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四話 沖擊與對決   
  
(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四話 沖擊與對決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九點五十分 mm

我覺得我幾乎可以聽見終點外面觀眾的喊叫聲了.

運動會就像大競技場一樣,一開始就出現了那種實時屏幕供大家觀賞,所以我打賭學長一定也把我們現在的樣子都看進眼里了.

......這個動作很蠢.

至少對我來說,非常蠢.

像兩枚火箭一樣飛出來的我和喵喵直接砸在千冬歲的身上,他大概沒想到阿斯利安他們會來這招,完全沒有防備,就被我們壓在下面了.

因為有人當肉墊,所以我跟喵喵沒有摔得太慘.

就在飛出的暈眩恍惚之際,我感覺到有個圓圓冰涼涼的東西直接拽在我懷中,抬頭看見喵喵狡猾的笑容:「漾漾!用力奔向終點吧!」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大有交給你要加油的意思了.

下秒,喵喵用著不知道從哪邊學來,摔角頻道一定都會看見的技法整個人直接壓在千冬歲身上,非常不淑女的扣住他的上半身.

剛剛被撞得頭昏眼花又被兩人份的重量壓在地上,千冬歲一下子也反應不過來.大概過了好幾秒之後才開始掙紮,不過喵喵壓得非常緊,一時半刻還掙脫不出來.

就這一小段時間里面,我看見終點線就往前方,含著眼淚歡樂的朝那邊跑過去了.

學長,我終于可以順利過關了.

這樣跑過去就一勝了.

帶著以上讓我感動得可以噴出淚的理由,我賣力的不停往終點線奔去.

只差一步,就一步......

很快的,我的感動化為烏有.

那個終點線會無限延長是怎麼回事!

在我快跑滿兩倍步伐之後我終于注意到這點.

見鬼的跑道一直在往前延伸,終點線不斷的前移,根本追不上啊!

這是怎樣!不讓人過關是吧!

看著一直往前飛逝的終點線,我突然感覺火大,非常的火大.去你的拼死拼活要過關了還不給過是怎樣!這個比賽不就是為了讓人拿到接力棒跑到最後,然後散著小宇宙光芒直接沖過終點撞斷那條紅色彩帶用的嗎!

「米納斯!」

我猜我那時候大概是失去理智了,拿出銀槍就對著一直在往前延伸的跑道就是來個幾十連發:「打爛它!」

明明是掌心雷可是卻有著機關槍功能的米納斯瞬間就在跑道上打出一堆凹口了.

不曉得是眼花還是真的威嚇成功了,我居然看見跑道線在顫抖,不用幾秒之後我就知道跑道延伸已經停止了,終點線就近在眼前.

三秒過後,我帶著一肚子髒話跟憤怒沖斷了那條終點線.

一跑出跑道之後,瞬間就聽到很多觀眾跟隊友的歡呼聲.

不用數秒,整個大森林立即像是有生命一樣往跑道下面縮去.很快的我就可以看見跑道上躺了很多同隊不同隊的傷兵,阿斯利安跟那個學姊就在後面一點的位置;離我最近的是喵喵跟被她壓著的千冬歲.

比賽一結束,喵喵馬上就從千冬歲身上跳起來,笑嘻嘻的朝友人伸出手將他一並拉起.出品

『第一戰是由白組獲勝!同時得分!請大家為白組掌聲鼓勵!』播報員的聲音在結界解除之後傳進我們的耳朵里面,幾乎是在同個時間里面,穿著藍袍的醫療班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蹦出來,把跑道上的傷兵部給收拾走了.

阿斯利安笑笑的走過來,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褚,做得不錯.」

我很感動的看著他,然後把手上的接力球交還給他.這東西也不知道要不要還回去,因為還蠻大的,帶著不太方便.

接過球順手交還給工作人員,阿斯利安稍微慰問了一下還留著的其它組員,才走過去跟學長報告里面一些要注意的事情.

喵喵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喵喵跟漾漾贏得第一勝了!之後要加油!」她笑得超級燦爛,跟後面的千冬歲成為反比.

不過千冬歲好像也沒生氣,表情稍微楞了一下,看著他們隊伍.順著看過去,我注意到他好像在看夏碎學長,只是短短一下子就把視線收回來,然後朝我這邊走過來了.

「漾漾,你也進步不少嘛.」露出平常的笑容,千冬歲握著拳頭輕輕的敲了一下我的肩膀:「低估你是我的錯,接下來幾場比賽我可不會再放水了,讓我們彼此加油吧.」

我可不可以拜托你就這樣放水下去!

雖然很沒骨氣,可是我是真誠的覺得要跟認真起來的千冬歲打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喵喵也不會輸的!」用力的握拳,奪得一勝造成超級好心情的喵喵擺出了我們要對陽光宣示的動作,整個人金光四射得非常耀眼.

「好啦,你們要加油喔.」千冬歲敷衍性的拍拍喵喵的肩膀,然後就轉頭往他們那組走去.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和喵喵回到白隊的時候,學長他們已經在原地等我們了.

「褚,退到跑道邊上.」學長看了我一眼,這樣說著.

不太明白學長的意思,不過我也乖乖退到跑道的外圍了.在這邊正好可以看見白組的人,他們也一樣退在外面.

數秒過後,我立即就理解學長的意思了.

跑道中間的那個空地在人員完全清場之後發出了震動,接著像是地震一樣,整個地面都裂開來往下凹陷,很快的就出現了一個像是人工雕鑿的平滑大坑洞.

坑洞從底下開始冒出水,帶著煙霧,呼呼的開始沸騰了.

『障礙水上競賽即將開始,請各組挑選出適合的五名選手!本次比賽將在沸騰的地獄之水上取得唯一的深之珠,哪隊取得,深之珠就歸于哪隊.』露西雅很熱烈的這樣說著:『就如同大家所知道的,深之珠是海民最為珍貴的養殖水珠,在魔咒或武器方面都有很強烈的加效功能.本次學校大手筆的准備了全組人員份量,只有贏得的隊伍可以將深之珠帶回,請大家要加油喔!』

雖然我並不知道那個水珠是什麼東西,但是播報員的消息一出來,幾乎兩邊的隊伍都樂得快瘋了,看著大家的反應我就可以猜到那玩意一定是非常貴重的東西.

......學校是瘋了嗎?

這麼珍貴的東西居然准備那麼多數量來當禮物?

這一個隊伍少說也有兩三百人吧!

我們學校真的是瘋了.

一邊這樣想著,我一邊抬起頭,然後在看見對方派出的選手之後整個人錯愕掉了.

在敵對一片吆喝聲當中,我看見其中兩個是最眼熟不過的人.

「覺悟吧敵人們!剛剛是因為本大爺沒有出場,這次本大爺閉關出山之後就不會讓你們太囂張,給本大爺乖乖等死吧!」一腳踩在不知名方形物體上面,根本沒有穿運動服還是我行我素穿著花襯衫的五色雞頭非常囂張的往我們這邊叫囂,他後面的紅組同伴都露出一種很不想承認他是同組的表情.

站在他後面的,是本次也出戰的夏碎學長,而另外三個看起來好像實力也是非常高的學長們,他們的表情看來對這次完全勢在必得.

「進到比賽場地之後多余的法術都會被封印,只有基本的咒語跟體術可以用,實力高也不太會影響.」站在我後面的學長走出來,表情看起來蠻愉快的,然後他回過頭:「阿斯利安,你可以再打一場嗎?」

原本正在跟另外幾人講話的阿斯利安立即走過來:「沒問題.」

我看著學長,又看著對面的夏碎學長,然後倒退一步,再倒退一步.

學長......你,你要跟夏碎學長直接正面硬拼了嗎?

我覺得我仿佛看見某種光明的世界崩裂,後面出現邪惡的黑暗之類的東西.

「哼,現在他們是敵人,身為敵人就必須要被打垮.」紅眼看了我一下,發出極為可怕的宣言.

這一秒,我突然深深的慶幸著還好我跟學長是同組,不然敵對的壓力會讓我想直接撞牆死一死吧.

不過抱持著這種想法的好像不只是學長,對面的夏碎學長似乎也帶著躍躍欲試的表情,愉快的跳上參賽者台.

飛到滾水中央的播報員動作兩次引起大家的注意:『這就是代表勝者的深之珠,現在我代表大會將它投擲進去.』語畢,她捧出一個棒球般大小的透明珠子,接著往滾水里面拋進去;水面上發出了水花跟細微的聲音,珠子馬上沉到最底:『時間不限!先拿到深之珠就為贏者,比賽開始!』

幾乎是在比賽宣告開始的同時,四周像剛剛一樣炸開煙花了.

『水之使,靜聽我命令而開啟道路.』先開始有動作的是夏碎學長,他取出了水色的水晶吟誦了基本咒語,接著滾水開始翻騰,慢慢出現很像中空的向下道路.

「嘿,怎麼會讓你們這麼順利呢.」像鬼一樣無聲無息出現在夏碎學長後面的阿斯利安完全沒有猶豫,軍刀直接朝催動咒語的人的頸邊橫劃下去.

兩方的人馬同時開始行動.

鏘然一聲,阿斯利安的軍刀沒有照預期的劈在紅組對手的身上,被旁邊的五色雞頭用獸爪擋下來了:「在本大爺面前搞偷襲,你等久一點再來吧!」

勾起微笑,翻開了身體站在對手區域的阿斯利安正式對上五色雞頭.

說真的,這種狀況我還真不知道應該幫誰加油,要是隨便選,那運動會完五色雞頭一定還會生事的,看來最好的方法就是都不要開口.

幾乎也是在同時,學長對上了原本應該是自己搭檔的友人:『風之歌,水與水連波動,貳肆雨刃舞.』圈起手,主動發出攻擊的學長念出百句歌,接著原本已經讓出一條路的水面起了很大的漣漪,翻騰的水再度遮蓋了信道.

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抽起來,滾水突然一大片飛到天空上面,接著落下來的是像刀一樣的雨刺,像是擁有自我意識一樣只攻擊敵方的人.

快速的把新的百句歌給記起來,我看著已經對上的兩人組,附近的滾水不斷的沸騰,看起來蠻像是在一鍋開水上面打架的--不過當然沒這麼搞笑的場面,光是想到一不小心摔下去應該馬上就會被煮熟,我就有點害怕了.

看來剛剛選擇叢林那邊是正確的,至少不會有被開水煮熟這麼痛的死法.

不過顯然會這樣想的只有我,在場中央的五色雞頭與阿斯利安已經完全沒有畏懼的開打了.因為這次場地比較危險,所以醫療班就靠在場旁邊,准備一有人落水失敗就立即上前搶救.

「曾經有資格跳級作為紫袍的殺手一族之人,果然實力也不錯.」將軍刀從右手換到左手,阿斯利安騰出空手一把擋住五色雞頭的爪子,輕松得好像根本不是在對抗獸爪:「不過......你真的只有蠻力嗎?跟我聽見的情報差不多,有點失望.」

「哼!本大爺絕對會讓你想不到!」可能是被阿斯利安的語氣給激怒,五色雞頭不用一秒就抽回手,接著原地消失,再出現時候已經是獸爪直接往敵手頭上拍下去的時候.

軍刀很快的擋在暴露的弱點之上,幾個交戰的聲響之後,兩個人都被對方給震開好一段距離.

揩去臉上的血痕,阿斯利安勾起微笑:「看來剛剛是我輕視對手了,修正一下,你也是懂得其它的東西.真是抱歉.」

「哈!那還用說!不然本大爺要怎麼征服全世界!」

......最好你可以就這樣征服世界.

我懷疑他最近的八點檔可能有混到一點動漫畫,台詞聽起來都還蠻耳熟的.

「真是有意思.」像是找到有趣東西的小孩,阿斯利安甩動了軍刀:「那我就不客氣了,『暴風聚來.』

四周的氣流應了他的聲音,開始往軍刀上卷動,就算肉眼看不太清楚風的動向,不過從灰塵跟一些水流判斷,那把軍刀四周一定開始聚集了很強烈的暴風.

「喔,純風之陽性的幻武兵器.」

我聽到這些話馬上轉過頭,看見歐蘿妲站在我後畫一點點的距離:「跟你的水之兵器一樣的道理喔,阿利的兵器是純粹風的武兵,很罕見的.」她這樣告訴我,好像對那把軍刀也蠻熟悉的樣子.

『災難之風.』在軍刀聚集風到一定程度之後,阿斯利安甩動了軍刀,猛地整個滾燙的水面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像是被看不見的巨刀割開成兩半,水浪左右裂開往上奔騰,同時把附近的其它同伴,敵對人員都給卷入.

一瞬間,一兩個來不及反應的人被狂風沖撞出了水障礙賽的范圍直接出局,還有幾個則是被滾水直接潑到,發出哀嚎.

不過下面的水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深,掀起了水浪也僅有一半而巳,不到可以馬上沖下去搶珠子的深度.

正面被攻擊的五色雞頭發出怒吼的聲音,甩開了另外一只獸爪,不要命的硬生生接下了往自己撲來的暴風.出品

「喂!不良少年!不行就不要勉強!.」意外的,在敵方的千冬歲好像還蠻緊張的,破滅荒居然對五色雞頭發出善意的警告聲.

咬牙抓住看不見的暴風團,五色雞頭的臉出現了青筋:「渾蛋......不要看不起本大爺啊!」說著,兩邊巨大的獸爪整個往內一掐.

好像是瞬間發生的事情,一種很大的爆炸聲轟的一下震動了整個大操場,被硬生生抓爆的風團整個四散開來,連我這里都可以感覺到很強勁的風流.

可能被他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千冬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沒想到真的有人會野蠻到直接把暴風給抓散了.

「果然真的是只有蠻力啊.」也被嚇一跳的阿斯利安無意識的說出這句話當感想.

「渾蛋!什麼叫本大爺只有蠻力--嘖!」原本要撲上去先把人揍一頓的五色雞頭猛然在空中跪了下來.

大概是比賽時候兩邊都有施展了可以在空中比斗的咒術,所以跪倒時候才沒有直接摔進去滾水里面,不過高度降低很多,讓我有點幫他捏了一把冷汗.

這個下去......應該直接變成水煮雞肉了.

「雖然很勇敢,不過剛剛那一下應該已經傷到肌肉跟神經了.」將軍刀給插回腿上的鞘,阿斯利安微笑著在對手身邊蹲下:「不要太勉強自己比較好喔,這樣在作戰時候很容易被敵人給殺掉的.」說完,他一把出手抓住五色雞頭的肩膀.

「嘖,都輸了,隨你便吧!」很有氣勢的別過頭,五色雞頭做好完全赴死的准備.

說真的,我蠻害怕阿斯利安會把五色雞頭給扔到滾水里面,有點想開口拜托他不要.

「在水上障礙賽結束之前,你好好在同伴那邊休息吧.」說完,阿斯利安抓緊了五色雞頭,直接把他往千冬歲那邊扔過去.

一離開水區域,五色雞頭馬上喪失比賽資格.

看著幾乎是壓倒性的勝利,只在臉上被劃了一小道擦傷的阿斯利安目送著被同伴接下來的對手然後彎出微笑,我一下子聯想到的......

這就是傳說中實力上的差距吧.

「阿斯利安,小心!」

正在跟夏碎學長對峙的學長發出了警告的聲音.

一聽見喊聲,阿斯利安立即翻身躲過從背後來的偷襲,一名沒有被滾水跟颶風影響到的紅隊學姊帶著兵器攻過來,兩個人馬上打到邊緣地方.

那個學姊的身手很好,看起來像是很精通武術的人.

「你選了不錯的人嘛.」抽出長槍的幻武兵器,學長看了一眼那個讓阿斯利安陷入苦戰的人,這樣說著.

「好說.」夏碎學長聳聳肩:「舉竟你們那隊里面還有阿利這樣的人,我不小心一點是不行的.」

從以上短短的話語判斷,我可以知道夏碎學長應該也是紅隊的首領地位,就跟學長是白隊的一樣.

「你們那隊的人也不比我少吧.」對話中斷,學長直接甩動了長槍往夏碎學長的脖子旁邊打去.

幾個鏗鏘的聲音,一邊躲避一邊甩出了鐵鞭纏住了槍柄,夏碎學長的表情看起來很興奮,好像跟學長對戰是非常好玩的事情.

......該不會這兩個人其實跟我們平常看見的假象不一樣,私底下已經仇恨很久了,打算今天一次清算乾淨吧?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斗勇,秋之旅者破長空.」隨著學長念出妖精的擊技咒語,長槍連結鐵鞭的地方畫出了銀色的光火:「雷殛之技!」

「隔絕意識,第三結界止印!」幾乎是在同一瞬間發動的咒語,夏碎學長勾起一笑,另一手甩出了符紙,馬上就中斷了導雷的白火.

攻系跟防守幾乎就在一瞬間,我有種來不及看的感覺.

咒語都是很基本的咒語,甚至連法陣這種東西都沒出現,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學長和夏碎學長用起來攻擊力看起來就是非常強,而且利落到近乎一種漂亮的地步.

四周的隊伍跟觀眾都安靜下來了,甚至連播報員的聲音都沒有,阿斯利安跟對手像是取得共同意識一樣停了手,把場地給讓了最大部分出來.

沉默只有短暫的片刻,轉動了銀槍擺脫了鐵鞭之後,學長往後翮了身,底下的滾水突然開始一點一滴的往上卷,在長槍的周圍開始繞出了圈子,方式非常眼熟--

「阿利的兵器攻擊方式嗎?」歐蘿妲盯著那一團逐漸變大的水圈,訝異的說著.

剛剛那個?

我看著學長銀槍周圍,那些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冷卻了,整個變成了無限的冰碎片在環繞,看起來真的和剛剛阿斯利安攻擊的方式很像.

站在一旁觀看的阿斯利安露出了愉快的笑容,甚至吹了個口哨:「唉呀,居然這麼簡單被學走了.」他的聲音聽不出來有生氣的感覺,驚豔方面比較多.

轉頭看著歐蘿妲,我偷偷開口詢問:「這個很不好學嗎?」 tangyuan

歐蘿妲回過頭看我,笑了一下:「基本上呢,每種幻武兵器的攻擊方式都不相同,尤其是屬性不同的兵器攻擊咒術方面一定相差很多,要學會別種兵器的咒術攻擊需要非常理解持有主人的心思以及兵器的變化咒術才有可能,要這樣看過瞬間馬上學會,對一般使用者來說幾乎是很困難的;就連幻武高手的萊恩都得試驗幾次才會成功.」

這麼說......

只能再一次驗證學長真的不是人類.

幾秒的交談之間,學長兵器周圍的圈已經比剛剛阿斯利安的大了一倍,整個底下的滾水也因為冷熱兵器交碰而更加激動了起來.

握著銀槍的槍柄,學長冷眼看著眼前的紅隊隊長:『狂雨.』

像是應和他的話,一瞬間,那一大團的冰就像剛剛的暴風一樣割裂了底下的滾水,幾乎整個水面部被切成兩半的向上翻滾.接觸到冰冷的滾水發出了劇烈的聲響,冒出了極度高溫的水蒸氣跟爆裂聲,比起剛剛只有單純的風和滾水不知道危險了多少倍.

在比賽場另一邊的阿斯利安以及另個人連忙做出保護自己的結界.

夾著熱氣,氣勢洶洶的冰團整個往夏碎學長身上砸去.

眨眼瞬間,場上發出巨大的聲響,轟然的整個空氣爆裂開來.

看著這一幕,我深深的發覺了一件事情--

沒有上去打實在是太好了.

上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三話 野生叢林障礙賽    下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五話 地獄之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