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八話任務探查   
  
(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八話任務探查

地點:Taiwan時間:下午四點四十一分

回到房間之後我無聊的待了一下,開了電視轉了幾個頻道之後又關上.

五色雞頭在下面吃東西而學長一直沒有回來.

探查需要這麼久的時間嗎?記得上次跟學長去卷之獸任務時候他也只是稍微看了一下就走人了,怎麼這次都快一個小時還沒有回來?

......學長應該不可能迷路吧,他這個人就好像裝了自動導航一樣就連沒去過的地方都好像很清楚,所以迷路這兩個字對他來說根本是天大的笑話.

就在我胡思亂想時候,有某種聲音好像從門外傳來.

不是敲門聲,好像是什麼小型的東西撞上來一樣,連續好幾次.

該不會有小孩子在外面玩啥吧?

奇怪的聽了聲音持續一會兒之後,我走過去打開房門,外面什麼也沒有,只有幾個也要回房間的人路過而已.正想關上房門時候,我突然眼尖的看見走廊上有點距離的地方出現了小小圓圓藍藍的東西正在賣力滾動.

為什麼船上會有球魚?

那個玩意不是應該隨波逐流努力的爬船體嗎?為什麼會出現在船艙的內側走道里面?

這種魚不知道能不能脫離水耶?

鎖上房門之後,我第一個想法是快點把這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丟出船外回去跟同伴相聚.還沒追過去,那個圓圓的怪魚又滾了好幾圈,直接往樓梯的地方滾過去.

我很快的追上去,來不及出手去抓,球角整個轉了一下就往樓梯滾下去.根據圓的東西會不停滾,很快的那個小小圓圓藍藍的球角就消失在樓梯的彼方.

有沒肓這麼難抓啊!

魚在陸地上不是應該要死不活趴著喘然後等著被好心人抓去放生或是被壞心人抓去放鍋嗎?你表現的這麼活力四射是怎樣!

要代表你新鮮是吧!

看著印在樓梯上的水漬,我還真有那麼一秒不太想管他,不過想想還是去把那東西弄出去好了,畢竟魚沒有水真的有可能會死掉.

一邊想著,我順著樓梯往下走.

經過五樓之後越是往下越是安靜,越下面的公用設施越來越少,到最後幾乎全部都是客房,靜悄悄的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不曉得為什麼,我往下走通過一大堆客房區時候,似乎聽見隱約的機械聲響.

是因為這邊比較接近船底嗎?

整個底下客房區安靜異常.

看著一扇一扇相似而關起來的門,我突然感覺到異樣的壓力.不曉得為什麼我下意識感覺到最好快點離開這個地方不要久留比較好.

這個空間好像有什麼東西存在.

退後一步,突然有某種好像踩到東西的感覺從我後腳傳來,類似棉花一樣一踩下去就噴水,我的褲管底馬上整個冰冷起來.

連忙轉過身一看,我看到剛剛追著下來的球魚就躺在我腳邊還被我踩了一腳,整個圓圓的身體扁了一半,不知道是不是頭的地方出現兩粒綠豆大的東西往上看著我.

「呃,不好意思,我不曉得你在這邊.」糟糕,魚扁了一半應該不會死掉吧?不曉得用水泡一泡會不會變回來?

我彎下身去撿起那個兩巴掌大的圓球,其實不會惡心,感覺上好像只是拿著一團濕濕的海綿球,也沒有鱗片,整個光溜溜軟綿綿的.

手上的魚用綠豆眼在看我,然後突然發出了「啾」的一聲,非常像是小孩子在玩的那種塑料玩具.

抓好那只魚之後我左右看了一下,果然還是沒有人,只有一點點不知道哪邊傳來的聲音,「我,我先帶你去放生好了.」這里給我的感覺真的很毛,原本應該很明亮的走道看起來也有點陰陰暗暗的讓人不太舒服.我拽著那只球魚硬著頭皮開始往後面的樓梯移動.

就在我轉頭的那一瞬間,我突然聽見一個非常大的甩門聲,砰的一聲整個走廊都在回蕩這個巨響.

立即回過頭,我卻沒看見有哪個房間的門是開著的,也沒有看見有人出現在走廊上.

難不成是剛剛我自己聽錯?

可是那個聲音真的很立體耶,很明顯就是有人用力摔上門那種感覺.

其,其實應該是我聽錯了吧.

有點抖的抱著那只球魚,我整個雞皮疙瘩都不停冒出來,然後我又轉回過頭往樓梯踏上第一階--

乒--

這次傳來的下是甩門聲,而是某種砸破玻璃的聲音.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會聽到房間里血傳來砸東西聲音,因為這艘船的房間有隔音設備啊!有聽到一定也只是我聽錯而已,所以我絕對不可能會聽見有人在房間里面砸破東西的聲音.

對!一切都是幻聽!

這次我完全不敢回頭,抱著球角就往上一層沖上去,管他有什麼摔門摔玻璃的聲音都與我無干啊!那根本就是幻聽不存在的東西!

沖到上一層之後我喘了一口氣,這層就明亮很多了,也看到走廊上有幾個人正在聊天,和下面陰沉氣氛完全不一樣.

啊......這就是人間的感覺啊.

「你在這里干什麼!」

「啊啊啊啊啊啊啊------」

通往下面的樓梯後面突然有人用力拍了我!

「吵死了!閉嘴!」

熟悉的巴掌整個往我後腦呼下去,我半秒就沒有聲音,因為我差點去咬到自己的舌頭外加整個人痛到叫不出來.

回過頭,看見學長站在下兩階的梯上冷眼看著我:「松手!你再擠下去那只球魚就會變成干魚.」

被他這樣一講我才注意到因為剛剛嚇到,所以下意識杷手整個用力收緊,拽在懷里的球魚被我一用力擠出汁來變得更扁,然後我的上衣整個前面都濕掉了.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連忙跟正在用綠豆眼瞪我的球角道歉,我同時也發現剛剛在走廊上聊天的人一直在看著我們.

「給我過來.」抓著我的手臂往樓上走,學長冷著一張臉完全沒有說話.

我一直被他拖回房間之後他才劈手拿了那只球魚進浴室.

小心翼翼的跟過去,我看見學長在浴室的臉盆放了水,接著把扁魚丟進去水里面,不用幾秒鍾之後那只魚又變成圓型的了.

原來那真的是可以補充水分的海綿魚啊

一看到球魚得救之後我立即打了個噴嚏,這才注意到我的衣服跟褲管都還是濕的.

「你下去那樓干什麼?」把球魚抓出來丟在地上隨便它滾,學長開口就是問我這句話.

「呃......我看到這只魚滾下去,所以想說去撿起來放生.」吞吞口水,我小心翼翼的回答,然後走到旁邊的行李堆一邊看著學長一邊想翻找乾淨的衣服替換.

「你沒有看見剛剛那個樓梯口有貼禁止進入的牌子嗎?」盯著我的動作,學長直接在旁邊的椅子坐下.

禁止進入?

我好像真的沒有看到耶,因為我是一邊看著地上的水印一邊走下去的,大概是低著頭才沒有注意到那個禁止進入的東西.

等等,既然有禁止進入的牌子,那麼也就是說下面那層客房其實是沒有住人的羅?

我突然感覺到一種寒意.既然沒有住人的話,那我剛剛聽見的聲音應該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吧......

「你在那一層聽到哪些聲音?」把接近腳邊的球魚踢開,學長詢問著.

「那個......很像摔門的聲音跟一個揮破玻璃的聲音.」拉出了乾淨的上衣跟褲子之後,我脫掉基本上已經都濕掉的衣服更換,「學長......那里是不是有問題啊......」

其實我很想聽到否定的答案.

「有,不過不確定原因.」馬上打破我的奢想,學長這樣說著「我下去走了一圈之後又到了更下一層,同時感覺到好幾種不同的符咒力量,有強有弱也有完全沒有用的交雜著;看來應該在我們來之前就已經有很多人試著要改善這艘船的問題才是.」

「這艘船的問題?」一想到剛剛那個謎樣的聲音我又開始覺得很毛了.

「嗯,目前還不曉得!因為不同派的符咒會影響原有的事物,所以我打算明天再深入調查看看,或許有必要時候需要回報給公會.」拉下了綁著頭發的橡皮筋往地上丟,學長看著馬上沖過去吃橡皮筋的球魚,似乎正在想著什麼.

咦?球魚吃橡皮筋?

我的確看到那團濕海綿把整條橡皮筋都給吞下去了,還抬起頭用綠豆眼看學長,接著被學長一腳踢開.

是說,它的飼料原來是橡皮筋不是海底浮游物啊?

「球魚是吃浮游物,不過很喜歡橡皮筋.」轉過頭,學長這樣告訴我:「可是不能喂太多,要不然他的外皮就會跟橡皮同化.」

意思就是它會從海綿魚變成橡皮魚?

看著那只還在地上滾的球魚,我有種還是趕快把它放生會比較好的想法.

「你如果想要放生就打開陽台丟出去就好了.」指著貴賓室外頭的小陽台,學長這樣告訴我.

「喔,好.」撿起那個海綿魚,我打開陽台.一開,外面整個冰冷的氣流馬上灌過來,我打了個冷顫之後就把海綿魚用力往外面的海底丟去.

連個下水的聲音都沒有,球魚就這樣消失在海面上了.

真是個奇妙的東西.

「除了那兩個聲音之外,你還有感覺到其它的東西嗎?」正在思考著的學長又傳來問句.

「沒有了.」關上陽台,我打了個哆嗦.外面真的是好冷喔,難怪幸運的同學會講說過年送出海的獎品很沒誠意,真的冷到會讓人頭皮發麻.

學長又不說話了.

無事可做的我只好把行李稍微收整了一下,記得好像不知道在導覽手冊有看到哪個樓有自動洗衣的,晚一點問看看我老媽他們衣服要怎麼處理好了.

然後我想起來另外一件事情:「那個......學長......」

黑色的眼睛轉過來看我.

吞了吞口水,我做好會被捶頭的准備,「我想把點心送給喵喵他們可是我怕陣法做不好,你可不可以幫我!」說完,馬上捂頭.

意外的,學長居然沒有任何動作.

「有六盒,所以......啊哈哈......」我也不想點心送到一半卡在牆壁里面啊......

看了我半晌,學長緩緩的開口:「你當我是宅配速送嗎?」

嗚!我就知道他會不高興.

「那個......如果不行也沒關系啦......」我應該挑學長心情好時候再問才對.

「拿來.」

「咦?」我有沒有聽錯?

「如果我改變心意你就自己送.」皺起眉!學長冷哼了聲.

我連忙把那六盒點心拿過來,「這個,然後我想說如果在船上有看到什麼紀念品的話再買.」

站起身,示意我把東西拿到桌上之後,學長拿出了透明的水晶在桌上畫了個小型的陣發,「要送誰?」

「嗯......喵喵,千冬歲,啊,烤飯團這盒要給萊恩的.」不知道是不是幸運,居然有一盒是裝滿了那種迷你的烤飯團,整個彩色的看起來很漂亮,其它的大部分都是糕點跟過年食品,「還想給賽塔......」賽塔有送我點心.

然後我發現六盒好像不夠,因為我也想傳給伊多他們,也想給班長,庚學姊跟然和夏碎學長他們.

糟糕,怎麼辦?

難得有吃到好吃的東西說......

砰的聲門又給人拉開,「漾∼你看我拿什麼回來!」五色雞頭的聲音很樂的傳來.

我回過頭,看見他抱著一大堆餐盒進來.

「你要繼續進來房間吃喔?」看著那至少十幾個盒子,我有種他會不會胃撐爆的冷汗.

「哪有!我是幫你拿耶!那種小家子氣的六盒哪里夠分啊!」五色雞頭用一種我誤會他的不甘口氣喊道,「你這個沒良心的人,我在外面做牛做馬拼回來給你還被你當我吃大多,真不知道上輩子是欠你什麼......J

「西瑞,真是太感謝你了!」我馬上截斷他的廢話,要是不管他一定會講很多.

五色雞頭把盒子放在旁邊,加上原來六個,這下很夠送了,幾乎認識的通通都補足了.

「夠嗎?不夠我可以再去廚房拿.」

「咦!你直接跟廚房拿?」看著他搬來的十幾個餐盒,我有嚇到.

「對啊,剛剛我在那邊吃的很高興時候有個應該是做點心的廚師走過來,說很久沒有看到有人吃這麼多了,他很高興叫我去廚房吃,說什麼有更多不一樣的.」五色雞頭打開其中一個盒子,里面果然是剛剛根本沒有出現在餐廳的不同糕點,「他還叫我多拿一點回來,我就不客氣的拿了.」

這邊的廚師還真是奇怪,還有吃越多越高興的喔?

不過我想侍者應該黑線黑很大吧.

「那好吧,你要送去給哪些人.」站在旁邊的學長出口詢問.

「嗯......喵喵,千冬歲,萊恩還有伊多雅多雷多他們,夏碎學長,賽塔和安因......」我一邊扳著手指算,然後一邊看著一盒盒點心消失在小型的陣法里面,大致上人算完之後點心也都消失的差不多了.

在最後一個點心盒失去蹤影之後,桌面上的陣法也隨之跟著不見.

「這樣就行了.」敲敲桌面,學長這樣告訴我.

※未※染※所※搬※

「喔,謝謝學長.」還好有學長在,不然我這些東西不知道能不能送出去.

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差不多是傍晚的時刻,這個時間好像也差不多會被叫去吃飯了吧?

可是剛剛才吃了一些點心,現在還不太餓.

門外突然傳來聲響打斷我的思考.

距離最近的五色雞頭順手打開門,外面站著的是船上的服務人員,跟領路的小姐不同人但是表情一樣微笑著很親切「請問你們三位要在餐廳用餐或者是在房間里面用餐呢?」

我有點愣到.

貴賓房的服務有這麼好喔!還可以直接到房間里面讓你點餐的!

偷偷瞄了一下學長,我不敢擅自作主.

「我們自己去餐廳吃就可以了.」五色雞頭咧了笑容這樣說道.

「好的,那麼若是要進入俱樂部或者是特殊公共場合,正式餐廳的話,請務必要穿上正式服裝喔.」服務人員很親切的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

五色雞頭愣了半秒.

「渾蛋!我的衣服哪里不正式了啊!」他對著門外喊.

基本上,你的衣服從那個腦袋到腳上的鞋子全部都不正式,我可以理解那個服務人員為什麼要這樣說.

誰也不想看到有不良少年穿著花襯衫和夾腳拖鞋出現在正式場合吧.

甩上門,五色雞頭悻悻然的直接把自己摔到軟軟的床鋪上.

說真的,其貫今天這樣玩一天下來我也已經有點累了,看來吃過晚餐之後應該會馬上倒頭就睡,直接睡到第二天了吧?

就在我們三個各自盤據一方休息時候,不曉得為什麼,我突然感覺到好像有種奇怪的震動往船底直接傳上來我們這邊,整個踏在地板的腳好像都有哪種波動.

地震?等等,船上應該不會有地震吧?

「好像有什麼經過下面的樣子.」五色雞頭滾了一圈,趴在床邊看地板.

有什麼東西會經過船下,不會是鯨魚吧?

「才出航多久你想看到鯨魚.」學長發出很鄙視的聲音.

......想想而已啊,而且搞不好真的會有耶.

震動一下了就過了,很快的船又平穩的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就在船震過了之後,某個已經很久沒出現但是現在突然出現的白色東西從我手旁邊冒出來,直接竄到學長面前.

好久不見的鬼娃登場!

「瞳狼,有事情嗎?一大概也很訝異鬼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邊的學長看著飄在上面的鬼娃問著.

『吾家帶來巡司的訊息:您或許會需要這份數據,所以讓情報班及時找出來了.』語畢,鬼娃張開嘴巴,一個拳頭般大的黑色球從他的嘴里掉出來.

立即接住那個看起來很沉重的黑球,學長左右看了一下,隨手放在一邊的桌上:「巡司還仁說什麼嗎?」

『沒有了.』語畢,不曉得是不是我錯覺,我好像看見鬼娃看了我一眼,不過又好像沒有.然後他似乎低下身跟學長講了什麼,兩個人用的都是我不懂的語言,明顯就是比較重要的事情.

我偷偷靠近五色雞頭小聲的詢問:「你知不知道巡司是誰啊?」那個名字勾起了我的某種好奇上心.

五色雞頭瞥了我一眼,「巡司不是誰啦,那是隸屬公會的一個單位稱呼.大概有點像是監察那種感覺,神出鬼沒的讓人有點討厭,專門在監督袍級任務的人.」他頓了頓,想了一下,「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一種單位就對了,里面的人從白袍到黑袍不等,都是在處理行政事務.」

監督單位?例如監察事件有沒有做好之類的嗎?

我突然想起來好像任務出錯還是怎樣必會被扣錢還有馬上入帳的事情,原來除了學校的會計部之外,公會也有這種監督單位啊?

「聽老三說,會當上巡司的都是鐵面惡鬼,他自己本身不太喜歡跟巡司打交道,不過在某種方面來說,巡司是很必要的單位.」五色雞頭聳聳肩,把他大概知道的事情說給我聽,「我就只知道這樣了.」

巡司是鐵面惡鬼?

不曉得為什麼,有那麼一秒我把巡司跟記憶中的青天包大人畫上了等號.

「另外好像也有任務調度的單位,漾∼如果你很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考袍級看看啊,到時候你就什麼都會知道了.」

「對不起,我還想活著.」叫我去考袍級,那不就等于是叫我自己先鑽進去火葬變成骨灰飛在風中,從此消逝在人間一樣的意思嗎-

「那不然你去打垮一個有袍的就可以取代他了.」五色雞頭開始出餿主意.

「我很滿意現在的狀況,感謝你.」叫我去打垮一個有袍的比變成骨灰還嚴重好不好,看看我身邊有袍的,不管是千冬歲還是萊恩,夏碎學長這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我可能速碰都還沒碰到命就沒有了吧!

「嘖,要是你可以順利混進去的話就可以拿到很多情報了說.」五色雞頭用一種很可惜的語氣說話.

你要我混進去拿情報干什麼

「褚,你如果一秒鍾不要想那麼多事情會不會死?」顯然是已經跟鬼娃交談完畢的學長轉回過頭瞪了我一眼.

......習慣嘛......以前常常受傷很無聊就會做腦部活動啊.

早說過你可以不要聽咩!

『那麼吾家就先行告退了.』可能把自己事情處理好之後,鬼娃很快就不見了.

全長站起身,將那個半球放到自己帶來的背包中:「走吧,該吃晚餐了.」

咦?

我還真很少看到學長這麼主動會去找飯.

走過去一把拉開門,我終于知道為什麼學長會提出吃飯.

打開門之後,我看見某兩個正要舉起千敲門的人放下了手,「一起去吃飯啦,各位小朋友.」

聽說是來第二次渡蜜月的老爸跟老媽現在正笑吟吟的站在門口對我們招手.

上篇:(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七話船上的聚餐以及賓客    下篇:(第十二部)家庭旅游的開端+番外 第九話封閉的樓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