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五話橫行在前的意外   
  
(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五話橫行在前的意外

地點:Taiwan時間:上午十點十六分

「全部不准動!」

就在我們一車的人莫名其妙掙紮要爬起來時候,外面突然傳來這樣的喝聲,「通通下車!」

接著,我看到電視上才會出現的一種很誇張的畫面,往我們車前面有一輛黑色的箱型車,老爸就是為了閃避這台車才猛然煞車的.

那台車下來三個拿著槍的人對著我們家.

有沒有搞錯!今年這種倒黴方法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神啊,你真的要讓我把所有不可能的倒黴事情都經曆過一次才肯讓我百年安然死去嗎?

這會不會太扯了一點啊!

對了,其實這是電影那個對吧,有人在外面拍電影,只是不小心認錯車主了才會打劫錯誤.

「聽不懂嗎!通通給我下車!」其中一個拿槍的人突然對空鳴槍,很顯然那個是真槍不是道具槍,接著他又重新把槍對准我們家:「馬上下車!不然就殺了你們!」

......我們真的被搶劫了耶.

「不要這麼急嘛,現在下車了啊.」五色雞頭突然很高興的打開了後車門跳下去.「那個是真的槍嗎?沒想到可以看到有人在用真槍.」他整個人很感動的貼到歹徒面前去看那把槍.

要不然請問一下啊這位同學,我用的是假槍嗎?

不要鄙視水槍啊種蛋!

「廢,廢話少說!其它人也給我下車!」那名打劫的人把五色雞頭給推開,然後朝我們威脅的晃了手.

老爸緩緩的解開安全帶,「沒關系,警察應該很快就到了,你們不要刺激到歹徒.」他看起來有點緊張,然後這樣安撫整車的人.

說真的......搞不好之前我真的會緊張然後害怕的要死,可是不曉得為什麼現在看到那些歹徒我居然完全不會緊張也不會害怕,再怎樣說他們好歹也是人類嘛,跟學院里面那些東西一比,他們還比較親切可愛一點.

我可不想看到有鬼還是怪物來挾持,這樣我一定會哭出來,絕對會.

「先下車.」跟著大人,在後座的我們三個也慢慢的下了車.

一下車,馬上聽見很大的警笛聲傳來,明顯是其它也停下車的人報的警,一大堆不能行走的車在有一段距離之後沒人敢靠近,畢竟是有槍,大家都很怕被流彈打中.

先來的警車馬上將附近都給隔開來,然後馬上有人對打劫者喊:「把槍放下不要傷害無辜的人,有事情我們可以好好商量!」

按照電視劇,我想這些人應該不想好好商量.

「我們的車爆胎了,把你們的車讓出來.」完全無視警方的喊話,剛剛那個開槍的人這樣告訴我老爸.

「呃......只要不傷害小孩子,要什麼都自己拿去吧.」我老爸很勇敢的擋在所有人面前這樣說著.

「請馬上釋放人質.」警方再度喊話.

站在我旁邊的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拿出手機.

「那邊那個!你想干什麼!放下你的電話!」另一個歹徒馬上注意到學長的舉動然後大喊..

「反正又不是報警,打通電話回去報平安你緊張什麼.」學長非常無視緊張的歹徒,然後很從容的撥了電話,接著手機不用幾秒馬上給接通了:「有事情,等等記得派人來善後,地標自己找.」

我很肯定學長一定打電話回另一邊了.

結束了短暫的通話,學長掛掉手機然後把手機丟回車里面:「這樣行了吧.」他看了那名歹徒,聳聳肩.

「最好不要再給我耍花樣!」歹徒惡聲的吼著.

基本上,我想他的花樣應該已經耍完了.

「咦?漾∼那台車里面有東西耶.」很興奮的把歹徒參觀完畢之後,五色雞頭蹦回來,然後指著車子里面說話.

「你們兩個,過去警察那邊!」歹徒用槍對著我老爸跟老媽揮了揮.

「拜托你們把小孩放走,留我們當人質就好了!」老媽很勇敢的這樣跟歹徒說道.

「少廢話!再不過去我就開槍打死剩下的!」凶狠的在地上開了一槍,歹徒怒吼著,「人多太礙事了,馬上給我滾!」

老爸跟老媽很顯然不想滾.

「老爸,你帶媽先過去吧,這邊警察應該會想辦法.」冥玥推了老爸一把,點了點頭,「我們不會何事.」

「小玥......」

「馬上給我過去!」歹徒用力的將老爸跟老媽給拽走,丟出車道外.

一看見有人質被釋放,警方立即出來好幾個人將老爸跟老媽掩護到防線後面.

三個歹徒馬上走過來,用槍指著我們四個人:「不要耍花樣,快上車.」邊說,其中一個人跳上駕駛座發動了車子.

「真抱歉,我不喜歡別人開的車.」就在學長這樣講話的同時,五色雞頭也同時有了動作.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兩名在外的歹徒突然重重的往外摔出去,一點也沒有看見五色雞頭是怎樣將他們打飛的.

「你們這幾個混帳--」車上的那個怒氣沖沖的拿起槍.

站在車門邊的老姐突然動了手打開了車門,歹徒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整個人被揪出來,一記有重又狠的過肩摔把他給摔出了車外.

整個還手不到半分鍾完成,三個持槍歹徒倒了一地.

所以我說,我比較伯的還是非人類的東西......

走過去把地上的槍一個一個踢開,學長又補了想爬起來的人一腳,讓對方當場昏過去.

可能沒料到人質自己會這麼快反擊完畢,外圍線的警方整個愣了很久.

「漾的姊姊,你趕快去警察那邊.」五色雞頭快速的把我姐往車道外面推去.

意外配合的冥玥悠悠哉哉的走出了包圍線.

回過神之後,好幾個警察就要湧上來--

「等等!還沒完!」

五色雞頭的話慢了一步,就在所有人要撲上來時候,原本停在不遠處的黑色箱型車突然炸出了奇異的深紅色閃光,接著整個爆炸開來.

下意識閉上眼之前,我看到好幾個人被那個沖力給炸開.

劇烈的熱氣襲卷而來.

有人護在我前面.

待整個強烈的爆炸過後,我微微的睜開眼,看見五色雞頭用他的大獸爪擋在前方:「嘖.原來車上的東西是鬼族.」

鬼族?

馬上站起身,我看見四周整個都是火,像是有自己生命一樣的火焰拓展開將剛剛警方的防線都給隔開,而我們後面的車道也被黑煙跟四散的灰塵火星什麼的都掩蓋住無法看見外頭的狀況.

然後我看見詭異的事情,照理來說應該也一起被炸開的我們家車子居然完好無事的待在原地,連一點小刮傷都沒有出現.

......他應該不會等等自己變形然後站起來吧?

『風之環,大氣之詩歌,祝禱災厄離去而保護降臨.』伸出手站在五色雞頭旁邊一點,學長吟唱著類似咒文的語言,一股涼涼的風吹散了四周熾熱的空氣環繞在我們附近,「褚,拿出你的兵器.」

咦?我的兵器?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狂妄.』下一秒,米納斯立即出現在我手上,「那個車子里面有什麼?」

我想,車子應該不會無緣無故自己就炸掉了.

「鬼族,嗅到血腥的味道跟貪婪來的.」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收回了手!只剩下風還在四周環繞著:「我想這些人剛剛一定不知道搶了哪個地方,也造成了死亡......或許他們同伴中也有人死了,而沾染這些汙穢氣息的尸體就會招來邪惡,于是染上成為扭曲.」

也就是說應該有第四個歹徒?而他已經死掉了,現在尸體變成鬼族?

「就是那個意思.」學長點點頭,認同了我的話.

很好,既然是鬼族的話那要怎麼辦?

今天也夠刺激的了,還沒搭上船就已經在路上車禍,被搶,現在還像是電影特效一樣爆炸外加有鬼族降臨.

難道這是老天叫我最好不要上船的前兆?

「兆你的頭.」站在旁邊的學長直接朝我頭上一巴,冷哼了聲:「西瑞,你可以應付嗎?」

「沒問題的啦!」五色雞頭張著獸爪咧開笑容,「本大爺乃江湖斃命客,沒有東西可以從大爺手下逃出生路.一

你這樣講好像你是江湖暴斃客的感覺.

就在講完之後,剛剛爆炸的那台箱型車動了動,接著從滿是熊熊火焰之中出現了一個像是人的形體.

那個東西伸出了手,將卷曲的車左右扳開,然後從里面走出來.

出現的是一個火燒人.

我想他應該真的是個人類,但是他全身部著火了,我可以看見正在逐漸被燒焦的肌肉跟已經沒了眼睛的臉上兩個窟窿.

一種詭異的臭氣隨著那個車西的動作而傳來.

被火燒的人應該不會走吧!

「所以說那個已經是鬼族了.」學長左右看了一下,「鬼族會召喚鬼族,所以一定會有別的冒出來,你要小心.」他說出了讓我非常害怕的話.

等等,那我家的車怎麼辦!

要是被打爛就慘了.

學長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跟頭發都已經恢複成原來的顏色:「夏碎給你的護符你是不是放在車上的背包里面?」

「喔,對啊.」因為有點體積沒辦法直接放在口袋我就先把它塞進去行李.

「那就沒問題了,護符會保護車子.」

那人呢!

護符應該也要保護人才對吧!

「人可以自己保護自己啦,反正鬼族你也對上很多次了,應該也有經驗了吧!」學長的紅眼瞪了我一下,然後拿出了一塊藍色的水晶,「我先將這一帶隔離起來,不然有人誤闖就糟糕了.」

語畢,他手上的水晶突然整個散開來,然後藍色的粉末全都散在地上.那麼一瞬間,整個四周的黑煙什麼的都消失了,外環變的霧霧的,只剩下那台熊熊燃燒的車以及火焰喪尸.

「這種小東西本大爺才不會看在眼里.」終于有活動機會的五色雞頭很樂的直接沖上去,完全無視于喪尸上的熊熊烈火,一爪就將整個燒到看見人骨的頭給打飛了出去.

那個火焰尸體頓了頓,好像覺得沒有頭也沒關系,馬上就伸出手抓住五色雞頭的獸爪,全身的火焰突然變得更大.

其實他不是火焰喪尸而是汽油喪尸才對吧,不然怎麼可以自己加大火人!

「可惡,敢燒本大爺!」五色雞頭看著燃燒的獸爪,另一手猛然糾結擴展,直接一爪往無頭的喪尸中間劈打下去.

雖然是喪尸,但是畢竟還是人肉做的喪尸整個從中間被打裂開來,然後像是失去重心一樣松了手整個往後倒,然後再也不會動彈了.奇異的是尸體上的火焰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反而一直猛烈燃燒.

那台車也是,像是不會熄滅或變小,反而一直越燒越大,好像車子上有什麼東西可以助長火焰不停.

就在四周只剩下燃燒的聲音之後,某種奇異的聲響從車子里面傳來,喀喀喀的幾個聲音發出,下秒整個車馬上被撕裂成兩半.

然後在兩半的火中,站著一個人,一個也一樣熊熊燃燒的人.

看見那個東西冒出來之後,我突然注意到旁邊的學長好像松了口氣,「西瑞,不用攻擊了.」他喊住正要往前沖的五色雞頭.

為什麼這個不用攻擊?

我疑惑的看著學長,那個不是也是鬼族嗎?

火焰中的人伸出手像是隨手一甩,他身上的火立刻全部都消失,而在之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個男人,火焰般的紅發直直的紮在腦後垂至腰際.他的臉看起來有點邪氣,但是是屬于很酷的那種不笑類型,身上穿的是黑色的整套皮裝和一些零散的金屬裝飾.

金色的眼睛毫無感情的看向我們這邊.

......他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非常難以接近,而且我覺得看見這個人第一秒整個背脊都跟著發寒起來,感覺到很怪異.

「火焰貴族,萊斯利亞,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邊?」學長的口氣聽起來沒有敵意,好像他跟這個人認識.

學長認識鬼族?

的確不會奇怪,因為他之前也好像認識安地爾他們,只是我第一次聽見他跟鬼族講話很客氣,毫無敵意.

『我......感覺到邪火在竄動.』男人緩緩開口,語氣有點低沉,沒有很大聲,但是剛好全部人都聽見了.

「送來了誰的手下?」學長走過去接近了那個人,問著.

『你們認識的,比申的七大高手之一,深遂的狂火貴族.你們曾經將使用黑暗之火的貴族抹煞,所以他來了.』低語似的說著,男人伸出手輕輕勾了學長的一絲銀發,『我的主人擔心你們將應付不過接下來連串之事,所以讓我來關閉邪火的道路.』

「嗯......請他可以暫時放心,目前比申的手下除了安地爾之外大多不難應付.」學長沒有揮開對方的手,只是這樣說著:「這邊不是你應該久待的地方,火焰是邪火不是純淨之火,先回去吧,萊斯利亞.」

男人微微點了頭,然後收回手轉向我這邊.

有那麼一瞬間,我對上他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那雙金色的眼睛讓我覺得異常恐怖,好像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然後,他往我這邊邁開了步伐.

我嚇了一大跳,馬上往後退,直到撞上了我家的車子之後才停止,猛然抬頭那個人已經出現在我面前,距離近的讓我無法逃離.

他很可怕,非常可怕.

四周的空氣變得悶熱.

男人彎下身,金色的瞳孔在我眼前放大,我幾乎可以在上面看見自己驚恐的倒影.

『我為殊那律恩鬼王之直屬護衛,即將帶來災難的人,你已經選擇好你的方向了嗎?』

那個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熱氣幾乎讓我無法呼吸,我感覺到四周好像都是火在燒著,讓我害怕:「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什麼東西將帶來災難?

『閉鎖的空問即將有沉睡的勢力崛起,想沐浴在東方日出的旅者只能被迫前往西方,相同的道路而不同的方向.』他微微轉了語氣,然後著著我:『那麼,你怎麼說?』

這句似曾相識的話讓我整個錯愕了.

我不知道應該回答他什麼,我也不明白他想問什麼.

耶,我應該怎麼說?

還沒回答對方,男人已經站直起身體,那種熾熱的感覺也跟著遠離,然後他拿下耳朵上的一個鐵飾遞給我:『邪火只得以火焰制止,你會用上的.』

愣愣的看著遞過來的耳飾,我不知道應不應該收下來.

「褚,你可以收著.」學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我這才注意到他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走到我們旁邊了,「雖然只可以用一次,不過這是預防邪火的東西

「喔......謝謝.」戰戰兢兢的伸出手!我接過了那個銀色的小小飾品.那只是一個鐵環耳飾,上面刻滿了細小像是螞蟻一樣的不明文字.

是說,這樣收鬼族的東西真的好嗎?

我有點不太曉得學長的用意.

「漾∼我也要看.」五色雞頭躍過來抓著我的手看著那個耳飾.

抬起頭,我看著那個已經把視線轉移的鬼族,有像山一樣高的疑問完全沒得解答.

『我將關閉邪火,這樣比申的手下就不會前來侵害原世界.』那個鬼族的男人這樣告訴學長,『在此先行告別.』他微微點了點頭,就往熊熊燃燒的車子走過去.

他停在火焰之前.止住腳步的同一瞬間整個正在燃燒的車體突然整個熄了火,連個火星都沒有了只留下殘余燒黑的車骸跟地上已經連骨頭都成灰的一個人體形狀.

微微點了頭之後,那名火焰貴族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西瑞收起爪子.」學長打破了沉靜,我看見他的發跟眼也轉了黑色,旁邊的五色雞頭應了聲然後將手給甩回人手.

包圍在外面的霧很快就散開,我看見了第一台車子的出現.

對了,米納斯.

飛快的將手上的槍給收回,同時間四周的景色也越來越清晰很快的我們就看見了剛剛的警戒線跟很多被堵在快速道路上的車.

「漾漾!」還沒踏出第一步,我先聽到我老媽的喊聲,下一秒就有人沖過來一把抱住我:「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們三個都被卷入爆炸了.」

「欸......沒事啦.」掙紮著探出頭,我看見老爸冥玥跟好幾個警察都走過來.

被丟到旁邊的三個歹徒還來不及逃走,馬上就被制服了.

「奇怪了,爆炸那度嚴重怎麼我們家的車子沒有事情?」視線往後一點,老爸用一種滿滿都是問號的口氣自言自語著.

呃......這個你可能要去感謝夏碎學長,是因為有他的護符才沒有事情.

「糟糕,這下子不會要筆錄又要延遲了吧!」確定人車都平安無事之後,我老媽突然驚覺了這個問題.

對喔,又被挾持又爆炸什麼的,現在地上還有個無解的謎樣燒焦人型,警察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就讓我們離開吧?

「應該可以溝通一下讓我們回來時候再去筆錄吧.」冥玥環著手這樣說著.

哪有可能!

你聽過警察過十幾天才在補筆錄的嗎,根本沒那種事情好不好!

「我去溝通吧.」學長拍拍他的帽子戴在頭上,然後很直接就往警察堆中正在發號施令的人走過去.

看著學長的背影,我突然無法想象他會好好坐下來跟人喝一杯茶那種溝通.

「漾漾,你學長是有警察相關背景嗎?」看著學長真的在跟那個高階講話,我老爸很疑惑的問著.

「呃......應該有吧.」就算沒有,他後面那個叫做公會的東西也一定會有.

在我看見學長對邵名警官出示了黑袍證明而對方變得畢恭畢敬之後.我更加深深的如此認為.

這個世界已經被異世界給腐蝕了!

就好像電影會告訴我們在不知不覺之中,外星人其實就在你身邊那道理是一樣的.

不用幾分鍾學長就走回來了,「溝通完了,他說我們不用作筆錄也沒關系.」他發出傳說中高位壓低位的那種黑幕發言.

「咦,真的可以這樣嗎?」我老媽相當驚奇.

「可以,我會請別人幫我們去解釋清楚.」學長用一種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口氣講話.

結果你剛剛打的那通電話就是請人家來收尾的是嗎?

我再度體會到公會真的是種非常神秘的組織.

「所以,趁著記者跟好事的人還沒正式出現的時候快點逃離現場吧.」

學長發出會教壇小孩的結論.

上篇:(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四話家族旅行    下篇:(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六話起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