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六部)闇之競賽 第六話 禁忌   
  
(第六部)闇之競賽 第六話 禁忌

Atlantis AM3:20

開場比賽結束之後沒多久,另一邊也傳來第二會場同時的比賽結束.

奇雅學院落敗了,由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晉級.

我站起身打算離開會場,轉頭想跟剛剛七陵學院的人道謝一下,不過不曉得他什麼時候離開的,人已經不在座位上了.

就在我轉身想出去時候,眼尖的看見原本在醫療班里面待命的輔長不知道在跟誰說話,然後點點頭,就往學長他們的休息區走過去,一下子幾個人就消失在休息區里面.

剛剛有人受傷嗎?

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想法蔓延出來,剛剛的比賽基本上幾乎是沒有人受傷,而且說起來還蠻和平的,還是其實有誰受內傷?

夏碎嗎?

不太像,他整場都好好的.

學長根本沒有下場比賽所以應該也不是.

這樣說起來應該只剩下五色雞頭,誰叫他剛剛手賤要去打人家的妖精兵器,搞不好又是啥詛咒還是手指斷之類的.

管他去死.

......

其實我跟五色雞頭還算是有點交情啦......

既然他都(疑似)受傷,那我去看一下應該也是理所當然吧,要不然那家伙如果事後又來個莫名其妙算帳,倒黴的可是我.

那好吧,基于以上,我還是順路繞過去看一下五色雞頭有沒有還活著.

出了大會操場之後我循著剛剛五色雞頭帶我走的路線去找選手休息室的走廊入口,不過轉過一個牆壁之後,我馬上傻眼.

哪來的路口?

剛剛五色雞頭帶我進去的地方根本是一個超級大牆,連個老鼠洞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在這邊做什麼?」

突然我的身後傳來問句,我連忙轉身,後面站著一個很漂亮的大姐,褐色短發藍色眼睛,感覺上比較像大學的人,「這邊一般學生不能進去喔.」

「呃......不好意思,因為我朋友有參加比賽......」我不知道應該怎樣跟這個陌生人解釋.

「原來如此.」大姐微微一笑,「選手休息室地區只有經過核可的相關人士可以進入,或者是由選手帶進,你會知道這個地方我想你應該也進來過了.」

「啊,對,我剛剛有進來過一次.」我有點尷尬的笑了笑.

「那跟我一起進去吧.」人很好的大姐站到那面牆前面,瞬間牆壁變化出我剛剛見到的走廊,馬上就可以通行,「你應該是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選手的朋友吧,我是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的指導老師,芮西碧辛菈.」

「咦!?」

騙人,她看起來很年輕說!

「我是Atlantis學院一年級的學生,禇冥漾,謝謝您帶我進來.」我連忙行了一個禮.

「你應該知道Atlantis學院的休息室吧,跟明風是相反的距離,那我就不跟過去了.」辛菈笑了笑,然後向我點點頭.

「我知道,非常謝謝您.」

然後辛菈還是笑了下,才轉身往走廊的另外一邊走去.

我最近好像經常遇到好人呢.

循著剛剛的路線小跑步,果然沒有多久就看見Atlantis學院的休息室牌子.

不知道擅自跑來會不會捱罵?

要進去嗎?

我開始猶豫了.

就在我猶豫到底要不要自己進去還是干脆轉頭走不要打擾人家比較好的同時,門扉突然無聲的被人打開了.

「漾漾?」

一個意外的人.

※ ※ ※

我錯愕,我愣掉,我站在原地不知道做啥反應.

打開門的不是學長夏碎也不是輔長五色雞頭,而是賽塔.

他是什麼時候來的?

「你是過來看看狀況的嗎?」可能也沒想到我會來,賽塔在開門的那一瞬間也有點訝異的神色.

「看狀況?」我被弄迷糊了.

是在講五色雞頭的狀況嗎?

「先進來再說吧.」賽塔讓開了個位置讓我進去,然後才把門關上.

一入門,我本來以為受傷的那個人就站在不遠地方,活蹦亂跳的那個樣子看起來壓根完全沒有啥傷痛.

夏碎也站在旁邊.

他們都沒受傷?

「早跟你說過盡量避免同時使用相互沖突的力量,你就不聽,別人說的話都不聽,你遲早痛死活該!」揶揄的聲音是輔長的,隱約還有點責怪的意味.

我循著聲音看過去,看見一旁的休息床邊坐著學長,前面站著還在碎碎念的輔長,然後前者用一種想殺人的目光惡狠狠的瞪他.

學長的臉上,眼下跟額頭紛紛出現了深紅色和銀色交錯的奇異圖騰,紅色的我之前有看過,在奇雅被暗算時候出現過一次,銀色的就沒有;就連脫下手套的手掌手背都有那種圖騰,感覺頗詭異.

「啰唆!」他踹了輔長.

這是啥狀況.

五色雞頭晃過來,搭在我肩上,「你怎麼想到要過來?」劈口就是問這句.

「純粹路過.」我該說啥,我還以為是你這家伙有事情,沒來會被你惡整所以先來看看而已,結果居然有問題的會是學長.

他不是沒有下場比賽嗎?

「不好意思,漾漾,我們現在要進行治療,等等請你們盡量不要打擾.」賽塔用一種有點抱歉的微笑這樣跟我們說,然後才往床邊走過去.

我本來想回不用管我之類的話,一個白色的細煙先從我旁邊飄過去.

這個場景我看太多次了,是鬼娃出場必備.

『吾家來了.』果然沒錯,鬼娃從我旁邊飄過去,然後就浮在半空中.

「麻煩你們配合一下了.」輔長對賽塔跟鬼娃點點頭,「然後你們三個路人甲乙丙,我知道你們現在一定滿腦問號,不過我們現在要進行治療,沒事就不要出聲,出聲我就會讓你永遠出不了聲,注意一點.」

路人甲的夏碎點點頭,非常配合.

路人乙的五色雞頭哼了哼兩聲,晃到旁邊去坐進沙發.

......

等等,我是路人丙?

好吧,我是路人丙,反正在整個故事里面我已經夠像路人了,不差這次.

輔長轉過身,換成面對賽塔和鬼娃,「接著是你們,因為主要是給他排出打結的冰火兩種力量,麻煩請拋開兩位的種族歧視,互相幫忙一下.」

「這是當然.」賽塔微微一笑,配合度百分之百.

『只要是關于黑袍的事情,吾家自然無異議.』鬼娃也相當的配合.

「很好,那就請聽我的指示吧.」

話說完,輔長彈了下手指,整個地板立即出現銀藍色的大陣,是一個大正方形圍繞圖騰,然後旁邊布著四個小方形圖騰的陣型.

學長把雙手手掌伸出來,一邊搭上賽塔的手掌一邊搭上鬼娃的手掌,然後三個人同時閉上眼睛.

「『讓多余而不受控制的力量離開,讓它成為新的力量讓新的擁有人所擁有,讓自然的力量重新蘇醒,讓新生的力量重新活躍.』」隨著輔長的聲音,底下的陣法開始慢慢的轉動著,上面的圖騰咒文也不停的轉換排列等規則.

我看見學長身上的圖騰印越來越明顯,像是傳染一樣,賽塔與鬼娃的手也各自出現了銀色和紅色的圖騰印.

然後大約十來秒之後,學長身上的圖騰印子慢慢的消退.

我的手表秒針走了一圈,那個銀藍色的陣法就在同時也結束.

就在陣法完全退掉之後,夏碎第一個就迎上去,「行了嗎?」

輔長白了他一眼,「廢話啊,當我是誰.」

「你是除了醫療之外就沒什麼用處的火雞人.」坐在床上的學長慢慢睜開眼睛,然後丟過來就是一句殺死人不留情面的狠話.

按著胸口倒退三步,輔長用一種完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他,「我為你掏心掏肺,一聽到有事情就第一個沖過來,你你你,你居然用這種話報答我!」

「我記得我找的是月見而不是你.」學長二度發出冰冷的言語,「就算你要掏肚掏腸也不干我的事情.」

「月見那小子的功力哪比我厲害,給他醫你還不如等死.」輔長哼哼了兩聲,非常自豪自己的醫術.

「我覺得給你醫我應該自己是送死.」站起身拍拍衣擺,學長繼續給他抬杠.

究竟他們兩個到底是不是好朋友呢?

我想應該是吧.

※ ※ ※

「好多了嗎?」

趁著兩人互抬杠停止的空檔,賽塔將手上的圖騰收到不見之後睜開眼睛,柔聲的詢問精神看起來非常好的學長.

「嗯,謝了,賽塔,瞳狼.」

『沒什麼好言謝的,這是吾家應該做的.』鬼娃也幾乎是同時整理好身上的印,然後漂浮在空中還是那種要死不死的平板語氣,『只是提醒你一下,就算您是能夠徹底融合兩種力量之人,但是還請記住這兩種力量原本就是禁忌而沖突的力量,下次請不要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拿性命開玩笑?

我疑惑的看著那個完全不像在鬼門關繞一圈的學長.

「我會謹記.」學長難得會受教的點頭,沒再多說什麼話.

拍拍他的肩膀,賽塔也笑了笑.

我終于知道剛剛然給我的親切感是怎麼回事了,原來跟賽塔很像,他們兩個都是治愈系的對吧!

「那麼,我就先告退了,比賽還有一些住所的事宜必須處理.」賽塔微微一彎身,非常有禮貌的向所有人先告辭,然後才離開房間.

『吾家也先走了.』

對于來匆匆去匆匆的鬼娃我反而沒啥特別的感想,反正他一向都是這個樣子.

室內突然陷入一片甯靜.

「你不認為該跟我們解釋一下嗎?」打破安靜的是夏碎,他把面具拿下來放在一邊,然後狀似優雅的在一旁的桌面沖起茶水.

整個氣氛有點冷凝.

我懷疑我來錯時間了.

「是發生什麼事情啊?」我偷偷頂了頂旁邊的五色雞頭小小聲的問著,完全不知道發生啥事的我好像莫名其妙踏到誰的暴風圈.

「誰知道,剛剛我們一回到休息室之後學長整個人馬上不對勁,所以才找醫療班的人過來.」一樣摸不著邊的五色雞頭搭在我肩上,同樣小小聲的回答我.

「想問啥就直接問,不要在那邊偷偷摸摸講話,真煩!」學長直接轟來這句話,我跟五色雞頭同時嚇一大跳然後往後退一步.

後面是大門,要逃比較方便.

「大家當然是想問你剛剛為什麼會『發作』啊,親愛的殿下.」完全不知道死活的輔長用那種極度挑釁的愛嬌語氣說話,還翹起小拇指.

三秒過後,輔長讓一記漂亮的過肩摔摔到房間另一邊角落,叩咚聲過後宣告被殲滅.

他現在處于暴怒狀態中.

我的背後偷偷掉下一滴冷汗,「不好意思打擾了,我突然想到有事情要先回宿舍去,改天見.」傳說中的野獸保命第六感叫我趕快從這邊逃走.

「站住!」

完了死了慘了,我就知道逃不了.

我用力閉上眼睛等待死期到來.是說我剛剛應該沒有做出什麼會被宰掉的事情吧?

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你剛剛在外面碰到誰?」

唉?

我睜開眼睛,看到學長就站在我旁邊,「你帶了不該帶的東西進來.」說完,他就從我肩上一抓,一只黑色的細長東西被他扯出來.

不是吧?

我居然身上有海參都不知道!?

「海你的頭!」學長直接往我後腦一巴掌,「這是跟監的黑蟲.」他把手上黑色的東西摔在地上,夏碎和五色雞頭立刻湊上來看,是黑色長條物,大概十五公分左右,在地上蠕動想1 6 K.電腦站.1 6 k.Cn逃走,然後被學長一腳踩住.

說真的,還蠻像廁所里面的◎◎(因為有點惡心所以自動消音).

「黑蟲會自動融入周遭的景物中改變顏色以及型態,所以是最不容易被發現的情報蟲.」學長扭動腳底,然後他腳下的◎◎跟著變扁,「你剛剛進來時候是誰帶你進來的?」紅眼銳利的瞪著我看,有一種我不說馬上會被灌水泥尸到海底的錯覺.

「那個......一個女的,她說她是明風的指導老師,辛菈.」我也不敢隨便亂講,就把剛剛進來時候那些事情都講給他們聽.

夏碎先皺起眉,「褚,我們沒有聽說過明風此次有指導老師隨行,而且明風學院的休息室不在這邊,這邊只有我們學院與巴布雷斯,禔亞,奇雅五個代表隊使用,明風,亞里斯,七陵以及惡靈等五支代表隊的休息室是在大門出來往另外一邊走的第二區.」

「唉!?」

真的假的?

我被騙了!

那她是怎麼進來的?

「指導老師很可能是之後才補辦手續進來的.」學長環著手,然後繼續踩著地上黑蟲,「我看她應該在之前比賽有看過褚跟我們混在一起所以才故意放他進來,然後收集情報,因為休息室一二區只要是選手以及相關身份都可以進入.」

這麼說我被當成快遞了?

免費快遞黑蟲一只是吧?

「對不起!我不知道她......」

夏碎拍拍我的肩膀止住我要說的話,「沒關系,這種事情一定會有的,反正不是你也會是別人帶進來,不用介意.」

我偷偷瞄了學長一下.

「反正你這個人就算被啥附身也是不知不覺,我干嘛還要期望你會發現帶情報蟲.」學長說出了很冷涼的事實,「就不知道對方聽多少去了.」

說完,他狠狠往黑蟲踹去,那個黑色的◎◎發出一聲很詭異的嘶聲後被踹爛,然後變成一堆黑色的灰塵,接著消失無影無蹤.

「應該......都聽了.」夏碎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快說吧,你的發作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要預防對方在比賽動手腳.」

聽起來就是很嚴重的事情.

學長點點頭.

※ ※ ※

茶香飄過.

「這個是精靈送來的手工點心喔.」化身為小孩的金眼黑蛇端著大盤精致的餅干和點心上桌.

......

等等!

現在開始不是要上演曆史大揭迷的時候嗎!?

為什麼場景一跳就跳這麼遠變成午後茶香大家來的活動啊?

啪的一聲學長砸了我的後腦.

「你在觀眾席沒啥事看戲就好,我們也會肚子餓的不能一邊休息一邊說嗎!」他做到沙發椅上,接了小亭遞來的茶水.

基本上這種話讓你這個最高紀錄N天工作不吃飯的人來說特別沒有說服力.

輔長等人也紛紛在沙發椅找了位置落座.

「漾∼快過來吧.」五色雞頭拍拍他旁邊的空位.

直覺坐他旁邊一定會出事,我左右看了一下,最後決定坐夏碎學長隔壁.

小亭在我的杯子倒滿了不知名的茶水.

很香,非常的香,不過由于是一條蛇倒給我的,所以我有點擔心里面會不會滿滿整杯都是蛇毒.

「我的個人基本能力是火系與冰系.」

一點廢話也沒有,學長一開口就是直搗黃龍,快到讓還在考慮要不要喝茶的我以為是耳朵抽筋聽錯了.

紅眼猛然轉過來對我狠狠的一瞪.

......沒事,請繼續.

「這個我們都知道.」夏碎很冷靜的開口.

你知道我不知道啊老大!

「總之就是我原本的能力是火冰兩種.」學長搔搔頭,有一種蠻厭煩的口氣,「一出生就有的,所以起源不必解釋了.」我知道這兩段話是針對我說了,因為大家都看了我一下.

「學長,我個人比較想知道那兩種能力為什麼會在你身上.」五色雞頭不怕死的舉手發問了,不過剛好他也問到我想知道的事情.

對立的能力為什麼會在學長身上?

包括他使用的幻武兵器也是.

「那個是個人隱私.」

學長居然用一句很老舊又簡短的說辭打發問題了!

「總之那個天生能力原本就不可以亂用,如果取得平衡就算了,不過目前這家伙還沒百分之百能控制自己的冰與炎,所以像剛剛在場上那種大法術是禁止使用的.」輔長直接把他的話講完,「會發生像剛剛那種狀況,能力失控.」

喔,我大概了他的意思.

因為漫畫上面常常有演,就是失控下去會爆走還是毀滅地球一類的老劇情.

「並不會毀滅地球.」學長橫了我一眼.

「這些我大約知道,而且這種能力也違反自然.」夏碎端起茶很優雅的喝了一口.

「好帥啊!」完全無意義的發言從五色雞頭那邊來的.

「之前忘記提醒你們.根據醫療班先前針對他的研究,這次大賽中一定還會發生類似的事情,所以你們跟他同隊的要稍微注意一下,往年大賽中最後這場的傷亡率都很高,我想今年應該也不可避免.」輔長突然正經起來,有種酋長在開會的嚴肅感,「一旦發生失控的事情,你們要快點通知醫療班,賽塔跟瞳狼在場.」

賽塔跟鬼娃?

我突然想到剛剛他們兩個也在.

「賽塔跟瞳狼可以平衡那兩種能力.」輔長補充這句話.

「賽塔就算了,他是隨找隨到的人,不過,瞳狼的東西我已經給褚了.」學長懶洋洋的丟過來這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所有人的視線突然都往我這邊聚集過來.

「唉?」

我啥時拿到鬼娃的東西了?

「那只手機.」學長又丟來一句,「那個東西里面有瞳狼唯一的分體,因為瞳狼沒辦法用原本面貌到這個世界,所以只能藉由法術和那個媒介物現身.」

「真的假的!」我從沙發椅上面跳起來.

一切的謎底終于解開了!

難怪我就覺得鬼娃在我身邊的出現率很高,高到完全不像路過碰巧遇到.

原來他跟本是從手機里面冒出來的!

那個手機鬼!

所以,賽塔剛剛打開門是要找我來?

更正,找鬼娃.

「那好,這個意思就是說以後漾漾最好不要離你們隊伍太遠,一旦有問題就可以就近把人找來.」輔長很快的就下定論.

「我把手機還你不是比較快嗎?」我看著學長,想把有鬼的手機還他.

學長放下手上的杯子,「褚,還我之前你先想看看,你有幾次被瞳狼救了?」

......好幾次.

「如果還我之後沒人跟在旁邊,下次你又被攻擊,可能直接升天喔.」

好邪惡的煽動之話!

「如果說要讓褚隨時都在附近,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

夏碎猛然拍了一下手.

然後,我的眼皮開始跳了.

上篇:(第六部)闇之競賽 第五話 開場、退場    下篇:(第六部)闇之競賽 第七話 亞里斯學院的開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