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七話 宿敵   
  
(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七話 宿敵

地點:Atlantis時間:不明

"風屬性?"

有一下子我突然跟不上他想表達的意思.

"我聽說在黑館時候學弟有交給你子彈過,似乎可以順利使用,所以我想把風壓縮之後讓你藉由幻武兵器射擊--說真話,我的傷勢並未完全愈合,可能承受不了風壓,但是同樣擁有王族屬性的幻武兵器應該可以做到."快速的解釋了自己的想法,阿斯利安很認真的看著我:"另外也是有別的辦法,不過我想這個方式應該是最安全的."

如果我射歪怎麼辦?

我很想這樣吐出我的不安問句,可是就算射不中......其實好像也沒那麼嚴重了.現在不安的人應該也不只我一個.

"讓漾來會不會太危險?白園的風跟一般的不一樣,我想別的方式應該也可以的."安因第一個反對這個提議:"如果幻武兵器無法容納,會造成不好的後果."

"我沒關系."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往我這邊看過來,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之後,我重新開口:"我可以,請讓我試看看."賭上妖師的力量,我想我一定可以做到阿斯利安說的事情.

在黑館時候,學長給我的也毫無問題的運用了,沒道理其他人就不行.

"褚."夏碎學長看了我一下,不過沒有繼續說什麼.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們就會幫忙,請小心一點,若真的無法做到也請不要勉強自己了."輕聲的這樣告訴我,賽塔向阿斯利安點了下頭:"風之精靈會將白園的氣流全送到這邊來."

大致上擬定了後,所有人全都散開,只剩阿斯利安和那個奇歐王子還留在原地.

說真的,如果只有阿斯利安就算了,那個王子干嘛留下來......突然給我某程度的精神壓力了.

"低賤的種族......哼,如果失敗的話......"

"請不要隨便覺得會失敗."休狄的狠話還沒撂完,阿斯利安就把他推到旁邊去晾著:"與其希望別人失敗的話,不如想些辦法幫忙吧."

"幫個低賤種族--想都別想!"很有堅持的王子把臉給轉開.

真對不起啊讓你一句低賤種族來一句低賤種族去的,真想看見發出光輝的高貴王子也有摔得狗吃屎的一天.

還沒誠心的想完,我馬上就看見足以讓我爆笑出來的事情發生了.

"那就去找安因先生他們吧."可能也不是故意的,但是挾著一點怨氣的阿斯利安算是蠻用力的推了那個王子一把.

完全沒想到對方會突然推他的休狄踉蹌了一下,整個重心不穩摔倒在地,而且姿勢並不是很漂亮,在我們附近同時目擊到這一幕的武軍也全都呆掉了.

紫袍公然襲擊黑袍.

四周一片安靜,只有上面的鬼王高手還在怒氣沖沖的呼呼叫.

啊......真是個很方便的先天能力.

我真心誠意的突然覺得其實這種能力在沒有失靈時候也蠻好運用的嘛.

"你,你居然推我......"錯愕之後立刻站起身,休狄的表情已經不是憤怒兩個字可以形容了,他的表情扭曲到好像隨時可以把阿斯利安當場炸掉.

馬上就有不怕死的武軍撲上來,勇敢的抓住王子:"請,請兩位不要在這邊吵架,還有敵人......"

如果他臉上不要有忍笑的表情,我想應該會很有說服力.

"啊啊,敵人逼近了."轉過頭,阿斯利安看著上面的鬼王高手,完全無視後面正在努力想發飆的黑袍:"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開始吧."

說著,他揮出了軍刀,很快的四周的氣流就開始移動了.

因為時間跟地點不對,休狄只能忍住這口悶氣,甩開那個武軍之後臭著一張臉離我們有一小段距離,看起來非常不想接近了.

閉上了眼睛,阿斯利安將軍刀筆直的放在正前方,白色的草皮馬上劇烈的搖晃,"暴風招來."

像是回應他的聲音,一個呼嘯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撲過來,隱約的可以看見白園中心出現了很多陣法,看來應該是安因他們引導白園力量所設下的.

風很強烈,有幾次我好像快被翻倒在地上,感覺上像是台風快速的卷過來,而我們就待在邊緣一樣.

"低賤的人類,准備好你的幻武兵器!"在我快看呆時候,那個摔倒的王子從後面散發出敵意和提醒話語.

"喔,喔好."連忙把米納斯拿起來,我注意到那個多出來的槽隱隱約約在發亮.

風壓開始變大到連四周的武軍也開始站不穩之後,阿斯利安才把刀揮到一邊,然後舉起左手張開了手掌:"壓縮."

巨大的風流整個往他的手上竄去,大約在幾秒之後我看見有個透明子彈形狀的東西在他手上成型,隨著越來越多的風竄入之後,那個子彈開始呈現了微微透明的白色.

幾乎在同時,一點血紅的顏色也從阿斯利安的掌心被畫出,然後是兩道,強烈的風壓開始散出了銳利的風刃.

"喂!夠了!"摔倒的王子發出了低喊的聲音.

沒有搭理他,阿斯利安微微皺起眉,連手臂都開始被畫出血紅色的痕跡.

"阿利學長......"

就在我也想要阻止他的時候,阿斯利安突然睜開眼睛,快速的握住了那個白色的子彈往我這邊拋,那瞬間風壓突然全部四處散掉:"學弟,接好!"

沒想到他會突然丟過來,我手忙腳亂的慌張接住那顆白色的子彈.

子彈的樣子跟槍的凹槽剛好契合,不像之前那種要填裝,現在直接扣進去就能用了.

這算是掌心雷快速填裝的進化版嗎?

還沒思考完那個凹槽的形成原理,上面突然傳來很大的巨響.重新再生的艾比希蕾克很快的沖撞了結界,再度把結界撞開了一個洞.

"米納斯!"

趁著鬼王高手把頭伸進來對其他人發出吼叫的極近距離,我抓住了這個大好機會快速的壓好子彈,朝著那顆怎樣都不會射偏的大頭狠狠的開了一槍.

風形成的子彈沖擊兒比我想象的還要大,我一開槍之後根本沒有看見它有沒有順利飛出去,一個巨大的沖擊力像是巨人的拳頭一樣把我整個人揍出去往後飛,最後摔在地上滾了兩三圈之後才感覺到一個力量把我停住.

頭昏眼花的抬起頭之後,我看見那個摔倒的王子用一臉很嫌惡的表情伸出腳踩在我背上幫我停下來.

三秒後,艾比希蕾克發出巨吼,然後整個人飛出去了.

"成功了!"

阿斯利安快速的跑過來把我從地上扶起來,我看見艾比希蕾克摔在綠色的草地上,那些染黑的草根全都被她給撞爛成一片.風的子彈發揮了超乎我們預料之外的效果,鬼王高手的身體幾乎有八成全都被撕碎了,黑色的鱗片和肉塊全部四散亂飛,掉了一大堆;而她只剩下半張臉和半個上身,躺在綠色的草地上不斷冒出黑血跟黑煙粗重的喘著氣.

"現在快點去給她最後一擊......"正想過去杜絕後患的阿斯利安才走出一步,整個人突然軟倒,被後面的休狄快了一步扶住才沒有換他摔個狗吃屎.

"你傷勢根本沒好吧!"摔倒的王子發出了責備的聲音.

"啊,我可以......"反正那個鬼族已經半死不活了,我跟武軍應該可以做到殲滅.

雖然是這樣想著,但是下一秒我就發現我錯了.

我的右手抬不起來,左手也一直在發抖,勉強的只能勾著米納斯.

有個武軍快速的跑過來抓住我的手左右看了一下:"可能是剛剛沖擊力的關系,右手斷了,請先留在這邊做治愈的法術吧."

這個好人這樣微笑的告訴我,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才又往原來的位置跑回去,然後指揮了其他的武軍列隊好,大約十幾個人踏出了光的結界包圍起那個未死絕的鬼王高手,准備一口氣將她消滅.

看著不能動的右手,我有種無限悲哀的感覺.

難得可以一次打倒鬼王高手的說......

"你會用治療的術法嗎?"在旁邊坐下稍稍喘氣,阿斯利安轉頭問著我.

"會一點......"百句歌啊,不過百句歌不用手可以嗎?

很懷疑的這樣盯著右手,我開始在回想課堂上教的簡易法術,然後也很可悲發現那些法術大多是用來對付小傷口的,不要妄想初階簡易法術可以瞬間把條斷手接回原本的樣子.

"我幫你醫好吧."立刻就看出我的困窘,人很好的阿斯利安伸出手,不過還沒伸過來就被旁邊瞪著眼睛的摔倒王子打掉.

"我無法容忍高貴的一族給下賤的人類治傷!"

拜托老兄,現在是在打仗耶,人家不是說打起來沒有等級分,你可以這樣看著自己人因為手斷掉而掛掉,沒有被治療的原因就是因為你不想看見有人幫人類治療?

真是天大的好理由!

我現在真誠的希望他可以摔第二次.

摔爆你好了!

不過顯然這次妖師的力量沒有適時的發揮作用,那個摔倒王子還是在原地凶狠的瞪我,活像我在這邊就會用精神力虐殺他全家一樣,完全不肯退讓一步.

這個僵局馬上就被打破了.

"看起來好像是順利完成了."帶著小亭先回到這邊的夏碎學長馬上就發現我悲哀的處境了,很快就走過來抓住我的手施行治愈的法術:"白園應該能夠繼續撐下去."

話是這樣說,不過我注意到他稍微瞪了黑袍王子一眼,完全沒有越級的什麼不對感,瞪得相當自然.

一邊讓夏碎學長治療斷手,我轉過頭去看著那些武軍.

他們包圍了艾比希蕾克之後便設下了另一種陣法,像是固定一樣.光陣出現之後鬼王高手發出了好幾個渾濁的聲音,但是已經無法掙紮,確認了陣法成功後,剛剛跟我說話的那個武軍踏了過去,長刀一揮便把最棘手的敵人腦袋給剁了下來.

瞬間,黑煙整個擴散開來

設下的陣法立刻就起了反應,黑煙還未散出同時就已經給瞬間淨化了,完全無法再讓四周的綠色草地受到傷害.

砍下頭顱之後,那名武軍剖開了腦部,這時候我把視線移開,非常不想看見他把手伸進去在一堆黑灰色的東西里面掏動的樣子.

約是過了好幾秒之後,武軍發出了歡呼的聲音.

回過頭,我看見那個人手上已經多了一塊像是棒球一樣大小的黑亮色寶石類的物品.

那個東西一被抓出來,艾比希蕾克同時化成黑色的灰燼,整個完全消散在空氣當中.

"終于把艾比希蕾克給解決掉了."阿斯利安露出了放松的表情,然後呼了口氣.

"但是白園的力量太過強大了,不能長久使用."收回了手,夏碎學長讓我活動一下,確定斷手痊愈之後才轉過去:"安因和賽塔他們還在引導風流,要完全使用白園力量相當困難,剛剛甚至沒用上十分之一."說著,他改過去幫阿斯利安治療那些被風壓刮出的傷痕.

這樣叫做還沒用到十分之一?

我突然覺得,該不會全用上就是同歸于盡之類的吧......

"即使使用上有困難,但是能夠確實的處理掉眼前的災難也無不可."看著綠色的草地幾乎已經被毀了大半,阿斯利安搖搖頭:"這些被鬼族之血染過的土地,要很久很久才會複原吧......真是可憐,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寸草不生."

"僅早將鬼族消滅,就會挽救更多一點的土地,所以你還是快點養好身體吧."在治療完畢的手上用力一拍,夏碎學長站起身.

揉著被拍紅的手,阿斯利安苦笑的站起來:"我會的."

"諸位,這是艾比希蕾克的--"

拿著寶石的武軍露出歡欣的笑容跑過來,急著要把鬼王高手被滅的證據交上來,但是在即將踩進光結界的前一秒他突然停下了.

明明剛剛還可以露出微笑跟我講話的人整張臉出現了錯愕的表情.

止住腳步的人胸口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一條手臂從他的後面穿透過來,取走了那塊黑色的寶石.

像是慢速播放一般,武軍在我面前倒下,紅色的血液立即沾滿了綠色草地.

"原來艾比希蕾克也沒什麼了不起."

用著極為輕視的語氣把玩著黑色的寶石,隨著逐漸出現的身影,那種讓人窒息無法呼吸的巨大壓力開始彌漫了整個白園.

原本在後面的武軍也幾乎無法動彈,瞪大了眼睛看著突然出現在空氣當中的人.

那個有著女人面孔的鬼王轉向我.

"真巧啊,妖師的血緣人."

拿著寶石的比申惡鬼王露出了充滿殺意的笑容.

"讓開!"

被鬼王氣勢幾乎整個壓倒同時,我看見白色跟黑色的東西一前一後沖了出去,那個被重創的武軍立即被拋回白色的草地,隨即就有人撲上去替他緊急治療.

兩把散著寒冷銀光的長刀一前一後指住了比申的頸子.

"呵......你們以為現在還能打得過我嗎."完全不將黑袍與白袍的威脅放在眼中,比申悠閑的撥弄了一下長發:"結界已經被毀壞了,可以削減我們力量的東西不存在,你們這些低等的種族啊,乖乖的跪下求做奴隸吧."

"現在說這種話未免太早."冷著一張臉的安因眯起了眼眸:"下地獄去吧."

另一邊的賽塔轉動了手腕,完全不發一語就往鬼王的側邊劈去.

如意料中的,比申晃動了一下身影,下秒就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候已經在他們兩人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

"唉呀,好好玩呢,真是讓人愉快."舒展了雙手,比申開始哼出了奇怪的歌謠,而在哼曲子同時她的四周也出現了大群黑色像是狼卻有兩根角的獸類:"看見一個一個被殺掉的低等種族就能讓人心情愉悅呢."

轟然一個聲響,其中一頭野狼突然被炸成碎片,快得讓人措手不及.

那個爆炸來源從我後面走出來,表情除了悶還是加上悶,估計應該是把剛剛阿斯利安的那筆帳也一起算過來了:"你們這些比人類還要下賤的肮髒鬼族,居然敢對高貴的一族說低等."踏出了光結界,休狄凶狠的看著眼前的鬼王,"比臭蟲還不如的鬼族,草地不是你們這種低賤東西可以踩的."

比申眯起眼睛:"妖精族?哼哼......"

就在兩個人對上的當晌,賽塔一下子出現在我和夏碎學長的前面.

"白園守不住了."他的表情異常的嚴肅,然後往後看了一眼:"如果是鬼王高手我們還有勝算,但是鬼王的話......首先先保住性命,你們快點前往水之結界或者地之結界,讓其他袍級都聚集在一起,至少要留下一個地方."

"比申鬼王的力量並不高,我們或許可以先抵擋一陣子."阿斯利安靠了過來,不過他的臉色已經變的有點蒼白了:"我剛剛收到消息,公會已經派了第一隊人手往這邊來了,再等一下......那些人來了之後應該可以將比申擊退."

"還有一名耶呂鬼王未出現,我們也不知道他往哪個結界去了,暫時就先留在這邊幫忙比較好."夏碎學長也跟著答腔.

"這麼說的話......"賽塔有微些的猶豫.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其實我覺得他想講的比較像是要我們全部離開學院,避開這場戰爭.

"賽塔."看著眼前的精靈,阿斯利安收起了微笑,然後直直的看著他:"或許在古老精靈的眼中我們都不過是小孩般的歲數,但是我們並不是專門扯後腿,而是能夠幫上忙的小孩."

四周的風像是在瞬間暫停了下來.

賽塔綠色像是寶石一樣漂亮的眼睛放在我們三個身上:"抱歉,或許是我有點心急."

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夏碎學長搖搖頭.

"咯咯咯,你們在說些什麼呢?"

倏然,不屬于我們的女性聲音猛然在極為靠近的地方傳來.

夏碎學長和賽塔幾乎是在同時轉過身,黑鞭與長刀指向就站在綠色與白色草地交界處的人,背景是被妖獸纏住的兩名黑袍.

"來吧,妖師的血緣者,我可好心讓你活下來一起看看我的耶呂鬼王稱霸世界的任何一寸角落喔."只差一步就踏到光結界的比申對我伸出手:"就像曾經幫助過鬼族的人一樣,妖師生下來就是要跟我們在一起的喔--"

"吃了你!"最快有反應的是小亭,她咧開嘴直接朝那只手掌咬下去,快狠准的連一點會吃壞肚子的猶豫都沒有.

比申可能沒有被這種方式攻擊過,硬生生的就是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反應把小亭給甩開,黑蛇小妹妹立刻摔在白色的草地里面,滾了好幾圈.

"該死的詛咒體!"看著被咬出一排牙印的手,比申的臉扭曲了:"我改變決定了,你們全都去死吧."

我跑過去把小亭扶起來,發現她的左腳朝不自然的方向扭過去,應該是被沖撞力給摔斷了.

"嗚啊!他把新身體弄壞了!"黑蛇小妹妹發出淒厲的抗議

"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情的時候了啦."一把將她抄起來抱著,我猜夏碎學長現在絕對也沒有時間讓她重換身體了.

伸長了手,比申將手掌往前張開,就在光結界的正上方停下來,她的掌心與結界交會處突然產生了強烈的火花跟圖騰印了,像是抗拒鬼王侵入一樣,光結界立刻強悍的排拒著,火花在兩秒之後馬上變成刺眼的白火.

"這是什麼玩具嗎?"完全無視于手臂被白火給吞噬,比申勾起了笑容,然後往前踏出一步.

那一秒我聽見某種很像玻璃破碎的聲音,她的手掌整個突破了白色火焰穿進了結界,那個地方的結界壁馬上給穿出一個洞,洞口四周全都變成了扭曲的黑色,黑色的周邊開始出現了像是蛋殼破裂的無數細紋,拼命的往外攀爬.

"別想破壞白園結界."夏碎學長甩出了黑鞭絞在那條手臂上,然後不斷的收緊.

比申的表情連變也沒有變,對紫袍的攻擊完全沒有特別吃痛的反應.

同樣在旁邊的賽塔揮出了長刀,整個穿過了結界劈在鬼王的肩膀上,但是只砍進去了一點點就停止了,高速再生的血肉直接將長刀給嵌在鬼王的身體里面,而她完全不動搖,甚至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可怕,四周的壓力也逐漸增強.

我也開始覺得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往旁邊一看,附近還殘留的武軍也稍微出現了承受壓力的表情.'

緩緩的舉起手,比申惡鬼王抓住了精靈長刀的刀身,然後一點一點的往自己身外抽:"精靈的小東西以為可以傷到我嗎?你們繼續反抗,繼續害怕吧,這樣殺了你們的甜美滋味才越讓人滿足啊."

賽塔皺起眉,用力抽了兩三次,但是長刀像是被固定住一樣,完全無法多移動半寸.

"就從你開始吧,先前你也挺囂張的呢,精靈."啪的一聲將長刀給折斷,比申用極快的動作突然半個人沖破了結界,一把抓住了賽塔的脖子.

這事情幾乎就是在眨眼間發生的,連旁邊的夏碎學長一時之間都沒反應過來.

"暴風--"勉強爬起身之後,阿斯利安立刻就想要幫助.

不過他還沒出手,正對著比申鬼王的我整個愣住了.

我看見不遠的地方,有個超大的東西跳過一堆鬼族跟那些妖獸朝這邊撲過來.那個東西非常眼熱,眼熟到讓我突然想起來我從鬼王塚之後好像就沒碰到他,差點都忘記有這號人物存在.

運動會時候壓斷了一堆牙簽的大型獸王族用超級可怕的速度撲過來.

沒想到後面會出現伏兵的比申沉浸在抓住精靈的愉快當中,還沒將賽塔的脖子扭斷之前,一個大型獸爪就從她的頭上拍下去,她的手朝不自然的方向松開,同時手上的精靈也摔倒在地上,然後整個人就消失在獸爪下面,未給透氣時間,前腳踩完之後後腳也跟著補上重重的一擊.

于是巨大的腳印里面出現人型.

說真的,這一秒我差點笑出來了.

我以為這種畫面只會在動漫畫里面看到,然後現在活生生的出現在面前,是人一定都會想笑出來的.

不過在兩秒之後我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那只把鬼王給踩到土里的大野獸朝我撲過來.

"漾--"

上篇:(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六話 風之白園    下篇:(第十八部)憎恨歸來 第八話 援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