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十話囑咐   
  
(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十話囑咐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三點五十七分

從一開始到現在,學長都說我不是.

「先把這問題擱下,事實輿否總有一日都會揭曉的.」

扇董事輕巧的終止了我們的話,然後她看著停在扇骨上的白色蝴蝶:「鬼族要的是血緣輿與祭品,近期之內除了你們兩個之外還有幾個也都是人選,包括其它學院在內都可能會遭到攻擊,我已經聯絡上公會,所以在這段時間你們行動時候要多加小心.」

我看著學長,然後收回視線.

「我沒差,妳找人盯著褚就可以了.」

學長站起身,那只蝴蝶也被驚擾又振翅飛走:「如果說符合人選,這笨蛋是最容易被得手的.」

不好意思我就是那麼容易被得手啊......

我外出會盡量找人一起走的行不行啊!

「唉,真是不可愛,你如果哭著跑來投靠我們的話,我一定會很善良的端著笑臉歡迎你回家啊.」

扇董事用一種很遺憾的語氣說話.

我幾乎可以看到學長的額角有青筋在跳動了.

「漾漾,你要不要看那個小家伙以前小時候的相片啊,那時候的他說可愛就有多可愛啊,軟軟的真好欺負.」

這樣說著,扇董事突然從袖子里面抽出一本看起來還蠻厚重的相本隨手翻開.

那秒,我只看見一張相片,上面有著一個超級漂亮可愛的小孩,大概六七歲大......也僅只這樣而已,下一秒相簿整個突然起火燒,不用三秒鍾就變成灰燼了.

「如果妳講完事情就趕快袷我滾回去,不要在這里做無意義的事情.」

學長手上還有一團火焰,看起來理智好像已經要崩潰了.

我抱著球魚馬上跳起來沖開了好一段距離.

拜托我今天才差點死一次,不想馬上就體會第二次啊!

扇董事站起身,完全不受威脅聳聳肩膀,然後呼了口氣,有段距離的學長手上的火焰直接熄滅:「我還有點事情嘛......這麼久沒來學校了,我順路去看看其它人現在過得怎樣咯.」

說完,居然真的一溜煙的跑掉了.

愣愣的看著扇董事消失之後,我突然驚覺理智快燒焦的學長就站在我旁邊,然後我還笨笨的沒有跟著逃走.

「你覺得你逃走有用嗎?」

紅色的眼睛詭異的看了過來,讓我打了一個冷顫.

當,當然在老大您面前不管怎樣逃都是沒用的啊......

悄悄的拉開一點距離,我抱著那只白色球魚左右看了一下,才想說點今天天氧很好之類的話,另一邊的人就已經先開口了:「你要養那只魚是不是.」

學長謎起眼睛,盯著球魚看.

「呃,沒有啊,我想說把它送回去那邊的海上.不曉得西瑞是怎麼弄的......把海民跟球魚都放到撈金魚的水盆里面了......」

我猜大概是抓海民時候順道附贈上來的,不過五色雞頭自己也沒印象就是.

學長呼了口氧,然後一彈指,地上立即出現小型的移送陣法.

抓緊了機會,我連忙把球魚放上去還不忘告訴它以後要小心一點之後,球魚就跟著移送陣消失了.

接著,這里剩下我們兩個人.

偷偷瞄著學長,我有點害怕,因為他的臉色從剛剛開始就很不友善,感覺一整個就是別惹他快點自動從這地方消失才對.

而在我這樣想著的同時,腳下也跟著開始偷偷的移勤.

我很確信學長一定發現了,反正我的大腦對他來講根本就是不上鎖的公共場合;不過意外的是學長也沒搭理我,自己冷哼了一聲之後突然拔腿就往白園外面走了.

奇怪,他今天怎麼沒有先過來給我一巴掌?

一邊想著,我突然聽到外面傅來某種聲音,過了半晌之後我才意識到那是學校的鍾聲,那是代表四點到了,園游會也應該要結束的時候.

「我要回去收拾班上的柬西了.」

拋下這一句話之後,學長用某種非常瀟灑的方式瞬間就消失在我前面.

......慢走啊.

出了白園回到園游會上不用多少時間,我馬上就碰到喵喵和千冬歲他們了.

「漾漾,你剛剛跑到哪邊去了啊?」

喵喵眨著大眼睛好奇的左看右看,然後問道:「看劇埸看到一半的時候你突然不見了耶.」

你們居然還知道我看到一半不見喔?

「呃,我遇到朋友,出去聊了天這樣.」

我打賭我就算說我遇到最不像董事的董事也一定沒有人會信的,那些董事在他們心中根本是天神吧我想,不知道如果喵喵他們看到董事被學長踹之後會有什麼反應耶?

這樣想著,我突然覺得有點好笑了.

站在旁邊的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明顯的剛剛跟夏碎學長一起看完之後他的心情還不錯:「漾漾,你身上不是才剛治療完嗎?我看你干脆先回宿舍去吧,班上的東西我們收拾就可以了.」

「嗯啊,剛治療完不可以太勞勤喔.」

據說是醫療班的喵喵用可愛的語氣這樣告訴我:「反正班上的東西應該剩很少了,漾漾還是先回去休息吧.」

「我是沒關系啦.」

搔搔頭,不好意思說因為學長給了我精靈飲料所以恢複得不錯:「對了,夏碎學長也回班上整理東西了嗎?」千冬歲點點頭.

「從現在開始到五點之前班級的布置要全部撤走喔,不然教室會立即恢複原狀,到時候台被扣分的.」

左右看著已經開始迅速收攤,喵喵推著千冬歲跟我剛剛沒察覺在旁邊的萊恩:「就是這樣,漾漾你不可以隨便亂跑了喔!一定要趕快回去休息,不然我打你喔!」

我猜這一定是喵喵說過最具威脅性的話.

「嗯,麻煩你們了.」

既然大家都這樣講,如果我搶著去做好像也頗怪了,尤其他們撤東西不知道又會用什麼靈異手法,想一想我還是不要去礙事會比較好.

拉著另外兩個人,喵喵他們很快的就消失在人群的另外一邊.

因為開始要撤園游會了,所以來游覽的人也開始逐漸變少了,四周的學生紛紛回到班級上將一些比較大型的東西開始往下卸.

我站在人群里面,有那麼一秒不知道我要怎麼辦,直到有人撞到我的肩膀之後我才回過神.

想想,我還是回到宿舍比較不會礙事吧......

是說,現在圖書館應該人也很少吧?

偏偏在這種時候,羽里的夢很清晰的蹦出開了.

那本書不曉得圖書館里面會不會有?

一邊這樣想著,我還沒有下決定之前我的腳已經先幫我代勞了.

我走離了回宿舍的路,反過方向往圖書館走去.

越來越靠近圖書館時候,我發現出乎我意料之外......原本以為圖書館里面人一定會很少,現在一到我才發現圖書館外面的人居然比我想象中的多,尤其是校外的學生;大慨是都已經到我們學校來了,就干脆來圖書館逛逛.

畢竟,我們寫校圖書館聽說好像是啥藏書前幾名的,不來倒是有點可惜這樣.

糟糕,這麼多人也很難讓我有悠閑的時間慢慢找書吧?

不過優點倒是也有,因為人多成團的關系,我隨便混在一個隊伍里面居然就這樣平安無事的走過那個該死的迷宮了.

一進到圖書館之後,里面的樣子還是跟我先前來的時候完全一樣,只是人變多了,看起來位置應該也不太好找了.

「哈罹,同學∼」

正當我看著那棵會咬人的智慧之樹想著要怎樣找到羽里那本書時候,左後方下面突然博來招呼聲音,一回過頭,里里就站在那里:「妳好.」我跟里里先點了頭,今天才遇過而已,沒想到馬上就又碰面了.

「現在是班級整理時間喔,你們班收這麼快啊?」

里里抖著耳朵上的裝飾麗著,然後拍拍她旁邊的一個原木椅子.

「呃,算是吧,我有點礙手礙腳的所以先離開,這樣大家比較好收.」

在那個椅子坐下來,我看著圖書館座位大部分都坐滿人了,看來要找個沒人的位置應該有段難度.

「原來如此,你要找什麼書嗎?現在人有點多,估計會到晚上喔,如果有特別指定的書本我可以很快的拿給你.」

露出大大的笑容,里里這樣告訴我.想一想,輿其去找智慧之樹,搞不好問里里也可以快一點:「嗯,我想找一本這樣大小的書.」

把蘿里面那本書的尺寸略的比了一下,然後再描繪:「黑色的厚皮書,有燙金字......可是字我看不懂,不過翻開第一頁有張類似羊皮紙的圖,上面畫了戰爭圖.」

大致上描述了一下我印象中那張圖之後,我停了下來.

里里看著我,謎了謎眼睛,表情好像有點困惑,不過看起來又很像在腦袋里面快速搜尋什麼,過了差不多快一分鍾之後她才開口:「我大概知道你要找什麼書了,可是你說的那本書不在這個圖書館里面.」

「咦?」我愣了一下,難不成是絕版書?

「那本書的通用語版現在收藏在白袍專用的圖書館當中,要有白袍資格的人才能夠翻閱喔.」

里里用一種遺憾的口氣告訴我:「一般學生是不能看那種書的.」

要白袍資格?

里面該不會記載什麼可怕的事情吧......

那個首頁圖給人的感覺就是很不吉祥,我突然有點不太想要找那本書了.

「現在這座圖書館里面相近的書只有另一種的,不過是簡化版本,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稍微看看.」

里里一邊說著,一邊拍了一下手掌,我看見有本紅色封皮的書本出現在她手上,不太厚,書上有著燙金文字.

這次的文字我就看得懂了,但是清晰的文字卻讓我猶豫起要不要出手借過了.

那本書上的燙金字體大大的告訴我書籍名稱--『黑史紀錄』

「這是紀錄很多年代的一些古事.」

幫我解釋著書本,里里將書放在我的手上:「尤其是對鬼族戰爭,因為是簡化版本了,大部分都用童話和歌謠的方式寫成,不曉得這樣你用得上用不上?」

看著手上的紅色封面,我有點*,聽完里里的話之後才突然回過神:「啊,嗯,我明白了,那我就先借這本書好了,謝謝妳了.」

里里露出大大的笑容:「這沒什麼啦,如果你對其他的書有興趣的話我也可以幫你找到喔.」再度跟里里道過謝之後,我抱著那本書走出了圖書館.

那瞬間,我突然開始緊張了.

等不及回到宿舍,我在圖書館附近找到一處沒人的花園小庭,然後我拿著那本書匆匆的走進去之後馬上就坐下來翻閱.

因為學校結界的關系,照理來說書上我應該要看不懂的字體居然都奇妙的能夠明白意思,加上都是白話的版本,所以閱讀起來連一點點的困難都沒有.

打開了書本,上面並沒有那張戰爭的圖片,一開始是幾個歌謠,意思大概都是在贊頌一些古代的事跡.

像是有妖精族戰勝黑暗,獸王族擺脫控制等等.

那時候的世界還未區分的像現在這麼明顯,很多種族都是混在一起居住,到處部可以見到各種下同的人,例如精靈好像就滿街跑了.

說真的我並不明白羽里叫我找這本書要做什麼,里面除了很多像童話的故事以外還是那些故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大約翻到中問時候,某個字眼讓我停下翻書的動作;『西之鬼王塚』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應該就是我們上次去過的地方才對.

于是我放慢了速度,開始仔細看著上面記錄的故事.

就如同一開始我所知道的一樣,書本上記載的與其它人告訴我的也同樣相差不遠,大致上就是鬼王被攻陷之後埋入冰川封印在鬼王塚里面.

那一場戰役死了非常多的人,同時也有公會的介入處理.

公會?

對了,我想起來安地爾他曾經也是公會的一員,也就是說公會從一千多年前就已經存在了嗎?

曆史還真是悠久啊......

一邊這樣想著,我一邊無意識的翻開下一頁,在戰役結束之後居然還有後續?

意外的看著接下去的故事,我想起來好像還有這回事,那時候學長還是誰有講過......

不過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情嗎?

不就打仗結束之後所有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戰爭結束之後的第二頁出現了新的接續故事,開頭寫的是變遷.

在鬼王一役之後,死傷最為慘重的精靈族讓同伴沈睡在鬼王塚中直到時間終止,而主神會將他們迎回去.

前來助戰的各個種族開始四處消滅逃出的鬼族分支,而先前經過兩次重創的冰牙一族則在焰之谷的保護之下......

等等,兩次?

沒有錯的話我記得應該只有鬼王塚這次吧?

將書本快速往回翻,我看見的還是只有鬼王那次......

這麼說應該有另外一次被截斷了?

可是為什麼要把一般學生看的書做這麼大的刪改?

「褚冥漾!你在這里干什麼!」

「哇啊!」

正努力思考著可能性時候,突然有個人無聲無息的在我後面發出一喊,我整個人馬上跳起來,手上的書本飛出去直接掉在地上.

要死了摔到圖書館的書不知道會不會被怎樣!

「你怎麼在這邊偷懶,你們班不是還在整理嗎?」

彎下身幫我撿起了那本書,今天穿著一身小禮服的莉莉亞還是凶凶的站在我後面.

對了,他們班聽說好像是做花園藝術什麼的......

「呃,因為今天玩鬼屋時候不小心差點被砍死,所以瞄喵他們叫我先回去休息.」

盯著那本書,我尷尬的笑了笑.

「嗤,你命也蠻硬的,這樣都不死;二A的鬼屋聽說已經死一海票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稱贊,莉莉亞的語氣還是一如往常的不屑.

是說沒被砍死應該跟我認識學長他們也有點關系啦,我打賭如果我們是完全不相干的話,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爽快把我亂刀砍死掉.

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莉莉亞已經自己翻起手上那本書了:「你怎麼突然對黑史有興趣啊,這種給一般學生看的書根本沒提到啥好不好,果然你程度只夠看這種書.」

說著,她直接把書本拋回來給我:「正好,掏出你的兵器讓我們在這里一決高下!」手忙腳亂的接住書本,我馬上往後倒退了很大一步:「改天啦,我今天才差點被砍死耶!」

「......說的也是,打贏還會被說趁人之危.」

莉莉亞哼了哼,算是暫時放棄了.

「那麼這星期日我們在第四武術台分出勝負!」

不要擅自決定時間啊!

「我,我可能會有事情.」

趕在她要更改日期之前我馬上拿著那本書改變話題:「妳說這個黑史數據沒有提到啥,意思就是妳看過更完整的版本嗎?」

對了,莉莉亞是白炮,那我想她應該會知道里里說的通用版本.

莉莉亞看了我一眼,表情轉為疑惑:「當然看過,白袍專用圖書館里面有一整套通用語版本的,雖然也有經過修討,但是絕對比一般市面流傳的還要完整,是說你為什麼會這麼感興趣?」

我評估了一下,莉莉亞跟我們這邊的人比較沒那麼靠近,應該還不至于會告訴學長這件事情,稍作思考之後,我打算先暫時詢問她:「嗯......因為我想找千年前西之丘鬼王塚那一戰的相關資料,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找不太到.」

加上問人又不太有結果,「妳也知道的嘛......上學期我們去實習時候鬼王突然活了,所以我想找看看那個記載.」

「這樣喔......」

沒有多加懷疑,莉莉亞偏著頭想了一會兒:「袍級的數據按照規定是不可以告訴一般學生,可是你也是跟鬼王那件事情有關......」

她在猶豫.

「我保證一定不會外流.」

希望不要腦殘被學長聽到就好了,不然我肯定怎樣死的都不知道.

莉莉亞眨眨眼睛,然後半瞇起來,講話突然有點結巴:「本,本小姐是基于尊重死敵才告訴你的,下然不知道的人還說我白袍占便宜.」

好啦好啦,不管我現在是死敵還是活敵都隨便妳去說了:「謝謝妳.」

終于找到有人願意直說了,說真的現在我還蠻高興的.

不曉得是不是不習慣有人跟她道謝,莉莉亞愣了很大一下,接著馬上把頭轉開.「謝,謝啥啊!被你這種人道謝才不是什麼好事.」

「嗯,我知道啦.那白袍圖書館里面的鬼王塚資料是怎樣子的?」

我請她先坐下之後自己才在對面的座位坐下來,桌上中間擺著那本紅皮的書本.盯著那本紅皮的書,大概過了有一下子之後莉莉亞才緩慢的開口:「在說之前,你得先保證你不會把袍級的數據外流.」

我點點頭,反正就是要外流也不知道要流去哪嘛.

是說,應該不用發毒誓吧?看她的樣子也不像要叫我發毒誓.

又過了幾秒鍾之後,莉莉亞才再度開口:「關于白袍數據當中是這樣記載的:那是在西之丘所發生的噩耗,情報班收到了自西方來的警告,耶呂惡鬼王跨越了獄界降臨到精靈之地.他們將鬼族建立在此,無法離開的人們被鬼族所殘殺,鬼族的勢力日漸坐大.在當時公會制度並不全然完整,在鬼族進入守世界同時,我們也發現了醫療班之首叛變的事實.」

醫療班......我想這個指的應該就是安地爾了.

頓了頓,莉莉亞繼續說了下去:「當時公會受到了背叛者的沖擊,也因為背叛者引入了大量鬼族襲擊公會,所以在第一時間當中公會無法立即救援西之丘.數日後,收到了消息,精靈一族組成了聯軍正往鬼族之地出發,許多精靈貴族參與其中,另外遠從各地而來的不同種族放下了原有對立的敵視,共同組成聯軍直指鬼族之地.當時,他們發現了應該早就消失的妖師一族加入了鬼王軍隊當中.」

聽見這兩個字,我突然愣了一下,那個讓我很介意的名字......

注意到我的反應,莉莉亞也同時停下來:「你還要繼續聽下去嗎?」

她眨了眨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愣住.「呃,好啊.」

連忙回過神,我這才注意到外面的天空已經稍微有點黑了:「啊,不然還是明天繼續好嗎?」

「明天?」

莉莉亞疑惑的看著我.

「嗯......如果可以的話,妳有辦法借得出來這本書嗎?」

我突然非常,非常想親眼看看那個內容.

究竟妖師,鬼王與精靈的戰爭是......?

「當然借得出來,不要瞧不起人.」

莉莉亞哼哼的說著,然後自己也注意到時間不早了,于是站起身:「可是明天是運動會喔,你想看的話就自己找時間過來,我明天忙得很,沒空理你.」

這句話好像是我經常在想的喔,難得莉莉亞會主動不想理我,真希望她要決斗時候也這樣想,然後我們的世界就都會很美好.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園游會都搞成這樣了,我突然有點害怕明天的運動會,該不會下死也去掉半條命了吧?

「不然這樣......運動會休息時間我再去找妳看書好嗎?」

如果我休息時間還活著的話.

看了我一會兒,莉莉亞才點頭:「那就約在這里,沒有人的時候,本小姐還不想被別人看到我跟C部的人在一起.」

她拉了拉頭發,然後走出庭子:「就這樣啦,我要先回去看看我明天被編在哪一隊了.」

「咦?什麼哪一隊?」

她的話突兀的讓我又愣了很大一下.

莉莉亞回過頭:「明天運動會整個高中部要分成兩大組進行對抗喔,今天晚上分組運動服就會隨機送到房間去了,別告訴我你連這件事都不知道,笨蛋.」

說完,人就跑掉了,快得像風一樣直接卷走.我根本來不及叫住她.

要分成兩大組進行對抗?

那一秒,我覺得我開始有點暈眩了.

可不可以報告說我傷勢還沒好不能出賽啊......

《待續》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九話 三位中的第一位    下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番外章:那一天的真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