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戰術天才VIP卷 第一零四章 單獨召見   
  
VIP卷 第一零四章 單獨召見


特爾和星宇的表情同時冷了下來.

"領導我們?"巴特爾冷笑起來:"憑什麼?"

"憑我們百合帝國的數千萬大軍和頂級科技,陛下有令,暴風星系若有抵抗,盡可統統毀滅,絕不留情!"這個聲音一字字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仿佛是為了印證這句話,天空中的巨型戰艦同時射出一道光束,擊打在星球大地上,刹那間將一座山峰徹底夷為平地,山峰上所有的植物和水流在刹那間完全汽化.

巴特爾的臉龐徹底漲紅,張嘴就要大罵,可是星宇已經飛快的制止了他,對著天空大聲道:"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做主,不如你先隨我們返回暴風星系如何?"

"很好,本帥正有意,"林風哈哈大笑:"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叫什麼名字?"

"本人星宇,特蘭聯邦中校軍:."星宇的拳頭捏得"嘎巴"作響,聲調卻反而恭謹起來.說完這句話,他就打開了標准機甲的通訊裝置,輕聲道:"全體士兵聽令,暫時隱忍,不得沖動."

士兵們默無言,標槍般屹立在星球大地上,他們慢慢舉起手來,不約而同行了一個莊嚴的軍禮,每個人的眼里都閃爍著屈辱而倔強的光芒.

這一日,是特蘭曆五八八年九月初,大的百合星系第一次與暴風星系人類正式接觸,由此拉開了更廣闊的三族混戰的序幕.

***

自從第一次朝堂會議後.林燃星和李強就把自己關進了李府地模擬訓練室.開始進行魔鬼式特訓.直到兩日後明王派人來到李府.單獨召見林燃星.

光明王忽然召見.自然讓林燃星有詫異過詫異歸詫異.光明王地命令還是要聽地叫自己有求于人呢?

光明王地態度相當直接.劈頭一句話就道:"林燃星.你可知我為何不許清甯跟你見面?"

林燃星點點頭.想了想.卻又搖搖頭.

光明王皺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本以為陛下是因為上次地誤會而耿耿于懷燃星笑道:"可是聽李叔所說.陛下應該不至于這樣小氣.所以我就不知道了."

"你用不著恭維我,這沒有意義,"光明王不以為然的搖搖頭:"難道你不知道,我女兒對你有意麼?"

"我知道."林燃星輕輕點了點頭.

"清甯既然是我海倫明的女兒姻大事就決不能兒戲,你一個小小的帝國中校,無權無勢,跟我女兒並不般配,也絕不可能在一起.我不讓她見你是怕她泥足深陷,最後反而難以割舍."光明王目光炯炯的逼視著林燃星:"你覺得,我說得有沒有道理?"

林燃星心里忽的掠過麗薩的影子不住面容一黯,點頭道:"有道理的確不適合再與她見面.

"

光明王滿意的點點頭,又道:"帝國與我海倫家族一向沒有來往你這次貿然前來,開口借兵,此事大大不合常理,即便是你自己,也應該知道絕無成功的可能,所以,我很想問你一句話:你究竟是憑什麼過來借兵的?"

他的目光凌厲起來:"難道……你是在利用我的女兒,以為我會看在清甯的份上借兵給你嗎?"

"陛下未免太小看我林燃星了,"林燃星也被激起了一股傲氣,挺起腰來朗聲道:"如今澤格蟲族攻勢凶猛,奧賽德危在旦夕,我心中所想所念乃是天下大勢,人類存亡,何曾想過要借用清甯小姐之力呢?清甯小姐既然是我的朋友,我又怎麼可能做出利用朋友的事情來?"

光明王用力吸了一口氣,目光更是凌厲,仿佛鋼針般刺過來,一字字緩緩道:"你當真只當她是朋友?"

林燃星迎著他的目光道:"當然."

光明王卻歎了口氣,軟軟的往後靠進了椅子里,他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那麼……嬰甯呢?"

林燃星腦子里不可遏止的出現了那個穿著軍裝清麗脫俗的身影,從聯邦議會上的一次次相助,到刺殺雪特之後的及時救援,到後來離別前的傾訴,這一幕幕都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腦海里.

他還記得自己最後一次看到嬰甯,是在前往搭救帝國太子的路上,在tvzz城的邊境線上,嬰甯中將面容冷漠,仿佛要把自己視同陌路,卻偏偏在臨別之前忍不住再次開言提醒自己小心.

往事曆曆在目,想起來卻有一種黯然傷神的感覺.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呢?

林燃星輕輕歎了口氣,聲調也變得低沉下來:"嬰甯中將的恩情,林燃星此生無以為報……她自然也是我的朋友."

"僅僅只是朋友嗎?"光明王追問道.

林燃星一呆,默然半晌才點了點頭:"是的."

"可是她也喜歡你!"光明王的聲調驀然轉高:"林燃星中校,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我……"林燃星微微有些恍惚,這一刻,感覺自己心情波動得厲害.

"你要知道,每一顆資源星都是無價之寶,可是在你被軒轅楓抓起來之後,為了你,她甚至請求我用一顆資源星的代價來換取你的性命!"光明王聲調更高:"這是多麼巨大的代價,你知道麼?"

林燃星大吃一驚,失聲道:"什麼?"

"你不相信嗎?"光明王冷笑道:"你以為除了這個傻丫頭之外,還有誰會干出這麼不劃算的事情?"

林燃星用力吸了一口氣,只覺得每一口氣都充滿炙熱,燒得內心熱血翻滾,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心頭已經只剩下"感動"兩個字.

自己當日被帝國無罪釋放,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心里的謎團曾經無數次猜測聯邦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來換人,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真正付出代價的原來並不是聯邦是海倫家族.

更確切的說,是嬰甯個有著栗色短發的美麗女子.

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聯

著就把自己解除軍籍了.若是聯邦真的知道自己的意付出代價換取自己的生命,那又怎麼可能把自己解除軍籍呢?所以,說來說去自己真正的救命恩人,應該是嬰甯中將才對.

"你林燃星一介草民,到底何德何能,讓我海倫家族兩位公主都為你傾心,小子,你可知道不是為了我的寶貝女兒,我在你剛剛踏入伽羅星系的那一刻,就已經命人將你拿下,當作大禮送給華爾茲了!"光明王的聲音在房間中回蕩:"你也應該知道,以目前的形勢爾茲絕對是比你們更適合的合作對象,可是你卻偏偏是我兩個女兒鍾愛的男人,我海倫明可以不在乎天下任何人不得不考慮我兩個女兒的心情,林燃星啊林燃星你叫我究竟如何對你才好?"

林燃星已經無法再說出片言只語,直到此刻他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前往海倫家族其實是一件多麼冒險的事情,而清甯和嬰甯這一雙玉人,在無形之中早已成了自己此行的護身符.

"除了戰爭,我的確什麼都不懂,看來以後無論做什麼,還是需要多請教一下刑天將軍和段天涯上將,"林燃星背後微微沁出一層冷汗來,他悄悄的告誡自己:"這一次,若非有清甯小姐和嬰甯中將這層關系在,或許此刻我已經在skk之城的大牢里了吧……"

光明王看到他的神情,微微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滿意之色,他略微等了片刻,看到林燃星慢慢平靜下來了,才又道:"我聽說,你的女朋友麗薩,已經在黑暗星系的戰役中不幸犧牲了?"

林燃星搖搖頭:"堅信,她還活著."

"好吧好吧,就算你堅信她還著,"光明王道:"那麼,她已經在黑暗星系的戰役中失蹤了,或許這輩子你也見不到她了,這你總該承認吧?"

林燃星悠的歎了口氣,忍不住苦笑起來:"陛下,給我留下一點幻想不行嗎?"

"現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時候,林燃星,"光明王的表情嚴肅起來:"我必須確定麗薩小姐的死訊,因為我接下來要跟你談的,就是關于你借兵的事情."

林燃星果然立刻精神來:"陛下請說."

"我不妨跟你明言,"光明王道:"我們海家族的軍隊,是絕對不會交給外人的."

林燃星皺眉道:"那……"

"所以你只有一個辦法,"光明王字字道:"成為我們海倫家族的自己人,然後,我再考慮要不要借兵給你."

林燃星道:"陛下的意思是?"

"很簡單,做我們海倫家的駙馬,"光明王道:"雖然我並不認同你,可是我看得出來,我的兩個女兒都對你有意思,所以,如果你願意做我們海倫家的駙馬,我也勉強可以答應."

林燃星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呆呆的看著光明王.

"小子,你還在想什麼呢?我海倫明膝下無子,海倫家族的駙馬,便是海倫家族未來的族長,數十顆民用星,十多顆資源星,五十萬標准機甲,五大家族,數十億子民,還有數不清的財富和權勢!更何況,我的兩個女兒,每一個都是真正的天姿國色,秀外慧中!"光明王的語氣熱切起來:"這樣天大的好事,莫非你還需要猶豫嗎?"

這絕對是林燃星做夢都沒想過的一個建議,這一刻,林燃星聽到自己的心髒在霍霍跳動,那是難以遏止的心動感覺!

"只要成為我海倫家族的駙馬,你便可以名正言順的帶著我們海倫家族的精兵前往奧賽德,我們海倫家族也會順理成章的跟帝國結盟,協助帝國掃平叛軍,恢複一統,這正是兩全其美的好事啊!"光明王目光炯炯,一股強烈的霸氣從身上彌漫出來:"帝國和海倫聯手,甚至有機會一統整個暴風星系為君臨所有人類的唯一政權,這才是空前絕後的蓋世功業啊!華爾茲那種貨色,在我們的聯手下會脆弱得根本不堪一擊!"

光明王的話語帶著強大的煽動性,林燃星幾乎當場就要答應下來可是這一刹,他腦子里忽然又掠過了那個熟悉的倩影.

麗薩!麗薩!你真的已經成為曆史了嗎?

我承認,光明王所說的,的確是空前絕後的蓋世功業,可是真的是我要追求的嗎?

"麗薩小姐,你要相信我,一個蟬聯WCG星河online項目八屆冠軍的人,是絕對不會在任何游戲對局里被擊敗的,所以,請讓我保護你!"在羅斯特坦帕星球的那一夜自己分明曾經許下過這樣的諾言.

"如果麗薩真的遇難了,那我林燃星這輩子,絕不會有第二段感情!"龍魂廢墟的遺跡中,自己曾經這樣對清甯說過.

說過的話,發過的誓曆過的刻骨銘心,真的可以就這麼抹殺嗎?

這一刻,林燃星忽然堅定起來搖了搖頭:"對不起,光明王陛下不能接受您的建議."

"你說什麼?"光明王發出憤怒的吼聲:"林燃星,你是看不上我的女兒嗎?"

"不是星深深的吸了口氣,誠懇的道:"她們都是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可是……我只想要麗薩."

光明王的臉微微漲紅,林燃星看得出來,光明王有些怒了.

"你需要冷靜一下,年輕人,"光明王竭力壓抑著怒火,盡量讓語氣平穩:"你可以先回去,好好考慮清楚,我給你三天的時間."

"我不需要,"林燃星迎著光明王的眸子,倔強的昂起頭來:"陛下,我確信,不能接受您的建議."

光明王死死的盯著他,他也死死的盯著林燃星,一時間,房間里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過了許久,光明王才微微動了下嘴唇,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你應該知道,聯邦和帝國的制度,並不限制一個男人擁有多個女人."

他深深的看了林燃星一眼,神情顯得相當複雜,仿佛是在進行某種無比艱

擇,過了許久才道:"我的兩個女兒都喜歡你,如|都願意嫁給你的話,那……那……"

他用力點了點頭,仿佛是在幫助自己下定決心,然後滿是不甘心的說出了後面的話:"你願意答應嗎?"

林燃星張大了嘴巴,愣住了.

他本來以為,剛剛已經是天上掉餡餅了,可是看現在這形勢,光明王居然還嫌這餡餅不夠大.只可惜,林燃星卻並不是一個想吃餡餅的人.

"陛下,我是帝國當今太子的師傅,也是泰蘭帝國的保護者,我答應過皇甫將軍,一定要輔佐太子上位,讓帝國穩如磐石,所以,我是不可能成為海倫家族駙馬的,"林燃星有些不敢看光明王的眼睛,他怕看到那里有自己難以承受的巨大怒火:"所以,陛下,收回您的建議吧."

光明王急促的吸起來,林燃星微微低下頭來,靜靜的立在原地,甚至不敢去看光明王此刻的表情.

說起來,光明王今天的確是完全全的一番好意,而他的提議,更是充分明了他對自己的重視.這說明,光明王並不是個人云亦云的王者,他對許多人許多事,早有自己獨立的看法.

可是相下,自己的所作所為,可以稱得上是極端的"不知好歹".

即便光明王心胸再開闊,面對這種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恐怕也有足夠的理由勃然大怒了.

光明王的呼吸聲慢慢下來,這顯示著他已經成功的壓制住了怒火,僅僅是這一番克制情緒的能力,就讓林燃星不得不刮目相看.

"很好,林燃星中校,你的想法,我已經部明白了,"光明王的語氣雖然平靜了,卻也顯得更加生疏了,跟剛才比起來大不相同:"你回去吧,借兵一事,我們改日再議."

"陛下,我要斗膽問一句,"林燃星心翼翼的看了看光明王的表情:"究竟要達成什麼樣的條件,您才會同意借兵?"

光明王有些譏諷的看了他一眼,微微搖了搖頭:"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倫家族的私兵,絕不會借給外人."

他看看林燃星一臉失望的表情,又道:"不過……看在我兩個女兒和老李的份上可以額外給你一個機會."

林燃星臉上露出喜色:"陛下請說."

"我們海倫家族一向講究民主,"光明王道:"所以只要你能爭取到海倫五大家族中多數人的支持,我就可以把兵借給你."

林燃星走出房門的時候,心情十分沉重,他並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明王忽然微微點了下頭,臉上露出了略帶欣賞的淡淡笑容.

房門靜靜的關閉,光明王對著身邊空蕩蕩的牆壁輕輕笑了笑:"哥哥,你怎麼看?"

"這小子不錯,至少從品性和氣度上,都可謂相當不錯個全身枯瘦如柴的老人從牆壁後慢慢轉了出來,正是那日所見的無名老人,他話鋒一轉,卻又微微搖了搖頭:"只可惜……"

光明王道:"可惜什麼?"

"他太重情了,"無名老人歎道:"重情重義固然是男子漢大丈夫所為,可是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古以來真正成大業者是天性涼薄,心狠手辣之輩.他這種性格,為臣可以位極人臣為君卻會一敗塗地."

光明王的眸子里閃著複雜的光芒,忽的一笑:"哥哥的意思是說,我便是那天性涼薄,心狠手辣之輩?"

無名老人並不避讓,直直的看著他的目光點了點頭:"沒錯,你便是天生的梟雄,可惜,你卻偏偏少了幾分才干."

他忍不住又歎了口氣:"若是海倫家族有林燃星這等猛將,值此亂世,必能成前所未有之霸業.至于現在……可惜,可惜啊!"

光明王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來:"可惜?有什麼好可惜的,哥哥,你等著看吧,海倫家族前所未有的霸業,必然由我來開啟."

無名老人的目光凝重起來:"你想干什麼?"

"你放心,我不會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光明王悠然的往後躺倒在椅背上:"哥哥,我想我需要告訴你一個很簡單的道理:為君者,從來都不需要自己有多高的才干,他只需要有足夠的識人之明和用人之量就已足夠.所以……"

他笑了笑,目光透過前方的落地窗直射遙遠的高天:"抓住林燃星,便能抓住我海倫家族崛起的契機."

***

夜已深,林燃星卻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白天與光明王的一番深談讓他心里多了許多難以排遣的情懷,以至于今天陪著李強練習的時候都頻頻走神,此刻躺在床上,忽然間前塵往事如潮水般湧現.麗薩,刑天舞,嬰甯,清甯,這四張同樣美麗卻各不相同的臉孔不斷在眼前閃過,林燃星心里略微有些驚訝,仿佛是驚歎于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在這一年多的日子里,居然已經跟四個如此優秀的女孩子都有了牽扯不斷的糾葛.

他摸了摸手腕上的星通器,這是刑天舞在skk之城送給他的.接下來他就摸到懷里放了許久的一個香囊,這個做工粗糙的小東西是清甯小姐在露娜星球送給自己的,那一日,若不是自己不慎弄壞了香囊,也不會正好撞見李強要對清甯圖謀不軌,也不會有接下來的這諸多變化.

想到這里,林燃星心里忽然一動,刷的從床上彈了起來!

他從懷里摸出香囊,放在燈光下細細查看,在香囊縫合的地方有著歪歪扭扭的針腳,雖然拙劣,卻相當細密,顯然費了清甯許多功夫,林燃星取出剪刀,小心翼翼的把針腳一個個挑開,輕輕扯開了香囊的袋口.

里面,是一張折得四四方方的粉紅色紙片,泛著淡淡的幽香.林燃星展開紙片,就看到了上面用娟秀的字跡書寫著一串數字.

上篇:VIP卷 第一零四章 單獨召見    下篇:VIP卷 第一零五章 李強首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