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二話 深夜的約定   
  
(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二話 深夜的約定

地點:Taiwan

時間:晚上七點二十分

「請各位不要驚慌!」

震動僅僅維持了幾秒鍾,很快的拿著廣播器的工作人員開始四處走動,「根據報告,剛剛只是大浪而已,請各位不要緊張,再重申-次,剛剛只是浪太大,請各位不用驚慌,現在已經沒有事情了.如果位置上有湯水打翻,請告知最近的服務人員幫您處理--」

我捧著手上的碗,剛剛震了一下連我們這邊的沙茶都打翻了,整個桌上被畫出一圈圓,還好五色雞頭吃的恨快,湯剩下到半鍋所以沒噴出來.

服務員很快的過來幫找們把桌子上的混亂給整理過,一下子桌子上又整個乾淨回來了,好像剛剛的騷動完全不存在一樣.

「唉呀,真是可怕的浪,還好不是在甲板上吃,不然這下就有得玩了.」我老媽拍拍被醬科噴到一兩滴的袖子,半是慶幸的說著.

「繼續繼續.」食欲完全沒有因為震動而受到干擾的五色雞頭轉眼又翻了一堆料下鍋,整個湯鍋開始大滾起來,餃子火鍋料跟肉片什麼的到處在滾動著.

我看了一眼旁邊的學長,他放下筷子好像在想些什麼東西,表情整個變得很嚴肅.

該不會是剛剛那個真的不是海浪吧?

傳說中冰山跟美麗的鐵達尼號在我的腦袋中浮現.

「你以為世界上有那麼多冰山給船撞嗎?」黑眼冷橫過來,讓我打了個冷顫.

比,比喻而已,不用太當真......我說真的,做人輕松一點會比較好.

「漾∼你想撞冰山嗎?」五色雞頭靠了過來,咧了笑問著.

「不想,謝謝.」

如果我說我想,你是打算弄個冰山過來給船撞是嗎!

「你們在說什麼冰山啊?不快點吃料就快煮爛了.」老媽從鍋子里面夾出來一大堆肉片放在旁邊的小盤子上,馬上就被搶光了.

時間過的相當快,大概在自助區提供的食材逐漸告罄時候,也差不多已經快要將近十一點的時間.

我看了一下手表,有點急著想要離席.

跟半蛇人的約定快到了,希望不要超過時間比較好,如果超過的話對方不知道會怎樣......

就在我吃飽有點腦袋放空時候,一個紅色的東西出現在我眼前.

抬頭剛好看到老媽大大的笑瞼:「漾漾,新年快樂.」

我瞪大眼睛看著我眼前的紅包,突然有種打從心中衍生出來的感動.沒想到我在學院出來之後還可以活著拿到紅包......

「不然你是很想拿到白包是嗎.」學長冰冷的話語從旁邊傳來.

「啊哈哈......當然是紅包好.」我馬上收了老媽跟老爸給的大紅包,喜孜孜的放到口袋里面,「謝謝老爸老媽.」偷瞄了一下,我老姐也剛好在收她剛拿到的過年紅包.

「要節省一點不要亂花喔.」老媽如是說.

我立即拼命點頭.放心吧老爸老媽,就算我要亂花,我還得先把郵局那些賣命錢都給花干才會花到這筆錢啊!

坐在旁邊的學長發出很不以為然的冷笑聲.

真對不起啊,比起你的超級金庫,我只要這樣一點點就夠了,錢太多反而是自己被嚇死,有多少用多少就很滿足了.

「漾漾的學長還有西瑞,這是你們的.」我老爸拿出另外兩個紅包遞過來.可能沒想到我老爸會連他們的份都准備了,學長好像有一瞬間錯愕了半晌.

五色雞頭整個眼睛發亮起來:「這就是傳說中要壓正枕頭底下睡的那個紅包嗎?」他很樂的馬上接過去,看著那個紅色的袋子頭上開花.

其實你根本不在乎里面有錢只是要那個袋子吧......包張假鈔給你就行了對吧!

「謝謝.」斟酌了一下,學長接過了紅包袋,很有禮貌的道了謝.

「,原本想說要過了十二點再給你們的,不過大家等等都各自有活動,所以就提前羅.」

我老媽眨眨眼,微笑的這樣解釋道.

「紅包好,今日承蒙恩澤,本大爺來日必定報答!」左右看著那個-包二十塊會有好幾個的紅包袋子,五色雞頭咧了大大的笑語焉不詳的說著.

你為了一個紅包袋想報恩是吧?

台上的活動告一段落,我這才注意到不只是我們,好幾桌的父母都當眾發紅包給自己的小孩們,到處都有歡呼的聲音和此起彼落的新年快樂.

于是,為了今夜最高潮,台上的主持人拿出了大大的竹框猛然一灑,好幾百個船上特別准備的大紅包四處飛散.台前的人馬上搶成一團,搶到之後打開又是一陣驚呼.

「聽說最大獎好像是免費搭乘輪船七日游.」看著漫天的紅包飛舞,完全沒有興趣去接的我老姐咬著筷子,然後看著一個飛過來的紅包慢慢的掉在她的桌前,「這啥鬼?」

到手的紅包不拆也說不過去,她拉開了上面的透明膠帶把袋子倒過來--

叩的一聲,一條漂亮的銀色項鏈掉下來.

原來紅包可以這樣包!

我突然領悟到下次如果五色雞頭人來瘋想玩紅包游戲的話絕對要離他遠一點,要是他又包塊金子叫做免死金牌的亂丟,可能會被打的頭破血流!

「純銀的耶!小玥你好幸運喔!」在看見里面有塊原廠保證的牌子跟著掉下來之後,我老媽很樂的搓搓她女兒的瞼頰.

......我姐還真的是幸運的見鬼.

整個玩樂過後,開始有人離席.

坐在我旁邊的學長是第一個站起來的:「不好意思,我要先出去逛逛了.」說著,很有禮貌的將椅子給靠好,這才走掉.

「我們也差下多要上去甲板看煙火了,漾漾跟西瑞,你們自己在船里面逛要小心喔,不要去不該去的地方,也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走掉.」第二站起身的是我老爸老媽,要離開之前還不忘語重心長的這樣告訴我們.

如果五色雞頭跟陌生人走掉,我覺得應該擔心的根本是那個陌生人吧!

在老爸老媽離開之後,我也匆匆跟五色雞頭和我姐招呼了一下,越過層層人群往外面走去.

時間將近十一點,船上甲板有著煙火過年,所以很多人一股腦的要離開餐廳往樓上走,要閃避時候還真有點不容易.

幸好越往下走人就越少.

直到走到下面的客艙區時候,整個樓梯跟走廊已經完全沒有半個人了.

底下很安靜.

走廊的燈光依舊有點搖晃,半蛇人所在的那層客艙照例還是給了我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放出老頭公在樓梯做了簡單的結界以防有人誤闖之後,我深深吸了口氣硬著頭皮往上次跟學長來時候,遇到他們的那個房間走.

四周很安靜.

我站在那個房間前面,伸出手,正想鼓起最大勇氣敲門的時候--

門開了.

「來了!客人來了!」

在進門之前,我已經做好三百種准備,例如像是一開門就有嘴巴跟尖牙撲過來的話我就會先賞他一槍,如果是很大一團東西沖過來要揪著我拖進去分尸的話我就直接用那個無法控制的爆符對付他們--雖然我的下場應該也會很慘就是了.

可是我完全頊科不到的是,門一開,有一團拉炮花直接砰的一聲飛過來砸上我的臉然後糾結在一起滾到地上去.

搞什麼鬼啊!

門一開,映入我眼中的不是記憶中那個小房間,而是詭異變成了已經拓展了不知道幾倍的超級大房間,房間里有張可以容納好幾個人的大床,那個半蛇青年就趴在上面半閉著眼睛像在睡眠,長長的蛇尾盤據著整個床上的空間.

「瑜縭,來了!」之前跑來找我那個狗耳小孩一手拿著空拉炮然後蹦到床上,咚咚跳了幾下把那個蛇身青年給吵醒了.

我真的有種想倒退一步然後轉頭逃逸的沖動.

這該不會真的是傳說中的鴻門宴吧?

微微睜開狹長的眼睛,在我還來不及逃逸之前那個叫做瑜縭的蛇身青年已經看向我這邊了.有那麼-秒我真的可以感受到被蛇盯著的青蛙是什麼感覺,滿頭冷汀外加逃跑不能,真是淒慘.

「嗯......請他進來.」蛇身青年小小聲的說著,然後又倒回去床上.

「喔,好.」狗耳小孩跑過來,一把拽住我的袖子:「快點進來.」

我可不可以站在這里就好啊!

完全沒得讓我選擇,那個小孩的蠻力出乎意料之外的大,直接一扯就把我給扯飛進去,還差點往前跌倒.

砰的聲,不用回頭我也知道後面的門被關上了.

加大版的房間里面多了很多人......不對,應該是多了很多東西.有上次看到的那些奇怪的人,狗耳貓頭什麼的,也有一些是動物的樣子,像是我的腳邊就跑過一只不知道是天竺鼠還是啥玩意的大只老鼠.

等等!應該不會是田鼠吧!

我總覺得來到船上之後我看到了很多奇妙的東西.

「呃......請問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看著滿屋子很像寵物園跟奇幻世界的產物,我硬著頭皮開始提出發問.

蛇身青年趴住床上,懶懶的眯起眼睛看了我一下:「煮火鍋吧.」

「啊?」有那麼二秒鍾,我覺得我的耳朵可能有抽筋聽錯.

他伸出手指著那個蹦來蹦去的狗耳小孩:「小鬼們要火鍋,問我可不可以找人類來煮.」

......意思就是你們找我來煮火鍋?

我有種好像跟學長開玩笑然後成真的感覺.

你們不是討厭人類嗎!找個人類煮火鍋是怎樣!

「如果你不要也沒關系,我本來就有打算你不來的話我會隨機在路上抓一個人進來這,煮完再把他記憶消除.」蛇身人用一種很平穩的語氣說著可怕的事情.

不要隨便漠視個人安全啊!

「我,我也不是很會,可是餐廳不是有現成湯跟鍋子嗎?好像自己再放料就可以了.」

就在我話說完之後,那個狗耳小孩跟個有貓耳的大姐端著還在冒熱煙的大鍋子看著我,旁邊還有瓦斯爐,一大堆不用想也知道應該是從廚房偷來的火鍋料.

這麼齊全你們自己煮應該很快了吧!

我有種不知道為什麼會被叫到這里來的感覺.

「東西都有了,再來呢?」趴在床上的人蛇......不是,蛇身人依舊用很懶的語調問著.

再來就是丟下去煮然後吃掉啊,這要人教嗎?

「呃,開火煮沸湯,然後把想吃的東西放下去煮到熱就可以了.」我用很委婉的用詞告訴把安全爐打開的狗小孩.

為什麼我要在除夕夜連跑兩趟火鍋?

「來煮來煮.」狗耳小孩把我拖離床邊跑到房間另外一頭,接著貓大姐把火鍋移往另一邊的桌上,一大堆可愛的鄉村寵物跟著圍過來:「對了,我叫布達.」

「喔......你們好.」看著圍過來的寵物和各種怪東西,我硬著頭皮打過招呼.

「阿卡?莉絲.」貓耳大姐這樣說著.

「你好.」

......等等,阿卡?

「你是不是認識一位阿卡?里里啊?」我怎麼記得好像某位管理圖書館的也是類似叫這樣?

貓耳大姐看了我一眼:「我們是同一個地方來的,算有親戚關系,你認識?」

「喔,之前在學校有遇過,她是我們圖書館的管理員.」其實我也才見過一兩次而已.學校里的行政人員沒事都會亂逛,所以會偶然遇到.

「管理員啊......」貓大姐像是喃喃自語了一下,然後突然勾起一抹笑:「那就好.」

我總覺得它的表情好像是某程度的松了一口氣.

掛著狗耳的布達把東西都丟入火鍋里面,在沸騰之後開始傳出香味,旁邊的一堆怪生物也跟著騷動了起來,剛剛我看見的田鼠居然用鼻子頂著個小碗在桌上靠過來.

「那個......瑜縭不過來嗎?」偷偷瞄了一下那張大床,半蛇人趴在上面似乎沒有要過來參加火鍋的樣子,我只好小聲的詢問了布達.

狗小孩仰起頭看著我:「瑜縭已經很久不吃東西了.」

不吃東西?

這是什麼意思?

「瑜縭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在這里的時間比我們任何人都還要久,已經是最後一次了,所以才應了布達的要求在這邊一起煮火鍋.」貓大姐這樣看著我然後說道:「你們人類除夕不是一定都要吃火鍋嗎,那個原因.」

除夕吃火鍋是因為要團圓......

我想,我大概加道為什麼我會被叫來這里了.

「汽水來了!」

就在火鍋沸騰到讓我不得不把安全爐轉小一點時候,布達突然很歡樂的這樣喊了聲,我這才注意到不曉得什麼時候,一整箱的家庭號汽水出現在距離我十-點鍾五步遠的方向,幾只小動物撲過去,又是咬又是啃著紙箱子,完全無法承受攻擊的箱子在幾秒之後化為殘破的垃圾,里面的汽水瓶乒乒乓乓滾了一地.

「喂!不要這樣喝汽水!」在一只很像狐狸沖過去要咬破汽水瓶之前我馬上把它整個提起來:「拜托你們用杯子好不好,汽水要用杯子!」

那只很像狐狸有五條尾巴的動物睜著綠色的大眼瞅了我半晌才左右扭動掙脫,跳到地上去;不過這次倒沒有撲過去咬汽水了,而是幾只動物不知道從哪邊滾出一串塑膠杯.

我突然覺得你們叫我來這邊該不會是叫我當臨時的動物園志工吧......不對,根本就是,而且連基本的時薪都沒有!

看著被關起來的房間門,我很認命的蹲下去拆著那串塑膠杯,然後把汽水一杯-杯的倒滿然後放在地上,過不用幾秒鍾,滿地就出現了一堆奇怪動物巴著杯子喝汽水的奇觀,我敢打賭這個如果照下來上傳到網路上,一定很快就會破最高寵物點擊.

布達跟貓大姐把火鍋里面滾了半天的料全部撈出來放在一個很大的盤子上,我原本想告訴他們要吃時候再夾就好了,可是東西一擺上去馬上就被好幾個不是人類的人給瓜分了,這讓我覺得其實先撈出來也沒差了......

早一點已經吃撐的我稍微退出一點那個被團團包圍的桌子范圍......當你看見有豬跟老鼠擠過去趴在桌邊時候,不離開也不行了.

「喂,你!」

在我很認真的考慮既然已經沒有地方需要我,還是及早逃逸比較好時候,有個人突然拍了我的肩膀.

一轉回過頭,我看到一雙綠色的眼睛.

是個大男生,可能年紀看起來比我大一點點而已,全身都是白色的衣服上頭印著藍色的花朵紋.他拿著一個裝滿汽水的杯子遞給我:「這是你的份.」在我接過汽水時候,他又突然憑空拿出一個特大號的碗公,里面塞滿了火鍋料.

真的不是我要說的,整碗看起來亂七八糟的,如果不是有熱煙,有那麼一秒我還真會以為他拿廚餘來賞給我了.

「呃,謝謝.」我接過那個還蠻燙手的大碗,有點奇怪船上廚房怎麼會有這種超海碗.灰白灰白的,下面還是圓滑看起來很特別......

......等等!

我猛然意識到這個好像不是碗公.

灰白灰白的半圓形裝盛物上面還有紋路,感覺上像是有打磨過,整體上這玩意跟材質看起來讓我聯想到一個東西.

不......千萬別跟我說是我想的那個東西......

我心髒負荷不了.

「我可不可以請問一下.」吞了吞口水,現在已經不是火鍋料堆在一起像廚餘的問題了,而是-個攸關我下半人生會不會遭到不知名詛咒的安全問題:「請問這個是碗嗎?」稍微瞄了一下,我同時也注意到滿屋子里面正在吃東西的動物和生物等,除了塑膠碗跟陶瓷碗之外,有幾只也有跟我手上一樣的碗.

半圓的,灰白灰白.

「這是老大我專用的碗,不能吃嗎!」綠色眼睛的男生突然張開嘴,我在里曲看到跟野狼很像近親的牙.

「不,不是,你誤會了,謝謝你的碗.」對方充滿了完全不滿,我連忙低頭夾了一塊芋頭放到嘴巴里表示對碗沒有意見.

是說你專用的碗為什麼會這麼奇懌......

「這是打敗山妖的象征,你要知道山妖的腦袋骨要磨成碗該死的難磨!」

「噗--」我把剛入口的湯給噴出來.

你拿個人頭骨給我當碗!

那瞬間我很想把碗給拋出去,可是忌憚于旁邊坐著碗的產人我就沒動手,「這個,這個是頭......」我有種好像喝到硫酸的感覺.

「你們那邊不流行嗎?打敗很強的對手可以把他的頭磨成碗.」綠眼的男生眨了眨那對獸眼,用一種我好像正大驚小怪的語氣說話.

基本上,我們這邊並不會用人頭骨當碗!

「那,那個,既然碗這麼重要,我還是用-般的碗就好了吧.」看著手上的頭骨碗,我有種胃口全失的感覺.

猜到還可以自己偽裝想太多,可是被證實了之後就會有種多喝一口都會被多詛咒的感覺.

「你看不起山妖頭嗎?」那雙綠色眼睛眯起來,瞪著我.

「不是,打敗山妖很偉大......」只是我的胃跟膽是一般小老百姓用不起啊.

「那就給我吃!」

我看著手上的頭骨碗,有種好像被逼跳崖的感覺.不過,比起用人頭吃飯,我想我甯願去跳崖應該會比較干脆.

「這個是魚蠻蠻的碗.」聽到我們在討論人頭碗的問題,有個帶著兔子耳朵的小女孩馬上跑過來,舉著手上的碗現寶.

「這是水中妖的碗!」布達蹦了過來,把第二個腦袋骨往我的眼前擠.

「這是蛟王的......」

「我是阿西西的......」

瞬間,我看到一堆頭骨碗大量的擠過來這邊.

這是怎樣!

不要拿你們的人頭骨對著我啊!

我萌生了今晚不知道第幾次的淚奔逃逸沖動.

媽媽,你兒子生平第一次用頭吃飯了......

「好了好了,你們快點去吃,肉都要熟透了.」我快要被-堆頭骨碗給埋沒時候,貓大姐走過來打發了那些帶著恐怖碗的人解除了我的窘境:「羽里,你也先去吃吧.」她拍拍那個綠眼男孩,後者點點頭就站起身了.

而在他轉過身要離開的那瞬間,我好像看到有五條尾巴從眼前晃過去,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貓大姐微笑的看了我一眼:「遇上友善的客人,他們會把自己最好的碗拿出來宴請客人.」

你們最好的碗就是人頭碗啊......

我突然感覺當客人好像也不是什麼好事.

「我,我只是有點不大習慣這個而已.」應該沒有人拿到人頭碗會習慣吧我想.

貓大姐又是笑了一下,然後從旁邊接過幾只小貓搬來的端盤,那上面有個中型的碗,白色的奸像是玉的質感,上面有著淡淡綠色的紋路,感覺上非常的典雅漂亮.而碗旁邊擱著小盤子,筷子跟湯匙,也都是同一系列的.碗里面被排的整整齊齊的是火鍋料與湯,和我收到那碗類似廚餘的東西相差十萬八千里.

「可不可以麻煩您將這個端給瑜縭?」貓大姐拿著端盤看著我.

「咦?我?」你叫個路人甲來端?

「我想我暫時還要在這邊照顧一下.」才剛說完,我們馬上聽見爐子那邊傳來驚叫聲,一只小貓不知道怎樣的被一大股白煙給炸上了半空中,差點掉到火鍋里煮成貓肉鍋,還好那個綠眼的男生動作很快,馬上攔截下來.

「好吧.」接過端盤,我看過去另外一邊,那里還是很安靜沒有人過去吵鬧,只有蛇身人趴住床上睡覺,感覺跟這邊好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樣.

「那就謝謝你了.」貓大姐笑得非常燦爛好看.

其實我覺得,他們也不是想象中那麼的壞.

上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一話 除夕夜    下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三話 被托付的禮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