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戰術天才VIP卷 第七十六章 聯邦雙璧   
  
VIP卷 第七十六章 聯邦雙璧


燃星臉上露出欣然之色,聽到昔日故友的捷報,忍當日在月淚上拼死血戰的往事.這些日子過去,大家都成長了啊……

"他們有多少兵?"林燃星又道.

"總共不足十萬,據說一開始只有三萬多,後來因為戰果輝煌,聯邦軍部才從牙縫里又搜刮了幾萬駐軍派了過去,堪堪湊了個十萬,"皇甫將軍道:"不過那一帶的蟲子也比較零散,而且仿佛缺乏一個真正的指揮官,所以,那里的戰果雖然輝煌,可是蟲子們的抵抗卻弱了點,在我看來,技術含量並不算高."

林燃星點點頭,心里清楚那些蟲子肯定是從百合星系漏過去的散兵游勇……還好,看來百合星系的人類還幸存著,蟲子們並沒有徹底占領整個宇宙.

"不過最近聯邦軍部的命令好像又變了,打算讓巴特爾和星宇放開手腳,繼續往南打過去,"皇甫將軍的表情有點譏誚:"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華爾茲上將發布的命令吧.只有那個不懂實戰只會空談的家伙,才會想出這麼可笑的策略來."

"這樣很危險,"林星也皺起了眉頭:"沙羅星系往南,那是我們沒有踏足過的領域,誰知道會不會存在什麼危險呢,如果冒然緊逼,踏入了蟲族的陷阱,那就麻煩了,畢竟那里不像黑暗星系,有天然存在的星云和亂流做掩護."

"誰說不是呢,如果蟲族派出量的飛龍和自殺蝙蝠,恐怕能讓所有的運機都葬身在茫茫宇宙之中."皇甫將軍冷笑道:"在宇宙空間中遇到蟲族的話,那可是不費一兵一卒的屠殺."

林燃星然站了起來,沖向前方駕駛台:"不行,我要聯絡刑天將軍,一定要阻止華爾茲上將作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沒用的棄吧,"皇甫將軍拉住了林星:"我敢保證,你找誰都沒用,因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聯邦同樣也已經發生了兵變."

林燃星的身形住了.

今天地震撼.真是一個接著個.

"要知道.帝國tvvg之城戒備森嚴.就算皇帝陛下都沒有權力調動正式軍隊進入航空港口.整個帝國之中一能夠調動軍隊地只有我皇甫高.可是這一次.陛下說得很清楚帝都之中.軒轅降龍埋伏了為數不菲地機器人和布雷車.你有沒有想過.這是從哪兒來地?"皇甫將軍肅然道:"我告訴你些都是從聯邦sk之城偷偷運進去地."

林燃星點了點頭.

沒錯.skk之城地戒備遠如tvgg之城那麼森嚴.當日他就曾在刑天舞地生日宴會上看到了標准機甲和活生生地迅猛獸.這種事情.在tvgg之城是難以想像地.

從戰略位置上說.此刻地杭特母星其實已經沒有什麼軍事價值了之所以兩個國家地首都都設在杭特.無非是為了紀念.所以.客觀點說.杭特母星上並不需要真正地禁止軍隊進入.因為這顆星球意義不大正因為此.所以skk之城對軍隊地限制並不那麼嚴格.

vgg之城卻又有點不同.因為特蘭帝國畢竟是帝制國家帝制國家地特點就是皇權集中.皇帝陛下至高無上.既然皇帝陛下要呆在tvgg之城那麼tvg之城地安全方面就必須萬無一失.所以嚴格說來.tvgg之城限兵.並不是為了帝國本身.而只是為了皇帝陛下個人地安危.

想通了這一點,林燃星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說,現在sk之城的掌權者,已經換成華爾茲上將了?"

"准確的說,是華爾茲上將和他的家族團體們,"皇甫將軍道:"可是聯邦卻有一點跟帝國大不相同,作為一個民主制國家,華爾茲只能奪取skk之城本身,卻無法要挾刑天將軍,所以,他不敢明目張膽的召人回去殺害,而只能選擇隱瞞,所以,我估計到現在為止,刑天將軍都還蒙在鼓里呢."

"而且聯邦還有個不受控制的海倫家族呢,"林燃星也笑了:"所以說,雖然skk也發生了兵變,可是我們取道skk進入tvgg,並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對吧?"

"我們的行動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巴特爾和星宇的安危,也只能靠他們自己."皇甫將軍肯定的道.

既然事已至此,林燃星也就干脆放下了,繼續打聽起兩位好朋友的具體情況來.

"巴特爾被譽為聯邦之矛,此人作戰異常凶狠,常常帶著小股部隊千里急襲,往往置自己的生死于一線,然後在最後關頭堪堪得手,這幾個月打下來,他用得最多的就是斬首戰術,往往在所有人以為戰爭才剛剛開始的時候,他已經戰勝歸來,"皇甫將軍頓了頓,補充道:"不過他帶兵出征的話,有時候損失會大了點,因為他實在太激進了."

林燃星點頭道:"這確實是他的風格,凶狠,猛烈,不顧一切,當日我們在月淚上聯手作戰,他就是一個人沖在最前面,攻擊蟲族的潛伏者陣列."

皇甫將軍道:"這個人就像一根長矛,無堅不摧,羅納爾多總統曾經稱贊他是聯邦曆史上最富有侵略性和攻擊欲望的將領,而在我看來,這個巴特爾,恐怕受你的影響極深."

林燃星笑了:"為什麼?"

"因為他酷愛斬首戰術,而這也是你最擅長的,"皇甫將軍道:"你想一想你出道以來的幾場戰役吧,羅斯特坦帕星球上,你和麗薩直接駕駛布雷車打進了蟲族總部,逼走了蟲族主帥;陶克洛斯上,你們空降蟲族總部,活捉了跳跳;再後來,月淚上,你們布置了一個連環局,最終不也是為了活捉跳跳和刺刀哥嗎?你這三場斬首戰術,每一場細節都有所不同,而這些細節巴特爾的身上都有所體現,有所表達."

"那不一樣,將軍,"林燃星解釋道:"兵法有正有奇,當時我們兵少將寡,想以弱勝強的話,只能行險,如果我手底下有足夠的部隊,我可不做這種拿

生命開玩笑的事情,你看看我在黑暗星系最近的戰斬首戰術都沒有."

"這個道理我明白也明白,可是巴特爾他不明白,"皇甫將軍笑了:"天下萬事萬物殊途同歸是不能走極端,所以當剛則剛,當柔則柔,講究的就是一個折中還記得,你以前說過一句’善戰者無赫赫之’,我至今認為這才是兵法的最高境界.可是你要知道,天下間天才畢竟是少數,像你這樣的天才更是絕無僅有.至于巴特爾,他雖然也算是個天才還不足以達到剛柔相濟的境界,更無法想像’善戰者無赫赫之功’的最高境界.所以對他而言,只要把一點做到最好,也足夠了."

林燃星點點頭,道:"不錯."

皇甫將軍這番話出來他能明白,可是如果不說,恐怕他永遠也想不明白.事實上一直都想把星宇,巴特爾乃至麗薩他們培養成像自己一樣的兵法大家,可是他卻忽略了個人的稟賦潛質畢竟不一樣,如果一味求全恐怕反而會整出個四不像來.

到識人之明,皇甫將軍的確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

"巴特爾已經做很好了,事實上,他有些戰役打得連我看了都心驚肉跳,我甚至懷,就算你親自出手,也未必能打得這麼極限,可是他偏偏做到了,"皇甫將軍用贊賞的語氣道:"所以說,我覺得他在’善攻’這一點上,已經大成了."

林燃星道:"那麼星宇呢?"

"星宇就是另一個極端了,"皇將軍道:"星宇善守,如銅牆鐵壁,固若金湯,所以巴特爾一出戰就到他守營了,偏偏巴特爾這家伙打起仗來凶狠,帶兵也多,損失也大,那麼給星宇留下的守護力量就薄弱了,可是即便在這種情況下,星宇的防禦卻從來沒出過問題.半個月前有一戰,巴特爾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帶領幾乎全部士兵追出了大半個星球的路途,不料蟲族派出十萬大軍進攻大本營,結果星宇硬是憑留守兵種苦苦支撐了將近兩個小時,一直撐到巴特爾率軍趕回,反而全殲了敵人."

林燃星連點頭:"沒錯,星宇性格沉穩,也不容易動怒,確實適合防禦."

皇甫將軍笑道:"所以說,星宇被譽為邦之盾,和巴特爾並提,如今聯邦軍中,說起這兩人,都贊不絕口,稱為聯邦雙璧."

兩人說說笑笑,或閉目養神,時間過得飛快,等到次日天色將晚的時候,已經進入了杭特母星的大氣層,緩緩從港口降落.

聯邦和帝國互為盟國,兩人坐的運輸機上有著專屬于帝國高層的獨特紋飾,港口的工作人員根本不敢查驗兩人的身份,只是大概檢查了一下運輸機里有沒有私藏軍隊,就很快的放行了.

港口走出來,林燃星就拿出刑天舞送給他的星通器,開始聯絡刑天舞.

其實,就算沒有林燃星,皇甫將軍也大可以想出其他辦法通過兩國的邊境線,不過此刻,既然林燃星也在,那就不用再費力了,更何況,分別許久,林燃星也的確有點想念小丫頭了.

刑天舞還是那麼漂亮,長長的黑發在傍晚的街燈下閃著光芒,林燃星注意到,她脖子上還掛著自己送給她的那塊戰場上的彈片.

"你要通過邊境線?"刑天舞瞪大了眼睛:"哦,天哪,這位是……帝國的皇甫將軍啊!"

"我們有正事,"林燃星點頭道:"你能不能幫忙?"

"這個我可能還不行哦,"小丫頭眼珠子轉了轉:"我幫你找嬰甯姐姐吧."

林燃星笑了:"謝謝."

他本來就是想找嬰甯的,之所以先不明說,也是怕損傷小丫頭的自尊心,不知不覺間,這個來自地球的毛頭小子,也開始懂得體諒別人了.

這就是成長吧……

嬰甯中將還是那副清冷自若的樣子,即便看到皇甫將軍只是淡淡的打了個招呼,反而是林燃星忽然頑皮心起,偷偷問她:"我現在可是帝國軍官,你就不怕我是來對聯邦不利的?"

嬰甯中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信得過你."

就這短短的五個字,讓林燃星心里充滿了感激.

從他來到這個世界,最親近的自然是麗薩,可是要說除了麗薩之外,最能體現出"信任,支持"的,卻是這總共沒見過幾次面的嬰甯中將了.

可是,除了感激燃星也有點遺憾.

在認識嬰甯中將的最初,她清冷自若,給人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後來自己被開除軍籍後一席酒宴了解許多關于嬰甯背景的秘密,于是兩人交談起來就親近得多了,再到小包廂里一番深談,林燃星甚至幾次看到了嬰甯中將微紅的俏臉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刺殺雪特上校後,嬰甯中將救了自己,半昏迷中感受到的那一縷芳香和一絲柔軟,至今猶不能忘.

最後一次交談,就是自己在星辰甬道的時候了,刑天舞的星通器那邊中將勸告自己小心清甯,被自己態度有些冷的頂撞回去.

再到今天,林燃星忽然發現,嬰甯小姐又把自己的心扉悄悄的關閉了,她雖然還是會笑說話,可是骨子里卻透出一股淡淡的冷意,她雖然還站在面前感覺卻仿佛又成了千里之外.

站在邊境線上,林燃星心里忽然有些難受低聲道:"嬰甯中將,謝謝你.

"

嬰甯中將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沖著他點點頭,轉身就想離去,可是剛轉過身去,身形就忽然停頓了一下,然後轉過身來,臉上露出有些矛盾的神情,過了半晌,終究還是走了回來,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不要暴露身份,辦完事趕緊離開杭特母星,千萬小心華爾茲上將."

林燃星愕然抬頭,卻只看到嬰甯中將雪白高挑的背影,正飛快的遠去.

直到她的背景都徹底消失在拐角處,皇甫將軍才有些好笑的拍拍

膀:"來日方長呢,走吧,小子."

vgg之城看起來風平浪靜,可是細心的人會發現,走在街道上例行巡邏的警員們全部換成了新面孔,事實上,這些都是渡邊家族的親信士兵,他們看似漫不經心的走遍tvgg之城的邊邊角角,看上去只是在應付工作,可是他們的眼睛卻在不經意的四處轉動,不斷掃過每一個行人和每一處陰暗角落.

是的,他們在仔細的搜索城中任何可人士,渡邊降龍早已下了密令,一旦發現前線有人潛入,不計代價拿下,必要時刻,不排除當場擊斃的可能.

所以,林燃星和皇甫將軍從頭至尾根本就沒有踏入tvg之城的任何一條大街,他們剛剛越過邊境線,就鑽進了一輛深黑色的懸浮汽車.

"情況怎麼樣?"皇甫將軍隨口問道.

"一切正常,族長,"車的年輕人態度沉穩的回答:"太子已經被我們藏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暫時渡邊家族的搜索范圍還沒達到那里,在未來的一周內,太子應該都是安全的."

"陛下怎麼樣了?"皇甫將軍道.

"不知道,"年輕人道:"我們派出量的人手,可是一直無法探聽到陛下的消息,族長,難道你還想去救陛下?"

皇甫將搖頭,笑了:"你放心,我早就過了沖動的年齡了,立刻帶我們去見太子,我要把他帶回露娜星球去."

年輕人不再說話,專心駕駛懸浮汽,約莫用了二十分鍾,就來到了tvgg之城郊外的一家農舍門外.

推開門,林燃星看到了一個身著最樸素農家裝束的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的樣子,他正穩穩的坐在一個大大的樹墩上,他手里拿著一把斧頭,正准確的劈下,"啪"的一聲,將豎在地上手臂粗細的木頭劈成了兩半.

林燃星注意到,這少年的胳呈現古銅色,顯然是被長期日曬形成的,他的身材並不算高,卻顯得相當結實敦厚,微微有一點點發胖,舉手揮斧的時候,胳膊上明顯隆起兩團堅硬的肌肉.

少年聽到推門聲,慢慢轉過頭來,沖著林燃星點了點頭:"你找誰?"

"我找……"林燃星閉上了嘴巴,轉頭去看皇甫將軍.

皇甫將軍也踏進門來,看到少年,神情立刻嚴肅起來,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道:"太子殿下."

林燃星吃了一驚!

他第一眼看到這少年,就下意識的覺得這是個地道的農家少年,就看他剛剛那劈柴的姿勢角度和力度,都顯然是一個熟手,一看就是做慣了農家活計的人,林燃星本以為這應該是這家農舍主人的孩子,誰知居然就是太子.

"皇甫叔叔!"太子臉上流露出一絲激動,然後很快的隱沒,態度再度冷靜下來,他丟掉手里的斧頭,拍拍手上的灰塵,很沉著的站起來,沖著皇甫將軍點了點頭:"這次要麻煩您了."

這一刻,林燃星真覺得有點錯愕,眼前的情景,跟想象中大不相同,他本來以為太子殿下必是個嬌生慣養的家伙,看到皇甫將軍肯定是失聲痛哭,誰知眼前這少年,卻冷靜得仿佛根本沒發生任何事情.

好有城府的小家伙!

皇甫將軍臉上露出贊賞的笑容,走過去拉起少年的手,輕聲道:"陛下怎麼樣了?"

"父親應該已經自殺了,"太子的聲音很平靜:"父親把我送走的時候交代過,他會盡量堅持,等待救援.可是有很多宮廷酷刑他自問是熬不住的,所以,一旦感覺到自己的意志有所動搖,有屈服的傾向,他會毫不猶豫的立刻自殺.現在已經過了三天,父親的身體本來就不好,按照我的推斷,父親恐怕已經堅持不住選擇自殺了."

皇甫將軍微微遲疑了一下,問道:"你要不要去救陛下?"

太子連半點遲都沒有,就斷然搖頭:"不要."

皇甫將軍臉上的贊賞越發明顯,追問道:"為什麼?"

太子沉默了幾秒鍾,臉上露出有些冷酷的笑容來:"皇甫叔叔,我不想葬送軒轅一族最後的機會,我不想冒險,我要活下去."

"很好,"皇甫將軍重重的點頭,拉著他的手把他帶到林燃星面前:"來,認識一下,這位是我帝國真正的戰術天才,戰場名將,中校林燃星."

林燃星沖著太子微笑點頭:"帝國中校林燃星,見過太子殿下."

皇甫將軍又指著太子道:"這便是我泰蘭帝國皇太子,軒轅開疆."

這名字相當有氣魄,也顯示了軒轅楓想要開疆擴土的野心,林燃星看著眼前的太子,毫不懷此人絕非池中之物.

皇甫將軍微笑著,看著自己要效忠的對象和自己最看重的人才第一次曆史性的見面,期待太子殿下跟這位帝國下一任保護神建立最良好的關系.

可是太子的表現卻有點奇怪,他並沒有跟林燃星說話,反而往上翻了翻眼皮子,又轉過頭來看著皇甫將軍:"皇甫叔叔,他就是林燃星?"

皇甫將軍點頭道:"一個月內打下黑暗星系數十顆星球的正是這位林燃星中校.

"

太子眼里露出譏誚之色,道:"林燃星中校,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數月之前,你應該是聯邦軍人吧?"

林燃星點頭道:"是的."

太子眼里的譏誚更濃,道:"我想請教林燃星中校一個問題."

林燃星道:"太子殿下請問."

皇甫將軍微微皺了下眉頭,忽然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太子道:"你是皇甫叔叔口中的大才,可我卻想問一問,人生在世,究竟是人品重要呢,還是才干重要呢?"

林燃星道:"有德無才只是腐儒,有才無德則是佞人,人生在世,當然要不斷修煉,做到德才兼備才行."

上篇:VIP卷 第七十六章 聯邦雙璧    下篇:VIP卷 第七十七章 針鋒相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