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四部)學院祭 番外章:那一天的真相   
  
(第十四部)學院祭 番外章:那一天的真相

地點:Atlantis 時間:晚上七點二十分

這件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寒假開始之後,所有的學生紛紛回到了各自的家,除了部份留下來監督結界之外就沒有其他人留在學校當中.

當然,某些人來是例外的,例如無家的袍級們或者幾個不想返家的學生仍會持續逗留.

「奴勒麗,您不用回去族里嗎?」

鬼族沖破校園結界告一段落之後,負責宿舍的賽塔善後的事情也跟著多了起來,在好不容易把結界補完松了口氣之後,他看見了某個其實算不上怎樣對盤的人在水晶塔前面晃來晃去.

不過就算對方再怎樣非善類,基于種族愛好和平的習性,賽塔還是上前去捫招呼了.

轉過頭來,眼前的惡魔露出了非常美豔的笑容看著他:「唉,我可不喜歡回惡魔族,沒什麼有意思的事情還要看一堆同族,不如留在這邊有趣很多.」

說著,塗著鮮紅花朵彩繪的長長指甲劃過了精靈幾乎完美漂亮的臉側.

面色不改,賽塔微微避開了那只可以算是騷擾的手,依舊保持著笑容:「那麼因為今天是東方過節的時間,您願意順路將這點心當做慰問交給我們仍在休養的白袍嗎?」

說著,他拿出了個包裝漂亮的盒子遞過去.

「沒問題啊,不過可愛的精靈老大,跟惡魔打交道要付出點代價才行喔.」

說著,趁著眼前精靈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候,她直接出手抓人要偷點甜頭.

精靈嘛,這麼有趣的東西哪個惡魔不想出手呢.

一點冰涼隔在惡魔的臉邊.

「奴勒麗,妳想對一個與世無爭的精靈出手嗎?」

就在精靈差點被占便宜之前,路過的某程度天敵抽出了自己的兵器,不偏不倚的剛好放在兩個人嘴唇中間,完美得讓惡魔討不到半點甜頭.

往後退了一步,奴勒麗笑了笑然後聳聳肩:「唉,今天真是虧了,還有就算我們兩個血緣上算是個世仇,你也不必把兵器抽這麼快啊,要是不小心把我美麗的臉給劃破了,可是要拿靈魂來賠的喔.」

長指推開了冰冷的兵器,她偏頭看著兵器的主人.

下一秒,兵器在空氣中消散了.

「不好意思,這是本能反應.」

收回兵器之後,抱著一些數據的安因露出了微笑:「不過為什麼惡魔會在這個清靜的地方出沒,我記得妳一向甯願去行政部也不想來水晶塔的.」

奴勒麗聳聳肩:「沒辦法啊,我正在陪一些小貓玩,他們都往水晶塔鑽來了,現在大概舒舒服服的在里面睡覺吧.」

安因跟賽塔當然知道她口中說的那些小貓是什麼.

除去學生與行政人員之後,現在會在學校中的只剩下居住在這里的某些幻獸與小動物,而在這種時間,也經常會看見聞到到無聊的行政人員陪著那些幻獸小玩一番;奴勒麗也就是其中一個.

「如果是那些小訪客的話,他們現在正在肯爾塔中熟睡著.」

賽塔溫和的笑了下,這樣告訴她.

「嘖,我就知道.」

聳聳肩,奴勁麗搖搖手上的盒子:「那麼我就先去醫療班探望我們那位還在休養的可愛小朋友啰.」

語畢,瞬間就消失了影子.

留在原地的兩個人紛紛呼了口氣.

「說真的,剛剛她湊上去時候你是真的躲不過去嗎?」

看著已經沒人的地方,安因把視線收回來,轉看著旁邊的友人.

他很懷疑這件事情,如果剛剛下要出手的話,不曉得會變成怎樣?

「嗯......我是真的沒反應過來.」

維持著一樣的笑容,賽塔接過對方手上的數據:「謝謝您及時解圍.」

看著他的笑臉實在是太過燦爛了,安因突然覺得眼前的精靈很可能講的是反話.

「你根本有反應過來吧......」

只是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而已.

「呵呵,誰知道呢.」

假日開始之後,醫療班就開始轉為輕松不少.

至少外面沒隨時隨地排滿各種怪異死法的尸體時候就絕對會空閑很多.

悠悠哉哉的泡了一杯咖啡之後,提爾享受著難得清閑的時光.

要知道這種時間不會維持很久,因為接下來醫療班一定就會叫他去哪邊哪邊支持了,所以得趕快趁能混的時候大混一下.

「提爾∼輔長.」

甜甜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接著是開門的聲音,然後正想要享受悠閑晚茶時光的提爾放下手上的杯子,看著那個說要回家又跑來這邊打斷他摸魚的小妹妹:「喵喵,妳不去干自己的事情跑來這邊干嘛?」

捧著手上的水果籃,喵喵愉快的湛開笑容:「來探病喔,莉莉亞不是受傷還在療養嘛,喵喵來探病的.」

「在第三病房,自己進去.」

指了指旁邊的門,提爾哼了哼.

「也有給輔長的,今天是除夕夜喔.」

從水果籃里面拿出包裝漂亮的小餅干,喵喵心情很好的說著:「漾漾還有給我們寄來點心盒耶.」

盯著眼前的小女孩,提爾勾了勾笑:「那小鬼也寄給我了,原世界的東西不就是那樣子.」

是說那小鬼居然還用別人的法陣,要是他是法陣老師,開學一定操給他死.

話說回來,那小鬼寄點心給他干嘛啊?

「只要是漾漾寄的喵喵都很喜歡,其它人也是.」

將餅干放在桌上,喵喵哼著歌沒繼續交談,然後轉往目前還有人在的暫時病房.

一打開門,里面先傳來的是花香的味道,接著她看見房間里面擺著幾束不同的花朵.

最後,是病床上那個還在休養的人盯著她.

「莉莉亞,這是送給妳的喔.」

在對方之前先開口,喵喵將水果籃放到旁邊的小桌上,看著四周的花束:「好多人來送花.」

莉莉亞收回視線,冷笑了一下:「妳可以拿去啊,反正又不是很重要的人送的.」

語氣不算好也不算壞,但是沒什麼特別的敵意.

「等莉莉亞今天休息好明天可以回家時候,瞄喵再跟妳要.」

露出大大的笑容,喵喵打開了自己放在膝蓋上的背包:「千冬歲說今天是漾漾那邊國家的除夕夜喔,所以要吃火鍋.」

「吃火鍋干我啥事啊......喂!不要在這里把妳的爐子拿出來!」

一想到那個對手,莉莉亞心情就差很多,才想多罵幾句時候,那個從背包里面被神奇抓出來的電爐讓她打住了話.

「大家都回家了喔,千冬歲跟萊恩也都有事情,所以喵喵來找你們吃.」

想來想去,自己家族並沒有這種過年習俗,而其它人也都要各忙自己事情,所以她決定來這邊找最悠閑的人一起吃火鍋.

「妳是醫療班還這麼沒常識嗎,有誰會在病房里面吃火鍋啊!還有我是傷員,這種東西能吃嗎!」

看著她又從那個小小的背包里面拿出了裝滿高湯的水壺罐,莉莉亞連忙想阻止這種莫名其妙的行為.

低等班就是低等班,連動作都這麼突兀沒禮貌.

「放心啦,莉莉亞的傷早就好得差不多可以回家了,而且喵喵有准備很好的食材,可以順便補一下身體.」

繼續從背包里面掏出一盒一盒清洗乾淨的材料,喵喵快樂的這樣告訴她.

「真是亂七八糟 --」整個床有一大半被食材占滿了,完全看不過去的莉莉亞拍打著旁邊的醫療鈴.

不用幾秒,病房的門立即給人旋開,外面還站著暍咖啡喝到一半的提爾:「妳們在里面搞啥鬼?」

「吃火鍋,等等煮好叫你.」

喵喵抬起忙碌的頭,笑著說.

「好啊,小心別把我的病房給燒掉.」

說完,門關上,人離開.

莉莉亞整個傻眼了.

這樣真的可以嗎?

病房應該是不能開火才對吧......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啊?

「等一下喔,很快就可以吃了.」

打開爐子燒煮高湯,喵喵沖著她一笑,然後把湯底的香菇跟一些蔬菜,肉骨都給倒進去,接著從包包里面拿出杓子稍微攪拌:「莉莉亞所在的妖精族也會吃火鍋嗎?」

「我才不吃這種東西.」

瞪著床上半邊堆滿的材料跟那個正在煮滾的湯,莉莉亞賭氣跳下床,然後坐在旁邊的椅子:「我可是妖精貴族,怎麼可能跟一群人擠在一起吃這個.」

「喔,所以莉莉亞沒吃過火鍋.」

倒過包包,里面滾出好幾個調味料罐子,確定里面沒有東西之後喵喵把包包往旁邊丟,順邊幫對座的人彈兩滴眼淚:「真可憐,沒有溫暖.」

聽說除夕要全家人一起吃就會很溫暖,他們之前去水之妖精族大家也都吃得很愉快很高興,真可憐莉莉亞沒有跟大家一起吃過火鍋.

「什,什麼沒有溫暖啊!我才不想吃這種東西咧!」

從椅子上跳起來,莉莉亞大聲的反駁回去.

「火鍋很好吃喔,快要滾了,莉莉亞要吃什麼?先吃肉好不好?」

說著,喵喵打開盒子把新鮮的肉片給倒進去鍋子里面.

「妳有沒有在聽人講話啊--」

正想抱怨,一個開門的聲音將莉莉亞給打斷了.

「唉呀,你們在做什麼好玩的事情啊?」

然後,狀況就演變成更奇怪的地步了.

莉莉亞瞪著新加入的惡魔,開始考慮換房間的可能性.

「我要多一點辣.」

端著碗,原本是來送慰問品現在加入火鍋行列的奴勒麗舀了一碗的海鮮,接過了調味料:「天氣冷時候吃點這東西最好了,原世界那邊聽說還有很多口味的火鍋,下回兒有空我們再一起去吃如何?」

「喵喵要去!」

大大的笑著,喵喵用力點了點頭.

搞什麼啊,這個房間應該是本小姐安靜休養的地方才對吧!

一邊這樣想著,莉莉亞一邊恨恨的咬了一口肉片泄憤.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這種東西也不是那麼難吃啦......

隨著火鍋的湯賣力的大滾,病房的門又給人推開:「喵喵,不好意思我晚到了.」提著一個大袋子的庚帶著抱歉的微笑走進來.

「庚庚∼」

朝著好友招手,喵喵將乾淨的碗遞了過去.

「我剛剛從原世界那邊回來的,順便買一點汽水給你們.」

從袋子里面抓出了幾大罐的沙士,庚從外面拖了張椅子進來.

這應該是本小姐的病房才對吧,為什麼人會越來越多啊?

看著又新加入的人口,莉莉亞繼續咬了一口火鍋料.

「咦,沒有酒啊.」

看著沙士,奴勒麗搖著惡魔的長尾:「值得慶祝時候要有點酒精比較好嘛.」

這種小玩意她可不喜歡.

「喵喵跟莉莉亞沒暍過酒,不可以喔.」

庚拍拍旁邊的喵喵,然後接過碗盛入了湯水:「新年快樂喔,莉莉亞.」

聽到有人跟她講話,莉莉亞反射性先點了頭,又不知道要怎樣搭話.

妖精貴族不是在這時候過節的啊......

「唉呀,我要喝嘛.」

拿出了手機,奴勒麗撥了通電話:「我叫奴隸給我買來.」

病房里面不能有酒吧!

很想這樣告訴眼前的惡魔,但是對方又是自己敬重的黑袍,莉莉亞有一瞬間陷入了天人交戰的境界當中.

大概惡魔把手機掛掉不用多少時間之後,馬上有一整箱的酒精飲料被急速傳送進來.

病房理不能喝酒才對啊!

看著那箱酒精飲料,莉莉亞決定正色這樣告訴她最敬重的黑袍「對了,喵喵剛剛有看見安因也在學校里面耶.」

吃到一半的喵喵跳起來:「火鍋要人多才好吃,喵喵去找他來.」

說完,人馬上消失.

這是我的休養病房吧!

莉莉亞完全無言.

大概五分鍾之後,病房里面出現了惡魔的天敵,附贈追加的精靈一枚.

「謝謝你們的邀請.」

很優雅的在房間落坐,安因接過庚遞來的碗筷:「聽說上回兒你們也是在水之妖精族吃過這個原世界的東西,好像很不錯.」

「當然不錯啊,小喵喵的手藝是一流的嘛.」

剛剛在外面打混的人移了進來,房間的門被打開通風,因為擠進不少人讓整個空間略感狹小了.

看著房間里面一次出現的兩個黑袍,莉莉亞突然感動起來了.

真的是黑袍耶......

而且還有平常很少看見的精靈負責人.

注意到目光,賽塔回以一笑:「這次結界事情真是麻煩您了,希望大氣精靈能祝福您的傷勢痊愈.」

「啊......不,不用客氣.」

整個臉發燙起來,莉莉亞連忙禮貌的回禮.

啊,天啊,如果煮火鍋可以看見這麼多黑袍的話,那下次喵喵要煮多少都隨便她一邊這樣想著,莉莉亞滿懷感激的接過天使幫她盛滿的碗,那個火鍋在黑袍跟精靈的襯托之下,好像也變得高級了起來.

在這種大家都很高興的氣氛之下,奴勒麗打開了第一個酒精飲料,接著是提爾.庚只倒給大家汽水,然後招呼著大家多吃點東西.

事情開始不對勁是從安因咚的一聲往後倒開始.

「唉呀呀,原來天使不能喝酒啊.」

趁著桌上混亂把杯子盜走,將汽水換成酒飲的奴勒麗很新鮮的看著一杯倒的天使,考慮要不要先揩個油補貼今天被打斷的.

不過一杯就放平了,天使的酒量還真差啊.

莉莉亞錯愕的看著被放倒的其中一名黑袍:「安,安因先生不要緊吧?」

天啊,有黑袍倒在她面前.

如果這是在任務中應該會死掉吧!

「沒關系,讓他睡一下就會清醒了.」

賽塔微笑著,然後扶著安因讓他躺到外面的床鋪去.

要是把人一直放在惡魔前面,不曉得會不會因此失身......

安置好人之後才一走回房間,馬上被另外一個喝酒的人給逮住:「今天真是值得慶祝的日子啊,我們也來喝一杯吧.」

提爾掛在精靈的肩上,很滿意這個美麗的生物.

「不好意思,我也不太習慣這飲料......」

「唉呀,喝嘛,那個天使也都喝了.」

一起起哄的奴勒麗干脆把汽水給丟出去窗戶外面.

于是灌酒行動就這樣開始了.

「不行不行,喵喵跟莉莉亞不能喝.」

搶過惡魔全換的杯子,庚非常堅持原世界末成年不能喝酒的守則.

「都說今天是節慶了,當然要喝一點啊.」

惡魔愉快的又搶回杯子,往兩個小的手中塞.

「不行,小孩子不能喝!」

「喵喵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有人開始為了自己的年齡辯駁.

「我也不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加入這種無意義的戰局,不過莉莉亞也跟著反駁了.

「啊哈,既然大家都不是就不用客氣了.」

抓住最靠近的喵喵,打從心底覺得天下應該大亂的惡魔在庚來不及阻止之前就拿著自己的杯子往手上小貓的嘴巴里面灌下去.

「奴勒麗!」

沒好氣的把自己學妹給搶回來,庚白了對方一眼.

「喵喵有喝了,不是小孩子的話莉莉亞也要.」

整個臉馬上紅了起來,喵喵拿著滿滿的杯子掙脫庚的手往旁邊的莉莉亞靠過去.

聞到一股酒味,莉莉亞反射性的皺起眉:「我才不喝這種低等便宜飲料,給我拿走開一點......喂!妳們干什麼啊!」

不曉得什麼時候摸到她後面的惡魔抓住她的手:「小喵喵,上吧!」

「妳們這些沒禮貌的人不要動手動腳--唔--」

已經無視于後面抓她的是她敬重的黑袍,莉莉亞踢著腳反抗,然後慘遭毒手.

「不要讓未成年的人喝酒啦!」

抗議不及,庚一臉黑線的看著二對一的慘案發生.

「喵喵不是小孩子喔∼」

丟開了莉莉亞,徑自又倒了一杯酒的喵喵快樂的躲開旁邊的人蹦到另外一張椅子上猛喝起來.

「喵喵,不要喝了.」

然後,庚起身開始滿房間追著完全醉昏的喵喵.

「大家多喝一點,我再叫些過來.」

說著,奴勒麗撥了電話給自家奴隸,吩咐要再多來幾箱.

「別鬧了!」

抓住喵喵搶走酒杯,庚對著那個正在收貨的友人喊著.

一邊沒加入女生戰局的提爾和賽塔持續相對敬酒中.

整個病房里面開始一片鬧哄哄的.

「這是本小姐的病房啊你們在這里吵什麼!」

被惡魔壓著灌酒過了幾分鍾之後,莉莉亞掙脫了某惡魔的手一腳踩上椅子開始宣告房間的擁有權.

「新年要放鞭炮∼」

喵喵從口袋里面抓出了一串煙火點燃,旁邊的庚幾乎是瞬間撲上去搶走煙火丟出窗戶外面.

幾秒之後,外面傳來巨大的聲響街上天空,炸開丫燦爛的煙花.

「真是漂亮的顏色.」

奴勒麗愉快的看著窗外連連炸出的花火,朝對坐兩個成人敬酒.

「妖精族的才更美,這個不算什麼......」

站在椅子上面看窗外,莉莉亞口齒不清的哼著,然後被庚一邊說太危險了一邊拉下來.

煙火熄滅之後,喵喵縮在窗下,然後抓出了手機開始撥通,對方很快就接通了:

「漾漾,新年快樂.」

頓了頓,她笑哈哈的接著下去:「你很美滿嗎?」

電話那頭整個愣掉了.

一聽見某個對手的名字,莉莉亞馬上撲過去搶電話,幾秒之後順利到手:「褚冥漾......來決斗......」

打嗝截斷了未竟的話.

「決斗!不准在這里打架!」還記得這里是保健室的喵喵喊著.

「給我滾過來......」沖著電話那端大喊,然後手機被奪走了.

「嘿嘿,新年快樂.」喵喵傻笑著對著另邊的好友講.

「唉,你們不要打電話吵漾漾啊.」

瞄了時間,不知不覺已經相當晚了,庚馬上把手機給拿了起來,兩個小的還想搶手機,她立即閃開了一段距離:「漾漾?不好意思,米可雅跟莉莉亞剛剛被奴勒麗灌酒了.」

停了一下,她再度避開搶奪:「打擾你了,新年快樂喔.」手機另端的學弟雖然有所疑惑,不過也響應了.

正想切斷手機沒收,一只手突然從庚後面伸出來將手機給拿走:「哈啰,可愛的小朋友,要不要過來一起玩啊?」

對方不用幾秒就拒絕了,她聳聳肩:「那好吧,新年快樂,我們開學見啰.」

講完,無視于還要搶電話的兩只小的馬上切斷通話.

收回手機沒收,一轉過頭正要壓制吵鬧的庚意外的發現喵喵與莉莉亞兩個已經結伴睡倒在地板上了.

「提爾,借我一個乾淨的房間......提爾?.」

拖著兩個女孩,庚一抬頭才發現剛剛還跟精靈在喝酒的輔長已經倒地不起了,旁邊還敞著好幾箱的空瓶子.

她放棄了.

拖著兩個女孩,庚很認命的自己去尋找病房放人.

「我也要睡一下了,這次拿的是超高濃度的酒......」

打了一個哈欠,奴勒麗搖著尾巴走出房間直接爬上有天使的床鋪就倒下去呼呼大睡了.

于是,整個房間只剩下唯一清醒的某精靈與還在熱滾的火鍋.

「嗯......這意思就是清潔工作交給我了嗎?」看著滿房間的凌亂,精靈微笑著將最後一瓶標著注意高酒精的惡魔之酒給喝完.

真是個美麗的夜晚啊.

據說,那個火鍋夜之後的隔天,所有碰灑的人全得了劇烈的宿醉頭痛.

唯一沒有碰酒逃過一劫的庚沒好氣的照顧著兩個滿床滾的女孩.

從天使那邊聽來有個飲酒過量的精靈昏睡三天被照顧三天才清醒是更之後一點的事情了.

于是,這件事在開學之後幾個好友湊在一起時候被講了出來.

而本書的主角褚冥漾在終于搞清楚那通電話是怎麼回事之後也在心中深深的做下了重大的決定「以後眾會絕對不准帶有酒精的東西!」

《完》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第十話囑咐    下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一話 分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