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五話 地獄之水   
  
(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五話 地獄之水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點二十七分

場地上出現了大量的白霧.

學長看著一片白茫,原本將兩邊掀起的水浪都給冰凍的冷度,因為下面水還是不斷的沸騰,已經開始被溶化了.

「嘖.」皺起眉,盯著煙霧看了一會兒之後學長突然轉動了銀槍,幾個聲音被銀槍給打落,是好幾塊還沒溶化的尖銳冰條.

只是眨眼半秒,整片白霧像是被刀子切開一樣瞬間全部消失了,在那之後出現了看起來像是沒有影響的夏碎學長.

......不對,仔細看的話似乎也受了傷,身上斑斑點點的出現了一些血痕.

「果然要整個躲過不太可能.」聳聳肩,夏碎學長拍拍身上還嵌著的冰片,然後拿出一張我沒有看過的奇怪顏色符紙:『風之術,環繞而侍--治愈之法.』

看著逐漸恢複的夏碎學長,我突然想起來學長行說過他不會治愈一類術法的事情.這樣如果受傷了不就很容易輸了嗎?

話說回來,為什麼學長學不會治愈的法術?

明明他在各個方面強到見鬼說,該不會址嫌太麻煩了不想學吧!

不可以這樣啊學長,就算你很強,但是如果有個萬一怎麼辦.

治愈術法只在短短幾秒就完成了,一用畢夏碎學長立即揮動了鐵鞭,像是有自我生命一樣的長鞭甩上學長的臉,但是並沒有碰上.急速擋在前面的銀槍隔開襲擊,鐵鞭在上頭繞了兩三圈之後,學長硬是轉動了槍柄,讓鐵鞭一下子無法被抽回.

「烽云凋戈,水爆.」拖著鐵鞭的長槍槍尖點上了下面的滾水,瞬間整個場地的滾水像是安上了水雷一樣,砰砰砰的四處開始炸開大小不一樣的水柱.

瞬間讓鐵鞭消失在空氣當中,夏碎學長翻起身避過了那些朝他沖過來的熱水柱,像是某種體能選手一樣用漂亮的姿勢直接翻到另外一邊,同時再度召出幻武兵器往下面的人就送上一鞭.

表情完全沒變,學長突然伸出左手一把拽住鐵鞭,無視于冒出血液的手掌,扯著鐵鞭然後另一手將長槍往上射出.

凌空來不及閃避,只能勉強的側身的夏碎學長整個腹側被拉出一條血線,在紅色的運動服上逐漸加深了顏色,看起來相當的顯眼.

你們是真的在生死格斗嗎?

看見學長跟夏碎學長打成這樣,我突然覺得很可怕.

應該是跟我有相同的想法,場邊的人全部屏住氣息看著里面飛快的戰斗.

從剛剛到現在也不過幾分鍾,兩個人已經打成這樣了,如果久戰,感覺應該會相當激烈.

我突然覺得叢林戰真的是太輕松了,幾乎沒有特別的危險性就過關.

兩邊都收回兵器往後跳開一步,趁著落空的時間,夏碎學長立即將傷口給治療好,不過符咒才運行到一半時候學長已經沖到他面前,一掌抓住他的肩頭就是往腹部補上一記膝擊.

露出吃痛的神色,夏碎學長連喘息部沒有,便立即反手抓住學長的手臂往下一扯,趁他失去平衡就用另一手壓住他的背後往底下的滾水壓.

才壓到一半,夏碎學長楞了一下,馬上松開手往後跳.

憑空冒出來的長槍槍尖從下往上險險的削過他的臉側,留下一道不算淺的血痕,紅色的液體不斷的往外冒,淌落在他的領子上面.因為運動服是紅色的,雖然幾滴血液看起來不甚明顯,不過隨著加深浸染,像是在紅色布料上染開了一朵花一般.

就在雙方都還想進攻時候,底下的滾水區突然冒出大量的氣泡,活像是被誰煮開了一樣不斷的往上翻騰,到處都是炸開的水泡跟熱煙,整個上面的溫度也跟著瞬間提高.

「學弟,快點,不然等等珠子會很難拿!」站在旁邊的阿斯利安突然開口對學長這樣喊道.

看著底下的水泡加劇,大概也明白情況不好,學長一下子就往後翻開放棄了再度對決.出品

不過顯然夏碎學長好像執意要跟他分出勝負的樣子,立即就追了上去,松開了緊握的左手,上頭出現了另外一張符紙,下秒就化成了灰,從下面卷起了強烈的風勢帶上了大量的滾水,像是兩邊拍起的翅膀一樣直接往學長頭上蓋下去.

「嘖.」無視兩邊的熱水,學長突然一腳蹬在空氣上面往前沖,在夏碎學長還來不及收勢時候突然伸出手扣住他的頸子:「抱歉了,你先下去吧.」說完,一個用力就把夏碎學長使勁的往水中壓進去.

我突然聽到好幾個女生在尖叫的聲音.

下一秒,夏碎學長完全消失在充滿霧氣的水面下.

我覺得我現在真的是在看某種生死戰,一個熟人被另外一個熟人直接給殺了.

這樣的學長突然讓人感到害怕.

對面的千冬歲好像整個人都愣掉了,睜大眼睛完全沒做出反應.

就在很多人驚呼夾著女生們哀嚎之際,阿斯利安飛快的沖到學長旁邊幫他拍著背後然後做出治愈術的動作,然後我才注意到學長並不全然躲過剛剛的攻擊,後面的衣服已經濕成一片了,很容易可以想象到直接碰上熱水的里頭背部變成怎樣.

感覺好像很痛.

「沒事,先拿珠子再說.」視線一直放在敵對唯一剩下來的選手上面,學長揮了一下手,瞬間他從運動服露出來的右手手臂上爬滿了銀色的圖騰紋路,自他為中心開始的熱水突然開始往下陷,接著不停的凝成冰壁,開出了往下的道路.

「好,你先下去拿吧,不將剛剛的事情做個完結我不能安心.」抽出了軍刀,阿斯利安露出笑容看著那個學姊,對方也一臉正中下懷的拿出了兵器.

點了一下頭,學長跳下挖開的冰道.

那是很奇異的景色,在滾水中有著一條被冰開挖出來的道路,一整個違反常理的存在,而且那些冰好像一點溶化的跡象都沒有,詭異到徹底.

冰道一直挖到中心,也就是深之珠掉落的地方.

大概是因為被熱水煮太久,整個深之珠一直在冒熱氣,好像一碰上去就會燙傷的樣子.

走到珠子的旁邊,學長皺起眉看了一下,然後才彎下腰要去撿.

就在他彎下腰的同時,從我們這邊的大型屏幕可以看見,有個黑色的影子直接沖破了凝結起來的冰壁,瞬間滾水突然從那個破洞里面湧進來,一接觸到冰面散出大量危險的蒸氣.

在那些白色的蒸氣當中猛然伸出一雙手,從毫無防備的學長後面抱住就往滾水破洞的方向拉.

不曉得為什麼,與其說那瞬間學長的表情是嚇到,倒不如說好像是......楞一下?

屏幕上出現的學長還未碰到珠子,就被那雙手往後拉,但是表情只有一瞬間的愕然而不是驚嚇.

難道學長有注意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大量的熱氣後面出現了夏碎學長的身形,因為泡過水,整個頭發都沾在臉上看不出表情來,但是意外的也沒有受重傷還是被煮熟之類的,只是皮膚上有點紅,紅色的衣服已經濕透了,上面的血漬整個擴染開整個跟衣服顏色溶在一起看不出之前的樣子,更多就沒有.

他的身體散出了點點奇異的銀色光.

我猜應該是用了某種咒術保護自己.

等等,意思就是說學長應該也老早猜到夏碎學長會自保這樣是嗎?

從後面抓住學長不給他施術的機會,夏碎學長拖著人就往滾水里面進去.

奇怪的是,我注意到學長好像沒有特別做什麼動作,眨眼一瞬間就被扯到那個冰壁的破洞前面,從里面大量沖出來的熱水瞬間就把兩個人給卷了進去.

「學弟!」看見下面的情況不妙,阿斯利安突然就一記狠招把那個學姊給打飛,毫不猶豫的就往已經開始浸在水中的冰道跑下去.

因為是沖進冰道里面,所以那些滾水沒有多久的時間就涼了,不過又因為新的水變熱,開始從內融解冰壁,不斷循環,那個冰壁也開始逐漸變薄了.

阿斯利安還沒跑到之前,滾水區發出了聲響,幾個炸裂的聲音在里面爆開,下一秒就有個人從里面被甩了出來,直接撞在另一端的冰壁上面.

仔細一看,被摔出來的是夏碎學長.

砰的一個巨響,他結實的撞在冰壁上面然後整個人滑下來,好像撞得不輕,一下子爬不起來.

接著從那個滾水破洞伸出一手,拍在旁邊的冰壁上,被扯進去的學長也從里面走了出來.不過他的狀況看起來非常不好,很明顯是沒有立即防禦就做了攻擊的動作,身上幾個露出來的部位都有斑斑點點燙傷的痕跡.

及時到達的阿斯利安抓住他的手往旁邊拉:『暴風眾來.』他揮出軍刀,很快的上面卷上了氣流,整個地上的水也跟著開始波動:『愈傷之風.』

說完,一股像是很溫柔的風潮環繞在整個冰道的下面,我看見學長身上的燙傷痕跡不斷的消減,短暫的時間之後就都退掉了.

「這樣就行了.」自行瞬間弄干了全身跟頭發,學長看了一下倒在旁邊的夏碎學長,然後轉過去看剛剛深之珠的地方.

因為被水流沖擊,所以深之珠又滾開了好一段距離.

「快點,這個冰道撐不了太久.」舉起手臂看著上面越來越清晰的圖騰印子,學長這樣告訴阿斯利安.

點點頭,將軍刀收回之後,阿斯利安小跑的走過去要拿地上的珠子.

就在靠近一兩步之前,突然他往後跳開,一個黑色很像風刀的東西直接切過剛剛阿斯利安站著的地方,將帶著水的冰壁給切開了很深的一個凹痕.

那個被打飛出去的學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就站在上面的方向:「這次是我們紅組的勝利.」說著,她一個翻身就往下,正巧就站在深之珠的前面.

「不見得.」阿斯利安勾了勾笑容,然後朝她抬抬下巴,示意她看看冰壁外面.

疑惑的微微看了一眼,學姊的臉色突然變了一下.

同時,屏幕也帶著我們去看了冰壁外面.

那是很詭異的一種畫面,原本應該只有水流,什麼都沒有的冰壁上面爬滿了黑色,滿滿的人體影子,全都吸附在冰壁的上面.

「地獄之水的副作用好像開始了.」盯著外面數不清楚的人體黑影,阿斯利安皺起眉.

冰壁外面的人體像是在移動,也像是數量太多的錯覺,一整個讓人感覺到非常惡心.

「茱莉,拿到珠子就趕快逃出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撐著冰面爬起來的夏碎學長對那個學姊叫道.

立即點了一下頭,正想轉身去拿深之珠的學姊楞住了.

擺放著珠子的地方四周充滿了手掌的黑影,像是有無數的東西從下往上在貼著冰地.

慢慢的,那些黑色的影子往內蔓延了.

說老實話,我一直以為所謂的地獄之水就是人掉下去之後會被煮熟的滾水鍋而已.

不過現在出現在眼前的詭異場面讓我開始對這個場地重新改觀.

黑色的影子不停的出現,除了在冰壁上面之外,連水里面部有,慢慢的水面上也出現了無數的黑色人體倒影,像是漂浮也像是沉在水底,數量有開始增多的趨勢.

這種場景讓人看了真的很不舒服.

不過,這倒讓我想到一個很類似的地方.在之前競技大賽時候,五色雞頭和萊恩的那個武斗場,聽說那個下面也都是直通地獄,而且我還親眼看過那個下面爬出來的東西.

那時候是因為好像失控還怎樣,跑出了意料之外的東西.

這次的場地也給我相同的感覺.

等等,該不會這次也有狀況吧?

「看來這玩意比想象的還要多.」左右確定了一下狀況,學長喚出了幻武兵器.

自行做了簡單的治療之後,夏碎學長跳過去自己隊友身邊,接著一點猶豫也沒有的就拿起底下的珠子.

基本上看到這邊應該說是勝負已經要揭曉了.

但是在珠子被拿起到一定高度的時候,夏碎學長突然不動了.仔細一看,在他拿珠子的反方向,底下那些黑色的東西已經粘到珠子屁股了,拉不起來.

就在珠子被拿起來同時,四周的冰壁也跟著強烈的震動了起來,外頭的滾水加上黑影除了劇烈沸騰之外,還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奇怪,運動大會把甬道連接在巢穴里面嗎?」聽著那個奇怪的聲音,旁邊的歐蘿妲像是疑惑的自言自語著.

可能也跟她有著一樣的想法,不只我們這一隊,連紅組的人也開始交頭接耳起來,好像是那個從水里面發出的聲響有問題的樣子.

奇怪,我還以為那個是黑影的聲音.

站在我旁邊的喵喵皺起眉,很注意看著滾水鍋,突然就往外面跑開了:「喵喵去一下醫療班,等等歸隊喔!」

說著,人一溜煙就不見了.

幾乎是在同時,剛剛跟我們一樣看呆了的播報員終于發出聲音了,一出口就是給人很不祥的感覺:『水上競賽,地獄之水已經開始連通了水源信道,請大家往後退避開會被波及的范圍.』

就在露西雅這樣一邊講的時候,就是有幾個特別腳賤的人表現出他一點都不害怕的態度就往前走,幾乎就在靠近水競賽的水面邊上探頭觀看.

慘案往往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在他們一停腳之後,水面上那些黑影突然竄出了很像章魚腳的東西直接往靠近的人腳上卷,似乎是帶著高溫的觸手一碰到人之後,那好幾個本來不害怕的人發出了哀嚎聲,接著被抓住的地方開始奇異的冒煙了.

一看見這種狀況,我連忙往後退了好幾步.出品

開玩笑,那種東西會無差別攻擊啊!遠一點才有時間可以逃走.

「沒關系,我打開防禦壁了.」站在旁邊的歐蘿妲這樣告訴我,讓我突然感覺到班長真偉大這件事情:「不過只有保護我們兩個,其它人......」聳了一下肩,她回過頭去看水面.

其它人就自生自滅嗎?

我突然為了班上有個會照顧自己人的班長而感動,幸好我跟她是同班的,不然現在自生自滅的應該還要追加我一個.

被卷住的那幾個人不斷掙紮,然後立即就出現了奸幾個醫療班的人,先用一種奇怪形狀的刀迅速將黑影的觸手給切斷,再來就是拽著受傷的學生往安全的地方移動.

水面下的冰壁那邊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原本吸附在外面的黑影穿過了冰壁,也開始露出了那些奇怪的黑色觸手,往里面的四個人開始卷去.

暫時先放下被粘住的珠子,夏碎學長抽出鐵鞭把左右的黑影都給打斷,那個東西一掉在地上,像是某種粘稠的東西啪的一聲就貼在冰壁,接著開始緩緩的往下滲透.

雖然似乎是有辦法可以處理,但是數量不見減少反而一直變多.

「阿斯利安,你先上去,我把這個甬道連接處理掉.」翻手握住幻武兵器,學長看著長滿觸手的冰道這樣說著.

「可以嗎?」看了一下學長,阿斯利安問了句.

「沒問題.」學長轉動了一下銀槍,槍尖上面開始聚集了冰冷的霧氣,就連在遠遠觀看的我都可以感覺到那里面的氣溫必定是在不斷的下降:「上去之後直接出場外,不然會被波及到.」

不知道為什麼,學長說這句話給人非常不好的預感.

同一時間,夏碎學長也轉過去看那名學姊:「茱莉,你也先上去場外,地獄之水的甬道好像出問題了.」

學姊點點頭,沒有多問什麼就跳出了冰道,翻身離開場面.

這個時候,其實冰道上面已經開始出現很多那種黑色的腳,開始層層迭迭的覆蓋在上方,有著要將冰道給填滿的氣勢.

揮出了軍刀將上面的觸手給打散掉,阿斯利安也跟著離開.

他一跳出場外之後就往我們這邊跑過來:「白隊的全部往後退,還有讓觀眾也往後,不然會有危險!快點!」

有危險?

我楞了一下,看見屏幕上那些奇怪的黑色觸手已經開始往水面外面爬了,沒有多少時間,第一個黑色的人影印在跑道上面,像是傳染病一樣,很快就出現了第二個.

在阿斯利安指揮之下,白隊的人以及後面的觀眾快速的往後移開一大段距離,而紅組那邊的茱莉學姊顯然也做了一樣的事情,一下子跑道周圍全都被淨空,只剩下那些奇怪的黑色影子.

「地獄之水的甬道被連到巢穴去嗎?」看著往外開始擴散的黑影,歐蘿妲詢問著一旁的阿斯利安.

「我想應該是甬道連過來之後因為水流關系,所以才被當成巢穴.」阿斯利安如此的回答他.

雖然他們好像是在解釋為什麼會變這樣,但是我完全聽不僅他們在講些什麼,「呃,不好意思.」我開了口,原本正在交談的兩個人馬上回過頭看我:「那個......請問巢穴是什麼?」為什麼聽起來好像不是很友善的東西?

回答我的話的是阿斯利安:「那是寄宿在地獄之水里面的蟲影,我們也叫它鬼物.沒有實體,大概就是像你現在看見的這樣東西,一般鬼物都是築巢聚集生活,然後捕捉附近的物體長時間分解吸收.有時候連接信道才開一大也會將這東西引來,不幸一點就會像現在一樣引來個大巢.」他聳聳肩,似乎已經很習慣遇到這種事情了:「解決方式就是把甬道封閉之後就會停止了.」

「封閉?」

「簡單的說,隨便用個又快又有效的方法把那個洞給堵住就行了.」歐蘿妲看了我一眼,這樣說.

又快又有效?

我突然覺得這種話套用在學長工作思維模式上面,代表了某種可怕的危險程度.

就在簡短談話之間,那個冰道已經完全被黑色觸手覆蓋住了.

因為黑色觸手還不停往天空捕捉,所以露西雅已經退到了比較安全的高空,暫時停下了播報,只剩下上面的屏幕可以觀看情況.

整個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人體,外面的跑道也蓋了三分滿,看起來無數的人影正在不斷騷動著.

四周陷入了絕對的沉靜之中.

接著打破這種詭異甯靜的,是在數秒鍾之後傳來的強烈爆炸的聲音.

就很像是好幾個地雷綁在一起被爆破一樣,整個水競賽的場地由下往上狠狠的炸開來,水花整個往上沖開,接著像是下人雨一樣落下來.

因為基本上它還是滾水,有些整個散到場外的還打到人,不斷的造成無故燙傷傷患在原地哀嚎跳腳.

水勢很大,一下來就很像是暴雨.

幸好剛剛歐蘿妲先做結界了,我看見的是滾水在我們頭上一公尺的地方就散開了,一滴都滴不進來.

被強烈的爆炸波及,整個周圍跑道也都翻起來,像是大地震一樣的場景,跑道瞬間翻開斷成幾十片,底下的泥土砂石也全部到處亂飛.

我很快就注意到了,被炸開之後,那些水里面跟跑道上的黑影幾乎是瞬間就消失了,好像被同時消滅了一樣.

爆炸就這樣維持了幾十秒,然後轟隆隆的聲音才逐漸平息.

轟然過後,周圍全都是漫天的煙塵,霧茫茫的視線非常不清楚,稍微可以看見的就是暴風影響到不少人,有的還被吹到翻倒,灰頭土臉的爬起來.

等等,剛剛爆炸中心是學長他們所待的那個位置吧? 湯圓

上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四話 沖擊與對決    下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六話 赴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