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六話 風之白園   
  
(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六話 風之白園

地點:Atlantis時間:不明

其實有短暫時間我還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

整個趴著的地方幾乎是在一瞬間往下掉,上面的炸裂聲響還沒結束,旁邊就有人硬是把我拽起來,四周看過去全都是黑色和灰色的煙霧,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點點的人影,然後是那些煙霧里面的黑紅色火光.

「咳咳——」一被拉起來之後我整個人就嗆到了,煙霧里面全都是濃厚的灰土.

「誰叫你張嘴呼吸的!」楔的毛手直接捂在我的鼻子跟嘴巴上.

還來不及回話,一種轟隆隆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開始逼近我們,速度非常的快,連腳下都已經開始不斷的搖動.

拽著我的夏碎學長挾起了小亭,瞬間就啟動了移送陣.

下一秒,我們被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

巨大的聲響一下子變得很遠,彌漫的煙灰也全部都消失了,我一下子就踩到了白色的草皮,旁邊是綠色的,兩種顏色混在一起顯得格外的特別.

「褚!沒事吧!」

讓我站穩之後才放手,夏碎學長看著不遠處的煙灰,那邊整個炸開了有好幾樓高,大片大片的煙一直往上沖,還夾著四處飛彈的石塊.

「沒事.」看見旁邊睜大眼睛的小亭,我喘了口氣,這才注意到我們已經轉移到白園的邊界,四周全部都是陌生人,另外還有一些應該是和我們一樣轉移過來的,跟我們一樣全身灰頭土臉,也沒好到哪邊去.

黎沚和奴勒麗沒有在這邊.

我知道他們一定是留在那邊對抗鬼王高手,每個黑袍都是這種不要命的人.

「夏碎,馬上戒備,有東西跟過來了.」

有人朝我的肩膀一拍,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愣了一下,我立刻回過頭,看見拿著長刀的安因朝我微微勾起笑容,他後面還站著穿上白袍的賽塔:「漾,備戰了.」

有那麼一秒我很想問他受傷到底要不要緊.

「好,好的.」沒有多問什麼,我馬上把米納斯准備好.

就在握著槍的同時我突然有個奇怪的感覺,好像小槍多了一個空空的地方,但是從外面看不出來,隱隱約約在掌心可以察覺.

那個說是洞……可是感覺好像某種小槽的形狀.

就在我思考的同時,楔從我身上跳下去,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很囂張的語氣指著賽塔:「那個精靈,把我放到白園的結界處.」

「光影村也要參戰嗎?」看著兔子,安因發出了詢問.

「廢話,我欠人情啊!當然要來幫忙.」兔子非常不耐煩的啐了聲:「你們那個殿下都開口了,我不來還行嗎.」

「那就麻煩你了.」

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兔子,賽塔快步的跑進去白園里面,一下子就消失蹤影了.跟著他背影看過去,我發現白園里面的那些透明精靈全都不見了,整個里面白色的森林和草地靜寂無聲,周圍保護結界的武軍也全部都不說話,只有術士們使用的大型法陣在微弱的轉動著.

就在賽塔進去沒多久之後,白色和綠色草交界處突然出現了很多發光的圖騰文字,順著交界處開始快速的環繞,沒有幾秒鍾整個白園就被圈了起來.那種光不太耀眼,但是很明亮,讓人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這是光影村獨特的保護結界,聽說只有村長級才能使用.」安因彎下身,手掌放在那些光上面:「而且能稍微恢複一些傷勢和補充一點力氣.」

那不就跟電玩里面某些能夠恢複力量生命的指定地點一樣?

「鬼族懼畏光芒,這個陣法可以讓鬼族卻步,不過若是隸屬鬼王的等級應該還是很快就被沖破了.」拍拍小亭的頭,夏碎學長看著她:「小亭可以幫忙嗎?」

黑蛇小妹妹立刻舉高手:「小亭知道!進來的東西都吃掉就對了!」

自己人也吃嗎!

「自己人不能吃喔,吃鬼族就行了.」夏碎學長矯正她的說法.

「好!」

像是不知道戰爭的危險性一樣,小亭露出完全不害怕的大大笑容,抓住夏碎學長沒有拿幻武兵器的另外一只手掌仰起頭:「吃光光之後,小亭再幫主人泡茶.」

「嗯……對不起.」依然是維持著笑容,不過夏碎學長的臉上有一瞬間好像有點悲傷,快到讓人有錯覺是不是看錯了,眨眼就恢複本來的感覺.

「小亭很強,主人不用擔心.」

「嗯.」

拍拍她的小小頭顱,夏碎學長微笑了下.

「前面似乎被突破了.」在短暫的交談結束之後,安因用長刀在空氣中畫出一個長方形,那個無形的空間馬上顯現出來剛剛校牆那邊的影像.

四周的白袍跟一些武軍靠了過來

我在那上面看見沒幾分鍾前我們還待著的地方,整個長長的牆而被轟開了很大一個洞,兩邊全部垮下來一整排的磚石,有幾個不及躲開的石像也被轟成碎片,一張裂開的臉躺在那些石塊中,下秒被一個鬼族給踏了過去.

還可以行動的武軍馬上重新起了身,立刻迎戰撲進來的大量鬼族.

看見狀況變得混亂之後,以隘王和艾比希蕾克發出了快樂的笑聲,開始隨意殺害四周的武軍.很快的前方的兩名黑袍重整了隊伍之後,快速的與他們對上,狀況一下子僵持不下,四周的尸體很快就大量堆高.

「全部注意,南邊的結界已經被破壞,醫療班可能會跟不上複活和治傷的速度,會愈傷法術的人盡量注意自己的安全,若有時間立即替傷者治療,另外不要離光結界太遠,要撐下去.」固守風的白園結界,安因這樣朝著所有援助的武軍喊.

很快的,所有人便將武器舉高回應了他的話.

其實這里的武軍並不太多,有可能是因為時間不太足夠和各地也都被襲擊,在這邊支持的西方結界人手其實只有百來個,里面有幾個袍級,人手似乎並不充足.

我也跟著其他人舉起了武器……可能人家只以為我舉起手而已.

「來了.」

影像消失的同時,安因把長刀往地上一劈.

同一時間,有個黑色的東西從綠色草地的地面下用力竄出來,但是剛好在刀鋒正中間,那個東西立刻呈現了自頭頂被劈成兩半的方式沖出草地,黑色的血在安因面前噴灑出來,被劈開的兩截東西出了地面之後就左右倒下,不斷的抽搐扭動著.

那是一個很像大型蜈蚣,不過全身長毛的東西.

「這是黑獸,鬼族把巢轉移到下面了.」

輕聲的說著,賽塔哼了一小段的歌謠,綠色的草地馬上快速的成長,然後將還在扭動的長條大型毛蜈蚣給卷起來,重複覆蓋了厚厚一層直到那東西不會動之後,就整個拖進去地里.

「如果巢在下面的話不會只有一只,你們要小心一點.」快速的轉過身體,安因再度把長刀給劈往地面,跟剛剛的方式一樣,還沒出土就有個東西被劈成兩半左右掉在旁邊:「一個巢起碼有幾十只.」

話才剛說完,綠色的草地那邊馬上陷下了好幾個凹洞,我可以看見有黑黑的細長觸須在里面晃動著,活像蟑螂一樣.

武軍的動作比獵食者更快,幾個人合作一拖就把好幾只毛蜈蚣給拖出來馬上殺掉.像是感受到上面的殺意,土地里面的東西也開始騷動了.

「應該不只幾十只.」左右看著坑坑疤疤的綠色草地,賽塔微微歎了口氣,然後將兩手交叉在胸前再度吟唱了讓人聽不懂的歌謠.

應著他的聲音,整塊草皮瞬間裂開來,綠色的草往上抽長,底下的根露出了空氣外面變得又粗又長;在草根長到有一樓那樣高時,底下開始被拖出了一串一串黑色的東西,被草挾出來的毛蜈蚣整個在里面無法動彈的抽著長須想要掙紮,就這樣出現了不知道是幾十只還是百只,整個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十分惡心.

毛蜈蚣一出地之後,旁邊的術士們立刻使用了某種法術引起了大量的風刀把那些黑獸全部都給快速解決.

只是短短的時間里面,那些蜈蚣的黑血將原本米黃色的草根都給染成黑色的,還散出陣陣的臭氣.

還未將尸體給處理乾淨,那些被砍斷的毛蜈蚣突然又抖動了下,被分解的多段尸體里面開始有東西鑽出來,形體很像五六歲左右的小孩子,但是全身都是焦黑的,看起來有點像是干尸還是火燒尸之類的東西,只是沒有任何五官,唯有疑似手腳的東西在揮動.

每截都出現一個的話,現在在我們面前的黑色小孩整整翻了三,四倍之多,滿滿的站在綠色的草皮之上.

「黑獸會再生……」賽塔張開手,地上的草馬上迅速生長纏住了那些黑色的小鬼.他踉蹌了一下,整個臉色變的很蒼白.

快速的上前去將小鬼斬成了兩半,很快的武軍就發現,那些斷成兩半的小孩身體里面又爬出了籃球般大小的甲殼蟲,而且相同的很快翻了數倍.

立即就意識到不能讓他們再度生長,部分術士馬上加強結界將那些黑色的東西逼開一大段距離,暫時進不到白園以外十公尺的范圍.

「賽塔沒辦法維持太久,用火符一口氣把這些東西處理掉吧.」快速的收回長刀,安因拍了一下旁邊精靈的肩膀,同時向其他人下達命令.

「沒事吧?」有點擔心的看著賽塔,我稍微來回看了一下他們.

「……沒事,只是古老種族的精靈不能殺害生命,現在這種戰爭的場面可能多少會引起不適.」眯起眼睛,安因代替另個人回答我.

「稍微休息一下就行了.」勾起溫和的微笑,賽塔呼了口氣.

「嗯.」雖然這樣說,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偷偷瞄了他們兩個幾次,確定真的沒有關系才收回視線.

立即有了下步動作且快速的折出火符,安因將呈現鳥形狀的符紙放在掌心上,眨眼瞬間那張火符馬上變成了大鳥形狀的火焰,沖出了保護結界竄入了黑色的小孩跟甲殼蟲里面,一下子好幾個燃燒了起來,沒有幾秒鍾就被燒成灰燼無法再生.

看見火攻有效,其他人也照樣做了類似的事情,很快就把黑獸完全清除乾淨了.

「差不多了.」揮手讓火焰瞬間熄滅,安因檢視著四周,確定了沒有殘留的黑獸才回過頭讓其他人靠近楔的光結界.

而就在安因轉過身的那瞬間,正對著他的我和夏碎學長同時看見可怕的事情.

「安因!小心!」想也沒想,距離他比較近的我往前撲過去,直接把人給撲倒在地上,後面的夏碎學長馬上圈起手,一股風刀整個劈出去——

無聲無息就出現在空氣之中的艾比希蕾克被打退了好幾步,鋪著鱗片的手指正好從我跟安因的頭頂劃過去.

「米納斯!」幾乎是反射性的,我直接抬起右手就往那個手指開了一槍.

艾比希蕾克發出尖銳的聲音很快的上升到半空中,灰紅色的眼睛和滿頭的蛇全都在瞪著我們.

安因回過神的動作很快,一個翻身把我壓在草地上,另手直接轟出了火焰型的法術,趁著鬼王高手阻擋之際就將我從地上拽起來,然後往後拉進去白色的草地當中.

「黎沚他們那邊出事了嗎?」賽塔很快就跑過來,引起了地上的綠草快速的想要隔開艾比希蕾克凶猛的逼近,不過草一碰到她就全都變成焦灰,完全無法起任何作用.

鬼族一靠近的同時,地上的光結界突然整個增強,一看見光亮,像是有所忌憚的鬼王高手就突然停下移動了.

「應該是,現在沒時間確認.」揮動長刀,安因再加強了新的一層結界,整個光就更為耀眼.

「鬼王隸屬的七大高手似乎全部都能穿透空間,如果這里有擅長空間法術的人就行了.」看著外面試圖想要沖破光的鬼族,夏碎學長微微皺起了眉.

「空間法術?」我還以為會移送陣就是了.

「先不管那個,艾比希蕾克不是簡單能夠對付的角色……」看著外面的鬼族,安因握緊了長刀,像是想立刻沖出去把她的頭給斬下來一樣.

夏碎學長轉過去看他:「安因……你的傷……應該沒有全好吧.」他的口氣不是質疑,是肯定句.

「無所謂,就算付出生命我也一定要讓那些東西全都毀滅.」一直對這點很堅持的安因完全沒有讓步的余地,死死瞪著上面的鬼族,大有同歸于盡的氣勢:「我無法忍受他們一直將生命奪走……」

「那個……」抓住了安因的手腕,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說什麼,可是我突然很想這樣跟安因說:「慢慢來……」

安因藍色的眼睛看著我.

「沒錯,我們現在需要的是仔細想想要怎樣守住白園.」微笑著拍了拍安因的肩膀,賽塔往後看了一下支援的武軍:「安因,不用太著急.」

停頓了一下,安因才抹了一把臉:「我曉得,抱歉.」

「小亭可以吃掉她嗎?」指著上面正在盤旋的鬼族,黑蛇小妹妹發出疑問.「那個太強了,小亭不可以接近,知道嗎.」拍拍她的頭,夏碎學長轉頭看向我們:「剛剛黎沚砍掉她的手,現在看起來好像完全複原了,光影村的結界應該無法撐太久——」

話還沒說完,保護白園的結界突然震動了一下,很快出現了裂開的痕跡.

艾比希蕾克露出了狡詐的笑容,巨大的蛇尾開始不斷用力拍打著結界,那些有著鱗片的地方一碰到結界就開始冒出腐蝕的臭氣,但是很快又恢複,就這樣一直重複著,眼看結界很快就會被砸出大洞.

這樣還是會跟剛剛校牆一樣.

「暴風聚來.」

就在艾比希蕾克將結界撞出一個裂洞的同時,四周的風急速的聚集,整個白園的風跟空氣好像全都激動起來一樣,往同樣的方向奔去,到處都刮起了大風,「災難之風!」

隨著聲音,那些風全部卷成了巨大的氣流,瞬間就把要將結界完全破壞的艾比希蕾克整個撞飛出很長的距離,像是凶猛的野獸一般,沒有止住的風壓在一片尖銳吼聲當中,直接拽斷了她的左上肩和整條手臂,絞成了碎肉屑全都潑散在綠色的草地之上.

一片狂風之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我以為這次不會參戰的紫袍.

「阿利!」夏碎學長楞了一下,馬上認出是誰:「你不是應該要在醫療班休養一段時間才能離開!」

將軍刀插回鞘中,阿斯利安回過身,依舊是溫和的微笑看著我們:「風的結界沒有風屬性的人來鎮壓怎麼可以,對吧.」

「那也太過亂來了!」

出現在阿斯利安旁邊的是那個好像一直跟我有仇,聽說鎮守火焰結界的休狄.

「不可否認,剛剛結界炸開時候是我救了你一命.」微笑的把王子的話堵回去,阿斯利安沒有跟他多加爭辯.

「……」像是抗議一樣皺起眉,休狄負氣的轉過頭,然後我也注意到他的確全身都是傷,因為衣服是黑的所以乍看之下看不出來.

「南方的結界為什麼會被破壞?」急著想知道另外一邊的事情,安因追問著:「那邊也去了鬼王高手?」

「安地爾跟另外一個鬼王高手前去,不曉得為什麼他們很了解學院結界的設置,我們還沒反應過來時候就已經被破壞了.」不甘不願的將南邊的狀況大致上描述了一次,休狄不悅的說著:「真是卑鄙的行為……」

「另外一個鬼王高手?」賽塔凝起眉:「看來他們這次前來已經把缺失的人手都帶足了,但是為什麼比申與耶呂到現在還未出現呢.」

「誰知道!」語氣不是很好,休狄往上一看,彈了手指,爆炸的聲響在艾比希蕾克面前炸開,使她一下子不敢靠近.

我突然知道以隘王跟誰很像了,他們兩個是同款的炸彈型.

「這樣說起來其他結界現在應該也陷入苦戰了.」阿斯利安沉思了一下,很快的抬起頭:「四個結界都被毀壞學院就會崩毀,即使只能守住一個,我們也不能讓白園被攻陷.」

「這是當然的.」安因很快就回他這麼一句,然後抽開身往另外一邊走開,看起來應該是要重新安排武軍的位置跟排列,賽塔也跟上去了.

「休狄請靠近光影村的結界休息一下吧,這能稍微恢複點力量.」夏碎學長一邊說著,一邊看著站在旁邊的另外一個紫袍:「還有,我有點話想跟阿利說.」

阿斯利安頓了一下,露出苦笑,一臉該來的總是會來的表情.

「放心,你傷還沒好,我不會現在動手打你.」看著對方,夏碎學長微微歎了一口氣:「如果這次順利將鬼族逼退……我一定會狠狠的揍你一頓.」

無奈的繼續苦笑,阿斯利安點了點頭:「我知道,隨便你要怎樣揍吧,如果這樣你能夠消氣的話.」

「不管怎樣我都不可能消氣的,你們真是太任性了.」低喊了聲,夏碎學長別開頭,過了一下子才平緩下來:「之後請好好療養你的傷勢.」

「小亭也會幫忙的!」舉高手,黑蛇小妹妹露出了可怕的笑容:「會幫主人的忙.」

「好吧,我知道了.」彎下身捏了捏黑蛇小妹妹的臉頰,阿斯利安勾起唇角:「請千萬手下留情.」

一條舌頭從小亭的嘴巴里吐出來,外加鬼臉,然後掙脫對方的掐臉跑回自家主人的身後,控訴似的瞪圓眼睛看著對方:「才不要!」

「好了,現在先想想要怎樣將眼前的艾比希蕾克擊退吧.」中止了話題,夏碎學長重新看向上面已經開始又要逼近的鬼族.

「白園的屬性能讓我發揮很高的力量,如果能使用結界的力量,應該能夠一次將艾比希蕾克重創.」揮出了軍刀,阿斯利安提高了聲音,剛好讓走回來的安因兩人也聽見.

「需要什麼幫忙嗎?」立即詢問著,安因隨手將結界加強修複.

「如果可以的話,將風的力量提高就行了.」

話說完之後,阿斯利安轉過來看著我:「學弟,你現在懂得如何使用力量嗎?」

沒想到他會突然問我,我有點愣住,不過還是很快就回答:「一點點吧……這兩天黎沚有教我一些比較簡單的方式,但是我不確定可不可以……」我能感覺到那個球,但是要抓住總是很困難.

「啊,我不是說妖師的力量.」阿斯利安露出抱歉的笑容,然後隨即做了一個給槍上膛的動作——

「填裝一個風屬性的子彈吧.」

上篇:(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五話 攻擊的開始    下篇:(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七話 宿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