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戰術天才VIP卷 第八十二章 皇甫托孤   
  
VIP卷 第八十二章 皇甫托孤


是一種很玄妙,很難形容的感覺,並不是士兵們忽然賽亞人了,而是忽然有一股氣,一股無形的,很有壓迫性的氣出現了.

肅殺,堅韌,仿佛瀝血屠夫沙場百戰,沒錯,那就是真正的無堅不摧的殺氣!

原本一盤散沙各自為戰的士兵們在忽然間就變成了一個整體,仿佛被一根看不見的線牽扯著一般,足足幾千名士兵刹那間形成了無數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的圓圈,他們不斷聚攏又散開,就仿佛無數朵蓮花在戰場上盛開,這些花朵帶著致命的毒素,每一次盛開和衰敗,都要收割掉無數蟲子的性命.

"來了,又來了,"黑爾柔長長的吸了口氣,聲調仿佛呻吟:"這就是露娜星球上我看到過的那種奇妙的變陣,那個人族指揮官,那個妖怪,他又出現了……"

陣型和控兵的效果是奇妙的,卻畢竟是有極限的,此刻,蟲族大軍還剩一萬多,而人類士兵卻已經被屠殺得只剩下一千多,就算是神仙,恐怕也能在正面直接將敵人擊潰,林燃星並不盲目,他不斷的控制著部隊緩慢移動,慢慢向運輸機群靠近.

黑爾柔也很快到這一點,他立刻改變了戰術:"最外圍的一千迅猛獸立刻脫離戰場,去摧毀他們的運輸機群."

這是致命的一擊,林燃星到一千只迅猛獸撲向運輸機群的時候,立刻下了個命令:"全體士兵注意,立刻放棄對我的保護,集中優勢兵力沖出包圍圈,皇甫將軍注意,等到士兵們一沖出包圍圈,你立刻分出三百士兵去守護運輸機群,務必不能讓蟲族把運輸機全部破壞."

"林燃星你……"甫將軍道.

"放心可不想死,"林燃星斷然道:"有自保的能力."

皇甫將軍點點頭,並不,大吼道:"士兵們我一起沖啊!"

這次出戰.其實最開始純粹只是為了給太子一個實踐地機會.誰也沒想到終竟會演變成如今地局面.蟲族地攻勢猛烈無比.他們在黑爾柔地示意下暫時放棄了攻擊林燃星.全面阻擋皇甫將軍.

這是一烈到難以表述地戰爭論是蟲子.還是人類.都已經拿出了自己最後一分力量.流盡了最後一滴鮮血.小小地星球表面.鮮血已經彙成了足有一寸多深地河流大地上汩汩流淌.隨著時間地消逝.運輸機不斷發出轟隆隆地爆炸聲一炸裂.

而蟲族和人族地部隊.也都在慢慢減少到最後變得稀稀拉拉.屈指可數.

皇甫將軍乘坐地布雷車早已傷痕累累剛才地白熱化戰斗中.他近乎完美地用p鍵甩尾地操作干掉了足足數百只迅猛獸.可是布雷車在刺蛇面前卻過于脆弱.那些墨綠色地粘液不斷落在車體表面.將整個車體腐蝕得千瘡百孔.如果不出意外地話.或許只需要兩下.甚至一下.這輛布雷車就會徹底瓦解.

幸好……此刻.士兵們已經成功地沖破了包圍圈.而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地.正是皇甫將軍.

"不要停下.繼續沖鋒."皇甫將軍大喝:"把那些破壞運輸機地迅猛獸全部干掉!"

冷不防斜刺里忽的閃出一只刺蛇來,沖著布雷車"呸"的一口粘液吐了過來,正中車頭.

這一口粘液,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整個布雷車瞬間解體,發出"轟隆"一聲響,頓時炸開.

林燃星看得目眦盡裂,大吼一聲:"不!"

一代名將皇甫高,難道就這麼死了嗎?

不!

伴隨著他一聲慘叫,他看到有兩團小小的黑影,正從不高的地方軟軟的跌落下來,可不正是皇甫高和太子軒轅開疆.

在那一口粘液吐過來的同時,皇甫將軍已經預料到結局,所以第一時間推開艙門,奮力跳了下來,同時奮力將太子一拉,同樣拉出了駕駛艙.

林燃星心頭大石這才落地,重新對著通訊裝置命令道:"士兵們,繼續結陣."

他並沒有注意到,落下來的時候,皇甫將軍的整個背部都朝著地面,而軒轅太子不算輕巧的身體,整個兒砸到了皇甫將軍身上.依稀間,仿佛有"嗤"的一聲輕響,好像裁紙刀割破了紙張一般,可是在喧嘩的戰場上,卻誰也沒有在意.

皇甫將軍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眉,強笑道:"我沒事,你們趕緊."

林燃星點點頭,招過幾個士兵團團護衛住太子和皇甫將軍,然後繼續指揮士兵作戰.

既然脫離了包圍圈,後面的事情就簡單多了,雖然敵我兵力依然懸殊,可是通過林燃星出色的控制,士兵們的移動速度明顯加快,只用了幾分鍾,就沖到了運輸機側.

一輪猛烈的掃射過後,破壞運輸機的迅猛獸被全滅.

"迅速登機,強行起飛."林燃星下達了今天最後一道命令,然後用力一蹬,標准機甲騰空而起,跳上了運輸機.

後面,一個士兵忽然推開自己的標准機甲艙門,跳了下來,然後不由分說把皇甫將軍和太子扔了進去,"啪"的關上了艙門,刷的敬了個軍禮:"將軍閣下,太子殿下,你們保重."

完這句話,他就毫不猶豫的轉身沖進了戰場.

"不要哭,不要回頭看,"皇甫將軍的喘息有些急促,他緊緊抓住太子的一只手,沉聲道:"立刻操作標准機甲,進入運輸機."

太子全身都在顫抖,作為一個戰場上的新丁,今天這一戰實在太過殘酷,已經嚴重超過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以至于此刻他滿心煩亂,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冷靜和沉著.

他有些茫然的伸出手去,卻忽然發現手背上全是鮮血,他一驚抬頭,這才看到皇甫將軍滿手都流滿了殷紅的血液,他的目光沿著一道粗有數寸的血跡一路上延後就忍不住失聲大叫起來:"皇甫叔叔你……你受傷了!"

皇甫將軍深深的吸了口氣,用前所未有的嚴厲眼神瞪著太子,目光中的冷厲之色,讓太子不寒而栗:"立刻控制標准

進入運輸機!"

太子的眼淚刹那間奪眶而出,卻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緊緊握住了手中的控制掣死命一扳.

"啪",標准機甲的鋼鐵雙足踏在運輸機的地板上,發出沉重的撞擊聲.

後面,剩余的士兵們也紛紛登上了運輸機是這時候,刺蛇群卻也以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在黑爾柔的示意下,他們的雙眼緊緊鎖定了林燃星所乘的運輸機,他們高高昂起頭來,墨綠色的粘液在嘴里醞釀或許只要一刹那,就會用鋪天蓋地的口水運輸機從天空中擊落下來.

面對刺蛇這種遠程攻擊型兵種,就連強行登機起飛變成了一場災難.

這一刻,士兵們佛心有靈犀一般約而同的駕駛著運輸機沖了過來,他們密密層層的擋在刺蛇大軍的眼前,用鋼鐵之軀牢牢的遮住了刺蛇們鎖定自己長官的視線.

"攻擊!"黑爾柔大叫起來.

紛紛揚揚的腐蝕性粘液空飛舞,無數運輸機從半空中被擊落,撞擊大地,發出"轟隆"的爆炸聲,無數的尸體殘骸被拋得漫空飛舞,可是在這些尸首和殘骸的背後,那輛載著軍神閣下和將軍閣下的運輸機,早已高高的飛上了刺蛇的粘液難以到達的高空.

"人類必勝!軍閣下必勝!"戰士們臨死前的呼喊在大地上嫋嫋回蕩,久久不息.

除了極少數運輸機得以逃脫外,族士兵幾乎全軍覆滅.

"攔截,給我攔截!"黑爾柔經質般大叫起來:"全體宿主立刻起飛,跟著那艘運輸機,看他究竟要飛到哪里去!立即給我聯絡豬來大統領,要他派出飛龍,將這個該死的人類指揮官扼殺在宇宙之中,絕對不能讓他回去!"

運機里,駕駛員也正在詢問同樣的問題:"長官,我們怎麼走?"

林燃星接跳下了標准機甲控制艙,沖到了運輸機駕駛台前:"讓我來."

駕駛員有些詫異的讓到一邊,讓林燃星接管了運輸機的控制台.

"我們不能回奧賽德,因為回去的路上,肯定有飛龍攔截,而我們的運輸機,在宇宙中是無法攻擊的,只能任憑宰割,"林燃星簡短的道:"所以,我們先要擺脫蟲族的跟蹤.然後繞道返回."

這番話說完,駕駛員就絕望的發現,前面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三只飛龍.

雖然只是三只,可是在太空中,卻是人類難以抗衡的存在.

"怎麼辦?"駕駛員的臉色有點發白:"長官,我們要不要找一顆荒蕪星球暫時降落?"

"不需要,"林燃星冷靜的道:"如果這里不是黑暗星系,或許我們就真完蛋了,可是這里是黑暗星系,那些亂流和星云,是我們活下去的憑藉."

運機在太空中微微一頓,然後忽然仿佛擁有了生命一般,開始了一連串讓人眼花繚亂的變向.

太空中本來有無數宿主在跟蹤運輸機,可是林燃星這一連串變向複雜無比,刹那間就甩開了所有的宿主.

黑暗星系的太空中亂流無數,一片漆黑,這架運輸機就仿佛通靈一般,從各種亂流中靈活的穿梭來回,就仿佛是在進行特技表演一般,而跟在後面的三只飛龍,則一只只被引入了亂流之中,吹得無影無蹤,在經過十多分鍾的努力之後,駕駛員難以置信的發現,運輸機居然把後面所有的追兵都擺脫掉了.

林燃星微微有些氣喘,剛剛那一番控制,雖然只有十多分鍾,卻勝過平時的一個小時,為了准確的算計亂流的方位,把飛龍引入陷阱,他耗費的力氣相當多,更重要的是,剛才光顧著擺脫飛龍,根本就無暇關注星圖的標記,所以此刻,他們所處的方位,卻也不再是奧賽德附近是一片非常陌生的星空.

"這是哪里?"

"我不知道."

"也就是說……"

"是的們迷路了.

"

宇宙空間無窮無盡,如果沒有一個基礎坐標,根本連方向都無從辨別,駕駛員懶懶的坐在駕駛台上無目的的控制著運輸機的走向,根本不知道哪里才是歸途.

至于林燃星,他還無暇考慮這種事情第一時間把清甯小姐抱了出來.

清甯小姐的額頭上有細密的汗珠,剛剛的壓縮食品她也吃了,可是跟士兵們強壯的身體相比,她的抵抗力無弱得太多種劇痛讓她痛得直接昏厥過去,直到此刻還沒有醒來.林燃星探了探她的鼻息,還好,呼吸還算平穩.

林燃星還想再聽聽她的心跳,那邊卻已經傳來了太子撕心裂肺的悲呼聲:"皇甫叔叔,你不要死啊!"

林燃星大吃一驚飛快的沖了過去.

皇甫將軍的臉色已經徹底呈現出魚肚子一樣的死灰色,正發出一串劇烈的咳嗽聲著咳嗽,點點鮮紅從口中飛出落在太子低頭俯視的臉龐上,看上去格外驚心動魄.

這咳嗽仿佛震動了皇甫將軍的全部神經的身體劇烈顫抖著,有種瀕死的野獸般垂死掙紮的悲壯.

林燃星難以置信的看到,在將軍閣下的胸口,開了一個足有兩個指頭那麼寬的洞,這傷口從後背入,直貫前胸,刺了個徹底的透心涼,從這里看過去,甚至能看到皇甫將軍身下那深黑色的運輸機殼體.

傷口在右胸,直接貫穿了心髒,有些帶著血色的肉末隨著血液的汨汩湧出,一點點浸潤出來,又被血液沖刷到傷口外側,散落在那里,就仿佛河岸上的沙土.

林燃星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這是必死無疑的致命傷,這明顯是剛才將軍從布雷車控制艙中跌落時所受的傷痕,可是直到此刻,才真正暴露在自己面前.

即便人類的醫學科技再發達,到這個地步,也已經無法挽回了.

可以想像,當時,戰場的地面上散落著無數金屬碎片,它們鋒利而堅硬,因為炮火強烈的爆裂和撞擊而深深的插入土中,只將一個個鋒利的尖端斜刺向天空,皇甫將軍就是這樣平平的落下去,被這尖銳刺破

.

太子殿下隨後落下,砸在皇甫將軍身上,也讓這金屬殘片深深的紮透了將軍的後背,紮破了將軍的心髒,直到貫胸而出,造成了致命傷.

可是!

可是即便如此,皇甫將軍卻硬是連哼都沒有哼一聲,他用絕大的毅力忍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督促太子第一時間跳上標准機甲,第一時間登上運輸機,然後緊閉著雙唇,不想打擾所有人的撤退節奏,直到此刻,追兵已經擺脫,形勢已經歸于和緩,他才終于張開嘴來,把早已壓抑多時的劇痛化作了這一連串的咳嗽.

這是怎樣偉大的情懷,這是怎樣堅韌的意志!

林燃星的鼻子然一酸,熱淚刹那間滾滾而下.

"不要哭,"皇甫將軍的聲音些沙啞,他的聲帶已經快要發不出聲音了,可是看到林燃星過來,他眼里卻閃過灼灼的光芒,這眼神混合著期盼,渴望和深深的不甘心:"我沒有多少時間了,林燃星,你聽好……"

林燃星重重點頭,眼淚隨著這動作而紛紛灑落,滴落在將軍早已被鮮血染透的衣襟上,暈開淡淡的血色混沌.

"我本以為,只要我能登高一呼,必天下響應,渡邊降龍那老匹夫根本不堪一擊,收複帝國也只是舉手之勞,可是……可是我沒想到,大事未成,我卻要死在今日,看來我已經沒有辦法幫助太子複國,可是……可是我若死了,帝國將再無人可以動搖渡邊降龍的地位,那麼……那麼複國大業,將會難如登天."皇甫將軍劇烈的喘息起來,他驀然伸手,一把抓住林燃星的胳膊,用力握住,他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林燃星感覺到手腕上微微的壓痛:"答應我一件事情."

"我答應,我答應……"林燃星喃的自語著,有些慌亂的拼命點頭.

此此刻,看著這位對自己有著知遇之恩的一代名將瀕臨死亡,即便以他的冷靜,也徹底亂了方寸.

太子殿失聲痛哭起來:"皇甫叔叔,你不會死的答應過我的要陪著我打敗渡邊降龍,陪著我重建泰蘭帝國,你還說過,你要好好的活著到一百歲,兩百歲,讓開疆可以好好的報答你侍你,給你一個最幸福的晚年,你……你不要死啊,嗚嗚嗚!"

皇甫將軍的眼中掠過一抹慈愛了太子一眼,重新凝注在林燃星臉上,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不斷有鮮血從嘴角冒出:"林燃星……我要你……做太子的老師……幫助太子複國……做泰蘭帝國的……保護神……答應我……"

"我……我答應."林燃星的嘴唇劇烈顫抖起來,心底強烈的酸楚讓他的聲音有些發顫.

皇甫將軍微笑起來,顯得和藹而安詳帶著一絲絲的歉意:"對……對不起,我知道……你一直不想承擔……這麼重的責任……可是……可是……"話說到這里也說不下去,將軍更加劇烈的咳嗽起來股股鮮血從嘴角湧了出來,看得太子殿下心膽俱裂得連眼睛都閉上了.

林燃星拼命的搖頭:"不,我是心甘情願的."

皇甫將軍的眼神開始慢慢的黯淡,眼中灼灼的精光也漸漸消隱,他努力彎起嘴角,扯起一個勉強的笑容,可是整張臉已經有些不受神經控制,那笑容僵硬而古怪.他握著林燃星的手漸漸失去了力道,軟軟的垂落在地板上,發出"啪嗒"一聲輕響.

可是他還沒有斷氣.

他的眼睛執著的看著林燃星,眼里竟然有種乞求的意味,就這樣靜靜的凝,再也沒有絲毫動靜.

是的,皇甫將軍的身體已經幾乎徹底失去了生機,他無法再說話,甚至無法再呼吸,可是他依然睜大了眼睛,等待著一些什麼……

林燃星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淚,霍然站起來,一把將埋頭痛哭的太子扯了起來,嘶聲道:"軒轅開疆,立刻跪下拜師!"

太子殿下全身一個激靈,猛的清醒過來,二話不說就"撲通"跪倒在地,大聲道:"我,泰蘭帝國太子軒轅開疆,今日拜林燃星中校為帝師,從此以弟子之禮事之,終生不得冒犯,不得褻瀆,不得違背師命,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三拜!"

話一說完,太子殿下已經俯下身去,"嘭"的一聲,腦袋撞在地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音.

太子連叩了三個響頭,心誠意正,禮數周全,可是他側目看去,皇甫將軍依然雙目圓睜,定定的投注在自己臉上,竟仍然沒有閉上的跡象.

太子殿下仰起頭來,認真凝視著林燃星,又肅然道:"除此之外,軒轅開疆今日更拜師傅為泰蘭帝國守護神,終生守護泰蘭帝國,開疆發誓,此生對師傅絕不懷疑,絕不背棄,以帝國最高規格待遇事之,若有違背,天誅地滅!"

皇甫將軍早已僵硬的身軀微微一顫,仿佛所有繃緊的弓弦都松開一般,整個身體軟綿綿的癱了下去,從口唇和鼻端吐出了此生最後一口長氣,眼中的神采驀然消隱,雙目驟然合上,從此永遠不再睜開.

林燃星和太子同時感覺到,眼前這具身體,已經在這一刻失去了靈魂,強烈的悲痛襲來,按捺不住的眼淚刹那間奪眶而出,模糊了整個視線.

這享譽天下四十年的一代名將,就此絕世!

站在一個超然的高度來看,皇甫將軍的思想有他的局限性,他這一生忠于皇權,即便在瀕死之際,依然念念不忘泰蘭帝國的將來,至于人蟲的種族爭執,卻被他排在第二位.

可是從這個高度走下來看,皇甫高實可謂這百年來人類領袖之翹楚.他忠誠,對帝國至死不渝;他智慧,畢生博覽群書,天文地理無所不懂;他寬厚,對屬下寬容忍讓;他豁達,善于提拔人才,任用新人;他眼光敏銳,具有極強的識人之明,把林燃星從人生的泥沼中撈起,終于在露娜星球的廣闊戰場上綻放出驚人的光芒.

上篇:VIP卷 第八十二章 皇甫托孤    下篇:VIP卷 第八十三章 召喚真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