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九話 問題   
  
(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九話 問題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兩點四十八分

「紅隊第六小組出局!」

播報員傳來報告聾響.

接著正要大開殺戒的鷹獅被強制出局了.

我突然為對上他的學長覺得有點悲哀,因為有這種對手還算蠻無言的.

就在我分心看學長那邊時候,地面上突然傳來強烈的震動,就好像是地震一樣,接著在我們四周冒出了很多像是石筍的東西,尖尖的沖破地面不斷往上長.

「漾漾!快過來!」不遠距離處的喵喵對著我大喊.

這下子我才意識過來,也同時看見了有不同的隊伍正在嘗試用基礎咒術攻擊我們.

和喵喵三個人重新聚在一起之後,裘里斯抽出了一張我沒有看過,銀色的符紙:「渾蛋,敢對我動手,你們下地獄吧!」他原本很可愛的臉整個變成小惡魔一樣凶狠,接著把符紙往地上一按,突然滾出了很多銀色的小球.

我原本以為他只是想做絆倒人這種可愛的把戲,不過在幾秒之後我馬上自己推翻自己這種太天真的想法了.

那些銀色的小球往四周亂滾,很顯然也跟著我有一樣想法的對手發出了很歡樂外加看不起的訕笑聲,然後一腳踩上去.

往往,悲劇都是在太過大意之下發生. 湯圓

被踩上那瞬間,小球突然整個炸開來,活像刺猬一樣炸開成一朵大針花,接著踩住的人馬上變成肉串.可怕的事情還不在這邊,一看見其中一顆被踩,其它四散的小球馬上也跟著炸開來,追著那個隊伍跑,還不斷的擠上去,不用多久的時間,一個隊伍就這樣出局了.

我很害怕的看著裘里斯,深深的認為絕對不能與他為敵,也大概知道為什麼艾馬不敢反駁他了.

經過一陣子對決之後,場上的隊伍其實已經少很多了,零零散散的,連歐蘿妲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場外拿著大大的聖代悠悠哉哉的坐著邊吃邊觀賞了.

同時,我也把視線放回萊恩跟千冬歲的身上,他們兩個打了不算短的時間,身上都已經各自有著血痕,看起來有點狼狽.

千冬歲的同伴們剩下三個,有一個莫名消失了,大概是在其中被卷到受傷離場.我們這邊則是因為剛剛四散開來,反而都還僥幸存活.

我們聚好之後,萊恩往後翻了個身跳回來休息一下.

趁著個機會,喵喵立即幫他治療一些比較嚴重的傷勢,對面的千冬歲隊伍也做了一樣的事情,兩邊都獲得短暫的休息片刻.

萊恩伏低身體,很小聲的靠在我們旁邊說話:「等等攻擊時候,你們把下面那三個給絆住,我會把千冬歲給拽下去.」

艾馬對他比了一個拇指.

等等,這就是戰術嗎?

還來不及把話問出口,我感覺到身上一輕,萊恩又突然消失在上面,眨眼之後已經出現在千冬歲前面,紅色的大刀配合他的動作利落迅速的往千冬歲頸側擦上去.

快速的往旁邊一避,同時也攻擊回去的千冬歲往萊恩的腹側狽狠一踹,整個人往後跳開到地上的箭枝.

了解甩下雙刀,萊恩也追了上去.

「趁現在!」在兩個人一前一後跳開的同時,艾馬突然抽出幻武兵器往前沖,接著是有段距離的裘里斯跟近距離攻擊的喵喵同時出手.看他們一點猶豫也沒有,我也硬著頭皮拿出了米納斯對著那三個人狂轟,不過既然是千冬歲挑到的人,當然也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就被打倒,一邊防禦之際居然還可以試圖回手攻擊我們.

一邊投擲短刀一邊往我這邊靠過來,裘里斯哼了幾聲:「里面也有一個白袍,嘖,乖乖的倒下不就好了嗎.」

......你還抱怨別人!你也是白袍吧,我打賭對方現在一定也跟你想著同樣一件事情.

同一時間,停在刀上之後沒有多做休息,萊恩馬上就沖往不遠處的千冬歲,瞬間就在腰邊抽出了不一樣的雙刀,一前一後往獵物的方向劈過去.

往後翻身避開了攻擊,千冬歲再度從空中射出大量的箭枝,大部分都是用來招呼萊恩的,不過連半根也沒得逞,剩了幾根插在地上當做立足點.

「我短時間里面打不過你.」意外的,萊恩突然呼了一口氣,明明四周很吵雜,不過這句話格外的明顯.

千冬歲愣了一下,有點訝異的看著他,可能是沒想到自家的搭檔突然會這樣說,表情瞬間就有點複雜了起來.

「所以我要用壞招了.」聳了一下肩,萊恩突然一把扯掉自己綁好的發尾.

「萊恩!」知道他要干什麼之後,千冬歲發出怨恨的吼聲,接著蹬了腳突然就往我們這邊回沖.

時間好像是在瞬間停下來一樣.

萊恩在原地消失不見,不知道是往哪邊去,而地面上轟隆隆的冒出了剛剛那把大到很奇怪的刀阻擋了千冬歲回來的路.

下一秒,萊恩猛然出現在刀柄上,在千冬歲還來不及反應避開的時候,他已經整個撲上去一手抓住千冬歲的脖子,另一手要扯掉髪帶.

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被得逞的千冬歲瞇起眼睛,反手出現風符短刀直接插在萊恩的肩膀上迫使他放手.

連閃都不閃,硬是捱下一刀的萊恩用力掐住對方的脖子,沒扯到的另外一手往外一甩,一把幻武大刀被射上天空,接著垂直落下.

幾個碰撞的聲響之後,兩個人同時摔在地上.

灰塵過後,我看見落下的刀插在千冬歲的臉旁邊,紅色的血痕貼著刀鋒不斷的往下滑出,一點一點的掉到泥土里面.

不過他的手抓著萊恩的衣襬,所以萊恩摔在他旁邊,姿勢不是很好看,很明顯就是萊恩要往刀子上跳時被拽下來的,摔在地上的千冬歲直接拖著他同歸于盡.

仔細一看,紅組的頭帶已經出現在萊恩的手上了.

『紅組第八小隊,白組第九小隊!出局!』

「起來吧.」

先爬起來的萊恩朝著地上的搭檔伸出手,仰躺在地上的千冬歲冷笑了聲,然後搭上他的手翻身站起來:「萊恩

史凱爾,下次對決時候你再給我用消失這招混過去,就等著清帳.」

說完,一邊用手背擦著臉上的血一邊被工作人員引導出場了.

站在原地的萊恩表情疑惑的搔搔自己的臉,然後轉過來看我:「我明明就不會消失......」

不對,你消失了,而且是完全蒸發在空氣中的那種消失.

我們被工作人員往另外一邊引導退場,其實現在場上也差不多沒什麼組了,看來應該很快就會分出勝負才對.

一出場之後,喵喵立即幫萊恩治療肩膀上的傷口,艾馬站在旁邊繼續挑撥搭檔不應該下重手之類的話題.

裘里斯打著哈欠說了聲他要去找飲料之後就跑不見人影了.

無視于旁邊聽覺轟炸的萊恩自己扳著手指在算給喵喵聽:「拿到頭帶是兩個分數,摔到下面倒扣一個,這樣我們還是有賺到.」

喵喵笑著跟他打了哈哈,不過手也沒停下來,很快萊恩就完全給治好了.

也在同時,整個場上的比賽也終于結束了,最後留在場地上的是學長那個小組,其它隊伍通通被消滅了,我們這邊發出了歡呼.

因為要計算分數,所以暫時有點休息時間.

「褚,你可以來幫我一個忙嗎?」就在我想要去找然的時候,阿斯利安匆匆忙忙的跑過來.

「怎麼了?」看著跑過來的人,我有點疑惑.

找喵喵找萊恩幫忙都是正常的,不過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要我幫忙,見鬼了,該不會他要找的是另外一個人吧?只是名字剛好跟我很像而已?

糟糕!那我不應該答的,要是真的是要找別人不就很糗嗎!

出乎我意料之外,阿斯利安真的站在我面前,一副就是專程來找我的表情:「不是什麼大事情,不用擔心.醫療班的九瀾突然有事情要找你,你要不要現在馬上過去一下看看?」

戴眼鏡的僊人掌有事情找我?

我跟他應該是八竿子打不著關系吧?為什麼他今天興致這麼好突然想到要找我?

而且如果我沒有記錯,我早上去醫療班應該沒有看到他,難不成他是直接從醫療班本部來的?

抱著一腦袋的疑問,我先跟阿斯利安道過謝,然後趁著沒有人注意我的時候用了移動陣一下子就轉到了今天第二次來的醫療班.

果然景色一變換之後,我就看到戴眼鏡的僊人掌已經在保健室的門口在等我了,不過不是站著,而是蹲著.

他用很愉快的表情在檢枧地上運動大會的犧牲者.

「不要給我偷學生的尸體!」甩開門對他吼,接著輔長馬上就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漾漾,你來了啊,醫療班那邊有事找你,派九瀾過來,你問他看看,順便幫我監視一下不要讓他帶走任何一片肉屑.」

我對著輔長點點頭,他才又抱怨了幾句,縮回去保健室.

這個是九瀾已經站起身,直接朝我走過來:「嗨,褚小朋友.」

「你好.」先禮貌的打過招呼,我抬起頭看著這個其實沒有照面過幾次的人:「請問找我有事嗎?」

九瀾點了一下頭,用我根本看不出表情的表情很認真的開了口:「我在檢查某樣東西時候發現了一件怪事,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借你一根頭發還是一片指甲用用?」

借頭發?

我猜我的表情現在一定是滿滿的問號:「頭,頭發就可以嗎?」

「你要整個頭給我我也很歡迎.」九瀾馬上拔出一把寬面刀.

「不用了,請不要沖動,謝謝.」我馬上往後退開很大一段距離,非常害怕他下一秒會把那刀直接往我的脖子砍.

誰會整個頭給啊!又不是要死了說!

看著他好象沒有把刀收起來的意願,我又悄悄的往後退了一小段距離,這樣就算要逃有才能爭取一點時間.

「我給你頭發.」快速的拔了根頭發遞給他,我另一手握著口袋里還沒收起來的幻武兵器,有種背脊發冷的感覺.

「謝謝.」拿走頭發之後,九瀾終于放棄了寬面刀,收起之後才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小的玻璃瓶子,接著把頭發給收進去.

「請問我的頭發有什麼問題嗎?」看著他很慎重的動作,我也產生了懷疑.

九瀾轉過頭看我:「是有點,反正這件事沒有被禁令,所以這樣跟你說好了.」他頓了一下,重新開口:「當我在檢查某樣東西時候,發現那樣東西的顯微基因跟我手上有的人類資料很像......工會的資料包含了這所學校跟其它的學校,所以很容易核對.」

其實我聽得有點模糊:「所以跟我有關系?」

「修正,其實跟四個人有關系.」九瀾把瓶子收好,這樣告訴我:「不過其實因為我檢驗的東西你們都有靠近過,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那時候掉的就是了.」

我皺起眉,看著他:「你在檢驗什麼?」他說的話很奇怪,怪到讓人感覺到有些微不安.

看了我一下,九瀾緩慢的開口--

「湖之鎮起出的那具棺材,里面的尸體被搶走之後,我負責化驗所有殘存在里頭的東西,所有東西,包括一小只古代的細菌都要徹查.不過在這時候,我發現很有意思的事情.」拿下眼鏡,九瀾在衣擺上慢慢的蹭著:「里面殘留的物體居然跟資料里的四個人有類似的吻合,因為一看見是認識的人,所以我馬上就把剛出爐的資料給銷毀了.你要知道,如果資料上呈,里面的人就會很麻煩.」

聽著戴眼鏡仙人掌的話,我隱約也知道他偷偷在庇護我們,幫了我們不知道是算大還是小的一個忙:「謝謝,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就算是在原來世界,篡改資料也是不好的事情,我吞了吞口水,看著對方:「如果一個是我的話,剩下來的三個人是誰?」

我猜,光是我一個人,他應該不可能會做到這種地步,其它三個人一定有某方面的重要,重要到不能現在被影響.

「其它三個人當中有一個目前身份不能讓你知道,我剛剛先行告訴他之後,他要求的.另外兩個人,你個就是你之前的代導人,冰炎殿下.」

說真的,聽見學長那瞬間我真的錯愕了.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棺材會檢驗出跟我們有相關的地方.

「另一個是七陵學院的白陵然,因為你們三位都是大競技賽時候的選手,所以不排除是接觸棺材那時候掉的.但是,問題出在我拿出來檢驗的東西似乎都很久遠,不太可能是新物,所以才想要跟你們個別要個身上東西重新比對看看.」九瀾勾了一下唇角,沒什麼保留的大致講了狀況給我聽.

「呃......我大概知道狀況,那這樣就可以了嗎?」聽起來好象是我跟學長他們成為某程度的嫌疑犯之類的東西,不過既然學長也有份,那再嚴重應該還是可以稍微跟他商量一下.

「是的,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的配合.」說完,九瀾像是趕時間一樣,立即就消失在我的面前.

突然有種真夠倒黴的感覺,沒事好死不死被檢驗出來,其它兩個也夠倒黴了,不過就是參加一個大競技賽......

等等!

剛剛九瀾說了什麼?

我猛然回過神,意識到九瀾剛剛說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剛剛說,我們三位都是大競技賽的選手?

正確來說,應該是選手的照理來說是我跟學長兩個人才對.那多出來的那個......

白陵然也是大競技賽的選手?

「漾漾.」

就在我腦袋一片混亂時候,某個聲音就像早上一樣,出現在不遠的地方.

我轉過頭,看見然就站在我後面不選的地方,位置也完全沒變,只是他手上少了食物的盒子:「九瀾跟你講多少?」他的表情有點怪異.

向來我看見然的時候他都是帶著那種輕松的微笑,很難得看見他也有鐵青的表情.

稍稍倒退了一步,我覺得然有點怪異:「剛剛九瀾只說查出來有我們四個的資料......你為什麼沒說過你是大競技賽的選手?」我突然感覺,原來然瞞我我很多事情,明明大競技賽時候還差點變成對方,他卻一個字都沒有講過.

然半眯起眼睛,盯著我看了半晌才開口:「沒錯,我的確是七陵隊伍的代表之一,因為有人拜托我們,所以韋天才會跟著參加這次比賽,一直沒說是覺得那時候敵對,說出來你會很介意,後來發生那麼多事情,也來不及告訴你.」

不曉得為什麼,我直覺然就是避重就輕的回答我,甚至有點含糊不情的,不想讓我知道更多事情.

「誰拜托你們?」

然搖搖頭,拒絕回答我這個問題:「我只能說他對你很好,因為他的要求,所以只要是對上你們隊伍的,我們就會自動放棄不正面沖突.」

他這樣說著,讓我想起了七陵學院的確有讓人疑惑的放棄舉動,但是我沒想到是因為這樣子,只感覺那時候她們很怪.

可是,有誰會要求這種事情?

我覺得腦袋有點暈,一整個有種無法相信的感覺.

快速的思考,我依舊不曉得有誰會這樣大費周章的要不參加比賽的七陵學院出手,幾個比較熟悉的名單閃過,但是又一一的被打回票.

我身邊的人根本沒必要這樣做才對.

站在旁邊看著我,然緩慢的開口:「為了即將發生的事情,我們必須讓你在最短的時間里面學會保護自己,最快的方式就是增加實戰經驗.Atlantis學院雖然有足夠的空間和任務讓你快速學習,但是還是不夠,唯有加上大競技賽以及開眼你才可以勉強跟上.」

「即將發生什麼事情?」我覺得眼皮好象跳了好幾下,有種非常不祥的預感.

現在站在我面前的然整個都是陌生的,好象是不同的路人一樣,他說著我聽不懂的話,表情是極度生疏,冰冷得難以靠近.

「我們長久以來極力避免的事情.」然看著天空半晌,然後轉過頭看著我:「我必須告訴你,不要恨你身邊的人,在最危險時候他們依舊沒有拋棄過任何希望.」

他說話越來越奇怪,甚至有瞬間我覺得他根本不是在對我講.

我不懂然想告訴我什麼.

講完那些話之後,他突然沉默下來了,大概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他才再度開口:「我必須回去了,既然九瀾已經注意到這件事情,代表時間很快就會到來.漾漾,你自己待在這里要小心一點,很快的,我將需要幫你做第二次的看眼,請你千萬要好好調整身體,另外不要自己一個人落單有被下手的機會,好嗎?」

他看著我的目光很誠懇,雖然我幾乎完全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但是我還是點了點頭.

類似的話扇董事也有說過,他說我和學長都不能落單,但是我也不明白是為什麼.

然彈了一下手指,地面上出現了移送陣的陣型,他朝我點了一下頭:「那就,下次見了.」

還來不及跟他道別,人已經完全消失.

我看著那塊空地,突然有點不知所措起來了.

然跟九瀾今天都非常的奇怪,奇怪到讓我有點瑟縮想顫抖的地步.

「褚?」

猛然回過頭,我意外的看見了阿斯利安就站在不遠的地方,我無法確定他是不是有聽見我們的談話.

一臉時疑惑的看著我,然後阿斯利安慢慢的踏著規律的步伐走過來:「最後一次比賽項目要開始了,你還要留在這里嗎?」

我立即搖了頭:「沒事......」實際上我也不知道這算發生什麼事.

阿斯利安點了一下頭,沒有追問:「我們現在馬上回去吧.」

「恩......對了,阿利.」我抬頭看著比我高出幾公分的C部學長:「白陵然有參加大競技賽,你知道嗎?」管他們是不是認識,我幾乎是很下意識就問出這個問題.

像是沒料到我會突然殺出這一句話,阿斯利安先楞了幾秒鍾,之後才點頭:「我知道,大競技賽中的確有一名叫白陵然的選手,七陵學院因為是自然學院,所以不喜歡代表生命一部分的名字被公開,除了隊長之外,其余的人都是用代號的,但是在公會名單上的確有這個人.」他停了一下,用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我也曉得你們認識,這樣有什麼問題嗎?」

我立即快速的搖了頭.

「沒事,我們回操場吧.」

上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八話 騎馬打仗    下篇:(第十五部)故事與對決 第十話 最後一項比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