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一部)黑館的秘密 第六話 黑館的封印   
  
(第十一部)黑館的秘密 第六話 黑館的封印

Atlantis AM10:35

「後退!」

尼羅甩去手上的髒漬,往我前面一站,雙手皆化成狼般的獸爪,仰頭,一雙耳朵從他的從他的金色長發上冒出來,原本蒼白的臉快速的扭曲,轉化成整張的詭異的獸類面孔.

他是狼人.

我突然想起學長告訴過我的話.

天花板上的騷動打斷我的思考,一只惡靈又從上方跳下來,聲音比剛剛都還要來的大,我仰頭,看見天花板居然已經開始出現裂痕.

怎麼辦?

半獸化之後,尼羅的動作明顯快上很多,就看見金色的影子在我眼前一閃,下秒那個掉下來的惡靈已經踏上他剛剛同伴的道路,被打碎的腦袋全部掉落在地上,然後化為灰燼.

「『狀況陷入最高警戒,發現疑似鬼門被開啟的痕跡,請護衛黑館的人馬上到現場.』」尼羅在說話,可是不是在對我說話,我看見他按在尖尖耳朵的爪子上有著一枚耳機型對講器,然後他轉過頭,「褚先生,請盡速離開這個房間.」

「我......」聽著他們這樣說話,我也知道情況很危及,可是尼羅一個人應付的來嗎?

我想,至少我多少應該可以幫得上忙.

就在躊躇猶豫之間,猛地正上方傳來劇烈的崩裂聲,還來不及反應的那瞬間,我瞠大眼睛看見了上面的天花板硬生生整個崩裂開來,一面破碎天板就直接往我頭上砸下來.

反射性的閉上眼睛護住頭,幾秒之後疼痛異常的沒有傳來,我偷偷的睜開了眼,看見尼羅已經站在我前面,那塊天花板被他打的整個粉碎掉落在四周,「褚先生,請趕快撤離此處.」他說,藍色的眼睛看著我,「不好意思,得罪了.」

「什......」

還來不及問話,我突然覺得整個領子被人用力的一抓,差點直接被活生生的勒死.來不及聽完我說話的尼羅一把抓住我的衣領把我往外拖.

最後離開房間的那瞬間,我看見天花板一塊一塊的崩落下來,整個上面充滿了白色的綿體還有夾塞在其中的惡靈不停的移動.

一把將我拖出來,尼羅迅速的踢上房門,砰的聲發出極大的聲響,「『聽從我的命令,封門無赦.』」狼爪用力蓋在門板上,奇異的金光從他的掌下畫出一個小小的法陣,不用半秒陣法立即像是被門板吸收般消失無蹤.

門的對面又傳來巨響,整個房間騷動了起來,門板傳來咚咚不停拍打的聲音.

「這只能短暫封鎖一點時間.」拉著我快速的退出大廳,尼羅關上了最後一扇房間門,同樣的在上面下了封印.一瞬間,所有的吵雜聲響全部消失了.

我知道那不是惡靈消失,是因為宿舍本身的隔音就很好了,那群灰白眼的殭尸現在絕對正在用力的破門,可能很快就會跑出來了.

門被封上的同時,我們兩人的背後同時傳來腳步聲.

「真是的,每次宿舍結界重塑都會發生事情,真該好好建議學院一下改個方式.」叩的聲響,高跟鞋的聲音停止在走廊上,「兩位可愛的小朋友,換手了.」

我轉過頭,看見一襲大波浪卷的紅發.

黑袍的惡魔奴勒麗.

「里面那個......」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具體告訴她里面發生的所有事情.

「噓,你不用這麼緊張,我聽得見你害怕的聲音.」她勾起惑人的笑容,紅色的指甲畫過我的臉頰,「惡魔最愛的就是你害怕的聲音.」

我立刻往尼羅後面躲.

「五樓有鬼門,不知道為什麼被打開了.」非常鎮定的尼羅低聲的說著,「里面連結到鬼眾去,現在出現了惡靈,等等不知道還有什麼會過來.」

「好,明白了.」奴勒麗爽快的勾起一笑,「真是麻煩的事情,回頭我要去叫會計部加薪.」

就在兩人談話之間,門里猛地傳來撞擊的聲響.

同時,四樓的走廊以及樓梯也傳來匆匆的細微聲音.

「現在情況怎樣了?」第一個到達的學長看了一下房間的門板,問著.

「看起來不是很好.」奴勒麗搖搖頭,轉頭看著陸續到達的其它黑袍等人,還有找來賽塔的莉莉亞等人,「現在你們與宿舍的封印鑰匙同步的如何?」

「只到達一半,可能沒有辦法臨時將結界重建.」發言的是戴洛,與其它三人一樣,他的臉色看起來也不是很好,「不過可以由外面布下隔絕陣法.」

學長轉過頭,紅色的眼睛看著我和站在旁邊的莉莉亞,有點嚴肅,也有點凌厲,「為什麼五樓的鬼門會開啟?」

他這樣一問,我馬上就知道了......

學長他們一定早就知道五樓有什麼東西存在.

「我們也不曉得.」莉莉亞頭低低的,她發出很小的聲音,「我只是想探查那個陣法的元素組成,它就突然自行啟動了.」

「現在問他們也來不及了,先想辦法將鬼門重鎖再說.」按著學長的肩膀,蘭德爾開口,也是少見的嚴肅表情,「如果讓鬼門那邊的東西出了黑館會不堪設想.」

「嗯.」學長點點頭,沒有繼續說話.

就在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的同時,房門猛然砰然一聲響,一只手掌穿透了木制門面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惡靈穿破的速度很快,看來里面應該混有高等級的惡鬼.」看著那只手掌退後,門上的洞口出現了一只灰白色的眼睛,瞧著外面.立刻從口袋中取出一枚白水晶,賽塔讓水晶漂浮在掌心上,「我拖延封印時間,請各位立即到外面布下隔絕結界,至少讓惡靈出不了黑館.」

水晶猛然碎成粉屑,一點一點的覆上了整個房門,四周又開始安靜下來.

就在同時,原本站在附近的幾個黑袍同時消失,連影子都沒有看見.

「褚冥漾,我們快點出去.」拉著我的手臂,莉莉亞直接迅速的把我拖下樓.

出了黑館的大門之後,已經到達外頭的學長等人早已站好在黑館的四個對角,奴勒麗站在黑館的階梯上,她的腳下出現了金色的法陣.

「莉莉亞,護衛的人要兩名,站到我旁邊.」奴勒麗看了她一眼,說道,莉莉亞也不敢耽誤時間,立刻就站到階梯的另一端,腳下同樣出現了金色的法陣.

「褚,退到我後面.」隨著學長一喚,我馬上跑開很長一段距離.

站在四角的黑袍同時伸出手,從他們的手掌浮出了稍早之前從黑館中拿出的圓亮東西.

「『封隔結界.』」

※※※

我看見整個黑館下面出現了巨大的陣法,悠悠轉動著.

學長等人手上的物體發出耀眼的光,上面畫出了奇異的圖騰紋路,連結起整個大型法陣.

「褚,你現在聽我說.」站在我前面的背影發出聲音,我連忙靠近了兩步,「我們必須在這邊布下隔絕結界不能離開,現在需要有人進去關閉鬼門.」

關閉鬼門?

我想到了那個大型的古老法陣,令我眼熟的陌生陣法.

「對,那個就是鬼門.當初鬼王要發兵時候曾經在各地設下相通的鬼門,黑館中有一個,長年都被結界關閉封印,現在不知道什麼原因打開了,所以必須將它重新關閉.」維持著大型陣法的動作,學長沒有轉過頭,「不然時間拖久,開啟的鬼門會吸引更高等級的惡靈鬼眾,到時候事態就會不可收拾,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我知道.」用力的點點頭,我看著眼前的黑館,里面逐漸傳來更多騷動的聲音.

就在同時,黑館門口退出一個人,是稍早之前留下來的賽塔.

他匆匆的往這邊走來,「我關閉了所有的房間以及廳門入口,現在走廊上已經湧出來低級惡靈,可能很快就會往大門這邊來了.」

這麼快?

我看著黑館,里面傳來更多聲響.

「褚,再多的話不說了,現在我要你進去關閉鬼門.」

轉過頭,那雙紅眼看著我,完全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成分,「我們等不到其它援助的人來,現在馬上就有人必須進去關閉鬼門.」

我倒退一步.

我連鬼門怎麼開怎麼關都不知道,我不會!

「冰炎,這樣太勉強了.」賽塔的表情相當凝重,擺明了不同意.

「他做的到的事情,為什麼叫做勉強.」口氣也相當強硬,學長就直直的看著我,「褚,你只要說一句話,你敢不敢去?」

看著學長,我滿腦子轟的都是空白.

「我......我......」

「只要你認為鬼門開關閉,它就一定會被你關閉,那麼,你怎麼說?」

猛然一愣,我怎麼覺得這句話好像在那邊聽過?

「出來了!」

隨著奴勒麗一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拉過去.

黑館的門口砰的聲響被不知名的強大力量一震,整個黑色的玻璃都被撞的粉碎,劇烈的破裂聲音傳遍了四周,第一個灰白眼的惡鬼從里面走出來,身上插滿了黑色的玻璃碎片.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來襲者見識你的沉重.』」奴勒麗勾起豔麗的笑容,伸出手,一絲黑紅色的光在她的手上畫出線,「來吧,陪我們玩玩.」

咚的沉重聲響落地,在她腿側兩方出現了看起來應該是普通人都拿不動的重槌,幾乎是等人身高,黑色的身發出暗紅色的光.

「奴勒麗,不要破壞黑館.」一看到她取出幻武兵器,賽塔立刻很緊張的說著.

「哪,看我心情啰.」拋來一記飛吻,奴勒麗單手就拿起那個巨槌,瞬間就往走出了惡鬼腦袋上敲下去.

兵器離開,只看見一灘發著惡臭的血肉.

我有種突然反胃的感覺.

「褚,你還沒回答我的話.」

學長的聲音讓我回過神.

看著逐漸出現在黑館的惡鬼群聚,我本能性的往後倒退了一步.

莉莉亞跟奴勒麗都已經開始了戰斗的動作,黑袍們將四周隔離.

然後,我做的到關閉鬼門這件事情嗎?

「沒什麼事情是不可能做不到的,只要你認為可以,那就可以.」

看著學長還有其它人,于是,我緩緩的點頭,「請讓我試看看,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做的很好.」只要我認為可以,那,我想我應該可以.

「褚冥漾,你不用太緊張.」站在另一端的九瀾沖著這邊喊話,「反正掛了我也會幫你複活,現在在學院里面嘛.不過如果你想當我的收藏品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我才不想當收藏品.」不用一秒我馬上反駁.

開玩笑,誰都知道他老大最愛的收藏品叫做尸體.

「褚同學,加油喔.」戴洛對著我一笑,「放心,很簡單的.」

其實我覺得可能不會很簡單.

「那,我應該怎麼做?」我看著前面的學長,用了很大的勇氣才開口詢問.

學長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找到鬼門,封上它,就這樣.」

這不是廢話嗎!

※※※

我覺得四周的氣溫好像開始下降了.

「好像有大的出來了.」站在門前的奴勒麗看著門里面,她的腳下全部都是一團一團肉餅堆積,到處散滿了血漿皮肉,暫時阻隔了惡鬼的持續湧出.

大......大的什麼!?

我有種很想拔腿往後逃的感覺.

「褚,沒時間了,你趕快進去.找到鬼門之後看你要毀要怎樣,總之想辦法讓鬼門停止運作就行了.」學長催促的聲音響起.

說的很簡單,我就是不知道要怎樣運作啊!

「尼羅,你保護他上樓.」另端的蘭德爾朝著已經化回原形的金發管家說著,「不管遇到什麼,一定要讓他走到最後.」

尼羅點點頭,眨眼就已經站在我身邊.

「去吧.」

我猛然被學長推了一把,整個人往前踉蹌了好幾步,進到結界的范圍里面.

一進去結界,四周的空氣更冷了,而且還有一種會讓人窒息的感覺.重點是,我在進去的一瞬間,整個空間全部都暗下來了,與外頭差了非常大.

「啊!我不管了!」

去他的封印方法!反正到了那邊就知道了對吧!每次都這樣!

我開始自暴自棄的往前沖.

尼羅就跟在我側邊,不快也不慢,就是同樣速度保持移動.

「小朋友們,加油啰!」站在前方的奴勒麗伸出手,掌心中出現了紅色的光球,轟然聲穿透了整個黑館大廳,將里面的惡鬼一次全部烘乾淨,「要安全回來喔.」

樓梯上又有聲音蠢蠢欲動.

踏入黑館的大廳范圍,原本可以看見的房間全部消失不見了,連廚房那些地方也通通變成牆面,只有往上延伸的樓梯以及走道.

這就是賽塔說的通口關閉嗎?

看到房門全部封鎖之後我稍微松了口氣,因為我房間里面還放很多東西,要是被破門而入打壞了我會哭給他們看的.

阻礙在我們爬上二樓樓梯同時很快就出現了.

活像是蟑螂一樣拼命再生的惡鬼從各個通道冒出來,灰白的眼到處都是,讓人看了極度反感.

「請繼續往前走.」

拋下了這樣一句話,尼羅跨步往前,雙掌交迭一擊就將迎面而來的第一個惡鬼給震得退後.

「喔,好.」看著被清出來的道路,我深深覺得蘭德爾學長真是個好人,沒想到他借出的專屬管家這麼強.

因為主要是得回去鬼門,所以一路上我們也沒有多加滯留,尼羅將鬼打退之後就一直貼在我附近跑,後面就追了長長一條.

大約十幾分鍾之後,我們兩個人終于千辛萬苦的回到了四樓的范圍.

房間門全都消失,只有那間不斷湧出鬼眾的門口還被留在長長走道的盡頭.

四周的空氣更加沉重了.

我嗅到一種像是沼泥的味道.

撞開了擋路的惡鬼群,尼羅拉著我直接沖進房間里面.休息的臥室中有著黑色的光芒,以及一種奇異,不像惡鬼的聲響.

然後,所有的惡鬼都停下了動作.

我聽見一個呼吸的聲音.

一下一下,沉重無比.

在臥室當中,惡鬼紛紛讓開,然後灰白的眼睛動作一致的轉過頭來看著我們,一點動作也沒有.

在房間的盡頭有個小小的背影,騷動安靜下來的同時緩緩的轉回過頭.

尼羅停下腳步,原本平靜的表情出現了一絲訝然.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人,一個約是國小生般年紀的小女孩,穿著漂亮的黑色洋裝,灰色的眼蒼白的臉讓她看起來像是個人偶般,落在她臉龐的是褐色的大卷發,用漂亮的帶子綁了樣式.

有那麼一瞬間,我恍神了,感覺四周好像沒有什麼東西存在.

「褚先生!」猛地,我被人一把抓住手臂,突然驚醒,抬頭看見尼羅的藍色眼睛,「不要被幻覺迷惑.」

幻覺?

我眨眼,看見四周仍是那些惡鬼.

女孩就站在他們之間.

如果不是那些惡鬼,我還真的會以為她是一個最平凡不過的小女孩.

「她是誰?」我看著那個女孩,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尼羅看著我,久久,才緩緩的張開嘴......

「比申惡鬼王所屬的七大邪鬼貴族,也是鬼王七大高手,凱瑟琳.」

※※※

比深惡鬼王的七大高手.

我想起來,我曾經見過其中一個,深水貴族的瀨琳,後來被學長強制送返了.

那個女孩笑了,細細小小的聲音,卻讓四周的惡鬼急忙的逃竄出了房間,連撞到我們好幾下也都沒有回過頭.

很快的,整個房間被淨空了下來.

「『嘻嘻......姊姊們說這里不好下手......看來也不是這樣......』」她的聲音很小,確足夠讓我聽得清楚,即使她說的不是中文,我也奇異的聽懂了.

尼羅擋在我前面,「褚先生.」他的聲音很低,只讓我聽見,「接下來,您要自己先往上走.」

「你怎麼辦?」我知道他打算自己擋住眼前的女孩,因為過去也很多人這樣做過.

「沒關系,在學院中不會有死亡,即使是鬼王所屬的高手也是相同.」看著眼前逐漸走近的女孩,尼羅張開手,瞬間整個人轉化為半獸狼人的模樣,「找到鬼門之後,只要破壞了陣法上面的其中一部分讓陣法不再完整,它就會停止運轉了.」

原來這麼簡單嗎!?

對了,我想起來之前在大賽中的確有看過類似的方法.

難怪學長沒有告訴我怎樣封閉它的辦法.

學長,有時候多講一點話不會死,真的!

「『狼人,人類,哪一個是我王要的人呢?』」女孩在幾步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笑吟吟的看著我們兩個.

「這里不是鬼族該來的地方,請立刻離開.」

看著女孩,尼羅如臨大敵般繃緊戒備著,「否則,將強制送轉.」

「『哈啊!一個小小的狼人也敢對我說這種話!』」驀然瞪大了眼睛,女孩的聲音逐漸銳利起來,「『我為閻火貴族,你以為我能隨你說要怎樣就怎樣嗎!』」她重重喊了一聲之後,手掌上立即出現一只黑色的蝴蝶.

房間四周立即出現了黑色的漂浮火焰,像是鬼火一般在四周畫出了一個圓.

仔細一看,那些倒也不是真的火,就是同樣的黑色蝴蝶,一張一張著翅膀,詭異的就停在空中不飛也不走.

我倒退了一步.

黑色的蝴蝶在四周飛著,讓人有種不太好的詭異感覺.

「『你們要小心喔,碰到我的這些朋友們,可是會死無全尸.』」勾起笑容,女孩一彈手指,其中一只蝴蝶忽然往牆壁邊飛去,在碰上牆壁一瞬間發出了轟然的聲響.

在我們眼前,那面牆被炸出一個空曠的大洞.

看著整房間的蝴蝶,我突然恐懼了起來.

被這些東西碰到的話,我們很可能會連渣都不剩了,這樣子還要怎樣複活?

「『哪,你們誰是我王要找的人呢?』」她還是笑著,讓人發寒的笑容,「『乖乖的說,不然我就讓這些孩子好好的陪你們一會兒.』」

我看見蝴蝶緩緩的朝著我們靠近過來.

就在第一只蝴蝶即將碰上我的同時,我看見女孩背對,已經被尼羅打破的大落地窗外出現了一個疾速撞過來的黑影.

「閃開閃開!全部給我閃開!」

伴隨著叫囂的聲音,黑影砰的聲轟轟烈烈直接從來不及反應的女孩後面用力撞下去,當場兩人馬上摔成一團發出很痛的叩咚響,四周的黑色蝴蝶也在同一秒消失.

「嘖嘖,都說過要閃開了,撞死算你倒黴.」無視于自己是撞翻人家的凶手,黑影哈了聲,然後從地面上利落的翻起身,對著目瞪口呆的我和尼羅一揚手,「哈啰,漾∼還有吸血鬼的管家.」

「西瑞?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大白天的,我撞鬼了.

上篇:(第十一部)黑館的秘密 第五話 五樓    下篇:(第十一部)黑館的秘密 第七話 崩毀的結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