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二話寒假的禮物   
  
(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二話寒假的禮物

地點:Taiwan時間:下午兩點十分

氣氛整個變得很冷.

「那,那個,我看你干脆就好好的升天吧.」學長的態度完全表明了他的不爽,我也不敢再硬要他幫忙了,可是五色雞頭滿腦子裝的只有消滅兩個字,我只好努力自立自強的跟女鬼打交道了.

『不可能!』女鬼一聽到我講這句話馬上從剛剛的震驚回過神來,『我絕對不可能就這樣放過那個男人!』

「那就送你下地獄好了.」五色雞頭非常歡樂的走過來.

「拜托你在旁邊等一下.」我馬上阻止這個要殺鬼的人.嗚,學長,難道你不能看在她好歹是孩子的媽份上幫忙一下嗎?

畢竟他也是被人害死的,被騙才將小孩流掉,你就稍微體諒她一點吧.

黑眼瞪過來,完全把我剛剛的話全給聽進去了,學長用很冷很冷的聲音哼了聲:「要我幫她?我也不想無條件幫這種東西.」

她好歹生前也是個人不是東西吧......

「不然要怎麼才可以幫助她?」我覺得把這種鬼放在路邊也不好,萬一下一次危害到別人怎麼辦,可是我又不想真的讓她下地獄還是被消滅,這樣太可憐了.

學長偏開頭像是在想些什麼......他該不會等等頭轉回來時候就直接讓女鬼一擊斃命吧?

大概過了又一下子,學長盯著我半晌才說了話:「可以幫她,但是也不會讓她如願,就算是這樣你也要嗎?」

他講得很認真,我立刻就點頭了,「如果可以幫她的話......」

「那就這樣吧,代價我會再跟你清算的.」學長說出讓我很害怕的話,然後他把那個小小的嬰兒放回去法陣上頭,直接看往女鬼,相當不屑的對她講話:「報上你的名字,我可以成全你所想,但是時間有限,能不能如願只能看時間給不給你這個機會.」

女鬼整個看著他,然後緩緩地開了口,聲音不高,模糊的其實有點難以辨認:『我的名字......是......蕭婉蓉......對,我的名字就是蕭婉蓉.』

「我給你一日的時間讓你離開這里,找到你要找的人,可是一天過後不管你有沒有達成你想做的事情,我的術法都會強制讓你下冥府,你同意嗎.」學長這樣說著,完全沒有讓人商量的余地,氣勢不容反駁那樣子的感覺.

愣愣的看著他,女鬼像是在考慮,考慮了很久很久一段時間都沒有開口.

『好,如果你能保證找到那個人的話.』然後,她堅定的開口.

「可以,但是記得你只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間,我不會給你太多也不會太少,時間一到馬上會送返地府,這是你的選擇.」語畢,學長往後倒退一步,「從現在開始計算你的時間,『服從于我的大氣精靈請引導路途,以砂石為血肉而空氣為呼吸,僅用一日導正時間.』」

底下的法陣突然變得明亮異常,接著那個嬰兒消失了,而在光後,原本看起來模糊的女鬼居然變的有點真實,像是活人一樣,只是還是很蒼白外加沒有影子.

她連兩腳都站在地上了.

『謝謝.』緩慢的留下這句話之後,女鬼猛然就消失在我們面前了.

四周安靜了下來,就連法陣也跟著消失,像是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樣就可以了?

我看著空空如也的地方,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那個......學長你讓她去找那個人,不怕真的會發生命案嗎?」

「那也是那個人的命,關我啥事.」學長用相當豁達的態度這樣回答我.

明明就是你讓那個鬼去的!如果發生鬼殺人的頭條應該也跟你脫不了關系吧!

「女鬼不會殺死那個人的,你放心.」冷哼了一聲,學長轉頭離開原地.

「咦?為什麼?」看她的樣子擺明就是要殺之而後快不是嗎?

「漾∼你真不懂女人啊,她一定不會殺的,而且只要一天的時間,搞不好也來不及殺掉啊.」五色雞頭一手就搭在我的肩膀上,這樣說著.

還要加上猶豫的時間是嗎?

可是你們這麼自信是怎樣!要是她找到的瞬間馬上把對方給了結掉該怎麼辦啊!

「你以為殺人的人不會做什麼預防嗎.」瞥了我一眼,學長冷冷的說著.

喔,也是喔,我記得電視上都會去找平安符還什麼的,原來那個也可以拖延時間啊?

這麼神!

「她應該會乖乖的下地府吧?」跟著學長的腳步,我還是有點不安的回頭看著剛剛那地方.

「就算不下去,咒語中釋放的大氣精靈也會把她拖下去,你不用擔心太多.」

「喔.」

就在我們三個即將到達我家時前一個轉角,我突然看見個很懷念的攤位,「你們等我一下.」說著,我快步跑向那個用三輪車載著的小攤子.

沒想到過年還可以看到雞蛋糕的攤子啊!

「漾∼這是什麼?」跟著後面來的五色雞頭看著停下來的攤子,好奇的問道.

「雞蛋糕,我家里的人都喜歡吃.」雖然我老媽自己也會做啦,不過偶爾吃外面買的也很不錯.

停下來的攤位上飄來甜甜的香氣,一種讓人很舒服的味道.

「同學,要買多少?」雞蛋糕攤位的老伯很客氣的詢問著.

我看見上面的塑料布寫著一份二十元,記得以前小時候才十元,果然物價漲了就是不一樣.

「呃......一百好了.」應該夠吃了吧?

「一千塊.」站在旁邊的學長掏出大鈔,然後看了我一眼,「西瑞一個人就會吃完.」

「那一萬塊可不可以?」五色雞頭聞到香味之後整個人露出很歡樂的光芒.

雞蛋糕老伯會嚇死的!誰會花一萬塊買雞蛋糕啊你告訴我!

「一千塊就可以了.」很有禮貌的把錢遞給明顯有嚇到的老伯,學長這樣說著.

「喔,喔好,一千塊要等一下喔,阿伯要馬上現做.」收了錢之後,雞蛋糕老伯動作很快速的點火燒熱爐子,熟練的動作開始將粉漿倒上橢圓的鐵板.

我生平第一次看見有人用一千塊買雞蛋糕,而且那個人還站在我旁邊,更扯的是剛剛還有個家伙要出一萬!

「這個是什麼味道.」等待時間,學長看著被戳出來的小蛋糕,無聊的閑問了句.

「呃......你們之前都沒吃過啊?」我知道學長好像對小吃完全陌生,之前連紅豆餅跟大腸包小腸也是完全不明白,五色雞頭就好多了,至少他吃過的東西多到嚇死人.

「沒有.」學長眯起眼瞪我.

「沒有咧,好像很好吃.」五色雞頭隔著塑料布對里面的東西流口水.

「就是外面脆脆的,里面是軟的......」一下子我也不知道要怎樣形容這個東西.

一種從小吃到大的東西,突然是要怎樣形容啊!

「來啦,阿伯先請你們吃幾個.」

應該是聽到我們的對話,正在翻爐的雞蛋糕阿伯用竹叉串了幾個剛出爐的雞蛋糕遞過來,「阿伯這家味道有獨家配方,保證別的地方都吃不到.」

我立即接過熱騰騰的雞蛋糕,先跟阿伯道謝之後遞給學長.

四周都是冷空氣,有個熱的東西就是會莫名其妙的吸引人.

學長拿走了一個雞蛋糕,旁邊的五色雞頭拿了剩下的整串.

「這個很香.」看了小蛋糕半晌,學長用了這樣的結論,然後才咬了一口.

他的表情實在是看不出這個東西算好吃還是難吃,但是起碼有整個吃完了.

「漾∼一千塊會不會不夠吃啊?」老早就把整串都下肚的五色雞頭對于雞蛋糕更有興趣了.

「應該夠了吧,一千塊就有幾百個了耶!」正常人都會吃到吐!

「這種東西幾百個夠吃嗎?」五色雞頭發出不正常的提問.

「很夠了.」不要拿你的胃跟別人比!

大約又等了一小段時間之後,雞蛋糕阿伯也把全烤完的雞蛋糕用五斤的袋子裝了一大堆熱熱的小紙袋遞過來給我們,「阿伯再請你們多吃一點,好吃以後過來光臨喔.」

「謝謝.」打完招呼之後,行動的攤位又開始移動走了.

抱著那個大袋子,五色雞頭不客氣地開始一個一個吞下肚子.

「麻煩至少留一點給我家.」看著快到的家門,我很害怕五色雞頭用幾十秒的時間就把一千塊的雞蛋都給全吃完了.

「喔.」五色雞頭看了我一眼,又吞了好幾個下去.

大概半分鍾之後,我溫暖的家門出現在我們面前.

因為再來要過年了,很明顯門口整個都被整理過了,而且我還在鞋櫃里面看見了某雙不知道應該說是眼熟還是陌生的皮鞋.

「我爸回來了!」我突然覺得好久沒看到我老爸了.

「沒有其它事情,我要先走了.」看了門口一眼,學長微微皺起眉,感覺上好像是不太想進去.

「咦?都來到這里,留下來玩幾天嘛?」不曉得學長為什麼突然不想進我家,我有點愣到.他上次不是跟我媽和我姐處的都還算不錯嗎?

「我......」

就在學長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大門突然給人豁然打開了,出現在後面的是那個一向鬼的很恐怖的褚冥玥.

「你們一堆人站在門口干什麼?」她瞥了我們一眼,然後把門整個打開,「進來坐吧,剛好老爸回來了,帶很多土產跟點心喔.」

我看了一下學長,然後小心翼翼的推著他的手,「那個......先進去吧,我媽一定也很想看到你.」

學長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說就走過去跟冥玥打了招呼,進門了.

五色雞頭抱著只剩下一半的雞蛋糕,也跟著進去.

走進玄關之後,我注意到整個里面變得很乾淨,看來不在的這幾天我老媽一定把房子給大掃除過了.

一靠近客廳之後,我就聽見某個很久沒聽見的聲音正在跟廚房的老媽對話,然後再來是那個人就這樣出現在我視線同時也發現我回來這件事,「漾漾!好久不見,你是不是又長高了!」

對著我說話的是個中年人,高高壯壯的穿著白襯衫打領帶,旁邊放著行李,整個就是剛下飛機到家的模樣.

沒錯,這個就是我老爸.

我起碼已經快半年以上沒看見他了,每次放假回來都錯過他回家的時間,有那麼幾秒我還有點看不出來他是我老爸還是我叔叔.

老爸很高興的迎著我們走過來,「哇,快半年多沒見,你真的有長高,男生在發育時候要多吃點東西知不知道.」他伸出手搓我的頭,完全就是對小孩方式,「欸?這兩位是你同學?」他注意到學長跟五色雞頭的存在.

「呃,一個是我學長,另外一個是我同班同學.」只是我同班同學很像不良少年......不對,他根本就是不良少年!

「喔喔,漾漾很少帶朋友回家,很歡迎你們來我們家,我是漾漾的爸爸褚項,你們之前有來過可能沒見過我,因為我在外地出差大概一兩個月來回來幾天.」我老爸很熱情的拍著學長的肩膀,倒也沒對五色雞頭有什麼意見.

其實你兒子已經孤僻到只要有人來你都好了是嗎?

一般家長不是應該對五色雞頭這種型的有所質疑嗎!然後要悄悄的說你可別跟同學學壞之類的吧!

「褚伯父好.」學長很有禮貌的打了招呼,「不好意思打擾了.」

「伯父你好,我是漾∼的好朋友!」完全不是好朋友而化身為我的好朋友的邪惡雞頭直接搭著我的肩膀這樣自我介紹,「叫我西瑞就可以了!」

我爸還是笑得很高興,完全不覺得有個不良少年朋友有什麼不對勁,「你們好,過來坐啊.剛好我今天回來有帶很多禮物跟土產,你們想回家時也帶點回家吧,有的東西平常買不太到逢年過節才有喔.」拉著學長跟不良少年,他很樂的招呼著兩個人進去客廳.

然後把滿頭黑線的我留在走廊.

真是對不起,你兒子前半生就是沒幾個朋友可以這樣讓你招呼喔,現在看到學長他們就火力全開了是吧!

你想當同學的好爸爸想了多久啊你!

「老爸好像真的很高興.」靠在旁邊的牆壁,冥玥給了我很可怕的冰冷笑容,「看來你以後最好多帶一點同學回家,不然他會把注意力都放在你學長跟那個金毛的同班同學身上喔.」

「為什麼你朋友就不會.」看著正在推薦名產的老爸,我很不平的看著那個常常帶著一堆朋友的魔女.

「我朋友幾乎都是女的,你不怕老爸這樣拍來抱去的會被告性騷擾嗎?」挑起眉,冥玥說了一個很像狡辯的事實給我.

明明也有男的,只是都被你趕跑.

「漾漾回來啦.」廚房的老媽探出頭,終結了我們兩個的對話,「剛好你爸也回來,我做了點心拿去客廳跟大家一起吃喔.」她端出來一大盤的糕點.

「欸,快過年了要吃點發粿跟年糕比較好啊.」

我看向盤子,果然都是老媽親手做的過年必備食品.過年是會讓人變肥的時間......

端著盤子走進去客廳,我跟冥玥同時看見我家老爸已經進行到拆了好幾包土產要學長跟五色雞頭一個一個試吃的地步了.

「這個是同事從東部買過來的番薯餅,你們兩個以前有吃過嗎?還有玉里的羊羹......另外我在出差的地方也有買很多進口餅干.」老爸拼命拆著土產放了整個桌上,旁邊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做客氣的五色雞頭跟著拼命吃,更旁邊一點的學長不知道懷著什麼心情接過了番薯餅,默默的慢慢吃下去.

他們這樣每種都混在一起吃不會拉肚子吧?

「漾∼這個很好吃耶!」一注意到我進來,五色雞頭馬上揚著手里的黑糖糕這樣說著.

「喔,好,我知道那個好吃.」是說老爸,為什麼你的名產里面連澎湖的都有?你們同事是在做過年前的土產大交換嗎?

「老媽有做糕點喔,你們不要吃太多.」把盤子放在桌上,冥玥把幾個還沒拆的袋子往旁邊堆.

加上那包雞蛋糕......該不會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晚餐吧......

我在學長旁邊的空位坐下來他桌前已經堆了好一些包裝紙了,全部都是不同的土產包裝.

學長......這樣吃會肥的.

「羅唆-」啪一聲某個正在吃羊羹的人直接揍上我的後腦.

我抱著頭很悲哀的往旁邊坐一點,「那個......炸的年糕不趕快吃冷掉就不好吃了,還有雞蛋糕也是.」盤子里面有炸過的紅豆年糕,外面包裹里著的是金黃色的酥皮,我家每年過年絕對會出現的東西.

一轉頭,我看只雞蛋糕的袋子已經空空如也.

凶手現在正在吃黑糖糕!

「西瑞......你肚子會不會痛.」我看著他桌前堆高好像一座山的包裝紙!有點冷汗的問著.

「肚子痛?漾∼你肚子痛嗎?」完全沒有吃大多感覺的五色雞頭用一種問號的表情看著我.

「當我沒問過.」你的肚子真的不是人的肚子.

「漾漾,我有買禮物要給你喔.」因為同學來整個人變得很歡樂的老爸從旁邊拿出一個大袋子,「入學時候沒送你,現在寒假剛好換新衣.」

我接過袋子!里面放著的是一整套的新衣服,連鞋子包包什麼的都有.

「謝謝.」我收下了沉重的大紙袋,很感動的覺得終于我家有人對我很好了,只是這個人經常半年沒碰上面有點快被遺忘就是了.

「小玥也有,剛好我出差的地方有好幾家女生的店,老爸就跟同事去逛了幾次.」拿出二號大紙袋遞給冥玥,老爸很開心的說著.

「謝啰.」冥玥接過紙袋看了一下!估計里面應該是跟我差不多的東西.

「另外兩個同學也有,伯父買了很多帽子跟一些男孩子用的東西你們要不要看看有沒有喜歡的.」翻出了更多紙袋,繼土產之後老爸開始展示紀念品了,十幾家不同的紙袋包裝以整個給攤在桌上,活像是路邊的小販正在一包一百的大特價,「不用客氣,每個人至少要挑一件喔!」

這個場面我很習慣,每年過年來拜訪的親戚小孩一定都會有的待遇.

接過現在是提早過年了是吧?

「喔喔喔!這個好!」

五色雞頭從一個紙袋里面抓出一件金光閃閃的大花襯衫,上面印著印度風的大象,背後還寫這個「勇者納涼」的詭異字樣,「這個可以給我嗎?」他對詭異的花襯衫感到非常滿意,很樂得對我爸提出疑問.

你確定你真的要那個詭異的衣服嗎!

「不,不好意思,那件不是禮物喔.」我老爸整個尷尬起來,然後這樣告訴五色雞頭:「那件伯父有穿過,是上一次出差時候跟同事去海灘買的......」

「穿過也沒關系,我喜歡這件.」眼睛里面大概只剩下勇者納涼的五色雞頭發出一見鍾情的回答.

說真的,我實在是很難想象我老爸穿這件衣服時候的樣子.你沒事買這麼奇怪的花襯衫干嘛啊!

「他要就給他吧.」冥玥在旁邊咬著紅豆糕然後拋過來這句話.

「這個一件才九十九耶......」我爸有點黑線的說著.

「我喜歡這個.」五色雞頭已經完全無法聽入人類的話語了.

完全無視于五色雞頭跟花襯衫的愛,學長徑自看過了一遍紙袋,然後從里面拿出一個東西:「這個可以給我嗎?」

我轉過去,看見學長手上有個非常,極度民俗風的線編織手環,感覺上比較像是文化村會賣的那種東西,好幾個顏色的線編在一起.

原本應該是不起眼的東西,可是我卻覺得那條手環好像哪邊怪怪的,也說不太上來,可是是那種會讓我不想碰的東西.

「可以啊,要不要多挑幾個,這邊還有很多.」老爸很高興終于有人挑正常東西了,又拉了好幾個紙袋給學長看.

「我想只要這個就可以了.」學長很有禮貌的謝絕了.

我坐在旁邊吃這塊冷掉的炸年糕,然後轉開電視機,上面正在播報今年寒流來襲的消息,不偏不倚剛好就在過年的前後幾天.

話說從學校回來之後我就一直覺得很冷,果然是在溫暖的學校待太久之後會調適不過來.

就在客廳充滿甜蜜香味跟說話聲音時候,我老媽終于結束了廚房工作然後端著一大盤的飲料出現在客廳入口,「小玥,漾漾,你們這兩天要趕快收拾喔,不然船票就訂在過年那星期,不要到時候又要匆匆忙忙整理了.」

對了,我差點忘記還有魔女抽到十日游這回事了.

「早就收好了,與其問我們行李,另外兩個人找到了嗎?」冥玥接過了飲料,發出意義不明的問句.

另外兩個人?

「還沒耶,沒想到你阿姨他們會臨時取消行程,說是過年要回老家不知道做什麼,所以船票多了兩張.」老媽一臉傷腦筋的這樣說著,「臨時也不知道去哪邊找兩個人.」

「兩個人?」老爸看了老媽一眼.

接著所有人都轉頭看著學長跟金毛的不良少年.

我仿佛看見了他們頭上出現了箭頭標示著這里有兩個人的字樣.

「那就這樣決定吧!」老媽突然很高興的一拍掌,然後左右搭著學長跟五色雞頭的肩膀,用一種非常,非常和藹可親可是看起來好像人蛇藥賣小孩的那種笑容對著他們兩個發出問句--

「你們想不想去海上搭輪船十日游啊?」

上篇:(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一話女鬼事件    下篇:(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三話行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