機會,

“好了,我們等著的結果終于要顯現了,其實我真的很想知道神聖狂咒到底能帶給我多大的震撼。”我和撒或尅說話期間,六獸身上的光球終于減淡,直至消散不見。

如果說原先青龍和玄武的體格嚇壞了大多數人,那現在的情景絕對會嚇壞所有人。

見過十七八艘“亞伯拉罕-林肯”號航空母艦密密麻麻擠滿天空的情景嗎,我現在算是見識完全可以和其堪比的景色了。

青龍、玄武本就巨大的身軀,更是膨脹了一倍有余,狐狸他們原本還處于寵物形態的身子,現下也絲毫不輸青龍玄武,六獸現在竟然全是以完全體的樣貌出現了。

當六獸睜開雙眼後,我知道,我第一次施展的神聖狂咒,是真的成功了。

六雙十二只大眼,全都豔紅如血,宛如紅色的寶石在幽暗的光線中閃射著幽魅的反光,可這十二顆“寶石”透露出來的並非是平靜,而是失去理智的滔天暴怒。

九尾銀狐一聲尖利的仰天狐鳴劃破了空中的灰云,也劃開了肆虐的樂章。不需要我下令--其實現在就算我下令他們也都聽不到了,六獸用著他們自己所擅長的,威力強大的攻擊方式,盡情的肆虐著這里的每一寸土地。

其實如果有亂竄的驚慌蟲子可能比較有看頭,可惜的是在我發現穆刹干的好事之前,神聖狂咒就已經完成了。所以現在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先砸了撒或尅的老窩再說。

“很美的情景不是嗎。”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撒或尅聽一樣,看著六獸為了破壞而破壞的樣子,我笑了。只是笑中有多少苦澀連我自己也不能分辨。

如果可以,我還真不想讓可愛的他們做這種事,但一時的怒火中燒,卻讓我這麼做了。

我不後悔開罪撒或尅,甚至有可能真的得罪天後我也無所謂,但我不想讓狐狸他們除了撒嬌外,還要做這種事。但就如撒或尅所說一樣,神聖狂咒一出,就連施咒者也無力回天。

“美?我族的聚集地從來不曾美過。”不過卻遠比現在的模樣要好的多。

與原先相比,此時除了弱水三千所站的那兩米見方的地方被透明的光罩籠罩著,斷絕了一切的攻擊外,已經沒有一寸土地是原先的高度了,全都被無情的摧殘了,弱水三千腳下的小坡可以說是現在的最高點也不為過。

“真是可惜啊,這里既沒有參天大樹,也沒有湖光水色,不然毀起來一定更有看頭。”省得像現在六獸像白癡一樣,除了仰天長嘯外,就只能鏟鏟泥土、挖挖坑了。

就地一個懶驢打滾避開玄武毫無准頭的冰錐,撒或尅現在根本沒空回答我。

原來神聖狂咒成功的話,並不會使使用者受傷啊,害我之前還擔心著呢,就怕失了理性的狐狸他們會連我一起干掉。

今天終于對龍飛鳳舞有個直觀的認識了。在云中翻騰,不停吐出藏青色龍炎的青龍;穿梭于天地間,所過之處一片火海的朱雀;傲立于大地之上,平山填坑的白虎;時隱時現,周遭永遠冰天雪地的玄武;腳踏七彩祥云,身為瑞獸卻在不斷破壞的麒麟;一身亮麗的銀白色,帶起身後的九尾,灑下成片名為“毀滅”的璀璨光點。

‘這種場面,我想除了現在之外,也不會再有幸見識第二次了。’

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狐狸他們越暴躁,毀壞的事物越多,我就越顯得疲憊無力。看來神聖狂咒所需要的狂暴之力,還是有一定比例要從施術者身上抽取的啊。尤其現在在肆意破壞的還全是神獸以上級別的大家伙們,體力與精力的抽取更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流失。

怎麼辦呢,整個人感覺越來越困乏了,再這樣下去,我想不出十分鍾,我就要虛脫暈過去了,可看撒或尅的樣子,再撐十分鍾似乎也不是難事。

算了,就拼一下吧,把剩余的精力一次性抽光,我要試圖控制住狐狸他們,針對撒或尅一人進行攻擊。

欺負了娃娃的人,我絕不輕饒。

“撒或尅,你也別亂跑了,我們之間的事就現在解決吧。我也乏了,想回去看看被你殺死的朋友現在怎麼樣。”

轉頭看著在六獸無規則的攻擊下,躲得狼狽的撒或尅,我的聲音平靜而冷酷。

似乎從決定使用神聖狂咒開始,一般的情感起伏已經從我體內消失的無影無蹤,就算清楚明白的知道我將要做什麼,也沒有任何不安或其他,就這麼理所當然的做了。

可是當決定用盡最後一絲精力來和撒或尅有個了斷後,似乎神聖狂咒所帶來的狂暴也侵襲了我,之前那種腦海清明、無波無動的狀態忽的一下子全沒了。

不過有這種傾盡全力、孤注一擲的想法,應該算是早就被影響到了吧。

“哼,你不打算玩了?”雖說現在滿身的狼狽,但依舊掩蓋不掉自身的貴氣,一身是泥是傷的撒或尅,但著眼神驀然轉變的弱水三千,心底冰冷。她知道,神聖狂咒真正的威力,現在就要通過眼前這個在一開始就被她認為好欺負的男人身上顯現出來了。

但是強勢的性格,並為因為覺悟而有改變,如她一般的頂級NPC,天生便有應有的傲氣。哪怕在前面等著的是萬丈懸崖,他們也會選擇自信的相信絕對不會死亡而毅然決然的跳下去。

所以即使知道這次可能真的難逃一劫了,但卻依舊不選擇低頭。

我搖搖頭,讓些微的疲倦爬上精致的臉龐:“有些累了呢,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今天過後要面對的事情更多,所以沒心情玩了。”

挺直了身子,仰望著好像明白我接下來要做什麼而逐漸安靜下來的六獸,調動體內殘存的力量,我聽到了系統刺耳的聲音。

“警告,嚴重警告!玩家弱水三千請立刻停止目前行為,如若不聽勸告,發生任何情況,系統一概不負責任!”

就像拉警報一樣,反反複複不停的響起,刺的耳朵生疼。但我卻恍若未聞,緩慢的閉上雙眼,從腳底開始向上吹起柔煦的暖風,隨著時間的推移風速漸漸變大,下擺寬大的白狐錦在風中起舞,我的長發被吹向天空,與暗紅的天色幾近融為一體。

當風勁強烈的幾乎可以把我整個吹上天時,系統的總算是換了個警告:“警告,玩家弱水三千周身三米范圍內小區域數據處理滿負荷運算,系統為減輕數據處理負擔,該區域縹緲時間三小時內,系統將自主決定省略些許不需要、不運算數據,請玩家做好准備,敬請諒解!”

呵,看來今天系統也忙的很啊,最起碼我這里的事就沒少過。

不過系統現在說的又是什麼意思呢?“系統將自主決定省略些許不需要、不運算數據”……算了,管他呢,船到橋頭自然直,出什麼問題都有辦法解決。

正這麼想著,一聲清脆的玻璃破裂聲在我耳邊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六獸帶著痛苦與解脫感的嘶鳴長嘯,震的連大地都止不住的顫抖。

在逐漸變得無光的視線中,我失去意識之前最後看到的,就是渾身被刺眼的各色光球所籠罩的六獸,化為點點的光點,在空中恣意的飄舞,爆裂。而每一次的爆裂,都伴隨著一個大大的黑洞生成,一切成無。

這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已經失去了知覺的我,也只是事後從系統保留的精彩回放與亂成一片的論壇上以及沉默、娃娃他們的敘述中才知曉。但現在,我已經脫力的徹底昏厥過去,連處在六獸暴走場合中自己的安全有沒有保障都沒機會去考慮。

我唯一還留有的念頭,也就只有:我就不信撒或尅她還不死。

*************************************************

蔚藍的海岸,細白的海沙,寬闊的島嶼,使人安心的海浪聲。這就是撒或尅醒來後所映入眼簾的景色。

“我,我還……活著?!”深知神聖狂咒的霸道與狠冽,還有它的無可挽回性,親眼見證了族人居所被夷為平地最後消散在無邊黑洞中的撒或尅根本不敢相信自己還能有醒過來的一天。

不敢置信的環顧著四周,撒或尅認出了這里是哪里:“這里不是上次老公和青龍他們戰斗過的地方嗎!”也可以說是撒或尅和弱水三千孽緣開始的地方。

認出這里就是[迷域]任務最後試煉的場地,撒或尅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是如何來到此地的。

虛軟的身子,與有限的精力,讓撒或尅除了勉力支撐起上半身斜坐的環顧周遭外,再也無力做更多的事,更遑論去探查來到此地的原因。

疑惑間,撒或尅感覺到腳邊一陣溫暖而輕柔的摩挲,伴隨著輕柔、虛弱的叫聲:“噠、咳、哌……”

撒或尅倏地轉頭望去,竟然讓她瞧見了一身傷痕、又萎靡不振的她的老公,也就是迷糊蟲蟲王:“老公!天啊,你怎麼傷的那麼嚴重。”費力的將圓滾滾的身子上沒塊好皮膚的大可拍從腳邊抱到懷中,望著他身上已經干涸而擦不掉的血跡,撒或尅心疼的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轉。

精神不佳又傷痕累累的大可拍輕緩的叫了一聲,伸出粉嫩的小舌舔去了撒或尅眼眶中欲流而下的淚珠,似在不停寬慰撒或尅,無需為他太過擔心。

近看,撒或尅看出老公身上的傷痕無一例外,都是試圖強行穿越空間,在通過時被依附在空間阻斷層上的鋸齒所割傷的痕跡。

“難道,是老公你強行通過封鎖帶而把我救出來的?”沒有天後的允許而強行進入已被封鎖的空間,一個弄不好就真的是灰飛煙滅的結果。

從現在大可拍一身慘不忍睹的傷痕就能看的出,他遭受了多大的疼痛才把撒或尅帶出了即將要毀滅的聚集地。

想到自己的丈夫為了救自己,甚至不惜拿命做賭注,撒或尅眼中的眼淚這回就怎麼也控制不住了。緊緊抱住丈夫圓圓的身子,嘴中不停的反複著“對不起”三個字,除了這樣撒或尅不知道還能如何讓丈夫知道現在心中複雜的情感。

洶湧流出的淚水,伴隨著撒或尅哽咽的哭聲,與大可拍嗚咽的弱小叫聲,不斷回響在藍色海洋的上空,掩蓋著海浪緩慢有規律的浪濤聲。

**************************************************

“這是什麼東東?!”左手持著系統推出的官方信息報,右手拿著幾份玩家自制的小刊,死盯著那些頭版頭條上的大字,剛從昏迷中醒過來沒多久的我真的很想再暈過去不要醒來算了。

“出人意料的SSS級任務獲勝者!是蓄意還是偶然。”

“是真是假?!弱水三千的真實素顏為何!”

“掌握至高無上‘凶器’,是否代表即將獨霸縹緲!論弱水三千如何掌控神獸。”

“毀天滅地的能力是否是游戲BUG,使用者是否又將為此付出代價。”

只看了幾篇報導,我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至于論壇上對這次事情形形色色的討論我更是沒心情去觀賞了。反正扯來扯去,都是在猜測我和天後有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不然怎麼會一人獨得四神獸,並擁有另兩只有不下神獸能力的寵物,而且還會那麼恐怖的技能,將整個獨立空間徹底消滅。

總之,我現在是知道了一點:我別想再安生度日了。

我使用神聖狂咒,驅使我的神級寵物們暴走;我爆發出現今縹緲中,甚至連頂級NPC都沒辦法到達的能力;我為了替朋友報仇甚至不惜毀了整個空間……都不止這些“小事”,還有比這些數不清的小問題更嚴重、更麻煩的後遺症等著我去頭疼。

後遺症一:在最後我聽到的如同玻璃破裂的聲音,竟然是我“弱水三千”表象破裂的聲音,所以在我昏迷之前,到毀了整個蟲窩這段時間,所有通過轉播關注這一幕的玩家都能很清楚的看到我和現實中一絲不差的容貌了。不過從截下來的照片上看,鏡頭還是把我拍的挺有韻味的,雖然遠遠比不上弱水三千,到也是陽光小帥哥一個。

不過我自認再帥也沒用,光是針對“弱水三千的真實長相”這一點在鬧、在爭辯的玩家就不知道有多多少少了。

後遺症之二:技能“神聖狂咒”的級別以及使用需要滿足的條件和付出的代價。但大多數玩家都堅持這個技能應該屬于游戲BUG,堅決要求系統做出回應,順帶消除我因為這個技能而得到的獎勵。

至于大家所說的獎勵,也就是後遺症第三:因為我把所有的任務參與者與考官全都“逼趕”除了任務中,所以身為考官,又是玩家的我,被任務系統兩相對比後定位為玩家,且是處于任務中、最後生存下來的玩家,莫名其妙的就獲得了任務最後的獎勵,並在游戲中大肆公告。

****

開新坑?第二部?暫時都還米有想過,反正先把縹緲搞定,我就很滿足了~~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四章 六獸的神聖狂咒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二百一十六章 鍾家的幺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