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五話 真正的鬼屋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五話 真正的鬼屋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一點四十八分

我整個人頓了一下,差點咬舌自盡.

那只入骨的手把我的腳往下一扯,我整個人單腳陷進去那個洞里面.

奸痛!

我感覺到有木屑刮在腳上面.

最恐怖的還不是痛,而是有種謎樣的觸感一直在搓我的腳,而且還越來越多......我不要被幽靈性騷擾啊!

「不要掙紮!」離我最近的萊恩馬上抓住我的手往上拉.

如果換成是你我打賭你也會掙紮!

用力把我一扯,萊恩直接將我從那個木板洞扯開了好幾步的距離,我低頭一看那只腳,整個人都毛起來.

我的腳上還掛著一只手,不是剛剛那種人骨,而是已經爛一半的人手.

......我昏了.

我看見七彩霓虹燈在旋轉......

「漾漾!在這邊睡著會死的!」千冬歲直接沖過來抓了我的領子啪啪的呼了我兩巴掌讓我當場順利的清醒過來.

同學!你是在公報私仇嗎!

「這下面有東西.」萊思一把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將我腳上的人手踢開,整個地板下面開始有了細微的騷動,感覺奸像有什麼東西正在一步一步的走著.

「漾漾的腳受傷了.」醫療班的喵喵撲過來拉住我另外一只手,職業道德馬上啟動,「讓我先消個毒吧.」

被喵喵這樣一說我才意識到我剛剛掉入破洞的那只腳整個都在發痛,低頭,看見腳踝處斑斑駁駁都是血跡跟刮傷.

萊思松手,跟千冬歲警戒的注視著地板.

喵喵拉著我在牆邊的角落坐下,「漾漾,你忍耐一點喔,喵喵身上沒有帶藥只有一點消毒的東西.」說著,她拿出一個小玻璃瓶子轉開了瓶蓋,將里面的透明液體倒在我的腳傷處.

那一秒,我看見我的腳傷處冒出了白煙.

喵喵!妳不會把王水看成消毒水了吧!

我馬上把腳抓過來看,意外的是腳居然沒有腐蝕,反而是肉里面嵌著的那些木盾灰塵什麼的一點一點的開始消失,白煙就是這樣冒出來的.

「這樣傷口就會比較乾淨了.」瞄喵拿出手帕幫我把傷口擦拭乾淨,動作溫柔體貼得讓人感動,「吶,喵喵光用術幫你治療好了.」說著她騰出手覆在傷口上,我只看見一點點小小的綠色光芒,等她移開手之後,傷口已經奇異的消失不見,連一點痕跡都沒有了.

奸厲害啊!

雖說之前有看過夏碎學長他們用過類似的招式,可是這樣近看還是覺得好厲害.

「好像要來了.」千冬歲打破短暫的感動時光,讓我們全部回到現實,地板下的聲音逐漸增大,像是有人用力在踩踏的樣子,「漾漾,你們快往另一個房間過去.」他指著相連的另外那問.

我立即跟喵喵站起身,「走吧!」萊恩跑在前面,我們立刻就跟上去了.

同一杪,入口處的地面,也就是我剛剛被拖下去那里猛然發出劇烈的聲響,整個木制地板轟然一聲自下被往上打破,一個半腐的尸體像是蜘蛛一樣的姿勢四肢著地的從底下爬出來,黑色的血液以及尸水什麼的四濺得到處那是.

一股濃濃嗯心的臭味馬上傳來.

『降神,天地玄火四方起,洗淨不潔之物歸陰地.』還留在原地的千冬歲立刻就有反應,他抽出了三角的符紙,紙張的尖角燃起了白色的火焰,『滅!』語畢,白火打在了活尸上,不用半秒的時間整個活尸馬亡熊熊燃起巨大的火.

數秒之後,尸體再也不會動了,整個倒在地面上,同時白火也跟著消失.

千冬歲走過去翻動了一下殘尸,「嗯?這個尸體被詛咒過?」他老大完全沒有顧忌的就把人頭拽下來舉高給我們看.

好孩子千萬不要學習.

我看見那個人頭的嘴被鐵線整個縫起來.

這樣子好像是某種民族獵人頭的那種感覺耶......

把人頭拋開,干冬歲走過來,「看來羅莎林館的死因很有意思,為了防止死者給予詛咒,所以才會用術法編織成的線縫住死者的嘴.」

好......討厭的做法.

就在干冬歲走回我們身邊同時,地板底下又開始發出聲音了.

『聽從我的命令,封門無赦.』喵喵將兩邊的木門框拉起,用了一個我好像在哪邊聽過的咒語,門上轉開了小小的光陣然後消失,下一秒剛剛那房間的聲音就淡去,「我們快點繼續走下去找其它的線索吧.」

我完全同意.

左右看了一下,這個房間跟剛剛那個大同小異,只是多了不曉得放多久的擺飾桌以及倒在旁邊的木架.

「這里也沒有可以當做線索的東西.」干冬歲左右看了一下,抬頭,前面還有新的房間跟拉門.

感覺上這里的房間就是這樣一直連過去的只是用拉門隔間而已.

外面的走廊之後好像是庭院,很大,有個幾棵沒人照顧已經死亡的枯木,其中一棵枯木下有著古井;不過幸好的是古井上面蓋著一塊大石版,不然我要提心吊膽的東西就又多了一個了.

就在我們大致把房間轉了一圈之後,地板下面又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音.

有了剛剛經驗,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做的事情就是落跑.

「奇怪了,為什麼他們要一直攻擊我們?」千冬歲皺起眉.

當然因為這里是鬼屋,死人不攻擊活人不然要攻擊什麼啊你告訴我!

我覺得我可能已經有點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了.

「會不會是下面有什麼?」萊恩看了自家搭檔一眼,這樣說著.

下面只有一堆活尸啊兩位老兄.

「打開看看就知道啰.」喵喵天真無邪的笑容看起來格外的燦爛,絲毫沒有她正在說著恐怖事情的自覺.

拜托你們千萬不要打開!

我往後倒退一步,現在已經十萬分後悔進來這個鬼屋了.

千冬歲蹲下用手指輕輕敲了幾下地面,同時下面也傳來像是走路一般的踩踏聲,「應該沒錯.」語畢,他取出一張三角符貼在地板上面.半秒之後地板整個轟然一響,被炸開了一個大洞.

一股更濃厚的臭味傳上來.

地板底下出現了好幾個已經停止動作,像是剛剛一樣的活尸,四肢著地臉朝上,散著異樣的光芒的眼珠翻翻轉往我們這邊看著.

......我不玩了......好可怕......

學長你們真的很變態......為什麼好好一個鬼屋要弄成這樣......一般正常的鬼屋不是應該鬼在左右兩邊而中間一條安全路線讓參觀者平安通過的嗎?

『降神,天地玄火四方起,洗淨不潔之物歸陰地.』

在底下的活尸還沒來得及動作同時,千冬歲快了一步招出白火,像是剛剛一樣火燒地下的活尸,幾個聲音傅來,尸體紛紛倒地不動.

「這里的尸體也一樣.」萊恩跳下地板面,將幾個尸體翻開之後說著,「這樣傳達什麼?」

「大概是當年羅莎林破滅館一事不是一般強盜所為.我想......可能跟高權勢力有關系.」蹲在洞旁邊,千冬歲這樣說著,「畢竟如果是強盜殺人的話不可能大費周章的把尸體的嘴巴都縫起來,除非是仇殺,再來能想到的就是政府或者是貴族的暗幕了.」

你們想好快啊同學......

「這底下有東西.」萊思看著地板下的那面,伸手往木板下方抓了幾下,拋了一個長型的盒子上來.

那是一個大概二十公分長的盒子,扁扁的,木雕的盒子.不過上面有著黑色像是被火燒過的痕跡,整個盒子看起來非常古舊,有曆史的味道.

「應該是飾品盒.」千冬歲端詳了一下,打開了那個盒子.

木盒里面裝著一支垣簪,簪上面有著木花球,看起來很普通.

藍色的火焰在跳動.

「還有一封信.」千冬歲翻開盒子下面,取出了一張泛黃的折紙,小心翌董一翻開之後看見上面有著幾句短短的字句,「沒有署名,不過應該是有人送給羅莎林主人的信箋.上面寫著一些贊頌容貌的語句.」

贊頌容貌是嗎?

那不就是情書!

收好木盒,千冬歲站起身,「這個應該算是線索吧,我們繼續走看看還有沒有其它的東西.」

幾個人又繼續往下一個房間移動.

這個屋子很大,大得讓我快要以為這個不像是教室改建出來的地方.

庭院依舊很安靜.

接下來我們連走了幾個房間都沒什麼東西,大部分都是空蕩蕩的,偶爾有個舊架子什麼之類的,連地板下都沒有聲音了.

走出整排的房間之後,我們再度踏上了長長的走廊.

「好像到主屋范圍了.」隨著千冬歲這樣說著,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間更大的房間拉門,這次跟剛剛其它的地方不一樣,拉門上還有紙糊著,只是破爛的地方也不少.泛黃的門紙上有著不明的黑色痕跡.

喵喵往前一步拉開了拉門,同一秒,整個屋子兩側燃起了一整排的藍色火焰.

「看來重頭戲在這里.」

我看見出現在眼前的大房間,與別的小房間不同,這個房間的擺是幾乎全都還在,櫃子,書畫,裝飾甚是墊子,塌塌米都有.

地面上的塌塌米幾乎是黑色的,像是有著什麼東西覆蓋在上面.

櫃子上有著花盆,花盆上插著枯萎扭曲到看不出原樣的植物,牆上的書畫大部分都是傾斜的不然就是已經被撕裂,有的甚至已經掉落在地板上.映著藍色的光,書畫上有著一個一個黑色的手印,看起來沭目驚心.

在我們眼前的屋盡頭中央有著一扇屏風,一扇華麗至極,幾乎與房間格格不入的古典大屏風.

而屏風前面行個椅墊,椅墊上放著一個娃娃.

那種我在電視上會看見的女兒節娃娃,不過這個娃娃大了一點,幾乎就跟一般正常小孩差不多大小,靜靜的站在椅墊上,藍色的火焰映照在她白色的臉上,整個看起來就是很詭異.

「這個是第二線索嗎?」喵喵走過去,上下打量著娃娃,「好可愛昵,她的衣服好精致.」說著低下頭去看衣服繡工.

這東西哪里可愛了!

等等,為什麼我會覺得這個娃娃好眼熱,好像在哪里看過?

那張臉明明完全就是陌生,可是我覺得娃娃的打扮......

就在我思考的同一秒,我看見一個巨大的喉嚨出現在喵喵頭上.

「喵喵!小心!」同樣發現的萊恩大暍了一聲.

不過為時已晚,帶著尖銳牙的嘴整個往喵喵的腦袋蓋下去,連讓她回過頭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情況整個危急,那一秒我情急之下馬上沖著鬼娃娃大喊--

「小亭!不可以吃人!那是壞小孩會被夏碎學長討厭!」鬼娃娃的嘴巴馬上收回去,轉出熟悉的金眼,然後舉高手,「小亭最乖沒有吃人.」

整個空氣有一秒停頓.

那瞬間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情.

其實,黑蛇小妹妹妳根本不適合當鬼吧?

一群人通通愣住了.

剛剛才從蛇口下逃生的喵喵馬上沖到千冬歲後面看著那只居然有意圖想要吞掉她的「熟蛇」.

「啊!不對!主人明明說過看到人吞下去就對了.」後知後覺得黑蛇小妹妹叫了一聲,然後轉過頭看我,「你騙我!」

我不騙妳喵喵還活得了嗎!

「反正你也是人,我吞你就對了.」自己在腦袋里面不曉得做了什麼奇怪的折衷,黑蛇小妹妹拖著她長長的衣襬往我走過來.

我突然可以體會到什麼叫做生死一瞬間,「妳......妳吞我以後,以後妳就少了一個地方可以吃東西.」

很明顯的,黑蛇小妹妹居然止住腳步了,而且一臉完全天人交戰的表情,「那,那算了......」

「吞別人也一樣!」在她把視線往另外兩個人移過去之前,我搶先了一步說.

小亭的臉皺起來.

「那你們給我咬一條手臂好不好?這樣我可以跟主人說我在吃的時候你們逃跑了.」本來鬼娃娃臉正在轉回原來臉的黑蛇小妹妹開始討價還價了起來.

「妳不吃我們的話等等我請妳去點心屋吃點心.」注意到黑蛇小妹妹的弱點,喵喵很快的就接腔.

「好!那你們快走我假裝沒看到.」小亭不用思考時間半秒就同意了.

妳這是玩忽職守吧小妹妹.

「等等.」千冬歲走過來,頭也不回的朝他自己的搭檔伸出手,「萊恩,交出來.」

「什麼?」後面的萊恩一臉問號.

「你剛剛藏什麼不要以為我沒有看到,交出來.」推推眼鏡,千冬歲用一種不容辯駁的口氣.

萊恩用受傷的表情慢慢的從口袋拿出一個竹葉包.

是說,那個東西怎麼看怎麼眼熟......等等!不就是剛剛點心屋賣的特制飯團其中一種嗎!

你沒事去摸一顆飯團放在身上干什麼!

接過飯團之後,千冬歲靠近口水已經快流出來的黑蛇小妹妹,然後有一下沒一下的拋著手上的飯團,傳說中應該是要吃人的座敷妖怪的眼睛也跟著一上一下的盯著,「我問妳幾個問題,妳好好回答,這個就給妳.」

我幾乎可以聽到萊恩在心中吶喊不要的聲音.

「嗯嗯嗯嗯.」黑蛇小妹妹拼命點頭,「快問.」

「妳知道有關房子的線索嗎?」千冬歲第一個就是問相關的事情.

小亭搖搖頭,「不清楚,小亭第一次來.」

「妳之前在蓋的時候沒來過嗎?」

「這里不是蓋出來的.」黑蛇小妹妹搖頭否認,「之前就有了.啊,對了,小亭有聽主人說過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屋頂,可是不曉得在哪邊就是了.」

「屋頂?」

我們四個人全都抬頭看著黑鴉鴉一片的正上方.

屋頂的范圍會不會太廣一點!

等等,我注意到黑蛇小妹妹剛剛說的話有點問題,「妳說這不是蓋的房子?不然學長他們怎麼弄出來?」幻覺組合屋嗎?

「這個房子本來就有了啊.」小亭笑得非常天真無邪可愛,「剛剛入口接過來這里的,主人他們跟這里的主人商量,所以把通道接到這邊來.」

這麼說......

「這里是真的羅莎林館?」我愣了,完全愣了.

「嗯,對.」小亭用力點頭.

......我們被傅到真正的鬼屋了!

學長!你們班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羅莎林館不是已經消失了?」千冬歲開始追問他的專業領域,「據說已經變成廢墟無人知曉了.」

「小亭也不曉得,反正小亭到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子了.」黑蛇小妹妹繼續搖頭.

「好吧,拿去.」問完大概想要的東西之後,千冬歲就把飯團拋出,還沒落地就已經被黑蛇小妹妹跳起來一口吞掉.

說真的,這種動作好像在喂食某種我很熟悉的寵物.

「那現在要怎麼辦?」萊恩走過來,還在看把他飯團吞掉的黑蛇小妹妹,「上屋頂?」

「如果線索在上面的話,應該還是得上一趟屋頂吧.」環著手,千冬歲這樣說著,「喵喵,你們要在下面等嗎?」

我看到喵喵一秒搖頭,既然她都搖頭,我也趕緊跟著搖頭,如果都沒人要在下面我也不想跟黑蛇小妹妹作伴.

所有的人一致往外面的走廊看去,還是那口井跟荒涼的庭院.

外面的天空整個都是黑色的,連一顆星,一點月光都沒有,黑暗的像是墨汁一樣,讓我出有點不太想出去,尤其是當現在知道這里完全就是個真正鬼屋之後.

「那好吧,大家一起上去屋頂找看看.」

離開小亭所在的房間之後,我們一群人出了走廊走向屋外.

庭院比我剛剛想象的還要冷......不,與其說冷,還不如說是陰,有種讓人打從腳底發毛到腦頂的冰涼感覺.

「這里陰氣好重.」千冬歲左右看了一下,抬頭看著已經快埋在黑暗里面的屋頂.

是說,鬼屋里面不是陰氣重,難不成要陽氣重嗎!

「不要浪費時間,趕快找一找再說吧.」萊恩紮好頭發之後,往上一跳,攀住屋簷之後整個人向上一翻,不用幾秒鍾之後整個人已經上了屋頂.

整個感覺好像在看雜耍,讓我很想拍手叫好.

「漾漾,先幫你上去吧.」千冬歲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

果然千冬歲不愧是小型圖書館,居然連我百分之百上不去這件事情都建檔在他的腦袋里面,「你,你要怎麼幫?」不過已經有好幾個血淋淋的教訓,這讓我相當懷疑他們所謂的幫忙法是怎樣.

「你踏我的手,我把你托上去.」千冬歲微微半蹲著,然後手掌交疊.

喔喔,這個我有看過,就像電視上表演的翻牆嘛......

問題是就算你托我我還是翻不過去吧!

「踩上來就對了.」過了幾秒鍾,干冬歲開始催促著.

「喔......」我小心翼翼的伸高右腳往他的手上踩,通常經驗告訴我最好閉上眼睛才不會體驗到可怕的光景.

就在踩上那一秒,千冬歲突然用力整個把我往上拋,我連閉眼睛的時間都來不及就整個人往上拋高,還沒尖叫出來旁邊就有個拉力把我往屋頂上扯過去.

「下次上來要往里面一點,太外面會摔回去.」出手相救的是已經上屋頂的萊恩老大,他松手把我放到屋頂上面.

如果我可以自己要往里面就往里面的話......我絕對百分之百願意配合.

後面傳來一點聲響,千冬歲跟喵喵前後的也翻上屋頂站好,一點困難也沒有, 「我們兩個兩個一組分開找比較快,單獨一人落單危險比較大.」幾乎是已經變成首領的千冬歲一發言馬上被通過.

「喵喵要跟漾......」

「漾漾跟我一組,走吧.」萊恩直接抓住我的後領往另外一邊走.

「萊思最討厭了!」後面傅來喵喵的直接抗議聲.

完全無視的萊恩繼續拖著我直直向前走.

說真的,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選擇權啊......

一踏出原地,我馬上就注意到這個屋頂下好走,傾斜就算了,整個屋頂有某程度的破爛,一踩下去不是發出奇怪的聲響就是有個洞,不然就是一踩就壞,隨時有種你會踩破屋頂摔回屋子里面去的感覺.

相較我戰戰兢兢的走法,旁邊的萊恩走得很順,好像完全沒有障礙一樣,很快就領先我一大段路了.

說真的,這種屋頂上也沒什麼可以藏東西的地方嘛......真不曉得上來這邊要找什麼,連個目標物都沒有.

按照慣例劇情,應該在我們走了一段路之後馬上發生事情比較像鬼屋吧.就像剛剛在下面也一樣,不然只是在屋頂上走感覺還挺空虛的.

才剛一閃神,抬頭時候我看見萊恩已經變成一小點了.

剛剛千冬歲不是才說不可以落單嗎你還走那麼快干嘛!

正想加快速度跟上去的時後,某種斷掉的聲音啪的一聲從下面傳到我的耳朵里面.

根據慣例,我知道這個絕對下是什麼好聲音......

硬著頭皮,我慢慢低頭往下看,看見了從屋頂破洞下有個白白的東西被我踩斷......

重點是,那個白白的東西奸像在動.

往後退了一步,我很想當場大叫看能不能把萊恩那個腿長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丟棄我一個的人給叫回來.

屋頂上被我踩斷的,是一截入骨的尾指,其它四指還慢慢的從動里面伸出來,攀著屋頂破洞.

這時候我應該怎麼辦這時候我應該怎麼辦?!

把它剩下的手指全都踩斷嗎!

要是它突然沖出來找我詛咒報複怎麼辦?

就在猶豫不決之間,我看見破洞當中出現了一個黑黑的洞.

要是現在我手上有眼球可以塞的話,我會告訴你那個是眼睛的黑框......

那個東西在下面晃了幾下,黑黑的眼框掹地出現詭異的光.

現在怎麼辦?

戳瞎它的眼嗎!

我按著手環,准備送它顆子彈先.

「漾漾!後退!」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四話 羅莎林館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六話通過的項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