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三話 真實與反面   
  
(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三話 真實與反面

地點:精靈之地 時間:千余年前

在那之後,安地爾花了一小段時間用不讓人起疑的速度使傷口配合藥物愈合.

他知道那些後來的藥物其實里面真正有效用的並不多,身為妖師的青年不著聲色的在測試自己,對于突然闖入秘密基地的生客,他始終抱持著懷疑的心態.

精靈來到這里的時間不多,大部分都是在黃昏過後,少許時間會在白天到來,就像他諞淮偽患窶詞焙蛞謊^?nbsp;

「那是因為他在精靈族中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在安地爾提出疑問之後,凡斯于是如此告訴他.

那種樣子的精靈會能處理什麼事情?

「你認為他什麼都做不了嗎.」勾起了微笑,妖師一族的青年走過來查看了一下他的傷勢:「我看你也差不多都好了,還想賴在這邊多久啊?」他不記得他們的秘密基地什麼時候得多一個人.

「之前你說過可以去精靈族逛逛,我在等這個時候啊.」愉快的哼著歌,安地爾接過了每日一藥灌入胃里.

「嗤,剛好我今天要去一趟,走吧.」拋了塊藍色的水晶過去,答應的很迅速的凡斯瞄了他一眼:「那個里面有可以遮蓋身上氣息的咒語,加上風之精靈的幫忙就不容易被一般精靈發現了.」

「明白.」

說實在的,安地爾對于青年會答應這麼爽快也稍微感覺到有點訝異,看起來這個精靈之地應該也不是什麼嚴備的地方.

「不過,你要去精靈之地做什麼?」他不認為妖師青年是真的心血來潮要去觀光.

轉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凡斯沒有任何表情的整理著自己要攜帶的物品:「去示警,他已經有好幾天沒來了,但是我前天在精靈之地外圍河域的另一端找藥時候發現那邊的土壤跟植物不對,近期之內可能會有水禍,河域兩端除了精靈之外還有別的種族走動,必須先做好准備.」

「喔,原來如此.」看來這個妖師對精靈一族也算挺好了.

「你的口氣很不以為然.」系上繩帶,凡斯直接往外走.

「據說精靈可以與所有的東西打交道--當然除了鬼族之外,如果真的要發生水禍他們也應該早就知道了,何必要一個妖師去示警.」說不定水之精靈還會主動把水禍繞道.

「可以當我是多管閑事,既然知道了就要去一趟,不然怎麼算是朋友.」

「呵......那麼還真是好朋友.」

接下來兩個人都沒有繼續談話,空氣整個沉默下來,凡斯瞄了他一眼示意跟上,就用一種很快的速度跑出了山谷的范圍.

當然是用相等速度追上去的安地爾很快的就脫離了秘密基地的區域.

青年帶著他跑過了狹窄的山谷道路然後跳上了翠綠的廣大草原,當時安地爾就是在這里被拾回去的.

他一直不曉得精靈一族也在這附近,因為精靈會搞鬼,要是不知道正確的路,就算他們住在你家隔壁也不見得能夠找到.

草原附近還有著其他種族,甚至偶然間能夠看見狩人一族的經過,那種東西跟精靈很相似但是卻又不一樣,在原野上守護著過往旅人.

並沒有順著草原直行,青年用著很奇怪的路線在大草原上繞了幾圈之後才跑出了草原,然後鑽進了一個巨大的森林當中.

進到森林之後安地爾很敏銳的就察覺出來這里到處都存在某種結界跟生物,但是卻怎樣都無法捕捉到來源.

「這里面就是精靈之地了,目前這里是冰牙一族的居住地,但是為了避免被鬼族發現,所以他們很快就會再換地方了.」看著他左右翹望,凡斯隨口幫他解釋.

「我以為精靈一族都是定居的.」沒想到鬼族還可以把他們追的四處跑,安地爾突然覺得有某種成就感.

「聽說大部分精靈族都是定居,但是不曉得為什麼冰牙一族會經常搬遷,大概每隔一千年左右就會輪換一次不同的地方,有一種說法是因為別的種族數量太多而精靈需要淨潔之氣,才會在被完全汙染之前先尋找下一個能棲身的地方,而鬼族通常都是汙染之氣的根源.」辨認著正確的道路,凡斯快步的跗飶T薔龠痁指援瘝兔怨a骸父{菅悄撬社冱窊眶薣P偎p甯D淥鳥x腫褰銜kz@拷戚冉掀鵪淥獎鈱r揖銣j萌菀妝環⑾鄭w市枰i背0崆ǎ陷i焙蚧夠岣q綈幔|菟瞪洗偉崆ㄊ焙蠆畔喔羝甙俁嗄輳版b湟恢痹謁醵獺!顧淙凰し朐Q還蓯瞧甙倌昊故且磺酉N嵋淮我慘丫J愎瘓昧耍s暾O雜謨籃愕木飶R此鄧坪踔皇嵌淘蕕氖笨獺?nbsp;「嗯,他們看起來的確是跟一般種族住的挺近的.」草原外圍都是別種種族在奔跑,森林里面就有個大型精靈居住地,僅是鄰居的范圍.

停下腳步,凡斯在附近找到了一棵巨大的枯萎樹木:「不過精靈會保護自己的,他們外圍布下了各種結界阻擋咒術讓其失效,法陣移動什麼的都不能使用,不這樣用腳走無法順利進來.」說著,他找到上方一個發亮的符號,拍上一下之後四周的空氣立即騷動了起來.

站在後面的安地爾只感覺眼前好像一亮,等到空氣精靈平靜下來之後四周仍然是森林的樣子,什麼也沒有,但是那棵干枯的大樹中心卻多出了一個能夠讓人通過的大洞.

原來這就是精靈出入的門口嗎?

果然很夠隱密.

無法使用法術追蹤這地方,安地爾默默的把進入的路線全部記清楚,這下子如果把路線圖收回去送給耶呂當紀念,他應該會很愉快的馬上殺進來.

而那些毫無防備的精靈會死絕.

「......」

算了,他暫時也懶得跟精靈作戰,改天有興趣再告訴耶呂吧.

「安地爾,再不進來你就在外面等我出來.」已經進入樹洞看不見人影的凡斯丟出來這樣一句話.

「哈,怎麼可能.」立即跳進樹洞,而那個洞在之後也閉合了起來.

整個里面空間是黑暗的.

但是那片黑暗只維持了須臾的時間,在兩人走了一小段的距離之後就看見了眼前有著微弱的光線,然後冰冷的氣息竄入,一種無暇到幾乎沒有雜質的空氣環繞在四周,透進來的風回蕩在道路當中,越是往外就越能看見出口四周結滿了薄薄透明的冰霜,一不小心甚至可能踩滑腳.

他嗅到名為無暇的淨潔氣息.

踩過那層薄冰之後,眼前豁然一亮,四周像是都在折射著光芒,一時之間對于他們太過燦爛明亮了,讓安地爾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等待刺眼的不適過去.

「我們到了.」

隱約的,他聽見了凡斯愉快的聲音.

「歡迎來到精靈之地.」

冰冷的白霧在四周散開.

安地爾眨了下眼睛,逐漸適應之後才發現那些刺眼的亮光是陽光照在冰面上投射而來的,整個周圍都是這樣子,不時的光影轉換讓人有種交雜的錯覺.

所看見之地全都是冰,透明的,白色的冰面,風之精靈大氣精靈的聲音在上頭嘻笑著,遠遠的冰地上面還可以看見穿著白色寬袍的精靈在打鬧游玩.

與樹林中的種族不同,這里的精靈幾乎就像是冰造出來一樣,銀色到幾乎透徹的發跟白皙的漂亮面孔,乍見時候會有像是隨時會溶化的感覺.

然後在廣大的冰面之後,他看見的是一座冰色的城池.

散著冰冷霧氣折射著光芒的冰之城市,那里面到處都是冰面,銀色而透明,隱約的可以看見還是有點花草什麼的種植在里頭,但是這些植物以透明的居多,甚至跑出來的幻獸都是罕見的銀白雪色.

冰的世界.

「我們要走這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已經看過好幾次到不會驚訝的凡斯在附近找到了地下道路,自行的翻開了壓在上面的石頭冰板,下方立即就出現了更加深沉的黑色通道.

「密道?」挑了眉,安地爾隨後跟著爬下去.

「不然你以為我這樣大方走進去之後,那些精靈會列隊歡迎嗎.」冷哼了聲,凡斯點燃了一點亮光,沿著僅有的道路往前.

「嗯,應該會拿著刀歡迎你.」自投羅網的妖師不多,殺一個是一個.安地爾很明白為什麼他們會走密道的原因.

密道其實並不寬敞,只能夠讓一個人的走動,勉強能轉身,但是無法兩個人並走.

走了有一小段時間,安地爾決定再度打破沉默:「我看你跟那個精靈似乎認識很久了,你們為什麼會認識?我想應該不可能是在什麼舞會宴會那麼好的地方吧.」

「如果是那種地方就太好了.」眯起眼睛,凡斯認為他一輩子應該都不會忘記那種蠢事:「我們是在荒野認識的,那時候我正在旅行,他從上面掉下來,所以就認識了.」

從上面掉下來?

注意到對方顯然不想告訴他詳細經過,安地爾聳聳肩,也識趣的不再追問下去.

只是,一個精靈用掉下來這些字形容也未免......

于是他們又沉默的往前走.

大概走了有一首短歌的時間之後,凡斯停下了腳步,然後突然跳了下來往上爬,安地爾這才看到往前的密道上面出現了岔路,也是他們的出口.

繼續往下走不知道會延續到什麼地方?

抓著牆面往上用力的敲了兩下,凡斯直接頂開一大塊不知道是什麼的板塊,接著很熟練的往上一跳,順便把下面的安地爾也一起拉出來.

他們的終點是個房間.

一個很大很大的房間,里面裝飾滿了各種說得出名字,說不出名字的美麗飾品,白色的牆面上還掛著大幅的畫作,一看就知道這一定不是普通人的住所.

須臾之後,安地爾立即就知道這是哪里了.

「嚇我一大跳,我還以為你們要來會先給我訊息的.」

原本趴在地上不曉得在做什麼的房間主人跳起來,快步的跑過來.

爬上地面之後,安地爾才看見剛剛撞開的是個銀色的鐵板,上面刻著很多飛禽,看起來應該是密道的門.

「給了,但是你沒回.」凡斯拍拍身上的灰塵,望向自己的精靈好友.

「咦,我沒有收到喔.」把鐵板給移回去,亞那露出疑惑的表情:「我想,大約是我們的送訊朋友在旅途中被美麗的風景被迷惑了,在風之精靈的協助下應該很快會回到這個地方.」

暫時沒有加入話題的安地爾打量著整個房間,四處都是美麗的雕花和裝飾,一看就知道是個精靈居住的地方,圓拱的窗外可以看見城里的景色,看來他們憑著一條密道就順利入侵了冰牙一族的城堡里面,真是有趣了.

窗台邊有種植著白色的小花隨風飄搖,他看見一個半透明的女人趴在窗邊沖著他們微笑,很快的又消失不見.

外面充滿了精靈的歌聲,讓人感覺到一片和平.

「你們下次別撞密道的門,用移的比較好,否則聲音太大了,會驚動我們的朋友.」放下手上的水晶,亞那微笑著在旁邊的小桌沖起了茶水,室內立即又飄上一股舒服的清香.

「那個門壞很久了,早就應該修理了.」凡斯哼了哼,直接拿過一個杯子.

密道是很久以前亞那自己發現的,而他第一次來的時候因為有機關打不開門,直接把門給破壞掉,以至于現在只能用這種方式把門給移動走.

「我們的工匠朋友對于密道的門一直很有信心的,若是門被破壞氖慮樗孀歐绱胨陳aT校p恢T闌岫嗔釗松誦摹!苟俗瘧朢戛迅麇S傻牡莞袌c棧厥酉叩陌駁囟}?nbsp;

「反正是他傷心又不是你傷心.」看了一眼那個被破壞的密道入口,凡斯完全沒有什麼懺悔的感覺.

「我相信風之精靈帶來的氣息能夠逐漸撫平這份傷痛的......」

「不要突然把話轉到我聽不懂的地方.」

依舊沒加入話題的安地爾靜靜的看著今天跟之前不同的精靈,那張臉還是一樣,只是身上服飾都改變了,之前在外都是穿著簡單方便活動的服飾,而今天則是穿著較為正式的貴族袍子,上面有很多銀色繡線的飛羽圖騰,給人有種不同的味道.

在這里的精靈,出乎意料的跟在山洞中的精靈有著不同的感覺.

他似乎有點知道青年之前所說的意思,不只是外表,連精靈的氣質都稍微不太一樣,在這里顯得小心翼翼且穩重了.

「我是來示警的,不過我想你們應該早就知道了吧.」徑自在一旁的雪木椅子上坐下,凡斯轉著手中的杯子.

「是的,風之精靈傳遞來即將水禍的消息,這是多讓人害怕的事情:在水禍來到之前,精靈們需要快點幫助附近的人們做好了防止水禍的准備,所以冰牙一族現在上下都很忙碌.」微笑著,亞那再給他們沖泡了茶水:「連歌聲都不太悠閑,變得有些急促了,我的父王性子較著急,要大家在水禍之前都做好事情呢.」

「所以你才沒去山谷?」

「是的,我在畫一些能夠保護作物的法陣,要給外圍的住家送過去,這樣水禍的災害才能減到最低.」示意兩人看著剛剛他起身的地上,那里還有一個複雜的大型法陣只畫到一半,微弱的散著亮光.而在地板的另外一端小桌上有個銀色的箱子,不大,但是里面已經放了好幾個顯然是收納陣法的水晶石,每一個都能感覺到精靈力量,「這次精靈王殿下讓我主要負責商作的事宜,我希望能夠做到讓所有人都不失去歡笑的地步......」

意識到自己的話語突然變得沉重,亞那終止了話題:「我想,在主神的庇佑之下,一切都會沒事的.」

站起身,凡斯走過去看了一下地上未完的陣型,完美的幾乎不像是畫出來而像是精美的刻印一般:「全部要畫多少個?」

「嗯,還缺了九個呢.」

點點頭,妖師青年突然轉頭看著那個已經坐下來好整以暇在用茶吃點心的人:「我們三個人一個人畫三個很快就可以做完了.」 -

安地爾馬上瞠大眼睛看過去:「我並沒有說我能夠幫忙.」他是鬼族,憑什麼要他幫忙精靈做事!

「難不成公會的醫療班連這種東西都不拿手,真糟糕.」拋出水晶,凡斯眯起眼睛搖搖頭:「算了,吃閑飯的家伙也幫不上什麼忙.」

「我畫行了吧.」放下杯子,倒也沒生氣的安地爾抬起兩雙手無奈的從椅子上拔起身.

要是被其他鬼族知道他安地爾居然幫精靈在畫法陣,應該會看見很精彩的表情.

算了,這也蠻新鮮的就是.

那天下午,精靈順利的將一整箱的法陣石送往各個外圍地區.

跟著忙碌一下午的妖師青年在見到事情處理差不多之後也沒有多留,說著他也要回去族里看看水禍有無影響就先行離去了.

然後,他把安地爾與那名精靈給留在同一個地方.

「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會是冰牙精靈的第三王子.」一邊端著新沖上茶水的杯子,安地爾眯起眼睛開始愉快的閑聊.

「凡斯一開始也這樣說過.」回以微笑,終于把事務都交代出去之後的亞那在桌子的另外一端坐了下來:「他說我與兄長相差甚遠,看起來不像是精靈貴族的樣子.」

「不,剛剛你在處理事情時候就有點像了.」而他也明白為什麼妖師青年會說他不是表面上看來那樣子.

在處理水禍中與其余精靈的交談和那些精靈石都足以說明這位三王子的力量與智慧並非真的不足,反而是很強悍.

但是隱約能感覺到精靈做事情時候戰戰兢兢,像是害怕哪邊沒有顧慮到一般.

他想,或許那面單純到幾乎讓人想揍他的表象才是他完全松懈下來毫無防備的樣子.

「我一直很害怕會因為自己的關系讓其余人發生不幸,風之精靈帶來的應該是歡笑而不是歎息,希望主神能永遠眷顧著所有人,無災無難.」放松之後,亞那趴在桌面上,舉動又不像王子般的尊貴:「也為凡斯與安地爾祈禱,讓精靈的朋友們能夠長久永.」

安地爾看著他,彎起笑容:「你與凡斯的感情真的很好,令人羨慕的友情.」而他只是順便加入玩著這個游戲.

「是的,凡斯懂得很多,是個非常優秀的朋友,好多次我想請他進入冰牙精靈族當中......我也可以說服族人與父親兄長,但是凡斯就是不肯答應.」

惋惜的想著友人屢屢的拒絕,亞那無奈的笑著:「如果有一天,妖師,精靈與任何種族的這些身份名稱都可以拋掉就好了,到時候大家都是一樣,誰也不是誰了.」

暗暗的在心中冷笑了下,安地爾很想告訴他應該不會有這日的出現了,只要有生命的東西都不可能會如此和平.

「凡斯對冰牙精靈之地很熟悉,他是否有跟你一起到妖師之地看看呢?」望著眼前的精靈,安地爾稍微低了聲音詢問.

「沒有,凡斯說那個地方不是精靈能去的地方,可是有一天他會讓我去的,我也想為那里的所有人祈福.」輕輕的說了些精靈語言,亞那這樣告訴他.

「他的顧慮很多,但是妖師一族長年被追伐,早就疲憊不堪了,你是否想過能讓凡斯早些說出來,試著安撫那些被世界遺棄的種族......」

四周的空氣突然間變得沉寂.

亞那無意識的望著眼前微亮的藍眼,不曉得為什麼突然認為對方所說的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我想,我回去詢問他的.」

有點暈,大概是這幾天忙著做法陣石太累了吧......可是精靈應該是不會疲累的......

安地爾的微笑不減,讓人覺得挺舒服的.

「我們可以一起問他,說不定他也需要讓人幫點忙.」

「嗯.」

就在四周空氣變得有點詭異時候,風中突然傳來某種「啵」的聲音,馬上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亞那一下子睜大眼睛,看見了好幾個風之精靈嬉笑著竄逃,還不斷制造出那種惡作劇般的聲響.

「看來風之精靈不太喜歡這種話題啊.」安地爾站起身,放下了已經空了的杯子:「我也該回去山谷了,時間不早,繼續待下去會讓其他人起疑.」

「啊,我請風之精靈送你一程.」隨手請了兩名半透明的女性移開了密道的板子,亞那遞過去一個發亮的水晶:「安地爾,我會再去找你們的,你的傷也好了很多,下回兒我們一起去看看金楓的森林吧,主神讓那邊美得使人贊歎,你們一定都會喜歡那里.」

「我期待著那一天早點來.」

接過水晶,安地爾跳下地道,確認他已經進入之後上方的板子給緩緩的關上.

密道中突然一片甯靜.

欲替他領路的風之精靈完全沒有警戒的趴在他的肩膀上.

就在那瞬間,連一點最後嘶鳴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女性的風之精靈被猛然出手的安地爾拽住,然後直接吞噬.

被驚嚇到的另名風精靈甚至來不及逃走,立刻就步上同伴的後塵.

完全接受了風之精靈的記憶和不算多的力量,安地爾勾起了與剛剛完全不同的笑榮.

「我是真的很期待.」

上篇:(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二話 過往的記憶、精靈之地    下篇:(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四話 戰爭的開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