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九話 三位中的第一位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九話 三位中的第一位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三點二十一分

我的逃命之旅只維持了短暫的時間.

「不是叫你站住了嗎,你逃啥啊.」那個奇怪的女孩子不用半秒鍾馬上出現在我面前,白底的和服布料從我眼前飄過去,就算是對布料完全不懂的我也可以看得出來這件衣服絕對很高級,然後,她開口:「等等,該不會是那臭小子教你看到我要逃逸吧?」

臭,臭小子?

有那麼一瞬間我不太清楚她在講誰,總之絕對不是講我就是了:「呃......我想妳應該認錯人了?」近看之後,這個女生除了很漂亮之外還有一種可怕的壓迫氣勢跟詭異的邪氣,讓我不敢再拔腿逃了.

「誰會認錯人,這個學校里面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會印在我的腦袋里面,包括每個人跟人名.」搖著扇子,眼前的女生這樣說著,旁邊本來還有好事者想圍觀,被她給瞪走:「褚冥漾,一年級的小朋友,不久之前我家那小子還當過你的代導人......哈,說什麼他不干,結果去原世界回來就改變主意了,你也挺行的.」

她家的小子?

代導人?

我往後退了一步,再退一步,她說的該不會是我認識的......

「妳是學長的誰?」看著眼前詭異的女生,我怕怕的往後又退了一下.學長,為什麼你認識的人都很奇怪?

「喔,我家那口子現在是他師父外加名義上的監護人,他以前跟我們住在一起,不過可惜小孩就是叛逆嘛,才長那麼一丁點大就跑來學院了,上次小鏡鏡來的時候有看見他喔,因為他都不回來陪我們玩,我干脆就來找他啰.」她聳聳肩,扇子後面的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充滿了邪惡的壞笑.

等等......她家另一個人是學長的師父?

上次來看過學長的是鏡董事......也就是說......

「妳是董--」我瞪大眼睛,嚇到差點喊出來.才剛說三個字,那個女生馬上就撲過來搗住我的嘴巴,完全不顧我的掙紮就把我往人煙稀少的地方給拖去.

「噓噓噓!你吼那麼大群要死喔!」

一到沒人的地方,她才放手:「去你的要是我被認出來,我今天還要不要玩啊!」

瞠大眼睛,我非常害怕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她比鏡董事還要大了一點,衣服很相似,但是完全看不出來是個董事的樣子啊!

甩開了扇,女孩搖著搖著謎起了眼睛,謎樣的恐怖笑容在她的嘴角彎出:「我是扇,你要尊稱我扇董事也行,不遇因為今天我是私下潛入學院要找我家那小子的,所以你直接叫我扇就可以了.」

我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出來要怎麼辨.

在這種時候,我居然離奇的遇到三位董事的其中一徊......她是吃飽太閑嗎?干嘛偽裝成一般人潛入學院里面啊,要是說出去包准所有學生都會嚇到吧.

想起第一次見到鏡董事到校時候那種埸景,我更加深深這樣認為.

「妳,妳......」我連要講什麼都不知道,要不要先打招呼問好啊?

以前讀書時候好像在學校遇到校長董事還是督學都要大聲問好,現在怎麼辦?

「不用想要怎麼跟我打招呼啦,我跟小鏡鏡他們不一樣,那種禮節可以省了,先幫我找到我家那小子再說.」說著,她一把扯住我的肩膀,完全枉顧我的意願就又把我往人多的地方拖.

「我,我也在找學長......可是沒找到啊......」扇董事的力量太大了,我幾乎是被扯著走的,完全沒有辦法從她手中淨脫:「他好像很不喜歡冬城......」扇董事突然停下來,轉頭看著我.

「冬城?」她漂亮的眼睛里面有點訝異,然後眯起來:[原來是這樣啊,真難得他會主動跑去看,他很討厭那個故事.」

「咦?」

意外的聽到這消息,我突然有點理解為什麼學長會突然中途離席了.

可是又不是什麼不好的強奸殺人犯的故事,只是普通的小傅稅,有必要厭惡成這樣子嗎?

「故事的傅承已經都不是真實,強迫自己去看曾經熟悉的故事只會反感吧.」

微微一笑,扇董事突然松開手放我自由,她搖著扇子,眼睛看著的是另外一邊.

跟著她的視線往旁一看,我看見了一個撈金魚的攤位,但是那個攤位絕對沒有普通撈金魚那麼善良,他擺在地上給人撈的小水池甚至是個冒著泡泡的沼澤啊!

最糟糕的是,現在正在顧攤位的人眼熟到讓我腦袋有點痛了.

「嘿!漾∼你特地來光顧本大爺的攤位嗎!」

五色雞頭旁邊外加愛笑神經病一枚.

我看著地上,有五個小水池區域,每個區域都是沼澤般靈異的顏色,還冒著泡泡跟可怕的沼氧......當初提議撈金魚的人到底有沒有搞清楚撈金魚和撈沼澤的差別?

等等......我懂了,其實這是個從沼澤里面找出金魚尸體的新玩法吧!

「漾漾,好久不見了!」

原本穿著白袍蹲在地上的雷多捧著一片烏黑的小水盆跳了起來:「雅多跟伊多沒來,所以讓我來打招呼了.」

「喔,喔啊,好久不見了,伊多最近應該還好吧?」雖然我知道這樣很不禮貌,但是在跟雷多講話時候,我的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往他手上那個黑色小水盆里面飄過去.

那到底是啥鬼啊!

我居然看見有長得很像海膽的柬西伸出八只腳在沼澤泥里面翻滾,旁邊居然還有扭曲的海星在呸呸的吐著沼涔水.

「好很多了哩,他本來想出簡單的任務,不過被那群神殿的家伙給攔住了.」

雷多聳耷肩,然後往我旁邊的扇董事看了一下;「你的同學?」「不是,這是......唔......」

我話還沒講話,那個說要來找學長的扇董事直接捂住我的嘴巴,然後把我像大型垃圾往旁邊一丟,笑哈哈的自己跟別人聊天起來:「我是他朋友啦,你們在玩什麼東西啊?」說著,自己就很順手的撩了裙褫往地上的小椅子一坐.

如果現在告訴大家她就是三位董事之一,我打賭應該全部的人都嚇傻吧.

「喔,撈金魚啊.」五色雞頭拿出一枝真的跟夜市里面會看見的一模一樣紙網出來:「上面有塗毒蘖喔,里面東西碰到那秒會全身麻痹,到時候撈得上來撈不上來就是個人問題了,本大爺最高記錄是整池撈光,如果超越本大爺的家伙還有附贈可以吃的贈品一份,現在一枝只要一個碎幣,夠劃算了吧!」......這根本不是撈金魚吧!

金魚需要用到毒蘖來撈嗎?

「我要玩!」

那個據說是全校最大的董事非常爽快的付錢了:「漾漾,坐下來玩啊.」

她居然還招呼我一起玩.

還有我跟妳並不熟吧?

「漾∼我打賭你會撈不到,所以免費多送你三枝,不用太感謝我.」

那個現在身分是老板的人用完全瞧不起的口氣遞給我三枝網子.

有那麼一秒,我還真想把網子都砸在他那些彩色毛上面:「真是謝謝你啊!」直接奪過紙網,我把零錢丟過去.

五色雞頭聳聳肩,吆喝著旁邊的小孩不要用手下去撈,會被拖走的!

拿著紙網,我很害怕的看著下面那一框框的小型沼澤,這里面應該不會有什麼致命的生物吧?

看雷多網到的好像都是一些小型的,應該不會有危險性才封.

就在我這樣想著而勇敢的把紙網放進去沼澤里面之後,一個很明顯的『喀喳』聲音從底下傅出來,我馬上把紙網抽出來......其實也不用抽了,因為只剩下柄而已啊!

拿著柄,我抬起頭用非常認真的目光看著五色雞頭:「你確定里面真的有金魚嗎?」其實是鯊魚對吧!「有啊,本大爺的小組用一比十的比率放進去,除非被吃掉了,不然里面一定有金魚.」五色雞頭甩著手上從雷多那邊搶來的一串糖葫蘆,咧著嘴笑.

請問你一比十的後面那個十是什麼東西啊?旁邊坐著的雷多搖著手上的盆子,然後把盆子端遇來:「你說的金魚是這個被吃掉的尾巴嗎?」

我順著他的盆子看進去,看見了剛剛還在吐沼澤水的海星嘴巴上面有一半的金魚尾巴.......

可不可以放棄不玩了.

「喔,就這個啊,金魚好像不太會逃走,令天早上到現在已經被吃了幾十只了.」五色雞頭用一種很遺憾的語氣說話.

不會逃你就不應該把他跟別的東西放在一起才對啊!

「欸?這個也是金魚嗎?」

旁邊一直很安靜在撈自己東西的扇董事突然發出聲音,三個人六個眼睛馬上轉過去,我看見了她的紙網上有個極度眼熟的東西,眼熟到讓我覺得我會不會是眼抽筋認錯了?

在我不願意面對事實之際,那玩意自己出聲了--

「啾∼」為什麼白色球魚會在這里!

用一個紙網就把不算輕的球魚戳起來的扇董事晃著手上的紙網,那只沾著沼澤水的白色球魚也跟著晃來晃去.

『啾∼』我看見球魚那個綠豆般大的眼睛拼命的往我這邊看過來,不曉得是哪來的直覺,我總覺得這只魚好像就是在船上遇到的那一只.

太神了吧!

「奇怪,本大爺不記得有放這玩意下去啊.」

五色雞頭瞅著那只多出來的白色球魚,一臉疑問.

「我第一次看見白色球魚.」

雷多靠了過來,眼睛里面突然綻放出驚豔的光彩:「這真是藝術之神的傑作啊......」

脫色的球魚是傑作?

我再度懷疑起妖精的眼光是怎麼一回事了.

「你跟他認識嗎?」

抓起球魚甩了甩泥水,扇董事直接遞到我面前:「這只球魚說它認識你喔.」

妳連球魚的話都聽得懂?

果然董事不愧是董事,連非人類的地方都高出別人一等,我打賭就算是學長也一定聽不懂球魚的話.

看著綠豆大的眼睛,我非常不想跟一只球魚問這種問題:「你該不會是輪船里面那只吧......」

「啾∼!」球魚發出喜悅之叫.

果然是,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它說它可以暫時跟著你耶,怎麼辦?」

好像覺得很好玩,扇董事拎著那只球魚一晃一晃的,另一手把破掉的網子拋回給五色雞頭,抓了新的要繼續撈.

「欸......那就放生吧.」

我根本不能想象我一邊走路一邊有球魚跟在後面啊!

「好吧.」

看了我一眼,扇董事就把球魚往沼澤壓--

「不是放生到那里啦!」

會死!

這個下去一定會馬上死掉!

我馬上把球魚給搶回來,同時發現沼澤里面有個謎樣的嘴巴撲了個空,恨恨的縮回去了.

扇董事聳聳屑,愉快的繼續從里面撈出一個不知道是啥鬼的黑色東西.

「這個可以給我嗎?」

雷多眼睛很光亮的靠了過來,視線一整個盯著白色的球魚,好像看到某種寶藏一樣.

「滾!不要跟本大爺的手下搶東西.」五色雞頭直接一腳踹在他臉上.

是說,誰是你手下啊!

我聽見旁邊有媽媽牽著小孩說不要看那邊,接著快步走開了.

整個撈金魚的攤位人不太多,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幾個學生樣子的人,不過大部分玩了一下就又跑掉了.這讓我相當懷疑這里面到底還有什麼可怕的柬西.

「我們可以商量一下啊,不然我幫你們刻雕像換這只球魚.」

對球魚有異樣固孰的雷多開始討價還價了.

「雕你的死人骨頭,本大爺還好好活在這里要雕啥鬼!」

五色雞頭馬上駁回.

是說,魚是扇董事給我的,你們應該直接問我還是球魚意見才封吧.

「我可以幫你雕頭啊--」

旁邊傅來拳頭的招呼聲,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往那邊看好了.

完全沉默的扇董事突然睜大眼睛看著她手上的柄跟下面的沼澤水:「漾漾,我好像撈到某種東西了,幫個忙找個大一點的盆子.」

「啊?」

大一點的盆子?

旁邊五色雞頭已經開始修理雷多了,我估計他現在應該沒有空,左右看了一下,在旁邊看到一個稍微大一點的鐵盒子,把里面的零錢全都倒在地上之後我連忙拿出來.

「這個不過大啦!」

扇董事把盒子給踢開:「算了,閃遠一點!」

就在我不懂為啥她要這樣說的同時,扇董事已經把那個柄往上一抽--那一秒,我看見一個根本不是可以放在撈魚池里面的巨大黑色倏狀物整個被扯了出來,重點是那個黑色的條狀物讓我感覺到異常的眼熟.

「西瑞!為什麼里面會有海民!」

我打斷了正在掐人的五色雞頭勤作,指著那個有兩人高,被啪的一聲摔在地上的黑海民.

撈金魚里面根本不應該會出現這種東西才對吧.

「喔,那是前兩天本大爺出海飆浪時候順手抓到的,好像是走失的小鬼,反正也沒地方放,在那里不是很好嗎.」

把雷多丟開,五色雞頭用一種啊哈哈你太大驚小怪的語氣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一點都不好吧!

要是一般路過民眾不小心撈到怎麼辦啊!

......等等,你去哪里飆浪!

「這個還蠻可愛的,我看在學校里面找個地方把它養起來......啊呀......」

就在旁邊的扇董事蹲在地上觀察然後對海民起了完全興趣進行以上發言時候,一只穿著靴子的腳突然以著非常不客氧的氣勢一腳踹上她的背後,白色的和服馬上出現黑印.

「妳怎麼會在這里!」非常熟悉的冷氣專語氣傳來,順著那只靴子往上看,我看見的是那個剛剛讓我找很久的某人.

「學,學長.」抱著球魚往旁邊一跳,我很害怕的看著那個不知道從哪邊蹦出來的學長,他的臉色非常,極度的不善,活像靠過去就會被他給喀喳掉一樣.

紅色的眼睛冷冷的掃了我一眼,讓我當場又退後很大一段距雕.

我應該要記得下次不要隨便蹲在學長前面才對,不然被用力一踹都不知道要滾到哪邊去了.

被踹了一腳的扇董事用非常緩慢的速度站起來,接著以某種奇異的速度轉過身來.

他們應該不會在這邊開打吧......

「很久不見了,你的膽子變大很多嘛.」

甩開了扇子緩緩的搖著,扇董事勾起了詭異的笑容,居然沒有動怒的反盯著學長笑.

「為什麼妳會在這里?」

完全不想聊天,學長又重複了一次剛剛的問句.

「嘿,你這個只巴你師父的小狗崽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嗎?好歹我們也共同生活不少年嘛,這麼露骨的厭惡會不會太沒禮貌了一點.」

我看學長的簷樣不像是厭惡,那個表情已經到了一種看到就反感的樣子.

可是沒想到學長會跟董事熟到這種程度,居然用踹的耶......

一般學生應該不敢一腳就這樣下去吧,如果被終生當不就死定了嗎?

「沒錯,我就是不想看到妳,還有褚你最好給我閉腦不要亂想!」

凶惡的紅色視線突然往我這邊來,我馬上不敢亂想.

「可是人家很想看見你嘛,小鏡鏡他們都來看過了,我當然也會想過來啊.」

扇董事收起了手上的扇子,然後突然就往學長身上貼:「你都不來,人家會很想啊∼」

說著,連手都搭上去了.

我聽見四周都是下巴掉下來的聲音.

因為學長出現在這邊,所以當然會有很多他的粉絲也偷偷圍觀過來,現在一個偽裝成學生的扇董事直接貼上去,很多人都嚇掉半魂了.

「喂喂,你們兩個不要在本大爺的攤位前面調情!」

五色雞頭發出會讓人完全誤會的驅趕聲音:「給本大爺滾到沒人的地方去,到時候要怎樣都隨便你們啦!」

我看著五色雞頭,開始懷疑這句到底是哪邊學來的.

同樣也注意到旁邊還有很多人在圍觀的學長發出不耐煩的哼聲,劈手抓住了扇董事的衣領就往外走.

「啊啊,你真是超沒禮貌的!」說著,扇董事突然伸手抓住我的衣服.

干我啥事啊!

于是,學長拖著扇董事,扇董事拖著我,我們就這樣擺脫人群到達風之白園.

因為園游會時候學生都集中在攤位處了,所以這邊完全沒有半個人影,乾淨得很.

一到地點,學長馬上把扇董事給丟開,然後扇董事也把我放開.

是說,到底我是被拖來這里干嘛啊?

「你這小家伙又粗魯又沒禮貌,真的跟你師父是同個樣子出來的,早知道那時候把你帶回家就應該自己管理,教成這樣真是一點都不討喜.」

一邊整理有點凌亂的服飾,扇董事一變抱怨著.

「免了,我並不想被妳指導.」

顯然對扇董事敵意很重的學長冷笑了一下.

我看看學長,又看看扇董事,覺得我還是早點離開讓他們解決私人恩怨比較好.

就在這樣想著而要開溜的時候,那個聽說是很偉大的董事的人突然整個撲過來,直接抓住我後面:「漾漾,你看這小家伙還頂撞我,當初要不是他家的人付了銀子要我們保護他,現在他才沒有命可以在這邊囂張哩,連感恩都不會,這種人你是怎樣跟他相處的啊!」

我也很想知道我是怎樣跟他相處的......

等等,保護學長?

轉過頭,我不曉得我的表情現在是不是很訝異,反正我就是這樣看著扇董事,完全意外她突然說出來的話.

「唉唉,我知道他很恨我讓他家族差點破產啦,不過等值交換嘛,他的命還挺值錢的就是了.」

勾起了壞笑,扇董事轉頭看著臉已經黑一半的學長:「小家伙,年紀輕輕不要著麼容易發脾氣......是說你年紀也不小了,還不懂得敬重長輩.」

「......妳馬上給我回去,不然我就直接請師父過來一趟.」

很有魄力的往我這邊走來,學長冷冷瞪著扇董事.

扇董事聳聳肩,「好吧,不開玩笑了.」

說著,她拉著我原地坐了下來:「小家伙,你也過來聽吧,這件事情跟你們兩個很有關系.」

我看見學長皺起眉,不過倒是在旁邊也坐下了.

白園跟我第一次來時候看見的還是相同,乾淨得很美麗,空氧中幾乎可以聽見某種很像風在唱歌的聲音.

「什麼事情?」

學長瞄了一下我手上的白色球魚,然後詢問著.

疑惑的,我也看著扇董事,不明白為什麼突然跟我有關了.

「我們的限制是不能干涉所有空間發生的事情,但是因為我已經答應過你家的人,所以不管如何還是得告訴你們一點事情.」

扇董事看著學長,然後拉開了扇子一下一下的搖著:「無殿收到了消息,在近期鬼族就會有動作了.」學長的眼睛眯了起來:「太快了,比申以為自己的勢力足夠了嗎?」

......等等,這個話題我到底可不可以聽?

我總覺得我好像聽到某種要命的事情......

「不夠,所以是小動作.」

笑了笑,扇董事瞄了我一眼,繼續說著:「他們的主戰力目前都不足以與學長抗衡,但是我想最近一定會出一些事情,所以不管是小家伙你,或者是漾漾,最好盡量都要有第二個人同行.」

「為什麼我也要?」我連忙追問,然後自己愣了一下,因為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不應該想起的事情.

羽里說過,我是妖師.

幾乎是在同時,學長的紅色眼睛馬上看向我這邊,我們兩個視線同時碰在一起.

那麼,我真的是嗎?

「你不是!」

學長轉來了視線.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八話 雪國的傳說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十話囑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