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八話 雪國的傳說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八話 雪國的傳說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兩點三十分

魔王被殺死之後,四周的精怪失去了首領,哀嚎著一哄而散.

然後,第一幕就到這里收起.

「好像簡略掉不少東西.」收幕的間隔時間,我聽見學長這樣說著.

「畢竟演出時間有限,不得不只挑重點了.」微笑的告訴他,賽塔往我這邊看了一眼:「對吧.」

「呃,應該是吧?」怎麼突然問我,嚇我一跳.

學長哼了哼,也沒有特別說什麼.

在休息的幾分鍾當中,有場服務人員過來遞了茶水,服務良好.

隨著幾個音樂聲響起,很快的第二幕場景在休息過後馬上緩緩的升了出來.

那是一座白色的城,如同我們最早看見的一樣,白色的城中宮殿兩邊站滿了那群雪白武士,宮殿是冰凝成,透明的幾乎像是空氣一樣只折射白色的光.

大概是為了讓觀眾馬上分辨出人物地位,我看見場上的人服裝都還蠻明顯的,高高坐在王位上的國王就穿得有點太華麗誇張了.

帝就站在王位前,已經更換了比較素雅的衣服,不是剛剛那種武裝了:『魔王之地在主神的庇佑中已經安然除去,但是被遺留下的傷害依舊存在.』

一句話畢,武士們開始細小聲著議論著.

『如果不大,就撫所謂.』國王如此告訴他.

站在下方的王子搖了頭,用悲傷的神色看著宮殿里的人:『傷害已經造成,唯有盡速的離開這片甯靜之地,願我雪之族在此戰之後能平和,主神眷顧著榮耀.』

幾名武士上前慰留了,不過王子依舊搖了頭,然後離去.

過場之後沒有多久,紅棕色長發的後從另一邊走了進來,帶著美麗的花冠,走過的人皆喊著公主,然後微微行了禮.

『我為夕之族公主,前來會見二王子殿下.』公主極為禮貌的拉著裙襬微笑的說著目的.

『夕之族的貴客,您來晚了一步.』歎著氣,國王一臉悲傷的告訴她:『我們的王子被魔王詛咒而受苦,為了不牽連他人,已經動身離開雪國境內.』

公主愣住了,像是不想相信一樣,過了一會兒之後才離開.

但是她並沒有絕望,在雪之國白色的道路上走著,讓跟來的隨從離開之後往另一個方向尋找王子的下落.

這次場景變化之間很快,就沒有休息了.

我盯著前面新的場景,已經變成了像是岩窟的地方.說真的,我總覺得我根本就像是在看小型的立體電影,小劇場用這樣根本太大手筆了吧!景色像真的像到可怕,還是其實他們就是真的弄來場景?

像學長他們班可怕的鬼屋一樣.

「你很煩,看就看腦子拼命抽是怎樣!」學長轉過來,凶狠的瞪了我一眼.

呃,麻煩請無視我自己做感想好嗎,你沒必要連感想都聽吧!

哼了聲,他把頭給撇開.

應該生氣的是我吧這位先生......

我是無人權的受害者啊!

短短的片刻時間,下面的觀眾發出了小小的呼聲,跟著看過去,公主在那里找到了面目早已改變的王子.

如同喵喵他們告訴過我的故事一樣,王子的面貌扭曲得邪惡可怕,已經不複原本好看的樣子了.但是就算如此,公主還是留下來了.

他們在那個地方待了很久很久,而後生了孩子.

到這邊時候大略帶過了王子與公主一家簡略的溫馨生活,趁著時間空檔,我稍微翻了一下就放在旁邊的簡介本子.

幾乎是在同一個時候,本來安靜的坐在旁邊看劇目的學長突然站起身,我跟賽塔同時都往他那邊看過去.

「我不看了.」他這樣說,突然就走出去了.

「咦?學長?」該不會你討厭看愛情劇吧?

紅眼凶狠的瞪了我一下,也沒說什麼,直接就走出去.

「可能他原本就不喜歡這劇情了,你別太在意.」賽塔沖著我笑了笑,溫和的說著.

我很在意啊,他看到一半突然走掉了,而且好像還有點下太高興的樣子.

「我,我跟上去看看.」拿著小本子,我有點慌慌張張的站起來,希望學長不要用那種瞬間移動方式跑掉啊,不然我很難找到人.

賽塔還是微微在笑,不過也沒阻止我:「也好,不過今天人稍多了點,你可能要費點心.」

對喔,今天人超多的......

我真的該去人海找那根隨時會戳死人的針嗎?

還沒仔細想清楚,我的頭就自己先點了:「嗯,好.」

有時候,我真的會覺得自己太沖動了.

離開劇場時候外面的服務人員還走過來問我是不是哪邊有問題.

隨便說了一下臨時有事情之類的,我馬上倉皇逃逸.

走出劇場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里是圖書館附近,原本四周的造景都不見了,變成很多奇奇怪怪的建築物,到處都是攤販跟人,感覺上很熱鬧,與其說是園游會還不如說像是大型戶外活動造景場.

除了高中部跟社團之外,很顯然還多出很多不屬于高中部的攤位.

原來別的學部也可以來插花的嗎?

如同安因他們所說,今天學院整個對外開放了,所以我到處都可以看見奇奇怪怪的人,還有很多長相奇怪的,像是卡通里面看過的獸人,全身都是草的植物人......不是,植物種.

看著往來的眾多人潮,里面果然沒有看見學長的身影,我猜他應該已經跑到某個不會被打擾的安靜地方去了,看起來好像暫時找不到人.那我現在要怎麼辦,再回去看接續的劇情嗎?

「你不是競技賽的那個候補選手嗎?」

就再我想要回去劇場時候,人潮里面突然有人叫住我,一回頭,我看見的是一個不知道應該算不算得上是熟人的人,她穿著黑色的便衣,利落的打扮和當初見面時的感覺依舊很像.

「......登麗?」距離我有幾步遠的,是在大競技賽時候我所見過的那名選手,可是應該是兩個人才對吧:「妳一個人?」兩邊在流動的人群里面我沒看見另一個.

登麗搖搖頭,左右看了一下才告訴我:「菲西兒剛剛拿了傳單,跑去看角力賽了.」

角力賽?

有那種攤位嗎?

「對了,你們沒有去看劇場嗎?」瞄了一下我後面的那座劇場,我想起來剛剛看的是雪國的傳說,登麗他們應該會有興趣才對.

「晚了點已經不能進去了,所以就算了.」

「也對,反正你們那邊應該更清楚這個故事吧......」

「冬城不是雪國的故事.」突然打斷我沒講完的話,登麗這樣說著:「雪國妖精沒有傅出這種曆史故事.」

我愣了一下,可是喵喵他們明明就說是雪國的故事:「是那種類似編出來的童話故事?」

「不,冬城是別的種族流傳過來的,聽說最早是從獸王族傳過來,雪國妖精們到近年才傳唱.」大概簡略的這樣告訴我,登麗指了指旁邊正好有空位的露天休息區,我們兩個于是就一並走過去那邊坐著了.

才剛坐下沒多久,就有幾只穿著服務生衣服會兩腳走路的白色狐狸端著茶水走過來,放在桌上招呼了一下就跑開了.

「所以妳的意思是獸王族里面也有雪國?」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既然雪國不是妖精族而是獸王族,那其實二王子是雪獸一類的東西嗎?

「獸王族里面並沒有雪國,雪國是妖精族的一支種族國家,像伊多先生所在的便是水之妖精族.相似的種類在獸王族中只有冰獸,並沒有獸族雪國這個地方.」端著茶水,登麗微微眨了眼眸,空氣在她旁邊好像是安靜的,跟外頭的人潮格格不入.

「所以冬城其實是冰獸的故事?」我有點被弄混亂了,既然是冰獸的故事,干嘛要搞成雪國.

「冰獸一族並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大概是編出來的......不過奇怪的事故是一開始就用雪國這個名稱了,這讓雪之妖精們也感到不解.」頓了頓,活像來幫我上曆史課的登麗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不過聽說這個故事好像也不是從冰獸那邊來的,當大家發現時候這故事就已經存在了,所以也沒人再去追究起源了,總之並非雪國妖精的故事就是了.」

原來妳講了一長串就是要撇清跟雪國妖精沒關系啊?

我搔搔臉,說了謝謝她幫我解釋.

「你不回去把剩下的看完嗎?」喝了口茶水,登麗奇怪的問我.

「呃,這樣出出入人別人也會麻煩吧,我想算了......雖然有點可惜啦.」後面應該就是悲劇吧,我也不是很喜歡看悲劇,所以這樣也好.

登麗看了我一眼,沒說話.

露天的休息座位一直有在流動著人,四周挺熱鬧的都是說話的聲音,大部分都是在討論哪邊比較好玩還是拿到什麼有趣的東西.

我和登麗沒有相關的話題,冬城大概講了一下之後就突然安靜下來了,她好像也不太喜歡聊天,沒打算打開新話題自己很悠哉的喝茶;然後我後面都是黑線的陪她喝,想要離開也覺得怪怪的.

一整個陷入窘境啊......

「在雪國妖精流傳的冬城故事是這樣.」就在我尷尬到很想找個要上廁所的借口離開之前,登麗突然自己開口了:「他們弒殺了魔王,在詛咒之下離開了樂園走到了不被贊頌的地方,在黑暗之處黑色的王為他們祝福;時間飛逝,就是黑暗中雪也會溶化,黑王為幼子取了名,父母教導他.但是詛咒不會因為這樣遠離,在冬季時候奪定了王子的性命,讓公主悲傷的也跟著離去,黑王替他們舉行了葬禮,為他們吟誦詩歌,然後將他們送回美麗的國度,直到永.」

我過了好一下才意識到登麗是在跟我說下半段的故事,大概是想彌補我沒有看完的劇目:「啊,謝謝妳,可是故事好像跟我聽見的不太一樣......」記得萊思他們好像是說公主他們在無人之地生活下來,王子死了公主將小孩生出才死的.

「每個地方的故事多少都會有所出入,獸人一族好像就是吟唱他們一家都葬在一起了.」登麗又倒了杯茶,口氣平穩的說著.

我看著琥珀色的茶水像是一條線一樣慢慢的把杯子填滿,突然想起來剛剛那個故事里面還有多出來的東西:「可以請問黑色的王是......?」

「據說是守護黑暗游者的王,妖精族中傳說著即使走在鬼族的黑色道路上,黑王依舊會守護心靈純淨的人.從這點來看有可能是指某個異族或是鬼族,可是鬼族沒有必要守護外族,大概就是異族之王了.」登麗平起了茶壺,轉而倒往自己的:「其它種族好像對黑王也有不同的解釋,像是夜空之王或是鬼王,魔王等.」

聽起來好像都不是正常的王.

「那......」

「登麗,我回來了!」

還有點想問事情,不過某個很歡樂的聲音直接打斷我才開口的第一個字,接著是某個人從登麗後面愉快的跑過來:「我剛剛打贏了娛樂對戰喔,有一大袋參加獎品.」她趴在登麗肩上,搖著手上蓋了店名的袋子,看起來應該是某種點心,接著她才抬起頭注意到我的存在:「啊啊,褚同學,好久不見了.」

「呃,妳好.」要死了現在學長不在這邊,她如果很高興來個願什麼什麼祝福你我就慘了,不知道要回她怎樣的話.

「你好喔,我剛剛才在角力台附近跟冰炎殿下打過招呼,今天真有緣,一下子就遇到好幾個大賽的人了.」菲西兒愉快的這樣說著.

「對啊真是有緣......等等,妳在哪邊看見學長!」我馬上從位置上跳起來.

菲西兒可能被我嚇了一跳,有幾秒沒回話,須臾之後才開口:「那個......角力台附近啊,我才一玩完下來就遇到他了.」

「謝謝,那我先去找學長了,希望妳們玩得愉快喔!」現在不是喝茶聊天的時間,

我匆匆忙忙先告別,然後立即往菲西兒指的那個方向跑.

「等等,這個請你吃.」跑了幾步,後面的菲西兒喊了聲,然後拋過來一小包東西.

我接住了,是個小點心袋,跟她獎品袋上有著一樣的名字.

道過謝之後,我立即往角力台跑.

希望學長不要逛太快啊.

角力台離劇場白段小距離.

途中我在人群里面拿到了宣傳單,大概是說那里是個類似擂台的東西......就是五色雞頭原本想做的啦,不過有分和平娛樂類跟凶猛殘暴類,娛樂類是給觀眾打好玩的還可以選擇蘿蔔人對戰,凶猛類的就是很可能會這樣打到掛.

游戲需要參加金,參加者都有小禮物,打贏了還會視對手程度給予獎品.

所以當我到角力台附近的時候,那里已經圍了很大一群的人潮吆暍著在觀賞了,台上有個像是國小生的小女孩跟熊貓布偶正在對決.

只見小女孩根本不像普通紮著辮子天真可愛的小孩一樣,一記翻身倒勾踢就把熊貓給踹出台子,舉手勝利.

見鬼了這是無年齡差別格斗吧!你們好歹也要限制一下年齡才對啊,為什麼連小孩子都可以上去打?這樣是推廣暴力,不可以的吧!

觀場的人很多,我被擠了好幾下,到後來被擠到中間時候根本不是自己走路了,是被左右兩邊的人給夾著推著往亂七八糟的方向移動.

這樣我要怎麼找學長啊!

一邊被夾著栘動,我很緊張的左右看,現在已經完全演變成需要個人來把我從這邊拔出來了.

『接下來,是我們來自外面的客人對抗蜘蛛王的挑戰!』

就在我陷入一片困境當中的時候,台上突然傳來很大的播報聲音以及台下拍手叫好,我才發現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我已經被擠到角力台附近了.

「唉唉,怎麼人還是這麼多啊,我還想說高一點可以找到我家的小孩說.」 一片吆喝聲當中,我聽見了來自台上的某種發言,一抬頭,看見了有個穿著白底藍色蝴蝶花紋和服的女孩站在上面搖著扇,站在她對面的則是大型的蜘蛛妖怪:「難得來學校一趟不想用術力抓人,真是麻煩.」

因為我就站在她旁邊,所以把話聽得一清二楚.

仔細看,那個女孩應該是庚學姊她們那種年紀才對,和服有點拖襬著地,藍色的長發隨意的披在肩後,看起來不像是專程來打的,衣服甚至像累贅.

她長得很好看,那種看來向刀一樣銳利的精明漂亮,讓台下很多男生都把視線盯在她身上不放.

那個人的氣質不太像一般人......感覺上跟我認識的某人有點像......

女孩站在台上搖著扇子,環顧了整個台下場,歎了口氣,「大概又被溜了.」她很遺憾的自言自語著.

「這位客人,妳還要不要打?」站在台子另外一邊的裁判看那個女孩一直左右看不太專心,大概要弄蜘蛛王出來也很麻煩,等了一下就開始問了.

「要啊要啊,你們上面不是說最難打第一排行的就是蜘蛛王嗎.」女孩轉過頭,啪的聲收起了手上的扇子,勾了好看的笑容:「我看看現在學生的進度如何,盡管放馬過來吧.」

看學生進度?

我看一下那個女生,她好像不太像是老師的感覺......是說我們學校奇怪的老師很多,也有可能是真的老師吧.

「不過我看這只蜘蛛王應該不是野生的幻獸,是去跟誰借來的吧,那好吧,我會小心一點.」甩了扇子,女孩看著前面的大蜘蛛,一臉輕松的好像是跟狗玩一樣.

「好,那麼,挑戰開始!」一看她已經准備好了的樣子,裁判一喊,馬上跳高漂浮到半空中.

幾乎是同時間,大蜘蛛直接往女孩那邊沖過去,四周可能有設結界之類的東西,蜘蛛沖到台邊馬上就回轉,我看見大條長毛的黑腳從頭上飛過去,嚇了一大跳.

......這里不是普通老百姓可以待的地方,我還是快走比較好.

到處都擠滿了看戲的觀眾,我開始估計著從下面鑽出去的可能性.

還在想時候,兩邊的人發出很大的叫好聲,還有人在鼓掌.因為人就是好奇,所以我又把頭抬起來,看到那只大蜘蛛在台上沖來沖去,穿著和服的女孩好像鬼一樣,幾乎都保持在蜘蛛前面的方向,等蜘蛛沖過去之後沒打到人一轉頭,那個女孩早就已經站在另一邊搖著扇子.

她根本沒專心在打吧?

我打賭那個女生絕對只是覺得好玩,跑給蜘蛛追而已.

哪一科的老師這麼無聊啊!我以後一定不會選她的課!

沒打算繼續看下去,我不停的跟旁邊的人道歉跟借過,一步一腳印的艱難往外圍走過去.還好現在大家都專心看打斗了,沒有繼續移動,所以找還蠻順利的沒多久就走出去了.

好不容易從人群鑽出來之後,角力台已經離我有一小段距離了,那個女孩依舊在台上跑給蜘蛛追,偶爾興致一來會拿扇子敲蜘蛛的頭還是讓蜘蛛摔個八腳朝天,完全沉浸在玩樂里面.

出人群之後我左右張望了一下,果然沒有看見學長的蹤影.

他現在穿著古代的武服又一頭黑發,可能沒有我想象的顯目,因為今天奇裝異服的人很多啊!

就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我後面傳來很大的「啊」一聲.

基于本能,我馬上回頭看,看見那個女孩子一臉訝異張大眼睛瞪著我,剛剛那個啊就是她喊的,然後跟著她的視線,那一大群看戲的人馬上也跟著把頭轉過來.

幾十......不對,應該是幾百只眼睛同時看過來,就算不是正常人應該也會嚇到吧!

我倒退兩步,再倒退雨步,我應該沒有又在什麼什麼時候惹到不認識的人才對啊?

「就是你!站在原地不准動!」女孩沖著我大喊,氣勢洶洶.

這個我遇過,想當初莉莉亞也是這樣沖過來的.

我再往後倒退一步,這里有怪人.

「叫你不准動還動!給我站住!」

在她好像想跳下角力台時候,我看見那只大黑蜘蛛逮著機會,趁女孩分心時候所有的腳全都抬起來直接往她腦袋上插--

事情就發生在那一剎那.

完全沒有回過頭,女孩只是甩開了扇子,像是跳了優美的舞蹈一樣將扇子往後帶著整個人一旋,還沒看清楚是怎樣,那只大蜘蛛整個飛出去砸在別的造景攤位上,整只掛在那邊爬不起來了.

「不小心出手太重了,不好意思.」一闔扇子,女孩匆匆道歉之後馬上跳下角力台,「不准動!給我站住!」

她擺明就是沖著我來的!

莉莉亞一個就夠嗆了,我現在不想再惹一個學姊(或是老師)啊!更何況她剛剛打敗大蜘蛛那手,絕對不是莉莉亞可以比擬的等級,如果是仇家我一定會非死即傷......雖然我壓根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有這種仇家.

不用思考,我確定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

保命要緊,拔腿開逃!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七話相對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九話 三位中的第一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