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七話 火焰之鬼   
  
(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七話 火焰之鬼

地點:Taiwan 時間:上午七點十八分

「瑜縭,沒打壞.」

就在四周猛地陷入安靜之後,突然旁邊被燒黑的房間門給人踹開,門板整個飛出去砸在地上,羽里灰頭土臉的沖出來.

什麼東西沒打壞?

一聽見他說了之後,瑜縭好像很明顯松了口氣.

那個房間里面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嗎?

「褚!退開!」還沒回過神,旁邊突然有人沖著我把我使勁一推,推出樓梯好一段范圍.

轟然一個聲響,一大團火焰直接沖過我的眼前,整個砸在樓梯上面.

樓梯的扶手都彎了.

羽里跳過來,抓住我的肩膀把我往後拉:「小心一點.」

還沒來得及回話,我看見熊熊烈火開始往下消去,不是那種碰到水的熄滅,而是詭異的越縮越小直到最後消失.學長就站在原地,只有他站的地方完全沒有被火焰波及到:『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剽悍.』

那個鬼族幾乎是同時間撲上去.

整個走廊猛然旋出了烈焰,熊燃的熱度讓我馬上布滿了汗.高溫讓艙內的空氣開始扭曲,我看見了另端的學長揮動了手上的幻武兵器擋下了傑爾斯的攻擊,火焰在碰上兵器的那秒整個四散噴出.

......這時候我看什麼熱鬧啊我!

猛然驚覺這件事情,我立刻舉起手上的米納斯一點也不猶豫的往那個狂火貴族的方向開了一槍.

凝凍的子彈瞬間穿過鬼族的腦袋,砰的聲打出了青黑色的腦漿,濺在旁邊的地板上.

他沒有倒下去,破了一個大洞的頭用很不自然的角度慢慢的轉過來看著我:『你們都得要死......』

「你先去死吧!」抓到了落空的時間,學長猛然一槍將他的頭顱給劈下來.

鬼族的身體晃了晃,沒有倒下,就在我以為這樣好像可以解決了的時候,他的身體和掉在地上的頭顱突然整個被熊熊燃起的火焰吞噬,接著火焰不用幾秒就消失.

「小心,他剛剛就是這樣藏匿起來!」瑜縭見狀連忙放聲告訴我們:「我將他砍成兩半,一點用也沒有!」

學長瞇起了紅色的眼眸,看著四周小小的殘火:「傑爾斯,你要在我眼前玩這種游戲嗎?」

沒有任何響應,我握著手上的槍,感覺整個寒毛都豎起來了.

他不知道會從哪邊出現──

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塑料燒掉的臭味,悶悶的讓人有點頭暈目眩想要吐的感覺.

嗅到這種味道時候我才想起來我忘記帶著夏碎學長的護符,因為這幾天在船上生活的太安逸了,所以壓根沒想到要帶著.

學長走過來,直接握著拳頭槌我的頭:「你給我多少有點危險意識!」

抱著被爆敲的頭,我含淚的趕快往旁邊閃開.學長現在應該是很危險的情況吧,不要分心過來打我啊!

打我有比打鬼重要嗎!

「你......」

才剛想說什麼,旁邊的殘火突然整個燒起打斷了學長的話:「嘖!有夠煩!」他轉過身,拿出了一個白水晶握在手中,拳頭整個收小,再攤開時候那顆白水晶已經整個變成了水晶粉,倒映著火光亮得引人注目:「指路之引,藏匿之物無所遁形.」

語畢,水晶的粉整個在空氣中擴散開來,落在地上牆上天花板上,除了火焰之外在四周又多出稀微的淡淡光澤.

水晶粉附上去同時,我看見了在某個牆壁上馬上出現了巨大的黑影.

什麼話也沒說,學長直接把幻武兵器射出,半秒之後長槍發出沉重的聲音整個貫穿了牆面,那個黑影逃逸的很快,在槍還未打到之前已經移轉開了.

可能是自己也知道被定位了,黑影才緩緩的浮現出來,就是那個鬼族無誤.

「不要再玩這種把戲了,對我沒用.」瞇起紅色的眼睛,學長看著眼前的鬼族,冷哼了一聲:「我沒時間陪你,要複仇就拿出真本事.」

話才剛說完,整個走廊突然都燃滿了熊熊的烈焰,空氣像是馬上被加熱過一樣呼吸進去都開始覺得胸口很悶痛.

我咳了咳,抹去一直滴下來的汗.

要死了......要是他這樣玩下去,我會不會就在這里變成人干啊......

「羽里,先把人帶走.」

然後,我聽見瑜縭這樣說話的聲音.

事情發生的很快.

才打算要不要先幫學長,還來不及表示的我突然覺得眼前一花,整個白色的大毛突然撲到我面前來,下秒我就被一個大嘴巴給咬下去叼起來──

不要突然把我吃進去啊!

『別想逃!』火焰的鬼族猛然一吼,我看到黑紅色的火焰從我們四周很快的卷了上來,熊熊的撲上了天花板然後倒抽下來.

「你們先上去.」握著長槍,學長立即出現在我們面前,一種冰冷的空氣從槍尖散了出來,隨著學長猛力的橫揮,整個襲來的火焰硬生生的被冷風給卷滅:「直接上甲板!不要讓船上的人看見!」

啊,這種時候我知道,用移動符那種東西......

「我馬上會上去.」

我只聽見學長說了這句話,下一秒我們四周的景色馬上跟著扭曲,眨眼被燒得焦黑的船艙就消失在我們面前.

冰冷的海水滴在我的臉上.

風直接挾著水珠噴在我的身上,剛剛還很熱的感覺一秒就變成低溫,整個就是很有三溫暖高速變化的感覺.

把我咬著的羽里張開嘴巴讓我掉在甲板上:「謝謝......嚇!」才剛道完謝,我馬上注意到甲板詭異的狀況.

整個甲板區布滿了一塊一塊大型的黑色不明塊狀物體,有的還在抽蓄,一動一動的看起來有點可怕.

近看才發現,那種黑色的塊狀物體上面都是細小的鱗片,還沾著黏稠的液體顫動著,讓人看得連雞皮疙瘩都浮起來了.

「西瑞?」看著甲板上都是類似的東西,我連忙左右看了一下,沒有看見稍早留在這邊對付海民的五色雞頭.

糟糕,他不會是打海參打到被海參給拖下海底當海底雞了吧?

「干嘛!」不用幾秒,海底雞幻想破滅,五色雞頭從護欄外面跳進來,獸爪上抓著......不要告訴我那個東西是眼睛!

你沒事戳一顆眼睛在手上干什麼啊你?還有你把擁有那個眼睛的海民給怎麼了!

「本大爺在這邊,才不會讓海民進來一步.」拔出手上的大型眼珠丟回海里面,五色雞頭蹲在鐵竿上,很得意的咧笑.

他全身也濕答答的看起來有點狼狽,不過身上沒有傷,應該是還應付的了.

「海民的殘余沒有馬上消除,他們很快就會再生了.」羽里扶著瑜縭站到了旁邊比較乾淨的地方,然後一翻身又變成了那只大型的獸體.狐狸樣子的頭張大了嘴,轟的聲噴出了金色的火焰,將甲板上那些黑色一大塊一大塊的東西全給燒了.

「嘖,打都來不及了,你叫我怎麼收拾廚余!」發表抗議的聲明,五色雞頭甩甩兩只獸爪,然後盯著船的外面看.

小心翼翼的靠到五色雞頭旁邊的護欄,我看見船體外面還是圍繞著黑壓壓一片的東西,都在海面下,可是到處都是那種圓圓的亮眼在海底下,看起來格外的陰森.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在船艙里面的人看見窗戶外面不會嚇死嗎?」是說,好像從剛剛開始就沒有聽見尖叫聲了對吧?

「有老頭公的結界,他們從窗戶外面應該看到都是黑色的海,其它啥都看不見.」五色雞頭這樣回答我.

「而且我們剛剛已經散播了迷魂的藥到整個船了.」恢複人型的羽里很快的接著告訴我們:「應該除了那個你們的人之外,其它的都睡著了.」

原來如此,難怪我一直覺得沒進一步騷動有點問題.按照正常模式,船艙的人尖叫完應該多少都會有人直接沖上甲板來確認狀況,不過很顯然這件事情並沒有發生.

在甲板底下,還有我老爸老媽跟冥玥.他們現在也是昏睡的狀況嗎?

「放心,迷藥不重,只要將事情都解決之後他們就會醒的,只是睡了一覺而已.」像是看出我的猶豫,瑜縭扯了扯嘴唇,像是安撫.

「嗯,我知道.」用力的拍了拍臉,我大大的呼吸了一口氣,拿起米納斯直接朝下面要往上爬的奇怪黑色物體開了一槍,底下的東西發出了一種詭異,很像哀嚎的怪聲音之後就掉回海底,很快的就消失在海面底下.

怎樣才算結束?

將這些海民都給解決掉嗎?

羽里甩甩手,他的手上出現了一付古樸的長型刀具,沒有花紋什麼的,單純且有點鈍重.

「一區的海民里面一定會有一至兩個頭目,只要把海民的首領給殺除之後,聚在這里的海民就會全部離開了.」瑜縭瞇起狹長的眼睛看著整個黑色的海域.

天空依舊是黑色的,時間已經到了平常的上班時間......也開始要塞車才對.

「哈,海參的頭目該不會是海人參吧!」五色雞頭很興奮的看著海面:「本大爺長這麼大沒看過海人參!快出來吧!」

你沒看過是正常的,因為根本沒有那種東西.

「再不出來我就要跳下去找你了喔.」獸爪勾著護欄,蹲在我旁邊的人整個都往前傾,做出了兒童不宜的絕對錯誤示范.

這個哥哥有練過,請各位朋友上船絕對不要隨便學習.

摔下去會死的!

就在五色雞頭做出想跳下去海里抓首領的動作時候,整個甲板上的溫度突然整個迅速往上升高,原本冰冷到有點好像被刺到一樣突然轉成悶熱.

下一秒,我看見移送陣猛地出現在甲板上.

狂火的鬼族從陣法當中被沖撞了出來,他的脖子上面嵌著一只手,然後是掐著對方的學長從法陣里面沖出,直接按著鬼族讓他整個背撞上了船側另邊的護欄.

砰的一個巨響,我看見那個護欄被鬼族撞出一個凹.

收手,學長完全不給對方回過神防禦的機會,轉動了手,掌心上出現了一把黑色匕首,整個就是往對手的左眼球插進去.

然後是我熟悉的爆炸聲響.

學長往後跳開了兩步,一團黑色的液體剛好啪的聲掉在他的腳前.

我看見的,是半個腦袋被爆符炸開的鬼族以及身上衣服被燒壞多處的學長.

一切就是那麼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快得讓我完全沒有眨眼.

就跟剛剛一樣,被炸開腦袋的鬼族突然開始引火燃燒,下一秒從火焰里面走出來的又是一個完整的人型.

「喔喔,新的,這個鬼族是液態火焰人嗎?」看見有不是海民的東西出現,五色雞頭整個興奮的轉回來跳上甲板.

這個火焰人的妹妹不久之前被你給宰了啊!

「比申手下的七大高手之一.」完全沒有回頭,學長只是拋給他簡單的說明.

我覺得學長好像是故意省略掉他是來找殺妹仇人的這件事情.

「很強嗎?」五色雞頭整個眼睛都閃亮起來了.

「這是我的對手.」學長很直接給他這樣一句話.

甲板上開始開出了暗紅色的火焰之花,一眼望過去到處都可以看見火在跳動,看起來有點詭異,尤其是現在的天空整個都是黑色,給人的感覺很不好.

「給我給我.」五色雞頭表明了對火焰人很有興趣.

「去對付海民.」完全不給他有靠近的機會,學長轉動了手出現了幻武兵器.

「嘖!」

就在眨眼一瞬的動作,學長蹬了腳往前沖,火焰人也動作不慢,不用半秒時間兩個人中間的空隙馬上出現大量的狂火熊燃.

手上的兵器揮動,那些火焰猛地凝上了冰然後破碎在地.學長頓了一下踏在那些碎冰上面,眨眼火焰人已經在他的面前.

「你很會再生是吧.」一槍畫開了鬼族的胸口可是沒有打穿,在那之後傷口馬上迅速的爬滿了冰霜:「就在這里給我站住吧.」

我看見冰整個急速的把鬼族給包起來,他連掙紮都還來不及就變成一大塊的冰了.

前後感覺就好像是一瞬間的事情,學長站在大冰塊前揮了長槍把冰給打碎,每個冰塊里面都有鬼族的一小部份,還有的是手指,關節眼珠什麼的......

然後那些碎片底下展開了某種的法陣.

這個我知道,要將鬼族送返的動作.

那些冰塊碎片里的東西突然融了,原本好像是想要掉在地上,但是被冰塊給包著,完全無法再聚一起重生的樣子.

「褚!後面!」

就在我看著學長將東西送返時候,他連頭也沒轉過來就直接沖著我大吼.

後面?

我轉過頭,看見黑壓壓的一個大洞,上面還牽絲.

大概過了兩秒鍾他又逼近了三公分之後我才意識到那是個大嘴巴,不知道是誰的.

「給我滾開!」正打算拿出槍對付嘴巴時候,旁邊突然砰的一聲,整個嘴巴被踹開,那個玩意飛出去之後我才看見是個胖的黑色像海膽一樣的東西,把他踹飛的則是五色雞頭:「渾蛋!敢對我的儲備糧食下手!」

誰是你的儲備糧食!

這個要講清楚.

「西瑞!你說誰是食物!」我馬上拿著槍對他抗議.

五色雞頭翻了個身,像特技表演一樣落在旁邊的欄杆上,穩穩的站直,「抱歉抱歉,喊別的喊太習慣說錯了.」他咧了咧笑,轉身看著那個掉下去的海膽:「喂!不准對本大爺的手下出手!」

我也不是你的手下啊不要自動亂加!

船下面的海民大概是看好幾個同伴不但上不了船還犧牲掉,開始變得沒有那麼快攻上來,甚至稍微後退了一點.

如果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我想應該會稍微安全一點......吧?

轉頭想問學長時候,他還站在原地,詭異的是地上那些碎塊完全沒有被送返的跡象,而且冰塊的四周也開始出現了暗紅色的火焰.

那個感覺突然整個非常不妙,我想過去幫忙點什麼......

「後退!」學長突然整個跑過來,一把就將我撲在地上,接著一大片黑影把我們罩住,隱約的我看見羽里的大腦袋.

不用到半秒,甲板上傳來了像是某種煙炮一樣轟然的連續炸裂聲.

掙紮著睜開眼睛,我看見後面一點的甲板被炸掀了好幾個小洞,還有點在冒小煙.

「渾蛋!」撐著地面翻起身,在爆炸聲音靜止之後學長立即翻起身,羽里讓開了位置,我在那之後看見了暗紅色的熊熊火焰,冰塊全都不見了.

火焰的另外一端,瑜縭護著五色雞頭,他們前面的甲板處也被炸得坑坑洞洞的,看起來怵目驚心.

羽里甩甩頭,然後龐大的身體就在旁邊戒備.

那些被打碎的肉塊都沒了,然後像是倒帶重複一樣,火焰中再度出現了人體,接著是那個鬼族毫發無傷的走出來.

他根本沒辦法對付.

大海發出了悶悶的咆哮聲.

那是一種很奇怪,很壓抑的聲音,但是又大的很像雷在共鳴.

聲音落下之後,我看見五色雞頭後面的圍欄突然沖高了一條大大的水柱,就好像電視上卡通里面鯨魚都會噴出來的那種加大版水柱.

一個黑的東西從里面跟著沖出來.

「海民的首領!」隨著羽里這樣一喊,我立即跟著看向那個大水柱,里面的陰影夾著雷霆氣勢整個破水沖出──

我看見一條大鯊魚飛過了天邊.

那一瞬間看起來好像是鯊魚,等他從左邊飛過去右邊之後,我才注意到那條大鯊魚的體積起碼是正常的鯊魚好幾倍大,尾巴非常的長,上面居然掛著森白色詭異的利刺.

落水之後,鯊魚的長尾巴拍在船側,整個船強烈的震動了一大下,接著是某個房間外面的陽台居然硬生生的被那個尾刺給打壞,碎成好幾個塊狀掉到海里面.

船整個開始搖晃了.

詭異的大鯊魚攻擊之後,底下的黑色海民又開始往船邊群集了,將原本就在晃動的船搖晃的更加厲害,越來越多的水花打在船身上,更高的噴上甲板,原本因為高溫而干燥的地板再度整個濕滑不已.

「那邊還有一個.」眼尖的瑜縭指著外側遠一點的地方,果然出現了大白鯊正在繞圈的背脊,水面上拖著一模一樣的利刺,就差沒有背景音樂了.

要死了,如果兩只一起來就完蛋了.

『明白了嗎,我聯合的不是一個水域,而是兩個水域,你們就陪著凱瑟琳一起消失在這世界上吧.』火焰在甲板上狂肆的燒燃,傑爾斯的臉在火中扭曲變得可怕,他掛著笑容浮高了身體,居高臨下的看著我們:『這里沒有活路.』

周圍的氣溫升高了.

「我們就開給你看.」瞪著上面的鬼族,學長張了張手,幻武兵器重新出現在那上面:「活路是自己開的,用嘴巴是擋不住的!」

『哈!』

就在兩個人對峙上的同時,整個船猛然一震,還夾著很大碰撞以及某種詭異的破碎聲音.

「糟了!」學長轉頭看著護欄外面,站在那上頭的五色雞頭馬上踢開爬上來的海民往旁看──船突然傾斜了一邊.

「靠!那只魚翅把船撞破一個洞了!」就在五色雞頭這樣大喊的時候,船像是失去了穩固,整個開始被往旁邊拉偏.

「嘖!」來不及管上面的鬼族,學長跑到了護欄旁邊,收了幻武兵器之後一掌拍上了船身.

就在學長的手掌貼在船邊的同時,我感覺到四周突然整個冷了下來,像是以學長為中心一樣拓展出范圍,白色的冰霜用著極快的速度將船體給覆蓋,整個船側的海邊凝出了冰,將海民跟鯊魚逼開了好遠.

船的傾斜停了,被撞破的地方結了一層又一層厚重的冰,四周的海水也都結了冰,將整個船給固定在海上慢慢的往前浮動.

好冷.

無意識呼了一口氣,我看見嘴巴前面冒出了白霧.

「羽里!我們去對付海民.」朝著同伴一招手,瑜縭翻身跳下了船,踏上了海面上的冰面,後面跟著那龐大的狐獸.

底下被冰逼開了海民一看見他們下船,急著撲上來,但是礙于冰塊,一時半刻還稍屈于劣勢.

「哈!這個火焰人是本大爺的了!」五色雞頭跳上甲板,像是正中下懷一樣異常歡樂的甩開了獸爪:「來來來!打到你哀爸叫母!」

『好大的口氣!』火焰人緩緩的落下,高溫讓旁邊的護欄開始融了,但是甲板上的冰霜卻不斷的往上生長,跟懸空的火焰形成了詭異的景觀.

那我現在應該做什麼?

「學長!」跑過去學長旁邊,看見他整個臉都開始發白了,手還貼在船上:「你......」

「我現在松手冰會被溶化,你去幫西瑞,傑爾斯他對付不了.」學長皺著眉,這樣告訴我:「褚,你不是不能.」

我看著學長的紅色眼睛,想起了跟雅多的承諾.

......我可以的,就這樣告訴自己.

學長伸出另外一只手掌,攤開之後上面浮著一顆像是冰塊一樣透明小小的圓珠:「有機會的話就用這個子彈打爆那家伙的腦袋.」

用力一點頭,我直接拿了那發子彈握在手中,冰冷讓我瞬間都清醒過來了,現在的情況不能讓我害怕.

我不能再當之前那個什麼也做不了的人.

瑜縭跟羽里只身對付著海民,托馬斯照顧著整船的人還要試圖打破結界聯絡外面,五色雞頭對上了火焰人而學長正在保護這艘船.

而我能做的其實微不足道.

在我意識過來之前,米納斯已經發出了槍響.

正要燒穿五色雞頭胸口的傑爾斯震動了一下,左手臂整個往後飛了出去.

我開槍打斷他的手.

「通通不准動!」

上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六話 蘇醒的海洋之夜    下篇:(第十三部)輪船旅游的落幕決 第八話 援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