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一話 分組   
  
(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一話 分組

地點: Atlantis 時間: 傍晚六點三十分

那天晚上,我在我的房間門門收到了一包密封的盒子.

奇怪地當場打開之後,里面居然是一套白色的普通運動服.注意,是完全普通的衣服,拿起來的時候我什麼也沒有感覺到,上面甚至還有我那邊世界的某地方名牌,很明顯真的是訂做的普通火服.

運動服設計得還蠻好看的......該不會這就是莉莉亞說的隨機分送的分組運動服吧?盯著白色運動服看,我有點開始害怕.

希望不要被分到很奇怪的地方去,不然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漾漾?」

就在我看著運動服發呆的時候,後面突然傅來了打開門的聲音以及很孰悉的叫喚聲,我馬上回過頭,果然看見私人符咒老師站在後面:「安因先生?」這個時候他怎麼在這邊啊?穿著黑袍的安因順手關上自己的房間然後走過來,對著我微笑了一下:「你已經收到分組運動服了嗎?」

「嗯.」我把手上的盒子給他看了一下.

「啊,真是巧,剛剛我也看見過一樣顏色的衣服.」安因表情看起來很愉快,不過沒有告訴我他看見的是誰的:「看來明天會很精采,不過可惜我得要看回憶影像了.」您要出去嗎?」找看他好像沒打算把黑袍換下來,而且還有帶背包,看起來不像是要在附近溜達的樣子.

「是的,正好有任務,不過只是出去探查數日而已很快就會回來了.」想了一下,安因又回到房間拿了一本書出來給我:「這是目前教你的進度,你可以先看,有問題回來可以一起問.」

我感動的把書給收了起來.

「那就先這樣了,你們好好玩.」說完,人很快就消失在樓梯那邊.抱著符咒學的書本,我夾著那個衣服盒子回到房間.

「嗨,漾漾你回來了啊.」

就在原本不應該出現在我房間里面的人舉手打招呼那秒,我突然萌生了想自動往後退讓出房間隨她去玩的沖動.

我看見了那個最麻煩的扇董事好像是在自家一樣完全不客氣的霸占了我房間的小廳,四周放了一堆今天園游會里面出現了糧食跟紀念品...... 等等!為什麼紀念品里面會有一盆充滿尖牙又大一倍的捕蠅單,那是拿來吃什麼的啊!「這個是會尖叫的食蟲花,煽它個一巴掌就會發出很有趣的慘叫,你要不要聽看看?」扇董事注意到我的視線,把那盆疑似捕蠅草的東西拿過來,一堆尖牙就跟著搖來晃去.

「不用了,謝謝.」我不想聽到一堆尖牙對著我尖叫.

收回想逃走的腳步,我硬著頭皮回到房間,然後放下東西拿出飲料招待不請自來,而且還不知道來干什麼的扇董事.

說出去誰會相信,學校最被景仰的三大董事之一現在有只在我房間里.

看我對食蟲花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扇董事聳聳肩就把那盆鬼東西隨便亂放.心情愉悅的把那此食物鋪在小桌子上面,活像這里才是她家:「跟你聊一下我家臭小子的事情,他當你代導人你有什麼感想啊?」

已經知道扇董事口中所謂的臭小子是學長,我比較沒一開始那麼震驚了,就在小桌子前面也坐下來,說真的晚飯沒什麼吃真的會餓,既然對方要請我也不用特別跟他客氣了 :「其實我對學長的感想是,他如果嘴巴可以比手腳快就好了......」至少這樣我可以減少被打的機率......有可能還是躲不掉啦.

「啊哈,我也有這種感覺.那個臭小子跟他師父完全一樣,都不先打招呼就出手,真是小人.」

我完全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批評學長小人,一個楞掉,不知道要不要答話.就在我天人交戰之際,扇董事已經繼續自己往下說了:「不過也真有意思,其實我家臭小子很討厭麻煩跟一堆人群聚,本來想說他拒絕掉代導人也沒啥關系,沒想到他跑去原世界一趟,回來居然就自己答應了,看來你們兩個很有緣耶.」

我看根本是孽緣吧......

「咦,學長之前就看過我?」扇董事的意思是學長有過來原世界確定過才接,那他是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完全沒有印象?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會有印象,那黑袍就不能叫黑袍了.

「對喔,你沒有見過他嗎?我記得他回來時候有說他是去一個什麼登記中心外面看到的,里面太吵了,所以他就沒進去.」拿著一個卷餅,扇董事簡略的說著.登記中心?

很吵?

找的記憶開始往前回溯,接著我想起來一件事情.

該不會是......

在最開始我姐帶著我去考試中心罵人的時候,站在外面但是電動門卻不開的那個人影吧?

學長!你是鬼啊!「你好像想起來了嘛.」扇董事勾了一笑,完全自行肯定.

「呃,大概知道了.」如果沒錯的話我想應該真的是那個,總不可能他化身為一般小狗走過去吧.

扇董事看了看找,表情好像在確認,但是我不知道她在確認什麼,過了幾秒之後,她突然伸出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那,我家的臭小于就勞煩你們好好跟他做朋友了.」聽到這句話時候,原本正在喝飲料的我差點沒一口噴出來:「做,做朋友?」您老大小會是在講笑話吧!「對啊.」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在講笑話的扇董事點了點頭:「我家那個臭小子早熱得要命,送來我們這邊的時候就已經是那德行...... 可愛歸可愛啦,可是這樣都沒啥同午紀的小鬼跟他玩,所以他只好跟鬼族和妖怪玩......」

我突然越聽越不對:「學長自己找鬼族跟妖怪玩?」太大真無邪了吧!「不是,我找鬼族跟妖怪讓他當玩具玩.」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秒我突然可以理解為什麼學長會這麼討厭她了.

鬼族跟妖怪可以當小孩的玩具,嗎「啊啊,真懷念啊,那時候的無殿里面別處到充滿了生死一戰的氣氛.不管走到哪邊都會被小東西突擊,真是有意思.」扇董事用欠揍的語氣說出了學長悲傷的過去「所以也因為這樣,我家那口子才決定要收臭小子當徒弟,他會有這種成就應該感謝我.」

會收學長當徒弟是怕他死掉吧!我真的為學長的童年掬一把悲傷淚,同時也可以肯定這個人被完全討厭不是沒理由的.」

「你也對鬼族和妖怪有興趣嗎?」扇董事突然轉過來看著我.

「不用了,謝謝.」

找還想安然的活過這輩子.

「對了,為什麼學長會跟你們一起生活?」

大概把東西吃到一半之後,我問出讓我疑問很久的事情.因為我記得之前有兩個人來請學長回家(這讓我懷疑他是哪邊的貴族).結果被打跑,那這樣說起來學長應該是有家才對,怎麼會跟三位董事生活在一 起,扇董事瞄了找一眼:「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大概是蠻久之前發聲了 點問題,所以那個臭小子沒有辦法待在他原來的地方,余數他的長輩們將臭小子送過來我們這邊,說隨便我們開價多少,總之就是要保護臭小子到成成年為止.」她聳聳肩,然後拿了一根草莓串咬著:「當然他們隨便我開價.我也不客氣的直接開了一個讓他們不死也重殘的高價...... 喔,這是題外話.不過他們真的也很爽快的付了,所以我就讓臭小子留下來了」好,好曲折離奇的方式.

「是種族戰爭嗎?」我是大概知道學長一定不是人,不過是什麼也不曉得就是了.「嗯,對喔.」扇董事點點頭,把手上的垃圾往我房間的地板上隨手一拋.接著從地上拖出一個一看就知道是灑瓶的東西:「這個世界很好,不過以前戰爭太多了,我們來到這里時,種族的種類多到讓人吃驚,但是才短短的時間里就消失可大半,真是讓人覺得可惜.」她打開了酒瓶,這樣說著.

「......喔.」戰爭好像真是無所不在啊.

「對了,其實我家那口子好像原本沒打算教臭小子,那個臭小子來我們這邊時就懂很多東西了.聽說是跟父母在一起時學來的,所以你有空可以多套看看他的嘴巴,搞不好可以學到失傳的秘技之類的東西.」

失傳的秘技是啥鬼!「不用了,我慢慢學就可以了.」在我套學長嘴巴之前他就把我腦袋套光了,我看要是可以知道他早就教給我了吧.

是說我想起來,好像學長最早教我的是精靈百句歌那種東西,講的類型很多,畫的像是符咒那種就很少了.

「我家的臭小子是好孩子喔 ......真不想還給他們.」扁董事灌完那瓶酒之後整個人趴在桌上,懶洋洋的看著我:「嘖,如果是你們的話,應該可以一起活過成年吧,不管是對誰,只要好奸凝聚在一起,都可以平安.」

「什麼意思?」找不懂她為什麼要突然這樣說.

「嗯,沒特別的意思,你聽聽就算了.」聳聳肩,扇董事輕輕的笑了一下,然後突然從桌子整個往後倒,砰的聲躺在地上:「我要睡覺了~」

話題一下子跳太快,我一整個沒反應過來.好幾秒之後我才意識到剛剛懂事講了啥東西:「喂喂!妳應該有自己的房間吧!不要睡在這里啊!」要是明 一早學長又踹門街進來,我要怎麼解釋這個狀況啊:「拜托一下,妳要睡好歹也進去房間里面睡吧!」

「晚安.」完全我行我素的扇董事哈欠一打就要閉眼睛.

「不要睡在這里啦.」這下子我也不管她到底是不是董事了,連忙把人連拖帶拉的從地上扯起來.畢竟她是個女生,所以重量沒有我想象的重,甚至輕到有點不可思議,所以我算是很輕松的就拖著人回房間,然後把她丟上床鋪.

扇董事整個人已經呼呼大睡過去了,完全就是這里她最大的感覺.

話說回來...... 我總不能睡在這邊吧...... 雖然說是董事,不過畢竟男生女生睡在同一個房間里面就很靈異啊!稍微想了一下之後,我決定還定大小廳睡好了.

這種時間,怎樣都不想出去房間外面的.

第二天醒來時候,我不是睡在客廳,而是已經回到自己床上了.

那個不請自來的扇董事連影子都沒有,自己又像來時消失在空氣的某一角了.不過她還算是頗有良心的,因為昨晚制造出來,我整理好打包准備今天去處理的一堆垃圾也跟著消失了,估計應該是被一起帶走了吧.

我看了一下時間,可能是因為太早睡了,所以清醒的時候也很早,大概是早上五點多,窗戶外面已經傳來很多鳥叫聲了.

安因今天不在,不知道這麼早學長會不會借廁所?因為很怕太早去等等被當球踢,我硬是在床上滾來滾去外加翻了一下漫畫,直到又過了一個小時,六點多之夠才拿著盥洗用具去敲學長門.

幸好這次打開門的不是夏碎學長--不過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因為門是自己打開的.

「你一大早是來研究我房間門跟電動門的差別嗎!」一如往常,房間里面傳來異常涼冷的話語,我打了一個哆嗦,趕快進房間順手帶上門.

不知道已經清醒多久的學長桌上放著兩個杯子跟一個茶壺,旁邊還有一小竹籃的小面包,看起來好像剛剛有人待過:「......昨天扇董事在你房間?」

完全沒預警被問這個,我整個人嚇一大跳:「我,我剛剛沒想啊!」該不會學長你已經從可以讀取我腦袋進化成讀記憶了嗎!見鬼了!這樣都可以的話我還要不要活啊!紅眼狠狠的瞪了我一下:「你身上有很重的酒味.那家伙沒事就會找酒!」他用最快的方式告訴找他會知道的原因.

奇怪了,如果來的是惡魔大姐咧,「那你就不會現在就起床而是直接冊過頭.」學長丟了很謎的話語給我,然後轉身繼續做自己手上的事情.

我這才注意到,原本空空只有桌椅的小廳地上出現了很多透明的小箱子,大概都是那種可以裝兩個藍球的人小,五六個,每個里面都放了幾本看起來好像很貴重的書.注意到我的視線,學長放下手上正在翻閱的那一本:「這是我現在正在接的工作,風谷妖精送來的風谷紀綠.不要妨礙我工作,快給我滾去廁所做你該做的事情!」學長的態度不是很好......等等,你該不會看這些東西看了一個晚上吧!看著他手上那個好像丟過來可以把人腦袋砸出來的厚書,我吞了吞口水,完全不敢亂問就直接逃竄進到廁所里面.

我打睹學長絕對會成為過勞死榜單上光榮的一員,他實在是太敬業!「你是一大早腦抽筋嗎!」砰的一聲,我聽見疑似有本書砸在廁所門外面的聲音.對不起嘛!連忙閃離門遠一點,我有點害怕學長又像上一次一樣直接沖進來,所以很快的就盥洗完畢出了廁所.

出去之後,地上那些書已經都不見,接著我看見學長拿出一個很眼熟的盒子正在換衣服.

仔細一看,我整個震驚了.學長的運動服顏色居然跟我的一樣.

「......你也是白隊的?」換到一半突然停下動作,學長轉過頭用紅色的眼睛看著我,語氣聽不出來有沒有覺得很倒黴的感覺.

「呃,對啊.」我搔搔頭,問答了.

「嘖!」

你這聲是在抗議嗎?

真對不起我不小心跟你抽到同隊了...... 不過話說回來,喵喵他們不知道抽到哪一隊.就某種意義上而言,我還真不想跟他們變成敝對組,總有種很可怕的感覺.「哈,就算抽到敵隊也無所謂.反正擺在眼前的敵人一律消滅就對了.」學長發出非常可怕的宣言.「我...... 」不敢打其它人啊!就在我正想把話說完時候,學長的門外傅來敲門聲.

跟我進來時候一樣,房間門自動打開了,外面站著的居然是夏碎學長.

「好巧喔,褚.」夏碎學長拿著運動服的盒子走進來,沒看見小亭,不知道跑哪邊去:「昨天不好意思喔,你身體狀況現在如何了?」

他講的是鬼屋被插風刀的事情,我連忙笑了下:「都好了,謝謝.」昨晚睡完之後今天一早起來整個身體狀況都恢複得差不多了,看起來應該是沒問題吧.「那就好.」夏碎學長笑了笑,然後把手上的盒子放在卓上:「看來這次分隊應該會很有唐思.」說著,他打開了盒子.不曉得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在看見盒子里的衣服之後,我馬上明白了.盒子里面躺的是紅色的運動服.

夏碎學長跟我們是敵隊組!站在旁邊的學長桃起眉:「呵.」

他居然笑了,露出了那種可怕的笑!「那,我會想勁辦法打垮你們的.」彎起唇角,夏碎學長非常愉快的這樣說.我突然有點不太想去運動會了.

「你一大清早是來這邊說廢話的嗎,」

等夏碎學長的戰斗宣言說完之後,學長才慢慢的這樣說著.

「哈哈,當然不是.」把盒子蓋起來,夏碎學長突然看了我一眼.

「沒關系,可以直接說,扇那個家伙昨天就講了一些,褚也有聽見.」大概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學長突然這樣開門.

我的眼皮跳了兩下,直覺我可能不太適合聽這個,可是還沒回頭拔腿逃,夏碎學長已經先開口了--「找收到消息,紫袍方面已經有人失去聯系,公會已經打算先調動新一批的人前往救援,不過看來找到人的機會應該很渺茫,畢竟對象是那此人......」皺著眉,帶來不好消息的夏碎學長頓了一下:「嗯,雖然學生型袍級暫時不會被調動,但是我很想也去看看,有些事情如果不是自己親眼看見,實在是很難光聽情報就安心下來.」「這種時間,要以保護學校為第一任務.」簡單利落的回答了夏碎學長的話,學長瞇起眼睛,讓人很難猜到他在想什麼東西.

空氣中沉默了行一下子,原本我想趁他們討論事情的時候悄悄的逃逸,不過看樣子好像很困難,可是待在這里又超級尷尬的.

聽剛剛夏碎學長的意思好像是最近公會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所以非學生的袍級都被調出去的樣子.

真辛苦......

等等,說到大事情,這倒讓我想起來昨天扇董事在鳳之白園說過的話.該不會跟那個有關系吧?

「不要亂想.」學長突然丟過來這句話把我嚇了一大跳,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居然沒有給我巴掌,而是環著手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重新注意到我存在之後,夏碎學長突然拍了一下手:「對了,我都忘記告訴褚,剛剛我在黑館外面有碰到米吋雅他們,說有看見你的話請你快下去找他們喔.」「效!」

你現在才想起來要告訴我嗎!起碼已經都過十幾分鍾了吧這位大哥!「我先出去了喔!」連忙沖出學長的房間,我很快的回到自己房問換了運動服又拿了小背包之後就往樓下跑.

果然在出了黑館大門之後,已經有一群人站在那邊等找了.

「漾漾你好慢喔!」頭上蓋著一只縮水白貓王的喵喵著白色的運動服在對我招手:「喵喵跟漾漾同一隊喔!我們今天要加油!」

一看到喵喵跟我同一隊我突然就有點安心了,這樣至少掛掉不怕沒地方救.接著我轉過頭,然後黑線.推了一下眼鏡,站在喵喵旁邊的千冬歲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讓找非常害怕:「大家今天一起加油吧,不過我也不會輸的.」他穿著紅色的運動服,馬上就說明了等等運動會開始就是可怕敵人的身分.

「啊哈哈......拜托手下留情.」我冒出了冷汗,有種怕怕的感覺:「夏碎學長也是紅隊的.」

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千冬歲的表情有一點變化,不過他藏得很好,馬上就不見了,讓我以為可能是個錯覺.

「再不快點去飯團就沒了.」冷颼颼的聲音突然從我後面傳出來,當場我整個嚇得往前面跑了兩步,回頭一看才看見萊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異空問冒出來站在我後面,抗議著人家時間花太久了.

我繼續往下看,看見萊恩穿的也是白色的運動服.

「喔耶!現在三對一了,讓我們去吃和平的最後一餐吧!」喵喵拉著我的手,非常歡樂的這樣宣告著.

什麼叫做最後一餐啊!「我今天一定會把你們打到落花流水.」千冬歲發出森冷的宣言.

「喵喵也不會輸的!」

于是,學院祭的第二日,大運動會正式開始.

上篇:(第十四部)學院祭 番外章:那一天的真相    下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二話 悲慘的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