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六話通過的項目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六話通過的項目

地點:Atlantis 時間:中午十二點二十三分

我看見一柄紅色的刀直接飛過來,然後插在我的腳前面.

愣了三杪之後,第一個浮現在我腦袋的是......同學,你想借機殺人是嗎!

那個眼熟到不行的幻武兵器一看我也知道是從誰那邊飛來的.

就在我正在想要不要算帳的時候,屋頂底下被刺穿的東西發出了奇異的細微哀嚎之後整個往下掉,手指骷髏什麼的都不見了,紅刀依舊還插在原地,四周起了一小圈的焰火.

我連忙住後退了幾步,再下退的話等等變成火燒人的應該是我.

本來已經快消失在屋頂一角的萊恩不知道什麼時候折回來,一把抽起了紅刀,「找到了.」

找到?

「找到什麼?」

他伸出手張開,有個銀銀的掛飾出現在我眼前,有點像是女孩子在用的耳環那一類的東西,只有單一只.是說誰沒事會把耳環往屋頂丟啊?

「怎麼了?」大概是聽見聲音,也匆匆趕來的千冬歲跟喵喵詢問著.

「有東西跑上來了,可能還有其它的.」把耳環拋給于冬歲之後,萊思轉動了手上的紅刀,幻武兵器直接消失在空氣當中,「你們那邊找的怎樣?」

「喵喵找到盒子了.」站在一邊的喵喵拿出一個跟剛剛很像的長盒子打開,里面擺著一個手環還有一封信,「這封信里面也是跟剛剛類似的東西.」

也是情書?

「兩個盒子里面都是贊詠的書信跟飾品,不過這一個的字跡跟剛剛的不同.」千冬歲這樣說著,「目前看見的都是贊詠的盒子,代表羅莎林館主人在某一時期相當受到人類的愛慕,但是如果她不是人類的話,這些東西還存在嗎?」

「她最盛是前期還是後期的事?」萊思這樣問著.

「根據我所知道的,她活著的年間都相當受人尊敬愛戴,應該說沒有衰弱期.」環起手,千冬歲微微皺眉,「不過這樣就說不通了,如果她不是人類,怎麼可能所有的人類都會接受她......除非,沒有人知道她不是人類?」

沒有人知道嗎?

這不就跟很多傳說故事很像?

以前我也是常常聽到什麼狐啊蛇啊的故事,那種也常常變成人類的,不過故事到最後都被揭穿就是了.

「漾漾認為怎樣?」喵喵突然看過來,嚇了我一大跳.

「呃......沒有特別覺得怎樣......只是覺得好像一些傳統故事,像是白蛇傳還是白鶴報恩那類的......」搔搔頭,我也不曉得要從何說起就是了.

啪的一聲嚇了我一大跳,轉過頭,我看到千冬歲擊掌的手還沒收回去,「那就對了,應該是白鶴報恩那種.」

白鶴報恩?

拔羽毛那個嗎?

羅莎林館的主人不可能拔羽毛來蓋房子吧!

「我大概知道答案,我們先回到剛剛那個房間去吧.」自己知道答案不管別人完全不知道的千冬歲同學催促著.

「可能沒有那麼簡單.」萊思停下腳步,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就在他講完話的那一秒,某個聲響轟的一聲在我們後面響起,跟著出現的是一小塊被打飛的屋頂,一只白骨的手直接穿透出現在我們眼前.

四周不一的出現一樣的聲音,好幾個人手骨像是發芽一樣長出在屋頂上,然後掌貼上屋頂,一具一具的人骨像是慢動作一樣往上爬出來.

「第二批攻擊也過來了.」喵喵看著左右的入骨,抽出一張黑色的符紙,「大家不要戀戰,我們快點到下面去.」

我百分之兩百同意.

「漾漾,先下去.」萊恩一把抓住我的領子,拙出剛剛那把紅色的刀往前面的幾個骷髏揮過去清開路之後,扯著我往下跳.

下去我可以自己來的啊--

咚的一聲,還沒心中吶喊完我已經著地了.

「屋頂上好像有不同的結界,那些骷髏不會下來.」抬頭看著黑色的屋頂,萊恩緩慢的這樣說著.

就跟剛剛腐尸沒上屋頂是一樣的意思嗎?

幾個聲音傳來,順利脫困的喵喵和千冬歲也紛紛下了屋頂收起手上的兵器,「時間也差不多丁,再不趕快離開這邊我們今天鬼屋就玩不完了.」

對喔,這樣一說,我們進來也有好一陣子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怎麼到現在都還沒看到別的玩鬼屋的人?

跟一般在外面被砍死的人不一樣,剛剛不是好幾個聽說是黑袍的人也要進來玩嗎?

我就不信黑袍也會被門口的東西砍死.

「欸,你們有沒有覺得那個井怪怪的?」

喵喵的話讓我立刻回過神.

井?

所有人的視線馬上轉到庭院里面那口被封死的井.

「的確是有點怪.」千冬歲推推眼鏡,「一般沒用的井旁邊應該會有雜草藤蔓爬生,這個井外面倒是很乾淨,不像已經被荒廢多時的地方.」

你沒事看那麼清楚干嘛......

就在所有的人猛盯著井看的時候,某種東西緩緩的從上面垂落下來.

就好像在看鬼片一樣,有個被倒吊的鬼一點一點的出現在我們的視線當中,倒的發在封住井上的石頭散開,半腐爛的眼框掉出了眼球,破碎的古老和服覆蓋了它一半的臉,那顆眼球毫不客氣的死盯著我們這邊.

往上移動視線,它不曉得被誰倒綁在枯樹上,就好像它原本應該就是在那里一樣.

我吞了吞口水,很想假裝什麼都沒有看見轉頭往後走.

「既然那邊都出現了,代表那邊一定有東西.」干冬歲完全無視于倒吊的那個可能是惡鬼等事實,掹地抽出白色的三角符,轉手變成匕首就直接往那個鬼射下去.

倒吊的鬼整個被射飛出去,消失在井後方.

我說......你們好歹也尊敬一下死者好嗎?

進到鬼屋看到鬼啊啊啊啊的轉頭往後跑應該是常識吧!你們怎麼可以看到一個打一個,鬼會嚇人嚇到很沒尊嚴的!

萊思大步跨過去,非常干脆的就拆了封住井的東西,一點也不怕下面會有手還是什麼可能把他拖下去,非常干脆的就探頭往里面看,「里面有東西.」說著,他就伸手下去撈了一下,抽了張紙出來.

千冬歲跟喵喵直接靠過去看,雖然我對井有點怕怕的,可是我更怕一個被丟在這邊,只好也跟著湊過去看.

那口井其實並不深,仔細講的話應該是本來很深,不過不曉得為什麼被填平了,從這邊往下看只看到差不多三四十公分的凹穴,上面貼滿了紙,萊恩手上的就是其中一張.

「這個是驅魔咒.」接過紙片端詳了一下,千冬歲這樣說著,「用來防止一切不乾淨的事物發生.」

那很顯然一定沒有用,因為到處都很不乾淨.

「在井里貼滿符咒是嗎?」喵喵接過那張紙片看了一眼,遞過來給我,「那麼屋子里應該也有,大概是因為年代過久不見了吧?」

「應該是.」千冬歲點點頭,「符咒上看起來不像一般人家會用的東丙,應該是貴族們跟除靈師所有,會把井封起來又這麼人費周章只是怕被作祟.每個年代做了虧心事的人都差不多是這種樣子......」

說真的,看他們這樣在討論找還真怕等等他們的結論是要把井也順便挖開看看.

我們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啊各位同學們!

不過幸好千冬歲沒有說出這個讓我害怕的答案,「既然這邊也是的話,那麼問題就解決了,我們先回到剛剛的房間再解釋吧.」

我連忙把紙丟回去井里面.要是萬一不小心忘記帶走,搞不好下一個被詛咒的就是找我了.

是說,謎底真的在我不知不覺中被揭曉了嗎?

四周一片靜悄悄的.

「漾漾,要走了喔.」瞄喵拍了我一下,然後跟著其它兩人快步的往屋子方向走去.

「喔喔.」我連忙追了上去,才剛跑兩步又想起來一件事情.

你們不用把井封回去嗎?!

要是有●●爬出來怎麼辦!

跟著那幾個人快步跑回剛剛的房間之後,還沒踏進去之前,迎面我就先看見一個大大的喉嚨從門口罩出來--

「住嘴!我們解開鬼屋謎題了!」動作很快的干冬歲往旁邊一閃,剛好讓小亭落空.

黑蛇小妹妹眨著無辜的眼睛看他,「可是主人說見一個吃一個,沒說解開謎題就不能吃.」

現在是這個問題嗎!

「我們剛剛說好啰,妳不吃我們待會兒我們請妳去點心屋吃點心.」喵喵馬上使出了食物誘惑攻勢;我好像可以看見萊恩剛剛失去心愛之物的怨恨目光.

「好,不吃你們.」小亭居然真的一秒把嘴巴給閉起來了.

妳已經玩忽職守第二次了啊小妹妹.

解除吞食危機之後,千冬歲慢慢的走進房間里面,萊恩就跟在他後面戒備以防還有別的東西會沖出來:「我們知道謎底了.」他這樣說著,我們眼前的那個華麗的屏風突然震動了一下,後面燃起了一盞燈火,有個女人正坐的影子倒影在那個屏風的上面,「來自于異界的主人在首都造成了轟動,成為最知名的交流之地,建立了偌大的住所供人來去.妳愛的人們對妳遞上贊頌,他們被異界主人迷惑,然後是身分特殊的人迷戀......」

還沒說完,屏風後面突然傅出了某種像是哭泣的聲音,但是那個女人的影了卻一動也不動.

頓了頓,干冬歲微微皺了眉,不過還是繼續說下去:「從我們找到的東西來看,饋贈物品者都有一定高等的地位,是不是在那些人當中有人發現異界主人的面目,驅動了人密謀將羅莎林館毀滅.異界的主人被焚燒後不會留下尸體,可是妳的精神卻還在,是為了等待那個出賣的人嗎?」

哭泣聲變大了,然後千冬歲沒有再講話,整個室內沉靜的只聽到那個悲傷的聲音.

所以,這就是很單純的人類愛上了妖怪,卻毀滅妖怪的事件?

『我愛的人們......』哭泣的聲音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個女人清晰的聲音:『我愛的人啊,我為他前來此地,拋棄了花之主的身分.我為他建立此地,讓他掌握此地,可是為什麼他要如此對待我們呢?』

『羅莎林館中的其它人根本沒有任何過錯......為什麼?』

只因為是妖怪,所以被滅盡.

我突然感覺到這個館只屬于過去的滄桑,地板上的黑色,牆上紙上的手印都訴說著不公平.他們可以笑,可以交好也可以在此留連相陪,但是一知道真相了,往日不再就會好像從來沒認識過這妖怪一樣將她鏟除.

這樣,太不公平了.

「倒映在河上月下的紅之華......風的聲音如此沙啞,輕輕撫上亡者的臉......」沒有回答那個女人的聲音,千冬歲低低的吟出了短句,卻是我十分熟悉好像在哪邊聽過的那種詞句.

女人的影子突然動了,緩緩的好像把臉對著我們這邊轉過來.

「拋棄了花之主身分的主人,那是蝶妖為悲傷的您留下的歌.」看著屏風後面,千冬歲這樣告訴他:「倒映在河上月下的紅之華,風的聲音如此沙啞,輕輕撫上亡者的臉.站在岸上月下的紅之華,妳的歌聲如此滄涼,低泣著亡魂的悲傷.妳看模糊在河中的月暈光,上面有著紅花辦,滴落河中的赤染,勾動了誰的牽掛.彼岸的花,思念的他,骸骨遺落,水淵下.」

我想起來這首歌我在哪邊聽過了.

那是在蝶館聽到的歌曲.

女人的聲音停止了很久,什麼話也沒說,奸像那個影子就固定在那邊了.

小亭走過來,拉了一下我的衣服:「她說你們可以過去了.」

可以過去了?

千冬歲跟萊恩一聽到之後就往前走,我和喵喵馬上跟上去,黑蛇小妹妹就站在原地哼著歌.

繞過去之後,只看見屏風後面什麼人也沒有,那個影子還投射在屏風上面,活像是被剪貼上去的人型而已.

就在我們有點弄不清楚她的用意時候,地上突然啪的一聲憑空掉下來一樣東西.是一個小盒子,里面打開之後裝著四個金銅色小鈴鐺圈.

『你們過關了.』女人的聲音這樣說著.

「這樣就可以了嗎?」千冬歲看起來有點驚訝,該不會他本來還想講解吧?

『這樣就可以過關了.』再次重複,女人的聲音已經變得很平穩了:『在之前羅莎林館被解除的時候,另外一位黑袍先生也帶了同樣的歌來,所以您無須重新解釋一次.』

她說的人我想大概是學長吧?

「嘖.」千冬歲把鈴鐺分給我們.

『這是配合鬼屋活動而來的羅莎林館,我是這里的館主,在此敬祝幾位順利走出鬼屋,非常高興能夠與你們見面.』

女人的聲音還沒說完,我們四周的景色就已經開始模糊了,很明顯的是過關之後啟動了不知道是移動陣還是移送陣的東西.

『下一關請大家要小心,那是遺落的古代戰場.』

我看見小亭在跟我們用力的揮手--

「要記得帶小亭去吃點心喔!」

然後,景色整個轉移.

一股冷風突然吹過來.

「好痛!」有個東西飛到我眼睛里面,用力的閉了一下再睜開之後,四周已經變成極度荒涼的景色了.

我看見的地方......

是個很大片的墓堆,一塊一塊破敗的墓碑到處散落,雜草都比人高了,而且還不斷有冷風吹過來,真是好一個風吹草低見墳場的標准景象.

「這就是第二場景啊......」千冬歲幾個人左右看了一下,露出興致勃勃的表情,跟我全身發毛完全相反.

冷風又猛地吹過去,把高高的草全都給吹彎了,地上還躺著好幾個敗壞的石神像,有地藏王之類的好幾個,躺在地上的墓碑大部分都沒名字了,有的是被磨平有的是根本看不懂.

「呃,我們趕快找到路離開這邊吧.」我實在是覺得這邊很詭異,尤其很可能學長他們那票人會在這邊出現,那種可怕的程度就直接往上攀爬.

「這邊沒有像剛剛一樣有提示,我猜大概跟來的時候一樣,找到移送陣就可以出去了吧.」四處張望著,千冬歲視線固定在有點遠的墓園後面:「應該是那邊,有陣法的反應.」

果然不愧跟我是不同等級的人,我猜我自己來的話應該就永遠消失在里面了吧......

「那我們快點去吧.」喵喵拍了一下手,很高興的說著.

是說我們現在是要橫渡墳墓不是要散步耶......如果這地方真的可以安全無恙的離開那就真的有鬼了吧.

「好像要先活動一下.」突然從旁邊出現實體的萊恩冷不防說出了可怕的話,然後開始緩緩的將頭發給綁起來--

我根本不用猜想是不是●●出現,因為整個布滿墳土跟雜草的土地突然傳出了吵鬧的聲音,某種破土的聲音很快的就告訴我們......大事不妙了.

「來吧,各位.」拍出了一雙黑色的幻武兵器雙刀,綁了頭毛之後的萊恩滿臉興奮跟期待,奸像土里跑出來的會是他失散很久的朋友一樣.

像要對上他的話,地上砰的一聲一次猛地穿出了很多人,不是,是尸體,那種爛一半有的還是骨架的喪尸.

我只是來逛鬼屋啊!不是要來玩惡靈追殺游戲啊!

「漾漾,准備好幻武兵器喔.」喵喵沖著我甜甜的一笑,然後從她的口袋里面拿出殺人凶器......錯了,幻武兵器.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來襲者見識你的舞姿.』我看見了那雙草原屬性的爪子.

地上浮出來的尸體大多穿著盔甲一類的東西,有的變成骨頭的零散的掛著幾片殘骸,還有沒有穿上的.

雖然知道這些應該都是假扮的,但是我還是打從心里覺得異常可怕啊!

這根本就是變相的資優班學生解放壓力的屠殺活動嘛!

把米納斯握在手上,我還是很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這些鬼都是A部的這些鬼都是A部的......

就在我想著請各位學長學姊手下留情時候,萊恩已經猛然沖出去了.幾個兵器對決的叮當響聲把我從恍神給召喚回來,墓園里不知道什麼時候竄出更多的鬼,每個人都拿著殺人凶器往我們這邊砍過來.

我打賭他們的規則一定是要把人砍到死才算完!

對著要砍我的鬼開了好幾槍,畢竟知道他們是學長學姊們,我也不敢真的朝人射,只是打掉他們手上的刀械.

「漾漾!直接打趴他們,不然會沒完沒了!」被一堆喪尸包圍著的千冬歲接著萊恩拋過來的刀,很利落凶狠的放倒了身邊好幾個尸體.

我不敢啊!

這些都是A班的人耶!

好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樣,喪尸越來越多了,很快就把我們四個給沖散在高高的草叢里面,我被幾個尸體追著跑了好一段距離,已經聽不見其它人叫我的聲音了.

這個墓園到底有多大啊......學長!你們該不會又弄一個真的墓園吧!

「好痛!」一個沒留神,我被旁邊的雜草給割到手,手臂上出現了一條血痕.

我到底是為什麼來這里被喪尸追啊......這里根本不是鬼屋吧......

猛一回神,我發現四周突然安靜下來了,剛剛追著我跑的喪尸已經不見了.我站在一堆高過人的雜草之間,四周的靜悄悄的.

「嚇!」突然發現我踩在一個墓碑上,我馬上往後一跳.

好安靜,太安靜了.

冷風吹得呼呼響,雜草不停往我身上拍,某種詭異的味道彌漫在四周,讓我整個跟著發毛了.就算跑有一段路了,找應該還可以聽見干冬歲他們打斗的聲音才對吧?

握著米納斯,我發現整個手都是手汗,有點滑.

「喵喵?」嘗試著叫了兩聲,沒人回答我.

太糟糕了現在這個狀況,比被喪尸追還糟糕.至少被喪尸追還知道他們基本是個人,但是什麼都沒有時候反而變得可怕了.

「千冬歲?萊恩?」

突然來了好大一陣風,把全部的草都吹彎了.

「漾漾!蹲下--」赫然就出現在我正前方十二點鍾方向的千冬歲臉色大變的吼叫.

草在風吹完之後不用幾秒鍾就又直回去,我反射性就是抱著頭馬上蹲下,某種詭異的冷風從我的脖子後面刮過去,我看見有很多草被削斷了掉在眼前.

鏘的聲某種兵器碰撞的聲音就在我腦袋正上方響起.

我馬上抬起頭,看見了萊恩的刀在我頭頂上格下了要命的一刀.要死了,如果剛剛沒有蹲下來,我打賭我的腦袋現在大概剩下一半了!

站在另外一邊的,是剛出土的喪尸大魔王.

幾個聲音傳來,四周高高的雜草全部都被削斷,千冬歲猛然跳出在旁邊把我給拉開:「真是的,才想說都不見了大概是解決了,沒想到跑只大的出來.」

大的,大的......

很害怕的看著這只穿著沉重盔甲的大魔王,我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能夠勝任喪尸大魔王的人我猜全天下應該也只有那麼一個,雖然他本人長得不是現在眼前這種爛一半的樣子.

「漾漾!千冬歲!找到出口了!」跟我們還差有一段距離的喵喵遠遠的揮著手大喊.

原來她是跑去找出口的,難怪會沒看見她來這邊.

沒個想法出來,我突然被人一把揪著後領子就往那邊沖去.

「你們不是要打嗎!」我看跟在旁邊跑的萊恩,他剛剛的氣勢明明就是要打啊!

萊恩瞥了我一眼:「那個王一看就很難打,有路干嘛不逃!」

很好,非常好,原來是我錯了,真是抱歉啊!

很快的,事實就告訴我們這種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砰的聲一大團黑影從上面落在我們前面,把整個墓地的地面給撞出很大一個洞,硬生生的停下我們的腳步,把我們隔絕在出口之前.

喪尸王追上來了.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五話 真正的鬼屋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七話相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