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四話 甲板上的任務事件   
  
(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四話 甲板上的任務事件

地點:Taiwan 時間:早上十點十三分

大年初一時候我剛從床上清醒,不曉得什麼時候回來的五色雞頭滾睡在旁邊,地上丟著一大堆氣泡飲料的玻璃瓶子.

顯然學長跟夏碎學長不知道跑哪邊一個晚上沒回來.

躺在床上我有種放空三秒的感覺,大年初一......我是不是應該跟誰去拜個年啊?

是說,在這種地方應該也沒誰可以拜吧?

「漾∼」滾在旁邊睡覺的人突然爬了爬,抱著枕頭朝著我這邊張開眼睛:「頭痛......」

「......你昨天喝的應該是汽水吧?」為什麼會對我說出宿醉的症狀?

「不是啦,睡眠不足加上水腫.」把枕頭往旁邊一拋,五色雞頭說出了亂七八糟的結論,「痛完了,今天要去船上哪里玩?」

你痛完也太快了一點吧!一般人應該先倒在床上要死不活接著看是要休息還是要等待救援,然後折騰完經過大半天才慢慢的恢複生氣,這樣才正確吧!

「我不太想去玩......」說真的,這幾天混下來已經讓我有點不太想出房間了,尤其本來我就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所以對一些俱樂部和活動中心都敬而遠之.

跳下床打開冰箱,五色雞頭從里面拖了一堆不知道從哪邊拿來的點心出來,就這樣蹲在冰箱前面活像歐巴桑一樣開始把東西往肚子里吞.我也注意到冰箱里面至少還有半打那種丟在地上的玻璃罐氣泡飲料,上面是英文標志,看起來可能不便宜.

「那剛好,昨天廚師拜托我去幫他找個東西,漾∼你剛好可以一起來.」完全就是強迫式中獎的說法,五色雞頭連問過我意願都沒有就把我加入會跟去的行列里面.

「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啊.」掛著一臉黑線,我下了床去倒了開水.

「你要去,這個有酬勞喔.」咧著大大的笑,五色雞頭拋了一罐氣泡飲料跟一小包的點心給我.

接住了飲料,我猜這個大概是葡萄汽水之類的,因為上面商標是葡萄,點心是類似海綿蛋糕的東西:「那你去就可以了啊,反正你跟廚師那麼熟.」

五色雞頭叼著一塊餅干靠過來,一手勾住了我的肩膀:「漾∼可是我跟你熟啊,話說兄弟四海人在四方,有難同當,有福同享;要是今天本大爺不找你就太沒義氣了,以後道上的兄弟會笑我西瑞不懂照顧兄弟!」

你是又看了哪部黑道八點檔啊?

拍掉掛在我身上的手,我倒退兩步打開了飲料:「放心,就算我沒去,兄弟們也不會笑話你的.」還有,你是哪來的道上兄弟啊!

「嘖嘖,這你就不懂了,當大哥有大哥的難處,所有的安排都是為了你好.」他露出很沉重的表情,接著用力拍拍我的背,差點讓我把氣泡飲料吐在他的臉上.

「咳......真的不用介意我,我想我還是去上網區比較好.」那里很安全,適合讓我待上一天也不會有性命危險.

「漾∼我知道你很想去,那就讓我們准備吧!」

完全沒給我拒絕的機會,五色雞頭一口吞掉餅干,也不管我手上還握著飲料罐,門一踹就把我給推到浴室里面還用完全不能拒絕和溝通的語氣告訴我:「快點刷牙洗臉換衣服,我們要出發到甲板去!」說著,還隨便抓了一套我的衣服丟進浴室摔上門.

我愣在浴室里面,呆呆的看著手上的飲料瓶和衣服.

從頭到尾我都沒答應吧......

「漾∼快一點喔.」外面還處于興奮期的家伙開始發出用指甲刮門版的噪音,連看都不用看,我一秒就可以知道他一定是用那只獸爪在刮.

不要破壞公物啊渾蛋!

你是跳腳要上廁所的狗啊!

快要的把盥洗都做完換好衣服之後大概花了十分鍾上下,我卷了髒衣物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門外的聲音突然停止了.

疑惑的打開門,眼前出現了讓我完全錯愕的一幕──

我看見兩只獸爪正要往我的臉刮下來:「你想干嘛!」有時候,我還真佩服我自己的冷靜,沒有尖叫著往後逃.

五色雞頭停住手還把變回正常的手給縮回去,接著嘿嘿的笑了兩聲:「沒,沒事.」

你根本想殺人吧!

這樣一個下去門根本會被你打成碎片吧!

我已經不太想轉頭看浴室的門變成怎樣了,感覺好像會賠很多.

「既然漾∼你都准備好了!那就讓我們前進甲板!」無視于被破壞的公物,五色雞頭猛然抓住我的手,蹦過去踹開了房間的電子門熱血的喊著.

我還沒點頭說我要去啊!

大年初一時候,我被拖上了冷到會死人的甲板.

因為其實也已經不早了,所以甲板上老早就有一些人在使用,幾個穿著新衣服的小孩蹦蹦跳跳的繞著已經封起來的游泳池玩,三不五時那些聊得很歡快的大人還會招呼他們要小心一點.

「廚師委托你做怎樣的任務啊?」

拉緊了身上大毛外套,我有種應該戴口罩來的感覺.剛清醒就拿臉去吹海風,感覺好像會被冷掉一層人臉皮.

五色雞頭轉過來咧了一個笑:「喔,他說昨天早上他在准備宴會時候有個小孩跑進去廚房,因為那時候大家都在忙碌所以他就給了小孩點心在旁邊吃,不過小孩趁著大家都不注意時候拿走了他一個很重要的調味罐,後來他問了那個小孩,對方說掉在甲板上,所以想請我們找看看有沒有.」

麻煩請更正一下,他只有找你不是找我們.

是說,小孩子偷調味罐干嘛?

我的腦中浮現了一堆胡椒鹽巴等廚房必備用品,該不會是以為用了就會跟廚師煮的東西一樣好吃吧?

四周環視了一下,我很想告訴五色雞頭一件事情:「這個甲板這麼大,我們會找到死掉吧.」一眼望過去,起碼跟小操場有的比.

我懂了!

你根本是覺得我們剩下的時間太多了,所以才想這樣找到下船是吧!

五色雞頭看過來:「怎麼可能會死掉,你想太多了吧.」他還哈哈笑給我看.

不,我覺得是你想太少了.

人生應該多加思考才對啊你懂不懂!

「那好吧,我用看看.」拖著五色雞頭往旁邊沒有人的地方一閃,我拍出幻武大豆:『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尋找者見識妳的銳利.』

說完,米納斯出現在我的手上.朝著地面開了一槍,瞬間藍色的光點馬上四散,我還以為可以很快把這件事情給解決掉,沒想到過了幾秒之後藍色點點跑回來,什麼也沒帶上反而形成米納斯的固定形體:『您要的那東西在船上找不到蹤跡.』

「啊?」

我馬上轉過去看五色雞頭.

「嘿!我沒有騙你!」他不用半秒鍾馬上反駁:「真的在這邊,你的槍有問題.」

米納斯的額頭出現青筋:『我......』

「好了,那我們分頭找看看吧.」在他跟米納斯吵起來之前我趕快先把槍給收了,「既然米納斯找不到,我想應該會在很奇怪的地方吧.」我很相信幻武的能力,只是這艘船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了.

「那好,讓我們朝著十二點方向前進吧!」

順著他指的十二點方向看過去,我看見一堵叫做牆的東西.

「你找前半部,我找後半部,就這樣.」拍拍五色雞頭的肩膀,我覺得有時候要自己下決定比較實在.

「好!」

五色雞頭興沖沖的跑掉了.

看著很快就消失的背影,我突然覺得甲板上好冷涼啊......我干嘛要在這邊找一個不知道是啥鬼東西的調味罐呢?

順著後面甲板走過去,後區主要是休閑區,因為冷風關系人比前面少一點,不過障礙物比較多.

為什麼米納斯會找不到那個普通再普通不過的調味罐?

就在我開始緩慢的尋找時候,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打開看見了是千冬歲的名字:「喂?」

『漾漾,你在忙嗎?』電話那頭背景很安靜,感覺大概是在房間里面:『我們祭典大概准備到一段落了.』

他這樣說著,我突然想到他該不會是介意前幾天我問他村守神的事情吧:「呃,我現在在找一個東西,算是有空吧.」

『你在找什麼?』

「一個調味罐,本來我想說用米納斯就可以了,可是很奇怪的是幻武兵器居然找不到那個調味罐,所以我現在正在甲板上慢慢找.」把第一排位置下面都翻過還是沒看見,我繼續往下一排.

『喔,如果連幻武兵器都找不到那就有種可能.』頓了頓,千冬歲好像在拿什麼東西發出了一點聲音:『應該是被吃掉了.』

「被吃掉?」連罐子?

船上應該沒有會連罐子都吃掉的人類吧!

等等,其實有,那個就是剛剛往前半邊走掉的五色雞頭.我開始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去打到他吐看看.

『應該不是被一般生物吃掉,不然幻武兵器都會發現.』

五色雞頭不是一般生物吧.

『我教你一個方法可以找看看,不過依照你目前程度有可能范圍不會很廣,基本在一百公尺之內.』

「啊,這樣應該就夠了.」反正超出的多用幾次就好了.

『好,你先蹲下來,然後在地上用白水晶......一般的就可以了,這是小術.用白水晶畫風跟水的基本咒文圖.』

白水晶......我身上有白水晶嗎?

左摸右摸,我在口袋里面找出一塊連我自己都沒有印象的水晶,那是出發之前學長他們用來畫我家門板的東西,後來被我亂塞就忘到現在了.

拿出了水晶,我左右看了一下,找了比較偏僻的地方開始畫出圖騰.就在水晶一動時候,馬上跟著出現了銀白色的軌跡浮在地板上面,整個畫完之後就成型.

『圖陣畫完之後,啟動咒語是這樣的:回游的大氣精靈,棲息的水之精靈,請替我尋出失落之物.』

這個術挺簡單的.

我馬上照做了,念完咒文之後地上的陣型動了動,突然整個銀色的軌跡浮起重組成一只麻雀大小的鳥,瞬間就飛出去.

完全沒預料牠會沖這麼快,我也馬上追出去.

然後,我在甲板後部的另外一端聽到啾啾啾的聲音.

『漾漾,找到了嗎?』

握著手機,我突然有種無力感:「嗯,找到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那只突變的白色球魚,而且那只很像麻雀的東西還一直在啄牠的白色圓圓肚子,球魚左右滾還一直發出啾啾的聲音,「好像在球魚的肚子里面.」

『噗.』

那邊傳來笑聲,『這很正常啊,球魚會亂撿東西吃.』

......牠不是只吃浮游物跟橡皮筋嗎?

「那我要怎麼拿出來?」如果要我用手下去掏我絕對不干!

『把牠倒過來,用力搖晃就會掉出來了.』千冬歲給了我很像處理卡住垃圾的垃圾筒的方法.

半信半疑的我抓起那只白色的球魚,麻雀在一碰到那瞬間整個就消失不見了.按照千冬歲的辦法我把魚拿起來上下晃,果然不用幾秒鍾我就聽見叩咚的一聲──

一個玻璃瓶子掉出來,滾落在甲板上轉動了幾圈.是個長型的透明罐,里面有好幾片金色的干燥葉片.

這就是調味料罐?

我還以為會是粉末狀的東西.拿起那個瓶子,里面的金色葉片略帶著一點點的閃光,看起來相當漂亮.我大約可以理解為什麼小孩會想要偷拿這個的原因了.

「千冬歲,我找到了喔.」將瓶子收好,我拎起那只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到甲板上來的白色球魚往外拋出去,在呈現完美拋物線之後,球魚掉進去海里面消失蹤跡.

『那就好,我本來是想跟你說......』似乎正想告訴我什麼,千冬歲那方突然傳來叫喊的聲音讓他停頓了下來,然後又重新接了電話:『嘖,我要出去一趟,先這樣了,再見.』

「喔,好,掰掰.」我連忙也回應:「真的很謝謝你,千冬歲.」不管是在哪方面.

『......沒什麼啦.』

然後電話那頭給人掛斷.

看起來他們好像過年時候真的很忙,我突然有種太悠閑是罪惡的感覺.

收好手機之後,我拿著那個調味罐往前面走去,然後看見那個本來應該是要努力尋找調味罐的家伙趴在欄杆邊在看風景.

現在是怎樣?

自己找不到馬上放棄了是吧!

把調味罐塞到外套口袋之後,我才慢慢的靠近五色雞頭:「西瑞,你不找廚師的東西了喔?」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五色雞頭轉過來看了我一眼:「本大爺哪有可能答應的事情不干!」

「你不是在看風景嗎?」疑惑的跟著往船下看,下面除了海浪跟海水之外什麼也沒有.

「不是,我在看奇怪的事情.」五色雞頭用一種看白癡的表情朝我翻了個白眼:「你沒有注意到嗎?」

注意到什麼?

海上有漂浮木還是漂浮海盜?

「你真的沒注意嗎!」五色雞頭用一種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我應該注意什麼嗎?

再度往下面看,很乾淨啊什麼都沒有,完全正常就是只有海水跟海浪......等等,什麼都沒有?

「球魚怎麼不見了?」我記得前兩天在甲板上還看到一堆湊在船邊,怎麼今天全都不見了?該不會是跟那只白色的一樣通通跑上來了吧?

「你也發現的太慢了吧,這樣怎麼當本大爺的小弟啊!」重重的往我肩膀一拍,差點沒把我肩膀給打斷的五色雞頭用一種很討厭的理所當然口氣說著.

是說,我怎麼不記得我是你專用小弟啊!

「我現在才看到海啊!」剛剛都在幫你專心找調味罐好不好,「是說,球魚都不見了有什麼問題嗎?」搞不好一時心血來潮全都跑去追海龜了咧.

「問題很大,球魚不見就代表海上有危險.」五色雞頭聳聳肩,這樣告訴我:「所以牠們才都跑去躲了.」

「危險?」我突然有點緊張,因為昨天學長跟夏碎學長也在討論這種問題.

「喔,也有可能是寒流來,所以太冷了先跑去躲.」

......我去你的.

「對了,漾∼你找到了嗎?」終于想起來在這里的目的是找東西而不是看球魚有沒有消失,五色雞頭開口就是這樣問.

「如果我說我沒有找到你會怎麼樣?」看著根本沒找到的五色雞頭,我突然有種好奇想知道他會怎樣回答.

「不怎麼樣,代表我們兩個跟前後甲板風水不合,現在我們要調換位置,換你找前面本大爺找後面,這樣絕對就會找到了!」五色雞頭用極度樂觀跟非現實扭曲的結論告訴我.

「......」那如果還是沒找到又要換回來嗎?

我覺得搞不好......不對,一定是會變成這樣.從五色雞頭的行動為人來推斷,他絕對會再換!然後跟我說什麼風水輪流轉所以人也要跟著轉這種話!

「漾∼換位置吧!」很樂的五色雞頭再度重重拍上我的肩膀,還是跟剛剛同一邊,痛得我差點沒噴出眼淚.

你不要把我的肩膀當成暗殺對象敲啊!不曉得正常人根本禁不起你那鬼蠻力嗎!

「我開玩笑的啦,拿去.」為了避免他又敲我肩膀,我閃遠了一段距離才把調味罐拿出來拋給他,東西在一個漂亮的拋物線之後直接給接住:「應該是這個沒錯吧?」

五色雞頭在陽光下轉了轉那個玻璃罐子,罐子里的葉子很配合的跟著發出了漂亮的光芒,像是看滿意了之後他才沖著我一笑:「就是這個,漾∼搞不好你很有找東西的才能!我們可以來組一個尋寶小隊了!專門開發無人知道的寶藏!」他眼中熊熊燃燒著的熱血讓我對未來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真的去找的話我們只會變成裝飾在寶藏旁邊的人骨吧!

「我看快點拿去給廚師吧,他可能急著要.」在五色雞頭深思尋寶之前,我馬上打斷他的妄想,推著他往甲板下面走.

「對喔,我們快點去.」反手拉著我的肩膀往下拖,剛剛還在想尋寶的五色雞頭一路用沖的往下跑去.

差點沒滑倒,我無奈的跟上了腳步.

說真的,我是第一次進到船上的廚房.

比我想象的還要更加設備齊全,原本我以為我會看見那種很精簡的設備......畢竟船上比較不方便嘛,沒想到我看見的是跟地上差不多的那種大型廚房.

五色雞頭好像已經跟這邊的人混熟了,一開門很爽快的打了招呼之後就把我拖進去,完全無視于門上有貼著『非相關人等請勿進入』的字牌這種東西.

「托馬斯!」拉著我避開正在准備食物忙碌的其它廚師,五色雞頭很直接的喊了很里面的那個人.

......等等,為什麼我會覺得這個名字很熟?

站在末端的那個也是個廚師,全身穿著白色衣服還帶著高高的白帽,轉過來是個大鼻子的外國人,還很和藹可親的對五色雞頭招手.

除了名字耳熟,我發現連這個人我也很眼熟了.

「我找到了!」直接拖著我過去,五色雞頭咧大了笑容把調味料遞給外國人.

「真是太好了,沒想到你真的可以找到啊.」大鼻子的外國人接過了調味罐,露出了很高興的笑容,然後拿起了旁邊的紙巾把罐子上的汙漬擦乾淨,很珍惜的放到架子上去:「這個素材很難找,我到過很多地方經曆過很多時間也才收集到這一點,本來還想搞不好給掉到海里面去了.」

「嘿嘿,其實是漾∼找到的.」推了我一把,五色雞頭把我推到面前然後壓著我的右肩.

大鼻子外國人把視線移往我這邊,先是稍稍愣了一下,然後勾起大大的笑容:「小朋友,我們又見面了.」

「呃,您好,真是巧.」果然沒有認錯人,他就是小時候遇過的那位大叔.

五色雞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外國人:「你們兩個認識喔?」

「那個......其實也說不上是什麼認識啦,我們以前有見過.」我左右看了一下,他倒是沒有變.

等等......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人......

「喔,我還以為你是在學校那邊認識的咧,托馬斯好像已經很久沒回守世界了,都在這邊擔任廚師喔,是技能型的袍級.」五色雞頭指了指外國人,這樣告訴我.

「原世界這邊比較少人有這麼大的胃口,所以我想應該是有守世界的朋友到了,才認識西瑞的.」外國人這樣告訴我,也解釋了為什麼廚房會不怕五色雞頭吃垮讓他大吃兼打包的內情.

原來繞來繞去,大家都是同一地方的人啊!

我終于再度深深的體會到公會的可怕之處.

「不過就如同我以前所說的,冥漾果然是個有資質的人,歡迎你未來可以加入我們喔.」外國人伸出手,我也連忙搭上手跟他握了握才放開,「既然東西兩位小朋友都幫我找到了,我就讓你們嘗嘗不管是在守世界還是在原世界都難以吃到的東西吧.」

他微笑著拿下了我們找回來那個調味罐.

「喔喔!要用這個做啊!」五色雞頭的眼睛整個都發亮起來了,好像那個葉子是種很珍貴的東西,「我跟漾∼都要吃!」

「那好,兩位請先到位置上等待吧.」轉動了罐子,我看見有兩片葉子穿透了玻璃瓶身緩緩的飄了出來,在接觸到空氣的那瞬間葉子整個變成了稍微透明的顏色,然後有股很淡的香氣散了出來.接住了葉子放在一旁的小碟子里面,托馬斯微笑的說著:「維露爾多的葉子需要點時間才能夠完全釋放出美味.」

盯著葉子,我也跟著開始期待了.

說真的,有時候五色雞頭也不全然都是介紹怪事情嘛.

我應該對他改觀了.

上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三話 被托付的禮物    下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五話 子之夜、海之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