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二話 前夕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二話 前夕

地點:Atlantis時間:下午四點零三分

「結果漾漾你們班打算開茶屋跟觀景屋嗎?」

周六的下午,幾個閑閑沒事的黑袍們坐在交誼廳里閑嗑牙,本來只是要去拿茶的我不曉得為什麼也跟著被抓入聊天一團,說的全都是學院祭的事情.

桌上擺著不知道是誰貢獻出來的點心盒,里面裝滿了蛋糕一類的東西.站在桌邊幫所有人沖著茶的是尼羅,完全不曉得是哪種花茶的茶香飄蕩在整個大廳,連畫里面的東西都開始有點不安分騷動了起來.

我才想說拿完茶下午要去圖書館查查有沒有妖師的相關資料,開學這幾天太忙了沒時間去,看來今天又不能去了.

那種資料真的能查到嗎?

回過神,其它人還在看我.

「呃,對啊,還有一個好像是撈金魚.」為什麼我會說好像,那是因為我覺得要撈的那個東西絕對不是一條小小金魚這麼簡單.是說,我到現在來不知道觀景屋是什麼,因為班上有人提出來就通過了,我連那是什麼鬼都不曉得.

「真不錯,大學部要到六月時候才有學院祭.」坐在沙發另外一邊的蘭德爾學長勾起詭異的笑,聽不出來是什麼種的語氣,總之,完全不像是羨慕.

「對了,學長你們班是開什麼商店?」綜觀全場,扣掉奴勒麗和安因不是學生,除了蘭德爾是大學部以外,就只剩下學長跟我一樣是高中部的了.

正拿起一個畫著藍色花紋的高級瓷杯,學長紅紅的眼睛掃過來瞄了我一眼,「鬼屋.」

鬼,鬼屋......這麼正常嗎?

我突然有種落差很大的感覺,因為我以為學長會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名詞,也不過就是鬼屋......還好,不是什麼尖叫殺人屋之類的都還好.

「三間商店全部打通做成鬼屋.」學長隨後補上這句話.

三間?

等等,可以三間商店都打通做成一大間嗎?

那我們為什麼要想到三間不同的這麼多!

我突然有種被學校騙的感覺,早知道就建議班上把三間打成一間當成大點心屋了,這樣多少還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危險.

「喔喔,那一定很有看頭.」奴勒麗笑著說,「畢竟A部的人向來都很細心在准備.」

那個細心是怎樣?把鬼屋變得更像鬼屋?

我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那個屋子一定不是普通鬼屋那麼簡單!

「當天我們也會去逛喔,你們兩位加油.」捧著茶杯,身為行政人員的安因微微一笑,說著,「聽說今年商店街中有人遞交了劇院這項,是個考古研究的社團.」

劇院?

那個跟溫泉可以畫上等號的東西居然真的有人開了?

「啊,那件事情我也聽說了.」奴勒麗興致勃勃的跟著討論,「不是戲劇社團卻出了戲劇商店,聽說請來學院行政人員友情贊助開演,不過不知道是請誰就是了.」

學院的行政人員?

「對了,你們要邀請函嗎?」轉眼,安因就變出一大疊設計精美的紙卡,「學生拿來的,上面有附照片.」

劇照?

我接過其中一張,翻開來看,卡片片中出現了小小的立體投影人像,是一男一女的背影,兩個人平坐在一個很像是城牆上方的地方.

城牆是白色的,上面濺了血跡,斑斑駁駁的蔓延上兩人的衣擺.沒多久,投影上的 兩人四周開始飄起小小的雪花,一點一點的落下然後消失.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男生的背影我看著覺得很眼熟,不是認識的吧?

「冬城?不會是那個故事吧?」看著卡片上的標題看,蘭德爾挑起眉.

「就是那個故事,劇本都有呈遞過來了.」安因勾著笑,點點頭.

那個故事?

啥故事?

「一個很古老的故事.」學長把卡片放下,看了我一眼,「一個公主跟一個王子的 故事,最後兩個都掛了.」

感謝你的解說,不過我還是聽不懂.

「當天只會表演一次,在下午兩點時候,另外早上也有一場,不過看起來應該只是很單純的秀,是由社團的學生自行表演的小劇碼.」翻看了一下邀請函,奴勒麗這樣說著.

我還是繼續在想那是什麼故事.

聽起來好像是挺悲慘的故事.

不曉得喵喵他們加不知道.

「冬城?我知道啊.」

周日,當負責點心屋的人聚在一起討論菜單同時,我向喵喵提出這個問題.

點心屋是由喵喵負責統整籌畫的,班長則是全班的財政顧問,每個人有搞不懂的都會跑去問她,簡直比老師還有用.

「你怎麼會突然想到要問這個故事?」一旁的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放下正在列菜單的筆,「這個故事很久了,是這個世界類似童話的故事.」

童話故事?

我突然想到白雪公主或是灰姑娘那一類的故事.

將邀請函遞給他們輪流傳閱了一會兒之後,喵喵的興致馬上全來了,「好棒喔,我想去看這個.下午兩點我一定要換手,換別人做點心,不給我假我就*.」

她馬上露出威脅的笑容.

其余正在做小東西的同學馬上掉下黑線.因為喵喵既是統整策劃人也是點心主廚,這點大家都有共同認知,全班沒有人比得上喵喵更會做點心了.

「那是怎樣的故事?」我把飄遠的話題拉回來,繼續詢問.

「嗯......大概就是說一個公主跟一個王子翹掉的故事.」千冬歲給了以上如同廢話一樣的說法.

「......請具體描述.」說這樣鬼才懂!

「哈!這個問本大爺就知道了,」應該是撈金魚組不曉得為什麼會出現在點心組的五色雞頭閃亮亮的登場,一腳踩上書桌,,然後擺出標准的「勿忘影中人」姿勢,「很久很久以前,在......」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名為雪王國的國家.」馬上截斷別人發言,千冬歲直接湊到我眼前開講,「雪國有兩個王子,大王子聰慧精明,二王子驍勇善戰,兩位王子卻心地善良,親切和藹,存雪國當中備受所有國民的景仰.」

一把推開千冬歲,五色雞頭極度不甘心的擠過來,「然後有一天雪國傳來外地消息,是別的國家傳來的求救信號,大魔王降臨在水川的另外一端,滅了一整個國家.雪國的國王為了保全雪國的安全,決定封國隔離世界.」

「可是二王子卻不認同,在所有人反對之下帶著勇兵出征.」狠狠一拳把五色雞頭揍到旁邊去,千冬歲的臉上出現青筋,居然還在繼續講,「同時,在彼端也有個國家同樣收到了求救訊息.國王底下有一名王子一名公主,兩人同時向父親請戰,在雪國二王子打勝第一戰當時到達且加入了二王子的兵力當中.」

砰的一聲,五色雞頭當場翻桌,本來在地上作手工的同學們抱著半成品驚慌的鳥獸散,「雪野家的小渾蛋,有種今天來單挑把所有的恩怨結清,贏的再繼續講下去.」

轟的一聲,千冬歲摔了一張椅子過去砸人,喵喵急忙把他桌上的菜單都給搶救開來,「誰怕誰,輸了就不要哭-」

「誰會哭!」

「誰輸就誰哭!」

一言不合,兩個原本就不應該湊在一起的人直接開打.

不用三十秒,教室直接被砸掉一半.

「漾漾.」旁邊的喵喵在向我招手,我看見她的腳下出現了移動陣,「要換教室了.」

「喔.」我快速的跑過去,這才注意到其它的同學也早就消失得差不多了.

教室里面的兩個仇敵還在互毆.

下一秒,我眼前的景色一轉,換成另外一個實習教室,空蕩蕩的沒人使用,我們班負責的同學則零零落落的開始出現,繼續未完的工作.

喵喵踢踢地面,馬上升出幾組課桌椅,她把手上的東西都擺上去,「真是的,還好沒打壞.」 她檢視著菜單,呼了一 口氣.

你急著轉移就是想保護這些菜單嗎?

「你還要繼續聽下去嗎?」

陰森森的冷空氣突然從我後面飄來,「哇啊!」我往前跑了好幾步,轉過頭,才發現後面站的是萊恩.

他從剛剛就站在我後面了嗎?

無視于我的驚訝,萊恩逕自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剛剛說到哪.啊,對了.王子和公主加入之後,王軍又開始進攻.」

他居然真的繼續接下去講.

「後來皇天不負苦心人,二王子一行人終于打敗了大魔頭拯救了世界.所有人回去自己國家之後,公主因為愛戀上了二王子,于是到了雪國找尋王子.但是因為在擊敗大魔王時王子被魔王詛咒,變得如同妖怪一般奇丑無比且帶著邪氣,雪國上下的國民們都害怕他,不敢親近,所以王子為不讓其它人害怕已經自己離開了雪國.

不死心的公主開始四處尋找王子,終于在一處深谷找到他,一開始王子非常排拒公主,但是由于公主的努力,王子終于突破心房與公主在一起生活.兩個人過了很長一段無人打擾的幸福生活.

可是好景不常,就在他們以為會這樣過完一生的時候,在一個寒雪紛飛的夜晚,王子的詛咒加劇,邪氣不斷侵蝕著他,同時也侵害著公主.公主急速的衰弱,開始無法起身下床,身體一日比一日虛弱.而王子也相同,面貌變得更加丑惡難堪.

就在某天夜里,王子為了保護公主所以選擇一個人自盡過世了.

哀傷的公主獨自一個人存活了下來,將肚中的小王子生出之後送返雪國,同一天晚上,公主離開了國度,就在幾日之後被國民們發現,公主已經坐在王子的墓碑一芳靜靜的睡著了,再也不會醒來.

兩個國家知道這消息之後非常難過,舉國為公主與王子哀悼.

于是詩人將故事寫下,世世代代的吟唱直到現在.」

一口氣把整個故事簡短說完,萊恩才停頓下來.

聽起來還真是一個蠻悲慘的故事.

我有點為故事的主人翁感到可憐,擊敗魔王被詛咒就算了,還要自己一個人逃到深谷里避人,那個王子還真是倒黴.

「真是一個很淒美的故事啊.」喵喵的眼睛閃閃的,握著雙手說道,「漾漾沒有看過整個繪本,里面記載了很多當時使用的術法與歌謠,比口述的要精采很多.喵喵那里有收集整套的精裝版本,下次帶來借你看.」

「喔......謝謝.」整套?

那個故事是有多長啊?

「對了,漾漾你覺得櫻桃派如何?」

喵喵猛然殺出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話,讓我一下子不曉得怎麼接上,「櫻桃可以從原世界帶來,酸酸甜甜的派加上花茶,烤得香香的地方會有甜甜的味道,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的.」完全不等我發言,她已經很快樂的提筆在菜單上面寫下幾個大字.

原來她是在問我菜單是嗎?

「飯團加進去了嗎?」萊恩湊過去看菜單,試圖從上面找出熟悉的字體.

「加了,喵喵特制的三色飯團喔,裝盒還附送茶水一杯,完全按照萊恩的要求.」唯喵抽出一張單子遞給他,笑吟吟的說著.

我看見萊恩的身後出現了陽光和小花.

看了一下桌上的菜單,大部分都算是很常見的點心,另外像是杏仁豆腐,春卷黑森林這類的東西也都在她的單子上面,「喵喵,你會做烤鴨?」我抽出一張單子,疑問.

烤鴨算是點心嗎?

「會啊,喵喵很擅長做各種不同國家的小吃.」她很快樂的又寫下一張烤魚.

等等,我們開的應該是點心屋而不是快餐店吧?

就在我想告訴喵喵這個事實的同時,實習教室的門突然被人用力踹開.

「做好了!」

我看見一群人沖進來.

「點心屋的制服樣本做好了.」負責服裝的同學組很高興的湧進來,室內一下子突然吵鬧了起來,五六個女生手上拱著一件有點像是西點服務生穿的白色制服,「這是男生樣本,另外一件是女生樣本.」

某人突然一甩,我看見白色上衣褐色的大蓬裙在我眼前炸開.

等等,為什麼女生制服是大篷裙?

還有,你們也太神了一點吧!不是前天才決定要做什麼店嗎!

「好像少了一點什麼......」喵喵看著兩件服裝樣本,微微眯起眼睛,「這種衣服好平常喔,會不會沒有特色?」

「要不然男生女生交換穿?」服裝小組提出意見.

「不可能!」一秒翻桌的萊恩綁起頭發變臉,全身散出源源不絕的殺氣,「士可殺不可辱,雪野家以及史凱爾家族不容威嚴被踐踏!」

老大,事情應該沒有那麼嚴重吧......還有你又少一家了.

「我們也不要穿女裝.」正在做小物的男生也發出抗議宣言.

「奇怪,裙子又不會很難穿.」喵喵眨著眼不解的看著一群抵死不從的男生,「對不對,漾漾?」

一陣浪打來,整個打在我腦袋上,我看見一堆怨恨的眼睛轉向我,這讓我百分之百肯定我如果同意就會當場曝尸在這里,「那個......我沒有穿過所以不曉得,喵喵你要不要考慮換別種樣式?這類衣服好像很多點心店茶店都會使用,到時候可能會和別班撞在一起喔!」

「這樣說好像也對.」服裝小組開始看著衣服樣本沉思,「那改成原世界的唐裝或和服一類的設計如何?」

喵喵歪著頭想了半晌,「好像也可以,反正我們的點心屋本來就有點東方的感覺,這樣剛好也可以配成一套.」

我聽見很多人偷偷慶幸的呼口氣.

「好,那我們再去重新做過.」氣勢很強的服裝小組又轟的一聲撞開門往外沖走.

說真的,我也有點慶幸.因為白衣服如果濺到髒汙就不能馬上處理了.

確定不用換女裝的萊恩拿下發帶,一秒又悄失了存在.

整理一下桌上的菜單,喵喵數了一下,「這樣子一共有二十八種點心提供,會不會太少?」她環顧著所有人,征詢意見.

太多了我想.

一般哪個學校校慶點心屋會弄到二十八樣,見鬼了.

「茶類的話有十二種,還有沒有人想提出新的茶單?」

四周一片靜默,顯然大家全都沒有意見.

「好,那菜單就這樣決定羅.」喵喵很高興的把所有的單子都整理好放進收納的袋子當中,「當天排班有廚房組,收納組跟外務組三班,每兩個小時輪值,每班只輪一次,中午會另外有人來支持可以休息一小時.」抽出另外一張單子,她這樣說著,「廚房組要一班五人,外務組一班六人,收納組一班一人,大家各自想好想去的組別之後記得來我這邊登記名字喔.」

我看見喵喵首先在廚房組上面登記名字.

「咦?這樣人夠嗎?」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連忙向喵喵提問,「點心屋好像沒那麼多人吧?」照她這樣計算,起碼要三十幾個輪流才夠.

「夠啊.」喵喵笑笑的看著我,「現在准備人手比較少,不過學院祭當天景觀屋只要六個收納人員分三班,金魚組也只要六個人分三班,其它剩的人會通通來點心屋幫忙喔.」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這樣算上來就人數差不多了.

三種商店看來是點心屋最忙了.

「漾漾,ABC選一個.」喵喵突然莫名其妙的沖著我一問.

「A,A?」我一頭露水,很本能的回答.

她想問什麼?

「A就是廚房租,漾漾跟喵喵排在同一班喔.」喵喵很高興的提筆寫下.

等等!

你給我等等!

我被騙了!

「我不會做點心啦!」你想害我變成殺人凶手嗎!

「放心,進去廚房就會了.」喵喵用一種不管他人生死的話語回答我,「反正也吃不死,死了喵喵也可以幫他複活.」

我比較怕死的是我.

被客人砍死.

「我跟千冬歲算收納組......」萊恩緩緩的舉手.

「喵喵,我真的不會做點心.」我想力挽狂瀾.

「安啦,我會做就好了.」喵喵拍拍胸脯,很豪氣的說.

那你把我拐進去是干嘛?

「那麼明天早上大家要提早到班上集合喔,喵喵會把所有的餐點和茶的樣本都帶來學校給大家試吃,晚了就沒有了.」很高興的繼續進行下一步驟,所有事情就這樣被喵喵定下來了.

我還在想,我到底可以到廚房干什麼.

洗盤子嗎?

不會是燒炭吧......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一話 開學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三話 點心屋騷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