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番外:職業樂趣   
  
(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番外:職業樂趣

這是個關于鳳凰族的故事.

任誰都知道,在鳳凰族當中第一個備受景仰的就是現任女性族長琳婗西娜雅,而在其之下有兩大助手,一位為目前正在學院當中擔任醫療班首領的提爾,也是族長的親生手足,另外一位則是惡名昭彰的殺手家族出產的九瀾,擔任分析班的指揮.

在琳婗西娜雅指定這兩人之前,其實身為鳳凰族直系學院的提爾並未想要出任醫療班職務.比起那一堆一堆尸體跟傷患,他還甯願隨便穿穿考個白袍啥的四處轉轉,更之前他還想過去做個演藝人員什麼的.

因為,那里充滿了漂亮的東西.

"我還是覺得尸體比較美."

某次跟九瀾聊起以前,對方給了他這種答案:"分析部可以看到很多尸體啊,你不覺得這真是太適合我的地方嗎."

戀尸癖發出了世人難以理解的可怕笑聲,偷偷的把一個學生的手指藏了起來.

于是提爾認為就算是擔任重任的兩大左右手,還是有某種程度無法溝通的.

在那之前,他還懷著夢想的時候,他認為在醫療班之外有著更多美麗的事物,而他對于美麗的事物有一個難以說清的喜愛.

美麗的東西人人都喜愛,而無法一一去尋找這些,讓提爾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煩躁.

"我幫你應允了學院醫療班,無殿直接請求公會的協助,醫療班在商議過後能夠派出幾個人前往駐紮,我想NALIYILB要讓你過去那里."琳婗西娜雅這樣告訴他:"那里醫療班總部還要適合你."

提爾皺起眉.

"不過就是一堆小鬼的地方……"而且拜托,學院上課的時數那麼長,沒有換班的話他還得整天都呆在那個地方,這樣要怎麼出去找漂亮的東西來安慰他的精神和心靈,要知道好的醫療人員也必須調養自己的身心健康,長期被關在那種學校里面,他應該很快就風化掉了吧.

"對,我用族長的身份命令你,馬上給我滾過去接管那邊的保健室."完全不怎麼客氣而且懶得解釋理由的風化族族長,直接用權威壓人.

"我抗議,你得現問過我的意見."而且他是醫療班的第二把交易.

"誰是老大?"琳婗西娜雅挑起眉.

"……你."

"沒錯,所以馬上給我滾出去."

地位在頂端的能干女性,用完全沒有商量的冰冷語氣,就這樣把他從醫療班給踢到傳說中的學院了.

于是,當時的提爾在戀尸癖的幸災樂禍視線之下離開了醫療班總部,開始了他的學院之路.

踏進學院的那瞬間開始,剛剛那個玩完的念頭瞬間就被丟到大後方去.

站在他面前迎接他的精靈驅逐所有的不滿,直接讓他笑道嘴巴快要列島耳根上,後來還追加了一堆美麗的建築物和各種罕見的花草,漂亮的行政人員和學生躲到足以讓人光看就心滿意足了.

原來這里才是他應該待的地方.

打從出生到現在,他第一次那麼打從心底完全感謝那個身兼親姊的女族長.

琳婗西娜雅,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基于以上如此原因,提爾愉快的赴任去了.

*** *** *** *** *** *** *** *** *** *** *** *** *** *** ***

"變態."

當年還是清純國中生,還未晉升黑袍的某人在看到醫療班派來的成員之後,直接就是送了他這句話.

"漂亮的小朋友,如果不快點把你受傷的地方報上來,大哥哥我很忙,會直接讓你在那邊待到痛死."看著賞心悅目的國中生,提爾一邊吞了吞口水,順手在邊上的尸體皮膚上雕了朵花,然後才把一些細小的地方給縫好.

就任之後,他突然覺得九瀾那個死家伙也應該要來才對.這所學校的死亡率可怕得驚人,比起醫療班一日配送的重傷死尸都還要多,不過學院里因為有結界跟交換契約,所以只要別死到連殘渣都不剩,基本上都還可以用簡易法術複活.

"……醫療班除了這個變態之外沒有其他人嗎?"有著銀發的國中生不悅的轉頭四周看看,無視于手臂的傷口還在冒血,很執著想找到其他人.

"大哥哥我可以告訴你,我在醫療班算是正常人了."如果是九瀾那個家伙,肯定不是流口水就了事,他絕對會補一刀給偶他滿意的對象一個痛快,跟快的這個學院就會發現有學生或者行政人員開始離奇的失蹤.

目測著這小子應該是白袍吧,可是白袍有收這麼年輕的學生嗎?

雖然他對公會的機制一直有疑問,現在感覺更謎了.

來這邊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他今天才注意到學院當中有這麼一個小孩子,之前學院里面常常被送來治療的學生都沒見過,漂亮的東西他看一次就不會東西了,可見這個學生有很高的能力讓學院當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會傷害到他.

"夏碎,我們去聯研區那邊的附屬醫療室."皺了皺眉,男孩轉了頭看看旁邊站著跟著自己一起來的搭檔.

"既然都來了,這邊有醫療班的人應該比較不會留下後遺症."銀發男孩利落的捅了提爾一刀.

正在欣賞兩個漂亮小孩的提爾聽到這些話,也不得不反駁了:"喂喂,小姑娘,放眼醫療班除了琳婗西娜雅以外,你找不到第二個比我更厲害的人."

銀發的男孩皺起眉,額前的一撮紅色散出了不祥的光芒:"你剛剛叫我什麼?"

"好吧,男孩,請你相信醫療班的治療術吧,起碼我們鳳凰族還要比別的醫生強啊!"拍看一下桌子,提爾很熱血的站起身,放下手上殘敗的尸體然後抹著口水往兩個漂亮的小孩走過去.

然後,男孩勾出了某種難以解釋的冷笑:"強不強我們馬上就會知道了."

那天,醫療班當中被列為左右手的任務被一個國中生給痛扁了一頓.

把人完全打扁之後,其實視力不止白袍那麼簡單的男孩拖著同伴揚長而去,而他的同伴還不忘記從藥架子拿下比較快速治傷的藥劑,用很抱歉的微笑跟著跑了.

看著兩個男孩離去,被打的扁扁的提爾拉出去了完全跟他現在跟不搭軋的笑容.

天,天堂啊……

*** *** *** *** *** *** *** *** *** *** *** *** *** *** ***

"我非常認同你是變態這句話."

過了一段時間,琳婗西娜雅偶然來探班時間從其他人口中知道這件事情,還是優雅的轉著手上的水晶杯子,邊從美麗的嘴唇中吐出了話語:"實際上,有學生投訴複活之後發現身上被雕花,結果來找你要求複原的時還被整個半死."

"他說他不要花啊,我當然就直接幫他那塊皮撕掉了然後再生."看他是多麼的親切,還幫那學生恢複到最佳狀況的皮肉.

"是啊,你連麻醉都沒有直接把他的皮給扯下來,不痛個半死才怪."

"唉,又不是漂亮的學生,如果是美麗的傷患,我一定會提供像是在侍奉高等貴族的態度."想著之前來的那對男孩還有宿舍精靈,提爾繼續勾起了大大的笑容.

"重點是,你沒事在人的皮膚上繡什麼花."琳婗西娜雅眯起眼睛,冷哼了聲.

"我覺得這樣可以打法時間而且比較美觀,身上沒有可取地方的時候,只好替他創造一個可以盯著看的漂亮地方,不過那些學生還真不懂得欣賞,好好的藝術花都不要,嘖."存心來傷他眼的.這樣想著,提爾開始考慮下次要不要在門口吊個登記分列表,最低等的就不用進來了.

"我認為你少做點多余的事情,投訴投訴的煩死了,不然你要繡就繡在頭頂上,頭發長出來之後就看不見了,隨便你要怎麼發揮."身為一族之長,琳婗西娜雅想到的是要以減少抗議信為第一,語氣的看要怎麼搞都不干他們的事情了.

"好吧,我唯有下次刺在他們的內髒里面了."

"保佑他們不要哪天看到自己內髒的時候還保持清醒."涼涼拋下這句話,琳婗西娜雅站起身,波浪的長發揚起了一道弧光:"看來你也該做事了,醫療班有工作,我得先回去了."她今天只是專程來探望她弟的適應性和出來投訴問題,不過看起來這個人在這學校里面還是蠻如魚得水的,應該不用太擔心.

她想,該擔心的應該是那些學生跟行政人員.

晚一點再請學校宣導自身安全注意公告好了.

"做事?"沒有注意到自家親姊在打什麼主意,提爾往旁邊偏頭看,保健室的門邊不曉得什麼時候站著一個青年,穿著整齊打扮的干乾淨淨,沒有任何動靜的端正站在門邊似乎在等著他們談話完畢.

喔喔喔喔——原來這個學校里面除了有精靈跟一堆奇怪東西之外,還有絕種很久的霧金狼人耶!

瞬間就分辨對方身份之後,提爾完全忘記剛剛還在跟鳳凰族族長對話這件事情,一個起身就直奔站在門口的青年面前.

"您好."青年稍稍頜了首打過招呼,臉上的表情完全沒有變得.

"你是同學還是老師?有哪邊痛啊?"歡愉的按著狼人的肩膀上下檢視,提爾非常熱絡的招呼著.

"抱歉打擾兩位了,我想請問一點醫療方面的事宜……"

還未說完,被垂涎的狼人疑惑地看著很熱絡的醫療班將他拉進保健室,還准備了茶水點心放在桌上,昨晚一系列動作之後才歡樂的坐在他的正對面.

"我可以慢慢聊."盯著眼前上等狼人,提爾他還有另外一個人存在,目前擔任管家職的青年稍微咳了一聲.

就站著某個開花的人身後,琳婗西娜雅冷冷勾起笑容:"看起來你很適應這地方嘛,我就不另外推舉別人來接受了."這家伙,她原本還在想要多調派人手過來,不過看他這樣子應該是不用了.

"好啦好啦,別煩我."揮著首要人快滾,提爾現在嚴重只剩下眼前的狼人.

如果變成半獸應該很漂亮……

"是這樣嗎?"見識了何謂標准的艱澀忘友典范之後,琳婗西娜雅一腳將自家弟弟的椅子給踹翻,很愉快的在一片哀號聲中離開了.

好吧,是她錯估了變態的強力生存能力.

看來完全不用擔心了.

*** *** *** *** *** *** *** *** *** *** *** *** *** *** ***

"喵喵來了."

又過了幾天,某位也是鳳凰族醫療班的可愛女孩轉進了保健室里面:"提爾,我們來慶祝吧∼"提著竹編的大籃子,被很多人在私底下列為未來績優股的女孩露出甜美的大大笑容這樣說著.

"慶祝小美女快畢業了嗎?"盯著眼前可愛的小女孩,基本傷勢男女不拘只要漂亮就行的提爾一把丟開手上正在處理的尸體,開著小花迎上去了.

"喵喵拿到新認證喔,以後可以單獨出任務了."邊說著,女孩清理了一下桌面,將竹籃理的蛋糕點心都端了出來:"安因和庚庚也說要來幫喵喵慶祝."

"安因?"庚他認識,是女孩的好朋友兼搭檔,不過前面那個是誰啊?

"嗯,安因之前在外地出任務喔,剛剛在走廊遇到,喵喵邀請他一起來吃點心."

"那是那個種族——"

話還未問完,保健室的門被人敲了敲,接著自動的打開了.

"不好意思,請問米可蕥實在這邊嗎?"蓄著美麗金發的青年探進頭,疑惑的問著.

看來在他出任務時候這里又有點變化.

一看見來人,提爾整個眼睛開始發光了.

"我想應該是這邊沒錯吧."在天使之後走出了精靈,很快就注意到女孩正在向他們揮手之後,精靈點了下頭:"抱歉,我不請自來了."

實際上是在走廊時候他剛巧碰到天使,因為天使的邀約所以一起跟過來.

"沒關系,慶祝就是要人多才好玩啊!"喵喵很快樂的沖過去一手拉著一個,快樂的說道.

差點感動到哭出來,提爾快速的拖了椅子過來,把精靈跟天使從上面到下面完全審視完.精靈他在來的時候看過了,沒想到這里連天使都有.

眯起眼睛看著這個奇怪的醫療班,天使動了動手指,給旁邊的友人壓下來了.

"嗯?你身上有奇怪的東西……啊,你該不會是公會里面很多人在討論的那位黑袍吧?"因為很少出醫療班去正式外勤,提爾志向起來好像有過這回事.

被鬼王盯上的黑袍,是琳婗西娜雅直接接手的棘手工作.

"是的,因為最近才回到學校來,錯過了您的上任時間,往後也請多多指教了."微笑著向這位同僚打了招呼,天使決定忽略他奇怪的地方.

"歡迎常常來玩啊."

"謝謝."

*** *** *** *** *** *** *** *** *** *** *** *** *** *** ***

"琳婗西娜雅說你在這邊過得很滋潤."

難得美食全到這里閑晃的九瀾在看到走廊外面排滿尸體之後顯示眼睛一亮,接著開始快樂的在外面尸體堆旁走來走去,順便跟他聊天.

"我看你現在也蠻滋潤."他打賭這家伙沒把尸體都翻過一遍是不會滾回去的.

"這里真是個好地方,以後我會經常來散步的."抹著還熱乎乎的內髒,九瀾露出了滿足的詭異笑容.

"隨便你……喂!別偷走學生的內髒!"看見對方疑似把一個肝放到口袋,提爾馬上放出警告:"混蛋,要拿走先再生一個給我!"

"咯咯咯,尸體的美好就在于他是獨一無二."

"你想讓我的學生也變成獨一無二的無器官人嗎——"

話還沒說完器官也還沒搶回來,地面上先畫出了傳送陣的陣法,接下來出現的是上次他看過的那個溫和男孩,男孩肩上還背著把他打一頓又說他是變態的漂亮男孩,漂亮男孩穿著白袍上有斑駁的血跡,很顯然已經昏過去了.

"我們剛剛在任務里面被埋伏……"

輕松的把漂亮男孩直接抱起來,提爾很快的踢開無人的空房間開始進行治療.

"呃……其實他是頭撞到."站在門邊看見自家搭檔差不多被上下其手一圈,還未取得袍級的男孩咳了一聲.事實上他們剛剛中埋伏的時候其實並沒有被敵人攻擊到,而是他來不及閃避落石被

同伴給擋下了才會變成這樣.

"嗯,有時候我們必須預防萬一."正色的這樣告訴男孩,提爾翻了一下,果然在床上男孩的頭邊看到個還在淌血的傷口.

"原來如此."需應了聲,男孩倒是也沒有插手.

稍微把男孩珍視了一下,提爾眯起眼睛.

混血的精靈啊……難怪他會覺得這個漂亮小孩哪邊怪怪的,之前瞥了一下又被海扁讓他沒有分辨出對方的身份,現在看了一下,還真的讓人意外.

不過混血精靈他也只聽過一個,那是只有他們幾個高層的人才知道的事情.

原來這小子來曆還真不簡單啊.

提爾突然有點知道為什麼琳婗西娜雅非得指定他過來不可了,看來還有這層原因.

"真是漂亮,如果是尸體就好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他旁邊冒出來,九瀾用一種很像把對方做掉的語氣說著.

"滾,不要妨礙我的工作."

"唉,見色忘友."

把戀尸癖踢出去之後,提爾拿來了藥膏,打算多摸兩把的時候突然對上了一雙銳利的血紅眼睛,還精准的一把抓住他的手.

"變態!"接著是兩根手指撮瞎某人靠的很近的眼.

浴室在那之後,身為冰牙族與焰之谷雙重身份的混血精靈與鳳凰族的第二把交椅正式認識,同時也震驚到難以接受這家伙會是他未來學院專用的指派醫療者.

無法告訴別人的身份只能派遣醫療班高層前來接手.

"其實那也不錯啊,這樣以後我們就可以找固定的人來幫忙了."那時候,他的伙伴勸他人要往好處想.

"…"他無言了.

而後,保健室的客人依然還是不減.

從知道隱藏任務後,誒而更加感謝將他派到這里來的琳婗西娜雅.

這里真的十個完美天堂.

直到現在他還是這樣認為.

這個學院里面什麼都有也什麼都不奇怪,美麗的東西到處都是.

果然,人還是要有職業樂趣才會過的很美滿.

"下次如果缺幫手可以找我啊."戀尸癖離開之前發生了要將這里當做第二基地的宣言.

"想都別想."

他才不要讓一個變態來攻占他的天堂.

轉頭,門口又站了人,一個漂亮的惡魔大美女站在那邊,從頭到腳散發著嫵媚的高級邪氣,活像個高級的邪惡藝術品.

"歡迎光臨————"

于是又開始了他歡樂的一天.

《完》

那之後……

在那之後,過了長久的時間,經曆過一切大小事物.

她問我有沒有後悔那時候進入了學院?

沒錯,在時間流逝之後,我想過成千上萬遍我總共後悔了幾次——我後悔了無數次.

但是慶幸進入學院的次數高過後悔,至今仍是如此.

人的一生有許多的選擇.

或許是對或許是錯,時間不會給人有後悔回首的機會,「第一次」不會重複發生.

人的一生還有幾次機會?

唯有肯定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時間的潮流不會讓任何事情毫無意義,即使你停下不走,所有的故事還是繼續向前發生.

這是屬于許多人的故事.

屬于我們的特殊傳說.

上篇:(第十九部)甯靜之聲 第十話 鬼王族之後    下篇:(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一話 時間之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