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特殊傳的說(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四話 這裡與那邊   
  
(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四話 這裡與那邊

地點:? 時間:?

「你們可以離開了.」

看事情都做完了,青年開口下了逐客令.

「咦,你要的百句歌……」

「已經拿了.」他張開手掌,我看見有個澹顏色的東西消失在他的掌心上.

被他這樣一說,我連忙想著我曾經全記得的歌謠,不過現在開始一個字都沒有了.不管我怎樣努力回想,我甚至連最簡單的第一句,任何一個字都不記得.

腦袋的某部分像是被掏空了大黑洞,將關于百句歌的事情吞噬了.

……他是在剛剛拍頭就拿走?

「如果那隻球魚還有去找你的話,先拿個東西把他抓起來.」

這是青年最後告訴我的話.

下一秒,橋與水潭的畫面崩碎了.

我不太清楚我們是怎樣從那個地方出來的.

總之,當塞塔用力拍了我一下之後我才回過神,四周又是那個黑漆漆的地方,流光依舊移動著,好像剛剛的事情都是幻象一樣.

「剛剛……」

什麼也沒有說,塞塔一把抓住我的手突然開始往前跑了.

他一跑我才注意到不妙,四周那些光已經不像剛剛一樣會避開我們,而是突然開始往我們這邊靠近過來,好像我們身上多了什麼會吸引他們的東西.

也沒有多加解釋,塞塔就是用很快的速度往前沖,到後來我簡直是被他拖著跑.

我不曉得塞塔為什麼會這麼緊張,就像來時候一樣,他對這裡的路很熟悉,花了稍微短的時間之後我們就回到最開始的那個地方.

他把我推出那個缺口,我踩上鬼王塚的地面,然後他也跟在後面出來.

幾乎是在我們都離開的同時,通往時間之流的缺口消失了.

和塞塔對看了一眼之後,我們兩個同時坐倒在地上,突然有種很強烈的疲累感爬滿了我的全身,那種感覺好像是很多天沒有睡覺跑去勞動,又睏又累.

「你長高了.」

就在這種時候,塞塔突然說了這句話,甚至我還來不及反駁他就已經接下去了:「不要懷疑精靈的記憶力與測知力,你起碼高了有三公分.」

騙鬼!

我才進來一個學期不是進來一學年耶!如果真的有變高也是被嚇高的!

接著,我笑了,很大聲的笑了,整個人往後躺倒在地上,冰冰涼涼的感覺讓我打了一個哆嗦,不過我還是很暢快的笑了.

這陣子發生好多事情,不曉得有多久時間我沒有跟喵喵他們一起笑了.

睏意和疲倦整個席捲而來,我已經動彈不得了,想說乾脆就在這邊睡著吧,剩下的事情等我醒來之後再說.

我想,等我清醒了我得告訴夏碎學長,黑山君已經出手幫助我們了,而且我還有看見了學長的靈魂,所以一切都沒問題的.我也想告訴雷多跟雅多有關于水精之石的事情,他們一定會很訝異,或許我也能夠幫忙去找那東西.

可能的話,要找到比五塊更多.

還有,我也想問問黎沚關于古神的事情……

意識朦朧的時候,我感覺好像有人輕輕地把我揹起來,連一點震動也沒有.

他走了一小段路,唱了歌謠.

那是精靈的歌,我無法聽懂.

然後,在我真正睡著之前,我好像看見了學院的景色.

被破壞的學院已經修複得完好如初,四周有著其他的學生,我聽見了熟悉的聲音遠遠的傳來,有人跑過來,但是我無法分辨是誰.

我很累.

在醒來之前,就先這樣休息吧.

後來我才知道.

其實那天我跟塞塔消失並不是只有一個下午或一個晚上,我跟他去了鬼王塚之後,那短暫的時間讓我們整整消失了半個月.

喵喵他們到處找人都沒找到,這些事情則是我在睡了快兩天清醒之後,冥玥才告訴我的.

醒來時候,我在家裡.

位于台灣,台中的家裡面,我的房間,旁邊還擺著房間裡面我最熟悉不過的其他裝飾品.

房間裡有點暗暗的沒有開燈,外面的陽光透過了沒拉好的窗簾從空隙處映了進來,沒有空調的聲音但是房間的溫度蠻低的.

……除了光影村有節能燈泡之外,還有哪個村可以免費開冷氣的?

「你們學校在一週前就已經恢複上課了.」環手坐在旁邊,冥玥這樣跟我說著:「據說有過半學生已經知道妖師的事情,在你們那個光頭班導同意後我就先把你移回來,避免有學生做出奇怪的行為.」

呃……我不太想知道什麼是奇怪的行為.

大致上把學校的事情說了一下之後,冥玥站起身拿過准備在旁邊的果汁給我:「我在你的房間裡面放了術法,所以老媽不知道你有回來,看你自己覺得怎樣,沒關係的話我就解開隱藏術了.」

「呃,可以暫時先不要嗎?」這種時間如果回家,老媽肯定又會大驚小怪了.

冥玥聳聳肩,走到旁邊去拉開窗簾.

我看著她的動作然後將飲料給喝完,精神回複得差不多了:「對了,我忘記問妳說妳繼承的能力……」

「後天能力,就是凡斯那時候所學到的藥術,術法以及時間所累積起來的力量,一般來說正常的生命體在死掉一陣子之後就會全都消散的,不過我想我應該也不用多加解釋了,那時候沒時間等這幾種消散靈魂與能力就被拆開了,所以我才會繼承這種也是不該存在的東西.」她的聲音很平澹,也沒有所謂抱不抱怨的,就像我認識的那個褚冥玥一樣,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無法干擾她.

過了好一陣,我們兩個都沒有說神秘話.

「去了時間交際之地有什麼想法?」打破沉靜的還是另外一個人.

我打賭在塞塔回去之後,該知道的人全都知道我們跑去哪裡了,搞不好現在還有一堆人正在追殺那隻來無影去無蹤的白色球魚.

「呃,黑山君人很好.」只是外表冷漠而已.

看著我,冥玥舉起了手上鐵罐,「你大老遠跑去那種幾乎沒人可以去的地方,感想就只有人很好?」

「有很奇怪的感覺!」在她把罐子往我臉上丟過來之前我趕快加上其他的感想:「我想如果可以還是儘可能不要去比較好.」

雖然說黑山君人不錯,但是後來我越想越覺得那裡很奇怪,時間流逝就算了,隱隱約約覺得那邊很不對勁.

把想法跟冥玥說了之後,她冷笑了一下:「看來你多少還是長了一點東西在腦袋裡面了,繼續維持下去吧,以後還用得上.」說完,她打開了房門往外走.

我發出聲音,喊住她:「那個……之前的甜點真的都是追求者送的嗎?」如果是的話,那些追求者也太有錢了一點.

冥玥回過頭看了我一眼:「一半是,另外一半是然跟辛西亞送的,他們知道你喜歡吃甜點,所以然跟辛西亞有空的時候就會做點心託我帯回來,雖然辛西亞那時候並不認識你,不過她還是做得很開心.」

「喔……」

「還有問題嗎?」

「沒,沒有了.」

然後,房門在我面前關上.

我躺回床上,感覺世界好像也安靜了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指針也才往前走了一格的樣子,我從床上翻起來四處看了一下,果然冥玥也把我其他的東西都整理回來了.

背包旁邊還晾著手機.

打開了看,裡面有幾條簡訊,全都是喵喵他們發來的,連萊恩也發了一次,不過內容僅是回來時候有看到飯糰要幫他買之類的話,其他人則是交代了一下近況.

學院在重新上學之後氣氛雖然說不是很差,但是也不會太好.

很多人都聽說了鬼族被逼退的好消息,不過也有很多人同時聽見了妖師出現在學院中的事情,部分人向校方抗議了,不過被校方給駁回,學校方面似乎不認為有妖師是件不好的事情.

喵喵在簡訊裡面寫,班導甚至還這樣告訴班上——

『有妖師有什麼不好!你們這些C班的小鬼,仔細想想,這樣代表以後搶銀行都不會被抓,可以吃飽撐足一輩子耶!』

聽說當天班上有三分之一的人黑缐了,三分之二的人贊成去搶銀行.

然後班導被班長從教室打出去.

看到簡訊時候我笑了,順便回覆喵喵說請她轉告班導,我可能不會去搶銀行,不管怎樣想都會被抓,請他死了這條心,把錢從班長身上嬴回來比較實際.

往下翻時候看到尼羅給我發的簡訊,我嚇了一跳.

我還以為尼羅不會做這些事情耶……打開看裡面是一些打氣的話,雖然跟他平常講話的感覺沒什麼兩樣,不過就是尼羅會告訴我的話.

最後,也是最近的時間裡面是五色鶏頭的,裡面寫著過兩天他會來找我.

……

我看了一下時間,是剛剛發的,還好.

如果是前幾天發的,我應該一醒來就被拖走了吧.

是說,五色鶏頭終于從醫療班逃出來了啊……

還在想學校事情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而且是最正常不過的聲音,整個把我嚇了一大跳,我沒想到手機居然會有很普通的聲音.

『冥漾,方便出來嗎?』

我聽到幸運同學的聲音.

「這邊這邊!」

遠遠的,把我從家裡叫出來的幸運同學站在橋上對我招手.

我那時候被鬼追到從橋上摔下去的地方也是這邊,前幾天可能有下大雨,橋下的水位有點高也比較快,一些垃圾在下面被沖得滾來滾去,然後又給帶到遙遠的地方.

「你最近過得好嗎?」等到我靠近之後,幸運同學對著我拋過來一罐飲料,冰涼的,應該是才剛買來不久.

「呃……」

「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好的樣子.」靠在橋邊,幸運同學朝我笑了一下:「發生很多事情?」

看著他,我突然有種不能理解的想法冒了出來:「你怎麼知道我在家?」而且今天也不是假日,我們學校都還在上課,照理來說幸運同學不可能會出現才對吧?

「嗯……直覺啦,感覺好像你有回來的樣子,想說也沒什麼事情就翹課過來走走.」

盯著幸運同學看,以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現在隱約可以看見了,他的身上有種明亮的氣流,有些薄弱,不過卻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我想,那時候的學長應該就是看見這個吧?他的力量似乎有逐漸變強的樣子.

「我說,如果哪天有奇怪的人在路上要拉你入學,你要好好考慮喔.」沉重地按著幸運同學,我這樣告訴他.

「啊?」愣了幾秒鍾,幸運同學笑出聲音:「我說你最近怎麼怪怪的,你該不會又是被那種奇怪補習班的問卷給騙了吧?該不會這次被騙錢?最近要小心一點喔,詐騙集團變得很猖獗,亂填資料很容易出問題的.」

「我不是遇到詐騙集團啦.」無力的歎了口氣,我在路邊蹲下來,一台車子剛好呼嘯而過,捲起了一堆煙塵.

正確來說,我是碰到了更大的事情.

「要說出來嗎?心情會好一點.」幸運同學在我旁邊跟著蹲下來,從以前到現在的態度完全沒有變,他依舊是很關心我,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一樣.

有時候,最好的朋友會跟其他人不同.

但是,我不想再害他跟著受傷了.

「是不是跟上次追你的東西有關?」

在我發愣的時候,幸運同學突然發出了讓我嚇一大跳的話,轉過頭,他正直直的盯著我看:「我記得喔,其實有一瞬間我似乎有看到,那時候有個不像人的東西在追你,後來不知道怎樣就忘記了,最近突然又想起來……而且我覺得,你從畢業到進入高中之後整個人都變了,看起來跟以前很不同,像是開始有微小的光.」頓了頓,他勾起笑容:「還有你那個學長,其實他不是黑髮對吧,那時候我們出去,其實有幾秒的時間我看見的是另外一種顏色.」

「那個……」看著他,他也對我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其實,很多事情他或許比我想像中還要知道的更多.

「你會跟別人說嗎?」

「不會.」

那天我們就這樣蹲在橋邊,像是打開話匣子一樣,也不管來往的車輛跟那些廢氣,我一股腦的就把入學之後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了,包括戰爭,包括學長還有很多人死亡的事情.

我沒有辦法把我很多想法人讓喵喵他們知道,而有些事情對學長他們也太過多餘,那些都是放了很久很久的事.

就這樣,全都告訴幸運同學.他就蹲在我旁邊,安安靜靜的聽我說完,偶爾會適時的引導我把一些不知道怎樣說的也表達出來.

說完之後,其實天色也整個昏黃了.

我們腳都麻了,等很久很久才勉強可以站起來.

幸運同學對我伸出手,這樣跟我說:「我覺得你可以進到那所學校去,真是太好了.」他很誠心的對我說著,然後把我從地上拉起來.

「你相信有那種地方嗎?」一般聽起來都比較像是在胡扯.

「我相信你從來不會對我說謊.」勾出笑,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可惜啊,下次如果有活動可不可以讓我也去參觀?」

「好啊,可是會死掉吧?」

「你那個學長說過我的運氣很好,既然你都死不掉,我應該也不太容易死掉,反正死掉還會複活不是嗎.」

「也對……」

我們趴在橋邊看著夕陽和逐漸黑暗的天空.

在那邊,白天和夜晚的不同世界交錯著.

「呐,冥漾,不管那邊的人是不是討厭你,你要記得這裡還有你的家,還有我這個朋友喔.」偏過頭,幸運同學澹澹的說著,夕陽在他的臉上映出微亮的光缐,讓他看起來比還要更認真:「回去之後,不管是不是有人會排擠你,都不要管他們,因為從來你就都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情.」

「嗯,我知道.」

然後,天黑了.

送走幸運同學之後,我轉身慢慢的往家的方向走.

『同學,要不要來一條吃了會死的口香糖?』

「不用了,謝謝.」轉過頭,我看見那個每次都在賣會死人東西的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帽子的顏色,變成白色的而且材質還詭異的改成了麻製品:「你家有誰吃了口香糖死掉嗎?」正在治喪是吧?

是說這麼雪白的麻也很少見就是了,漂白過?

『沒禮貌,這是人家送我的帽子.』小麻帽有點不爽的回敬我.

「那個人不是跟你有仇吧……」誰會送出殯用的帽子啊?

『算了,送你一條吧,送人自用兩皆宜,有病給最後一擊無病可以練身體,拿走吧,喜歡再請多多光顧.』說著,小麻帽朝我拋過來一條黑色的口香糖.

直接一拍接住那個黑色的長條物體,我覺得我應該不會用到這種東西……我看就連安地爾也不見得會收這種禮物吧,何況他還是那種吃了應該也不會死的人.

『為了答謝我的贈禮,你可以順便幫我個忙嗎?』

基本上我沒有要你送我東西吧!

很無力的看著連我都要欺負的小麻帽,我轉頭看向他指的地方,那是在電缐杆上面,隱隱約約我看見有個黑色的東西掛在上面.

看起來不像鳥也不像貓那種正常的東西,有著黑色長毛的扁平身體,比桌球拍稍微打一點,身上有著六隻腳.

……該不會是拍平的蝴蝶貓那種東西吧?

「我可以請問一下那是什麼東西嗎?」我並不想隨便跟亂七八糟的東西打交道.

『那個是口香糖的原料,你看不到嗎?專門長在電缐杆上面,植物系.』

如果口香糖的原料是那個,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吃了會死掉了,因為它的原料看起來就是會讓人死掉的感覺.

等等,長在電缐杆上?

轉過頭的那瞬間我好像感覺到有風吹了起來,四周的落葉沙子全都給吹開了.

世界的景色好像是從現在開始改觀.

在一條最普通不過的道路上,我看見了各種不普通的東西從四面八方穿梭而過,鄰近的電缐杆上長滿了口香糖的原料,有幾隻單眼的白鳥正在啄食那些詭異的東西,空氣中漂浮著大大小小的奇怪金魚,細長的人從對面走過.

一條冰藍色的蛇從我旁邊竄過,下一秒跳起來轉化成個撩人的大姐:『看得見的小朋友,要不要跟大姊姊去玩玩啊?這附近有不錯的店家喔,前提是小朋友晚上家裡沒有門禁.』塗著銀藍色的指甲從我肩膀上劃過去,害我整個倒退一步.

「不,不用了,謝謝.」我不太想在晚上離家之後變成別人的晚餐.

『真可惜,下次來找我玩吧.』直接勾著我的脖子,那個胸部都跑出來一半的蛇大姐從我的口袋裡很自動的拿出手機輸入一堆號碼:『不怕我的小朋友還真少,我叫流葉,來找我就給你好東西.』

說完,她又自動把手機塞回我的口袋,拋了飛吻之後轉到地面上變回原來的樣子一熘煙的就滑開了.

這個世界跟我原來的地方只有一線之隔.

轉回頭,我看見那個小麻帽還站在那邊,四周那些東西也消失了.

『你明明就看得見,以後不要僅挑一些可怕的東西讓自己看,年輕人要放寬眼界才會知道世界有多大呐.』

他的聲音有點不太一樣,這讓我想起來之前那個賣口香糖的好像被我嚇跑了,怎麼還這麼勇敢的跑來找我.

還有,他那頂帽子實在是太潔白了……

「您已經不用裝球魚了嗎?」

然後,對方笑起來了,很爽朗的那種笑聲,根本就不是賣口香糖的那個聲音.

「如果你都可以發現,我想我應該要找另外一個東西了.」這樣一邊說著,「小麻帽」突然開始抽高,比我還要高,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變了顏色,變了款式,就跟我之前在時間之流交際處所看見的那個人相似的衣服,不過他是比較像武官的樣式,白色的短髮隨性的飛散在空中:「我感覺到我的老巢有熟悉的氣味闖進去,沒想到小黑那傢伙還真的讓你們進去找他了.」

出現在我面前的是個成人,與我經常看見的球魚根本是兩樣,如果說黑山君像是月亮和影子的感覺,這個人就有太陽跟光亮的特性.

「您好,司陽者,白川主.」禮貌性的,我向他鞠了躬.

「欸,這裡不是那些宮殿,省省吧.」白色的青年揮了揮手,十分隨性的說著:「我也不像小黑那麼注重規矩.」

「你還沒有打算要回去嗎?」既然他說不用禮貌,我也懶得跟他有禮貌了,「聽說全部人都開始找你了,我認為你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因為他的同伴要打造東西鎖他了,我個人認為早點回去應該還能撈個半殘.

「那裡留給小黑照顧,他游刃有餘,如果他真的想把我拖回去,他親自出馬我十之八九就跑不掉了,既然他只是委託別人來找,那就代表他也是抓興趣的,不用太早回去啦.」笑嘻嘻的說著,青年很大方的告訴我.

……我完全看不出來他的同伴是抓興趣的.

眼前這傢伙,果然就是個會變成白蟻蛀柱子的料.

上篇:(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三話 球魚的秘密    下篇:(第二十部)那之後 第一部完結 第五話 最開始的距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