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四話 敵意   
  
(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四話 敵意

地點:Atlantis 時間:晚上五點二十一分

「漾~」

那個拖著顯眼龍袍的人跑過來了.

其實說實話,那件並不是想象中連續劇的那種龍袍(真的穿來會死人吧),而是改良的西裝款式......但是也改良的太離譜了吧!

那種金黃色閃亮底加上龍的立體繪花是什麼鬼!

「褚,你的朋友.」像是約好一樣,夏碎學長跟阿斯利安他們馬上轉開,就連剛剛本來還很熱情的喵喵也馬上放開我的手低頭假裝去夾自助餐.

喂喂,你們這群人有沒有點同情心啊?

我用了三秒鍾考慮我要不要假裝不認識他,然後轉頭逃走.

三秒之後這個機會也錯失了,因為那個很閃亮的龍袍雞已經沖到我面前來,帶著眾多看神經病的目光,很閃亮的在我面前轉了一圈,在那個大金色加上龍繡花的襯托之下,他的頭比平常還要鮮豔亮麗......不是錯覺,真的變鮮豔亮麗了.

你該不會來之前還跑去給頭發加色吧!

「漾~我打你手機你居然沒接!」五色雞頭一站到我面前之後馬上發出抱怨.

「我手機?」我摸了一下摸出了那只手機,果然有通電話沒接到:「呃......大概是沒注意到.」該死的手機絕對是沒響!它總是在不該響時候亂響,要響時候就不響.

「算了,反正本大爺也只是要找你一起過來而已.」

啊......原來我的手機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事情了,所以自動斷絕來電聲響了.我突然很感謝我的手機,要是真的跟他一起過來,我覺得我還沒到就死了,丟臉丟死的.光看那些號稱是朋友現在一個閃的比一個遠的我就知道.

很顯然對于別人目光不怎麼在意的五色雞頭一臉很熱絡的搭著我的肩膀:「漾~你決定舞伴了嗎?」

「呃......我跟喵喵一起,你咧?」基于還算是朋友的份上,我硬著頭皮跟他聊上了.

「哈,本大爺從來不用舞伴.」

也是,我覺得就算是食物也會覺得很丟臉吧......

就在我們兩個有一搭沒一搭聊天聊到一半時候,不曉得為什麼,我突然覺得背後整個很陰森森冷.

打個比方說好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有人拿著冰凍庫里面的劍山磨蹭你背一樣,除了冰冷之外還有刺痛,接著是滿懷惡意的目光.

我立即就轉過頭了.

有一個人就站在我背後不到幾步的距離,其實應該說是三個人,另外兩個就在他的左右邊,看起來很像是護衛還是手下之類的,三個人全都是黑色正式衣服的打扮,不過他們穿的衣服我沒有看過,應該是這個世界那種貴族之類的,除了布料看起來不錯之外,裝飾看起來也很值錢.

糟糕,我到這里之後居然經常在想變賣別人身上東西會有多少錢!

「你是啥東西啊?」同樣跟我注意到那個人來意不善,五色雞頭皺起眉,釋放了同等不善的態度.

有著藍色眼睛銀灰色短發的人用一種居高臨下的仰角看著我們兩個.

......原來這種角度真的可以看到鼻孔,不過首要條件是眼前這個人也夠高,不然他仰起來應該看見的是鼻尖之類的.

「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看見羅耶伊亞家的人.」這個用鼻子看人的家伙語氣很冰冷,仿佛沒有什麼感情似的,加上他本身看起來也很嚴肅冰冷,給人一種很難以親近的感覺.

重點是,他的口氣是十足十的瞧不起人.

五色雞頭幾乎是當場就發難了:「沒想到灰溜溜的妖精也知道羅耶伊亞家族大名,你愛慕我們家很久了是吧,唉,就算你私下注意本大爺的家族很久,殺人還是不打折的.」

「你敢這樣對我們少主說話!」站在左右的兩個人馬上沖著五色雞頭來了.

「為啥不敢,本大爺跟你們家又沒淵源,倒是你們要小心一點,千萬別得罪別人,不然有天被割頭領錢都不知道.」講話也很嗆的五色雞頭完全不管對方是什麼來頭,馬上就對沖回去.

四周已經有人注意到這邊了,我看見剛剛還閃很遠的夏碎學長和阿斯利安一前一後走過來.

「休狄,你要在這場舞會上掀起騷動嗎?」夏碎學長准確無誤的喊出來人的名字,馬上就讓正在叫囂的兩個左右手安靜下來.

轉過頭看著兩個學長,被叫做休狄的人冷冷一哼,又轉過頭看了我一眼:「高貴的家族已經跟低賤無名的人族打起交道了嗎?」他的語氣依舊很討人厭.

奇怪了,我沒有印象最近惹到這種人過,他感覺好像不是很針對五色雞頭就是針對我,不然滿場應該不止我是人類吧?

「即使是高貴的王族,若沒有尋常人,也只是無意義的靈魂.」夏碎學長拍了下五色雞頭的肩膀讓他往後,然後這樣告訴那個人.

「哼......血緣代表一切,就算這些無名的人都不在,尊貴的血統依舊尊貴,不會因為多一個人少一個人而改變!」不怎麼給夏碎學長面子,他眯起眼,完全不屑.

不過他這番話好像激怒了一,不少人,我看見已經有些人從原本看好戲的表情轉做瞪視了.

是說......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在哪里聽過類似這樣的話啊?

「尊貴的血緣不會因為瞧不起他人而更加尊貴的.」阿斯利安立即就反駁他的話.

看不起人的休狄冷冷的盯著阿斯利安半晌,突然一手扯住他臉邊的頭發,迫使他的頭往前一低:「我不想聽到高貴的狩人一族,尤其是你,幫低下種族對我說教.」

「你......」

啪的一聲,休狄的手被人一巴掌打開了.

而且打他的人,就是我.

◇◇◇

我深深覺得,自從我進了學院之後,除了力量之外勇氣也好像一直在增殖增加.

打妖怪,跑墳墓,被鬼追,打鬼族,跟學長頂嘴(我以為這是我盡最大勇氣做的事情)之外,現在還一巴掌打開某種應該是鬼族貴族的手,果然人生啊都是到處充滿了第一次.

糟糕,我不會因為這樣得罪了某某權貴然後怎樣死的都不知道吧?

休狄看著自己被我打開的手,原本結冰的表情又結霜,看起來很抓狂的樣子.

我在來舞會之前應該先買保險的.

「你這個低下種族居然敢碰我們奇歐一族的王子!」那兩個左右手比他更憤怒,一左一右就夾住我.

照一般電視劇來說,我接下來應該會被毆打了吧,打到連我阿母都認不出我來之類的.

我居然打了一個王子,好秒妙啊,這輩子我做過的大事就是打王子吧.

有種很微妙的感覺,沒想到有天我居然跟王子扯上邊啊,而且還是不好的那種邊.

就在我有種這樣被扁也很值回票價感覺的時候,阿斯利安和夏碎學長已經一人一邊各自料理掉一個人,當場把那兩個夾著我的左右手給打暈在地上.

「休狄王子,請管教好你的手下.」阿斯利安瞥了地上那兩個人一眼,冷哼了聲:「如果你不想在這邊丟盡王族顏面的話.」

「......你每次用這種態度叫我王子,我都很想當場殺了你.」發出驚人之語的休狄用一種很像在看仇人的表情盯著阿斯利安,一邊觀察他們我一邊偷偷摸著米納斯,很怕這個人突然動手.

阿斯利安皺起眉,似乎想講什麼話反駁.

然後,救星通常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你們在這里吵什麼?」剛剛還在跟別人說事情的學長遠遠走過來,一下子就打斷了緊繃的氣氛:「休狄,你在這場舞會上對我的朋友們有什麼不滿嗎?」他的語氣也很冷,甚至有高過對方的傾向.

果然冰塊的對手就要有千年寒冰才能克制.

「褚!你腦子給我安靜一點!」轉過身直接在我頭上揮了一巴的學長不用半秒又轉過去,完全不管我抱著頭要痛死還是痛活.

冷冷盯著學長的高貴王族突然很奇怪的笑了一聲:「我當然對冰炎殿下的友人沒有什麼意見,只是想奉勸您不要太常跟這種人走近,不然您高貴高雅的血統也會為您而哭泣.」

「我的事你少管!」學長非常不客氣的給他六個字.

碰了釘子的王族聳聳肩,也沒有興趣繼續交涉下去,他踢了踢昏在地上的兩個人,直到把他們踢到轉醒了才徑自轉頭離開.

那兩個手下連唉也不敢唉一聲的馬上跟了上去.

一場沖突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學長轉回來看了我一眼,然後才看著正在撥自己頭發的阿斯利安:「來找你的?」

「怎麼可能,是剛剛休狄找褚學弟他們麻煩,我跟夏碎才過來看看.」微微挑起眉,阿斯利安表明不是他的問題:「不過這麼久沒見,他的態度一樣這麼沖.」

「嗯......」學長表情像是在思考什麼,過半晌才踩來回盯著我和五色雞頭:「那個人是奇歐妖精的王子,也是下任繼承人,你們不要跟他直接扯上關系.」

五色雞頭撇開頭,一臉不爽.

我打賭他剛剛一定在心中想著要怎樣去蓋人布袋報仇.

「阿利跟那個人認識?」比起蓋布袋的問題,我注意到那個王子對阿斯利安的態度更不友善,活像他殺了他家阿公阿嬤還外加殺他全家上下跟養在狗屋里面一條狗的樣子.

「嗯,先前曾經當過短時間的搭檔.」沒有避諱,阿斯利安勾了淡笑給我們解釋:「大概半年左右,因為家族有來往所以我從小就認識他,原本我的搭檔就是戴洛,不過他以任務需要要求戴洛先找別的臨時搭檔,戴洛同意了.但是我跟他個性無法配合,半年之後就拆伙了,也因為戴洛的搭檔出了意外永遠離開,所以就這樣終止了搭檔關系.」

跟那種人相處半年......

我突然覺得阿斯利安是個強者,如果換成是我,半小時就掛了.

「休狄這個人不太能夠相處,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兩位學弟盡量不要再跟他正面沖突會比較好.」這樣認真的告誡著我跟五色雞頭,阿斯利安拍拍我們的肩膀,「好吧,既然舞會開始,大家也將不愉快放松在音樂當中吧,這美麗的夜晚用來討論這種事情也太可惜了.」

被他這樣一提醒,我才發現在沖突告一段落之後,會場已經開始有了輕松且悠揚的音樂,剛剛看戲的人也散了一大堆,剩我們幾個還在閑話家常而已.

走得有點遠的庚和喵喵小跑步的過來,才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學長已經先對她們搖了一下頭,于是兩個人也沒多加追問.

「那我與這位美麗的小姐先去跳舞吧.」顯然也不太想對剛剛的事情多說,阿斯利安已經對庚學姐做了邀請的動作,兩個人與愉快快愉愉快快的並步先走入會場了.

「漾漾,你要先去跳舞嗎?」喵喵眨著大眼,用那張超級可愛的臉看我.

「呃......我先吃點東西.」剛剛那些人一走之後,我馬上饑餓起來.

「好啊,那喵喵先去找萊恩他們了哦.」說完,喵喵很優雅的拉著裙擺又往另外一邊跑開了.

臭著一張臉的五色雞頭一臉陰暗往旁邊踏開.

「西瑞,你要去哪里?」我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蓋那個王子垃圾桶好好修理他一頓.」果然是打這種主意的五色雞頭用一種非常邪惡的表情看著我,「不然他不知道老大是誰,還有本大爺的手會很癢.」

你確定你真的打得的到他嗎?

還有他是一個王子耶!

我馬上轉頭看還留著的學長和夏碎學長,他們一定也聽到了,應該說點什麼勸阻吧!

「西瑞,如果不先讓那兩個隨側因事離去,會很容易失手的.」夏碎學長看了學長一眼,咳了聲.

不是吧......我有沒有聽錯?

「本大爺知道!」說完,五色雞頭風風火火的離開了.

我倒退了兩步,看著那一位到現在還笑得很溫和的夏碎學長.

正常人應該要勸阻吧!

「還未跳舞之前,我們去吃點東西吧.」還是很和藹可親微笑的夏碎學長推了推學長,心情很好的先轉往食物自助區了.

學長看了震驚的我一眼,突然露出了某種程度邪惡的微笑:「反正要打,就要不被察覺的打,自己不曉得對方是誰的人也有錯.」

說完之後,他就尾隨夏碎學長去拿盤子了.

這是教壞小孩的牽拖說法吧!

好孩子千萬不要亂學!

◇◇◇

在剛剛插曲之後,大部分的人注意力都被轉到跳舞的中心場去了,所以在食物區反而變得很少人.

不曉得這里人是都吃過才來還是食物自己會增殖增加,到我拿時候桌上居然還滿滿的,都是看了會很滿足的那種菜色,除了精致的正餐之外還有很多點心跟飲料,足夠吃到撐死都沒問題.

我被食物勾引到拿完之後其實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一回頭學長他們跑得連鬼影都沒有,整個食物事務區剩我一個,沒有半個認識的人.

左右看了一下,不去舞區的話附近還有供給的桌椅,人也不算很多,我就移到那邊去吃了.

這場舞會辦得很大,我連國小生那種年紀的小孩都有看見,應該差不多整個學校的學生都往這邊來了,舞區塞得滿滿的,到處都有人圍成一團在聊天.

反正我在這邊的熟人也不多,不用聊天交際也讓我稍微松了口氣.

抓到千冬歲的喵喵現在兩個人一起在舞池中心跳舞,萊恩則不曉得又消失到哪邊去了,大概我認識的人都可以在附近找到.

因為沒人打擾,所以我算是吃得蠻愉快的,直到被某個人不識相的打擾--

「漾漾!」某個跟剛剛喵喵一樣的多布東西直接撞到我的背後,差點把正在喝飲料的我給一口全都撞吐出來.

我一回頭,整個黑線都掉下來了.

那個說所要回去結果根本沒有回去,不知道還留在這里干什麼的扇董事,目前正嵌在我背後,很愉快的一把勾住我的脖子:「漾漾小朋友,聽說今天早上很精彩啊.」

連忙把她從後面推開,我很害怕的轉過頭:「扇董......」

才說了兩個字,扇董事馬上用她的扇子敲在我的頭上,「老話一句,你是想害我今天不用玩嗎?」

「不好意思......忘記了.」干笑看著她在我旁邊坐下,還是穿著那一身和服,在一堆西服里面看起來很特別.

「聽說你剛剛跟奇歐妖精的王子差點杠上啊?」一邊拿著我的點心一邊很自動的食用,扇董事用一種隨和的語氣問道.

「好像是.」其實那一切都是誤會.

「小朋友你膽子也蠻大的,奇歐的王子是黑袍喔.」

「噗--」我一口飲料還沒喝下去就馬上噴出來,「咳咳咳--」

像是老早就預料到會這樣的扇董事往後一靠,避開了那口茶,繼續悠悠哉哉的吃她的點心還順便拿出一塊手帕給我,「唉,又不跟你搶飲料,你慢慢喝會死嗎?」

我接過她的手帕又咳了兩聲,然後放下杯子被子錯愕的看她:「你剛剛說那個妖精王子是黑袍?」要死了!早知道他是黑袍的話我死也不敢跟他有關系,我剛剛聽的時候還以為頂多是紫袍或白袍之類的,沒想到居然跟學長是同一級的.

「嗯啊,跟伯爵是同年紀考上的哦,雖然目前沒人可以破我家臭小子的記錄,不過也已經很了不起了.」扇董事很快樂的看著我錯愕的臉,然後把最後一口點心給吞下去,「奇歐妖精是目前妖精族當中數一數二的望族喔,就跟你們班那個班長一樣,有著很崇高的地位.」

我有種腦袋整個空白的感覺.

跟班長是一樣的大族......也就是說我應該是惹到很可怕的一族了.

想來想去,我覺得我還是應該去買個保險才對,不然要是有天不明不白的在學校外面被暗算就虧大了.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奇歐的妖精王子要找我或者是五色雞頭的麻煩?

那位仁兄應該跟我們不認識吧,看五色雞頭的反應我也不覺得他沒有什麼交集.

扇董事盯著我看了半晌,然後突然勾出了詭異的微笑:「漾漾小朋友,其實呢我剛剛在來這邊路上,看見有個小女娃跟那個奇歐王子在附近的花園里面.」

「啊?」他們在花園里面干我啥事?

「然後那個小女娃好像被打了一巴掌,現在在花園里面哭的樣子.」甩開了扇子,扇董事搖了搖,眯起眼睛看我.

「喔......」希望她沒有受傷.

「那身為一個未來的男子漢,你不覺得你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應該過去好好安慰那個小女娃嗎?」

「咦?」這干我啥事?

基本上我應該不會認識扇董事說的那個女孩子吧?

「你怎麼說呢?褚冥漾小朋友?」一手靠在我的肩上,扇董事用合起來的扇戳著我的肩膀.

「呃......我是很想去啊,可是阿利說沒跳完舞之前不能離開會場.」其實我根本不想去啊,因為我又不認識那個王子的誰.

「你覺得這個會場比較大還是我比較大?」收回扇子,扇董事笑得好像很天真.

「......你比較大.」

也就是說我可以離開會場是嗎?

「那還不快去!」

◇◇◇

被驅逐出舞會之後,我一頭霧水的在附近的花園找人.

基本上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在這里,不過扇董事說的還真的沒錯,出會場時候完全沒有任何東西來阻擋,很順利的就離開了.

在附近幾個大小花園繞了繞還是沒看到有誰,不曉得是不是那個女孩子自己離開了.我決定再往遠點的花園找一下,真的沒有的話回去也好跟扇董事有個交代.

「你在找什麼?」

「哇啊!」

就在我正打算鑽遠一點花園去找的時候,冷不防有個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傳出來,差點沒把我嚇死.

「萊恩,麻煩你下次可不可以從我正面出現?」我這樣被嚇遲早有天心髒會被嚇到從嘴巴里面噴出來.

「我剛剛有從你前面走過去.」萊恩這樣告訴我.

喔,所以沒看到應該是我的錯才對.

「咦?你怎麼在外面?」我還以為萊恩會跟千冬歲一起在會場里面才對.

「......我進去干嘛?」

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萊恩進去干嘛,他會消失,應該沒有一個人希望跳舞跳到一半舞伴就這樣蒸發在空氣當中吧.

「有提供飯團嗎?」顯然飯團比舞會的吸引還要大,萊恩開口就是問他的民生問題.

「......沒有看到耶,你要不要去問廚師.」我印象中好像沒看見那玩意.

「嘖.」一臉可惜的萊恩偏過頭,「那我不進舞會了.」

「咦?喵喵跟千冬歲都在里面耶.」而且我看你也換好衣服了.

「飯團不在里面.」

不然你覺得飯團大過朋友是嗎?

「你剛剛在找什麼?」將他對飯團的愛意說完之後,萊恩問回了一開始的話題.

「喔,我在找個女同學.」說真的我連那個人是圓是扁都不曉得,「剛剛有人跟我說應該是在花園這一帶,可是我在附近找了又一下子都沒看到,萊恩你知道嗎?」

其實我只是抱著隨便問問的心態問他,沒想到萊恩居然點頭了.

他往後指,我記得如果沒錯那邊是水池花園的方向,就是黑館附近,我跟五色雞頭第一次被安因砍的地方,「在那邊.」

"「喔,謝謝."」怕那個人離開,我馬上就往那方向跑,一邊跑還一邊回頭喊:"「對了,聽說等等還會上菜,你要不要再去看看有沒有飯團?"」

站在原地的萊恩緩緩的點頭,然後就這樣不見了.

說真的,要不是他是我同學兼朋友,我還真覺得他跟阿飄是一國的.

上篇:(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三話 舞會    下篇:(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五話 氣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