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六話 赴約   
  
(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六話 赴約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點五十五分

爆炸過後,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用了法術,煙塵用一種極為迅速的奇怪速度削減著.

看著一片狼籍的中央,阿斯利安突然沖過煙幕跑進去了.

「等一下!」看他的表情很恐怖,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也自動跟著追過去了.

追著跑過去時候,四周的煙塵已經全部都平息了,很明顯的就看見越過層層障礙的阿斯利安已經在中間那邊蹲下來,他前面就倒了兩個人.

好不容易越過破碎的跑道,我在阿斯利安旁邊喘喘的站穩,這才看清楚倒在地上的是學長跟夏碎學長,兩個人身上都是很明顯的燙傷痕跡,跟一些應該是被黑影攻擊的傷痕.

阿斯利安抬頭看了我一下,「大概是因為他們剛剛自己打太凶了,所以用爆破的時候因為疲累沒有全都避過,我先轉移到醫療班.」

「咦?比賽呢?」那顆深之珠也不見了,這樣轉移過去沒問題嗎?

「喔,剛剛就分出勝負了啊.」彈了指,他們地上馬上出現了大型的移送陣,然後阿斯利安這樣告訴我:「你忘記了嗎,先碰到深之珠的是夏碎學弟.」

喔啊,難怪之後學長他們就沒有沖過去搶了.

看著地上的大型移送陣,我突然自己就跨進去了:「我,我也一起去.」看著學長的手上出現了那種銀色圖騰,我有點擔心.

「人家也要一起去喔!」

就在阿斯利安還來不及表示什麼時候,突然有個人也沖進來移送陣里面,直接往我背後撲上去.

嚇了一大跳之後我才發現撲過來的是那個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又自己冒出來的扇董事.

眨眼之間,移送陣已經發動了,不用幾秒鍾時間,四周的景色已經從爆炸的災難現場變成我已經來過好幾次的保健室了.

保健室里面有點亂,因為已經兩場比賽了,所以死傷者還不少,到處都有傷患被送進來跟趕出去.

而且我這次看見的醫療班也變多了,估計應該是從哪邊過來支持的.

剛剛跑掉的喵喵也在幫忙別人做治療.

「阿斯利安,這邊.」一看到我們轉進來,原本正在拿藥品的輔長把東西丟給穿著藍色衣服的同伴,然後跑過來了:「里面有空房間.」說著,他一邊把堵路的人給推開,一邊扶起學長先往那邊走.

沒有異議,阿斯利安扶著夏碎學長也跟上去.

「漾漾小不點,我們也跟上去看看啰.」扇董事推著我的背後跟過去.

我本來就是有點擔心他們傷勢才跟過來的,被扇董事這樣一推也趕緊的跟了過去,進到那個房間之後走在最後面扇董事還自行關上了病房的門.

已經把人放在床上的輔長正在看學長手上的圖騰:「嘖,又來了.」

阿斯利安把夏碎學長也放在一旁,走過去:「要去找賽塔嗎?」

「不用了,人家來就行了.」悠悠哉戰的晃過去,在兩個人錯愕時候,扇董事已經靠到學長旁邊去了,接著用左手食指隨意點著學長的手臂:「小家伙,你腦袋還清楚嗎?」

她不是在對其它兩個人說話,所以一開口之後,我們才都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學長已經半睜開眼睛了.

「......老妖怪.」

「喲喲,一身皮都被燙掉,腦袋被煮熟的小家伙是在叫誰老妖怪啊,你師父沒教你對長輩要尊敬嗎,嗯?」騰出另外一只手去拉學長的臉,扇董事完全沒考慮對方還是個傷患不能動粗這件事情:「你應該慶幸世界上最偉大的我還留在這邊,還不哭兩聲表示感動來聽聽?」

揮開那只在拉臉的手,紅色的眼睛朝著對方狠狠一瞪:「想太多.」

就在兩個人抬杠的時候,學長身上的圖騰紋路用一種很靈異的速度消失了,快到連輔長都很驚訝,像是不知不覺中就退掉的紅疹一樣.出品

接著,扇董事收回了手,彈了一下,有個四方型的小冰塊掉在地上,很快的就融化了:「喂,那個荒野的獅頭醫療班,交給你了.」

聽到她講出來的那瞬間,我差點整個笑場.

荒野的獅頭醫療班是什麼鬼啊!

輔長也楞了一下,然後哭笑不得的抗議:「這才不是荒野獅頭,就算您是董事也要留點口德啊......」

站在旁邊的阿斯利安已經笑出來了.

原來他們早就知道扇董事是董事了啊,難怪剛剛扇董事在修理學長的時候另外兩個人沒有出手.

「扇董事,久違了.」阿斯利安彎了身行禮:「很榮幸能在這邊遇到您.」

扇董事轉過去,在阿斯利安的旁邊繞了圈:「喔喔,你資質也很不錯,哪哪,要不要來我們這邊打工一下?雖然沒有什麼薪水,不過可以遇到很有趣的東西喔.」

阿斯利安笑了一下,很委婉的拒絕了:「謝謝您的邀情,不過我想我自己的程度未到,怕拖累其它人,等到能順利取得黑袍資格之後,就算您不說我也會爭取的.」

不曉得為什麼,我總覺得那個打工很有問題.

「唉唉,我還算蠻中意你的說,席雷家的小朋友們都很可愛,讓我連你的戴洛老哥都想一起拐帶,剛好一雙,多好.」抽出了折扇甩開,扇董事用很惋惜的語氣這樣說著.

「有機會的話,我們兄弟會為您們三位效勞的.」阿斯利安依舊笑得很委婉.

就在兩個人談天之際,學長身上的傷勢已經差不多都給輔長治愈了,然後他自己拉著右手臂,喀嚓的一聲把被震脫的關節處接回去.

「夏碎呢?」轉動著手臂,學長看了一下旁邊的人.

「沒事,跟你差不多.」開始幫夏碎學長治傷,輔長一邊說一邊罵:「你們兩個為什麼每次都要這麼亂來啊!要引爆就不要站在引燃點被它爆啊!多走兩步路逃出來會死嗎!」

學長聳聳肩,砰的一下躺回床上:「反正學校又死不了人.」

輔長騰出一只手,敲在他的頭上.

「但是我們會很麻煩.」

「嘖.」

學長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才轉開頭.

大致上將還在昏睡的夏碎學長治療完,輔長才收回手:「夏碎先留在我這邊一下,好像還有被震傷到,下午會讓他回隊伍.」

「嗯,那學弟你也稍微先檢查看看還有哪邊會痛的,我先回去隊伍上,第三次應該也要開始了.」打過招呼之後,阿斯利安很快的就離開保健室了.

「小家伙∼我可以陪你睡一下喔.」唯恐天下不亂的扇董事靠到床邊,還開始把肩膀的衣服給扯低.

搶住學長還沒發難之前,輔長先把扇董事拉下來,然後推到門外面:「請不要騷擾傷患休息,謝謝.」說著,往外一推,直接把門給關上.

......好樣的,你居然敢這樣對付董事,不怕被辭職嗎?

看起來顯然不怕被辭職找麻煩的輔長拍了拍手上灰塵,然後彈了一下手指,我看見原本是單人房的另邊牆壁突然整個下降,很快就消失了,然後與隔壁的房間打通變成大型的雙人房.

把夏碎學長移到另一邊的床位之後,輔長才轉頭看學長:「你也在這邊給我休息一下,我等等會進來做檢查,如果跑走,就給我試看看.」很警告性的給了這樣一句之後,輔長才走出去忙其它的事情.

打開的門外已經沒看到扇董事的影子了,估計不曉得流竄到哪邊去.

拍拍枕頭,半躺在床位上的學長眯起紅色的眼睛突然往我這邊看過來,接著我立即意識到,現在只剩我在這邊了.

「呃,呃......學長你們沒事就好.」被那雙紅色眼睛看得全身發毛,我往後倒退了一步,再倒退了一步,有點害怕學長等等撲過來揍我.

那種感覺就很像是被某種野獸盯住.

是說明明你會躺在這邊應該是地獄之水害的吧,不用這樣瞪我啊!

就在我們瞪與被瞪的僵持之下,旁邊床位的夏碎學長發出了一點聲音,接著很快就醒了.

一抓到機會,我馬上逃過去那邊:「夏碎學長.」

眨眨眼睛,夏碎學長看了我一下,然後又轉頭看了學長一下:「喔,原來是這樣.」說著,他也撐著身體爬起來半躺在床上:「沒問題,應該傷都好了.」說著,他露出了跟平常差不多的笑容.

我點點頭,感覺上我好像也應該先離開才對,這樣會打擾到別人休息:「那,我先回去了喔.」偷偷的瞄了一下學長,他也在看這邊.

「嗯,下午我們一起加油.」夏碎學長笑了一下,拍拍我的肩膀.

「好,你們要好好休息喔.」

說完,我馬上開溜.

就在關上病房門之後,我一眼就看見在保健室外面有很熟悉的人影:「千冬歲.」

對方被我一喊,突然就不見了.

奇怪了,千冬歲沒事跑什麼跑啊,我又不會咬人.要看一下夏碎學長應該也不會被他咬吧,而且他們還是同一隊的咧.

走出保健室之後,在外面我依稀可以聽見操場那邊傳來的喧鬧聲音,大概是萊恩的那場比賽已經開始了.

看了一下手表,十一點多快要十二點了,在保健室里面逗留的時間不少但是也不會太多.

記得流程上面寫十二點整到一點半就都是休息時間,吃過飯之後我跟莉莉亞約好要在昨天的地方看那本白袍圖書館的黑史.

「漾漾!」

就在思考之間,突然有人從後往我的肩膀一拍,當場我差點嚇得拔腿就跑,一轉頭看見的是露出大大微笑的喵喵才松了一口氣.

「你要回去運動場嗎?」喵喵偏頭看著我:「不用回去了喔,因為剛剛第三場結束了,是我們贏了.」

「你怎麼知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喵喵基本上剛剛應該是跟我一直都是在同一個地方吧?

「喔,庚庚有傳給我消息喔,她有幫我們把影像錄起來,聽說萊恩一個人就干掉近八成左右的敵人耶!」喵喵異常興奮的這樣告訴我:「這次比賽一組派出二十個人喔!萊恩一個人就做掉了十五個,我們壓倒性勝利.」

「哈哈哈......」我真為那十五個人感到悲傷.

「所以喵喵現在要快點去餐廳搶食物了,漾漾我們等等一起野餐喔?」她偏著頭看我,有瞬間我還真想點頭.

不過,我立即就想起跟然約好的事情:「不好意思喔,我中午跟然約好一起吃飯了,你還記得嗎?上次一起去烤肉那位七陵的學生.」

喵喵點點頭:「我知道了,那漾漾我們下午見喔.」

打完招呼之後,喵喵很快就離開了.

目送著喵喵離開之後,我想著要先回運動場上,畢竟我只跟然約好說要中午吃飯,不過沒約在哪邊,不知道他現在會不會到處找人.

一轉過頭,我就知道我不用找了.

然就站在不遠的地方朝我揮手.

「你們的運動會那個播報員說已經開始休息了喔.」

提著一個很古早味道的木制四層盒走過來,然掛著溫和的笑容這樣說著.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邊?」剛剛狀況很混亂我就跟著轉到這邊來了,我打賭白隊里面應該沒幾個人注意到我也跟著消失了吧.

「喔,大爆炸之後我有看見你跟著那位用軍刀的男生一起進傳送陣,想說應該是在這一帶.」然聳聳肩,用很自然不過的語氣說道.

「這樣喔......」算了,反正這些人基本上構造都是問號,會找來也不算是太奇怪的事情.我覺得還是不要自己大驚小怪了:「對了,你要到哪邊吃飯?」

四處看了一下,基本上學院的道路左右很常見到涼亭什麼的.我入學時因為記路標迷路了無數次之後問了別人才知道,那些涼亭會到處換位置的,所以經常會看見它們停在不一樣的地方.

「漾漾最常到哪邊?」沒有立即回答,然反而回問我了.

「呃,應該是風之白園吧.」我想起來然好像也有去過那個地方,就是在大競技賽時候,為我跟五色雞頭做了開眼的動作.

「那我們就到那邊去吧,我也很喜歡那個地方.」這樣說著,然愉快的微笑.

點點頭,于是我走在前面帶路,我們就這樣有一下沒一下的閑聊往白園走過去了.

一路上可以看見花園涼亭大多有學生在使用,還有好一些校外的人在跟運動會的學生在聚會,四處都可以聽見說笑的聲音,一整個從剛剛緊張的氣氛里面放松了.

白園的路其實不會太遠,幾分鍾之內就到達了.

一如往常,里面相當的安靜,只有聽見風的聲音和一些細微聲響,並沒有看見其它人的出現.看來喵喵他們應該不會到這邊吃飯,而是選擇會場那一帶的樣子.

踏進白園的那一瞬間,我就感覺不對勁了.

說是空無一人......但是也不正確,不曉得是不是我的眼睛抽筋,踏進去那秒鍾我好像看到空中有很多白色的「浮游物」飛過去,輪廓看起來好像應該都是人的樣子,但是等我想要看仔細時候已經不見了.

......要命!

白園不會挑在今天鬧鬼了吧?

大概是注意到我突然全身僵硬,走在後面的然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把:「漾漾,怎麼了?」

我轉過頭,有點怕怕的對他說:「我覺得我好像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而且數量還不少,有點詭異.

愣了二秒鍾,然突然笑起來了.

就在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笑時候,他才開口:「你應該是看見白園里面的風之精靈吧,看來漾漾的程度真的有所提升了.」頓了頓,然還是一臉笑意,越過我走進白園的范圍:「今天的風精靈好像有點騷動,大概是因為運動會的關系吧.」

跟著他走進去,我左右張望,沒看見剛剛那一瞬間的東西.

風的精靈?

我突然想到賽塔常常在說他和大氣精靈在交流,大概就是這類的東西吧.

隨便挑了個位置坐下來,然朝我招招手,接著便徑自打開了他帶來的東西.就跟上次一樣,他的木盒子里面全都是讓人感動的家鄉味,除了綠豆湯以外,還有一些是我老媽經常會做的那種家常菜,之後是我沒吃過幾次的快炒類,都還是熱的,再度讓我體會到原來學會咒術就能擁有隨時保溫這種非常好的功能.

「你對風精靈有興趣嗎?」一邊將東西拿出來之後,然一邊這樣詢問.

「......應該算有吧.」我很想確定看看我是見鬼了還是只是別種東西,沒弄清楚可能我之後就不太敢隨便一個人進來這邊.

「其實很簡單的,你只要心存善意,他們會主動靠近過來的,你看.」拿起一個糕點,然將手伸出去,不用多久時間,我居然看見那個糕點往上飄浮,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帶起來在半空中.

接著,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開始出現淺淺的影子,接著是白色的柔軟布料飄散在空中,一只白色透明的手正在構著那塊點心,最後出現的是個類似女性一般的整體輪廓.

那「東西」整體看起來是透明的白色,不過等清晰之後就可以很明顯看出是女性的樣子,對方注意到我瞪大眼睛在看她之後就轉過來沖著我一笑,下秒立即兩只手掌握住那塊糕點,飛也似的逃到白色的樹林里面了.

「大概是這樣的狀況.」然收回盤子,笑著說:「等你跟這邊的精靈熟悉些之後,會遇到更多的.」

該怎麼說呢......

為什麼看完他的動作之後,我突然想到了在廣場上面喂鴿子這種畫面啊!

笑笑的看了我半晌之後,正想說些什麼的然突然愣了下,接著停止動作看向白園的入口:「有人進來了.」

疑惑的,我也跟著看過去.

接著,我們看見了某位很面熟的人踏進了白園.

「唉呀,真是巧.」

踏進來的那個人也愣了一下,接著堆上了溫和的笑意,綠色的眼睛依舊給人很溫暖的感覺:「走到這一帶時候感覺到風精靈在騷動,原來是您們兩位在這邊.」撥了一下落在頸邊的淡金色長髪,賽塔微笑著跟我們打了招呼.

然看見進來的人之後一下子就放松了,也朝著賽塔點了下頭:「不介意的話是不是可以與我們一起共進午餐呢?」

「這是我的榮幸.」

隨意的在旁邊落坐之後,賽塔突然盯著然半晌,好像是他臉上有什麼東西一樣仔細看了很久,接著表情突然有點怪異,似乎是有點困惑:「您該不會是......」

「嗯?有什麼問題嗎?」然回以一笑,並沒有為這種突兀的動作感覺到困擾:「我的臉上有什麼讓您不好回憶的問題嗎?」

不曉得為什麼,我下意識就覺得然問的這句有點奇怪,怪到賽塔也愣了一下,接著立即收起了過于明顯的表情換上了一貫的溫柔笑意:「不,是我太過于唐突了,若有讓您感覺到不愉快的地方請原諒,您給我的感覺很像一位故人;雖然我與他並未正式見過幾次面,但是的確很像.」

「這樣啊.」然摸摸臉,倒也不以為意:「大概是大眾臉吧,之前也有好幾個人把我錯認了,造成了不小的困擾.」他聳聳肩,然後從盒子底部翻出了幾個白色的瓷碗和筷子一一遞給我們.

「真是不好意思.」賽塔點了下頭,接過了碗筷.

「倒無所謂,先前誤認的更誇張.」轉過來看著我,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不知道和我相像的那位是不是人緣不好啊,連續好幾次都有人不善的動武,還好七陵學院的警備也夠強,不用我動手自然就有校園警衛清除了.」

「呃......沒有好好解釋過嗎?」這種困擾還真是麻煩.我光是想象就覺得很倒黴,

「說過喔,不過效果似乎不太有用,但是因為學院的關系,近年來這些事情已經很少了,不然我還真的會受不了.」不怎麼在意的像是說笑話般講給我們聽,然又翻出了杯子給我們倒綠豆湯.

大概是因為身為精靈的賽塔在這邊,我看見了後面的白色樹林里面探出了很多半透明的腦袋,有一下沒一下的出現又消失,還稍微可以聽見某種很清脆的笑鬧聲,好像是風之精靈在樹林里面打鬧般.

吃著菜肴,我原本打算跟然打聽一下黑史的事情,不過因為賽塔在這邊了也不方便詢問,畢竟他跟學長很熟,難保學長不會聽見這事情.

隱隱約約總覺得不要讓學長知道會比較好,他好像不是很喜歡我去亂查這種東西.

但是不曉得為什麼,我直覺羽里就是要我去找這段事情.

我是妖師嗎?

我自已也不知道.

上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五話 地獄之水    下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七話 白袍的書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