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二分之一王子第十章 西門風,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   
  
第十章 西門風,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

居滿面愁容,帶著濃濃的歉意對我們道歉:”大家,真是對不起了,因為我的關系,讓演唱會出了狀況。”

我一邊讓阿狼大哥把我手臂上的傷治好,一邊回答:”沒關系啦,也沒造成什麼大的影響,不過這個西門風到底和你有什麼關系啊?”

“他搶了我愛人,你他媽的是聽不懂喔!”一旁被繩子牢牢綁住的西門風突然大吼著。

“除了我的王子,你還搶了別人的男人?”晴天不敢置信的看著居。

居漲紅了臉,握緊拳頭吼回去:”我沒有,而且王子也不是你的。”

邪靈也冷冷的開口:”那這個女的為什麼這麼說?”

聽到邪靈的話,居像是泄了氣的汽球,他萬般頭痛的開了口:”我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她說她是西門風,還提到了妃麗兒……那我想應該是這件事沒錯。我在加入非常隊之前,我曾經和一個雙人情侶檔組過隊,就是西門風和妃麗兒,但是後來妃麗兒卻向我告白,說她愛上了我,結果為了躲避妃麗兒的糾纏和西門風的追殺,我就只好逃亡了。”

“都是你這個混蛋,妃麗兒才會移情別戀的。”西門風氣得連頭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實在和她那張脫俗臉蛋不太相襯。

“呃……對不起喔,我有個疑惑耶。”看著西門風明顯是雙凸字型的胸部,我有點猶豫的開了口:”你……應該是女的吧?那個妃麗兒聽起來,好象也應該是個女的?不過你別誤會,我可沒有歧視同性戀的意思啊。”

“你他媽才是個死同性戀,老子是男人!”西門風惡狠狠的瞪著我。

男的?難不成眼前的西門風和明皇一樣都是個看起來像女人的男人?我有點懷疑,可是不對啊,至少明皇的胸前是坦蕩蕩,這個西門風的胸部……哼,比女人的我還大上兩號,怎麼可能是男人?

我偏著頭,疑惑的看著西門風的那兩團肉,難不成這是假的?我不自覺的把手掌朝那兩團肉貼了上去,嗯,軟綿綿的,按兩下,還蠻有彈性的,怪了,應該是真的啊?

“王、王子殿下……”居雙眼暴凸的看著我……不,是看著我的手。

鳳凰和晴天則是滿臉通紅的盯著我的手,不過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她們兩人好象還吞了吞口水?一副很渴望的模樣看著我的手?

“把你的賤手給老子放開。”驚嚇過度而楞住的西門風終于清醒,他的眼睛瞪著我的手瞪得都快掉出來了,我只好訕訕然的縮回手,以免她可能會冒著自己脖子斷掉的危險來咬斷我的手。

“你根本就是女的。”我毫不留情的指出這個事實。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我的手都這麼給它大剌剌的摸上去確認了,難道還會有錯嗎?

“還不都是因為居里亞斯特斯那王八羔子,不然老子會落到這種地步?”西門風怒吼著。

“什麼意思?”我丈八摸不著頭腦,難不成居還會變性手術?

西門風老大不客氣的盤腿坐下,冷哼一聲後開始說起故事來。

“媽的,老子在知道妃麗兒居然移情別戀後,就發誓要把居里亞斯特斯這小子給殺回一級去,誰知道這小子居然先一步跑了,害得老子只好千里追殺。”

說到這,居苦笑了笑。

“幸好居里亞斯特斯這小子實在顯眼,隨便問問都可以問到,老子就這麼一路追著他,一直到有一次追到了一個懸崖,我在懸崖邊發現了這小子的衣角,一定是這小子為了躲我,不惜躲到斷崖下面去,哼,還以為老子這樣就會放棄?我當場就垂下繩子追了下去。”西門風似乎很是以自己的鍥而不舍自豪。

我的眼神看向了居,他應該不會為了躲人而下斷崖,吟游詩人的體力可沒那麼好,很有可能半路摔死的。而居也擺出了無奈的臉,用嘴型無聲的說:故布疑陣。

原來如此,我搔了搔臉,看來居也明白,西門風是個小腦活動量遠勝于大腦的人。

“誰知道沒找到那小子,倒是遇到了什麼隱藏任務。”西門風臉色奇怪。

“那不知啥勞子的神獸,居然說打不過它就得遭受隨機挑選的天罰,老子哪打得過那皮厚得跟銅牆鐵壁一樣的怪物,只好接受那天罰了,誰知道隨機的天罰居然是罰老子變成女人。”西門風大聲嚷嚷著。

聽到這,我、小龍女和邪靈的臉色都微微的變了,想不到,原來我不是唯一的人妖啊!這里還有一個同志呢,只不過我是由女變男,而他是由男變女,真不知誰比較不幸一點?

最後,基于同病相憐的理由之下,我只好勉勉強強開口安慰一下西門風:”呃,至少這個模樣還挺漂亮的。”

“狗屁,有夠麻煩的。”西門風大聲吼著。

麻煩?還好吧,游戲里也沒有把女人每個月一次的麻煩給設定出來啊……我想著。

“你是瞧不起女人嗎?”小龍女冷哼一聲。

“女人,算什麼東西。”西門風慢慢的站了起來,沒被綁住雙腳的他走到窗邊,任憑夕陽的最後余光照在他的身上:”不過老子說的麻煩不是說女人,是說……”

最後夕陽落下了,窗外突然一下變成黑夜,而西門風的身上也發生了異變,她、她的身體居然慢慢的長高變壯,長長的頭發也變成了一個小平頭,胸前的雙凸也慢慢平坦下去,最後,她變成了一個留小平頭的壯男……

我們都張大嘴吃驚得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變化,好一會都回不過神來,直到最後,我只有呼出一口氣:”這倒是比變性手術快多了。”

“西門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居驚訝的問。

“還不是那神獸搞的鬼。”西門風發出非常合適他粗魯用語的男人粗聲,他不耐煩的皺了皺眉:”老子當然不想變成女人,跟它討價還價的結果就是,老子早上是個女人,一到晚上就會變回男人了。”

“那還真是很麻煩。”我強忍住笑意的說。

“廢話!喂,快點幫老子松綁啦,繩子真他媽的緊。”西門風一副很不舒服的模樣。

居有點猶豫的看著我,我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後,居又轉頭問西門風:”你先發誓,你絕對不會傷害王子,我再幫你松綁。”

西門風冷哼一聲:”辦不到,就算不為了報仇,就憑這漂亮小子的高強武功,老子也要挑戰他。”

我哈哈大笑起來:”那這樣好了,你不如加入無垠城吧,那你就可以隨時隨地挑戰我了。”

“王子,這樣不好吧,要是他傷了你怎麼辦。”居滿面的擔憂。

我無所謂的說:”沒什麼關系,我最近都沒怎麼打怪,覺得手腳都要生鏽了,剛好有個人陪我練練手腳也好,要是受傷了,頂多找阿狼大哥療傷,至于要是死了,那就表示我得好好加油練功了。”

“不過∼∼”我充滿自信的對西門風挑釁:”我倒是沒有打輸的打算。”

西門風兩眼放出光芒:”好!你這個漂亮小子果然有種!”

“別叫我漂亮小子,不然我就要叫你美眉了喔。”我半威脅的跟西門風說。

“你敢!”西門風又是氣得大吼。

“當然敢,胸部有C罩杯的西門美眉。”我拔出黑刀來,一刀挑斷了綁住西門風的繩子。

西門風露出兩眼的興奮,也拔出劍來虎視耽耽,看來他也是個極度好戰份子。

“別讓我失望,西門風。”我平舉黑刀,眼里閃著久違的戰斗的興奮感。

西門風似乎想連都不想就沖了上來,我搖了搖頭,看來西門風雖好戰,卻不是個愛用頭腦來戰斗的人,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閃,躲掉了西門風的一刺,還順便推了他一把,讓他差點摔個四腳朝天。

“可惡!”西門風大吼一聲,不甘心的再沖了上來。

見他還是不開竅,我揚一揚眉,看來只有讓他用”身體”來記住教訓了,我看准了時機,抓住了西門風握劍的那只手腕,右腳還猛往他肚子一踢,他痛得齜牙裂嘴,而我奪過他的劍後,微微笑著,開扁嚕!

我手腳齊用,刀刃和刀柄都是凶器,連頭槌、十字絞,還有腳上的靴子都飛出去了,嘴里還不住喊著:”看你還敢不敢破壞我的演唱會!”

“呼∼∼打得真是暢快。”最後,我高興得收起黑刀,轉了轉脖子,伸個懶腰,好!吃飯去。

臨吃之前,我還不忘回頭比著地上鮮血淋漓的肉團,吩咐軍事組的邪靈說:”記得把西門風編進軍隊去啊,他的等級和武功算是很不錯的了,再加上沒事還可以用美人計,這種人才十年也難得能騙到一個呢。”

“嗯。”邪靈皺著眉看西門風,我想,他應該在盤算著該把這個人編進哪個最操最累的部隊去。

“好,那大家一起去無垠酒樓吃飯吧。”我開心的率領著眾人,准備往我最愛的無垠酒樓去吃霸王餐,嘿嘿嘿,城主吃飯不必付錢,是我當城主當到現在,覺得最值得的一件事了。

“我跟陽光約好了要去吃街頭小吃,就不跟你去了。”晴天有些猶豫的說。

“喔。”我含著手指回答,想到晴天和陽光最近好象走得蠻近的?是變成好朋友了嗎?那也不錯,至少晴天高高興興的就好了。

“好,那我們吃飯去吧!”我正舉步打算往前走的時候,有兩只手突然搭在我的肩膀上。

“王子,書局已經弄得差不多了,寫真集簽名會就在下禮拜喔,要記得把簽名練好看一點。”我回頭一看,羽憐大嫂正笑吟吟的看著我,然後她又轉頭過去看居。

“書弄得怎麼樣了?”

居點了點頭說:”我有兩本書可以出版,加上晶和云給我的,總共有三本可以用,所以開幕當天應該可以擺上去。”

“王子,為了建無垠狂想曲,無垠城又透支了喔。”羽憐大嫂笑得璀璨無比:”現在得多舉辦幾場演唱會,還有賣寫真集賺錢了,所以要努力的唱歌和賣書喔,懂了嗎?”

“懂……”我頭皮發麻的吞了吞口水。

接下來的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在兩個禮拜之內,無垠樂團舉辦了五場演唱會,而且為了吸引觀眾,每一場都得出新花樣,像是跳火圈出場啦、裝作天使降臨啦(那時,我才終于了解為什麼繪畫中的天使總是站得直直的,只有雙臂微微往外張……廢話!裝了個三十幾公斤重的翅膀,除了直直站著以外,哪還能做什麼動作出來!)

更奇怪的是,歌迷們似乎很喜歡第一場里,西門風造成的小小插曲,所以往後的演唱會里,西門風都在羽憐大嫂的笑容之下,被迫在眾人面前挑戰我,然後我就得開始海扁西門風,扁得越慘,歌迷們就越高興。

唉,真是辛苦你了,西門風美眉。

(西門風怒吼:老子是男的!)

接著,書局終于在居和晴天等人的努力之下建好了,一共建了兩間,一間在中央的鬧區里,另外一間則是和咖啡館合並,建在燈光好氣氛佳,專門騙情侶錢用的湖畔,而我苦練多日的簽名也即將派上用場了。

簽名會當天,人潮洶湧……什麼?這形容詞太普通了,不像我的風格?

好吧,那恐怖的簽名會人多的像是蔡依林、周傑倫、劉德華再加上蕭薔一起在西門町出現似的……簡言之,就是各種年齡和性別通殺,男女色狼都擠成了一團,年齡層從五歲到五十歲都有。

“幸好,有飛毯可以用,不然我看我們連書局的大門都走不到。”我呼了一口氣,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恐怖人群。

“陽光,降落到那個臨時搭建的台上去。”居比著一個小小的舞台,上面擺著桌椅等物,周圍還有南宮罪率領的戰士們在戒備,防止歌迷跑到台上。

“好的。”陽光聽話的把飛毯慢慢降落到台上。

我率先跳下了飛毯,對著台下不停尖叫的女歌迷們微微笑著,然後走到預備好的桌椅坐著。

“簽名會開始吧。”我深深吐了口氣,拿起旁邊工作人准備好的筆,做好可能會寫斷手的准備。

“謝謝你的支持。”、”可以握手。”、”呃,不接受獻吻喔!”、”罪∼∼快把這個歌迷拉下去啊!”

我手邊簽名,邊微微笑著回答歌迷的每個問題,三不五時就有歌迷要獻吻,有些歌迷們不甘被拒絕,就這麼硬撲了上來,然後被南宮罪拉走,我才能繼續簽名。這個循環就這麼不斷上演著,簽名、回答、獻吻、強吻、被拖走……

我眼角偶爾瞄了瞄無垠樂團其他成員的狀況,居的情況跟我差不多,不過身為吟游詩人,沒什麼力量的他,臉頰上硬是被狼吻了好幾下……現在的居是含著委屈的眼淚在簽名,還把一旁納涼的西門風拿來當盾牌用,可憐的西門風美眉被吃醋的女歌迷用狼爪給抓出好幾條交叉的血痕,可憐的他還是不能還手。

(羽憐大嫂名言:付錢的是老大,所以不管歌迷做了什麼,他們永遠都是對的。)

邪靈的狀況就好多了,冷著一張臉又是個戰士的他,沒什麼女歌迷敢隨便出”嘴”,只是用著含情脈脈又無比渴望的眼神望著他,仿佛一旦有機會就要把他吞吃入腹。

至于鳳凰和晴天,由于兩人是女孩,當然不可能任由男歌迷們亂來,只見兩人被無垠城的戰士包得密密麻麻,連我都快看不見他們兩人的身影了……這是什麼態度啊,為什麼保護我的戰士就只有南宮罪?一群見色忘城主的色狼。

簽名會就這麼持續著,連西門美眉都變成西門小平頭了,我們還是在簽名,不過現在不只是居,所有人都含淚在簽名,如果現在面前沒有歌迷,我看我八成就要哭出來了,我哀怨的看了眼好象中風般,抖個不停的右手,心中不停的數著後面還有多少人。

“最後一個……”我感動的簽完,而且這一個還是帶把的,很明顯,他的眼神一直往後面的晴天鳳凰看去,對我是半點興趣也沒有,真是個好的結束,我感動莫名。

果然,我一簽完,他馬上朝兩人奔了過去,最後還滑壘半跪在地上,然後不知哪里來的一把超級大束的紅色玫瑰出現在他的左手,還有活像一顆棒球的超大鑽石戒指則是無緣無故出現在右手。

“親愛的晴天小姐,我對您的愛慕如黃河的水滔滔不絕,又如天上的白云延綿不斷,還像海上的波浪一浪接一浪……”連綿不絕的惡心廢話不斷從此帶把生物的嘴中吐出來,聽得周圍的人嘔吐聲也像黃河之水滔滔不絕了。

“……所以,親愛的晴天小姐,請您嫁給我吧!”

“對不起,我要跟大家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連個正眼都不給台上的公狗,晴天率性的說,還對著台下的歌迷們鞠了個躬表達歉意。

“是誰?哪個不要命的敢跟老子搶女人?”台下,晴天的粉絲們馬上開始叫囂了起來,我無奈的歎了口氣,我看我大概是全天下仇人最多的人了。

然後,晴天深呼吸了一口氣,抬頭看向天空中,坐在飛毯上的陽光:”他就是我喜歡的人。”

“咦?”包括我和陽光在內,一共有五聲咦聲。

晴天雙頰泛紅的凝視著驚訝萬分的陽光,好一會兒後,才轉頭又對我鞠了個躬:”對不起,王子,可是我發現我喜歡上陽光了,所以不能再喜歡你了。”

“這、這這……”我這了半天,擠不出半句話來。

喔,我的頭怎麼比被晴天逼婚時還痛呢?晴天,你要移情別戀,我是舉雙手雙腳贊成,不過你就不能挑個正常一點的對象嗎?先是挑上我這個人妖,現在居然挑上了NPC?你還不如繼續愛我算了,愛我只是搞同性戀,你現在愛上了NPC,那算什麼?

就算是人獸戀都比愛上NPC好,至少那只野獸也有個身體,NPC……難不成你要說,我就是愛這幾行電腦程式嗎?

“陽光,你難道不喜歡我嗎?”晴天認真的看著陽光,非常冷靜的問,似乎胸有成竹。

“我、我……”陽光皺緊了眉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你真的喜歡上了晴天?”我大驚失色,陽光可是個NPC,他雖然有了意識,卻還是有不像普通人的地方,舉例來說:他不會說謊,所以他不會說謊安慰人,如果他真的不喜歡晴天,那他肯定是會直接說不,現在他卻說不出話?那表示……

陽光轉過頭來看著我,眼中也是一片迷惑。

“王子,這不是個深究的好地方啊!”居拉著我,比了比台下的粉絲們。

“說得也是。”我只有強壓下不知所措的心情,再度擺出了我血腥精靈王子的模樣。

我擺著淡淡的微笑,用迷人的口吻說:”今天的簽名會就到此為止了,無垠樂團以後會更加努力,希望能夠繼續得到大家的支持,謝謝。”

然後我度秒如年的等著群眾散去後,馬上拉著晴天和陽光就走,去哪呢?我猶豫了會,對了,去云和晶的家,當下決定後,我馬上密了晶和云,要他們在家等我,我馬上過去。

但是,我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對緊跟在後的無垠樂團成員們,我用強烈威脅的語氣說:”誰都不准跟來,聽見沒有。”

原本跟在後面的三人明顯的楞了楞,看著我的嚴肅表情,他們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

上篇:第九章 演唱會    下篇:第十一章 大改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