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八話 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八話 消逝的重要之物

地點:鬼王塚 時間:未知

「火之響,水與雷起兵哮,四三驚雷爆.雷之聲,火與光圍轉繞,四四鞭之刀.」

已經將百句歌快念一半的學長完全不被旁邊的事情干擾,繼續將之下的部分逐字的念完,整個冰川上都是那種奇怪的光珠,連在下面的妖師臉龐都被照的發亮.

就在阿斯利安跟飛狼把三頭牛給逼出入口處再度把入口按下結界短暫防止敵人時候,原本關住安地爾的火柱和冰面突然震動了一下,就像先前一樣毫無預警整個爆開來.

整個四周充滿了煙霧,緩緩的飛散之後,站在原地的安地爾面無表情,看不出任何一點情緒,連他身上剛剛的傷口也全都消失不見.

地面開始緩緩震動起來.

「我原本還想說稍微放點水,不過你們已經讓我有點生氣了.」

一邊說出了這些話,幾乎是在瞬間安地爾就繞到阿斯利安的身後,動作也不慢的阿斯利安立即就揮動了軍刀,返身打下了好幾支的黑針.

不過安地爾的動作比他更快,在阿斯利安還來不及收回軍刀防禦時候,安地爾已經快了一步搶到他的前面,一手卡住他的脖子,然後收起了手指緊緊抓住他的脖子將人給提起來:「亞那的孩子,最好現在中止你的行為,不然這個礙事的紫袍我就不會留下.」

一看見自己主人被攻擊,飛狼眨眼間就沖過去,但是和之前不同,根本還來不及接近安地爾,飛狼就整個被彈出去撞在岩壁.冷眼看著飛狼,安地爾揮動了手,整個上方突然轟的聲掉下了許多巨大的石塊,將飛狼整只給壓在底下.

「學弟......別理他......」單手抓住安地爾的手腕,阿斯利安的聲音變得很微弱,另手抓住了軍刀想要進行反擊,不過立即就被鬼王貴族給識破打掉.

「......地之守,地與木同複蘇,六一絕擊壁.」像是遲疑了一下,學長皺起眉,但是沒有放下圈圓的手.

「你想賭看看這個狩人的生命可以維持多久嗎?」勾起陰冷的笑容,安地爾繼續收緊了手指,然後另手抽出了黑針抵在阿斯利安的眼睛前面,再多一分就可以貫穿.

黑色的血液從阿斯利安的嘴角落下來.

咬了牙,學長狠狠的瞪著不遠處的安地爾.

「放下你的手,精靈百句歌你還想要拖時間唱完嗎.」稍稍松開了手指,安地爾順便掃了我跟安因一眼,那一眼冰冷到像是可以讓人窒息而死,異常恐怖.

我知道這個威脅對學長絕對有效,學長不可能看著阿利學長真的被殺死.

就在學長真的要放下手時候,被抓住的阿斯利安突然更快一步動作,因為安地爾松了半分之後恢複了力氣,另外空出的手猛地抓住了鬼王貴族另一手:「你不會有人質來威脅我的同伴.」語畢,在所有人都錯愕不及的同時,他抓住安地爾的手,直接把黑針插進了自己的眼睛里面,連猶豫的時間也沒有.

「阿利!」在我旁邊的安因發出了喊叫,可是也來不及了.

黑色的血從阿斯利安的臉邊滾下來,像是一條黑色的淚痕腐蝕在面孔上,然後插在眼上的長針整個融掉,毒素全都竄進了他的眼睛.

「真有決心.」直接把手上的人往地上一丟,安地爾冷哼了聲.

我看見學長紅色的眼睛睜的很大,但是他連一個聲音都沒有發出來,整個臉刷白了,然後用力的閉了閉眼,顫抖著手繼續將百句歌給接下去.

「可惡!」直接拉出長刀,安因氣憤的要跳出法陣.

「不可以!」我連想都沒想,直接從身後緊緊地抱住安因,他這種狀況現在沖出去一定會被殺死!

「我去殺了這個鬼族!」幾乎快失去理智的安因憤恨的吼著,藍色的眼睛怒極的瞪著眼前的鬼王貴族.

「不行!不要去!」我用了很大的力氣抓住安因,可能是因為他也處于虛弱的狀態,力氣並不會很大,幾乎掙脫不開.

在下面的學長看了我一眼,點了下頭,似乎也要我抓著安因不要讓他沖出去.

我不知道阿利學長的狀況怎樣,他靜靜的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然後我想起了莉莉亞,為什麼他們都會被傷害?

如果我有能力,我想要救他們.

任何一個人,我都不希望看見他們面臨死亡.

在記憶當中我看見了妖師,但是血緣者並沒有像他一樣的力量.

誰都好,拜托來救救他們!

幾乎在安地爾要往學長靠近的時候,整個地下冰川再度傳來轟然爆裂的聲音.

「該死的!說過幾次我不干天降奇兵任務的!」

黑色的衣服隨著謾罵的聲音映入我的眼里,在石台附近的整面牆壁幾乎是全部被打崩了,整個岩壁都崩坍下來,露出了最大的缺口.

我看見原本要接近學長的安地爾整個被沖撞到旁邊去,闖進來的黑袍直接對上鬼王第一高手,利落極快,完全不拖泥帶水:「沒有人教過你不准在老師面前欺負學生嗎!」

「老師!」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看見班導,我緊緊抓著安因,喜出望外的大喊.

跟在班導之後還有另外一個黑袍,一進來馬上就將阿斯利安橫抱起來然後瞬間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也認出了這個黑袍,很不巧的是我在近期之內招惹過他.

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黑袍的齊歐王子把阿斯利安放下來,我松開手,和安因連忙擠上去看.

閉上眼睛像是沉睡了,阿斯利安連動也沒有動,雖然很微小,但是我的確看見他還在起伏的胸口,也聽見了微弱的呼吸聲.

「必須快點送回去.」休狄皺起眉然後拿出一罐裝著透明液體的圓形玻璃瓶,拔了塞子直接把里面的水液往阿斯利安的眼睛倒.

幾乎是觸碰到的瞬間,阿斯利安發出哀鳴,整個人震動了下,我馬上在休狄的瞪視下壓住他的手,讓他不能掙紮.

「只有你們兩位進來嗎?」稍稍恢複冷靜之後,安因也撲過來幫忙壓住掙紮越來越劇烈的阿斯利安.

「......冰炎的殿下單身一人闖入鬼王塚,原本暫時替代戴洛而應該在外面監視鬼族活動狀況的阿斯利安跟著一道闖進來,在收到這種消息之後公會立刻派我們兩人前來救援,如果順利回去,他們一定會受到最嚴厲的處分.」平板的告訴我們這些話,在液體用罄之後,休狄轉過身看著纏斗起來的班導和安地爾,然後突然吹了一個聲哨.

班導幾乎在同時往後翻開,正要往前迎擊的安地爾身邊突然轟然炸開來,不過可能是早就預料到會被突襲,他只被逼退了兩步,一點擦傷都沒有.

「哼,全都該死盡的種族.」眯起眸,休狄直接連彈了好幾個響指,像是身邊被放了很多炸彈般,安地爾的四周突然憑空發出了好幾個小型爆炸,不過都讓他一一躲過,也將注意力放到我們這邊來.

看見這幕之後,我真的很慶幸當初這個欠揍的王子並沒有繼續跟我追究.

他是個空氣炸彈魔!

「喂,小心同伴.」一下子也沒有辦法靠近的班導喊了聲,然後在爆炸之間逮著了空隙,在安地爾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一掌就將他打出了很大一段距離.

「哼......你不是資深戰斗黑袍嗎.」完全不管他人抗議,休狄又連續引爆了幾次小規模的爆裂,讓安地爾一時沒有閑空靠近.

「資深黑袍炸到也是會死的.」沒好氣的應他,班導往後退開了段距離,保護在學長前面的位置:「同學,快點念完快點閃人.」

連理都沒有理,學長繼續著百句歌,只是速度加快了,讓我似乎有聽到八十幾的樣子.

那些光點開始聚集在一起,整片的往上漂浮,像是另外一條會發光的冰川一樣覆蓋在上方.

看見苗頭不對,安地爾立即擺脫了爆炸,連影子都沒有看見,再度注意到他方向時候他已經打破了整個入口結界,讓剛剛那個三頭牛和繼續追加的鬼族沖撞進來.

「哈布雷,阻止他們破壞耶呂鬼王的身體.」

「去死吧!」怒氣更盛直接往這邊沖過來的三頭牛整個眼睛全部都是赤紅色的,完全無視于休狄在他身邊引起的幾十個爆炸,像是被炸開的血肉都不是自己的一樣.

原本要沖過來救援的班導被安地爾擋下,無法立即脫身.

數字已經到達九十九之後,在冰川中的學長改變了手勢,整片的光芒也瞬間散出更明亮的光澤:「全之數,百句歌,精靈眾,術士合.神之權,素與界降天空,一百殺魔落.」

瞬間,整片光芒加速的穿越我們直接往上撞出岩壁消失在冰川空間.

三頭牛撲過來,把學長撞出去,巨大的身體整個覆蓋在冰川的上面.

地面出現了奇異的聲音,緩緩的,先是細小的音量,接著像是共鳴一樣起了巨大的搖晃,就算深在地底我們還是稍微可以聽見從外面傳來的某種轟然聲響,然後是哀嚎聲;從最上方遙遠的區域開始,直接向下橫掃到我們這邊來,越來越清晰的聲響跟哀號瞬間就逼近.

我根本就來不及去思考那完整的歌謠引起的是什麼,強悍的效果就直接在我眼前出現了.

「嘖!」踢開了班導,安地爾立刻往後退開很大一段距離,然後在身邊畫出一層一層的結界,四周原本要湧進來的鬼族呆住了,像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岩壁上方出現了光點.

先是一小點,然後兩點,三點,接著是一大片,那一大片已經變成了紅色不詳的光芒整個像是水一樣潑到下來.

根本無從閃避的鬼族一接觸到那種詭異的紅光之後馬上發出了淒厲的哀號,接著在光里整個爆開來,化成黑灰.

光擴散的很快,連逃走都來不及.

不過奇怪的是我們碰到卻一點事情都沒有,紅光掃過班導,掃過學長也掃過我們,然後直接往下面壓下去.

正下方的三頭牛整個被紅光撲上,巨大的身體開始強烈的抖動,充滿紅色血絲的眼睛整個突出來,全身開始劇烈地抖動痙攣起來,像是身體里面所以東西都在震動一樣,先是皮膚爆開然後血管炸出了黑血,整個身體在瞬間被撕裂了開來,里面的血管肌肉骨頭不斷的往外翻開.

我忍住想吐出來的感覺,環著昏厥的阿斯利安用力閉上眼睛,整個耳朵聽見的都是鬼族的哀號,三頭牛的痛吼,還有身體血管不斷爆裂的聲音.

那聲音很可怕,讓人想用力捂住耳朵,最好什麼都別聽到就好了.

聲音很快就消失了,其實也不過是幾秒鍾,不過卻讓人覺得好像過了非常久的一段時間,直到什麼聲音都沒有了之後,我才慢慢的睜開眼睛.

冰川空間里面的鬼族已經全沒了,入口處充滿了一堆黑灰,另外什麼都沒有.

往下看,我看見整片的黑色蓋在冰川的上面,底下耶呂鬼王的尸體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有被保護到,只被震壞了一半.

但是,在旁邊的妖師身上卻詭異的一點損傷也沒有.

因為他其實跟我們是一樣的嗎?

很快反應過來的學長往前跑了兩步,想給妖師的尸體補上最後一擊.

「來不及了,先走再說!」班導從另外一端跑過來拽住學長的手,往我們這邊沖過來.

「後面!」

一直盯著外面看的休狄發出了警告聲.

甩開了班導的手,學長直接揮出了長槍打落了好幾根黑針:「比申的氣息出現了,你們先上去,我馬上就來.」 

說話的同時,入口處忽然整個染成了黑色,在那一片黑色當中我看見了有個女人的影子慢慢浮現出來.

也不再拖延時間,班導直接翻上來陣法里面.

「學長!」

我朝著他伸出手.

沒有如我想象般直接上來,學長反而是對我丟了一包東西:「帶回去.」

讓我帶回去?

我看著站在下面冰川中的學長,忽然意識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不打算上來.

轉過身,學長瞬間散出了冰面,直接攔下追過來的安地爾:「安因,快點轉移.」

「你們以為走得掉嗎!」

眼睛忽然整個變成可怕的血紅色,安地爾朝著上面揮出了好幾個黑針,在一邊的休狄立刻彈了手指炸掉那些針,但是黑針沒有我們想象般直接消失,而是被炸斷兩截後直接變成了黑色的小蛇,幾個聲響後全部攀附在時間跳移的結界球上面.

那些小蛇沾上來之後開始對我們吐出蛇信,四周的結界薄膜居然也跟著開始被腐蝕掉.

「這什麼東西啊.」班導直接出手把那些小蛇給打走.

「有毒的,不要用手碰.」制止了班導的動作,休狄引爆了那些蛇,不過一炸下去,小蛇又分裂成更多更小的.

「安啦,這東西毒不死人.」班導很快的把四周的細小的蛇給打走:「同學,別跟他打了.」似乎也很擔心下面的狀況,班導對著學長大喊.

「......」皺著眉,看起來根本甩不掉安地爾的學長完全無暇轉頭,更別說翻上來上面.

他不打算離開.

「老師,借我爆符.」抓住班導,我連等他回應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從他的口袋里面抓了不知道什麼符紙就往下面跳.

「喂!」

我想要為他做點什麼.

如果米納斯在我手上就好了.

從上面到下面其實只有短短一瞬間而已.

在那眨眼的過程里,我感覺到那張符紙形成了我很熟悉的大小,然後我就整個摔倒冰川里面.

這里水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冷,一進去整個人差點沒休克.

水並沒有很深,我馬上就掙紮爬出來,不用幾秒冒出水,我連發抖時間都省下來,沖著安地爾就開了一槍.

就像是那個時候在大競技賽里一樣.

沒有預料到我會突然來這麼一下,安地爾當場被轟個正著,不過這次不是被轟掉頭,而是整個左手臂被打爆,整個人也被沖擊力打飛出去.

「禇,你找死嗎!」直接往我腦袋上一巴下去,學長拽住我的領子把我整個人從水里面扯出來,氣急敗壞的就開口罵人:「不要命了是不是!」

吐出口冰水,我打了一個噴嚏,因為太冷了全身一直發抖,凍到差點忘記講什麼:「快點......上去啦......」

不對.

我馬上回過頭看著學長.

他剛剛巴我,可是我沒有感覺到跟往常一樣的痛感.

像是也知道我在想什麼,學長伸出手,脫掉了上面的手套,讓我看見他的雙手已經全部都是黑色的,像是最深沉的染墨一樣:「禇,我上不去了,你們立刻離開這邊吧.」

看著學長,我瞪大了眼睛:「可是......你踩我當樓梯也可以......」我的話在看著接下來的東西之後終止了.

在上面時候因為太過于不明顯一直沒有發現,學長的銀發下面,後頭的地方還著一根短短的黑針,不知道是哪一次被攻擊的,那里除了環繞著圖騰,也有著黑色逐漸往外擴散.

「精靈只有染上毒素跟黑暗,就再也回不去了.」

他很平靜的,告訴我,像是這件事情和他完全沒有關系一樣,也像是快要死掉的人不是他:「我的父親會離開冰牙一族,也是因為這樣.不是變成鬼族,就只有死亡一路.」

越過學長的肩膀,我看見在他之後的安地爾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在他的後面走出來一個女人,一個名為比申惡鬼王的女人.

然後,她開始笑了.

「真是個好日子啊,不但妖師一族的人出現了,連精靈族的都有,這樣我們也可以省了上去挖尸體的動作.」

「我跟你也有一筆帳要算.」眯起眼,學長看著站在岸邊的比申惡鬼王:「關于炎之谷,該清算的可很多了.」

「呵呵,我原本就呆膩那個地方了,炎之谷的王沒有本事將我鎖在那里,那就算是你們倒黴.」彈了下手指,比申的旁邊出現了很多奇異的形狀,然後漸漸浮現成型,變成很多上次我在黑館時候見到的妖獸.

「你會沉寂那麼久都沒有動作,不就是還忌諱著炎之谷的主人嗎.」勾起冷笑,學長把我推往後面.

「不錯,不過耶呂複活在即,很快的炎之谷也不算什麼了.」

「我會出現在這個地方而不是出現在大戰那個時候,就是為了跟你們終結所有的事情.」看了一下安地爾,學長在空中畫出一道線,兩邊立即出現了冰柱和火柱沖天:「冰之牙和炎之谷付出了所有讓我來到這個時代,這些都是拜你們所賜.」

站在後面,我看著學長.

那一瞬間,這個景色跟我夢里面的相合了起來.

在清醒之後,我一直沒記得起來夢境最後我看見了什麼.

我看見了冰川中,塵封著的不在是鬼王的尸體,沒有妖師,只有精靈靜靜的沉睡.

學長的嘴邊流下了黑色的血,指尖也開始不斷的冒出血水,黑色迅速的擴散了開來,貪婪的不斷在他身體里面吞噬.

「時間差不多了.」開始再生手臂的安地爾抬起頭看著上面其他人.

就在同時,我突然感覺有人使力扯住我的領子把我往上舉高了起來.

我低頭,我看見學長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我,紅色的眼睛上面有我的倒影.

「禇,善用你自己的能力,不要讓眼前的事情蒙蔽.你身上擁有的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探測,使用那些力量去改變你想要的生活.人的一生里面有很多的好事壞事,把握住你所能觸碰的,然後用心去珍惜一切.妖師一族所有的力量不是壞,只是使用者以及他人的一種錯誤.」頓了頓,他勾出笑容:「我以精靈之名祝福你,往後的世界會更加遼闊.相信你自己,然後去開創未來,只有認可了自己,這個世界才會接受你.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用你自己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最後,他沒有講出聲音,可是我看見了他的口型.

這是第一次,我聽見學長告訴我他的真實名字.

我根本來不及真正的叫他一次,學長就拽住我把我往上丟,被班導接住拉進去陣法里面.

「安因,不用等我了!」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沒有幻武兵器,學長半跪倒在冰川里面,全身已經大半都是黑色的.

安因按住底下的陣法,藍色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眼淚:「可惡,可惡,可惡--」他的手下散出亮光,陣法很快的開始啟動.

比申惡鬼王的妖獸已經全部撲上來了,結界膜被震開了好幾個大洞.

再度站起身,學長把比申惡鬼王和安地爾全部都攔截在冰川里面.

我看著眼前這一幕,沒有辦法移動.

時間過的很快.

在火車站的時候,我站在月台上面,對于未來的方向一片模糊.庚學姐消失的時候我立刻就沒了目標.

然後銀白色的死神就站在我面前.

那個時候,我是真的覺得學長很漂亮,如果地獄都是這樣的死神的話,我想無論是誰都會想要直接進到地獄去吧.

從頭到尾,他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什麼事情都想著替我鋪路替我做.

旁邊的班導抓住我和阿斯利安,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學長的影子開始在時間跳移之後逐漸模糊.

「......這是送你最後餞別的禮物.」

休狄閉上眼睛轉開臉,然後彈了手指.

最後,我們看見了巨大的爆炸和強烈的地搖.

冰川被崩斷,整個地下空間被炸毀坍塌.

之後,就再也什麼都沒有了.

上篇:(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七話 違反規定的救援    下篇:(第十七部)消逝的重要之物 第九話 血親的紫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