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五話 攻擊的開始   
  
(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五話 攻擊的開始

地點:Atlantis時間:不明

時間在無聲無息之間流過.

在當天晚上學生全撤走之後,學校內的建築物也跟著松動,像教室宿舍那類的全都沉下了地底,連花園什麼的也都沒有了.

第二天一早在醫療班駐紮地清醒之後,我看見的就是完全空曠到極點的超級大空地,遠遠望去可以看到幾個像是法陣的圖形跟一些剩下來像是遺跡一樣的石造物,有些比較明顯的就是那些石像雕刻.

接著,就可以看見了備受保護的四個結界地.

「聽說最早學院還沒成立之前,這里的樣子就差不多是這樣.」

就在我看著眼前大空地發呆時候,旁邊的楔就這樣告訴我:「更早之前,住在這個交界所的聽說好像也是精靈一族,不過不清楚是哪一族,學院創立之前就已經消失了,只有一些遺跡.」,

點點頭,我看見了地上開始長出了綠色的花草樹木.

第三天一早時候,除了之前看到的東西之外,又加上了那些已經成長完全的花草樹木,看起來整個就變成了有點遺跡叢林的感覺.

校牆大概是還唯一存在的東西,那邊被當作第一防守地點,附近全都是臨時的營地駐紮點,每天都可以看見不同的人跟隊伍在那邊走來走去的.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片安靜下被改變.

這些安靜不到第四天.

第三天的傍晚,在日夜轉換之際,黑色的厚云不知道從哪邊開始蔓延出來,將原本金黃色的夕陽開始籠罩起來.

一看見這種情形,所有人便全都繃緊了神經,注視著校牆外面.

其實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前兆.

「褚,小心前面!」

就在我還在看遠一點的地方時,站在旁邊的夏碎學長突然這樣對我喊,然後楔直接用腳勾住我的脖子給我來一個垂直落下技.

根本來不及抗議這樣脖子會斷就被摔趴倒在地上的同時,我聽到頭頂上面傳來一個巨大驚人的爆裂聲響,眼角瞄到一個非常刺眼的白色光線,像是有幾十噸的炸藥引爆一樣,整個地面恐怖的大震動,引爆的強烈颶風馬上刮了起來,還來不及保護頭部我就被吹滾了好幾圈,接著才有人抓住我的手沒讓我直接飛出去.

那個爆炸維持很久,幾乎要把整塊草皮都翻過來一樣,一大堆土層直往我的鼻子嘴巴鑽,旁邊楔毛茸茸的手伸過來蓋住我的臉,我才沒有被塞死,不過差點被悶死.

「結界平息.」在我們附近的醫療班,還有更遠的隊伍念出了咒語,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抽開一樣,暴風跟震動瞬間就不自然的強硬中斷了.

旁邊那個人馬上把我拉起來,我才注意到是夏碎學長,他張開了結界,所以我們才沒有被爆炸的斷木碎石給擊中.

來不及讓我們有收拾的時間,上面突然又散出白光.

不過這次那個強悍的爆炸沒有再出現,我看見黎?翻上了校牆的最上端,接過了那副弓箭再度往上拉開了一箭.

白色的鳳鳥轉上了天空,沖破了那道光同時也撕裂了黑色的云層.

我看見一個帶著黑光的東西慢慢從上面降下來到半空中.

不是前兩天當斥侯的王族,而是另外一種東西.

|整個具體名詞我不太會形容,但是第一眼印象的確是讓我想到四面佛這個詞.不過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從天空下來的也是有四張臉,四張完全扭曲到讓人感覺害怕的面孔,有人憤怒的表情也有野獸的,大多帶著惡意和不善.

那個東西只有一個身體,與其說像神像不如說像是某種惡佛之類的,巨大的身體上面有著幾十只正在擺動的手部,然後底下坐著黑色骨頭拼成,像是長長蜈蚣的奇怪骨架妖獸,就這樣騰在半空中.

「鬼王高手?」我看著上面那個鬼東西,深深覺得太誇張了.

有那麼一瞬間,真的會讓人覺得……以前比申的高手真是太和善了.

「之前不是,現在應該是吧.」楔看著上面那個感覺上很像電動里面會出現的魔王東西,這樣回答我:「這是鬼族王族,以隘王,之前一直待在獄界里面不過現在看起來應該已經加入耶呂鬼王的手下了.」

我發現一件事情.

楔的情報似乎非常精通,因為旁邊的夏碎學長剛剛的表情是:他不知道有這個東西的存在.而且看過去,附近的隊伍也都是錯愕,沒預料到有這種對手.

「要小心,以隘王最拿手的是大型攻擊,剛剛那個我看只是他的隨手小把戲而已.」沒有注意到我在看他的楔繼續說著他所知道的事情.

「為什麼耶呂鬼王的手下都是王族?」他跟比申的等級也差太多了吧?

兔子的眼睛轉過來看了我一眼:「耶呂是獄界最強的鬼王,鬼族的王者定律即是打贏就是王,所以一定會有很多王族找他挑戰,打輸了就當他的手下,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是不奇怪啦……

只是有這種手下……我就突然理解了為什麼當年精靈大戰會如此慘烈.

?就在術師馬上重新修補防禦結界然後其他人准備迎戰攻擊時候,天空的黑云的顏色更為深沉,像是濃濃詭譎的稠狀物一般沾黏在天空上面.

然後在以隘王的另外一邊,傳來了讓人不快的熟悉笑聲.

幾天前,曾經以斥侯身分在這邊大鬧一場的艾比希蕾克從天空的另外一邊降臨,伴隨而來的是更多黑色的蜻蜓,幾千百萬的翅膀拍動聲音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氣壓瞬間降低,四周的空氣也跟著越來越混濁.

「真有意思,看來已經要開始進攻了是嗎.」

一個沉重的聲響,我回過頭,看見奴勒麗不曉得什麼時候帶著巨大的重槌就站在我後面,紅色的發隨著那些冰冷的寒風左右擺動著,像是有著自己的生命力一樣雀躍:「血腥,戰爭,越多越能增強我的力量呢.」她勾出了非常美麗的笑容,但是也非常危險,然後看了我一眼,「要不要去前面看看?」

「奴勒……」

夏碎學長的話還沒有說完,我便伸出手朝向那個惡魔.

幾乎是在觸碰到她的同一秒,我跟楔和奴勒麗已經被同時轉移到剛剛看起來還很遠的校牆上面,四周全部都是帶著弓箭和長刀的武軍.

夏碎學長是在兩秒之後才跟上來.

我的眼前,出現了一整片黑壓壓的漫長物體.

「還真多呢.」

跳下高牆,其實也就在附近的黎?直接站到奴勒麗旁邊,把手上的弓一丟,悠悠哉哉的撐在牆壁上:「全都是鬼族,不過沒有看見比申跟耶呂,只有上面有兩個王族.」

就如他所說的,校牆外面全都是滿坑滿谷的移動鬼族.

之前我們站在很後面完全不曉得,現在上來一看,才知道情勢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

那些鬼族就像是蟑螂翻了窩一樣,密密麻麻的全部都在外面,一眼望過去都是黑波,幾乎看不見盡頭.

「洛安呢?」左右張望了一下,顯然對外面鬼族興致缺缺的奴勒麗看著上面暫時還沒有動作的兩個大鬼王,隨口問了一下.

「洛安跟蘭德爾分別去了東門跟北門了,雖然鬼族不是朝那邊進攻的,不過還有結界要固守.」

因為是跟黑袍一起過來的,所以這次居然沒有人對我出現在這邊產生疑問,也或者有可能是我穿著藍袍所以他們被誤導.

稍微看了一下,我在這附近沒有看見千冬歲他們,不曉得被編到哪邊去了.

「我剛剛從公會那邊回來,公會也遭到耶呂手下的鬼族高手攻擊,現在正在抵抗,不過沒有我們這邊這麼麻煩.」奴勒麗勾起愉快的笑容:「聽說就在這兩天里面,同時有很多種族也湧入了鬼族攻擊,原本要來援的隊伍都被拖延了暫時來不了,這還真像是大戰的翻版呢.」

被她這樣一說,我也注意到了.

其實在學院這里的人比我想象的還要少,大部分都集中在高中校門這邊,雖然人數不少但是又不是那麼多,駐紮地就住校牆附近一圈就沒有了.

「喔啊,只好先用目前的人手了.」

一交談完畢之後,兩個黑袍立刻有了動作.

黎?直接往後面翻身一跳,就在我以為他會直接摔下去校牆外面時候,某個白色的大型物體憑空直接從他腳底下空氣砰地擴展開來.

像是白色巨大的老鷹一樣,有著雙頭龍尾的鳥載著人瞬間翻到天空最上面.很快的,女性的鬼族王者直接追了上去.

「既然來了,你們就順便一起參戰吧.」奴勒麗用著很輕松不以為然的口氣這樣說著,然後往旁邊看了一下:「萊恩,你們負責把下頭的東西都掃乾淨.」

我跟著看過去,果然看見萊恩他們兩個其實就在不遠的地方,那邊還有好幾個也是白袍穿著的人,所有的人非常有共同意識點了頭之後,開始彎起了身上配戴的弓.

幾乎是在同時,上面的以隘王重新有了動作,他伸出了兩只手,手掌翻上,然後上面開始出現了黑色的光球,光球越來越劇烈,像是隨時就會爆炸一樣.

「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保護校園安全隊伍.」勾起了可怕的美麗笑容,奴勒麗收起了幻武兵器然後一弓身,踹了旁邊的基石整個人翻高到天空.

我看見,黑色巨大的蝙蝠翅膀直接從她的背後竄出來,一下子伸展到非常的大,然後惡魔的身體開始急速的扭曲抽大,有著紫黑色的皮膚重新出現在那雙翅膀之間,卷曲的硬角從原本波浪的發側鑽出,而整個紅色的發也全部像是火焰一樣倒豎了起來.

她的身體變成有原本的兩倍……或者更大,已經不太像是人的形體而是有點半野獸的感覺,黑色的指甲上面有著鱗光,倒映出了以隘王的顏色.

在奴勒麗現出整個原型的同時,校牆外面也跟著開始有了騷動.

原本我以為只是單純裝飾的牆面石像轟然好幾個聲響,一個一個從牆壁上拔了下來,碎落的石屑揚起了粉塵,一移動的同時那附近的鬼族也被嚇一大跳,突然讓出了很多空間.

恍然驚愕,原來所謂的安全隊伍還有這種東西……

「漾漾,既然你們要參戰,絕對要小心喔.」站在萊恩旁邊的千冬歲戴著面具,其實看不出來他現在的表情,不過他很慎重的這樣告訴我們,然後抽出了幻武兵器.

「好.」握了握米納斯,我看著眼前大量的鬼族.

說實在話,如果只是單純都是這樣的鬼族,其實應該沒有什麼危險性.

畢竟這種狀況又不是第一次,想當初學長在公園里面還不是一個人可以秒殺那麼多個……

看著旁邊,果然其他白袍跟夏碎學長也不把下面大片大片的鬼族放在眼里而是注視著別的地方,他們注視的都是同個方向,即是我們正上方對上了兩名鬼族高手的另外兩個人.

奴勒麗那方面非常沒有問題,因為一個是大惡魔一個是惡神之類的東西,兩個人看起來氣勢還蠻相當的,而且以隘王給人的感覺明顯也對奴勒麗有點忌諱.

不過黎?那方面看起來就相距非常的大.

艾比希蕾克似乎完全不將他放在眼里,滿天的黑色蜻蜓不用一秒鍾就像前幾天一樣,突然整片往下砸.

因為已經有前兩天的經驗,在這幾天我知道那些術師有重新改過上面的防禦結界,所以這次反而顯得游刃有余的多,那些蜻蜓火球砸上來時候也沒有再像第一次那樣劇烈,不過上面還是轟隆隆的開始引爆.

「小子,你仔細去看那些人.」楔的毛手直接揪住我的頭發用力拉:「你這兩天不是有在練習探測力量的方式嗎,應該有成果了,仔細去感覺其他人的.」

「其他人?」問題是我自己的也都還沒練習好啊.

[黎?教我的方式其實很簡單也很好用,跟學長之前一直在講的有某種差異,雖然兩個人要我找的東西好像是差不多.

試著不閉眼睛去做感覺,不過對他人的幾乎很微弱,隱隱約約只可以知道我身邊的夏碎學長好像有著某種跟千冬歲很類似的氣流,萊恩那邊就完全沒感覺了.

「差不多是這樣,長期訓練的話就可以很容易分辨出來了.」

兔子這樣告訴我.

「嗯.」

等等,我發現一件非常不對的事情.

沒有多加思考,我馬上把兔子從我的肩膀上拖下來,然後瞪著他的紅色眼睛看.

「褚,怎麼了?」旁邊的夏碎學長被我驚動,轉過來看我.

「沒事.」

你聽得見對不對!

我想的事情你聽見了對不對!

紅色的寶石眼睛倒映著陰冷的流光,上面反射出我的影子.

「聽見了.」楔直直的看著我:「這個本來就是光影村的能力,只是冰炎的殿下來向我學習而已.」

你們這個沒隱私權的村子!

「所以我們才只能生存在時間之外,不能以實體出現在這個世界.」楔的聲音很平淡,像是根本沒所謂一樣:「對吧,妖師一族.」

我放開兔子,讓他跳到校牆上面.

懂了……只要不是同一個空間的,光影一族甚至得到很多人的敬重.

道路所選擇的不同而已.

「也不全然是那個原因啦.」兔子搔搔耳朵,把頭轉開:「反正事情很多就是了,算了,先把這邊的事情做完吧.」

就在楔的結論出來之後,上面突然傳來一種異常尖銳的聲音.

那個聲音來得非常突然,幾乎原本正在攻擊下面鬼族的其他人也全部都被嚇到了;而且也不只我們,連鬼族的人手自己也嚇到了.

像是用指甲刮開了玻璃一樣混合了極度可怕銳利的某種可怕叫聲,夾著大量的黑血突然從天空整個潑散了下來,被潑個正著的校牆石像當場整個被融化分裂,而鬼族也沒有好到哪邊去,大部分也像是被強酸潑到一樣跟著全都萎縮成黑灰.

「加強防禦結界!」夏碎學長朝下面的術師們喊了聲,上層的結界被融開了大半,掉進來好幾個火球直直的砸到地上,甚至可以看見有人當場被砸成一灘泥水.

在驚嚇之後,我們抬起了頭,看到可怕的畫面.

艾比希蕾克抱著失去一條手臂的肩膀發狂的大喊,黑色的血液不斷從失去手的肩膀斷裂處噴出,冒出了濃濃的黑色煙霧,漫天的厚云整個顏色變得更加深沉.

「我說過了,空中不是鬼族專用的喔.」

黎?朝她做出了開槍的動作.

朝上飛出去的斷手在所有人驚愕之中落下來,然後被站在白鳥身上的黑袍給接住,時間只過了一秒,那條手臂被馬上引燃金色的火焰將其燒得一點灰渣都不剩.

女性的鬼王高手發出了震怒的叫聲,用著讓人錯愕的速度將斷手重新給長了出來,但是這次長出來的不是手,而是兩條纏在一起的大黑蛇,整個往黑袍的方向彈過去.

直接抓著鳥的背往後倒翻閃開了黑蛇,黎?用很快的速度往上斜飛然後繞開一個大圈子回到我們附近,同時,打碎了以隘王那條大骷髏蜈蚣的奴勒麗也翻了個身變回原本的樣子落下來.

「他們沒有用全力攻擊?」夏碎學長跑過去奴勒麗的旁邊:「為什麼?」

「不曉得,感覺好像在等什麼東西.」看著上面兩個一直露出詭笑但是沒有繼續進攻的鬼王高手,奴勒麗也疑惑了.

外面那片鬼族海也沒有拼命攻擊的趨勢,只是一直被轟死然後又長出新的,數量看起來好像完全沒有變動過.

為什麼沒有動作?

看著外面奇怪的動靜,我拼命想著有什麼可能.

基本上鬼王兩個高手看起來都足夠可以當鬼王了,那他們如果直接進攻我們一定會擋不住,可是他們沒有,甚至感覺上好像是在消磨時間……

等等,我好像在哪邊看過類似的事情?

啊,對了!

「夏碎學長!有鬼族混進來了!」

這種方式,我在凡斯的記憶當中看過.

所有人立刻把視線全部放在我身上.

「他們在等結界被混進來的人打破!」現在結界在的話,不管怎樣我們都不會死吧,這樣他們攻擊也等于無效.

「啊!的確是!沒有看到其他的鬼族,包括安地爾!」奴勒麗愣了一下,馬上揮動手朝下面的武軍大喊:「馬上加派人手保護四大結界……」

還未喊完,我們先看見另一邊的天空黑壓壓的整片東西擴張開來.

那是大群的黑色蝙蝠到處飛竄.

「東邊的結界出事了!」

「北邊也是.」有人指著北方大學部的方向,那邊開始散出了很多光.

「所有有空的人,馬上往結界方向支持!」奴勒麗大喊了聲.

就在我跟夏碎學長要轉往白園的時候,一個黑色的東西從他衣服里面竄出來,唰的聲變成了一大條的黑蛇,然後轉動了下變成了黑蛇小妹妹.

「主人,那邊……」小亭站在原地,表情有點呆滯的,就像某一天晚上我看見她「當機」的那種樣子,不過現在她看起來似乎還有點意識,小小的手指著南邊的方向:「有之前的主人……」

話語落下的同時,我感覺到下面好像傳來一種悶悶的震動.

不太像地震,而是一種好像什麼東西的波動,起起伏伏不定的震動方式.

幾乎是在瞬間,小亭指著的那個方向遠遠的像是火山爆發一樣突然沖出了巨大的金色火焰柱,周邊不斷有金色火花往下掉落,看起來非常可怕,原本還算是穩定的氣流被這樣一沖,火柱的四周空間馬上整個扭曲了起來,凶猛的熱氣不斷散出噴了灰白的顏色.

就在所有人全都呆住的同時,原本是金紅的火焰顏色突然開始變得黯淡,接著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染了異色般,整個巨大的火柱突然轉成了黑紫的詭異顏色,直直的貫穿了天空不斷燃燒著.

「南邊的結界被毀掉了!」

「太快了!」

奴勒麗愣了一下,像是不太想相信這件事情:「南邊結界有誰在那邊!」

「有兩個黑袍跟四個紫袍跟武軍,全部都是火屬性的!」很快就有人這樣往上喊.

「火焰的……休狄他們出事了.」看著繼續往上沖著的黑色火柱,黎??起眼睛:「潛入的鬼族非常了解我們學院,居然先攻擊重生的結界……」

「那個會怎樣?」我看他們臉色全都變了,知道事情很嚴重.

「喔,會像現在這樣.」站在牆邊的楔跳到我背上之後,拍了我一下,兔掌指著正上方.

上面?

一個黑色的東西失速整個砸下來.

還來不及有什麼反應,那個黑的東西就整個砸在上面的層層結界,像是脆弱的蛋殼一樣,結界整個硬生生的被砸破了一個大洞,底下原本維持著大結界的術士被那種力道給全部震開.

結界在瞬間被打碎.

[將地上給破壞出一個大洞的「黑色物體」緩緩從一片塵埃當中站起了身,對著周圍所有的人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艾比希蕾克沖破結界了!」

底下的武軍馬上重新組成隊型,將鬼王高手給團團包圍,幾乎也是在瞬間聯手使出風系的大型法術,但是兩邊的差距一眼就可以明了,那些颶風甚至對鬼之王族完全無法造成傷害,反而讓她有點樂在其中的感覺.

整個結界的顏色開始被染黑,像是玻璃一般開始粉碎,還未等到術士重新修補,上空的以隘王也趁著機會闖進來了.

然後,他們開始笑了.

『我的族人,敞開大門而進入吧.』艾比希蕾克的聲音很高,像是尖銳的女性高音一樣,帶著讓人耳膜好像可以震破的音量.

無數的黑蛇從她的斷手處沖出來,附近幾名武軍還來不及擋下立即就被黑色的大蛇給咬斷頸子,紅色的鮮血馬上在地面上鋪出赤色的液體道路.

失去坐騎的以隘王同樣發出笑聲,黑色的光聚集在他的手上.

「趴下!」黎?喊了一聲,馬上快速的將我跟夏碎學長給壓倒在地上.

白色的鳥立即沖到前面張開巨大的翅膀.

空氣震動了一下,就像開場時候那種感覺.一股熱風突然朝我們的正面卷過來,接著是劇烈爆炸的聲響,這次聲音大的耳朵都痛起來,有好一陣子只能聽到嗡嗡的聲音,那些武軍驚喊或者是被爆炸波及的哀鳴,甚至是地面翻起來的聲音都像是在遠方一樣聽不太真切.

我看見白色的大鳥從中間被撕裂成好幾塊,整個彈飛了出去.

壓在我們身上的重量變得很沉重,旁邊還有小亭的尖叫聲,校牆開始劇烈的晃動著,用很可怕的弧度在大力的搖晃,甚至趴在上面就可以感覺到好像哪部份開始剝離,堅固的牆磚開始一塊一塊的翻起來,變成碎片四處亂飛.

還來不及做更多反應,我發現我們趴著的地方整個往下一陷——

「牆塌了!」

上篇:(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四話 斥侯    下篇:(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六話 風之白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