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戰術天才VIP卷 第九十四章 激動求戰   
  
VIP卷 第九十四章 激動求戰


是立刻就有人打破了這難得的安甯.

一個穿著樸素的中年人從遠處匆匆的走了過來,他的步伐邁得很大,眼睛直勾勾的落在清甯臉上,那神情仿佛有些嚴肅,又仿佛有些惱怒,皺著眉頭頃刻間就走到了兩人面前.他的目光壓根就沒看過林燃星,只是相當直接的擋在兩人前面,沉聲喝道:"清甯,跟我回去!"

這個人相當無禮,林燃星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

清甯小姐的表情明顯有些錯愕,條件反射的搖了搖頭:"我不."

中年人冷哼一聲,一把就抓住了清甯小姐的胳膊,用力往身邊一拉.

清甯小姐的手牽著林燃星的衣袖呢,被他這麼一拉,頓時把林燃星的胳膊也帶了起來,清甯小姐趕緊一松手,林燃星的胳膊又落下去,"啪"打在褲腿上,發出一聲輕響.

"跟我回去!"中年人的聲音著幾分威嚴:"否則小心我不客氣."

林燃星眉一揚,頓時就有些火氣.

清甯是他的朋友,他不允許別人麼對待自己的朋友.

"開!"林燃星沉聲道.

中年人明顯呆呆.有些驚愕地轉過頭來.皺眉道:"你說誰?"

"除了你能有誰?"林燃星冷笑著伸出手去.用力握住清甯小姐地小手.往回一拉.頓時將她地胳膊從中年人地手里拉脫出來.

中年人一愣.伸手又去拉清甯.可是立刻就覺得手背上一疼."啪"地一聲.已經被林燃星把手拍了下去.

這一拍相當用力.以至于中年人地手背立刻就紅了.

中年人臉上湧起一絲怒容.身軀微微挺起.眼神凌厲地看向林燃星:"你是誰?"

這眼神相當凌厲簡直如有實質一般.林燃星地目光跟中年人一碰.心里頓時微微一跳.幾乎就要下意識地避開.可是林燃星立刻就反應過來.運足目力毫不畏懼地反瞪了回去:"關你什麼事?"

"當然關我的事情!"中年人怒極反笑:"清甯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小子跟她走在一起,還手拉著手,現在居然還不知天高地厚為她出頭,我當然要搞清楚你的身份."

"你有病吧?"林燃星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大言不慚的說話方式了,腦子里第一時間想起了那個來自海倫家族的石太平,今天的事情很明顯個人肯定是來自海倫星球的,上次石太平失敗了,這個中年人顯然比石太平來頭更大.

只可惜,來頭再大林燃星也沒放在心上,他就是覺得看這個中年人很不爽尤其看到自己的朋友清甯小姐一副畏懼的樣子,他就更不爽了.

"你別管,這是……"清甯小姐有些慌張的拉著林燃星的袖子往後扯,可是林燃星卻一伸手,又把她攔在了身後:"清甯,你不用怕,無論他是石家的還是李家的都幫你搞定!"

"他……他不是,"清甯小姐急了,脫口道:"他是我爸爸!"

"啊!"林燃星呆住了.

清甯小姐的爸爸?

可不就是傳說中的光明王嗎?

林燃星呆呆的看著眼前這個穿著樸素的中年人,覺得腦子有點短路.他總算知道為什麼這個人的目光這麼有壓迫性了,這分明是久居高位者長久以來養成的氣勢.

"爸爸這是林燃星哥哥,你聽說過的甯小姐滿臉通紅的拉住中年人的手,解釋道:"林燃星哥哥平時人很好的今天以為你是壞人才……"

"哦,原來你就是林燃星明王的表情帶著些許失望,哼道:"真是見面不如聞名."

林燃星冷笑道:"彼此彼此."

"爸爸,這是一個誤會,"清甯小姐急道:"林燃星哥哥是為了我才……"

"你不用解釋,"光明王的臉色很不好看:"他是好是壞跟我無關,我是來帶你回去的.

"

清甯小姐立刻就低下頭去,閉上了嘴巴.

"你很好嘛,老李來叫你,被你三番兩次逃跑,石太平來找你,被你教唆某些不三不四的人給趕走了,現在我親自來接你,丫頭,你到底回不回?"光明王臉色鐵青,顯然心情相當不爽:"你這次不跟我回去,以後也不用回去了!"

林燃星微微皺眉,他自然聽得出來,光明王所說的"不三不四的人"就是自己了.

清甯可以在老李面前耍賴,卻不敢在父親面前玩花招,乖乖的點頭道:"我跟你回去."

光明王重重的哼了一聲,一把扯過女兒的手,大步往前走,壓根就不去看一眼林燃星,清甯小姐被他拉得有些跌跌撞撞,兀自不忘記轉過頭來看,林燃星沖著她笑一笑,揮揮手,示意她一路走好.

清甯小姐看他沒有生氣,這才放下心來,對他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這才轉過頭去,跟著父親走了.

光明王來得相當倉促,保密工作也做得極好,天色將晚的時候才到,當夜就離開了,奧賽德星球的士兵們根本就不知道曾經有這麼一位大人物來過.

刑天將軍還打算給他辦一個歡迎晚宴的,也被光明王很干脆的拒絕了.所以,直到清甯登上運輸機,林燃星都還不知不覺,一直到第二天,才被告知:清甯小姐已經離開了.

"這是清甯小姐要我轉交給你的."刑天將軍有些狐的看了看林燃星:"我說……你是不是跟光明王鬧矛盾了,我看光明王的臉色可不太好啊,清甯小姐托我把東西轉交給你的時候,光明王臉上簡直擺明寫著’我很不爽’四個字."

"一點誤會而已,"林燃星苦笑道:"隨便吧,我也犯不著去討好他."

清甯小姐留下來的是一封書信,林燃星隨手拆開,才看了一眼,就微微一愣,臉上露出深思的神色來.

"或許……這是我們唯一的辦法了吧……"林燃星輕輕把信箋放進懷中,喃喃自語道.

次日清晨剛蒙蒙亮,在士兵們剛剛出現在操場上時,天邊就十分突兀的傳來了一聲飛龍的嘶吼聲.

林燃星抬頭望去

通體赤紅的飛龍正孤傲的懸浮在數百米高的天空中,地面上的人類基地而在他身下的地面上,卻孤零零站著為數不多的一列蟲族部隊.

"一共是兩百刺蛇,一百迅猛獸,二十只潛伏者,長官,"通訊裝置里傳來了偵察兵的聲音:"請指示."

"他想干什麼?"羅伯特上將怒道:"就這麼幾只蟲子道還想來挑戰不成?"

刑天將軍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羅伯特上將,你需要冷靜一下,我認為這正是蟲族的激將法."

"隨他玩什麼花招,我們就當沒看到,"鳳九霄嗤笑起來:"昨天就說定了龜縮防守嘛,管那麼多干嘛."

林燃星的眉頭:微的跳了一下,轉頭道:"段天涯上將,你怎麼看?"

段天涯盯著天空看了半,才沉聲道:"我不覺得這個蟲族指揮官會這麼無聊."

"我也這麼為,"林燃星道:"可是他到底想干什麼?"

話剛說到這里,他就看到蟲族的列忽然變了一下.

一變跟昨天非常相似有的刺蛇在刹那間被拉成了一條長線,往兩邊散開,迅猛獸們齊刷刷的往前奔跑,刹那間蹲伏在刺蛇陣的前方,昂起頭來發出整齊的咆哮.

林燃星的眉頭一揚,脫口道:"我明白了!"

激動冷的逼視著下面的人類基地冷的看著人類開始列隊,然後冷冷的看著兩百具標准機甲走到防線之外終,他的目光落到隊伍最前面那具機甲身上機甲的黑色外殼上,刻著代表統帥標志的花紋.

激動眼里泛起明顯的欣賞意味.

"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殺人王輕輕拍打著翅膀,喃喃自語道:"從出兵的數量,到部隊的配比,都跟我計算的一模一樣."

兩百具標准機甲整齊的走出去,在距離敵人一千米處停了下來,舉起了鋼槍.

短暫的停頓後,雙方同時動彈起來.

這是一場讓人眼花繚亂的戰斗,從第一具標准機甲與第一只刺蛇互相攻擊的時刻起,戰斗就再也沒有停止過,戰場上所有活著的生命都在毫不停息的移動和攻擊,不斷有士兵倒下去,而士兵倒下去的地方立刻會有新的士兵來填補,戰場上不斷濺出血花,可是雙方的隊形卻自始至終保持完整,沒有出現絲毫凌亂.

林燃星和激動的目的性都非常明確,就是時刻讓自己的部隊形成標准的弧形,盡力通過部隊的移動和走位,把敵人放到弧形的中點位置去.

弧形的中點,在所有士兵的射程之內,被所有士兵的火力所覆蓋,是一個必然會被秒殺的局面,所以,每一個進入弧形中點的單位,都會在瞬間失去生命.

可是雙方的變化實在太快,戰場上不斷形成一個個的圓弧,又不斷的斷裂和重組,在這種高節奏的對抗中,即便林燃星對補給機甲的控制再好,也無法保證完美的補給,所以,不斷有標准機甲在戰場上爆裂開來.

當然,同樣爆裂的還有迅猛獸和刺蛇,以及不斷鑽地和鑽出的潛伏者.

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鍾的戰斗,可是所有的旁觀者們都覺得眼花繚亂,他們的腦子根本跟上戰場的節奏,無法准確的解讀每一次變陣背後的具體含義.

這一刻,他們同時感覺喘不過氣來.

十分鍾後,雙方同時停止了進攻.

蟲族陣地上,唯一幸存的是一只渾身上下鮮血淋漓的刺蛇,他站在那里大口的喘氣.

而在人類這邊,卻還剩下一具標准機甲和一具補給機甲,黑白分明的兩具鋼鐵之軀站立在滿地的鮮血和碎片之中,顯得格外悲壯.

激動第一時間下令"撤退",命令那只刺蛇轉身逃跑——殺人王激動並不是個愛兵如子的指揮官,他之所以要保存這只刺蛇的性命,只是不願意在較量中失敗而已,在他看來只要這只刺蛇逃跑成功,那麼雙方就勉強可算是打成平手.

而同一時間,林燃星也下達了"撤退"的命令,兩具機甲同樣轉過身去大步逃離戰場.

"呃……這是什麼狀況?"所有人都有點發懵.

"我必須撤退以保存實力,"激動對火雞解釋道:"補給機甲可以給標准機甲提供援助只刺蛇是肯定打不過的."

"我必須撤退以保存實力,"林燃星對段天涯解釋道:"補給機甲的能量已經徹底用光,而標准機甲已經重傷到只需要輕輕一碰就散架的地步,所以,我只能選擇逃跑."

無論如何,從場面上看方打平了.

這一日風平浪靜,蟲族再也沒有來挑釁過.

到了第二天清晨,激動卻又來挑釁了,這一次,他派出了五百只迅猛獸.

林燃星毫不猶豫的拉出五十輛布雷車陣線前擺開了架勢.

兵種的差距不是操作能夠彌補的,這一次,無論激動如何圍追堵截,林燃星的布雷車依然以零損失的代價干掉了所有的迅猛獸,在布雷車鬼魅般的速度面前,迅猛獸不但無法進攻,就連逃跑都沒有機會.

在林燃星的完美控制下鍵甩尾根本不可能出現任何紕漏.

五分鍾後,戰斗結束,人類基地一片歡騰.

"這就是你曾經提到過的布雷車甩尾?"激動並不為失敗而沮喪,反而饒有興致的問火雞:"你覺得這種控制怎麼樣?"

火雞老老實實的道:"我覺得無解,激動大人."

"你說得很對的確是無解的,"激動笑了:"明天也會讓他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無解."

第三天,激動再次挑釁場上整齊的排列著五十只潛伏者,他們當著所有人類的面鑽到了地下.

林燃星經過仔細思考後出了三百名標准機甲.

標准機甲強打潛伏者,在林燃星出現之前,一直被聯邦和帝國認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當初在迪斯特雷新星球上,林燃星首次表演標准機甲打潛伏者,宋子秋師長震驚得一塌糊塗,從那之後,軍

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原來標准機甲,的確是可以正伏者的啊.

可是即便如此,整個人類陣營,至今也沒有人敢說自己練成了這一招.

更重要的是,即便以林燃星之大才,當年在地球上時,每逢對抗蟲族選手,也一直遵循著一個原則:必須要標准機甲十倍于潛伏者的時候,才選擇強打.

而此刻,他卻只派出了六倍于潛伏者的部隊.

"林燃星中校在想什麼?"有一位聯邦軍官帶著些微不滿道:"反正對方又沒限定人數,他干嘛不多帶點兵?我記得他自己就曾經說過,部隊越多,損耗反而越小."

"我也不理解."刑將軍搖搖頭:"他應該有自己的考慮吧."

這是一場相當慘烈的戰.

在標准機沖上去的時候,已經完美的分割成一個個小圈,士兵們保持著嚴格的距離和移動節奏,准確的躲避著潛伏者的刺臂,按理說,即便是損耗大一些,也應該是可以干掉所有潛伏者的,可是這一次,林燃星失算了.

殺人王激動麾下的潛伏者,並不刺刀哥麾下的潛伏者.

第一批標准機甲沖上來的時候,潛伏者根本連動都沒動,甚至有三只潛伏者被當場打成碎片,潛伏者依然一動不動.直到大部隊正式踏入潛伏者的射程范圍後,所有的潛伏者才同時揮起了屠刀.

這一次與之前何一次都不相同,因為所有的潛伏者並沒有按照本能去選擇攻擊目標,而是統一聽從了激動的調令.

士兵們節奏很好,可是當他們踏入殺場的時候卻沒有看到敵人應該及時到來的攻擊,而當他們剛剛踏出半步的時候,所有的潛伏者都動了.

這一刀,正砍在士兵們半只腳跨出去,而來不及收回的空隙處,生生的踩碎了節奏和鼓點.

只一刀,就徹底打亂了士兵們的節奏,而接下來的情景更加駭人四十七只潛伏者徹底顛覆了原有的攻擊頻率,他們呈現出無比雜亂的攻擊節奏來,每一只潛伏者的節奏都變得相當古怪,有的極快,有的極慢的更是遲遲也不放出一刀來.

正是在這樣毫無規律的節奏中,士兵們徹底亂了套,變成了無頭蒼蠅.

五分鍾後,三百戰士全滅,而潛伏者卻還剩下四十七只.

也是說,刨除掉一開始被白白打死的潛伏者之後蟲族零損失殲滅了人族部隊——事實證明,在操作相當的前提下,兵種的優勢是無法彌補的.

當林燃星跳下標准機甲控制艙的時候,面對他的是在場所有軍官不解的眼神.

林燃星沒有解釋,他的表情雖然沉痛顯得很淡定,就仿佛今天的失敗早已在預料之中一般.

接下來的數日,激動每日都來挑戰,每次所派的兵種搭配和數量也各不相同,林燃星並不避戰,每次都點起旗鼓相當的士兵出去作戰.可是奧賽德的所有軍官們卻開始覺得,林燃星變了.

他變得有些古怪的行徑開始變得怪誕.

很多次,明明他可以派出更好的兵力構成,輕而易舉的擊敗激動,可是他卻選擇了相當不討好的兵種組合,最終在戰場上輸掉.

一轉眼是十天過去了.

"從蟲族第一次挑釁,至今一共十三戰勝六負,折損士兵四千余人將軍面色陰沉的掃視著在場所有的軍官:"你們有什麼想說的?"

"這樣消耗下去絕對不是辦法,我甚至懷這是蟲族的陰謀要把我們的部隊消耗乾淨,"一個年輕的軍官激動的站了起來:"林燃星中校中計了!"

"我倒不覺得林燃星中校中計了,我覺得林燃星中校的神經出了點問題,"另外一個軍官更加激動的站了起來:"你們有沒有發現,他有幾場戰斗根本就是故意葬送兵力,想要失敗的."

太子殿下立刻站了起來:"我絕對相信師傅的人品."

立刻又是一個軍官跳了出來:"林燃星中校曾經說過,為將者要愛兵如子,可是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已經絕不是愛兵如子的模樣了!"

"對,我也覺得林中校變了!"

太子臉有點發紅,怒道:"你們胡說,師傅才不會變呢."

會議室里頓時嘈雜起來.

"你們有沒有注意過一個細節,"段天涯上將終于也開腔了:"那位神秘的蟲族指揮官同樣在某幾場戰斗中故意葬送兵力,這又做何解釋?"

"蟲族耗得起,我們耗不起啊!"有人立刻反駁道.

刑天將軍的目光看了過來:"段天涯上將,你想說明什麼?"

段天涯笑了笑:"我想,這只是兩位戰術大師在較量戰術罷了,他們在兵種和控兵兩個層面上進行交鋒,總是要有輸有贏才合理吧."

"可是這不符合我們的原則,"剛剛那位軍官又站了起來:"長官,我甚至覺得,有幾場戰斗讓我出戰都能夠拿下,可是卻被林燃星中校葬送掉了."

"哦,是這樣嗎?"段天涯笑了:"那麼林燃星中校打贏的那些戰斗,你覺得自己能夠勝任嗎?"

那位軍官氣鼓鼓的看了段天涯一眼,不敢再辯,卻大聲道:"總而言之,我不服."然後坐了下去.

"我知道林燃星中校必然有他的考慮,"刑天將軍嚴肅的掃視了大家一眼:"可是我同樣覺得,他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你們覺得呢?"

"我同意,"羅伯特上將點了點頭,沉聲道:"我首先聲明,我無保留信任林燃星中校.同時我認為,大家都是奧賽德的捍衛者,所以無論他有什麼策略,我們都應該有知情權."

鳳九霄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麼說還差不多,羅伯特上將,還有在座的各位,我再次提醒一下,如果沒有林燃星中校的努力,或許此刻我們早已葬身蟲腹了,所以,信任是第一要務,請各位務必記住.

上篇:VIP卷 第九十三章 旗鼓相當    下篇:VIP卷 第九十四章 激動求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