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二話 水之聲   
  
(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二話 水之聲

四周的聲音像是停了下來.

"我曾經說過,如果對方在任務中出事,另外一個人絕對會將他給毀去,即使落到鬼族手中也不會留情."頓了一下,夏碎學長從身後拿出了白色的面具:"所以,我不會再將你當成我的搭檔了,因為你並不是他."

我這黑刀,學長眯起眼睛.

就在我們都以為他下一秒會沖過來的時候,他突然緩緩的開口:"……妖師寺夏碎."

冷漠的聲音讓夏碎學長愣了一下,然後他再也沒有猶豫,朝著學長甩出了黑鞭.

破碎的冰面突然左右震動,我們轉過去看,看就了有著凡斯外表的耶呂鬼王伸出了手掌朝下,四周圍繞著正在對付袍級的鬼王高手們.

他直視著水中,深沉的水潭底似乎有個東西正在微微發亮.

"嗯,想直接破壞水結界嗎?"歐蘿妲指了那個方向,保護著她們的巨大神將兩人給放了下來,倏地就整個飛快的跳了出去,一把將鬼王給撞開來.

抱著小亭走進光結界當中,歐蘿妲看了我們幾個一眼:"真是的,班上有事情應該先報告班長嘛,無論如何,大家都能夠一起幫忙的."

她的這些話是針對我說的,一聽就曉得了.

"喔……"我想他們應該也都知道妖師的事情,班長應該不是公會的人,不過她也直接參戰了,可見應該也有某程度的厲害.

"啊啊,真是的,如果可以跟鬼族求償就好了."露出了一切都很可惜的表情,可怕的班長歎了一口氣:"不知道鬼王高手的命核能不能用個好價錢脫手."

……你已經把腦袋動到鬼族的生命上了嗎!

"這是第二批的援兵嗎?"不管賣不賣錢的事情,千冬歲立即詢問著:"為什麼情報班沒有傳來消息?"

"這不是第二批援兵喔."歐蘿妲露出可怕的笑容:"除了袍級是在來此路上遇到的以外,這些武軍都是我們家族的私人傭兵,第二批援兵聽說在路上被擋住了,耶呂鬼王串聯了很多高階鬼族擋住了往這邊來的援兵,聽說里面也有水妖精族跟其他雪野的人手."

你家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我突然覺得我們班的同學每個都充滿了詭異.

千冬歲點了點頭,擔心的往夏碎學長那邊看過去.

已經與運動會時候不同,運動會那時我們大約都能感覺出他們兩個多少都有點玩鬧的成分,但是現在的學長跟夏碎學長一點空隙都沒有,濃烈的殺意全都是要致對方于死地.

完全不猶豫,甩開黑鞭之後夏碎學長同時發動了擊技,雷光閃動了一下沿著冰面快速的擴展開來.

輕巧的避開後,學長甩出了黑刀,不過也是落空,直接往後嵌在冰上.

他們的動作斗很快,其實大半部分我都看不太清楚,只聽見詭異的兵器交接聲響,接著是冰面變得更加破碎.

四周陷入一團混亂當中.

"喵喵……要去幫忙其他人,因為我們是醫療班,不能夠一直待在這邊."站起身,喵喵看著我們,大大的眼睛有點害怕但是依舊堅毅:"所以,大家要加油喔."

"我跟你一起過去吧."歐蘿妲看了一眼鬼王附近的巨大神,將小亭放在結界里面:"總是需要護衛,鳳凰族的人很稀少不是嗎,如果被鬼族殺死,就倍率來說實在是太劃不來了."

"嗯."喵喵用力點點頭.

順了順頭發,歐蘿妲一踏出光結界的同時,四周立即有鬼族撲上來要攻擊,不過還沒碰到她就先全部斗彈飛出去,有某種力道將哪些東西給擊成碎片,瞬間就變成黑灰消失了.

"呵,我又說過巨大神只有一個嗎?"冷哼了聲,歐蘿妲看著那些黑灰,然後在她身邊才出現了有點類似剛剛那個巨人裝扮的半透明狼獸,呼呼的咧牙低喘著氣息.

然後,她們轉眼就投入戰場.

"我也過去幫忙."站在一旁的千冬歲眯起眼睛:"站在這邊看著,我辦不到."

說完,他直接沖往夏碎學長的方向.

原本就已經有點落班的夏碎學長咸險險的閃過了黑刀,翻身就要再劈的學長突然收手,然後往後翻開身躲過了千冬歲的箭枝.

狀況開始生變.

拿下了已經半破碎的面具丟在一旁,千冬歲勾起了笑容看著眼前的敵手,他按了按耳朵開始說話:"情報班傳出訊息,目前得知前黑袍被利用,進行消除工作."

他不是在對夏碎學長說話,一講完的時候我們附近多了三,四個人影,都戴著面具,有點身上還帶著傷,全部是穿著紅袍的人.

"千冬歲!你不要插手!"看著突然闖進來的情報班,夏碎學長馬上對著他說.

"這是情報班評估狀況所產生的動作,我們判定一名紫袍無法對抗前任黑袍,所以必須執行最快的銷毀動作."擺出了公事公辦的態度,千冬歲有點冷漠的看著夏碎學長,然後稍稍的軟化放低聲音:"請別一個人對付他……拜托."

愣了一下,夏碎學長轉開了頭.

幾名紅袍很快的站定了位置,四周甩出了短刀設定了結界點,像是送做精良的展示一樣整齊到讓人難以想象.

下一秒,他們同時抽出紅色的符咒.

*** *** *** *** *** *** *** *** *** *** *** *** *** *** ***

我很急.

看著每個人都踏上了戰場,我無限著急.

我想幫上點什麼忙,米納斯的第二裝換可以做到什麼地步我也不知道.

我應該怎麼與水結界進行對話?

"如果心能說話……"

楔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我整個錯愕的一愣,轉過去看他.

染了很多血跟黑灰的白色兔子伸出了手,按住胸口:"那即成為無人能夠迪康的言."

如果我能夠說話……

"米納斯……"

水珠的聲音微弱的傳來,然後一切都安靜了.

我看見了蛇搬的身軀纏繞在我四周,就像最初的時候,當我們都在水上,當我還不知道應該做什麼,那溫柔的聲音給了引導.

睡在我的面前形成了容顏.

"我能夠為你做到任何事情,只要你願意."

米納斯擁抱著一個小小發亮的東西,她在我面前露出微笑,然後移開了手,在她的胸口趴著小小的,有點透明的且跟她相同的女孩.

女孩臉上有淚水,身上發著亮光,與水潭下方幾乎相同.

"我好痛……"這這藍色的眼睛,女孩趴著嗚嗚的哭起來:"好痛好痛它們他在這邊,我們不能呼吸了……"

我閉上眼,聽見的是水潭的聲音.

然後,我睜開眼,輕巧的撫上女孩冰冰涼涼的面頰:"請借我力量好嗎?"

"力量?"藍色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米納斯:"好,可是你要拿什麼跟我換呢?"

"你想要什麼?"

"唔……可以一直陪我玩的……你留下來陪我玩好嗎?把這些東西都趕走之後,永遠的呆在這個地方?"

"我……"

還沒有將話說完,我看見一個白色的東西 從我旁邊瓢了出來,然後微微彎了身體.

那是學長房間里面的冰系大氣精靈.

他伸出手,握住了女孩的小小手掌.

"你要留下來嗎?"女孩露出燦爛的笑容:"真好,你給我唱唱歌吧,然後我們一起回複其他結界,將這里的壞東西都清除乾淨……"

大氣精良從米納斯手上抱過那個女孩,然後轉頭看著我,勾起了微笑.

我聽到很細微的生態,像是他傳出來的,也像是隨著風而來——

"我的任務結束了,再見!"

抱著女孩,他們就這樣沉入水潭當中,消失在我面前.

米納斯像是在唱著歌謠,然後捧了捧我的臉頰微笑著,最好散成無數的水珠消失在空氣當中.

像是一瞬間的錯覺一樣,當四周都回複安靜了,畫滿馬上轉回了戰場上,無數的聲音又傳來,一個接著一個,兵器,叫喊或是其他的.

尖叫聲突然就這樣傳來.

"主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清醒的小亭用力拍打著光的結界,似乎結界在某方面也可以限制詛咒體,她完全無法從這邊沖出去,只能焦急的大喊跳動著.

完全不管去他情報班的人,甩出刀直接攻擊發動結界的首領,同時學長也翻出了身直接沖往千冬歲的方向.

那一秒,我們都看見他勾起的冰冷笑意.

像是早就預料到他的動作一樣,夏碎學長立即追上他的速度,甩出了黑鞭打開了往自己砍來的黑刀,然後猛地撞上學長,兩個人一起跌開了出去,狠狠的撞上了後面支撐著水上亭的冰柱.

在上面卡主的亭子震動了一下,稍稍往下滑落一點距離.

"夏碎學長!"我踏出了光結界,平面開槍打掉旁邊又撲上來的中階鬼族,想要上去幫忙做點什麼,可是路好遙遠,短短的路確走不到目的.

好幾個紅色的影子沖了過去,包圍了即將傾倒的水上亭,一部分抽出了符咒一部分念出了符咒,正在往下滑落的水上亭緩緩止住了落勢,沒壓上還在底下戰斗的其他人.

幾乎是在同時,甩開的兩個人翻起了身體,一左一右的甩開了兵器,沉重的鳴響交錯在空氣當中.

那不是屬于我能夠插手的戰斗.

這一秒,我發現了這個事實.

即使過去了,我依舊什麼也不能做到.

我只能做我目前想到的事情.

*** *** *** *** *** *** *** *** *** *** *** *** *** *** ***

"漾~你不乖乖在結界理跑出來干啥啊?"

所踏著的冰面沉了一下,旁邊的鬼族馬上被人一巴給打出了站立的地方,在睡上變成黑灰.

我一轉頭,果然看見五色雞頭出現在旁邊,原本跟他對打的東西已經不見了,估計是殺手的勝利.

"希瑞,可以幫我一個忙嗎?"現在米納斯已經失去了冰系的能力,沒辦法再度把這里斗變成大冰面,必須在鬼族集中專心攻打的時候完成.

"啊?"五色雞頭舔了舔爪子上的傷口:"有事奏來,沒事本大爺要去打下一個了."

"就是……"

我把我的想法大概跟五色雞頭說了一下,他聽完之後睜大了眼睛:"漾~你頭殼撞到了嗎?"

"沒撞到啦,我很正常,而且我覺得一定可行."用妖師的名義發誓.

"唔,你全部都知道嗎?"還是有點換衣的看了我一下,五色雞頭咕噥著:"老牢不牢靠啊……"

"我全部都記得,因為聽了好幾次了."用力的吸口氣,我擠出了個微笑:"畢竟,我也不是功課不好啊.只是,我比任何人都要倒黴一點而已."

"好吧,本大爺就信你這次."五色雞頭看起來很興奮,然後甩出了兩只獸爪:"漾~你欠我一次喔,事情都完成之後,本大爺會討回來的."

我看著五色雞頭,點點頭:"好的."

然後,我握緊了米納斯.

從開始,我就不是功課不好才來的,已經聽了那麼多次,都在讓人難以忘記的情況下,我有自信永遠不會忘記了.

"米納斯,填裝一發子彈吧."

舉起了已經轉換第二階段的幻武兵器,我看著幫我擋下撲過來敵人的五色雞頭:"希瑞,就五分鍾."

"笑話!本大爺打五天都可以!"

現在的狀況比當時好得太多太多.

以我多繼承的力量來發動,只要唱歌就行了,就連孩子都可以辦到的事情.

"米納斯,填裝接下來的力量凝聚,我能夠般的到,請使用精靈百歌的子彈."

長槍發出了聲響,一個法陣出現在我的腳底下,那上面有著無數的光球開始凝結,就像我能夠碰觸到屬于我的力量一樣

四周安靜下來了.

水結界的女孩跟冰系的大氣精靈一左一右的站在旁邊,他們舉起了手,那些光球在兩人中央慢慢成型.

就像那時候發生的事情一樣.

"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

在我腳下的水潭震動了一下,顫出了許多漣漪.

隱隱約約的,我看見了安地爾跟耶呂鬼王轉過頭來,安地爾隔開了辦到不過馬上又被纏上,他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只是在他說完話之後往我們這邊來的各種鬼族變得更多.

我看見,五色雞頭擋在我面前,完全沒有讓半個鬼族突破進來.

我聽見了睡眠上吹來的風聲.

"火之嘯,火與風掀起翼,貳之炎弓響.土之舞,土與聲連生動,叁之擊突刺.光結圓,光遇

影交織起,肆之烈火盾……"[金沙論壇 手打]

有種嗡嗡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我幾乎都快聽不見我在念什麼,只看見那些光球開始變成了子彈的形狀,還透明著未完成.

那個聲音讓人有很不友善的感覺.

正在幫忙的夏碎學長和千冬歲轉回過頭看我們,那一秒,他的臉色變得十分可怕.

"希瑞!左邊!你的左邊有東西!"快速的張弓出箭,飛瞬的箭枝劃破了五色雞頭左側的空氣,拉出了一個黑洞,同時也讓里面的東西曝露出來.

所有人斗看見比申惡鬼王的面孔.

"媽的!"五色雞頭罵了聲,可是他沒有躲開,因為他知道他躲開後面就是我.

那瞬間,紅色的血在我面前噴灑開來.

瞪大眼睛,我用力咬住嘴唇才沒有喊出聲音中斷百句歌.

那時候,學長應該也是這樣吧?

吟唱中的歌謠只要停止那些毫不同意聚集在一起的立即就全沒了.

所以,我們不能動搖.

"殺手一族,剛剛就是你膽敢踏在我比申惡鬼王的身上嗎?"有冤抱冤的比申惡鬼王緩緩從黑色的洞口踏出來,安徽抽回了穿透五色雞頭肩膀的右手:"你會知道,汙蔑鬼王要付出的代價有多大."

"呸,能被本大爺踏到算你三生有幸!"應是忍住了痛楚,五色雞頭完全不猶豫的回嗆對方,然後隨便用力破碎的一路纏了兩下,對于會噴血噴到死這樣事毫不放在心上:"快滾,腳下敗鬼沒啥好打的,信不信本大爺再踩你一次,還可以附贈你轉兩圈讓你死得更爽快一點."

……

這種時候,拜托你不要挑釁她啊!

我有種極度無力的感覺.

比申惡是氣得頭發都要豎起來了,整個人散出了詭異的壓迫氣息,死死瞪著五色雞頭,像是計劃著下一秒就要將他撕成幾百碎片一樣.

"比申!不要讓那個妖師一直唱完百句歌!"有一大頓距離的安地爾放大了聲音,清晰的傳到我們這邊來.

"哼,不用你說!"

越過了五色雞頭的肩膀,比申惡鬼王的視線轉向了我這一邊:"瀕死之人就不會唱歌."

我要努力將這些可怕的威脅當作沒聽見.

這樣對心髒會比較好.

*** *** *** *** *** *** *** *** *** *** *** *** *** *** ***

五色雞頭晃了一下.

眨眼同時,獸爪直接往比申惡鬼王腦上拍下去,不過給利落的閃開.

往後避開了兩步之後,女性的鬼王笑了起來:"憑你一個小小的獸王族也想碰到我比申惡鬼王嗎?我可是排名底色的鬼王之一,你很快就可以知道什麼叫做絕望的噩夢了."紅色的發飄動了起來,原本漂亮的面孔突然開始抽動扭曲著變形,"你們將後悔遇上鬼王."

我突然有種很不安的感覺,不曉得是怎麼樣的,有個很不好的預感.

"你才會後悔碰到本大爺!"沒等對方變形動作完成,五色雞頭直接沖了上去,一把打散了比申惡鬼王的頭顱,然後愣了一下.

比申的頭真的是整個散掉,像是氣體一樣飄散開來,顏色模糊成一大片,包圍在獸爪的附近.

"這是啥啊!"五色雞頭一臉惡心的把那些氣體給甩掉.

在頭顱之後,她的身體像是沙子一樣突然也跟著整個崩散,全部漂浮在空氣中:接著約在幾秒的空白時間之後,那些有顏色的氣體開始抽動著重新組合成另外一種東西.

"那個是噩夢……"

就在附近的楔緩緩的開了口,像是力氣恢複了一點,整只在光結界里面站起來:"噩夢女王,又有十八種變化的獸王族扭曲者."

"管她啥噩夢不噩夢,本大爺會成為她最大的夢魘!"咧了冷笑,五色雞頭甩了甩手,毫不在乎的往前踏出了一步.

幾乎是在眨眼瞬間,那些有顏色的氣體突然成型,在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回過神的時候,五色雞頭已經被打飛出去,重重的撞上了冰柱,發出巨大的聲響.

四周有一瞬間的安靜.

黑色的影子出現在那些氣體後面,然後像是蝴蝶般六翼的黑色翅膀綻開,在那里面出現了一個比先前還要成熟很多的女人,黑發黑眼,裸露的淡紫色皮膚上面有著黑色的圖騰,黑色的紗質服裝在空氣當中散著,透出了懾人的氣息.

她的樣子跟感覺和前幾秒完全不同,就連我都可以感受到那種絕對壓迫感.

"請不要停下你的力量."米納斯低低的在我耳邊傳來,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停下百句歌,完全盯著五色雞頭那邊.

愣了一下之後,我要緊牙根繼續把剩下不到一般的百句歌給唱完.

變化完成之後,比申惡鬼王就出現在五色雞頭面前,比申惡鬼王也不等他爬起來就是第二擊落下.

被重重攻擊之後,五色雞頭整個撞上了冰面,已經很脆弱的冰面整個碎開,幾個水聲就看見他往水潭沉落.

站在冰上看著下面,比申惡鬼王眯起了眼眸,露出了一種近乎可以用黑暗形容的微笑,像是無法滿足的想要再追下水面.

一個黑色的流阻擋了她的追擊動作.

風老的大型鐮刀無聲無息的右\由後出現,然後架在比申惡鬼王的脖子傍邊切除了一條黑色的血痕.

"我家的希瑞小弟多謝你的照顧啊,不過修理他是我家的權利,請轉過來吧."

噩夢女王眯了眯眼睛,緩緩的回過頭,看見了已經參戰的雙袍級,持著一柄鑲滿了骨頭裝飾的黑色鐮刀就站在她後面.

單手拿掉破了一角的眼鏡,九瀾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真是的,上下左右沒有值得收藏的地方,不知道里面有沒有……挖出來看看好了,"

勾起了微笑,比申惡鬼王咧開了嘴,身上的黑色圖騰像是跟著興奮而微微折出黑色光芒.

像是感受到緊張的氣氛,黑色鐮刀上的骨頭也開始發出了咯咯的嬉笑聲響,令人極度不舒服.

那是幻武兵器?

……我決定以後最好完全不要跟黑色仙人掌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讓你試試特殊兵器的力量吧."彎起唇角,九瀾用快到幾乎看不見的速度猛然揮動了鐮刀,只看見黑色的光影一閃,他四周的鬼族在同一秒全都變成灰燼,唯有閃過的比申惡鬼王被削斷了一縷黑發.

就在九瀾要進行襲擊的時候,水面下突然傳來聲響.

接著是水花四濺某只雞沖水而出,翻身站在冰上.

"混蛋老三!把本大爺的獵物吐出來!"

上篇:(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一話 熟悉的陌生人    下篇:(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三話 破碎的羽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