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七話 違反規定的救援   
  
(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七話 違反規定的救援

地點:鬼王塚 時間:未知

隨著長槍落地之後,整個地下冰川的外面出口處傳來比剛剛還要大聲響.

一個轟然,強悍的火焰像是失控的狂風一樣席卷進來,原本讓人感覺到冰冷的地下洞窟立即暖熱了起來,連四周凝冰的部分都開始融解了.

避開短暫火焰之後的安地爾直起身,定定的看著入口處.

一個人體的背後浮在半空中進到里面來,第二個看見的是掐在那個人體脖子上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掌,被掐住的鬼族整個不斷的抽蓄,明顯的脖子已經被折斷了但是卻沒有死亡.

最後出現在那個身體後面的,是個穿著黑袍而擁有銀色頭發的人,只是他的發上有著像是血紅顏色的一撮,看起來非常顯目.

「我只是好奇,為什麼你引起這麼大騷動沖進來,卻沒有正面與比申和其他鬼王高手撞個正著呢.」環著手,安地爾勾起笑容看著把鬼族身體甩開丟到一邊的人.

「這座鬼王塚我比你們還要熟,有多少密道我看你應該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吧.」出現在鬼族後面的學長冷著臉,一點情緒都沒有出現在臉上,像是戴了一層面具,只讓人感覺到絕對的冰冷可怕:「我來帶回我們的人,交出來.」

簡單利落,完全不多浪費時間.

安地爾挑起眉看著他:「你認為你孤身一人能夠帶走兩個人嗎?」他彈了下手指,地面立即裂開了個深痕,那里頭開始不斷爬出一個接著一個被黑暗扭曲的鬼族,灰色的眼珠全都鎖定在學長的身上,拼命的往前爬.

學長分別看了我跟不知道是不是醒著的安因一郟骸腹嗇閌裁詞隆!褂銼希埻f由斐鍪種岡誑掌蘅雞鮿t玻皎湳濂P丈埳荈U判緯閃朔ㄕ螅咱炭陲A占渚拖窀詹乓謊y彼偕吡宋露齲s孛嬉哺U盼⑽⒄鴝f緩笊⒊靄咨堔R繞顆_富褂校u衫搶砂虜⒉皇俏業氖掛凼蕖!?nbsp;

眨眼瞬間,安地爾四周的地面突然爆裂開來,往上沖出了四五個巨大的火柱,將他整個人困在里面. 

「契約之火,凌水之冰.」彈了手指,學長冷眼看著在火柱之後突然又結出的冰壁,將安地爾整個人給困在里面.

學長給我的感覺和以往不同.

他有著一種可怕的壓力感,跟安地爾有點類似,都令人有種無力反抗的懼畏.

抽起了長槍,沒有去管飛狼,學長直接翻身到岩壁上將安因整個人給扛了下來,然後才瞬間出現在我面前:「怎麼搞成這樣?」

我還是趴在陣法里面,一句話都講不出來,可是那瞬間我突然哭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學長的那時候我整個人松懈下來,什麼恐怖的都沒感覺,除了手還是在痛以外.

「哭什麼,該哭該生氣的應該是我吧!」沒好氣的踢了我一下,學長騰出空位.

將安因輕輕放在我旁邊,他除下右手手套然後指尖點在我的傷口上,瞬間我手腕的傷口整個消失,連身體那種無力感也跟著全部不見了,只剩下失血的昏眩感,不過也足夠讓我爬起來了:「學長,你的手......」我看見學長的手腕上突然出現剛剛的傷口,不過馬上就止血了.

「不會用治愈法術就只能轉移吧.」心情高度不佳冷哼,學長瞪了我一眼:「褚,你居然敢亂來!」

「對,對不起!」我瑟縮了身體,准備等待接下來的狂罵.

意外的,學長並沒有開口多說點什麼,我抬起頭,看見他在看著另外一邊,那里有著收藏記憶的珠子,剛剛安地爾並沒有拿走的東西.

「那個......學長,我已經知道了......里面有妖師的部分記憶......」小聲的說著,我想起了過往的記憶,那是屬于別人的東西.

靜靜的拿起那個珠子,學長將它放到我的手上:「這是你們一族的東西,帶走吧.」

他的聲音很低,低到會讓人覺得悲傷.

我握住了那個珠子,將它放進口袋里面:「安因......」

「放心,只是靈魂不穩定,回去之後提爾他們都有辦法處理,目前傷勢比較嚴重.」讓安因靠在我的身邊,學長伸出右手.

「等等,學長你現在要轉移傷勢?」現在如果轉移那變重傷的應該是學長吧!

「我替他分擔一半的傷勢而已,你以為在這種地方有辦法全來嗎.」沒好氣的拍開我阻擋的手,學長直接把手掌放在安因的額頭上.

幾乎就是在瞬間,我看見學長身上出現了很多傷口,有大有小,很多都是安因身上原本有的.

就在我懷疑學長剛剛說一半是不是在騙我的時候,安因嗆了一聲,整個人幽幽的清醒過來,一看見學長就皺起眉,馬上截住他的動作:「不要做這種事情......」

轉移被終止,學長喘了氣息,然後將手從安因的手上抽回來,然後戴回了手套:「我進來時候發現這里已經被布下結界,所以很多術法都沒有辦法使用.」

「是的,術法無法使用,似乎比申惡鬼王與其高手做下很多結界防禦公會的進入......」安因閉了閉眼睛,然後在恢複稍許力量之後自行撐起身體:「我是從地道進來的,但是被捉住之後地道應該是已經被封死了,他們想利用妖師的尸體讓耶呂鬼王附體重生這件事情絕對要讓公會知道.」

「你們要告訴公會.」站起身,學長擦去從額頭上流下的血漬,然後拋了一塊水晶給安因:「還有一個人,等他三分鍾.褚,拿出你口袋的東西讓安因進行時間跳移.」

我口袋的東西?

抓了抓口袋,我摸到了兩樣,一樣我不敢拿出來,另外一樣......

會動的時鍾數字.

當初差點被時鍾劈到那時候它掉個六給我,之前還很安靜,不過拿出來之後又開始抽動了.因為洛安曾經告訴過我的關系,我在出來之前回了一次房間就順手拿出來了,不然本來都封死在抽屜里面.

「學長......你......」我將不斷扭動的數字交給安因,不曉得為什麼學長不自己做跳移.

「褚.」直接打斷我的話,學長握住了長槍的槍身,然後背對著我們,就像最早我認識他時候一樣,那個背影巨大到令人無法想象,在他後面我就像沙粒般的微小:「我的父親你應該也知道是誰了,我的母親則是獸王族狼王,炎之谷第一公主,很小時候我曾經與他們在一起五年,那五年時間里父親告訴過我,他始終認為妖師族里面那位是他的朋友,從來不曾改變過.」

「我......」我想告訴學長點什麼,可是又不知道我能說些什麼.

學長的父親並不曉得那時候的事情.

其實到後來,他們都是一樣.

重新爬起的飛狼發出了咆哮聲打斷了我們的交談.

然後,困住安地爾的冰與火在那瞬間徹底被炸開來了.

「你們以為可以順利離開嗎.」

在那之後出現的是幾乎毫發無傷的安地爾,他彈去了肩膀上的冰屑,看著跳下法陣的學長:「說真的,我對于你或是你父親都感到欣賞,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要你們這種搭檔,不過你父親奇怪的部分就免了,某方面來說你比他好得很多.」

學長眯起紅色的眼眸:「這種話輪不到你來說.」轉動了手腕,長槍在四周掃開了多余的碎石,重新燃起了火焰,「要我跟你搭檔,不如去死了算了.」

「我不排除讓你直接死一次變鬼族的可能性.」安地爾伸出手,指尖扣著黑針:「畢竟我要讓鬼王複活,還得借用你的血來解開精靈封印.」

「想都別想.」

隨著一個吼聲,飛狼再度朝安地爾撲過去.

「快點回來,我要改陣法了.」安因抓著扭動的數字,另一手拿著水晶開始在法陣上改寫,原本紅色的法陣被水晶被觸碰到的地方開始改變藍色的,連排列也都跟著改變.

「學長!」我看著學長,突然有了非常可怕的預感.

「少啰唆.」看著飛狼又被打走倒在一旁,學長揮動了長槍直接向前去擋下追過來的安地爾:「安因,動作快一點!」說著,他猛力直接往安地爾那邊側撞過去,將人撞開很大一段距離.

「好的.」安因加快了動作,不斷的喘著氣,連我都可以看得出來他的負擔很大,但是剛剛轉移傷口的學長也沒有好到那邊去,一些慢慢愈合的傷口又崩裂開來.

如果這時候我有米納斯,我就可以幫得上點什麼忙......

等等,我現在才發現一件事情.

學長居然沒有對我發出不要亂想事情的警告聲.

他沒聽見?

完全沒有搭理我,學長伸出手像剛剛一樣在空氣中畫開一道線,四周馬上重新噴出火柱,連我這邊都可以感覺到強烈的熱意,整個冰川也似乎被波動了,水面上不斷冒出霧氣,顫出了很多漣漪.

「......目前你的狀況完全沒有勝算可言,還想要堅持多久?」環起手,安地爾輕輕松松避開了火柱,整個人就站在出口的不遠處:「上回你中的毒應該到現在都還沒解吧,所以動作挺遲鈍的,根本沒辦法追上我的速度,只能用這種大型攻擊.」

「你說這個?」拉開了左手的手套,我看見學長的左手整個都是黑色的:「哼,這種東西你以為我會怕嗎?」

中毒?

可是剛剛安地爾不是說精靈會自動淨化毒素嗎?

我同時也想起來之前學長中毒也都沒事過,在湖之鎮時候也完全沒有干擾,如果是上次被安地爾傷到,為什麼到現在毒素還存在?

「你是應該要怕,因為那個毒只有我能解.」好整以暇的瞅著學長,安地爾勾起絕對自信的笑容:「你也感覺到了吧,那個毒就像你身體的一部分,無法排除,你只能隨著中毒時間的拉長動作也跟著變緩,直到毒發身亡.」

「......」學長沒有說什麼,只是紅色的眼睛直直的瞪著眼前的對手.

「為什麼會無法排除,看在你有勇氣闖進來的份上我順便告訴你,因為那個毒是我用你的血肉去制作出來的,你的精靈身體只會吸收不會淨化,很簡單的理由.」聳聳肩,安地爾愉快的這樣告訴學長.

「你什麼時候拿到那種東西.」冰冷的語氣,學長重新戴上手套.

安地爾突然笑了出來:「小朋友,你們以為我在船上真的那麼無聊發揮善心去幫你治療傷口嗎?」

我想揍他......不對,我真的想殺他.

看著安地爾的臉,我突然升起一種怒意,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充滿全身,讓我連手都在顫抖.

我是真的想要殺死他.

「我從來不覺得你有什麼善心會幫我治療傷口.」學長唇角勾起了毫無感情的弧度:「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太驚訝,反正鬼族只會這種下流事情.」

安地爾的笑止住了.

不是因為學長說的話,而是一點銀亮從他的胸口整個突刺了出來,帶著黑色的血液直接往旁邊切開.

在黑色血液飛濺之後,我從安地爾身後看見了無聲無息執行了暗殺動作的人.

「學弟,不要浪費時間了.」

帶著全身傷的紫袍,阿斯利安將眼前的鬼族給旋身踢開.

「你真慢.」

學長皺起眉,把阿斯利安往我們這邊推.

「我遇到比申的鬼王貴族,差點脫不了身.」拍了一下掌,飛狼立即站到阿斯利安的身邊,然後蹭了蹭他的手掌:「快點,他們追過來了,封印入口的結界可能撐不到多久.」

「你先上去,我要毀掉耶呂鬼王跟妖師的尸體.」看著飛狼在阿斯利安身旁消失,學長催促著他.

「別鬧了,首先,那個叫做安地爾的人根本死不了.」指著已經站起身再生身體的安地爾,阿斯利安也開始有點急了.

「嗯,得先讓他無法妨礙我.」在空氣中畫出了火柱跟冰壁,學長用了剛剛的方法重新把還沒避開的安地爾重新給封在里面.

幾乎是同時,我看見了上次的紅色,銀色圖騰開始出現在學長的身體上和臉上.

我知道,那是危險的象征.

「准備好了.」安因打破了僵持的空氣,整個底下的法陣已經全部改變,成為藍色的光芒,然後以法陣為中心,我們四周瞬間出現了像是薄膜般的物質,將法陣包圍而在中間形成一個球狀,開始緩緩往上飄:「你們兩個快一點,時間跳移只有一次!」

往前跑過去,阿斯利安抓住了學長的手腕往這邊拖:「不管那些了,我們這次行動根本沒有跟工會通知過,擅自沖進來已經違反了袍級規定,先出去報告狀況讓他們派更多人來處理吧!」

「不行,如果現在不做就來不及了.」很堅持的學長甩開了阿斯利安的手:「你先跟褚他們一起走,我立刻就過去.」

站在原地,阿斯利安瞪著學長.

「如果不是狀況禁忌,我真想給你一拳.」抽出軍刀,阿斯利安在學長的肩膀上捶了一下:「就五分鍾......我有預感回去一定會被夏碎打死.」

「你還打不贏他嗎?」勾起微笑,學長將長槍給收回手上:「五分鍾夠多了.」

「好,速戰速決!」

話說完,阿斯利安立即沖出去.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地底冰川的出口處傳來更大的巨響,將堆積在那邊還未死的鬼族全部給炸開.

「你們居然敢觸動耶呂鬼王的睡眠!」

一個類似低于三頭犬的東西砰的一聲踏了腳步進來,不過體積比剛剛的飛狼還要大上一圈,三個頭不是狗頭而是牛頭,身上到處都是爪痕跟咬痕,看起來應該是跟飛狼搏斗過一小段的時間:「我,比申惡惡鬼王直屬七大高手,閻土鬼族哈布雷會讓你們這些下賤種族後悔進來過!」

在三頭牛之後出現的是永遠打不死的瀨琳,之後又是蜂擁而至的其他鬼族,將整個入口都給繃滿.

「暴風招來.」完全沒時間跟對方打交道,阿斯利安直接翻身甩出颶風將鬼族給整個搧出去:「災厄之風.」 [

像是充滿利刃一樣,強悍的風把幾個沖在前面來不及逃走的鬼族給切得像是碎肉一樣,然後化成一堆黑俊?nbsp;-

不過似乎完全對鬼王高手起不了作用,除了那些鬼族被風搧走跟死亡以外,三頭牛和瀨琳連一步都沒有動過.

如果我現在可以做點什麼的話......

「褚,這些事情我們會解決.」站在下方的學長一腳踏入冰川,然後將手給繞成一個圓圈:「我已經收回聽你心聲的能力,不好意思讓你長久以來都這麼困擾,那是我身為黑袍的任務.」

我看著學長,突然不想聽到他在這種時候因為這種事情向我道歉.

他的任務......如果早就知道我是妖師相關者,我怎樣都不會抗議的.

因為,大家都懼畏妖師.

「學長......」我想跟他講,不要管什麼妖師跟鬼王的尸體了.

我們可以一起回到學院.

應該先道歉的人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我.

閉了閉紅色的眼睛,再度睜開之後學長盯著水面,任由冰川的水蓋到他的膝蓋:『水之唱,風與風起舞嗚,壹之水刀狂.』隨著他開口說話,整個冰川水面也跟著震動了一下.

精靈百句歌?

為什麼學長要用這個東西?

讓我更加疑惑的是,當學長在吟唱時候百句歌居然沒有像以往一樣直接發出攻擊,而是突然出現了某種一點一點的光芒開始盤旋在冰川的正上方.

『光結圓,光與影交織起,肆之烈光盾.影之線,影與風互生唱,伍之瞬風斬.』隨著百句歌被逐字吟唱出來,那些光電越來越加明顯,數量也越來越多.

「他知道完整的精靈百句歌?」安因抓住我的肩膀,我才發現我已經整個人在很邊緣的地方了,再多一點點就會掉出去.

「我不知道......可是學長有說過很多都失傳了,好像現在只有到四十幾句......」我看著學長,心中突然出現一個想法.

如果他是精靈三王子的小孩,那知道完整的百句歌也不奇怪了吧.

「......我曾經聽賽塔說過,完整的百句歌的最後一句有著可怕的力量,但是要有啟動的條件,只是他並沒有告訴我.」安因皺起眉,然後咳了聲:「他想使用百句歌的力量毀掉冰川所有的東西?」

其實安因現在想的跟我想到的是完全一樣的事情,我覺得學長一定也是這麼打算的.

在法術被封鎖時候,直接隸屬自然的精靈百句歌並不會其所影響.

就在我們把注意力都放在學長身上時候,另一端又傳來巨大的聲響,一次應付兩個鬼王貴族的阿斯利安一個沒有注意,直接被三頭牛給撞開很大一段距離.

「阿利!」立即站起身,安因也沒顧身體狀況,直接想要抽出長刀幫忙.

「沒事,被卡車撞到也差不多是這種感覺.」阿利做出了阻止的手勢,然後呸了口髒血掉.

可是,一般人被卡車撞到應該是沒命的吧!

『不要小看我們.』已經連吃好幾次虧的瀨琳猛地陷入地底里面,再出現時候已經繞到阿斯利安的後面,浮現出一個類似巨大沼澤的東西,從那里面又開始攀爬出很多鬼族.

「放心,對付你們我很謹慎.」轉動著軍刀,阿斯利安翻動了左手,迅速的抽出了風符化成另把軍刀直接往三頭牛那邊射過去,同時也一刀靠近自己的鬼族腦袋削下來.

我直覺阿斯利安沒有辦法一個人對付兩個鬼高手,雖然好像可以防禦,可是他的動作居然已經慢到可以讓我看見的地步,而且也感覺很吃力.

跳開身,阿斯利安對著三頭牛張開手掌:「我的契約使役,拉可奧,進行全面攻擊.」

他的手掌前突然出現個圖陣,然後剛剛那頭黑色的飛狼直接沖出來撲到三頭牛身上,直接壓著對方去撞岩牆,凶狠的沖著它脖子就是拽下一大塊黑色的血肉.

突然遭受攻擊的三頭牛發出可怕的叫聲,讓人聽了頭都開始痛起來,它立即一把抓住飛狼的頭將攻擊者給摔到一邊去.

完全沒有示弱,兩方氣勢洶洶的對瞪著,很快又撲在一起.

而阿斯利安也同時對上了瀨琳,少去一個要注意的對手之後負擔看起來就稍微少了一些:「死息之風.」握住了軍刀甩在一旁,我看見了那把軍刀上面開始卷起了讓人覺得不詳的黑色風團,逐漸擴大而越來越急速,四周接著傳出了碎石跟著碰撞的大小聲響.阿斯利安的發整個被吹的四處散亂,「再給我回到獄界去吧!」

黑色的風整個卷開來.

那種風給人有種很刺痛的感覺,我幾乎是反射性閉上眼睛,再度睜開時候整個地下空間被打穿了一個大洞,詭異的是它不像是被砸開的......而且也沒有聽到破壞的聲音,那個洞像是被切開的,切面非常完整,整個部分完全消失不見,連碎石都沒有留下來.

意外有閃避開的瀨琳可能沒有完全躲過,有一半的身體消失不見,打個比方來說,像是某部電影中用雷射殺人一樣.

抓到機會,阿斯利安立即沖上前去,直接步下陣發把瀨琳給強制遣送離開.

「學弟!還有兩分鍾!」

然後,他轉過頭再度對上了三頭牛.

上篇:(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六話 延續的咒語    下篇:(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八話 消逝的重要之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