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說(第五部)煙華之都 第九話 記憶模糊、老屋與夜半游行   
  
(第五部)煙華之都 第九話 記憶模糊、老屋與夜半游行

Taiwan PM11:00

我有一個古老的記憶.

好像是我的,又好像不是我的.

記憶中是一個大大的古老房舍,秋千掛在老樹下咿咿啞啞.

那真的是我自己的記憶嗎?

「你又不升天也不下地獄,這樣我很難辦事耶.」我看了一下手表,超晚的,難怪精神不是很好.

『我可以接受升天的提議.』大叔把眼珠塞進爛掉的腦里面,『你去叫建設的那群奸商每年都給我三節祭拜,少拜一次我就讓他們公司出事一次,看你要不要.』

嗯,這個建議很中肯也很理所當然,如果大叔是被他們害的,那叫他們做點賠償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是通常按照劇情來說,對方肯嗎?

「我想他們應該不會肯.」學長很快的就幫我下好定論了,「那個委托者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溝通的人,更別說會好心到幫一個莫名其妙就在他們這里跳樓的人做法事,除非......」

『除非什麼?』

我有一種學長要煽動別人干壞事的不好感覺.

「明天我跟他會去建議你說的這件事情,不過我想他們百分之百不會同意,如果明天過後你沒得到消息的話,麻煩你從明天開始一日照三餐在他們工地作祟做到沒人敢工作,我想他很快就會妥協了.」

果然是餿主意.

學長瞪過來,「有本事的話你就想一個三方解決的提議出來.」

說真的,我的確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因為照大叔的說法來看,建設公司的確也有害慘到他,他提出賠償也算是合理.

「可是如果建設公司找來別的人要把他驅掉怎麼辦?」我想起來世界上還有很多叫做道士跟xx術師的人,總不可能他們真的會乖乖聽我們的話吧?

「放心,我會讓他們動不了手.」學長露出邪惡的笑容.

基本上我懷疑他不只因為大叔的關系,可能想一並幫卷之獸拿些啥代價,順便整理整理建設公司的人.

『好,我就照你們說的做.』

厲鬼大叔慢慢的退淡了顏色,『不過如果最後講的跟做的不一樣,我會詛咒你們到死......』

「隨便你吧.」

就在學長話語一停同時,大叔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樣真的可以嗎?」我有一點疑問,這樣感覺好像沒有做完工作的樣子.

「一般來講這類型的處理到這種程度就可以了,我們要追求的是平衡,不是委托者的全盤勝利.」學長慢條斯理的從口袋拿出了一張淡黃色的紙,上面有個正方形的印子,「剩下的就看建設公司的人自己如何解決,掌握權不是在我們手上,而是他們;干涉太多的話,當心處理不好你會遭到兩方的怨恨.」

這樣說也沒錯啦.

那張黃色的紙落在地上之後,立即就消失了.我注意到工地的四周好像稍稍亮了一下,馬上又消失不見.

「這樣就可以了.」

※※※

不知不覺當中,我發現周圍的風雨好像有減小的感覺,因為在結界里面沒有直接接觸所以也不太確定.

「對了,剛剛你想的那個東西是怎麼回事?」

學長轉過身,看來暫時沒有回家打算的提出問題.

「什麼東西?」我剛剛想了很多東西啊,突然這樣問我我哪里回答的出來啊......

不過話說回來,好像大部分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居多就是了.

「我剛剛很清楚的感覺到......有一棟老房子什麼的,有點清楚的畫面.」學長也是一臉莫名的看著我.

喔,原來是那個東西喔.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耶,印象中好像我以前有住過那邊,很小的時候,不過確切的地點我老媽他們都想不起來了,可能是那時候剛分家搬出來臨時找到的地方,大概是怎樣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聳聳肩,記憶中感覺我應該沒有多大,誰會很清楚記得小時候的事情啊.

但是,那棟房子我的確有一個很深刻的印象.

「說來聽聽吧.」學長又坐回鋼筋上,擺明就是對那棟房子很好奇.

我四下看了一下,勉強找到一個大的鐵桶子當作椅子坐上去,要知道站了一晚也是會腳酸的.

說到那棟老房子......

我記憶中真的就只有那個房屋外面的印象,老樹上有個藤蔓的秋千隨著風搖.

對于屋內是啥擺飾我居然一點微薄的記憶都沒有.

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呢?

「我記得有人在那個房子前面自殺,可是沒記得是誰.」說起來也奇怪,一般來講那種記憶應該會記得清清楚楚,我居然單單只記得這件事情,其它關于房子的記憶全部都沒有,「忘記好像是那個親戚了,有一天我在房子外面自己玩時候他就在我旁邊說了一些話,過沒多久我站起來,他就上吊死了.」

學長眯起眼,「後來呢?」

後來?

我沒有印象.

對了,後來怎樣了?

那麼大的事情我居然連後面怎樣都不知道!?

「看來那個老房子可能住了很不得了的人物.」不等我想完,學長突然自己冷笑了起來,半夜看還真讓人覺得有點毛.

「什麼人物?」就我印象,那個好像是某親戚的家吧?

我也不太確定.

回家再問問老媽好了.

「你以為我光知道房子的樣子就會知道主人的樣子嗎?」冷冷拋過來這樣一句話.

呃,我想也不太可能.

「不過依照你所說的來推測,我想那棟房子可能也住了某種人物,所以你才會不記得那里發生過的事情.」學長環著手淡淡的這樣告訴我,「一般來說,這種狀況只有一種解釋,就是刻意的記憶模糊.」

記憶模糊?

我們有那麼神奇的親戚嗎?

「有辦法恢複嗎?」不知道為什麼,被學長這樣一說我反而介意起這件事情了.

究竟那個房子里面住了什麼東西?

為什麼我會突然想起來?

好介意.

「這類事情不是我專屬的范圍,我建議你應該去找醫療班,這樣希望還會大一點.不過既然對方會留一點印象給你,就表示他希望你以後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循著記憶線索回去找他,這樣推算起來,要恢複記憶可能也不會有多難.」推敲著可能性,學長一邊分析然後這樣告訴我.

說到醫療班的話,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喵喵,不知道她有沒有辦法.

「米可蕥的主項目是治傷,你要找醫療班的分析部門會比較好處理.」

醫療班有分部門?

真對不起我實在是看不出來那個小地方可以塞那麼多人......居然連部門都有分......

「我們校園的醫療班負責的不是只有我們學校的學生,還有負責支持袍級工會的工作,所以醫療班是很大的團體,你上次看見的保健室只是一小角,那個地方是開辟來專治校園學生的,另外他們的主要活動建築不是在那邊,有時間的話我再帶你過去參觀參觀.」

聽起來醫療班很厲害的感覺......

不過我也發現一件事情,我們學校里面好像什麼都有對外合作,面子超級大的樣子.

「因為學校的創建人面子很大的關系......」學長喃喃的說著,不過我覺得他比較像在自言自語,不像在跟我講話.

說到這里,我也發現我根本不知道學校創建人的名字.

嚴格來說,我連校長是誰都不知道,學校一些干部也不曉得.

我當學生當的好貧乏啊.

「學校的創建人是誰?」既然話頭都起了,我繼續問下去應該也不過份吧,因為我的確對能夠創辦這所鬼學校的人非常有興趣.

他如果不是火星人就是冥王星人.

學長看著我,哼了兩聲,「Atlantis的創建人一共有三個,目前暫時隱身幕後,不干涉學校的運作,只在重大決策時會參與.至于校長副校長那一類的東西沒有,整個學院的管理都是由學校的行政中心運作管理,其下面又細分了像是會計部,營業部,人事部等等的地方,屬于一權百放的管理方式.」

聽起來比較像個組織而不是學校.

不過好像也有學校是這樣管理吧?

因為我們以前不是這樣,所以我不太清楚.

「那三位創辦人還活著?」

我還以為像學校曆史那麼久,創辦人應該早就死的只剩一把骨頭了.

「創辦人的年紀沒有人知道,不過我可以跟你說,學校的年紀起碼有過百歲了,還未建立的那個時候那三位的名氣就已經很大了.」

......

原來我們學校是千年老妖精所創辦,難怪我就說這麼不正常的學校誰弄得出來啊.

「學長,我覺得你好像蠻清楚創辦人的事情耶.」他給我的感覺就是跟創辦人蠻熟的樣子,所以很有技巧的回避重點不跟我講.

「哼......熟嗎?」學長又在冷笑了.

我確定他們絕對熟,因為學長冷笑起來的表情非常詭異.

而且我還發現我可能問道不該問的事情.

「我跟他們有點關系,不過沒有你想象中那麼熟.」瞪了我一眼,學長站起身,「好了,聊天時間結束,該回去上床睡覺了.」他往地下張開掌,瞬間移送陣就在地上閃閃發光.

我可以把他的行為解釋成逃避回答嗎?

※※※

就在我准備一腳踏入法陣時候,我聞到一個味道.

一個讓我全身發毛的惡夢臭味.

移送陣馬上消失在地上.

「褚,快來.」學長一把扯住我的手臂很迅速的匆匆往建築工地的二樓跑去.且就在我們一跑的同時結界突然全部解開了,風雨跟東西被拆落的巨大聲響馬上傳來,我被打進來的雨水噴得半濕,學長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跟著學長在二樓一個窗戶動底下躲好,然後悄悄的看著窗外的動靜.

「把護符給我.」學長向我伸出手,我立刻翻出那張突變紅色護符交給他.

只見他無聲的把護符貼在地上,然後畫了幾個我看不懂的形狀,護符上的眼睛轉了兩圈之後馬上安靜下來,動也不動了.

「不要出聲音.」學長把食指放在唇上,很小聲的這樣告訴我.

我連忙點點頭.

那個腥臭的味道越來越濃,濃得讓我想起來入學之前的某一天突然有一堆死魚眼僵尸來找我最後被大炸彈炸爛還炸壞一座公園的事情.

它們的味道是一樣的,一樣的臭.

第一個臭味來源出現在窗戶外面,就在工地圍欄的外頭,雖然天色整個是黑的,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東西就是看得很清楚.

一個灰白眼的人用著很奇怪的姿勢在走路,就像手腳都沒有力氣一樣,他是用整個身體在拖動四肢移動著.

然後漸漸的,後面出來了更多.

奇怪的是,明明就是台風天,那個味道我居然聞得異常清楚,好像風雨都沖刷不掉的感覺.

那個東西來了一大團又一大團,很像游行一樣魚貫的走過去,我不知道有多少個,不過我想應該快破百吧?

學長皺起眉,表情有點怪,然後他把我往自己那邊拖過去一點.

台風里面慢慢傳來一點一點的聲音,好像是鈴鐺的聲音,還是那種一顆十元的便宜大鈴鐺,一點都不怎麼好聽,整個聲音亂七八糟的很雜,雜得讓人都有點頭痛起來.

在後面一點出現了另外一團灰白眼僵尸,不過這次他們手上有扛東西,感覺很像是某種轎子,也有點像是日本的那種神轎,挺大的,幾十人扛一個.

轎子上面都是黑色的布料,在雨中居然完全沒有被打濕.

這個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東西的游行.

比較不妙的事情發生了,那個詭異的隊伍就在工地前面停下來.接著我看見那一大堆的灰白眼睛開始掃射工地,好像想要看穿里面有什麼東西一樣.

不會是在找我們吧?

「『謎影蹤,不是我所允許之物排除范圍之外,速速辦.』」學長湊在我身邊,伸出左手按在護符的眼球上面細聲的說.

他的手掌沒有離開,不過從護符下面我能看出好像有震動,一下子之後護符發出淡淡的紅光,然後停止.

外面的灰白眼大團體在幾秒之後突然發出很大的喧嘩聲.

我看見有個灰白眼用跑的跑道轎子前面,張開嘴不知道嚷些什麼,我完全聽不懂他們的話,一個字都不行.

不過看他拚命搖頭的樣子,好像是在講什麼沒有.

然後,轎子又被抬起來,慢慢的往工地另外一邊離開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好像有十幾分鍾,學長才慢慢的把手移開,我看見下面的護符已經閉起眼睛,然後轉頭,學長的臉上居然都冒出冷汗.

「暫時讓他們走掉了.」將護符遞還給我,學長抹去了臉上的汗水,「幸好他們沒有發現我們在這邊.」然後他拿出手機,很快速的發送了簡訊出去.

「那是......?」我總覺得轎子里面好像有某種東西,剛剛因為太緊張沒發現,現在才注意到我自己也流了滿身的冷汗.

學長轉過來,用他的紅色眼睛看著我,「那個是比申惡鬼王的第一手下,他從來不在人類世界現身,我想大概是沖著......什麼來的,如果被發現,可能會脫不了身.」然後他站起來,很快速的在地上布下移送陣,「我已經聯絡了工會這件事情,他們馬上會有動作來處理,在那之前我們就先回去,繼續待在這里如果他們折返就會有危險.」

我想也是,應該不只危險,而是非常危險.

一滴血紅色的水珠從學長的左掌上滴下來,落在移送陣上面發著微弱的光芒.

「學長,你受傷?」我立刻拉了他的手翻過來,上面有個血口,整個血肉模糊看起來有點恐怖.

不過這手不是剛剛操縱護符的手嗎?

「小傷,回去再說.」他一把抽回手,然後把我拖進去移送陣里面.

四周整個亮起來,我知道很快我就會回到家了.

可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那個惡鬼王的手下老是在我們世界跑來跑去?

上次還嚇到我跟我同學.

搞什麼鬼?

「比申惡鬼王已經有動作了,我看最近要提防一點比較好.」環著手,學長陷入思考當中,認真的整個臉都很嚴肅.

所以我不好意思打擾他,跟他說我們已經到家了.

我突然也有點好奇起那個惡鬼王的樣子了.

雖然說我上次在墳墓已經看過一個,不過僵尸複活跟活體我想還是有某部分的不同差別.可是我覺得現場看我應該會直接被嚇到心髒麻痹,這樣這篇故事就會END了.

所以看看圖片還比較保險一點.

我想,搞不好可以在圖書館借到相關書籍哩.

瞄了一下桌上的時鍾,剛好指針過了十二點整.

今天晚上還真漫長.

上篇:(第五部)煙華之都 第八話 跳樓抗議的怨魂    下篇:(第六部)闇之競賽 第一話 來自各校的參賽選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