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八話 商討的會議   
  
(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八話 商討的會議

在做完簡單的治療之後,那個治療士硬是把我們三個各自分派了一個房間,說什麼是因為打仗的時候吸了黑暗氣息或者傷口里面還有殘留,得待個一天邊休息邊養身體之類的.

"所以就是以上這樣."把我抓到一個看起來很像懺悔用的白色小房間之後.

治療士完全省略了解釋的話語,很卑鄙的用蚊子敘述混過去了:"請在這邊休息一晚吧,明天我回來開鎖."

"開鎖?"

還沒明白對方話里面的意思,我看見那扇房門就當著我的面前被甩上,接著是某種成串的聲音,很像是——

"喂!打開門啊!"他居然在外面上鎖了!

這個房間是拿來鎖會逃院的人是吧!

我打賭被趕到別的房間的千冬歲和萊恩應該也是同樣的下場,不過他們好一點,萊恩可能去發呆還是睡覺都沒有關系,千冬歲有了詭異的計劃之後搞不好想他個十天半個月都不會有問題.

"開門啊!喂!"我還要去看學長啊!

而且臣還在外面等我,我不想把人放完鴿子之後一出去就被鐵花瓶招呼啊!

整個被鎖緊到怎麼樣敲都不會動的房門上面突然開了一個小洞口,那里面出現了剛剛治療士的眼睛:"死心吧!你們這些無論是有袍級還是無袍級的人,每次住進來還沒有根治就想逃跑造成我們第二次麻煩,你以為我們會真的每次都讓你們逃成功嗎?把我們醫療班都當成病人逃跑班嗎?這里加上了三道鎖三個陣法,你給我乖乖在這邊待到完全複原我才會放人!"他很憤慨的這樣一口氣說到完.

基本上你不用那麼麻煩,你只要加一道鎖我應該就逃不出去了……問題不是這個啊!

"不是啦,還有人跟我一起來的,你至少要讓我出去打個招呼吧!"我不想被臣剁皮然後棄尸啊!

你以為我會被你這種理由給騙去嗎?我現在去找你說的那個人,你給我乖乖在這邊休息別想要溜走."外面的醫療士丟了一個盒子進來,接著啪的一聲直接把洞口給關了,完全漠視人類自由權離開了.

我要告你們妨礙自由……

愣愣地看著門消失在白色的牆體里面,我才警覺這個好像就叫做非法監禁.

……不知道米納斯有沒有辦法轟掉這個房間?

就在我考慮要做應該是犯罪的事情時,我旁邊的牆體里面隱隱約約傳來某種奇怪的聲音.這有點問題,因為我直覺這一帶應該都是隔音的,會有聲音就太不對勁了.

麼中好像有東西在撞擊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一開始是悶悶的響,後來是逐漸逼近的聲音,接著是牆壁開始震動.

即使再怎麼遲鈍的我,也馬上感覺到危險逼近.

休息用的房間其實算大了,大約可以放上四,五張病床大小,所以那聲音突然逼得很近的時候我馬上貼到最後面的牆邊,就如我所料的一樣,白色牆面出現了紋路,像是出生的蜘蛛絲一樣開始蔓延增加,不自然的灰色爬滿了白色.

大約在幾秒之後,可怕的事實成真了.

砰的一個巨大聲響,我看見白色的牆壁在我面前爆開了一個大洞.

"咦?原來隔壁還是房間喔?"

把醫療班的牆打個大洞的某位破壞公物者甩了甩手上的灰塵然後搔搔臉,用一種很可惜的語氣歎了一下,接著才發現了我的存在:"喔啊,你也被關起來了啊?"

那個在校牆上面拉開大弓的黑袍現在穿著一套最平常不過的短T恤加牛仔褲,像是隔壁小鬼一樣爽朗的跟我打招呼.

"呃……你好."瞄了一下他短袖外面的手,手臂部分全包了繃帶,應該也不是很麼輕傷.看起來比我還要嚴重,結果他居然在醫療班的牆壁打洞.

我突然覺得剛剛那個治療士會有那種反應是很正常的了.

如果說你看到一個黑袍在醫療班休息房間理很輕松的挖牆壁,就會跟我有一樣的想法;了.

"身體有好一點嗎?"黎沚拿了幾塊比較大的石頭塞回洞上,堆著笑容走到我病床旁邊,像是在自家一樣非常紫檀舒適的坐上去.

"治療過,應該有比較好."只是被醫療班關起來比較不平衡而已.

注意到我的視線在他手上的繃帶,黎沚伸出手揮動了兩下:"還有點痛,我拿手直接揪出鬼王高手的命核,有點灼傷."

看他的樣子,我覺得應該不是有點而是很大點.

"嗯……你在這邊挖牆壁打算做什麼呢?"不會是純粹無聊做運動吧?

"喔,我想說出去散步一下,順便看看隔壁可以通到哪里."黎沚用著可愛的笑臉給了我一個可怕的答案:"剛好遇到你,順便幫我個忙吧."

"可以不要嗎?"我不想成為破壞醫療班牆壁的共犯.

"哎呀,人生就是要多多冒險才會成長."從床邊跳起來,黎沚很歡樂的瞬間出現在我面前拉住我的手:"讓我們前往下一個未知的地點吧."

下一個未知地點我覺得會是公會吔!專程去賠錢的!

就在我想要抽回手抗議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好像有某種奇怪的……不知道要怎麼樣形容的東西從身上抽走,透過被黎沚抓的地方流了出來.

"借我點力量吧."

他曉得很燦爛.

我深深的認為,有時候認識太多黑袍應不是一件好事.

怎麼說呢,他們在某部分與別人不太一樣,尤其是腦袋思考的這個部分.雖然這個世界理很多人腦袋思考部分都有些問題,但是我覺得,黑袍根本是劣化版了.

一個很打的聲音在加害者散落笑容之後,從另外一個牆壁傳來,這次就不是一個洞了,是很多個洞連成長長一直線,轟隆隆的直接轟到底.

那種效果真的很驚人,當你看見了瞬間牆上出現了很多連結洞之後,就會這樣覺得了.

黎沚松開手,突然露出一種很抱歉的笑容:"那個……我們走吧."

有一瞬間,我覺得不太對勁,就算是學長也不可能抓著人隨便就可以使用對方的力量,之前在混亂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現在就會覺得有問題了.

"走啦走啦,不然會被抓喔."爬過第一個牆洞,黎沚偏著頭看我.

"你不是風屬性."雖然他很像,也可能是,不過我覺得他應該不是想阿利他們一樣屬于全屬性.

"……"

"你在本來那個世界是羽族的人,之後呢?"我總覺得他有點怪,眨了眨眼睛:"我醒來之後就被送到翼族了……其實這兩族是一樣的,只是不同世界叫不同的名字,我聽說好像是羽族之前的族長發生什麼事情……好像是叫做天將的,他們沒有講得很清楚,反正醒來之後他們就說我叫黎沚,以前在羽族有很崇高的身份,現在要在這邊生活,我只知道這樣."

"沒有人說之前的事情嗎?"我印象夏碎學長說過他是什麼長老親近的人,可是如果有很高階的身份,應該就不像是親近的人吧?

而且送往這邊……

"沒有吔,我只知道我可以很方便使用他人的能力喔,所以如果有得罪的地方,就請你原諒吧."露出討好的微笑,黎沚聳聳肩:"所以我現在一定得從這里出去了,不然有些事情會來不及."

"什麼……"

很熟悉的聲音.

"這里喔,馬上過去."轉回過頭,黎沚拉住我的手,然後開始越過一個一個的牆洞.

不曉得他要做什麼,不過我的確也不想呆在這里,就隨他去了.

房間外面還是房間,被打穿的牆洞大概有七,八間,都是空的,之後有幾面是牆跟一個很像小型倉庫的地方,陰暗暗的擺放著幾樣東西.

走過小倉庫又通過兩面牆之後,我才看見在最盡頭的地方出現了洛安的臉.

"快點,提爾他們等很久了."洛安看見我完全沒有表現出以外的樣子,而且好像對于打破醫療班牆壁感覺習慣了,只催促著,其他什麼都沒有說.

"都是你叫我先來找治療士的,結果越見那家伙突然把我關起來,還放了十二道鎖跟十八道陣法……到底是誰給他那些封魔陣的,害我只能打牆壁."一邊抱怨著,黎沚一遍拉著洛安的收從最後一個牆洞爬出來.

"……上次安因畫給他的,他抱怨說經常有病人逃走,總共向安因要了七十二個陣法,鎖應該是找奧瑟拿的."很冷靜的回答完他的問題,等到我們兩個都出來之後,洛安從腰際小袋子里面拿出了一小撮粉末,然後將粉末吹往牆上.

我看見一點點柔和的光芒,下一秒那些牆壁大洞居然瞬間被修補好了.

"這是障眼法,可以讓這些洞比較不應人注目."黎沚朝我眨眨眼,還故意把手伸透牆壁表示那些洞其實還在.

洛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別玩了,走吧."

鄒游張望了幾眼,我發現我們現在所占的地方是另外一條走廊,有點透明,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外面的景色:這百年完全沒有任何人,所以打破牆壁這種誇張的舉動才沒有被當場發現.

沒有解釋任何事情,他們兩個領著我走過長長的走廊繞過了很多轉彎,越走越有一種冰冷的感覺,四周太過于安靜而給人一種這里應該很深入,咪咪得不讓一般人走進的地方.

最後,他們走到了一扇藍色大門的前面,那扇門跟我之前所見的都不一樣,上面雕刻著奇怪的圖騰還有寫著文字,有的看起來像是某種法陣,但是又不太像,材質像是水晶一樣深沉的藍門散發出一種能逼退人的壓迫感.走上前去,洛安弓起了食指在門上敲了三個短音兩個長音.

接著,深藍色的水晶門打開了.

我看見的是,如同秘密基地一樣的寬大空間.

*** *** *** *** *** *** *** *** *** *** *** *** *** *** ***

"喔,果然也跟來了."

一開門,先傳到我耳中的是某種肯定的聲音,感覺上里面的人剛剛好像打了個賭還是做了什麼猜測,所有人發出了"就在我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看見的那個人就是輔長,然後九瀾站在他旁邊,接著是琳婗西娜雅,另外她的旁邊有另外一個我沒有見過的人,應該是鳳凰族,是個金發的女人,身上穿著奇怪的服飾,白色寫著紅色符咒的布條將她的臉跟部分身體全都纏起來,只看見一張形狀很美好的唇.

靈便的人我就認識了.

"伊多?"沒想到他會再醫療班總部,第一眼的時候我愣了一下.

坐在一張椅子上面的水妖精微笑的向我點點頭,他的旁邊站著是大競技賽的時候我曾經見過面的飛仙播報員——軒霓.

這種組合在某種程度上相當的怪異.

然後我的視線往後面一點移,看見了火焰般的色彩.

"學長……"

被帶走的人沉在淡紫色的水里面.

室內的正中央有個像是玻璃還是水晶材質般的圓形打球,打球幾乎占據了半個室內空間,上面與下面寫滿了一圈一圈的字體紋路.

像是時間禁止了一樣,我最熟悉的人就睡在那里面.[金沙論壇手打]

火焰色的發散開在紫色的液體當中,經常發狠揍人的臉像是小孩子一樣閉著眼睛安慰的沉沉睡眠,連一點顫動也沒有,看起來好像比任何人都要小,都要年輕.

感覺上像是如果圓球破掉了,里面想人也會跟著碎掉一樣的脆弱.

"這只剩下軀殼而已."像是盯著我看,九瀾走上前摸了摸光滑細致的球面,那里倒映出我們全部人的影子和輕輕闔上的門扉:"里面連一點靈魂都沒有,我們仔細檢查過了,完全都空了,安地爾那家伙不知道把靈魂藏到哪里."

握了握手掌,我不知道現在我的情緒應該叫做難過還是憤怒.

琳婗西娜雅看了我一眼,然後瞄了下兩邊的白色大理石椅子:"大家坐下來談吧,今天事情夠多了,讓人疲憊,我不想就這樣站著浪費體力談論重要的事宜."

被她這樣一說,幾個人才各自坐到附近的位置,我挑了伊多旁邊的空位,黎沚則蹦過來坐在我旁邊,軒霓則和洛安坐在一起,最後只剩下那個臉上纏著符咒的女人還站著,不過這里的人好像也習慣了她的樣子,沒人催促她.

"那,該到的人都到了,我們也直接進入正題吧."輔長抓了抓蓬松的頭發,他的臉上還有一些灰塵跟擦傷沒有整理乾淨,不過似乎也影響到他,"現在收回來的只剩下身體,接下來應該要怎麼辦?"

"如果靈魂拿不回來了的話,可以送我,我會幫你們保存得很像他生前的樣子."九瀾發出無建設性的話語,顯然他對學長……的尸體垂涎很久了.

"在那之前,我想冰牙族和焰之谷會很樂意來銷毀我們."琳婗西娜雅冷冷淡淡的說著,然後交疊起修長漂亮的腿部,優雅的稍稍傾著身體,"沒有靈魂,沒有死去的方向,就算是鳳凰族竭盡自己的生命也無法使人複活."

"他的身體中有著黑色的陰影."軒霓抬起漂亮的面孔,給人一種憂傷的氣質,"即使有我與洛安的掀起暫時保護,卻也仍舊無法長時間拖延陰影的傷害,會如同傳說一樣,重新的踏上了三王子的路."

"這種事情不能發生."伊多的聲音雖然有點微弱,不過已經比之前好很多很多,堅強的讓人聽得非常清晰:"為了精靈族與焰之谷,我們必須保護這位後人."

"當然,不然我們干嘛偷偷在這邊商量要怎麼樣做."咧開了笑,輔長突然轉過來盯著我看,"你怎麼說?"

沒想到他會突然來問我意見,我愣了一下,無法一瞬間開口回答.

我怎麼說?

無論付出任何代價……

"學長身上我記得有詛咒,."吞了吞口水,我看著注視這邊的一堆視線:"妖師賦予的,可是我……我們首領也說過,他沒有辦法解開."

"這是個問題,詛咒還在,人救活了可能也很快就會再出事."摸著下巴,輔長皺起眉:"所以一直以用來他都不用自己的名字在這個世界生活啊……"

"詛咒方面的事情我應該可以解決."黎沚突然舉起手,露出笑容:"這不就是你們找我回來的目的嗎?"

琳婗西娜雅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可以解決?

看著黎沚,我突然覺得眼前這群人溝通太快了,我都還沒弄清楚,他們就好像已經解決一部分事情了.

轉過頭,黎沚握著我的手腕:"哪,可以解開的,只要你借我力量."

我突然恍然大悟.

他要用我身上的妖師力量去解決詛咒?

怎麼可能?

連然都沒有辦法,借用力量的人怎麼可以?

"我們嘗試看看吧,就算失敗也沒有所謂的,不會比現在更糟糕了."完全樂天派的黎沚補上這句話給我.

……原來你已經做好失敗准備了啊.

"應該不會這麼簡單的,且詛咒是附在靈魂之上,在尋回靈魂簽我想我們應該先做的是將身體上的黑暗氣息分離."洛安開了口,很沉穩,讓人不由得靜下來仔細聽他的話,"深植在身體的黑色氣息,還有被打破平衡的兩種力量,目前來說這個身體剩下炎的力量,不難猜得靈魂上應該也只有冰的力量,鬼族為了方便在最短時間當中操作身體,必定是硬把平衡給撕裂了……這種狀況下貿然將靈魂放回去也會引起大問題……"

"瞳狼和賽塔無法協助平衡嗎?"軒霓轉獲取看著他.

"如果只是小部分,像是微些失衡可以處理,不過要將被破壞的平衡重新連接應該沒有辦法."閉了閉眼睛,琳婗西娜雅歎了口氣:"這種程度也沒有辦法在醫療班做,需要回到焰之谷與冰牙族請求精靈王和焰之谷的主任協助了."

"然後更好玩的來了."九瀾發出了陰惻惻的笑聲:"就我們知道的,這位王子的兩邊家人跟董事他們有協議,成年之前的王子殿下和兩邊的人馬不能主動回去那里,精靈族不知道是多久算成年喔?"

"一般精靈族一百年後才算是脫力了少年時期."琳婗西娜雅瞄了他一眼:"獸王族則是與人類差不多."

一百年!

我還以為學長明年就算成年了!

原來他還是小孩子.

偷偷看著破裂球里面的人,我突然有種很難調適的感覺.

學長是小孩子啊……

"所以果然現在還是得把第一重心放在尋找靈魂和逼出黑暗氣息這兩件了."輔長伸展了一下長手長腳,然後站起身,"既然這樣,得情報班幫我們了."

幾個人分別點了頭之後,短暫的對談這樣告一段落了.

其實我不太曉得他們會讓我加入這個很像是機密會談的原因是什麼,不過隱約可以知道或許是因為我的身份居多.

"我和軒霓會暫時在這邊用仙氣鎮壓黑暗氣息."同樣站起身,洛安這樣告訴我們:"時間不長,還請每個為緊早想出解決的方法."

"這是當然."

有了共識之後,九瀾和琳婗西娜雅率先離開了這個房間.

那個纏著符咒的女人從頭到尾都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邊,偶爾關注著大球里面的動靜.後來伊多才告訴我,她是這個房間的高級治療士,只聽從琳婗西娜雅的命令,和輔長,九瀾他們一樣都有著很高的地位,是高等鳳凰族的一員.

留下洛安和軒霓之後,我們也陸續從這個房間走出來.

"漾漾,可以麻煩請你和我去找雅多他們嗎?"微笑著看著我,伊多溫和的問著.

"喔,好啊."原本想攙扶他不過卻被拒絕了,伊多走的比我想象的還要穩,看起來似乎已經康複了,除了多少還是有點虛弱以外.

"那我要先回病房休息了."剛剛才打出連串洞的黎沚朝我們揮揮手:"順便找人來修牆壁,不然琳婗西娜雅一定把賬算在我頭上."

算在你頭上是正確的,因為那些洞全是你打出來的.

"啊,對了."像是突然起來干什麼,原本要往另外一端走的黎沚靠了過來,"水妖精族的水鏡使用者,我聽說了之前湖之鎮的事情,如果你們可以找到五個人以上的水精之石,搞不好我可以幫你修好水鏡喔."

伊多彎起唇:"我明白了,黑袍果然有著許多難以預料的人."

"好說~下次再找你們玩,可愛的小朋友們."比我們還像小朋友的人歡樂的揮了揮手,很快的就消失在走廊的最末轉角.

"我們也走吧."

"喔."

上篇:(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七話 兄弟的事    下篇:(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九話 約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