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三話 點心屋騷亂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三話 點心屋騷亂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六點點零五分

就在我還處于一片茫然疑惑之際,學院祭很快的就在時間流逝中降臨在我們之間.

學院祭的首日,黑館的其它人都很早起.

大清早,我抱著點心屋制服正要敲學長門的時後,門猛地被人一把拉開.

我愣了一下,打開門的不是學長,是夏碎學長.

「褚?這麼早?」夏碎學長很明顯也愣了一下,然後勾起微微一笑,「對了,你們班也要提早准備對吧.」他讓開身.

「嗯,我是輪早上的第一班,九點到十一點的,所以要先提早過去做早上的准備.」十一點之後接手到一點,一點到兩點時候是援兵所以大家休息一小時,兩點到四點是最後一班,這是喵喵排出來的班表.

我一踏入學長的房間,迎面而來的是一種很香的味道.

「漾漾.」有個黑黑的東西猛然撲過來抓住我的大腿,低頭一看,是小亭,「有早餐.」

抬頭,看到學長房間的桌子罕見的居然堆滿了東西,而且全部都是食物.

「咦?學長呢?」我現在才注意到房間的主人好像不在.

「他在房間里面換衣服,你先去盥洗吧.」看著我手上的東西,夏碎大約也猜出我要干嘛了,「我下樓去拿些茶水,待會兒上來.」說著,就走出去了.

原來他剛剛是要出房拿茶水,還真是剛好.

我看著還抓著我的腳的活體障礙物,「小亭,我要去洗臉刷牙換衣服.」

小亭抬頭看我,「小亭有新衣服耶.」她抬起右手.

被她這樣一說,我才注意到她今天不是穿之前那種簡便的和服,而是比較華麗的那種層層又層層的高級和服,裙擺在地上拖了一圈,上面還有沾上糖渣.再仔細一看,金眼黑蛇小妹妹的發型也變了,整個放下來前面瀏海還被一刀剪齊.

這個樣子,讓我想起某種日本會出現的東西.

「小亭有客串鬼屋喔.」她眨著閃亮亮的金眼,嘿嘿嘿的笑著.

「......你不會是客串座敷童子吧?」眼前的黑蛇小妹妹現在給我的造型就是這個感覺.

剛好她也人矮,很適合.

小亭眨著眼睛看我,「主人只叫我站著,看到走過來的人都把他吃掉就對了.」

......走過來的人都吃掉是吧?

我打死都不去玩鬼屋!

「你玩鬼屋大概不用走進去一步就死在門口了吧.」冰冷的聲立 從我後面傳來,我整個頭皮跟著發麻,僵硬的轉過去一看,果然看見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睡房的門口了.

發麻完之後是一秒愣.

學長穿得跟平常不一樣......不對,是完全不一樣,該怎麼說......他穿得好盛大啊......

「學長,你,你扮的是什麼鬼?」我看得眼睛有點發直,學長穿的是一整套非常中國古代的黑色服裝,感覺像是華服,武將的那種華服,點綴了金線繡圖,而且還有裝飾盔甲的感覺.他整個頭發都是黑色的束成馬尾在腦袋後面,臉色還是跟平常一樣蒼白,眼睛還是紅的.不過因為眼睛是紅色的,所以搭上這樣的打扮顯得有點可怕.

「亂葬崗的鬼.」他語氣很不好的這樣回我.

亂葬崗的鬼需要穿成這樣嗎?

他穿這樣好像是不用殺直接用壓的也可以壓死一個人!

整個就是超級沉重.

「你可以被我壓看看.」學長的臉很臭,非常臭,臭到一 個極致,「我可以告訴你,這套衣服連盔甲基本上有將近二十公斤的重量,不知道是那個負責服裝的腦殘把盔甲送去給矮人族打造而不是精靈族或妖精族!」

精靈族或妖精族打造會比較輕嗎?

我看著學長陰沉的臉色,倒退一步.

......我想應該真的有比較輕沒錯,「學長你們之前沒有先試過服裝嗎?」像我們制服都有先試穿啊.

「沒有,除了自己班上做的以外,另一半送出去做的衣服是昨天晚上才送到我們手上.」他用力扯了一下盔甲裝飾,發出很低沉的響聲.

可是其實我覺得那個聲音還蠻好聽的,除了它很重是個缺點以外.

就在四周突然沉默下來只有小亭大啃食物聲音的同時,房門又被打開,端著茶水的夏碎走了進來,「咦,蠻好看的啊.」他看著學長,笑得很高興,「當初服裝組指定你做這造型還真是選對了,看來古戰場的惡靈會很精采.」

古戰場的惡靈?

我突然有點想看看那是什麼景色了.

可是為了我的生命安全著想,我覺得最好還是不要進去比較好.

「夏碎!」學長露出一種很凶惡的表情.

「好,好,我不說了.」夏碎學長難得一見的心情相當愉悅,端著茶水走到桌邊放下,「褚,你不是要盥洗嗎?」

被他這樣一說,我才驚覺我還沒去換裝跟洗臉刷牙.

沖進去廁所之後,我用最快的速度整裝完畢.

我們的點心屋制服很簡單,是改良的唐裝,上衣跟褲子都是米色底綠圖騰,看起來很清新舒服.男生是長褲,女生則是褲裙,上衣則是在袖子跟領子的地方有點差異.

走出盥洗室之後,我看見學長正在拆他的盔甲,而夏碎學長不曉得跑哪里去了.

「夏碎去試衣服.」學長瞪了我一眼,我完全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差.

「欸......學長你不是要直接穿到教室嗎......」他把盔甲丟到旁邊的沙發上.

「誰要直接穿到教室!」紅眼殺氣騰騰的往我這邊看過來,讓我下意識的倒退一步,「昨晚送來還沒試裝;要不然這樣的話你以為我會無聊到大清早在這邊穿二十公斤的衣服吃早餐嗎!」

咳咳,的確是不會.

不過沒想到夏碎學長居然會這麼熱衷學院祭的准備.

旁邊傳來一連串匡啷匡啷的聲音,不用幾分鍾,學長已經把整套衣服都拆光了,只剩下馬尾還在.他把腳邊的盔甲泄憤似的踢開,然後換上了平常穿的便裝.

就在衣服整個被拆完不久,房間門再度被打開.

「噗---」

我正好接過小亭遞來的杯子喝了一 口牛奶,看見出現在門口的人,當場直接噴出來.

「漾漾好髒!」

小亭發出叫聲.

「漾漾,為什麼你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都在竊笑?」

八點多的時候,廚房准備已經差不多告一個段落,主廚的喵喵把餅干跟蛋糕推進去烤箱之後拉著我蹲在地上亂聊.

「沒什麼.」一想到早上看見的東西,我又開始很想笑了.

太絕了,到底是誰想出來這樣整夏碎學長的?可是他自己好像也穿得很樂......沒可能是他自己要求的吧?

「你們兩個蹲在這里講什麼?等一下就要正式開幕了喔.」千冬歲從外面走進來,推了推眼鏡.

千冬歲也是排在第一班的.

這個時候點心屋里面還很空,因為學院祭八點有開幕儀式,除了第一班准備組員之外,其它的人都必須去參加開幕儀式,所以整個教室范圍都非常空蕩.

「漾漾知道為什麼麼,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偷笑.」喵喵指著我,用一種我好像撞邪的語氣說著.

「漾漾,不要太興奮了,今天一整天都夠你興奮了.」靠在旁邊的小桌,千冬歲拿了一塊沒烤好的瑕疵餅干拋進嘴里.

萊恩直接從她後面飄出來,一句話都沒說.

同樣是收納組的萊恩是排在最後一班,不過看這狀況他們兩個應該是協調好了兩個人一起做完兩班的樣子.

我站起身,兩手用力拍在千冬歲的肩膀上,語氣沉重的說:「千冬歲,你一定要去鬼屋一趟,保證不虛此行.」我又開始想笑了.

「?」千冬歲用一臉不解看著我.

「我在想這次鬼屋最出名的一定是殺人鬼搭檔了.」按著千冬歲的肩膀,我咧著嘴很高興的告訴他.

千冬歲現在一定滿腦子都是為什麼殺人鬼搭檔我會笑得這麼爽.

不過有時候有些事情,要本人去經曆一下比較有趣.

所以我不打算告訴他我有看見神麼,讓他去逛看看就知道了.

「聽說這次的鬼屋很恐怖,非常的恐怖,超級的恐怖,等大家下工之後一起去逛看看如何?」喵喵站起身,拍拍褲裙上面的灰塵這樣說.

基本上,我覺得有學長在就一定會很恐怖了.

「我可不可以略過.」我個人覺得保命比較重要.

其它三個人轉過頭,有志一同的看著我:「不可以!」

嗚!我還不想死啊.

「時間好像也差不多了,大家先就定位吧.」好像還一臉疑惑的千冬歲看了一下時間,中斷了鬼屋的話題之後拖著還想偷飯團的萊恩就往外走去.

我看了一 下料理台上面的時鍾,八點五十七分.

再過三分鍾就九點了.

「漾漾,你把這個拿出去櫃台擺一下,剛剛忘記給千冬歲他們了.」喵喵拿著一個小竹籃給我,里面放滿了已經包裝好的小糖果包,「這是給客人帶走的小零食.」

「好.」我接過竹籃就跑出廚房.

我們班的點心屋占了一個教室的空間.

不是普通教室,是那種特殊教室,規格大概比普通教室大了一倍,座位是采用日式的榻榻米跪坐方式,每個座位都有用屏風隔開,四周裝飾著景觀花盆和小竹盆.整個設計是千冬歲提供的,因為他說他家也是這種感覺,所以采購裝飾他都參了一腳,整個就是非常和風的東方感;跟衣服居然還奇異的很搭.

因為室內地板有挑高鋪榻榻米,所以基本上在行走時候都是脫鞋的只穿襪套,對我來講感覺很新鮮.

「千冬歲.」因為沒客人,我直接用跑的跑到櫃台,「喵喵叫我把這個東西拿過來......?萊恩呢?」

我沒看到另外一個人.

千冬歲收下小籃子,「剛剛有一個外務組的女朋友來找他,所以萊恩跟他換班,下午的櫃台換那個人做,萊恩去外務研報到了.」

「還真剛好.」

「哈,今天還蠻多人的女朋友男朋友會找來,因為是學校大型活動,所以你大概還會看到很多人私下換班,當然不是只有我們班才有這狀況.」千冬歲拿起櫃台里的算盤搖了搖,發出好幾個撞擊的清脆聲響.

等等,算盤?

「你要用算盤收帳!?」現在不是應該是計算機跟收銀台的時代了嗎,為什麼我還會看見如此古老的東西?

「對啊,不行嗎?」千冬歲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我,「我算盤很拿手喔.」

......我還能講什麼.

九點.

就在廚房完全准備完畢(其實幾乎是喵喵一個人准備)之後,我們聽見了外務組歡迎光臨的聲音.

然後,是某種類似驚呼的聲音.

有個外務組的同學沖進來,「欸欸!有外校的白袍生跟學校的黑袍!」他用一種看到絕種野生動物的口氣這樣對廚房組的喊.

外校的白袍跟校內黑袍?

「誰啊?第一組客人就這麼大條,記得把他們排在外面一點的位置吸引別的客人.」不知道從哪里晃出來的班長對著那個外務組的這樣說.

「喔,好.」外務組的同學馬上又跑出去.

廚房里面很快也跟著騷動起來了,看起來大家對于黑袍都非常有興趣.

黑袍有那麼罕見嗎?

我總覺得好像沒什麼奇怪的,大概是平常看太多看到我已經麻木了吧......

「漾漾,我這邊要一個蛋糕組.」正在看單泡茶的喵喵沖著我說到,馬上把我從神游給拉回來.

「喔,好.」

蛋糕,蛋糕......我看著已經准備好的蛋糕組,眼快的端了一盤給喵喵.

廚房里開始熱絡起來.

很明顯外面的不明黑袍白袍有達到招客的效果,點心單一直從窗口被遞進來.

就在大家都一片忙碌同時,我突然右眼皮跳了跳,總覺得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根據我個人往年經驗,通常准備太順利,到後來一定會悲慘.

「打擾了,能否跟你們借一下廚房?」

好耳熟的聲音.

非常耳熟,極度耳熟.

我轉過頭去,看見最耳熟不過的人.

「尼羅?」

「褚先生.」對方很有禮貌的微微頷首.

等等,尼羅來了,那就代表外面那個黑袍......

「我想借用一下廚房,五分鍾就行了.」尼羅的手上見鬼的出現了一瓶貼著高級標致的紅葡萄酒.

「請自己使用.」喵喵很大方的出借了.

為什麼蘭德爾會跑過來這里喝酒!

要喝在自家喝不是就好了!

「欸?原來臨時廚房長這樣子啊,好好玩,跟黑館的完全不一樣耶.」另一個讓我頭皮更麻的聲音傳來,然後整個廚房組的人停下動作,視線住門口看去,「哈羅,可愛的漾漾,姊姊來探班了.」

我不希望你來探班.

誰會想要看見一個掛著一條尾巴的惡魔來探班.

無視于門口的騷動,正在准備酒瓶的尼羅動作非常迅速,很快的找出了銀盤 (我們廚房組並沒有這種東西)放上酒瓶酒杯跟點心.

「漾漾,還有別人來探班喔.」大刺刺走進廚房,好像是她家地盤一樣完全沒有什麼客氣感覺,奴勒麗直接搭在我的肩膀上,「出來陪一下客吧.」

「不好意思,我不下海的.」很直覺反應,我下意識就是回答這句話.

什麼陪一下客!

你有聽過點心屋可以陪客的嗎!

「我最喜歡不下海的小朋友了,來吧.」奴勒麗勾起了可怕的笑容,直接兩手一架,力大無窮的把我從烤爐前面拖走.

「不行啦我要顧烤爐......喵喵」救人喔!

那個廚房領班居然用一種悲傷的表情看我.

「漾漾,你安息吧,我們都會記得你對班上的貢獻.」喵喵還在胸口給我畫十字架!

你是不是朋友啊你!

「喔呵呵,你同學都答應了,你就死心出來吧.」

不然現在是在演哪劇戲啊!

反抗不成,我直接被奴勒麗拖出廚房,可悲的是居然沒有人來制止她.

我的人緣居然差到還往地心鑽,我應該檢討了.

外面的榻榻米上面變得很熱鬧,最外面那一桌黑鴨鴨的,坐了好幾個穿著黑袍的人,整個屋子的視線幾乎都往那邊集中過去了.

「我抓人來*了.」奴勒麗把我往座位一塞,然後就坐在我旁邊.

「漾漾不是在忙嗎?也不用強迫他出來吧.」距離奴勒麗位置最遠的是安因.

我居然看到惡魔跟天使還有吸血鬼同坐,應該去拿相機拍下來當作千古奇景才對!

「他沒有在忙啊.」

不對,我有在忙!

是說,我發現一個小小的疑問,「你們今天怎麼都穿黑袍?」我記得他們沒工作時候不是會穿便服?

安因勾起一抹微笑,湊過來很小聲的說:「我們今天要戒備校區安全,不過可以自由活動.」

喔,對喔,我想起來活動有對外開放.

「我們原本打算去鬼屋的,不過鬼屋排隊排太長了,所以就人過來這邊喝茶閑聊順便待命,等人少一點再去鬼屋.」蘭德爾很悠哉的這樣說,旁邊已經回來的總管幫他倒上一杯跟背景完全不搭嘎的血紅葡萄酒.

你們也打算去鬼屋是吧?

「聽說今年鬼屋跟醫療班有合作,剛剛跆過時候看到很多殘缺不全的●●被抬出來.」奴勒麗說著讓我覺得很可怕的事情.

被抬出來是怎樣?

學長他們那個根本不是鬼屋而是屠殺場吧!

對了,說到屠殺場,我才發現好像少了什麼,「我剛剛好像聽說還有白袍......」可是現在看起來滿座都是黑袍啊?

「喔,你說的是亞里斯學院的雷多吧?剛剛他還在這邊,不過說要出去逛一下,等等會過來.」安因很快的幫我解答.

雷多來了?

我的眼皮又抽動了好幾下.

有一種非常不妙的預感.

就在我覺得今天一定不會那麼順利的同時,一個猛然爆炸的聲音從臨時廚房傳來.

「鍋爐爆炸了!」

我就知道.

「鍋爐爆炸了!」

「快點把東西移走!」

在我有借口能很快脫離黑袍那一桌之後回到廚房,看見的就是眼前非常混亂的景象.廚房的其中一個不曉得為什麼爆炸,現在正在噴火.

一踏進廚房,就在上演烈火熊熊.

好壯觀啊!

你們在廚房里面升起歡慶煙火嗎?

「漾漾!接好!」喵喵拋過來一整籃的面包嚇了我一大跳,不過還好我立即接住了,不然面包落地就好笑了,「快點滅火!」

幾個同學圍繞在火焰旁邊,環起手念頌咒文,短短幾秒時間火焰果然逐漸被平息只剩下燒得黑黑的鍋爐在原地.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面包籃,滿滿都是剛出爐沒多久的新鮮面包,香味在焦火中四溢,軟軟松松的香味害我又差點餓起肚子來.

「你們在玩什麼?外面聽得很清楚耶.」千冬歲的臉出現在送餐台邊,疑惑的往里面看.

「不曉得為什麼剛剛鍋爐突然炸掉,已經處理好了.」指示著廚房組收拾善後,喵喵頭也沒回的這樣說著.

「拜托下次要炸先隔音一下,你們會嚇跑客人.」

問題不在這里吧!

誰知道鍋爐什麼時候會爆炸啊!

「好啦,你去忙你的不要在這里吵啦.」喵喵轉過頭揮手趕人,很快的把千冬歲驅逐出視線范圍.

廚房組的人手腳很快,一會兒就把鍋爐爆炸事故現場給整理干凈了,迅速的好比災害處理專家降臨,一點灰黑都沒有遺留下來.

我看著被清除出來的鍋爐殘骸,上面有個大洞,不曉得是怎麼弄出來的.

現在的時間是九點五十分,炸掉鍋爐一套.

「漾漾,幫我一起整理餐點好嗎?」喵喵朝我招招手,我連忙跟過去旁邊干凈的台子上,那里擺了很多搶救出來的餐點,不時還有外務組的人進來端點心,招待點心屋客人的工作沒有中斷繼續持續.

是說,鍋爐到底是怎麼爆炸的?

「靠!原來是這個東西!」正在檢查鍋爐的同學甲發出聲響,我們一起轉過頭,看到他手上出現了神秘的焦黑烏龜殼.

為什麼廚房會有烏龜?

誰沒事把烏龜帶進來廚房的!

「火焰獸,喜歡溫暖的地方.」喵喵接過烏龜殼上下看了一會兒然後丟回去,「它進來時候沒人告訴它鍋爐溫度會把它變成熟的嗎?」

所有人都搖頭.

這真是悲傷的慘劇.

一只喜歡火焰跟溫暖的烏龜進來變成烤烏龜還轟了一個鍋爐.

真是......

世界上有哪個地方會發生這種靈異的事情啊你告訴我!

見鬼了!

「那這只火焰獸要怎麼辦?」同學乙拿了一個盤子把龜殼放上去,看起來好像還有那麼一回事,加上一點生菜的話老饕可能會很喜歡.

「拿去醫療班看看有沒有辦法讓他變回生的.」喵喵把盤子推開.

對喔,聽說在我們學校是不會有死人的,不過這個原則適用于烏龜上嗎?

「好.」同學乙就這樣端著盤子沖出去了.

我打賭等等一定會有人把他攔下來問這道菜要怎麼買.

「三號桌追加茶點組二號兩份.送餐台上面又遞進新的點菜單.」

「來了!」

接過喵喵配好的餐組我很快送到點餐台,現在我突然深深的發現原來我在廚房里面最大的任務就是送菜.

點餐台外面出現了萊恩的臉,「同學,快下工了,不要逃跑喔.」

不要提醒我下工之後要去鬼屋這件事情!

我現在就有想要偷跑的打算了.

「什麼!誰要逃跑?」喵喵馬上沖過來.

「沒人要逃跑啦!」我把喵喵推回去.

「十一點在休息區集合喔.」萊恩還不忘記拋下這段話.

不要再提醒我了!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二話 前夕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四話 羅莎林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