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七話 安因   
  
(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七話 安因

地點:Atlatis 時間:晚上九點四十一分

"「褚冥漾!"」

莉莉亞差點尖叫出來,我打賭她一定也差點沒昏過去.

可是我們都聽到有第三者的聲音,我急忙把那張撕下來的圖折起來塞到口袋里面去,莉莉亞則是把板扳子塞回去,把整本書闔起來塞進背包.

我們的動作快到連我自己都覺得很神奇.

那個突然出聲出來的冒失鬼幾乎是下一秒就出現在我們面前:"「漾漾?莉莉亞?"」

"「安因先生?"」

看到對方之後,我們兩邊都驚訝.

站在我們面前的,是身為黑袍的天使.

"「安因先生你不是出去任務了嗎?"」我看看眼前的天使,意外他會突然出現在這邊.

該不會是這幾天黑館里面原住民回巢期到了,所有人都開始返家了吧?

"「嗯......今天結束了."」如同往常一樣,安因仍然笑得蠻和藹可親的,"「不過現在時間不早了,你們怎麼還在校園里面?我記得兩位沒有夜間的課程才對."」

"「啊,那個,其實我們只是在聊天......不是啦!我要找他決斗!"」很崇拜黑袍的莉莉亞突然有點結巴起來,說話開始吞吞吐吐的.

"「我們只是剛好遇到在聊天."」我連忙同意她前一句話.

安因來回看了我們一下,突然露出某種很了然的笑容:"「我明白了,這是很美妙的事情,不管哪一個種族都會被祝福......"」

"「不是啦!"」莉莉亞馬上大喊切斷他的話,"「您誤會了!本小姐跟這個人類才不可能有啥美妙的事情!"」

真對不起跟我在一起都讓你感覺不好.

"「我們真的只是在單純的聊天而已."」被誤會事情就大條了,我也急忙跟安因解釋:"「因為這幾天學院祭啊,很多事情好聊的.對了,安因你沒有去參加真可惜,舞會時候很多人喔."」拉開話題拉開話題,為了以後不被莉莉亞遷怒甚至遭到屠殺,我用力的拉開話題.

"「那倒是."」安因笑了笑,同意我的話:"「那你願不願意現在陪我去喝點咖啡或吃些點心,聊些舞會時候的事情?"」

"「咦?"」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安因會在這時這邊主動約我,還以為他應該會去找其他人,或者是回黑館再說的.

而且他說話方式有點怪怪的......

"「你們剛剛在看什麼?"」

還來不及思考的時候,安因已經走往莉莉亞放著背包的地方,我們兩個同時轉往那邊,莉莉亞表情立刻變成大事不好不妙的樣子,我則是開始冒冷汗.

因為太過于匆忙,黑史的書本一角漏出背包外面.

應該是注意到那本是什麼書,安因一點也不猶豫的抽了出來,然後看著燙金的封面有好長一段時候.

長到我有點考慮叫莉莉亞跟我一起馬上開溜.

他看著那本書,眯起眼睛.

有那麼一瞬間,我突然心髒怦咚的震動了一下.

安因給我的感覺......很不善,讓我完全不想靠近.

而且這種感覺我之前也有過一次.

"「這本書是人家借我的......"」莉莉亞吞了吞口水,走過去想要跟他解釋.

"「莉莉亞!他不是安因!"」

我想起來了,那種感覺曾經在輪船上我也體驗過一次,有個人曾經給我一模一樣不妙的預感.

站在我門口的那個人,叫做阿希斯!

阿希斯.安地而安地爾.

◇◇◇

安因抬起頭.

往前跑了兩步,我一把將踏出去的莉莉亞給拉扯了回來,握著她肩膀的手全是冷汗,而且正在發抖.

我無法想象......

如果這個人不是安因的話,那安因在哪里?

"「他不是安因先生"」莉莉亞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表情整個凝重了起來.她甩開我的手,將九門盾甲安在手上:"「你是誰!擅闖學院假扮成黑袍人員有什麼用意!"」

顯然的,莉莉亞意外以外的居然選擇相信我.

那短短的時間里面,'安因'突然笑了起來,熟悉的聲音,但是不熟悉的動作.

我們的安因不會像他一樣用囂張的方式大笑,好象他眼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垃圾一樣.

莉莉亞一手護著我,將我往後推了一點:"「快跑."」

"「我幫......"」

"「跑!他不是普通人!"」厲聲的對我一喝,臉頰滑落冷汗的莉莉亞一把把我推往出口:"「九門盾甲,攻擊之變!"」

我被她推得踉蹌了好幾步,根本來不及反應,只看到九門盾甲整個泛出了不祥的紅光,像是血一樣的顏色.

停下笑聲之後,'安因'完全不躲不閃,無趣的看了往自己撲來的莉莉亞一眼:"「原來你就是重啟鬼門的那個小姑娘."」

時間幾乎是暫停的,下一秒,我聽到巨大的聲響,根本沒有看見他是做了什麼動作,原本朝他沖過去的莉莉亞整個人被打非起來,牢牢實實的撞上我旁邊的支柱,力道大的把柱子從中間給撞斷開來發出了可怕的巨響.

整個人摔出去跌在石礫里面,莉莉亞掙紮著要爬起來,可是卻爬不起來,她全身都是碎石跟灰塵,然後吐出了一大口的血,沾在白色的衣服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莉莉亞!"」我連忙跑過去出去,想把她拉起來,可是又不敢亂拉,因為她好象骨折了,整個左手都腫起來.

似乎沒打算下一步攻擊,'安因'就站在原地盯著我們兩個的一舉一動.

"「離開這里......"」用力抓住我的袖子,莉莉亞又吐出口血,很不妙的是血居然是黑色的.

冷靜,冷靜,我知道我能做什麼.

'風之音,水于葉相飛映,貳貳傷回愈.'將手圈成圓,我放在莉莉亞身上.

一點點的光芒散在她身上,我看見莉莉亞似乎有比較好一些,但是有可能是因為我個人修行不足,她的傷勢恢複得很慢,一時半刻還爬不起來.

"「滾開!離開這里!"」似乎不想讓我浪費時候,莉莉亞之間直接拍開我的手阻止我用百句歌幫她療傷,氣急敗壞的喊.

"「這可不行,他走掉我就會很傷腦筋."」

不知道什麼時候蹲在莉莉亞另外一邊,也就是我對面的'安因'突然開口說話.

我跟莉莉亞兩個人同時被嚇呆了,完全無法反應,甚至我們連他什麼時候蹲下來都沒有察覺到.

那一秒,我真的很想逃.

"「你到底想要干什麼!"」抱著必死決心,我整個人撲在莉莉亞上面,很害怕他像剛剛一樣又有動手.老實說,我大概現在也腿軟逃不掉了,而且要跑也不見得可以跑.

'安因'站起身,金色的發在夜空中飄開,一如往常美麗得異常.

有那麼一瞬間,我真想相信他跟平常的安因是一樣的,但是,他不是.

可是要將一個人偽裝得的連氣息都相同,甚至進入戒備森嚴的學院里面......我打了一個冷顫,整個人好象掉進冰庫里面,連發抖都忘記了.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他只用一種方法.

"「......你把安因怎麼了?"」

低著頭看我,'安因'露出了漂亮的笑聲:"「吃掉了."」

盯著那張臉,突然有個溫溫的水珠從我臉頰旁邊掉下來,很快的就冷卻.

直起身,'安因'環著手往後退開一步:"「不然我留著干嘛,黑袍的靈魂果然比起一般的人還要有價值."」

我看著眼前不是安因的這個人,用安因的臉這樣對著我們講話.

幾乎沒有再于與他說任何話,我像是被操縱的人偶一樣,用著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速度取出了米納斯,朝著我熟悉的天使正面開了一槍.

沒有思考,下意識的動作,我連應該思考什麼都不曉得,整個腦袋亂轟轟的一片,什麼也想不起來.

那顆不知道是什麼的子彈在空中發出一個微弱的聲響,還沒擊中目標就掉下地面,叩咚的兩個聲響就靜止了.

我的動作也像是那個子彈一樣,跟著靜止了.

接下來要做什麼?

能做什麼?

"「你似乎很震驚,不過這應該跟你沒有關系才對."」撿起了那個子彈,'安因'像是很愉快的把玩轉動著,然後子彈在他的掌心突然化成碎末,消失在空氣中:"「這個黑袍呢,想要深入比申的宮殿中做調查,只不過他運氣不好,因為我這兩天剛好留在那邊聽比申廢話,所以就順手收拾他;接著我想起來我剛好也少了一個能夠直接進來這地方的身份,就暫時先借用了."」

我看著他,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做什麼反應.

恍然的時候,突然有人很用力抓住我的手,反射性的低頭一看,我看見莉莉亞在瞪我.

"「褚冥漾,快點逃."」然後她放開,突然支著地面整個人翻起身站了起來:"「九門盾甲,第三度解放."」

語畢,她手上原本已經暗淡的兵器再次出現了刺眼的紅色光芒,而且形狀也跟著在做奇異的改變.

我看著這個畫面.

在不久之前,有個畫面與現在重疊.

'別害怕,沒事的......'

那是誰講的話?

'這里是我們三個人的基地.'

一個畫面,三個人影,金色的樹林當中有人跑在前面,一下子就竄到最高處的地方,接著對著另兩名同伴招手:'我與我的朋友分享,愛兒菲森林的黃金光景,這是屬于我們的地方.'

他們在歡笑,他們在樹林中跑動,模糊的人影跟著看不清楚的面孔.

時間好象一下子變得很悠久.

然後,原地燒起了火焰.

'這里不是我們的地方.'其中一個人站在原地,不走了,聲音冷冷淡淡的像是在哪里哪邊聽過:'時間不會永遠都停留在這里,我們都會往自己的方向走,時間來臨的時候,你們怎麼說?'

那是誰說的話?

很熟悉,有很陌生.

'我不會與你們為敵,我不會傷害你們.'

'別害怕,不會有事......'

那一瞬間,有很多景色重疊.

我根本不知道我看見的是怎樣的畫面,不久之前跟很久之前全都混亂了.

于是,我聽見莉莉亞的尖叫聲.

全部的幻象都散掉了,我依舊站在原地,但是其他人已經動作了.我完全不知道在剛剛那短暫的時間里面這邊發生過什麼事情.

莉莉亞被'安因'一把抓住了脖子提高起來,她的手無力的垂在身體兩側,頭發全部都散開了.

"「米納斯!"」不知道從哪邊生出來的力量讓我往前沖過去,我另一只手抓住了莉莉亞被提高的身體,持槍的那手就往'安因'身上連續開了好幾槍.

我在發抖,莉莉亞也在發抖.

"「唉,總是沒有一個機會能好好的坐下來談談."」藍色的眼睛慢慢的,低下來,冷冰冰的視線落在我身上,我整個人都僵硬了,連第二次開槍都沒辦法.

那種感覺好象是有千斤重的東西壓在身上,壓到差點跪下來,接著從頭頂到手指尖到腳全都麻木動彈不得,一種莫名而來的巨大恐懼壓到讓人喘不過氣.

完全沒有一點溫度跟感情的目光就這樣直接放在我身上,我連喘氣都開始覺得困難.

我只能看見他松開手,莉莉亞從他的手上掉下來,她的脖子上整個都是黑色的,連臉都開始爬上那種詭異的黑絲.

顫抖著小小的身體,兩手抓住自己的脖子,莉莉亞張大了嘴巴像是想要喊出聲音,眼睛瞪得很大,從里面不停有眼淚冒出來,黑色的血絲開始爬上她的眼睛,她整個人都蜷曲了起來.

"「妖精無法承受這種毒素,我看我還是好心一點替她解決好了."」這樣說著,'安因'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在我面前伸出了手,蓋在莉莉亞的臉上.

那時多眼熟的畫面?

"「不要!"」

像是全身都突然放松下來,我整個人撲上去,可是來不及.

我眼睜睜的看著我明明快要碰到他的手,再多一公分就可以拉開他,可是我來不及.

黑色的東西整個將莉莉亞的臉都覆蓋上,將我的手彈開,我的手瞬間被割出了很大一道裂口,噴出來的血全部都是黑色的.

莉莉亞連尖叫都沒有,就這樣在我面前,不會動了.

不對,她不會死!

這里是學校,不應該會有任何一個人死掉.

莉莉亞不會死!

「你真的很麻煩!不只是你......」走過來一把扯住我的手,把我整個人從地上拉起來,「安因」突然抬起頭,接著露出了冷笑,「浪費太多時間了」.

同一秒,他的腳下出現了巨大的法陣,血紅的顏色最熟悉不過.

那是鬼門的法陣.

「安因」在鬼門成形之後抓著我跳開,一開始我以為他是要讓開鬼門,不過他突然抬頭看著上面,表情警戒了起來.

『最高危機警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們正上方的瞳狼手上抱著莉莉亞,從高處往我們這邊看:『直接封鎖准備,三......』

「嘖,來了個麻煩的人物.」盯著上面的瞳狼,「安因」抓住我的手往後退.

『二,一!』瞳狼倒數完畢之後張開嘴巴,一個銀色像是棒球大小的光球出現在他臉前,不用半秒的眨眼時間,那個光球突然整個往下撞擊在鬼門上面,接著是巨大的爆炸聲響.

整個地面都開始出現劇烈的搖晃,鬼門被炸得四散,立刻就不見了.

「西位,東位,補上!」爆炸過後,「安因」的兩邊突然閃過幾個影子,等他們停止之後,仔細一看是臣和後各自在兩邊,而帝就站在我們的正前方.

「你外面的樣貌甚至氣息雖然與我們的行政人員相同,但是本質並不是.」帝的聲音很沉,和他以往說話的方式完全不一樣.

「嗯......我原本不想引起騷動的.」無奈的一笑,「安因」空著的那一手按上自己的臉,然後緩緩的往後移動,順著金發往後梳,他手指梳過的地方全都變成黑暗般的藍色,而眼睛也染上了不同妖異的色彩.

我認識他,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他!

「比申鬼王第一高手,安地爾,放開我們的學生.」後直直的瞪著顯露出真面目的人,帶著怒意喊.

「他是你們的學生嗎?」像是聽見什麼好笑的事情,安地爾突然笑出來了,他的表情跟剛剛不太一樣,給人一種......很怪異的感覺,「跟以前一樣,你們確定你們讓他入學不是為了要監視而已嗎?」

我愣住了.

監視?

我不明白他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帝皺起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如果你不是裝傻,那就是這學院的最高董事連你們這些干部都瞞著.」安地爾突然看了我一眼,勾起了奇異的笑容:「不過我肯定,那位殿下什麼都知道,你們還真是悠哉,趁還有機會的時候好好的准備如何讓學生都能逃走吧.」

「少說廢話.」直接打斷他們交談,在另外一側的臣猛然蹬了腳跟,無聲無息的就出現在安地爾後面,直接往他的頭頸後扣去.

快速的往旁避開,安地爾松開手,一被他放開之後有了空隙,後立即逮到機會把我往旁邊拉走.

幾乎是同時,四周出現了好幾個黑色的人,將這里給團團包圍住.

學長就站在他的面前.

◇◇◇

「我還在想都已經解開壓抑能力了,怎麼這邊的黑袍還不來,警備也真松懈.」

環起手,似乎不覺得被許多黑袍包圍住是件危機事情的安地爾依然是彎著笑,輕輕松松的在四周看了一下像是在確定有多少人,或者是他在確定有沒有認識的人,最後就把披目光放在學長的身上:「你如果晚一點來,你保護的學弟我就不客氣帶走了.」

「想都別想.」學長伸出手,幻武後患兵器拉出光線之後直接在他的掌心上面成形,被握著:「我警告過你很多次,不要靠近我們.」

安地爾聳聳肩,露出無奈的表情:「你們兩位一個是比申想要的人,一個是我想要的,就算被警告,我想我還是不得不來,放過實在是太可惜了.」

「少廢話.」瞇起眼,已經完全不打算跟他有過多交談的學長瞬間就出現在鬼王高手的面前,冰冷的長槍在空氣當中劃過一絲像是流光般的東西,直接就往眼前對手的脖子切去.

當然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被他切去頭顱的安地爾動作也很快,長槍銳利的那一面在劃過他脖子之前就停了下來,空氣當中突然像是被什麼阻礙一樣摩擦出大量的火花,接著學長的長槍被彈開,將槍彈開的安地爾往後一跳,拋開手上被槍逼到擦到變形的長針.

「喂.」盯著學長,安地爾半瞇起眼睛,表情有點疑惑:「其實我有件事情不太曉得,我們兩邊都找他找了不算短的時間......」他突然指著我,旁邊的後往前一擋,就怕敵人突然發難.

「但是很奇怪的是,為什麼直到現在我們才注意到他的存在呢?」

有那麼短暫時間,我突然整個人發毛起來,安地爾講的這句話非常奇怪,怪到讓我打了寒顫,有種跟我非常密切的關系.

「後!把褚帶走!」就在我幾乎反射性想要問他是什麼意思時候,學長突然對著後大喊.

「你們想要掩蓋什麼!褚冥漾是妖師這點你們還想要隱瞞他多久!」

四周突然全都安靜下來了.

我是妖師?

聽著一直以來有人對我說的那兩字,我突然有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

原本包圍住安地爾的幾名黑袍也是突然一愣,像是動搖了,好幾個人疑惑的看著望了學長,但是卻沒有移動半步.

就站在前面的後回過頭看了我半晌,然後有點顫抖:「你是妖師?」她的聲音很細小,小得像是微弱的哀鳴一樣.

我不知道她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後突然倒退了一步,好像我身上突然長滿了什麼生化細菌一樣.她瞪大眼睛,好像我根本是個陌生人一樣.

我們中間的氣氛瞬間變得很尷尬,我不曉得怎樣跟她開口說話.

「唉!你們廢話是說夠沒有啊!」打破沉靜的是我最熟悉不過的聲音,站在黑袍群中的班導走出來打了一個哈欠:「聽到快睡著了,老師我還是翹夜間課程來的,速戰速決才不會影響到我的時薪高低啊.」

「是啊,這樣會妨礙學生作息喔.」另個比較小個子的黑袍也站了出來,他彈了一下手指,四周突然蹦出了很多火花:「鬼族都放肆到我們學校了,開始進行難得一見的黑袍驅逐比賽吧.」

「我贊成.」

直接拔出雙槌往安地爾所在的地方打下去,奴勒麗露出愉快的笑容:「拖拖拉拉的最後一名等等買單吧.」

被她這樣一說,其他幾個黑袍好像才大夢初醒一樣,突然同時抽了兵器要對付安地爾.

似乎並不想同時應付那麼多黑袍,輕輕閃開奴勒麗攻擊之後,安地爾往後翻開一大段距離,拿了被借來的黑史揚了揚:「褚冥漾,你知道要怎麼找我.」

我知道怎麼找他?

「還有,剛剛我是開玩笑的,那個黑袍的天使可是景羅天要的人,我還暫時不想跟景羅天為敵喔.」

「喂......」突然反應過來,我還想知道更多一點東西,但是帝已經過來攔住我,我根本沒辦法再開口.

他剛剛說什麼?

他說安因是誰要的人?

「這是送你的.」在最後要離開之前,安地爾突然朝著學長灑了一堆黑亮的東西,接著轉身立即就消失在黑暗當中.

立刻就揮動兵器將所有的黑針都打下來,學長皺起眉拔去左手腕上遺落的唯一一枝.

然後,一切都安靜下來了.

上篇:(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六話 最初始的故事    下篇:(第十六部)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八話 被隱埋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