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二話 交際之處的宮殿   
  
(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二話 交際之處的宮殿

地點:? 時間:?

女孩領著我們往前走.

實際上我們並沒有走很久時間,沒多久那幢看起來好像很遙遠的黑玉宮殿已經出現在我們面前了,近看很壯觀,感覺頗像中國古代皇宮,高大的門上兩邊懸掛著黑色的紙燈籠……這該不會是鬼屋吧?

跟剛才一樣不費力氣就打開兩扇偌大的門板,女孩繼續為我們領路.

宮殿裡面有著不少精巧的擺飾,庭院裝飾也很多,每樣看起來都非常費工,感覺上很像是古代皇族居住的地方,嚴肅卻又非常奢華.

大概又走了一段距離,側邊開始出現通往外面的陽台跟窗戶,透過窗格我隱隱約約看見還有幢大型的白色宮殿隱藏在霧氣當中,朦朦朧朧的看不太清楚,又像是幻影.

「那裡是白色主人住的地方喔.」女孩立刻就注意到我在看外面了,蹦過來拉著我的手介紹.

有瞬間我將她跟小亭給重疊了,不過其實她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白色主人的地方跟黑色主任的地方其實在同一個地方裡面喔,可是又不能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方裡面喔,如果白色的主人有回來的話,,通常會看見白色的主人跟黑色的主人在一起喔,可能在這裡也可能在那裡喔.」

……其實我不是很懂她的邏輯點在哪裡.

看著外面,霧氣稍微散去了.

接著,我看見庭院裡隱隱約約好像有人影,一個穿著黑色衣袍的人站在那邊,黑色的長髮幾乎拖在地上,衣服是金線繡工,感覺上就是很有價值感的東西.

那瞬間,我四周的聲音好像變得很遠,回過神時那個小女孩跟賽塔居然不見了,走廊上沒有任何人影.

他們走得太快了一點吧?這是傳說中的瞬閃嗎?

因為完全看不到他們的身影,我盯著庭院裡面那個人,硬著頭皮往前走了兩步,隔著走廊陽台向他揮手,一邊考慮要不要爬下去庭院.

像是慢動作般,對方緩慢地抬起頭看了我一眼.

說真的,那瞬間我突然感覺到渾全身發毛,立刻就覺得我應該自己去找路好過問路了.

「你就是外來的人類嗎?」

幾乎是瞬間,陰冷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我一轉身整個人差點沒被嚇到往陽台外面跳.

剛剛那個還在庭院裡的人現在已經站在我面前,有點蒼白的臉孔給人陰森森的感覺,不過仔細看其實會覺得他長得還算不錯,黑發下的紫色眼睛盯著我,給人發毛的不安感.

「不,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好像跟我的同伴走散……」

可能比我長了很多歲不過外表是青年人的人抬起手止住了我的話,他的樣子看起來好像不太對勁,「你走到時間的錯落點了,往回走之後會遇到你的同伴.」

錯落點?我剛剛應該只有看到走廊一條吧?

而且往回走好像應該會走到大門去,所以他的意思是叫我可以轉頭滾蛋嗎?

「走回去就對了.」眯起紫色的眼睛,青年不太客氣地冷冷說道.

「呃,好吧.」偷偷地瞄了他一眼,我還是覺得他有點怪怪的:「請問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需要幫忙?」

「外來者將時間擾亂就是造成我不舒服的主因.」說完他轉頭就走掉,給人莫名奇妙的感覺.

意思就是我們還是及早滾蛋就是了吧……

他一走掉之後走廊上立即就陰森森的,我想我還是乖乖照著他的話往回走比較好,前面感覺不太對,如果要逃命的話當然是離門口近一點好.

剛一轉頭走了三步之後,賽塔和那女孩子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你差點掉到時間夾縫喔.」

女孩子一看到我就馬上這樣說.

「咦?」愣了一下我立即轉頭看著賽塔.

「我們剛剛一回過神你就不見了,眨眼之後你就出現在前面.」他這樣回答我,也聽不出個所以然.

「快到休息的地方了喔.」打斷我們說話,女孩愉快地宣佈著.

在她說完之後沒多久,我看見走廊像是有什麼光影變化一般,不遠的地方瞬間就出現一道門,門扉半掩好像已經准備好讓我們進去一樣.

正在要前往那地方時候,四周景色閃了一下,很沒有真實感,接著有隻黑色的烏鴉從外面飛進來,停在陽台邊張開嘴巴——

『莉露,直接把人帶過來大殿.』

烏鴉的聲音是個年輕人的聲音,牠一開口之後女孩愣了一下,轉過來時候烏鴉已經飛走了.

「奇怪了,剛剛黑色主人明明說要先給你們休息的喔,怎麼突然又要改了呐……算了,請兩位跟著我走喔,這次不要走丟了喔.」

說完,也不讓我們有多問的餘地,她轉身就往另外一邊走.

我跟賽塔對看了一眼,他聳聳肩表示不曉得是怎麼回事,也只好跟上去了.

一邊走著,四周的景色開始用很詭異的速度變化著,一下子是長廊一下子是各種不同的庭院風景,好像穿過了好幾個不同年代的宮殿一樣,每個都美麗到有點可怕,而且還充滿著一種久遠無法靠近的氣息.

我們走過長廊之後,女孩領著我們直接踏進了某個非常非常大的地方,像是殿堂,兩邊全部都是黑石凋,有的是幻獸有的是妖魔鬼怪:四周充滿了某種沉靜死寂的氣氛,在這裡連呼吸都讓人感覺到有種可怕的沉重感.

女孩跑進去之後站在殿堂中間:「我把客人帶來了喔!」

于是,我們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殿堂最高位上坐著一個人,賽塔有點驚訝,可見他剛剛進來時也沒有發現還有第四個人存在.

在那裡,我看到幾乎是剛剛才碰見的人.

黑色的長髮隨意披在身上,繡著金色圖騰的寬大黑袍下罩著精緻的服裝,和女孩的有點像,但是高貴很多.

那個人坐在大大的黑玉椅子上,椅背很高,凋的是凶勐的麒麟扯開獅神的頸子,寶石鑲在兩頭幻獸身上,看起來可怕但是又有種詭異的美感.

室內有些幽暗,不過我一下子就適應了,看清楚那個就跟剛剛一樣好看的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有點像高貴的石凋像,感覺幾乎跟這個大殿融為一體了,又或者他們一開始就是同一個東西.

「您好,司陰者,黑山君.」賽塔緩緩鬆開我的手,半躬了身向那個像帝王般高高在上的青年行了禮.

一看到賽塔有些戰戰兢兢的態度,我連忙也把頭跟身體都彎下來了.

原來他就是賽塔要找的人,不過剛剛在走廊上干嘛不表明自己的身份還要別人特意地走到這裡,看起來這位的性格應該也很「不錯」就是了……

過了一會兒,青年紫色的眼眸注視著我們,聲音在空氣中響起,與剛剛烏鴉說出的聲音一般:「莉露,給他們休息的位置.」

「好喔!」女孩蹦跑開了,接著搬了矮桌子和坐墊與茶水過來,佈置在台階近一點的地方.

領著我坐下之後,賽塔才繼續開口:「冒昧前來,我想應該對您造成了困擾……」

青年揚起手終止了他的話,就像剛剛在走廊一樣的動作:「我曉得這次你們來是為了什麼,但是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裡是時間之流與冥府的交際處,我們不管任何事情,而任何事情也不歸我們管,你又想要要求什麼?」

「不是冥府,不是安息之地,也不是主神,創世神,之所以請您幫助我們,是因為這裡與任何時間都不相干,與無殿是相同的立場,,也只有這裡可以讓精靈重新清醒.」

「那,你們要用什麼來換?」青年支著下顎,靠在黑玉椅子的扶手上:「一個精靈醒來,就必須要有一個精靈代替他繼續沉睡,這樣才不會擾亂既有的時間.」

「如果必須一個精靈醒來而另一個精靈沉睡,那就由我代替殿下而沉睡吧.」賽塔輕輕說著,好像從一開始就已經做好這個決定了,完全不猶豫.

「等等,這樣好像塞塔會死掉吧!」看著他們的交易好像往某種不對勁的方向發展,我連忙打斷他們的話,不過看見兩個人同時瞪向我這邊,我才覺得不妙.

接下來我要說什麼?天氣不錯?

「是妖師也可以.」青年勾起了冰冷的笑意,那種感覺就像是皮笑肉不笑,給人很不舒服的心理壓力:「妖師與精靈在本質上差不多,一個精靈清醒而一個妖師沉睡,你們可以有兩種選擇.」

也就是說,不是我死就是賽塔死?還真是簡單明瞭.

「那我——」

正要搶名額時候,賽塔突然帶著優雅的笑容冷不防地給我一個肘擊,快狠准完全沒有猶豫,接著把痛到彎腰的我給拉回座位,表現的好像不是他動手的一樣:「我想,我們可以繼續剛剛的話題.」

我覺得我之前都被精靈騙了,賽塔一定是那種笑著捅死人的傢伙!

「你旁邊那個妖師哭了.」青年瞄了我一眼,懶懶地趴在椅子的扶手.

感謝你還有注意到我痛到掉眼淚.

「他只是為了即將清醒的朋友而感到快樂,落下愉悅的眼淚.」

為什麼賽塔你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我明明是被你打哭的啊……而且你下手太重了,我覺得好像有根骨頭被打斷了,卡在肉裡面痛到說不出話來.

「一個精靈的清醒交換一個精靈的沉睡,這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賽塔轉過來看著我,「請把靈魂交給黑山君吧.」

……你把我骨頭打斷還叫我交出東西?

舉起手,我咬牙忍過劇痛,另一隻手壓著被打斷的地方:「我抗議……應該投票決定.」

大概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要投票決定,一瞬間我好像看到青年紫色的眼睛睜大,不過就只有一瞬間,眨眼之後他又懶洋洋地趴回原位:「不要在黑山君的殿堂討價還價,你們兩位並未溝通好,請先去休息把你的骨頭接回去後,晚一點再到這裡來吧.」沒有給我們反駁的餘地,青年看著那小女孩,「莉露,讓他們回去休息的地方.」

「好喔.」女孩跑到我們旁邊:「給你們准備好休息的地方喔,請跟著我走喔.」

見青年不打算繼續討論下去,賽塔先起身,雖然很痛不過我也勉強跟著爬起來了.

出了門後,叫做莉露的小女孩送我們到(1\6\K\-.cn)剛剛那個原本要進去的房間就跑開了.

整個房間很大,大得幾乎沒有任何聲音.

我坐下來,呼了一大口氣.

「我沒想到您會跟我爭論這件事情.」

賽塔在我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伸過手用治癒的法術幫我治療那根被他打斷的骨頭:「年輕的學生不應該與漫長的精靈爭論生命的問題.」

說真的,我也不想爭論,就是覺得與其賽塔去換還不如我去換的好,賽塔比我有用很多,如果他代替學長損失可大了,換成我大概就跟拍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兩樣吧.

剛剛有瞬間我是這樣想的.

「如果要兩個選一個,我覺得妖師會比較適合,反正大家都討厭妖師嘛……哈哈……」感覺到骨頭被接上之後痛楚也消失了,我這樣告訴眼前的精靈,不過對方卻是不贊同的搖頭.

「年輕的生命需要更多時間去探索世界,你會發現其實妖師的身份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除了精靈之外,其實會有很多人不介意這些事情,只要你願意對世界走出第一步.」收回了手,賽塔像是歌詠一般的聲音輕輕地隨著空氣飄了過來:「古老的精靈並不在乎死亡與否,我們只渴望永遠沉睡在主神的懷抱當中,我已曆經了非常久遠的時間了,從白精靈開始到消失,從黑精靈游走到隱居世界之後;阿歐力薩的神話已經經不再被傳唱,繁盛的伊多維亞年代已經消失,而現代的世界適合更多年輕的孩子們,別輕易地放棄自己的生命,年輕的生命值得更多美好的故事來伴隨,而不是放棄之後的死亡.」

看著賽塔,我第一次感覺到他有種漫長的蒼老感.

他的外表很年輕,可是他的靈魂很古老,深遠的時間讓我無法想像.

「繼續邁向更多故事的地方吧,那屬于年輕的你們.」彎起了溫柔的微笑,賽塔摸了摸我的頭,像是長輩一樣:「傾聽風精靈的聲音,它會帶領你們尋找更多美麗的事物,接受水精靈的建議,你們會得到更多的智慧,與地精靈對話吧,它會告訴你們更多久遠的曆史,讓火精靈對你提出挑戰,人在經過考驗之後會變得更加勇敢;所有的大氣精靈都存在對生命的祝福,年輕的孩子們即將在世界上跨出更多的第一步.」

我擦了一下眼睛,臉上有點溼溼的,我知道我沒有辦法跟賽塔爭.我說不過他,而他也早就做好准備.

就像許多事情都早就被安排好一切.

「所以,你們已經做好決定了嗎?」

勐然響起的聲音讓我們兩個都嚇一跳.

如果只有我就算了,但是坐在我旁邊的賽塔很明顯也有些錯愕,瞬間出現在房間窗檯邊的黑色華服青年把玩著自己及地的長髮,優哉游哉地好像他不過只是在那邊曬太陽,可見這傢伙特別喜好這種突然出現的嚇人方式.

「是的,就如同我剛才所說,一個精靈的沉睡換取一個精靈的清醒,我們已經取得共識.」賽塔這樣告訴她,仍然毫不猶遲疑.

我想,如果賽塔有那麼一點點猶豫,我絕對會搶在他之前,可是他太過于堅決,讓人沒有辦法說贏他.

在這種時候要比這種事讓我感覺到有些悲哀.

別開頭,有瞬間我覺得外面的風景好像又變了,雖然跟剛才一樣可是看起來好像又不一樣,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外面的庭院好像變得有點荒涼,剛剛明明還是很茂盛的樹景……

「那就跟我來.」

青年說著,就像剛才一樣沒有給我們任何猶豫的時間,徑自就往外走.

我跟賽塔對看了一眼,立即就跟上去.

外頭的走廊在我們走出去那瞬間像是碎片一樣瞬間全部崩毀,然後又開始重新拼成另外一種空間.

在我們面前形成的是一道黑玉的拱橋與水潭.

就跟電視上看到的過那些古跡很像,凋飾得高雅的拱橋,雖說兩邊的凋刻裝飾很華麗,但是絕不是那種很俗氣反而給人優雅崇高的印象.

黑玉全都是幻獸的模樣,在水上的影子波動飛舞.

青年走上橋的最高點,然後向我伸出手輕輕地說了一句:「給我吧.」

看了看賽塔,他點點頭,于是我跟著走上去,拿出了那顆銀色的光球放在青年的手上.

他的手很蒼白也很冰冷,感覺有些透明,不近人情.

接過銀白色光球之後,青年趴在橋邊上,然後鬆開手讓那東西落到水裡面,一切的動作都很自然也很安靜,他就像個局外人一般看著水中那銀色的光球像種子般開始發芽,一瓣一瓣透明像是花瓣的東西開始往外生長,水面上靜靜地蔓延出白色的霧氣.

「巴斯特.」伸出蒼白的手,青年輕輕地朝著空氣喊道,眨眼間空氣中出現了隻黑色的大鳥停落在他手上,像是鷹可又不太像,黑色的頭顱有著突兀的獨角,身體上掛著一條細小卻精緻的金色飾品.

他的手指蹭了蹭黑鳥的頸子,青年看著大鳥紅色的眼睛:「我要喚醒精靈的靈魂,可以幫忙的傢伙不在……」

『你要拿什麼交易?』不等他說完,黑色的鳥就張開嘴巴,發出一種奇怪的音調詢問.

「你要寶石嗎?」

『不要,寶石夠多了.給我你身上的東西,任何一件都可以.』

不曉得他們在談什麼,我悄悄後退一點距離,剛好撞到後面站著的賽塔.

他低著聲音跟我說:「那是神獸巴斯特,穿梭在時間中的一種聖獸,擁有跟鳳凰類似的力量,但牠卻是死神那裡所出的.」

這樣說我大概就明白了,黑山君是在跟這隻鳥……這隻神獸交換什麼條件,可能是要幫學長的靈魂清醒之類的吧?

「我身上並沒有什麼東西,衣服與飾品,你需要哪一種?」讓鳥跳到橋上,青年詢問著:「或者你需要死神贈與的飾品?」他撩開髮絲,右耳上掛著一隻小小的黑色耳飾.

黑鳥叫了一聲:『給我你的頭髮.』

「恕我冒昧……你要做假髮嗎?」

我愣了一下,剛剛黑山君是在說笑嗎?我覺得他應該不是會說笑的人啊,怎麼剛剛好像聽到他在說笑話的樣子?

『你管我有沒有要做假髮!』黑鳥凶狠地往青年的額頭直接用力啄下去,聲音變得比較銳利.

揉著頭,黑山君聳聳肩,放下手時候他的額頭已經變回了原來白皙光滑的樣子,然後他也很挺爽快地抓起了及地長髮,右手轉動之後已經出現了把彎刀.

『不要那麼長,差不多我這個高度就可以了.』黑鳥阻止他直接把自己削成妹妹頭的動作,比劃了一下,大概切到大腿的地方.

依言把黑髮束好割下來一整把交給牠,青年收起彎刀後就靠著橋邊看著黑鳥的動作,「這樣可以了嗎?」

『行了.』

轉動了一下身體,下一秒我們看見黑色的大鳥突然消失,然後取而代之的是個女人,她有著濃濃的黑色眼影跟唇,穿著裝飾著黑色羽毛的衣服.

她拿起那束頭髮很珍惜地收進了袖袍裡面,恭恭敬敬地對青年行了一個大禮:「多謝您的割捨,時間交際之處的主人身上之物會帶給我們更多的力量,現在就任憑您吩咐了.」

「沒什麼事,我只要讓那個精靈的靈魂重新與時間銜接,,從死亡的睡眠回到這裡來.」指著橋下的變化,青年輕輕地說著:「如果白色的那傢伙還在,根本不需要借用到妳的力量.」

女人笑了一下:「我曉得,這次是我撿到了.」說完,她往後翻身,輕柔的衣服料漂亮地在空中畫出道弧,有瞬間給人的感覺像是畫冊上的仙人一般,然後落地時巴斯特已經站在水潭的另外一端了.

站在橋上,青年對著水中揮了一下手,那些白色霧氣迴旋著繞出奇怪的形狀,然後水面波動一圈一圈,細小的光影錯落其中.

透明的花瓣揉合了黑色的東西,然後散開又重新組合,模模煳煳地聚成一個形體.

「莉露,讓靈魂固定起來.」趴在橋邊,青年喊著女孩的名字.

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在水潭邊的女孩高舉了手:「好喔.」一一說完.她拿著塊白噗通一聲就跳下去,像條魚一般連換氣也不用的鑽到那個形體旁邊,然後輕巧地將那東西抱出來.

脫離水的瞬間,我看見的是銀白到近乎透明的髮,白皙的皮膚還有緊閉的眼睛,原本的紅色已經不見了……看來應該是全都在醫療班那個身體裡面.

女孩扶起了他的肩膀,露出了頭和一點點身體,不過已經夠讓我們確定這真的是他的靈魂了.

他安安靜靜地沉睡著,一點動作也沒有.

精靈的靈魂散著微弱的光,就像每個我看過的精靈一樣.

學長在我們面前,出現了.

上篇:(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一話 時間之流    下篇:(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三話 球魚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