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三話 被托付的禮物   
  
(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三話 被托付的禮物

地點:Taiwan

時間:半夜一點零五分

床上的異體似乎睡得很熟.

我本來打算偷偷放在他旁邊就好了,反正貓大姐沒有說要不要把人叫醒.不過就在我走到差不多五步遠的地方,那雙深色的眼睛突然睜開了.

「呃,不好意思打擾了,你要不要先吃點東西.」這樣一直被盯著我也會覺得毛毛的,只好自己開了個話頭:「這是莉絲要我拿過來的.」

蛇身人眯起眼睛看了我半晌,終于慢慢的開口:「放在旁邊就可以了.」

「喔......這個要趁熱吃比較好喔.」不然等冷掉之後你就會看見油漂在上面.

瑜縭爬起身,端坐在床上.我看見耶條詭異的蛇尾巴就在我腳邊動來動去的......他應該不會有起床氣吧?我還真有點害怕那條蛇身突然從我這邊卷過來.

不過幸好沒有.

把蛇身都收到床上,瑜縭在床旁邊摸了摸,接著拋了一個四方型巴掌大的玻璃盒子給我:「這是火鍋的酬勞.」

我接住那個盒子左右看了一下,四方型透明的,沒有蓋子整個封死,里面有著暗紅色微微透明的濃濃液體,看起來蠻漂亮的,有點像蘭德爾經常舉著的紅酒顏色:「好漂亮......」左右轉了一下,我也注意到透明的盒子上面好像隱約有了花紋,小小的要很仔細才看得出來.

「里面裝著蛇毒,除非有需要否則最好不要打開.」拿起碗和筷子的人用那不過就是糖果的語氣告訴我這個非常可伯的事實.

「......蛇毒.」看著那個小盒子,我突然覺得一點都不漂亮了.

「提煉過的毒液,所以不管是鬼族還是魔族惡靈什麼的都可以使用,到現在還沒遇到幾個可以抵擋這個.」慢條斯理的夾起肉片一口一門咬下去,瑜縭完全不覺得用這玩意當禮物有什麼不妥.

看著玻璃盒子,我突然有點害怕盒子不知道會不會被腐蝕破掉.

這東西可以通過海關回家嗎!

硬著頭皮收了盒子,我看向正在嚼東西的半蛇人:「那個......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啊?」我想起了學長有說過他會解決這個問題的事情.

其實如果可以,我覺得他們搞不好前往安息之地會比較舒服.在這邊待著很勉強,而且又經常有術士來對抗......

深色的眼睛往我這邊看了過來.

「呃,不想說也沒關系.」我馬上倒退兩步.

「不打算怎麼辦.」放下手上只吃到一半的碗,瑜縭看了我一眼然後淡淡的說著:「我思考過了,或許讓莉絲他們前往安息之地才是正確的事情.」

「那你呢?」我注意到他的語氣好像有點怪.

「我到現在依舊無法原諒人類.」他這樣說了,于是我們都沉默了下來.

我想,瑜縭應該不會再多說什麼了.

在他繼續拿起碗吃東西時候,我移動回去剛剛的位置,巳經有好一些小動物吃飽了隨便躺在地上,呈現了一走錯就很容易踏到的姿態.

「這邊.」正在收拾桌面的莉絲向我招了招手,我很快的就走過去,「不好意思今天晚上麻煩你過來這一趟了.」她微微的笑了笑,環視了一地的躺物.

「喔......不會啦,大家高興就好了.」很奇妙的,我突然發現我已經沒有剛來時候這麼害怕這些東西了,就如同千冬歲所說的,他們也只是守神而已.

「我可以再麻煩您一件事情嗎?」莉絲放下手上的東西,突然正襟危坐的發出問句.

「欸?如果可以幫得忙的話......不要搶劫放人殺人別的東西我都可以考慮.」先附注一下條件,不然要是她開個要我半夜暗殺學長就很有趣了.

「喔,都跟那個沒有關系.」彎了彎頭,莉絲從脖子上取下了一條項鏈,銀色的鏈子而項鏈墜是琥珀色的寶石,看起來很典雅:「請幫我將這條項鏈轉交給里里,告訴她:我還是很好,這樣就可以了.」

我接過那條項鏈,琥珀色的寶石意外的是暖暖的觸感而不是冰冷:「好,我一定會交給里里.」雖然猜不出來她們真正的關系,但是我想她們應該也有交情吧,所以轉交個東西應該不算什麼特別的事情.

莉絲微微笑了一下:「非常感謝您,那麼今晚應該也差不多了,需要我送您回房間嗎?」看了滿室躺了一地的同伴,她這樣問著.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偷偷瞄了一下床上那個又躺回去睡覺的半蛇人,我有種複雜的感覺.

「好的,希望能再見面.」

于是,莉絲將我送到門口.

當我轉過身之後,身後的電子門自己關上,上鎖.

空氣在這麼一瞬間安靜下來了.

就好像他們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

「你現在應該知道為什麼這麼棘手了吧.」

我抬起頭,看見學長站在樓梯口,他身上還守著大外套,好像才剛剛外出回來.

「唔......我很想幫點什麼忙.」看著手上的項鏈,我將它收進口袋.要給里里的東西,還是找個漂亮的盒子或袋子裝起來比較好.

學長沒有說話,轉頭就是住上走,我也跟著跑上去.

大概是因為過年人多,學長沒有這樣一路走上去甲板,反而是在船中的一個露天吧台停下來.那是設計在外面的休閑區域,可以在里面點了付費飲科之後到外面有觀景座位;座位附近到處懸掛了設計燈,打了光所以看起來還挺有那種氣氛.

但是不是我要說,當學長一拉開門通往外面時候,不知道已經直達零下幾百度的冰冷海風直接撲面而來,讓我有那麼三秒想要轉頭逃開.

外頭的露天座位零零散散的有幾個人,不過都是穿著大外套,所以看過去就是一球球的.

「學,學長,我可不可以先回去拿外套.」端著飲料,我感覺我的雙腿跟腦漿開始冰冷了.

黑色的眼睛瞪著我看了半晌,接著學長很神奇的不曉得從哪邊抽出來一件大外套,整個直接甩到我身上,然後端著自己手上的飲料就走出去.

我連忙把外套穿在身上,質感很好不知道是什麼做成的......等等有想到再問看看.一弄妥之後,我馬上拿了飲料跟著跑出去外面.

有點大的海風把我的頭發吹得往上豎又往旁邊飛.

這種地方真的可以喝飲料嗎!

該小會喝到一半有魚隨著風出現在杯子里面吧?我突然有種好像會喝到路過飛魚的感覺......

「褚,新年快樂.」

就在我妄想有魚會飛過來時候,某個耳熟到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邊的聲音從附近的座位傳來,我整個被嚇了一跳,用力揉揉眼睛.

那個好像是夏碎學長的幻影不但沒有消失反而還在對我招手,學長就坐在他的旁邊座位,一臉不耐煩的喝著飲料.

「新,新年快樂.」我本能性的先回應,接著馬上跑到座位邊:「不是啦,夏碎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艘船上?」該不會你從頭到尾都在只是我們沒發現吧!

又不是萊恩!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

「我收到訊息所以才來這里看看情況,這次的工作好像不太好應付呢.」微笑著說著,夏碎學長用吸管攪拌著飲料,白色的泡泡很快的融入褐色的液體當中.

原來袍級沒有年假啊......真是辛苦.

看著夏碎學長,我突然有這種很深的感觸.

「他還在放假中.」坐在旁邊的學長冷不防突然開口這樣告訴我:「只是過來看好玩的而已.」

......也就是說夏碎學長不幫忙?

學長看著我,很殘酷的點下頭.

「我們族里這幾天都在做冬末的祭典,累死人了,好不容易今晚可以稍微溜出來一下.」沖著我眨眨眼,夏碎學長用著貌似輕松的語氣大致講了一下:「明天...應該說今天了,今天正午又要舉行送鬼祭,挺麻煩的.」

被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夏碎學長是藥師寺家少主這件事情.這麼說,千冬歲現在應該也是正進行差不多的事情了吧.

「對了,褚,我有收到你送的點心,非常好吃,謝謝你了.」那個偷溜出來的夏碎學長這樣說,害我馬上也跟著不好意思起來.

「不,不客氣:...其實也不是說很好......」畢竟還只是船上提供的免費點心.我有點在想我突然送點心回去會不會有點太沖動了,造成別人困擾就糟糕了.

「小亭也很高興,好像嚷著要送你回禮的樣子,現在還留在藥師寺家中,我想你應該開學會看見那份回禮吧.」

夏碎學長說了一件讓我很害怕的事情.

當你聽見一條只會吃跟詛咒的蛇為了-盒禮物要報答你的時候,你就會跟我現在有著相同的微妙心情了.

「好了,廢話也說的差不多了.」放下杯子,學長在我們兩個聊得差不多時候卡斷了話題,然後轉向夏碎學長:「你對守神的這件事看法如何?」

斂起笑容,夏碎學長偏著頭像是思考了半晌:「我還是認為將他們送向安息之地會比較好一些,畢竟長期在船上對他們本身也不好.既然住所已毀,再繼續糾纏下去也只會兩敗俱傷吧.就算今天我們不理,總一天也會碰上強勁的對手,到時候對方說不定要消滅他們.」

學長點點頭:「我也是這樣想.」

「那褚呢?有沒有想法?」

突然一轉,夏碎學長直接問我,害我差點把剛入口的飲料給噴出來:「我......我?」真難得有人居然會問我意見,該不會是我大年初一的第一天得到幻聽了吧!

「你很煩欸!」抽出了飲料的吸管,學長一句話砸過來,然後我看見他居然把軟軟的吸管插在鐵制的圓桌上.

有鬼住破壞公物啊!

在凶惡的瞪視之下,我只好硬著頭皮看了看夏碎學長:「那個......我覺得他們往安息之地比較好,瑜縭看起來也有點懌怪的......」

說不太上來,可是我直覺那個半蛇人好像不太對勁,莉絲他們對話時也都怪怪的.

有種不好的感覺.

「瑜縭應該是時間到了.」學長眯起眼睛,看著外面黑色的海洋:「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不過第一眼見面時候,我在他臉上已經看見有死亡之相的痕跡.」

「咦?」我看著學長,有點不太敢置信.

不是都已經變成守神了嗎?神會死嗎?

黑色的眼睛往我這邊看了過來:「雖說是守神,但是很多還是直接從本體神格,妖化或者是靈魂變成的,所以都會有一定的時間.我想他應該原本是蛇妖而神格化,已經活了很久的時間了.這類守神要是不在時間內快點前往安息之地,等他時間到了之後,會整個在世界上消滅,什麼都不會剩下來;尤其在這之前他也抵抗過很多術士,我想應該也沒有可以保全自己靈魂的力量了.」

什麼都不會剩下來?

我突然意識到嚴重性.這也就是說要是瑜縭死了,就連去安息之地也沒有辦法了?

「沒錯,大致上是這個意思.」學長在旁邊淡淡的說著.

「若是在這之前先勸得他離開就最好,不然繼續下去,我想會造成不好的局面.」夏碎學長有點凝重的說:「不管是對他,或者是對他的同伴都不好.」

「嗯......我再想辦法去交涉看看好了.」

「那個,學長.」我鼓起勇氣,看著另外的兩個人:「我剛剛在他們那邊的時候......其實瑜縭有講過說想讓其它人進入安息之地,可是他自己好像不想去.」

學長跟夏碎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又對看了一眼,好像在沉默的傳遞什麼事情.

「我會再去跟他聊看看,如果像你講的這樣,或許先將其它先行送離也好一些.」大概在五分鍾之後,學長才開口這樣說.

我點點頭,有點松了口氣?

如果他們都去安息之地,應該以後會過得很好,而月在那個地方還有卷之獸和七之主,陰女他們對吧......

如果大家可以在那邊相處融洽,那就好了.

「對了,最近聽說這邊的海域有很多東西都在竄動.」

轉移了話題,夏碎學長這樣告訴我們:「南美洲一帶在昨天有情報班傳回來最新消息,說是海域上的近海觀光船被攻擊.」

被攻擊?

說真的,有那麼-秒我的腦袋自動連線到傳說中的大海怪......

「你信不信我會讓你斷線.」學長瞪過來.

「呃,你們繼續.」愛聽又愛生氣......對不起,當我什麼都沒想.

又冷瞪了我一眼,學長才把視線給轉移回去:「我有注意到這件事情,最近海上好像很不平靜.」

很不平靜?

我有種好像繼續聽他們對話下去會不敢坐船的感覺.

「因為生態在改變,喚醒了很多應該已經陷入沉睡的生命,我想應該會有很大一段時間在這邊的袍級會疲于奔命.」看著外面深沉的大海,夏碎學長說出了讓我一頭霧水的話.

生態在改變?

這個有點像是某環保生態在提倡的問題.

「褚,你應該也有看過這種新聞吧.大致上就是說某漁船又發現了怪生物,或是是在淺水區工作時捕到了深海的魚類等等.」學長慢慢的說著,這的確讓我想到最近很多這樣的新聞,以前就有,但是最近好像變得更頻繁了.

這應該算......正常吧?

「因為汙染跟環境的問題,所以越來越多生物無法忍受而逃離原本居所,但是也找不到新的地方,有小部分就會變成那樣子.」像是試圖要簡單化講解給我聽,夏碎學長搖晃著手上的杯子:「所以這種狀況可能也會跟著變得很尋常......」

我大概明白他們的意思是什麼.

「如果不設法解決點問題的話,可能很快的會將沉睡在海底的古生物都給驚醒,屆時引起了大海騷動就會造成很多無法解決的危機.」修長的手指在桌上畫著圓圈,夏碎學長微微歎了口氣:「只靠袍級奔波是沒用的,至少能多一個人幫忙也好,不過往往很少人會有這種認知的.」

看著黑色的海,果然環保還是很重要啊.

我想起來之前好像在哪邊看過這樣一句話,意思大致上是說不要把大自然恩惠看得太理所當然,不尊敬著使用,小心總有一天會被反撲.

「原來你也很有認知嘛.」學長冷哼了哼,勾出了不知道是不是在笑的詭異弧度.

「電視上跟漫畫小說都會有講啊.」我至少還會看見好嗎,「是說改變的地方沒辦法用陣法補足變回去嗎?」之前好像漫畫上都畫得很神,可以複原成美麗世界什麼的那種魔法.

冷眼看過來,我幾乎可以在學長的眼睛里看到你是白癡嗎這幾個字.

「理論上是可行,但是原世界的地氣跟脈動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了,如果要做出你說的那種改變之術,依照目前的狀況來看,幾乎是不可能.」

「喔.」原來如此,我大概知道意思了.

「而且就算改變了,很快又會被過度開發給破壞掉,所以有改跟沒有改根本沒兩樣.」學長聳聳肩,這樣說著:「原世界跟守世界不一樣的地方就在于使用的人無法跟自然精靈共處,也沒辦法理解其它使用資源的生命,所以會走向逐漸破壞平衡的局面,直到失控的那一天才會有人驚覺而後悔吧.」

其實學長他們說的很有道理啦,我想應該也很多人會注意到.

但是沒有注意,或是不想注意的人比注意的人還要多,就沒有辦法有所改變吧?

「那麼就是......」

就在夏碎學長正想要說什麼時候,我的手機突然大肆作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抓著手機我連忙道歉,然後趕快起身往旁邊的圍欄走過去.沒想到在海上居然還訊號滿格,真是可怕的手機.

接通之後,電話那頭有點鬧哄哄的,好像人很多.

「喂?」看了一下手表,半夜兩點多誰這麼無聊打電話給我啊?

『漾漾,新年快樂!』那邊傳來喵喵的聲音:『你很美滿嗎?』

「啊?」

有那麼三秒,我的腦袋中呈現一片空白.

接著,手機乒乒乓乓的很吵雜,好像有人把手機叩來撞去的,接著聲音換成另外一個人:『褚冥漾......來決斗......』斷斷續續的話加上打嗝.

「莉莉亞?」她們兩個怎麼會混在一起啊!

『決斗!不准在這里打架!』喵喵的聲音從旁邊飄出來.

『給我滾過來......』接著是莉莉亞對著電話吼.

「妳們兩個喝醉了是不是啊!」是誰把酒給未成年高中生的!

我突然有種好像接到醉老頭半夜打電話來騷擾的感覺.

『嘿嘿......新年快樂.』手機又被傳到喵喵的手上,依舊是亂七八糟的回話.

電話那端又傳來好幾個聲音,然後我聽見莉莉亞跟喵喵的聲音混在一起變遠,手機好像又換另外一個人了:『漾漾?不好意思,米可蕥跟莉莉亞剛剛被奴勒麗灌酒了.』庚學姊充滿歉意的聲音傳過來,『打擾你了,新年快樂喔.』

「呃,新年快樂.」妳們幾個混在一起慶祝除夕是嗎?

我大概可以想象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一定是有人提議要過除夕夜,接著幾個女生,可能也有男生就聚在一起慶祝,然後那個惡魔就對未成年高中生灌酒......怎麼好像是我們這邊青少年會干的事情啊!

手機又發出一堆聲音給人奪走:『哈啰,可愛的小朋友,要不要過來一起玩啊?』被輪流搶來搶去的手機最後落在惡魔的手上.

「不用了,謝謝.」我半秒就拒絕掉.

『那好吧,新年快樂,我們開學見啰.』說著,完全無視自己那邊還有人吵著要手機的聲音,奴勒麗非常爽快的將電話給斷線了.

我滿頭黑線的看著掛斷的手機,究竟她們是想干什麼啊......

收線之後回到了座位,我這才發現學長跟夏碎學長已經不在座位上了,不過桌子上面有留下便條紙,大致上是說他們要去某地方探查一下水域,所以叫我不用等了先回房間,旁邊也有已經將飲料結帳的單子.

這種天氣要下去探查水域?

我看著黑壓壓的海面,突然有種下去的人都很有勇氣的感覺.

就在我拿著紙條打算回房間轉過頭那一秒,有個黑色的東西突然從海面下竄過去.我以為我看錯了,但是整個海浪往很不自然的地方掀過去......

那是什麼?

看著被沖散在四處的球魚,我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為什麼海下會有那麼大的東西?

這時間跟地方應該不會有鯨魚還是鯊魚吧?

然後,海面上恢複了平靜.

現在是半夜兩點四十分.

上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二話 深夜的約定    下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四話 甲板上的任務事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